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牌月入20000-注册就送666礼金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影院门口站了一个俏生生的姑娘,在人来人往的门口,形单影只的她显得是那么扎眼,红艳艳的学生短裙下面是一双青春修长的腿。一阵小风吹过轻轻带起了她的裙角,勾勒出她丰满的臀部曲线,姑娘捋了捋长发,皱眉开始拨打手机。

  小茹站在影院门口大大的宣传海报下面,海报上是一对男女甜腻腻地搂抱在一起,单调的色调与不入时的穿着无一不表示着这是一部恶俗老套的言情片。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用户已关机。」

  小茹忿恨地盯着手中的手机,什么嘛,明明约了人家却又不守时,现在的男生真差劲。怎么办,看了两眼海报上的男女,小茹攥了攥左手中的影票,电影已经开演了,要不要回去呢,说不定他一会儿就能到了,不如先进去一边看一边等他,嗯,想想一会儿怎么骂他!

  小茹摸着黑找到了自己座位,最后一排的正中间,其实找与不找也没太大区别,三流影院里的三流剧情片,冷冷清清的观众三三两两地散落在剧场里。荧幕上已经开始上映枯燥的剧情陈述,呆滞的表演+催眠的台词,如果奥斯卡有最烂影片的话此片绝对当之无愧。

  小茹掏出手机放在耳边,依旧是那个娇滴滴又文绉绉的女声回应了她。小茹低低骂了一句,看了看空空如也的四周,叹了口气。影片依旧在严重考验着观众的耐心,小茹打了个哈欠彻底投降,往后靠了靠决定闭眼休息一下。

  倦意浓浓席卷而来,小茹渐渐地进入了梦乡,梦里邻家小猫又趴在腿上耍赖撒娇着,暖暖的受用,男友葱头也向小茹微笑着,亲昵地向她脖子吻去,滚烫的气息把她弄得痒痒的,扑鼻而来的是浓重的男人气息,这个梦好真实呵,小茹咧嘴乐了乐,腿上的小猫不安分的挪了挪位置,好痒,咦,小猫突然化作了一双大手开始在小茹结实的大腿摩挲着……那感觉是那么真实……

  「唔……」

  这不是梦!小茹惊醒了,耳边首先传来的,是影院里女猪脚声嘶力竭的控诉声,接着是耳边粗重的喘息声?一个男人正在轻轻地吻着小茹的脖子,一只手也在不安分地游走在小茹娇嫩的双腿之间。葱头来了?小茹第一个反应是男友终于来了,呵,这该死的家伙。

  「唔……讨厌!」小茹闭着眼睛低声呻吟着。

  男人突然身体僵了一下,接着是更加放肆的侵犯。一只手竟然大胆地盖上了小茹的双眼,小茹心里纳闷了一下,今天葱头怎么那么冲动那么……特别?

  男人这时已由轻吻改爲舔,滚热的舌头扫过丝绸般娇嫩的脖子,滚烫过后留下的湿润却凉飕飕得让小茹突然觉得身体有点燥热。男人的长舌缓缓地从锁骨蜿蜒着向上滑去,慢慢卷起了小茹小巧可爱的耳垂,轻轻挑逗着,并不时向耳中吹气。

  小茹闭着眼目不能视,感官上就更加敏感,一阵阵滚烫的男人气息传来,小茹全身竟然像消失得只剩一只耳朵。

  男人开始用灵巧的舌尖继续进犯起小茹的耳朵,湿热的舌尖在耳中有如小蛇般进进出出挑逗着她敏感的神经,她仿佛什么也听不到了,好像被温暖湿润和舒适包围着,虽然明明坐靠在椅子上却觉得有些晕晕的,小茹不觉想去抓住男友减轻晕眩感。

  「咵啦啦!」小茹突然睁开眼睛!自己的双手竟然不知何时被锁拷在了左右两边的扶手上。不对!

  强烈的危机感侵占了小茹,她惊恐地睁大眼睛扭头望向自己身边的男人,昏暗的荧光下,映入她眼帘的是一张陌生而又令人生畏的脸,小茹大脑仿佛短路一般地微微张开了樱桃小嘴,男人看了看她错愕的脸,露出了一个狞笑,一只大手粗暴地抓起小茹的下巴,毫不犹豫地就势将舌头伸进了依旧微张的小嘴。

  小茹僵硬地任由男人在自己嘴里探索占领了几秒钟后开始疯狂地挣扎,嘴里发出呜呜的不明声音,屈辱厌恶感和恐惧促使她只想立刻逃离这里,无奈手铐牢牢地将她铐住,她四处张望想要寻求帮助,眼泪无声地夺眶而出。婆娑泪眼中,小茹隐约看到的是远处一对对情侣样的男女们亲热得正欢,又有谁有功夫搭理她这边,她像受惊的小鹿一般克制不住身体地阵阵颤抖。

  男人仿佛感受到了她的颤抖,不舍地离开了她的小嘴并不忘用手捂住,他猥琐地舔了舔嘴巴,凑向她耳边轻轻说:「放心吧,我不会伤害你的。」

  被按在手下的小茹依旧不住颤抖,男人仿佛很欣赏小茹害怕的样子,继续轻声说道:「我不会把你怎么样,电影结束就放你走,乖!」男人一边说一边爱抚小茹的头,并在她的额头上深深一吻。

  小茹惊惧且狐疑地盯着眼前这个陌生的男人,他的声音很沙哑,但是很有磁性,仿佛有一种能让人放松下来的魔力。

  「你到底想要怎样……」她不敢相信这颤抖嘶哑的声音传自自己的口中。

  男人笑了笑,忽然手里变出了一个球状的东西,趁她不注意塞进她嘴中,在她不断挣扎中,男人把一个球状的嚼子捆绑固定在她的头上,并又俯下头吻了一下。

  「玩儿个有趣的游戏。」

  说完竟然掀起她的短裙把脑袋埋进她的双腿间。小茹低叫着,眼泪又忍不住哗哗掉,男人粗暴地把她往座椅外沿拽了拽,狠狠分开两条滑嫩的大腿,一阵少女私处香气传来,男人贪婪地吸着,鼻尖隔着蕾丝内裤摩挲着,两只手留恋般地在大腿上往复摩挲着,手感恰到好处,狠狠一抓,肉充溢出指缝,他呼吸仿佛急促起来。

  随着他的呼吸可怜的小茹觉得私处传来一阵热一阵凉的刺激,她已不知自己的颤抖是害怕还是紧张,这从未遇过的境遇在害怕的同时让她身上所有感官都无比敏感,她一个哆嗦,她害怕的也许不仅是自己是否安全吧……

  男人开始隔着内裤,恣意亲吻她的花蕾,一只手开始紧拉内裤,在一番牵扯下,她的大阴唇渐渐露出,男人兴奋地亲吻着,并不时往两侧舔动,内裤已经变成一个细条深深地嵌进了肉缝。

  小茹低低地呻吟着,下面开始热起来,很快全身也开始热了起来,双腿也停止了不断并拢的努力。

  男人加大力气开始嘬食,不时发出一阵阵令人羞愧的声音,小茹觉得异常丢人,突然开始希望不要任何人看到自己,她绝望地闭上双眼。

  男人忍不住把内裤拨到一侧,又开始另一番探寻,果然,在自己灵活的长舌下,他感到柔软的触感中混杂著一个小小的硬硬的点,他向发现目标一样狠狠舔下去,并不时合紧双唇去刺激那个点,在舌头不断逗弄的同时,他伸出一根手指轻轻探向了密洞洞口,果然洞口已经湿淋淋的了,他将食指轻轻地在洞口转圈,蜜汁很快沾满了他的食指,接着随着小茹的一声唔,他已将一根食指伸进密洞。

  食指被紧紧地包裹着,湿湿又热热的,他开始轻轻地抽动着,并探出脑袋借着昏暗的光线观察着小茹的表情,男人仿佛很满意小茹一副乖巧服从的样子,抽出湿嗒嗒的手指向小茹脸上蹭去。

  小茹睁开双眼,眼里写满委屈与屈辱,男人露齿一笑:「好戏才刚刚开始,玩玩而已,好好享受吧。」

  说着就一把扯下她的内裤,在她身前跪好,掀起她的短裙,并将两条腿别到扶手上两只手上,这时整个阴户已经冲向了自己,一阵浓烈的女人香扑鼻而来,他缓缓伸出两根手指慢慢地又开始在花丛里摩擦,先是食指轻松伸进了密洞,轻轻抽送了几下,又将中指一起送了进去。

  小茹仰头皱起眉,痛苦一般地将头向后仰,男人感受着手中的触感,另一只手开始向上试图征服那两座高耸的山峰,他两只手指不断地搅拌着,搜寻着,占领着,最终将指肚朝上两指微微弯曲,越来越大力地抽送起来。

  小茹的身体突然好像僵硬一般,呼吸也不平稳起来,在强烈的刺激下,小茹感觉自己快要炸掉一样,整个世界消失了,下身的阵阵快感淹没了她,她从未这样想要过,只希望这个男人不要停下来,她明显觉得自己的身体开始産生异样,一波又一波的快感就要把自己推向顶峰。

  「请……不要停……哦……来了来了……」

  终于,在手指的强力刺激下,小茹感觉自己下身一热一紧,从私处传来一阵无与伦比的快感,这种快感迅速蔓延全身,四肢百骸都感到无比惬意,一阵阵热流从阴户激窜而出,小茹情不自禁地长哼了起来,全身软塌塌的,力气全部消失了,软泥一般地瘫坐在椅子上,一股股淫水流过男人的手。

  男人不再大力抽送,轻轻地磨蹭着,感受着此时阴道里一紧一紧的抽缩,小茹的身体亦随着不停地痉挛起来,男人伸出沾满阴精的手,看着小茹身体逐渐平稳下来,不一会儿他又偷按了一下突起的阴蒂,小茹猝不及防又是一阵痉挛,男人享受着征服的快感,将湿湿的手尽数涂抹在她的脸上,小茹任由其摆布。

  「好玩吗?」

  小茹羞红了脸,爲自己在陌生人面前高潮深感羞耻。

  「有什么害臊的,你男友没有让你这么爽过吧,是不是?」

  男人一把扯开小茹的胸罩,一对玉乳傲然地弹了出来,他一只手把玩着,嘴也不闲着开始挑逗粉嫩嫩的乳尖。

  「放心吧,你的男友今天不会来了。」

  乳头在他的逗弄下硬了起来,他不断揉搓玩弄,嘴里继续含含糊糊地说着:「想知道爲什么吗?」

  小茹忍着乳头传来的阵阵麻痒,眼神迷离地望着陌生男人,男人两只手大力揉捏着。

  「不妨告诉你吧,其实是你男朋友叫我来陪你玩玩的哟。」

  「呜呜,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小茹低声呜咽着。

  「那有什么不可能,那个小菜鸟怎能满足你这个小浪女呀。」

  「你骗人……你是坏人……」

  「哟,不要这么快变脸嘛,好玩的还在后面呢,不是吗?」

  「呜,你还想怎样,求你让我走吧!」

  「你是刚才舒服过了,我还没舒服呐。乖,如果你要想让别人看见你这个样子的话就大点声叫出来。」

  男人拆开小茹的手铐,掏出自己早已肿胀难耐的肉棒就往小茹手上蹭去,小茹一只小手颤巍巍地抓住那坚挺滚烫的肉棒,男人兴奋地握住小茹的手,使劲上下搓动着,小茹觉得手里的东西越来越硬越来越烫,慢慢地,觉得自己的身体仿佛也跟着烫了起来。

  男人一只手继续挑逗着小茹的乳尖,一边侵犯起她的樱唇,男人用舌尖扫过小茹的唇边,浓重的男人气息热浪一般淹没了小茹,小茹情不自禁地微微张开小嘴,伸出了自己的舌头去寻找热源,两条舌头开始交缠着,唇抵着唇,唾液,气息,交融在一起,小茹的小嘴轻松地被男人攻陷,渐渐觉得全身都热了起来……

  「啊……」

  男人一把将小茹抱起,让她坐在自己身上,哑着声音说道:「把腿劈开!」

  小茹顿时羞愧无比:「不要……会被看见的。」

  男人粗鲁地分开小茹的腿,将小茹的裙子又往上拉了拉。

  「有什么好羞的,来让别人看看啊,让别人看看你有多么爽。」

  「求你……不要……呜……」

  男人托起小茹的丰臀,开始在自己的鸡巴上来回摩擦。

  小茹的下身麻痒难当,淫水汩汩地流到了男人身上,男人把鼻子凑到小茹耳朵上一边吹气一边说:「痒不痒啊?」

  「痒……好痒……」

  「哪里痒啊?」

  「下……下面……」

  「下面哪里啊?」

  「呜呜……」

  「说,我的小骚逼好痒。」

  「我……呜呜……啊!」

  男人一只手狠狠地抓在小茹的奶子上,开始疯狂地揉搓玩弄。

  「我……我的小骚逼好痒……呜……」

  「声音太小了啊,大点声让前面的人看看你演的好戏嘛。」

  「求……求你……」

  「求我什么?」

  「我……我的下面好空哦……」

  「嘿嘿,不是这么说的哦,要说,求你狠狠地操我吧。」

  「呜呜,求你……求你放过我吧……」

  男人把自己硕大的鸡巴顶在了小茹的洞口,托起小茹的肥臀慢慢地放下,小茹两腿离地两只手死命把着扶手,无奈重力作用,随着男人慢慢松手,只见她早已湿滑一片的阴户被龟头顶得裂了开来,整根肉棒正在一点一点地被小阴唇包裹着含了进去,随着小茹的一声闷哼两人完完全全地结合了在一起,整根阴茎全部吞没在小茹温暖湿润的洞穴中。

  小茹感受着下面男人滚烫的东西在自己身体里的放肆,侵占,一种满足感竟油然而生。

  「哼哼,你这小贱货,还不承认自己骚,自己动!」

  小茹情不自禁地在男人身上扭动起来,简简单单地上下摩擦竟然能産生如此快感,男人感受着下面越来越紧的湿热包裹,两只手不停地游走在小茹年轻有弹性的肌肤上,触感滑嫩,从柔软有弹性的乳房,硬挺的乳尖,平滑的小腹,丰满的臀部,结实的大腿,男人觉得越来越兴奋,将小茹的双腿又用力往外分了分,使自己的鸡巴更深入地插入,开始用力地抽送起来。

  「嗯……」

  小茹心花怒放,快感连连,只觉自己下面越来越热,淫水越来越多,一时间水声拍打声声声入耳,小茹又羞又愧,生怕别人看到自己,但是动静这么大恐怕别人早就看到了吧,想到这儿竟又莫名其妙觉得兴奋无比,娇喘连连,刺激得险些春叫出声。

  「呜呜……我……我……快不行了……」

  「这么快就不行了?要不要我停下来啊?」

  「不……不要停……」

  「你这小母狗,快说些让我高兴的。」

  「我好喜欢……好喜欢你的……大鸡吧……别停,插……哦……插我……」

  男人感觉下面越发紧了起来,吸力越来越大,粗喘着用力抽送起来。

  小茹只觉一抽一送间仿佛就要把自己送上天堂,身子越发无力酸软,两只手向后搂住男人的脖子,香喘着向男人嘴巴探索而去,男人伸舌轻易地占领小茹的樱桃小口,不停地在小嘴里搅动。

  小茹只觉上下都被填得慢慢的,两张嘴无比满足,上下滴滴答答流着涎水,就在一波又一波的快感中到了高潮。

  「哼……嗯……」

  男人只觉下面猛地一紧,立刻停止了动作,险些就被缴了械,感受着下面一股热流,淫笑了起来:「呵呵,这就到了,未免太快了些,我还没有玩够啊。」

  「嗯……放过小茹吧……小茹不行了……」

  男人感受着自己手里娇弱的美人在微微颤抖,两只狼手又开始揪弄起小茹的乳头。

  「不……」

  小茹这时已经没了力气说话。

  「小母狗就要用小母狗姿势才对。」男人一把推起小茹,鸡巴上带出一片淫水。

  小茹脸朝下被推趴在了前排座椅靠背上,屁股高高地翘起,裙子被高高地掀起,湿漉的阴户一览无余,阴唇仿佛红肿了起来,淫水顺着大腿慢慢向下流去,小茹觉得下面滚烫的肉棒突然离去,整个屁股露在外面立刻湿凉凉空荡荡的。

  男人将依旧屹立不倒的大根顶向小茹的突起的阴蒂,小茹一阵战栗,屁股竟不自觉地跟着扭动起来,仿佛在寻找期待着大根的插入。

  「呵,你这个欠操的小母狗!」男人有意举着鸡巴在小茹花瓣周围翻弄着,感受着洞口传来的阵阵暖意。

  小茹觉得心痒难耐,忍不住发出了几声抗议的呻吟……

  男人将龟头直顶在洞口便不再向前,两只手放在小茹的两瓣屁股上不住地爱抚起来,小茹心急难耐撅起屁股向后顶了过去,男人使劲分开小茹的两瓣屁股,将阴户裂得开开的,加速了肉棒的进入。

  又是一番云雨交缠,男人终于抗不过小茹的吸阳大法,一阵激烈的活塞运动后,将自己的纯阳之精尽数射进了小茹身体里,只觉四肢百骸都无比受用。

  小茹觉得一股滚烫的精液喷射在了自己阴道内,又是舒服又是难过,又是欢喜又是羞愧,隐隐觉得自己真的是荡妇淫娃,依旧趴在座椅上一动不动。

  这时影院的大灯渐渐地亮了起来,小茹嗖地站了起来,慌忙开始整理自己的衣服,只见大灯之下一个俏丽的女生头发淩乱不堪,小脸一片红晕,衣衫犹自不整……

  男人压了压帽子迅速走开了,留下小茹自顾不暇地整理衣衫,短裙下真空上阵,依旧湿漉漉凉飕飕一片,内裤是怎么也找不到了。小茹小跑着夺门而去,两腿间不时流下汩汩浑浊的白液,竟是那男人的精液,有路人见了不免一阵惊异,一直盯着小茹跑进了女洗手间……

               【全文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