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牌月入20000-注册就送666礼金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杜若是香江市一所普通高中的老师,今年24岁的她,结婚不到一年,但是经过婚姻的洗礼和沐浴,更显得面如桃李,胸赛南山,眉黛之间蕴涵着说不出的柔情蜜意。

  要说这是当然,一来先天条件好,杜若虽是普通家庭,但是出落的身材高挑,一米六五,大腿修长,皮肤如雪,一张千娇百媚的脸上尤以一双大眼睛勾人魂魄。

  她看人,微笑之中柔波流转,让人顿起无限遐思;二来老公白辉有为,25岁就做到校长助理,这样的机会不是人人都回有的。

  但是最近两天,杜若却和老公有些不和。因为老公总是找些小的事情和他吵架,以前老公不是这样啊。直到昨天,老公才和他摊牌。

   原来老公觉的他和办公室里语文组的组长走的有点近。杜若听到这笑了,原来老公吃醋。杜若一把扯过老公的耳朵说:「哈哈你这个醋?子,原来吃醋了。我和组长根本什么都没有。只是他是组长,许多事情我需要靠他。他四十的人了,我怎么能和他这样的糟老头有关系啊。」

  白辉虽然心里放轻松,但是嘴里还是说,「你们组长赵老师博闻强记,通晓古今,在你们这些文化人眼内他可是个有魅力的男人哦。」

   杜若在老公脸上亲了一口说:「就算他是李太白,我也对他没意思行了吧。你好狠心,已经好几天都没动过人家了。」

   结婚将近一年的杜若,已经深深体会到作爱的美好。几天不做,她的体内好像有一头发情的小兽让她几近疯狂。

   白辉去掉了内心的疑惑,面对这如花似玉的娇妻,下边已经挺枪致敬了。他拉过杜若柔嫩的小手,从手心开始亲吻,然后把手指含在口中,顺着手背一路往上,通过大理石一样洁白的脖颈然后亲住杜若的耳珠,杜若已经完全沉浸在温暖的春风中,体内好像有一股温暖的洋流在流动。

   白辉亲吻了一会杜若的耳朵然后沿脖子吻住嘴唇。同时双手攀上杜若的玉峰,将她的双乳拿在手中轻柔的揉搓。

   情不自禁的杜若闭着眼睛,开始脱掉自己的衣服。情到深时,一切衣物都是阻隔。她喜欢和老公彼此赤裸,就像两个原始人一样在自己的巢穴之内,抵死缠绵。

  转眼杜若就把自己脱的只剩下胸罩和内裤,白辉也只剩下内裤,内裤里边撑得高高的。白辉从后边抱着杜若,把她的胸罩脱下,一张大嘴从腋窝探过直接含住一只鲜红柔嫩的乳头,手也沿小腹而下,伸进内裤里,内裤里边已经泛滥。

   杜若轻轻的喘息着说:「求求你……」

   白辉并没有理会,而是继续抚弄的一对丰满的玉乳,现在这对尤物已经挺挺玉立,手也把杜若的内裤脱掉。一个洁白无毛的馒头逼便暴露无遗了。

   平时白辉最喜欢这个地方,它被洗净之后就像一个嘴巴一样,靠近它,有感受到它想出锅的馒头一样的热气。进入它,就像进入一个温暖的所在,鲜嫩而温暖的肉,把自己那个蠢蠢欲动的大家伙严严实实的包裹起来。里边的水分充沛,润滑充分。在这样的一个逼里边抽插,简直比做神仙还快活。

  白辉把杜若平放,腰下一个小枕头。张嘴亲吻上杜若下边这张嘴。杜若啊的叫了一声,嘴里叫着:「流氓,还不来,要让我等到什么时候。啊,啊……」

   此时白辉把那鲜嫩的一点阴蒂含在口中,仔细的品味,吸吮,撮弄。杜若下边的水不断的流出,打湿了床单。

  「好哥哥,求求你,求求你,给我。」此时的杜若,已经不像平时在学校时那么端庄,而是变成了一个疯狂的淫妇。白辉也最爱她着一点,上得厅堂下的厨房叫床响亮嘛,每个男人的梦想。而这样娇媚的小女人正在自己的身下娇呼,怎能不让白辉血脉喷张。

  白辉还装做不在意说:「你说你是我的女人。」

  「我是你的女人!」

   「说你最爱让我肏。」

   「我最爱让你肏!」

   「哈哈,好老婆,老公来奖励你。」

   说完白辉从杜若胯下爬起,脱下内裤,一挺鸡巴,滋的一声,连根进入,杜若的小嘴微张,然后白辉就提臀用力,九浅一深,五分钟后三浅一深,如此几百下,直把杜若插的长呻轻呼,叫爽不及,逼中的淫水也是绵延不绝,呜匝有声,最后高潮将到,杜若双腿紧紧盘住白辉的腰,在白辉的快速顶动中,两人达到高潮,然后相抱着睡去。

         ***    ***    ***    ***                         施淫计,驯服美人妻

  第二天,饱含雨露的杜若更若雨后新花,带着娇嫩的水汽。她心情舒畅,所以穿着性感。v型短衫,米黄色短裙,紫色高跟鞋,走进校园,立刻吸引无数色狼的目光。

  第一节课之后,很多老师都去上课了,只剩下杜若和组长赵名城。

   正好杜若有一个问题要问他,于是和他在桌边谈论问题。由于赵名城坐着,杜若俯身,所以赵名城的一对眼睛可以一览无余的看尽山色。

   杜若好像意识到这一点,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衣服,有看一眼赵名城,说:「赵老师,」

   没有等她说下去,赵名城起身站立,一把抱住杜若,「若若,我已经喜欢你很久了,今天你就从了我吧。」

   杜若基本上惊呆了,她从来没有想到她尊敬的赵老师居然是这样的人。就在她呆着一下,赵名城把她推倒在办公室里接待客人的沙发上。

   「不行啊,赵老师你放开我。」

   此时杜若还在顾及大家的颜面,不敢高声,只好用力推赵名城,但是她怎么推得动喜欢体育运动身高,一米七五的赵名城。

  赵名城把她双手抓住,压住双腿,拉起她的衣服,一对紫色胸罩藏不下的大乳赫然可见,赵名城另一只手伸到杜若身下一下解开杜若的胸罩带。

   于是雪白的两团肉想放飞的白鸽一样飞出。赵名城一口含住乳头。

   就在此时,门被推开了,进来的居然是杜若的老公白辉,白辉看到这样的情形,所有的血气蓬勃而起,抓起一个钢架凳一下打往赵名城的头部。

   赵名城反应不及,「啊」的叫了一声,从杜若的身上掉了下来,滚到地上,头上的鲜血马上喷涌而出,大概打中的动脉。

   此时的杜若看到老公来了,惊慌中把衣服拉下,连胸罩带子都没有系。正想扑往老公的怀中,谁知白辉狠狠的给了杜若一把掌:「贱人。然后出门而去。」

  但是他们的打斗惊动了其他办公室的老师,他们纷纷过来,看到了躺在地上流血不止的赵名城,连忙打电话叫医生等等。但是故事还没有完。赵名城去了医院,但是这个事情必须要有个说法,于是说到了校长那里。

   校长嚣明器大惊失色,说怎么居然出了这样的事情。然后他把白辉夫妇叫到办公室来问这件事情。白辉说赵名城和杜若在办公室偷情被他当场抓住,胸罩都脱下来了。杜若说不是,是赵名城在强迫她,她不同意的。

  此时电话响了,校长接了一通电话后说:「白辉啊,你先去教育局拿些材料,赵名城也进医院了,还不知道怎么样了。小杜啊,你留一下,好好把整个时间说清楚,回头我我再和他们两个谈谈,尽量把事情控制在小范围内,不要让太多人知道,一来你们都是年轻有为的人,对你们影响不好,二来对学校名誉也不好。」

   就这样办公室只剩下校长嚣明器和杜若,杜若此时眼中满含委屈的眼泪,本以为老公会明白,没想到老公却怀疑自己。

  嚣明器并没有说这件事,他只是走到坐在沙发上的杜若面前拿纸巾给她擦泪。并对她说温柔的说:「你很委屈,我知道。」

   委屈的杜若此时突然感受着理解与温柔,突然觉得需要一个肩膀和怀抱,就自然的扑在校长的肩上泣不成声。 

  过了一会校长等杜若平静了一下,对她说,「我听很多人都说赵名城对你心怀不轨。其实也是,像你这样艳光四射的女子,哪个男人不动心。」

  嚣明器35岁,但已经是情场老手,深谙女人心理,这时又温柔又恭维,的确让杜若非常舒服。他接着说:「他还告发你老公,说他和外边的妓女有很密切的联系。」

  杜若一下子坐正说:「这怎么可能?」

   嚣明器说:「你不要激动,我也不相信,但是他偷拍了你老公的行为,然后刻成碟片交到我这里,你看。」

   随后,嚣明器从办公桌的抽屉里拿出一张碟,带杜若到里间的休息室,里边只有一张塌塌米和一个大电视和dvd,嚣明器打开机器,播放碟片。里边果然显出老公如何进入有名的花城大酒店,和小姐进入包房,以及交欢疯狂淫荡的场面。

  杜若说:「在房间里边怎么也能拍到?」

   「赵名城说,你老公已经在那开房很长时间,恰好他有个亲戚在酒店做安全保卫,就偷装了摄像头。」

   这下杜若才彻底的相信了。

  嚣明器又趁势说,「都是我不好,因为要接待客人,我带他去过几次,没有想到,他……唉!」

   此时的杜若,已经完全没有心情听校长说的是什么,今天发生的一切都是那么快那么突然,让生活在幸福和平静下的她反应不过来。昨天她和老公海誓山盟互相倾诉,现在一切都变了。原来老公在外边还和妓女……

   杜若好像完全呆了一样,浑然不觉校长蹲在杜若的面前。双手轻柔的摸着杜若的大腿。等到她回过神,往后一退说,「校长,你?」

   「杜若,你先别激动。你看你的老公,现在你也知道他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他骂你是贱人,但他还不是和妓女乱搞?所以你不能吃亏,与其让他骂你,不如你真的和什么人来一次,这样你还会好受点。」

   「但是,但是我可以找赵名城,他是强奸我。」

   「呵呵,杜若,你太天真了,你说赵名城说和你偷情对他更有利还是强奸你对他更有利。在这件事上,你说不清楚的。」

   「……」杜若无语。  

   「杜若,别傻了,你的男人对你这样好的女人还用心不专一,你对他那么守着又有何用。」说者就把手伸进杜若的裙子,不知是没有反应过来还是默许,杜若居然没有动。

   嚣明器见状,伸手把杜若的内裤脱下,然后拉开裤链推倒杜若一下顶了进去,虽然没有润滑,但是在他的强力下还是进了一个大龟头,杜若刚刚要反抗,他死命抓住双腿用力一顶,大几巴全根尽入。然后他扳住杜若的两个大腿趴到多若身上,这样既可以压住她不让她反抗,又可以缓解疼痛和杜若的反抗情绪。

   一招一式好像都是嚣明器算好的一样。杜若挣扎了一番,但是一点效果也没有,嚣明器死死的压住她,大家伙牢牢的占据着自己的私处,那个温暖的肉洞,那个火热坚硬的大肉棒,好像比老公的还大还热还硬。它既让自己无法逃避也不强行来给自己带来伤害。后来杜若在嚣明器的胯下说,那是最让她舒服的强奸。

  嚣明器见杜若放弃了反抗,知道事情快成了,于是腾出双手脱下杜若的上衣,杜若居然茫然的配合着,然后拉下胸罩,这个日思慕想的女人的赤裸的身体就展现在眼前了。嚣明器趴到杜若的耳边轻轻说:「这么好的尤物不知道珍惜,真是暴殄天物,我会好好对你的。」

   然后轻轻的触一下她的唇,然后看看她,然后再轻轻触一下,然后抬头再看看杜若,如是三次。杜若的内心突然感到空虚,希望得到结实的亲吻。她小嘴微张头轻轻抬起,嚣明器把自己的唇重重的吻上,然后右手轻抚杜若黑色的长发,左手攀上玉峰。嚣明器很轻松的就和杜若的舌头缠绵为一体,两个人就这样长久的吸吮亲吻。同时嚣明器下体微微抽动,杜若的逼内开始淫水直流。

  杜若的神志是不清醒的。她放弃一切理智,希望远离一切,只要那根肉棒,只要抽插,只要高潮的快感,她似乎已经忘记她身体之上的是谁。

  慢慢的抽动,杜若的逼内越来越滑,嚣明器明显的感觉到了。于是他加快了速度,在这穴中他大抽大动,每次都抽到洞口然后在插到低。他就是要用这种强烈的方式把这个美女征服,让她尝到和丈夫没有的快乐。

   第一轮高潮在杜若的轻呼中到来。杜若尚在高潮中欢呼,嚣明器一把拉起这个美女,把她抱在自己怀中,下边的几巴滋的一声进去,就这样他们脸对着脸,两个人似乎失去的所有的理智,只是两个赤裸裸的动物。汗水沿着他们的周身流淌,更增加了淫糜的气息。

  嚣明器抱着杜若不断的上下大动,杜若也搂着嚣明器的脖子,感受着几巴抽插的欲仙欲死的快感。一直以来,她一直以为,自己的丈夫每次能让自己高潮是非常了不起的。没想到,在这个地方这种情况,这个男人,以这样的方式,他的更粗,更大,更坚硬,更明白自己的每个敏感的地方,更知道掌握火候和快感。

  他要把自己送到极乐。哪怕自己从此死了哪,也不怕。

  她在心里说,『肏我,肏我。』其实她不是心里,而是口里也在说。

  嚣明器听到这样的呻吟,心花怒放,几巴更加有劲了,所有的计画都成功了。

  原来这一切,都是嚣明器设的连环计。

  首先杜若和赵名城有一腿这样的话,是他装作不经意透露给他的其他属下。白辉就是从别人那听来了。

  昨晚,他对他曾经的大学同宿舍的赵名城(这个关系没有人知道)说:「你明天上午你可以在办公室就办了杜若,我会他老公派出去。就是不要忘记,杜若还有我一份。」

  今天上午他对白辉说,「小白呀,我可听说,赵名城和你媳妇可是……听说他们像这样的在办公室都……哦,今天上午好像只有白老师和赵老师没课……」

   于是,就出现了刚才那一幕。

  至于那个碟片,那是他让一个大学学电脑的师兄做的。白辉虽然的确和他去过大酒店,但是和妓女的事情,完全是电脑的功劳。心花怒放的嚣明器大力的顶着怀里的杜若,感受着她的温暖火热的层层的肉。

  「说,我是你的男人。」

   正爽的杜若迷迷糊糊的说:「你是我的男人……」

   哈哈狂笑的嚣明器抱着杜若开始了疯狂的抽动,就这样,他们同时到了另一重高潮。

   杜若无力的倒在这个男人的怀里。嚣明器看者这个淫糜的女人,开心的笑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