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牌月入20000-注册就送666礼金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一处偏僻的小村。一间不起眼的客栈。

住着一个不平凡的江湖人。

他,李逍遥。十二岁出道,靠着他老爸的一部武林奇书上学来的功夫,在江
湖上杀人越货专干些奸淫掳掠的事令正道人士为之切齿无不杀之后快。只因其轻
功了得来去无踪所以总是让他逃过。所以江湖上一些好事之徒给他送了个外号无
影神龙。

(有脚步声……)

「啊呀呀呀呀……作恶多端的的鬼妖婆!!拿命来!……」

匡……「小兔崽子!你说谁是鬼妖婆!」

「啊?原来是婶婶!」

「臭小子,整天不务正业,就知道和一些狐朋狗友在江湖上胡混一连几个月
不回家,一回家就知道蒙头睡大觉!逍遥啊,你也老大不小了,也该成家了。我
看村西的秀兰姐妹就不错,哎……」

「为了你我也不知道操了多少心,这样下去让我怎么去见你九泉之下的爹吆……」

「不是啊,大丈夫志在四方,怎能大好时光都浪费在儿女情长上呢。我应该
去像我爹一样仗剑江湖行侠武林,为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的黎民百姓做一些事情……」

「臭小子!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江湖上杀人越货,奸淫掳掠什么不做?赶
快去给我下去把桌椅擦干净,不然把你拎到官府换银子!!」

「你说什么?」

「没……没什么,婶婶啊,你不要老用锅子打人啦,会把人打死的」李逍遥
痛苦的抱头。

李大婶挥舞着锅铲,「呸!打死了更好!省得被你气死!」

(哼,要不是看你是我婶婶。早就一剑劈过去!)

呃?什么声音?

「求求你给我口酒喝啊……没有就我真的会死啦……」

「求求你……求求你……」

「!!」只见一个浑身酒气的道士死死的抱住婶婶的腿,身上的道袍也不知
道几十年没有洗过了。

「逍遥!你来得正好,给我把这酒鬼赶出去!哼!想在老娘这里讨野火!」
婶婶说完就去厨房了。

「师傅,你怎么来了!」李逍遥的眼睛立即眯成了一道缝,低声下气的说……

醉道士:「没有时间跟你说了,今晚三更、后山山神庙见。」说完破空而去。

「逍遥!去市场买几斤虾回来,记住!一定要新鲜的!」说完将50文钱塞
到李逍遥手里又去厨房了。

咦?这不是秀兰吗?

只见前方不远出一蓝衣少女跨着一只菜篮正往田里走,弯弯的柳眉好象天边
的月亮,勾魂摄魄的双眼能把你的魂勾走,而且皮肤也不像一般农家人一样粗糙,
就像云彩一样白真不知道他那个三寸钉老爹怎么生出她的。

说话间,秀兰已经走到李逍遥不远处,这里只有一条道路四下又没有人。秀
兰退也不好,走也不是。想硬着头皮装没看见硬闯过去。

却被李逍遥一伸手给拦下了,李逍遥淫笑道:「嘿嘿嘿……兰妹妹,几个月
不见又漂亮了,见了我怎么也不打个招呼啊,我好心痛吆!」一边说,李逍遥一
边将他那肮脏的双手伸进了衣衫内揉捏着秀兰涨鼓鼓的双乳虽然不是很大,但却
很滑很有弹性,逍遥还不满足,一只手顺着曲线一只滑到溪谷轻轻的抠弄。只把
秀兰羞的从头红到了脚,将头深深的埋在乳间逃避着。

「逍遥哥哥……我……我去给爹爹送饭……请你让我过去。」秀兰不停的后
退,直到退到了一处树下。凭李逍遥的功夫三下两下就把秀兰扒光择净了。李逍
遥将秀兰抱起把她像狗一样压在跨下。

「哦?你刚才叫我什么?」瞬间再双手上加大了劲力,要知道李逍遥乃是练
武之人,手上的力气没有一千也有八百。虽然对李逍遥来说只是加了一点点劲,
但是在秀兰的双乳上立刻浮现出道道青痕。

「啊!主……主人……请不要再责罚奴婢了……」刚才那一击让秀兰疼的眼
泪都出来了,秀兰立刻讨饶。

李逍遥手起掌落,在秀兰雪白的屁屁上印下了三个红红的巴掌印,打在秀兰
身上火辣辣的疼。

「他妈的!你们这些女人就是这样贱!!在床上还行!!穿上裤子就不认人!」
啪!啪!啪!又是三巴掌!把秀兰雪白的屁股打的象猴子?一样。

「不敢了!!不敢了!主人不敢了!」秀兰哽咽的哭声让李逍遥稍微清醒了
一点,便温柔的揉着秀兰的屁股,顿时一种非常奇怪的感觉冲击着秀兰,麻麻的,
痒痒的。最可怕的是自己的身体好象还挺喜欢这种感觉,因为证据就是从花瓣中
源源不断的分泌出来的蜜汁。

李逍遥见状忙将他那约五寸长的大鸡巴猛的向秀兰的下阴一顶,全根立刻尽
没而入而李逍遥马上快速的抽插起来。

「啊啊啊……啊……啊……哈啊……不要……呀……停……啊……停……啊
……」秀兰失神的狂叫着,口角流下的唾蜒被风吹成一条条银线飞舞在空中。李
逍遥从后面狠插猛干,完全不讲什么战术。尽情的发泄忍耐了几个月的兽性。

「哈……啊啊啊啊啊啊……忍不住了……要尿啦……要尿啦……啊……」秀
兰感觉到身体像一张拉满的弓,越绷越紧越绷越紧,最后终于大脑一片空白身体
到达了极乐的天堂李逍遥也适时的抽出了他依然高耸的阴茎,最让自己感到羞耻
的是自己居然尿了,但现在她什么也不愿想,只想尽情的享受高潮后的余韵,但
李逍遥可不会这样放过她。真是容易快感的女人,不过竟然可以做到这种程度。

李逍遥扶起秀兰的头,让她看着自己的阴穴。跟别的女人不一样,秀兰高潮
时排出的阴精量特别的多像一眼泉一股一股的往外排水,高潮持续的时间也会特
别长。李逍遥用手捞了一些淫汁送到秀兰的嘴前,一股骚骚臭臭的味道直扑秀兰
的鼻孔。知道他要干什么,秀兰紧紧的咬住双唇不让他得逞。但李逍遥只是用另
一只手掐住她两腮的关节然后巧妙的一转,紧跟着秀兰感觉到一阵巨痛,李逍遥
很麻利的就把秀兰的下巴拧脱臼了。

李逍遥用两指在她嘴里搅着,将淫液让秀兰全部吃下去后。羞的秀兰凤目带
煞的恨恨的瞪着李逍遥,却又被李逍遥喂了两口淫液后老实了。

李逍遥又把秀兰压到了地下,双手大力的抓捏着布满淤痕的双乳,火热的肉
棒像一根棍子一样顶在她的菊穴上。在淫穴中沾了些淫水,涂抹在秀兰未经开采
的菊穴上,然后两根手指技巧的顺时针对菊穴做按摩,甚至可以感觉得到秀兰身
体的颤抖。

秀兰惊恐的看着李逍遥,然而已经晚了。秀兰不停的摇着头,脸色异常的苍
白豆大的汗滴入土中在她身下汇成一道小水湾。看着肉棒一点一点的挤入自己的
身体好象要被撕裂一样,感觉到有一根烧的火热的铁棍插到自己得体内每一次抽
插都将要把自己的内脏掏空。那小小的屁眼怎么能容纳得了那么粗的肉棒一定会
坏掉的。秀兰在为自己的屁眼担心。

「啊……!啊啊!!呜呜……呜!!」因为下巴被拉脱臼,所以只能发出一
些模糊不清的声音。

紧窄的屁眼包裹着火热的肉棒,让李逍遥感到异常得舒服,施虐的快感和秀
兰痛苦的模样更让李逍遥兴奋。最后,李逍遥闷哼一声将火热粘稠的阳精尽数射
在秀兰的脸上,胸上。

后山,山神庙内。

「逍遥,现在我演一套剑法,你能记多少就记多少。至于你以后剑道上的发
展就看你的资质了。」

霎时间只见醉道士手中的一把青锋剑,一化百、百化千、千化万、到最后只
觉得处处都是剑,什么都是剑。万剑齐飞,醉道士破空而去。

远远传来宏亮的朗诗声:

御剑乘风来 除魔天地间

有酒乐逍遥 无酒我亦癫

一饮尽山河 再饮吞日月

千杯醉不倒 唯我酒剑仙

「酒……剑……仙……」

「难道这就是剑道的至高境界,御剑飞行?」逍遥若有所感。

清晨的小镇上,冷冷清清一个人也没有,显得异常的安静。

「老大,老大不好了!」只见远方大树下王小虎施展轻功急奔而来,王小虎
是隔壁王大爷家的孙子,三岁时死了爹娘。婶婶和村里的几户人家一起把他拉扯
大,李逍遥则每当研究功夫的时候都传他两招几年下来到也小有所成。

李逍遥扣指在王小虎的头上狠狠的弹了一下:「去你妈的!你说谁不好了!」

「呼!」「呼!」「不是……是……是婶婶!」

「婶婶!」两人施展轻功,急弛而去。

「婶婶!!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普通人也许会认为婶婶只是普通的
感冒,但见多识广的李逍遥一眼就看出了婶婶是中了《天下十大奇毒》中的赤蝎
粉,这赤蝎粉中者并不会立刻死,只要找到三十年以上地火雄黄或许可以救但是
只有一天的时间。这里穷山僻壤哪里会有什么地火雄黄……

冷汗从李逍遥的脸颊滚落,一想到养育自己多年的婶婶就要离开自己。曾经
杀人如麻的自己竟会感到恐惧。

「逍遥,老夫这里还有一些私藏多年的药材,你好自为之吧。」说话的是药
店洪老板,据洪老板说他曾经跟随爹爹出生入死,后来为了照顾李大娘一家,就
在这里开了一家药局。

李逍遥颤抖的双手接过天山灵芝,天山灵芝本就难找,百年之上成型的灵芝
更是价值连城非亲非故谁会那么大方的送人。但是灵芝虽然昂贵,但是药不对症
也只能多延缓两天的时间。三天一过………

李逍遥眼泪不由自主的落下,「哎……好人不长命吆……」

「是啊,没想到李大娘那么好的人居然会突然病倒……连洪大夫都束手无策?
到底是什么病呀?」

「不知道,可能只是伤风吧!」……

这时,从楼上下来几个生苗人,人都说这些苗子凶狠非常茹毛饮血是个未开
化的民族,光看他们的面相,稍微胆小的人就会吓的退避三舍。:「小伙子,你
想不想救你婶婶?」

「当然想!」李逍遥不假思索的说,如果此时有人肯救他婶婶他什么都肯为
他做。

「我这里没有药,但是我知道仙灵岛一定有,正好我也要去那里,只要你去
帮我做一件事我除了会救你婶婶,我还会送你一些好东西。」黑大汉肯定的说,
但眼睛却放着诡异的光。

「仙灵岛!?你说那个有鬼的仙灵岛?」李逍遥绝望了,那里可是有死无生
啊。

「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去送死的,我这里有一只还未认主的幻蛊虽然还没到金
蚕等级但也有银蚕等级了,给你足以防身。我在给你一把破天锤,只要你帮我把
岛上的十二座石像打碎就完成任务了。我绝对相信你!」

「小虎子?」

「在!」李逍遥庄重的按住小虎子的肩膀,严肃的说:「虎子,我一直拿你
当我亲弟弟看,我一定要去一趟仙灵岛。但是这次祸福难料,如果、我是说如果,
我有什么不测,请你帮我照顾好婶婶。」说完掏出一本已经泛黄的古书,这本老
爸留给他的唯一遗物,陪伴他十七年的朋友。

碧海蓝天,孤帆远影李逍遥的小船在大海里东游西荡,毫无目的的乱转。忽
然间,狂风骤起。天阴阴沉沉的就像快要掉下来一样,无情的海风将李逍遥的小
船吹的东倒西歪。可怜李逍遥空有一身武艺却只能死死的抓住被浪头打散的一块
船板随波逐流。

当清晨第一缕阳光穿过树叶照在李逍遥脸上时,用力睁开微微刺痛的双眼。
李逍遥费力的找出罗盘,一会看看天又一会看看海最后大步的向树林深处走去。

「呼」这是最后一座石像了……呀哈……」

八座镇守在仙灵岛各处的石像终于被毁灭了,而破天锤也毁了,这些经历了
无数风雨的石人的建造者当初可曾想到自己的毕生心血会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毛
头小子所毁。

「他妈的这是什么鸟林子!!走了半天还走不到头!」

李逍遥在走了七百八十次之后这样骂到,后来到了晚上只有靠着北斗星指引
方向,李逍遥只顾看天上的星星却没想到被脚下的树根绊了一下跌了个踉跄,却
无意间脚踏七星暗合奇门阵势破阵而出顿时眼前一亮,口水流了一地。

只见一位约十四五岁身穿蓝色缎衣头梳两个小辫彷佛从画上走下来的仙女御
空而来,神情是那样圣洁、高贵、和骄傲、动作是那样的轻柔。一双素足光滑的
象玉石一样洁白光滑,像嫩葱一样洁白的皮肤好象能够掐出水来。说话间,那貌
美女子就要飞走时,李逍遥急忙从树林中跳了出来:「小仙女!小仙女!」

那美女忽然一楞,身体陡然停住玄妙的停在半空之中。李逍遥敢保证这不是
任何一种轻功。然后用见她那可以望穿秋水的眼睛细细的打量李逍遥一阵,最后
她做了一个令李逍遥大惑不解的手势,虽然手势看不懂,但常年跑江湖的李逍遥
却能明显的感觉到那美女的滔天怒火。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他本能的就地一滚。
而事实却证实了他的想法,在他原先落脚的地方被天雷击了一口井般的深坑,他
也因此躲过一命。

「原来是你这淫贼!这次看你往哪里跑!」美女好象要咬碎那口银牙,愤恨
的说!瞬间又是四五道天雷落到李逍遥左右,逼的李逍遥节节后退。

「别急!!别急!!我不是淫贼!我只是来讨药的!我是好人!我没有恶意
的!」李逍遥慌忙解释道,被莫名其妙的追杀可不是什么快乐的事。

「信你才怪!受死吧淫贼!到阎王那里别忘了告诉他人是我赵灵儿杀的!」
说完,从身后抽出一对双剑,眼花缭乱的舞了起来。登时雷光大做,天雷落的更
加急了。任是李逍遥轻功盖世,也没法在群雷下全身而退,腿上被雷击了一下,
全身动弹不得。赵灵儿随后又虚空画了一道奇怪的符李逍遥就动弹不得了。

「喂!你这个臭婆娘!到底要把我拖到哪里去呀!都说了我不是淫贼!」说
这话时李逍遥正被人像拖死狗一样拖走。

「姥姥,这就是那个淫贼。虽然隔了九年,但我还是一眼就能认出他来!」
只见一间金碧辉煌的大厅正中座了一位庄严的老女人,两旁站满了貌美的侍女。
赵灵儿正用仇恨的目光盯着他,手按在剑柄上。像一只择人而噬的猛兽一声令下
就要将他撕碎一样。

赵灵儿把剑高高举起,就要劈下去的时候忽然又停下了。眼中露出残忍的目
光。只见她抬起一只玉足轻轻的踩在李逍遥命根子上似缓实疾的颤动着,还将裙
底风光露给李逍遥看看的李逍遥欲火中烧不能自拔。

「怎么样,漂亮吗?」

赵灵儿浪笑到,又把裘衣打开露出洁白尖挺的乳房给他看。直看的李逍遥狂
流口水只喊漂亮,鸡巴条件反射的勃起。

忽然,赵灵儿脸色又变的一本正经,「哼!还说自己不是淫贼?」紧跟着一
记女子防身术中的撩阴腿狠踢李逍遥的下体,痛的李逍遥脸色苍白,冷汗直流差
点断子绝孙。心里暗自发誓等到有一天非要把这一切十倍奉还给她。不过这一痛
到也把符咒的神通给解除了。

事后李逍遥回忆道:当时那把剑离我的喉咙只有0。0000007毫米,
我闭上了眼睛说出了一句我藏在心里已经很久的话:「灵儿……如果这一剑刺下
去会让你感到高兴些的话……那你就刺吧……但是……你有把握比我快吗?」

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李逍遥也已经把剑横在赵灵儿洁白细嫩的脖子上,锋利
的剑刃滑破了表皮,流出了鲜红的血。

呛啷……剑掉落落在地下,李逍遥赶紧将赵灵儿这张王牌把握在手中。姥姥
从容不迫的站了起来,对李逍遥说:「小子!你不要乱来!我孙女若有什么三长
两短,老身定要将你碎尸万段!以泄心中之恨!」

「逼嘴!!我要在一刻钟内拿到地火雄黄和还魂丹,不然我就会不高兴!我
不高兴手就会发抖!到时候出了什么事我可不负责!还有,我要一艘船!别耍花
样!」李逍遥态度也十分强硬。

「好好!老身马上派人去取,但是你不可以伤害灵儿……」姥姥心疼的说。

「他妈的,少废话!!」李逍遥把手上的剑又紧了紧。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

「姥姥……呜……我好怕啊……呜……呜……」赵灵儿眼泪哗的就流了出来。

「不怕!不怕!没事的」

「……」

「李逍遥!我不会放过你的!!」看着岸上气的梨花带雨的赵灵儿,李逍遥
不由苦笑一声。这笑声有无奈,也有惋惜。

李逍遥将还魂丹和地火雄黄分别给李大娘服下,只见原本已经气若游丝的婶
婶悠悠转醒了过来。

「逍遥?你怎么了?怎么睡在这里呀?」婶婶将李逍遥摇醒。

「婶婶,你知不知道是谁给你下的毒?」李逍遥激动的抓着李大娘的手。

「毒?什么毒?我只记得当时我给那群苗人打扫客房时闻到一种异味然后我
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死苗子!居然动到老子头上来了!」李逍遥咬牙切齿的说,这些事绝对不
能算。

李逍遥寻遍旅店都没有找到那几个苗族人,寻思准是出去了。正要下楼,忽
闻窗外隐有破空之声。于是飞身跳出窗外,果然见五个魁梧的身影正急驰而来,
好象还抗了什么东西。

李逍遥横剑当胸,朗声道:「风寒露重,几位不老实在店里呆着。居然还有
雅兴在这穷山僻壤中赏月夜游真是好兴致啊。」

苗人首领见是李逍遥先是一愣,随后吩咐一个手下,「去试试他。」

只见一个苗子冲上来,脚踏中宫,沉气扎马当胸就是一拳正宗的少林伏虎拳,
论速度、力道、气势均数上乘,只可惜他忘了李逍遥手中还有剑,所以当他出拳
时,胸口也被刺了个透穿。

「小兄弟果然好功夫,愚兄自愧不如。你看这件事能不能就此算了,改天愚
兄必定登门谢罪」虽然根本没有诚意道歉,但是场面工夫还是做的十足。

「道歉?害的我婶婶差点一命归西,让我饱受车船颠簸之苦,还差点莫名其
妙死在仙灵岛上……这一切的一切,是一句道歉能算完的吗?」李逍遥眼中凶芒
大射,横剑至头顶,顿时,长衫无风自动精气神和气势已经达到了顶峰,准备行
那雷霆一击。
这么好的帖
不回对不起自己阿
这么好的帖
不回对不起自己阿
就是我的家
感谢您的分享才有的欣赏,谢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