吴仁篇【四】    吴仁这阵子可真是憋惨了,大街小巷到处都贴着缉捕他的海报,电视广播也三不五时的表扬他一番,道上兄弟怕受牵累,个个都对他避之唯恐不及,搞得他弹尽援绝,几乎连吃饭的钱都没有。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他只好冒险去找过去的姘头___阿惠。[……]

继续阅读

一个温暖的夏季午后,年方二十一岁的杨野独自来到补习班的报名处,想要补习考大学,自从父母意外去世之后,杨野独自继承了十多亿的庞大家産,但他生性低调,从来不会乱花钱,既不花天酒地也从不沾赌,所以他的钱几辈子也花不完,唯一嗜好便是喜好女色,对女人的味口极大,但又不喜欢寻花问柳,只喜欢四处寻找猎物,享受捕获的快感,可是他天赋异禀,肉棒异常的粗大,几乎是正常男人的两倍大,只要被他上过的女人,隔天一定下不了床,有些甚至要再医院休养好几天,所交的女朋友上过床后全都避不见面,使得他的心理开始变化,憎恨女人,并开始喜欢变装的人妖,爲此,他甚至远赴日本学习各式性虐技巧,准备应用在人妖的身上。[……]

继续阅读

我们寝室三哥的女友是他花了大力气和大价钱泡来的,是舞蹈学院的学妹,学民族舞的,模样非常可爱,身材极其傲人;虽然有些近视,大约400度,但是爱美的她从来不肯戴眼镜,最多有时候带隐形眼镜;但是作为舞蹈专业的学生,训练很多,所以很少带。[……]

继续阅读

我认识王眉的时候,她十三岁,我二十五岁。那时我正在海军服役,是一条扫雷舰上当舰长。她呢,是个来姥姥家度假的初中生。那年初夏,我们载着海军军校的学员沿漫长海岸线进行了一次远航。到达北方那个著名良港兼避暑胜地,在港外和一条从南方驶来满载度假者的白色客轮并行了一段时间。进港时我舰超越了客轮,很接近地擦舷而过。兴奋的旅游者们纷纷从客舱出来,挤满边舷,向我们挥手呼喊,我们也向他们挥手致意。我站在舵房外面用望远镜细看那些无忧无虑、神情愉快的男男女女。一个穿猩红色连衣裙的小女孩出现在我的视野。她最热情洋溢,又笑又跳又招手,久久吸引住我的视线,直到客轮远远抛在后面。[……]

继续阅读

美纱几乎一天二十四小时都在想佐原。
已事过三日,身体里依旧热如火。不一定是性感之火,是受到种种屈辱的人。回想起来就摇头,要用手掩住脸,可是想到直至最后都那么镇静的佐原,又开始思念他。
受到那样的屈辱,一方面觉得无颜再和性原会面,另一方面又很想再见到他。
那一天和佐原分手时,他只说一句星期六,六点在新宿的一家咖啡店等她,给她写上地址的字条。
美纱不知道佐原的住址和电话。佐原也没有问如何和美纱连络,佐原好像有把握美纱一定会赴约。[……]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