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牌月入20000-注册就送666礼金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倩瑜 19岁 我小翌 19岁 我男友荣哥 35岁        

==============================================================================

我叫孙倩瑜,由于是家中的独生女,所以从小就被父母捧在手心中,对于社会有多么黑暗、可怕,我是完全不清楚,再者,因为家教甚严,父母对于我的男性朋友都会经过过滤,所以我在高中以前都没交过男朋友。

我今年19岁,就读某知名大学一年级,因为学校离家远,所以我就住在学校的宿舍里,这是我第一次要离开父母的管束,自己在外面生活,一切显得自由自在,很快的,我也尝试地交了一个男朋友,他叫小翌,是个贪玩的男孩。

老实说,小翌并不是个好孩子,他成天和一群外面帮派的朋友鬼混在一块儿,从国、高中就认了一个年纪比我们大十来岁的人当大哥,小翌就如同大家所知道的,他只是一个小角头底下的小弟,成天跟着他所谓的兄弟、大哥跟进跟出,看似十分风光,或许是我从小被严厉管教,所以想尝试看看跟着这群人在一块的感觉,明知道他们绝非善类,但跟着他们成群结党,却觉得很威风,因此,渐渐的我也常和这群人混在一块。当然的,我保留十九年的处子之身,在和小翌交往不到半个月就被他夺走了,女孩子遇到这种男人,有谁可以保住的呢?

而我和小翌的交往过程,并不是这次的主题,这次的故事是在我们交往五个月后发生的。

==============================================================================

某一天早上,我:[咦?这是什么地方?],我全身瘫软的躺在一张柔软的大床上。

这天起床,觉得头好晕,并且下体剧烈疼痛,忘了昨晚发生什么事,只记得晚上和男友小翌到他朋友家庆生,过程中喝了不少酒,我:[对了,这是小翌的大哥家]

印象中,小翌的朋友们一直灌他喝酒,小翌很快就倒下了,任凭我怎么叫都没反应,可是,之后的事,我却一点印象也没有了。

我:[嗯?怎么会这样?头好痛]

此时的我,人还窝在被子里,缓缓地伸了个懒腰,并且坐起身,忽然间,我大吃一惊,我发现我是一丝不挂的窝在被子里,我的衣服呢?

怎么会这样?还有,我男友小翌呢?此时的我,头痛不已,心里也有些担心。

我喊着男友的名字:[小翌,小翌]

我走下了床寻找着自己的衣物,可是就只找到一条内裤和一条陌生的牛仔裤,那我的衣服呢?我心中不经起了个疑惑,并且有些紧张,毕竟这是别人的家,而整个房间又只有我一人。

接着,听见了浴室内有哗啦啦的流水声,我的心情放松了一些,我心想:[原来小翌在浴室噢,吓我一跳]

我如同一只雀跃的鸟儿般,蹦蹦跳跳地跑到浴室门口,想吓吓我男友小翌,友人家的浴室相当高级,进去以后,还有一层干湿分离的雾玻璃,此时的我还光着身体,隔个雾玻璃,我看见小翌背着门口,似乎不知道我进来了,我蹑手蹑脚的开门从背后大喊一声,[哇,,,有没有吓到],[噢,倩瑜,妳醒啰?]

我听见这声音,顿时觉得有些不安感,怪了,小翌的声音怎么怪怪的?

他转身了,刹那间,时间如同停止一般,空气中布满凝重的气息,那男人不是我的男友小翌。

他并不是小翌,[怎,,,怎么会这样,,,?],我颤抖着语调说着。

我眼前的男人是我男友的大哥,荣哥,我们昨天就是来他家帮他庆生的,荣哥:[倩瑜,一大早就这么有活力?],此时的我们,全身赤裸的站在对方面前,荣哥直盯着我看,而我低着头想找个洞钻,我:[荣哥,,,怎么是你,,,发生了什么事?],我心里着急的连泪水都快掉出来了。荣哥笑着对我说:[倩瑜,我的好妹子,昨晚大哥还不赖吧]

听到他这番话,我心里发毛,[不会吧,,,昨晚该不会,,,]

今天一早起来,我全身赤裸、下体疼痛、又跟荣哥独处在房内,一切似乎都串起来了,我的身体微微颤抖,不敢再往下想了,我:[荣哥,,,小翌呢?]

荣哥:[他昨晚醉得夸张,我叫人送他回去了]

顿时,我头一阵晕眩,不敢相信耳朵听见的话,小翌回家了,就留我一人在荣哥的房里,我马上转身想离开这地方,结果一把被荣哥抓住,荣哥的下体举起,眼神色咪咪的盯着我,荣哥:[倩瑜,别急着走啊,哥哥睡了一晚,精力又恢复了]

我能清楚的感觉到,他当下的眼神中充满了欲望,任凭我怎么反抗都无用,

他将我拉出了浴室,一把狠狠地将我推上了床,我哀求着:[荣哥,,,不要啊,,,]

荣哥:[妹子啊,也不是第一次了,昨晚我俩不知快活了多少次]

我无法想像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我真的不是自愿的,他话说完,一手就搂着我裸露的香肩,另一手就在我光滑的大腿上游走。

荣哥:[别害羞了,倩瑜妹子,妳的身体我早玩遍了,别再闪躲,好好享受享受]

他抓着我的手,又揉又捏又吸的玩弄我两个乳房,我的乳房很敏感,每次都被男友笑,这回虽然心理上厌恶,可生理上乳头开始变胀变硬,我是被迫的,我也没办法,我给自己找着借口。

[啊,啊,,,啊,,,]我已经忍不住叫出声来,荣哥也把他的大号阴茎贴在我的两腿之中,我可以感觉得到,荣哥的老二真的好大,比男友小翌大出许多,而且龟头分泌了好多液体把我的大腿都弄湿了,荣哥用他的生殖器摩擦着我白皙滑嫩的大腿寻找快感,并在我耳边很温柔的说:[平时看妳那么有气质,想不到昨晚喂妳吃药后可以这么骚,,,]

原来昨晚荣哥给我下了药,怪不得我一点印象都没有。

我不停地哭泣,不停的叫,荣哥丝毫不理会我,而我的叫声却大大激起了他的兽性,他将我用力的固定在床上,套弄着自己的生殖器,然后将它又粗又硬的龟头抵在我的小肉洞口,我挣扎着,想请他在最后关头可以清醒,别做出这种事,随着荣哥的龟头进到我身体内,我完全崩溃了,「噗嗤」一声,一根大阴茎插进了我的阴道,昨晚被玩了那么久,这下真的痛死了,我忍着下体的疼痛不叫出声,因为我知道,当我叫出声,荣哥的兽性会完全被激发,这样会使我更痛苦,荣哥:[倩瑜,真爽啊,,,真爽啊,,,用力夹,,,夹紧点,,,好爽,,,大哥爽死了]荣哥的阴茎则很长,每一下都顶在子宫上,而且他每次都抽到阴道口,再重重插到花心,而荣哥更是对我的阴道满意不得了,他摆动着下体喊道:[欠操的婊子,操死妳,啊,,,好会夹,好紧,,,]

我感到小洞好像要被撑破了,毕竟他的生殖器比我男友小翌的大上许多。

当荣哥操着我的时候,从他口中得知昨晚的情形,荣哥说道:小翌这小子,跟了我也三、四年了,从不知道他对我有什么贡献,每次就跟着大伙吃香喝辣,可出事就找不到他人,好在后来我们找到了他可以贡献之处,倩瑜,妳想不想知道他对我们有啥贡献?我挨着荣哥的操,边听着他数落我男友小翌。

荣哥继续说道:

小翌的好处,就是有了妳这个漂亮女友,倩瑜。

妳可不知道,我们一群兄弟在第一次看见妳时,每个人都幻想着和妳做爱,终于在昨晚,大家把妳当作是我的礼物送给了我,每个人轮流把小翌灌倒,再把各自的女伴打发回家,然后再喂妳吃下催情药和迷药,想不到妳昨晚果真发浪,要求在场的所有人将妳吃了。

我:[不,,,不可能,,,不,,,,,,]

荣哥和我讲着话,下体也没停,他搂着我的屁股狂抽猛送,狂风豪雨般的抽插。

每下都把小穴撑到极限,我也叫的越来越大声,荣哥:[妳知不知道昨晚多么精彩?]

他说着话,亲吻着我的粉颈,并由后玩弄着我的奶子,荣哥:[昨晚以前,小翌说妳这辈子只有一个男人,并且很得意的说他帮妳开了苞]

荣哥:[但就在昨晚,妳就多了八个男人,,,]

我听到这一席话,疯狂地大叫:[啊,,,,,不,,,,,,你们这群禽兽,,,,]

我:[呜呜呜呜,,,你们到底对我做了什么,,,,呜呜呜呜,,,,,]

荣哥说:

昨晚,当小翌被灌醉以后,大家开始怂恿着他来操我,众人:[荣哥,操死倩瑜,操死小翌的妞儿,操翻她啊]

他说,吃了春药后的我,几乎是一开始就在高潮,并哀求着在场的人轮流上我,在场的男生当然受不了,轮流地将肉棒放进了我的嘴里,边插着我的小嘴,边扯我的头发,剩下的人就抽着烟欣赏我被干,谈论著我身上的洞,而每次有人射精后,都换两个男生填补我的洞口。

男生们越来越兴奋了,他们边干,边拍打着我的屁股,脸蛋,更是对乳房疯狂的蹂躏,而我则是下贱的大喊大叫让他们用力,快速操我。

男生们的兴奋程度也受着感染,大家一起叫喊着达到高潮,不过他们都没有拔出来,而是把滚烫的精液轮流射入了我的阴道,和喉咙,可能是兴奋的缘故,他们每个人都喷了好多好多。

听着他讲这些,我大叫了一声:[够了,,,够了,,,你强奸我就算了,,,不要再羞辱我了]

我难过地哭,不断的啜泣着,含着眼泪,紧皱着双眉,继续任他蹂躏。

[倩瑜,以后要常常帮大哥服务,,,]荣哥边说,边舔着我流到面颊上的眼泪,我:[呜呜呜呜,,,你这贱人,,,呜呜呜呜,,,]

他知道我已经不行了,于是也越插越用力,每一次都尽可能的把阴茎完全抽出阴道,只留龟头在里面,然后再狠狠的向里插入。

他将我的双腿放到了肩上,这种姿势使我的整个阴部暴露无遗,只见我的阴唇以及大腿内侧已经被他撞得泛起了红晕,淫水随着他每一次的抽动都四下飞溅,每一次的插入都听到[啪,啪]的响声,是他的阴部撞击我耻骨的声音。

我哀求着:[不要啊,,,不要啊,,,小翌,,,救我,,,,,,]

在他这强有力的撞击下,我泻身了,他顶住我的耻骨,用龟头顶住我的子宫研磨着,一阵阵酥麻的感觉使我像触了电一样,浑身不住的颤抖,股股的阴精从子宫口喷射出来浇在荣哥的龟头上。

我羞愧的把脸撇过一边去,接着荣哥在快要射精时,将龟头抽出,一股滚烫的精液就喷洒在我的脸上,我被他的精液喷洒后,当下痛哭失声,心里有种解脱的感觉。

荣哥:[真爽,小翌的马子用起来真爽,夹得我好快活啊]

荣哥:[妳的衣服在外头客厅,自己去拿吧]

当我开门走向客厅后,我明白他们到底对我做了什么,满地的酒瓶、还有许多用过的卫生套,空气中更弥漫着一股酒精及精液的腥臭味,沙发上还躺着三个全身赤裸的男人,而我的衣物就散落在客厅中,我捡起了我心爱的t恤,t恤早已被他们扯得残破不堪,我看见了我的内衣,它被丢在桌上,上面还摆着一个装满精液的保险套,看到这些,让我觉得十分恶心,当我拿起内衣之后才发现,内衣上布满着半湿不干的精液,散发出淫荡的味道。

我:[天哪,,,天哪,,,你们昨天到底对我做了什么,,,,不,,,,不,,,,]

我跪在地上,双手抱着头,不敢想像昨晚到底怎么了,接着,一个组织内的弟弟,被我的叫声给吵醒了,弟弟:[咦,倩瑜姐,早安,,,]

那个弟弟平时我对他还不错,他还比我小两岁,是个高中生,但他的做法却让我近乎崩溃,他拿了他的手机给我看,画面中一个女人正含着两只男人的肉棒,而画面中的女人,正是我,孙倩瑜。

我嚎啕大哭,拜托着眼前的弟弟,[求求你还给我,,,还给我啊,,,]

我的泪水,并没有得到在场男人的同情,他们说:[昨晚八、九个人轮奸妳,爽不爽快啊?]

我:[你们这些禽兽,,,禽兽,,,]

他们互相交头接耳说到:[反正昨晚都玩过一次了,今天剩我们三个人,大家再把她分了吧]

我一个小女子,哪是他们的对手,很快的,我被制伏后,他们一个一个再度轮奸我两回,直到他们满足了以后,才将我放回去。

那天,离开荣哥的家,我并不敢马上回宿舍,也不敢回家,因为我的身上都是精液的臭味,我独自到了一间宾馆清洗着自己的衣物和身体,不断的回想着被男友那群损友强奸的情景,

这些我完全不敢对任何人提起,因为他们不只有我的裸照,甚至还有人全程录影,我的男友小翌更不知道他的兄弟,他的大哥强奸我,那天,他甚至以为是我扶他回家的,孰不知,是他大哥派人把他送回家,而把他的女朋友留下来给大家分享。

往后的日子,可想而知,我成了荣哥的地下夫人,每当他兽欲然起时,他就指派小翌处理一些杂事,然后支开小翌,要我到他的住处,接着就是大力的操着我的身体,甚至将我分给下面的小弟享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