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面介绍一下我正在进行的这个事情,我也不知道能不能成功,大家帮我分析一下,这是个真实的故事。请各位朋友帮我想想办法,当然了,我要清醒的房东。不要那些乱来的点子哦。下面开始讲
话说两个月前,小弟被学校下令一周之内必须搬走,开始在网上找房子,找房子我很简单价格倒排列,从最便宜的开始打电话,这年头便宜的房子租的快啊,前面的都被人租走了,第5个我打过去,是个女人接得电话,她约我下午5点看房子。
4.30我到了她楼下,拿出电话,拨了她的号码。。。。。。。
“大姐,我到了,您在哪啊”
“你等我一下,我马上到。”
一会,她来了,长发,1.65左右的个头,身材丰满,脸色红润,看起来有33到35岁,穿着一身白大褂,布鞋。
“大姐,你是医生啊”我看见她穿着白大褂随口问了问
“不是,我是卖馒头的。”她笑着回答我,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
卖馒头的,我顺势看了看她胸口的两个馒头,不大也不小哈哈。
她带着我上了两层楼,来到出租屋。
“就这间出租,房子朝北,有暖气,有网线,房租一个月500,水电平摊。”她看着屋子又看看我还是笑眯眯的说
“大姐,这屋子里一共住了多少人啊”
“这屋子里住了3户人家,我跟我女儿住南边那间,你旁边的这个是个小伙子,网管,晚上通常不在,白天回来睡觉。”
我交了押金,两个月的房租,身份证复印件。算是暂时有落脚的地方了,她后来又仔细询问了我做什麽工作,学的什麽专业,我胡诌了个工作,然后把学计算机的事情告诉了她,相安无事的过了一个多星期。
在这一个星期里,我认识了大姐的女儿,小文,小丫头上中班,挺机灵的什麽都知道,从她嘴里我知道她爸爸不经常来看她要一个月一次,我清楚的意识到这女人离婚了。大姐的样子不是很漂亮,脱掉白大褂后屁股是超级丰满,浑圆浑圆的,让人看了想上去咬一口,我也是因爲她的屁股才策划了一系列的阴谋,下面详细介绍过程。
首先,我们这个房子有一根总网线,经过路由器分到三个房间,晚上只有我跟大姐在家,我首先进入路由器,把账号密码弄出来,密码改错误,断开连接,再连接就连不上了,(只所以要改密码是怕房东大姐把路由器断电,然后再通电)没过10分钟就见大姐穿着睡衣从屋里出来,开始摆弄走廊里的路由器,我也趁机出来再她旁边问“大姐,你是不是也上不了网了啊”
“是啊,刚才好好的突然断了,你不是电脑专业的,快修修”
“大姐,我要上主机看看啊,你电脑是主机吧”我开始忽悠她,什麽主机不主机的,我要上她电脑放木马才是真。
“那你去看看吧,我先把衣服泡上”
说完她去了卫生间,天助我也,她如果在旁边看着我还真不太敢,我迅速跑到她屋子里,颤抖着把u盘插到她电脑上,说实在的办这个事情还是第一次,手抖得不行,就在这时候,她突然从门外进来了,看着我
“怎麽样?好弄吗?”
“好。。。。。。。好弄,我看是电脑中病毒了,我杀杀毒”我把提前想好的对策跟她说了,
  她看了几眼就又回去把衣服丢了进洗衣机,我顺利的把她的杀毒软件,防火墙卸载了,然后把木马装上,设置好一切,进入路由器,把事先弄出来的密码重新输入进去,连接上网。
“大姐,好了,可以上网了”我朝卫生间喊了两声,大姐笑着进来“真厉害啊,这麽快”
“没什麽,哈哈”我尴尬的笑着走出了她的房间,回到我的屋子里,进入邮箱,从今天开始,她在电脑上的每一句话我都知道哈哈。
 
 
我的邮箱打开,已经收到一封邮件,我设置的是每30秒把她的信息发过来,她在电脑上输入的字符都会以文本的方式发给我,图片什麽的我设置爲不接收。
打开邮件,第一封。。。。。。。。。。性爱电影。。。。。。。。
 
 
看着我的邮件我的心跳加速,原来大姐在搜性爱电影看啊,邮件下面都是显示的她百度之后打开的页面。我当然知道她看不到了,百度出来的都是假的。
一个变态的想法马上出现在我脑海,我电脑里有8g的黄片啊,只要我稍微大点声音,还怕吸引不了她。说做就做
 
 
我打开一个黄片,把声音调的大一点,马上我又调小一点,心里真害怕啊,被她女儿听到怎麽办,又大一点声音,又小一点,就这样我折腾了足足半小时,都没见屋子外面有什麽反应。心里失望啊,脑海里全是大姐姐的屁股,她的屁股一定很白。跟她卖的馒头一样。
 
 
我的手不由的摸到了弟弟上。揉动了几下,另一个想法马上进入我的脑海。大姐她离婚了,虽然不知道离婚多久,但是渴望性爱,她自己百度性爱已经可以看出这一点了,我现在要让她来我房间,还要在我正在看a片的时候让她进来,那麽只有一个最简单最快得方法,让她上不了网。
 
 
我把房间门打开留一条不大不小的缝隙,把镜子的角度调整到正好可以看到门缝,进入路由器,把密码改掉,断开连接。然后全屏模式a片,带上耳机,其实我把电脑的音量关了,假装看a片,耳朵却仔细听着走廊。果然,大姐马上从屋子里出来又再摆弄路由器,我的心不由的紧张了起来,我知道她一会弄不好会来找我求助的。
 
 
我耳朵仔细听着门外,眼睛瞄着镜子,她出现了,她想敲我的门,但是先从门缝里瞄了几眼,她的手停在空中,眼睛盯着我的屏幕,我的心跳也到了顶点,手颤的的压在腿上,此时我既希望她推门而入,又极其害怕,矛盾的心情真是无法表达,手心已经出汗了。
 
 
很明显她被屏幕那群交得镜头震撼了,站在门口仔细的看着屏幕,她大概站了有7到8分钟,转身走了,我悬着的心也稍稍放松了,但是身体不敢动弹,眼睛还是盯着镜子,我希望她回来,回来推门进来,可是后来她再没有出现。我大概盯了镜子一个小时,见她再没有出现,便把a片关了。去卫生间方便了一下,大姐的房门是紧关着的,我的心真是凉啊,虽然有点害怕,但我多麽希望她推门进来让我亲吻她的大屁股啊。
 
 
回到房间,我把房门关上,进路由把密码改了回来,把电脑关了躺在床上,郁闷啊,她爲什麽不进来?她明明已经渴望已久了啊,怎麽就不进来跟我大干一场呢?是不是我太着急了,她现在一定认爲我是色狼了,怎麽办,怎麽办?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着。
 
 
大姐的房门突然打开了,我的心也跟着紧绷了起来,厕所门打开了,她去了厕所,然后听到唰唰的声音,这不是自来水的声音,是小便的声音,她上厕所没关门,这是在勾引我吗?一定是,这是她给我的信号。我像受到鼓励一样蹭的坐了起来,蹑手蹑脚的走到门口,耳朵贴到门上,仔细听着她的举动,她把洗衣机洗完的衣服拿出来,又回到了她的房间,我听到她锁门的声音了,哎,她一定是怕我进她的房间才锁门的,我还是太着急了。
 
 
躺在床上左右翻滚,睡不着啊打开电脑,进入邮箱,我想仔细分析大姐刚才上网的内容,由于我把路由断掉了,大姐的电脑应该是关掉了,我只能从刚才的信息中寻找,其中一串数字引起了我的兴趣,我知道那是qq号,还有qq密码。哈哈,我又心生一计。
我上了她的qq号,然后把自己加进了她的好友列表。哈哈,以后我可以跟她沟通了,我知道她是谁,她确不知道我,这样我就可以在不知不觉中跟她聊天了,甚至可以勾引她,我感觉自己朝目标又进了一步了。  
 
 
哗哗哗的声音把我吵醒了,起来上了个厕所,大姐早就出去了,隔壁的网管估计回来了,新的一天开始了,哎,工作还没有找到,想想昨天晚上那龌龊的行径,我轻轻的扇了自己一下,外面下着雨犹如我心血在滴啊,我上完厕所,出来没站稳,撞到了墙上,眼冒金星啊,踉跄着一不小心推了大姐的门,门竟然开了,屋子里没人,我左右看看,迅速溜进了她的房间。轻轻关上门。
 
 
这是我第一次仔细看她的屋子,屋子不是很大,一台电脑,一个电视,一张大床,收拾的井井有条的,我来到她的衣柜前,打开衣柜,衣服放的整整齐齐,打开下面的衣柜抽屉,哇,她的肉裤啊,她那浑圆的屁股就是这个东西帖在上面啊,我的口水加速分泌,我拿起一件黑色棉质的内裤,放到鼻子上,淡淡的洗衣粉的味道,可惜了可惜了,爲什麽是洗过的呢。
 
 
对了,她一定有没洗的,我要。。。。,我站起身来,我平时脏内裤都是放在床下面压着,攒着一起洗,大姐的会不会在床头,我翻开床头的床单,映入我眼帘的是一条土黄色的内裤,天啊,这就是我日思夜想的大姐的内裤啊,我颤抖的拿起它,这明显是一条没洗的内裤,如果没猜错这是大姐今天早上刚脱下来的,在内裤证中间的部位有一小块湿了的痕迹,我把它放到鼻子上闻了闻,有淡淡的骚气,我舔了舔,咸咸的。
“彭,咚。。”这时候只听防盗门打开了。。。。。。。。,
我的脸唰的紫了,站在那步知道该做什麽,完了,我要被发现了。。。。。
 
 
今天先写到这里,下次继续了,大家喜欢的话多多回复,帮我点红心哦!
 
  
  
  
  
  
  
  
  
  
  
  
  
  
  
 

 
  
  
  
  
  
  
  
  
  
  
  
  
  
  
  
  
 [……]

继续阅读

本帖最后由
ling197821

2011-12-21
17:24
编辑我是一所国内著名大学的某系的主任,虽然已经年近50,但仍然保持着强壮的身体和饱满的精神状态,这可能和我从事的职业有关,长期和年轻的学生接触,每天不间断地体育锻炼,使我的身心都保持着青春和活力。
 
 
和我不同的是我的儿子何健,其实叫健健,儿子的身体并不是那么强健,为了使儿子的身体强壮,从小才取了这么一个名字。但事与愿违,儿子在身体上根本没有我的遗传,虽没有什么大的疾病,但从小到大总是给人一种书生的感觉。身体也是瘦瘦的,戴着一副眼镜。
 
 
三年前,妻子作为一名外交部的官员,出任台湾驻非洲某国的大使参赞,我无法割舍我的事业,就留在了国内。每年也有一至二次和妻子的团聚,在这短暂的团聚里就成了我和妻子之间性爱的团聚,每次我都把身体已微胖的妻子干得精疲力竭,在妻子肥嫩的肉穴里射尽我每一滴精液。
 
 
一年前,健健结婚了。媳妇是一家市级医院的护士。婚后的健健没有固定的住房,同时也由于要照顾我的原因,仍和我住在一起。媳妇的名字叫陶月,看上去人如其名,长得很文静,淡淡的秀眉,一双迷人的杏仁眼,嘴唇不大,但微微上翘,总是给人一种微笑的感觉,平时我总是叫她月月。月月和儿子的感情也很好,看上去和儿子也蛮配的。
 
 
儿子是学计算机的,最近他们的课题组承担了一项有关航空方面的课题,儿子被派往国外学习半年。临行前,小俩口禁不住亲亲我我了一阵子。
 
 
儿子走后,我和媳妇的生活还是跟以前一样,平静如水。
 
 
我呢,作为一个正常男人,久离妻子的苦闷一直困扰着我,每次当性欲有强烈的需求时,我就用手自行解决。
 
 
有一天晚上,月月刚刚洗过澡,轮到我洗,无意中发现媳妇刚换下的白色小内裤,在欲望的驱使下,我不禁拿起来,发现月月的内裤很小,可能刚好包住阴部及半个小屁股。内裤中央略略发黄,闻起来有一股汗味和女人的尿骚味,就像酸牛奶的味道。我的肉棒不自觉地硬起来,手中拿着媳妇的内裤包在肉棒上在浴室打了一次手枪。
 
 
第二天,媳妇可能发现了我留在她内裤里的精液,眼睛看到我的时候脸就发红,弄得我也很尴尬。但连续几天,当我洗澡时都发现了月月未洗的小内裤,我感觉可能是月月故意给我看的。不用白不用,当我需要时,我就拿着她的小小的内裤打手枪。以后,我们两个就像形成了默契,她的内裤每一件我都很熟悉,有时,在内裤上还能发现她掉下的几根黝黑的阴毛。
 
 
直到有一天,月月病了,这一切才改变。
 
 
一天早上,月月没有像往常一样早起,快到上班时间了,我来到月月的房间门口叫她上班,叫了几声,月月才打开房门,但仍穿着睡衣,透过薄薄睡衣,隐约可以看到里面丰满的乳房。
 
 
今天的月月满脸憔悴,用手扶着门,对我说:「爸爸,我可能发烧了,身上特别酸痛,一点劲都没有。」
 
 
我用手摸了摸月月的额头,烫得吓人,我忙扶着月月进去躺下,用体温计一测,三十九度半。接下来的事情就是我向单位请了假,也给月月请了假,扶着她上医院。
 
 
到了医院,医生诊断为上呼吸道感染,需要静脉点滴。打上针,我不禁看着月月笑了,月月不解看着我问道:「爸,你笑什么啊?」
 
 
我说道:「月月,没想到你天天给人打针,今天也轮到别人给你打针了。」
 
 
月月也笑了,说道:「可不是吗!」
 
 
打完针,已到了中午,我扶着月月回家。可能由于有病身体虚弱,月月懒散地靠在我身上,像个孩子般地抓着我的胳膊,左侧的乳房紧紧地压在了我的右侧胳膊上,我的心开始狂跳了起来,可以感觉到从胳膊上传来的柔软。
 
 
今天的月月穿了一件紧身的衬衫,突出了她胸部的形状,贴身的裙子也展现出她的纤纤小腰及圆翘的小臀部,短裙的下面露出了苗条的小腿。也许由于生病的缘故,更显出她的皮肤白晰。
 
 
毕竟有很长的时间没和女人在一起了,闻着从月月身上传来的女人特有的味道,我的肉棒也略略勃起,走路的姿势也变得不太自然。月月可能也注意到了我的窘态,压在我胳膊上的乳房略略放松了一下,但没有完全离开。
 
 
月月在床上躺了一天,晚上,月月的烧的终于退了,但仍全身无力。我放了一摞被子在她的背后,使她半躺半坐,我端着碗喂她吃药。
 
 
回家后的月月又换上了睡衣,从睡衣上隐约可以看得出月月没有戴乳罩,丰满的乳房使胸部的睡衣被顶起,还可见到乳头的痕迹,下面可以看到小内裤的轮廓,月月的样子让我呼吸急促。
 
 
「爸,你在看什么?」月月娇嗔道。我的脸一红,忙收回了目光。
 
 
月月像孩子一样的看着我,当我用汤匙喂了她一口药后,月月不知想到了什么,突然间脸上一红,并低下了头。
 
 
一种旖旎的气氛迷漫在我们之间,和这么年轻、青春、漂亮的少妇在一起,没有一点邪念,是自欺欺人,但这是儿子的老婆,我的媳妇啊!道德和伦理限制着我的想法。
 
 
我们天南地北的谈着,聊得非常愉快,平时也难得有时间和机会这么好好的聊一聊。时钟的指针已指向了晚上十点钟,我站起身要走,月月一把抓住了我的手,说:「爸!再坐一会儿嘛,你帮人家看看还热不热嘛。」说着,拿起我的手放在了她的胸部上。
 
 
隔着一层薄薄的衣服,我仍可以感觉到她乳房的尖挺和柔软,一刹那,我明白了身边的这个小女人的需要。望着月月满是希望的面容,一阵暖流流过我的全身,我也希望多和善解人意的媳妇多待一会儿。
 
 
月月的玉手握着我的手,从玉手中传来的阵阵温暖和柔软激荡着我的心。月月凝视着我,我也望着她,一时间眼神传递着心灵的话语。好一会儿,月月才用低低的声音述说着健健走后她的寂寞,说着说着,月月一下子趴到了我身上,双手抱住了我的脖子。看着月月泪眼婆娑,我的心中一片茫然,其实不用多说,我也能理解一个女人没有男性滋润的寂寞。
 
 
媳妇的头发上传来淡淡的香水和医院里消毒液的混合的味道,紧紧压在我胸部间的那对坚实凸起的乳房即使是隔着衣服,我好像也了如指掌,几个月的禁欲生活让我不由自主的产生了反应。
 
 
月月明显感觉到了我身体的变化,身子明显的往后缩了一下,然后又马上贴了上来,小腹使劲顶着,以至于我的阳具都有疼痛的感觉。她轻轻抖动着,浑身散发着一种奇异的热,娇慵的声音似乎是从遥远的天边传来:「抱我。」
 
 
此刻情欲战胜了理智,其实不用她说,我的一只手已经搂住了月月的腰。媳妇呼着热气的嘴在我脸上寻找着,温湿的唇终于碰上我的嘴。彷佛溺水的人抓住了救命的稻草,儿媳用力吸住我的唇,湿润滑腻的细长舌头带着一缕薄荷香气缠住了我的舌,动作很熟练。当两条舌头忘情的互相探索的时候,我的手从她睡衣底下伸了进去,抚摸着媳妇光滑的小屁股,虽然隔着一层内裤,仍可感觉到臀肉的结实和柔软。
 
 
媳妇的一只手这时已抓住了我两腿间勃起的硬物,用手轻轻揉搓着。可能由于太长时间没有男人爱抚了,当我的手沿着她臀沟向前探索时,发觉两腿中间已经湿透。
 
 
我把媳妇抱起来平放在床上,毕竟面对的是儿子的老婆,我走过去关了灯。回来快速脱掉衣服,和月月躺在一起,发现月月不知什么时候也脱掉了睡衣。
 
 
屋子虽然黑,可皎洁的月光照进来,媳妇那挺立的双峰依稀可见,月月的身体是雪白的,完美的双乳微微的上翘,我只搓揉了几下,她的乳尖便示威似的勃起,肿大的如同一粒葡萄。
 
 
月月呼吸急促地把我推倒在床上,一翻身骑在了我的肚子上,躬着上身,抱着我的头,把我的头压向她的乳房,像喂婴儿吃奶一样把乳头塞进了我的嘴里。
 
 
我含着她已经变硬的奶头,使劲吸着、舔着,月月的乳头和妻子的一点也不同,月月的乳头不大,但很有弹性。月月在我的舔弄下,小屁股在我的肚皮上不停地扭动。
 
 
当我把两个乳头都舔遍时,月月的舌头又伸进了我嘴里,媳妇就像一个贪吃的孩子,贪婪地用舌头舔遍我嘴的每一个部位,连不少甘甜的唾液都流进了我嘴里。
 
 
好不容易挣脱了月月舌头的纠缠,我把嘴贴在月月的耳边说:「月月!你感冒刚好,身体行吗?」
 
 
月月轻哼道:「人家要嘛!」说着用尖挺的乳房在我胸口磨噌着,手也向下抓住了我直立的肉棒,上下的搓揉着。
 
 
当我用手擡起月月的屁股,发现她的两片阴唇早已湿透,我用手扶着我那早已硬梆梆的肉棒,用手分开媳妇的两片肉唇,顶了进去。
 
 
「啊……好大啊……」儿媳不自觉地呻吟道。在肉棒进入那狭窄的肉道的一刹那,我也感觉到了女性腔道的柔软和狭窄,媳妇的屁股及大腿的肉也绷紧了。
 
 
 
 
 
「哎呀……」月月跟着一声娇叫。
 
 
「痛死我了,爸…你的弟弟太大了,我受不了!…好痛……好痛……」
 
 
我看月月痛的流出泪来,心疼的用舌头舔拭泪水,不敢再冒然顶插,改用旋转的方式,慢慢的扭动着屁股。
 
 
肉棒在紧小的肉洞里进出了几次,我一使劲,肉棒的头部终于顶在了月月的花心上,月月的身体一颤,「啊……」月月的声音因为过度的兴奋而变得有些沙哑。
 
 
「呀……爸…爸……我…我的小穴………嗯………好…好酸……好…麻啊…………啊……喔……喔……爸…爸……你……你干的媳妇……嗯……好…好美……好…好舒服……喔……你干的我爽死了……喔…媳妇…让你干死…了……喔……」
 
 
我的屁股不停的上下抽动,使月月火热的肉洞里被激烈的刺激着,又开始美妙的蠕动,肉洞里的嫩肉开始缠绕肉棒。每一次的插入都使月月前后左右扭动雪白屁股,而丰满雪白的双乳也随着抽插的动作不停的上下波动着。月月淫荡的反应更激发我的性欲。
 
 
「啊……爸你的大肉棒……喔…干的我…我好爽……喔……不行了…我要死了……喔……你…你是恶魔啊………嗯……美…真美啊………人家离不开…你……你的大肉棒了……唔……唔……你…你是妹妹的好老公……好哥哥啊………爽…真爽啊……嗯………爸爸…媳妇喜欢让你插……让你干喔……嗯…………」
 
 
每次肉洞内的磨擦都会发出『噗哧、噗哧』的声音,听到月月的呼吸变得急促,知道她已有快感。确实,月月的动作也由慢变快,动作的幅度也变大,每一次都把我的肉茎完全地吞进小肉洞中,溢出的大量蜜汁也顺着我的肉棒流到了我的阴囊和大腿上。
 
 
「唔……好舒服……我的大肉棒哥哥啊……嗯………小…小穴快破了………嗯……好爽……好美唷………妹妹的好公公……亲哥哥呀……嗯……你的大肉棒干的……[……]

继续阅读

迈克出生在一个中产阶级家庭。过去整个家族一直遵循着传统,过着数代同堂的聚居生活。迈克的爸爸总是拚命地工作,努力提升全家的生活水准,最后他基本上实现了预期目标。他买下了价格不菲的独立住宅,一家三口从大家庭里分离出来。全家衣食无忧,日常所需应有尽有。但在另一方面,在赢得财富的同时妻子的感受却被他无意中完全忽视了。[……]

继续阅读

十六岁,是叛逆,也是寻求欢愉与刺激的年龄。有时候,我根本不能解释这发生在我身上的改变。我喜欢打扮自己,心里想着却是一个离我最近,也最遥远的男人,我不是厄勒克特拉,但有时看见他与另一个女人亲密时,却忍不住妒火。我开始学会偷窥,纪录着他与她做爱的频率、步调、姿势,我想变成她,却又不想跟她一样。[……]

继续阅读

妈嬷虽然年纪大了,不过,我对母亲的迷恋却丝毫未减,母亲身上的一切都成了我发泄性欲的对象,她的内衣、丝袜、胸罩,乃至高跟鞋,特别是母亲的内裤,我经常故意在母我也不知是什么时候迷恋上妈妈的,在我很小的时候,我的父亲便因为另有新欢而和妈妈离了婚,是妈妈独立抚养着我。[……]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