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作者:好色真人
2020.11.26首发:sis001、混沌心海
字数:10408

  前注:关于治国方略,其实三代时候并没有什么多大的方略,而且启不是开
创者而是继承者,这个到了夏禹称帝的时候,就会有的。

  而至于提前,一般不会提前,因为我希望能够基于历史和传说,尽量能做到
言之有据。

  最后贤士肯定会有的,不过也快了,等到治水,他们就会一一出来,现在启
身份过于尴尬,想要找到贤士也难。

  通知一下,明天可能断更,因为要梳理一下剧情,什么时候继续,那就不好
说了。

  再一次求评论和点赞,要不感觉自己就在单机。

  启恭敬地说:「仙子你不用多心,三苗侯怎么会像崇伯这样呢?小的我曾经
听人说过,三苗侯乃是三朝元老,帝尧都十分器重三苗侯。」

  舒窈仙子叹了一口气,对着启幽幽地说:「现在世道变了,若是像以前一样,
我又何必担心呢?我父和孔壬都和虞侯不和,我几个哥哥都是无能之辈……」舒
窈仙子说到这里,自嘲的说:「我和你这个奴隶说这些干嘛,走吧,看来虞侯不
在星纪国,我们继续向西方前进到鹑尾国去。」

  启没有说什么,只是跟着舒窈仙子继续前进。

  这到了星纪国的首都,他们休息了一晚上,舒窈仙子自然住在驿馆里面,而
启自然呆在下等房间,以干草为席。

  启睡到半夜的时候,突然听到鼓声,这鼓声低沉有力,饱含肃杀之气。启听
了一会儿,觉得自己五内翻腾,耳畔似乎听到了千军万马的厮杀声。

  启闭上双眼,封闭五识,不去听这鼓声,但是这鼓声如同一根细刺一般,锐
利地钻入启的耳朵之中。

  启感觉到万分难受,他好像出现在了古战场,一群穿着黄色铠甲的士兵拿着
锐利的兵器向启冲杀过来,启虽然知道这一切都是幻象,但是也忍不住想要厮杀。

  这时候驿馆出现了一阵箫声,箫声将鼓音盖住,启也从鼓声之中醒了过来。

  「诸位,这是夔鼓,不要用真元去抵挡,用布匹堵住耳朵再说。」一个有识
之士连忙劝说他们,听到这话,大家都拿起布匹堵住自己的耳朵。

  不知道过了多久鼓声也停了,舒窈仙子的箫声也停了下来,四周再次恢复了
平静。启没有堵住耳朵,他觉得这鼓声目的就是为了城里有修为的人堵住自己耳
朵。自己倒是想看看这个鼓声背后有什么阴谋。

  没有过一会儿,启就听到敲门声,启打开门,原来是一个仆人来找启,说星
纪国有人要找舒窈仙子,但是仆人刚才去敲门,却没有看到舒窈仙子,于是来询
问启,是否知道舒窈仙子到了什么地方去了。

  启说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就是一个奴隶,怎么知道主人的所在呢?

  说完之后,这神秘的鼓声再次响起,启只好用布匹堵住自己的右耳,这样就
只用左耳能听到鼓声,不被鼓声摄了心神。

  没有过一会儿,启再次听到这箫声,这箫声是清冷幽静,如同一汪清泉,缓
缓地流入心脾,沁人心扉,将鼓声的杀戮之气洗刷的干干净净。

  启的心中掀起了万丈狂澜,如同那滚滚洪水,一泻千里,汹涌澎湃。

  虽然曲子不是那个曲子,但是启知道,吹奏的人就是那个人,那一道冷月光,
那道曾在自己最无助时候照亮自己一生的希望之光。

  五年了,他永远都无法忘记,那一道白影,那照亮月光的容颜。

  启也不顾旁人,快速地向箫声那边走去,他不能错过这个机会,他等待这一
天已经很久了。

  等他到了箫声所在,箫声已经停了,启看到了一个人,一个穿着红衣,手中
握着箫的女子。

  启露出了失望之色,他没有想到自己还是没有这个缘分,再见这个仙子一面。

  舒窈仙子看着到来的启,对着启说:「你不在驿馆待着,到这里干嘛。」

  「启禀仙子,星纪国有人想要见仙子,小的听到这个声音,想到仙子曾经吹
奏过,于是根据这个声音追了过来,仙子,你为什么在这里吹奏呢?」

  舒窈仙子摇头说:「不是我,我也是听到箫声于是来到这里,真是奇怪了,
除了我师尊之外,还会有谁喜爱吹奏箫呢?」

  「仙子,小的也不知道。」

  「没有问你,你就和我一起回到驿馆吧,这夔鼓不是在龙国,怎么会出现在
星纪国。」

  舒窈仙子说着,带着启回到驿馆,进入驿馆之后,那个仆人连忙说:「仙子,
姬上卿求见。」

  舒窈仙子点点头,和仆人一起到了驿馆最里面的房间,一个穿着华丽的男子
对着舒窈仙子行礼说:「星纪国右丞姬云见过舒窈仙子,今日多谢舒窈仙子相助。」

  「右丞大人客气了,今日就算本仙子不出手,以月岳的能力,想要对抗夔鼓
也非是一件难事。」

  姬云准备再说什么时候,一个仆人急匆匆的递过来一卷竹简,姬云看了之后,
脸色一变,连忙说:「国中发生大事,还请仙子见谅。」

  说完,也不等舒窈仙子回复,姬云就匆匆忙忙的离开这里,看着姬云离开,
舒窈仙子脸上露出了疑惑的神色。

  「你下去休息吧,明天估计又要多事了。」

  启恭敬的点点头,向舒窈仙子恭敬行礼之后,转身离开这里。

  第二天早上,启在鸡鸣之前就醒了过来,启听到了四周的议论之声。

  「你们知道吗?昨天老祝融被人刺杀了。」

  「什么刺杀,老祝融明明是大限到了,老祝融都快接近两百岁了,出了这种
事情也不奇怪,这人就算修为再高,也难免有死的时候。」

  「呸,老祝融已经到了大神境,在帝高阳的时候就是大荒十神了,怎么会这
么轻易的死去。」

  「那你说这天下有谁能杀死老祝融,是紫蒙君还是虞侯,或者是那相柳。」

  「你倒是说对了,老祝融昨天杀了崇伯。崇伯、欢兜和孔壬,可是帝挚朝的
三凶,三人祸害天下多年,狼狈为奸,如今崇伯死了,孔壬自然恐惧,一定会他
的好朋友相柳。」

  「按照你这么说,巫咸也会来了,毕竟他是三苗国的大巫。」

  启听到这里,就听到一声不满的冷哼声,这些游侠这才想起了,这驿馆可是
有舒窈仙子住在里面。

  议论声很快就平息了,启也到了舒窈仙子的房间外,恭敬的说:「奴隶阿牛,
向仙子请安。」

  舒窈仙子的房门打开了,舒窈仙子正在梳妆打扮,也不望向启,询问启说:
「你去打听一下,老祝融昨天死在什么地方。」

  启恭敬的说诺,离开驿馆,如今满城的国人都在谈论这件事,启认真的听着,
发现无非就是猜测老祝融到底是怎么死的,说刺杀的也有,说大限到了也有。

  不过具体看到老祝融的就没有一个,全都是听闻。

  启到了宫殿前,看到布告栏上的确写着老祝融已经病逝,星纪国的圣女和月
牧正在准备送老祝融尸棺去祝融城。

  启看完之后,回到驿馆,禀告了舒窈仙子,舒窈仙子点点头,带着他准备离
开驿馆。

  这准备出门的时候,舒窈仙子脸色一变,瞬间来到启的身后,启感觉到自己
腰间被剑柄顶着。

  启往前面一看,原来是伯益和一个俊美的女子走了进来,在两人后面,还有
淑士国的十四人。

  淑士国的人也发现了舒窈仙子,石门子华轻轻地点头,十四人就将舒窈仙子
包围起来。

  「伯益,你曾经和我海誓山盟,说今生不离不弃,来世再续白首,没有想到
这三年不见,你竟然就忘了,和这个女子走在一起,还让这些恶人对付本仙子,
本仙子真是看错人了。」舒窈仙子说到最后,杏目含泪,脸上充满了绝望和委屈。

  在驿馆的游侠见到这个情况,有些热血的就拔出自己的佩剑,对着伯益说:
「伯益,天下传闻你是一位有德之人,没有想到你如此始乱终弃,见异思迁。」

  伯益对着这些游侠拱手说:「诸位,你们误会了,我和这位仙子只是有一面
之缘,未曾有过深交,何来盟誓。」

  「舒窈仙子,你一直在九子山修炼,伯益未曾去过南疆之地,何来盟誓。」
在伯益身边的女子平静的说。

  舒窈仙子哀伤的说:「云阳仙子,你怎么知道伯益没有到过南疆,这些年和
伯益有关系的仙子可不止你一个,你只是心中不愿承认而已,而且云阳仙子,虽
然圣女可以嫁人,但若是耽误祭祀大事,可是难逃一死,还请云阳仙子以星纪国
祭祀为要,不要陷入男女私情之中。」

  舒窈仙子说完,凄惨的对着伯益说:「若是伯益你执意如此,那么就让这些
恶仆杀了我吧,没有你,本仙子活在这个世间又有什么乐趣呢?」说完,舒窈仙
子剑柄稍微用力,启也恭敬的说:「若是仙子死了,奴隶又怎么能够活下去呢?」

  听到这话,伯益叹息一声说:「仙子,我这朋友老实善良,你又何必为难他
呢?」

  「他老实?他可比你奸诈得多了。」舒窈仙子随口说着,在场的众人倒是没
有当一回事,石门子华看了看伯益。

  这时候云阳仙子平静的说:「诸位,如今老祝融病逝,国公正在为老祝融发
丧,所谓来者皆是客,还请诸位暂且将往日恩怨暂放一边,等丧期过了,再做公
道。」

  舒窈仙子笑着说:「好呀,老祝融也是我南疆之人,我也准备送老祝融回祝
融城,不知道几位是否有兴趣,到我南疆三苗之地游玩一番,本仙子保证一尽地
主之谊,让诸位感受宾至如归。」

  听到这话,淑士国的人脸色一变,他们也不是傻子,知道真的到了三苗国,
自己就有生命危险了。

  在淑士国人为难的时候,伯益笑着说:「这倒是不用,从洪水泛滥之后,天
下另外有规矩。死陵葬陵,死水葬水,就算帝尧也死在帝山,葬在帝山,没有迁
回平阳。」

  舒窈仙子眉头微微一皱,再次用剑柄顶了一下启,启这时候恭敬的说:「不
过老祝融的祝融城离这里不远,送回去也没有多大问题,所谓落叶归乡,小的想
老祝融也会想着回去吧。」

  伯益听着他这么说,点点头,然后对着舒窈仙子行礼说:「仙子,你和我们
一起到宫中去吧,明天我们再送老祝融上路。」

  舒窈仙子看着眼前的情况,叹气说:「好吧,看来这驿馆是住不了了。」

  在淑士国的包围下,舒窈仙子和启一起到了宫中,在路上,舒窈仙子对着启
传声说:「你听好了,想要你的小命就好好跟着本仙子,否则等到三尸丸毒性发
作,你休怪本仙子无情了。」

  启点点头,和舒窈仙子进入到宫殿之中,到了厢房的时候,云阳仙子平静的
说:「仙子,你就暂时住在这里,至于你这位奴隶,我们自然会有招待。」

  舒窈仙子摇头说:「云阳仙子,现在也没有外人,我也不和你多说什么空话,
若是阿牛不在我身边的话,我怕是就要前去九泉之下,追随老祝融了。」

  云阳仙子也不多说,带着伯益他们离开这里,舒窈仙子打开门,对着启说:
「进来,你在外面,本仙子总是不放心。」

  启走了进去,恭敬的站在一旁,舒窈仙子也不废话,坐在榻上,开始修炼起
来。

  启也坐在大门那里,很快就听到了伯益的传音:「阿牛,你晚上不要睡觉,
等到听到外面有琴声响起,就逃出来。」

  启没有回答,伯益再次重申了三遍之后,才没有再说什么了。

  时间慢慢的流逝着,等到半夜的时候,启听到哀哭声,不由打起精神来,他
可不愿意和舒窈仙子前去三苗国,到了那里,自己对于舒窈仙子已经没有任何作
用了,想要活命就很难。

  很快启听到琴声,他立马站起身来,快速地打开门,离开这里。

  他跨出门的时候,启感觉到一股热气攻击自己,他没有理会,他已经看到了
院子上那个正在弹琴的云阳仙子。

  启见云阳仙子素手一挥,一股力量将启给牵引到了房顶上面,云阳仙子传音
给他说:「你快离开这里,到大堂去,伯益他在等你」

  「多谢仙子。」启也从屋顶上一跃而下,在离开这里的时候,他听到了舒窈
仙子对他说:「阿牛,你记住,本仙子下次遇到你,一定让你生不如死。」

  这声音如同寒冬朔风,冰冷无情,肃杀万物。

  启没有理会,自己在舒窈仙子手中,何尝不是生不如死呢?

  他没有去大堂,而是从侧门离开这里,他走到街市上,将那个奴隶面具给丢
掉,然后在城门的那里拿出自己的令牌。

  守门的不敢为难他,只好为他打开门,让启离开。

  这走了没有一会儿,启感觉到一股杀意,启停了下来,望了一下附近,只见
三个穿着红色铠甲,骑着火焰马的骑士冲向自己。

  看到这个三个骑士的时候,启想到了什么,连忙说:「烛照九阴,晦目春秋。」

  三位骑士停了下来,为首那位说:「旱魃治火,旱地千里。」

  骑士说完,对着启说:「你也是来参加这一次行动的吗?」

  启摇摇头说,自己只是来这边又点事情。

  那骑士没有多问,对着启说:「那么你们和我们一起去面见大人。」

  启没有反对,现在他也没有反驳的能力。

  和这位骑士到了不远处一个比较低洼的地方,启看到一个营地,里面的骑士
多数穿着红色的铠甲,身边有着烈焰马。

  到了中间的营帐,这位骑士进去禀告,很快启就被传唤进去。

  进入到帐篷之中,启听到了一个威严的女声说:「你是何人?」

  「小的名叫启,是陶泽城的城主。」

  启跪在地上恭敬的说着,那女子拿了一本册子,仔细看了一下,然后说:
「没错,你是句芒的手下,今天你既然来了,那么就加入这一次活动。去给他准
备一件铠甲和马匹。」

  「多谢大人。」

  启和这个骑士走了出去,心中倒是挺好奇,这一次的活动是什么,要是说对
付老祝融,老祝融已经死了,攻打星纪国的话,这点人手又不足够。

  启向来想来想去,都没有一个妥善的答案,只能看着外面的骑士,这些人都
用面甲挡住自己的脸,让人看不清他们的容貌。

  也有不少人打量着他,启也没有理会,自己的身份应该很多人都不知道。

  这样等到早上,呆在帅帐里面的那位女子走了出来,这位女子挥挥手,在场
的骑士都骑上了自己马。

  启看到穿着青色的铠甲的骑士骑着鸟,在女子的指示下,向前面飞去。

  女子等鸟走了之后,就再也没有动静,等了一会儿,一只青鸟骑士回来,对
着女子点点头,女子也一挥手,率先带着这一群冲锋起来。

  启跟在后面,很快到了大路上,他们这边才到,星纪国国都那边送丧的队伍
也过来了。

  「毁棺木。」女子下了命令,她身后的骑士都毫不犹豫的攻击过去了。

  启没有行动,只是站在女子的身后,他知道自己的修为不足看。

  女子也没有理会,只是盯着送葬队伍看了一会儿,一声长啸,然后手中出现
了一道碧绿色刀气,砍向老祝融的棺木。

  这时候伯益拔出天枢剑,一道白色剑气挡住了这一道刀气。

  女子哼了一声,然后手中再次出现一道红色刀气,看到这女子使用出两种不
同的刀气,在场众人不由大惊失色。

  伯益再次转换为水行剑气,女子又使出了红色刀气。

  就这样,双方使出五行真元,争斗起来。不过伯益的真气明显不如这个女子,
没过几招,就落在下风了。

  在一旁的云阳仙子看到这个情况,手中出现一根碧绿色的竹竿,上前相助。

  「不自量力。」女子冷笑一声,然后手中出现一个五行光轮,如同一个圆盘
的砸了过去。

  伯益和云阳仙子奋力一挡,然后两人倒退八步,修为较为弱的伯益一口鲜血
吐出来,半跪在地上,靠着天枢剑才撑住身体。

  女子手中再次出现了一个光轮,轰向老祝融的棺木。

  眼见老祝融的棺木要被摧毁的时候,一道水浪凭空出现,将老祝融的棺木推
离数丈,躲过了这一击。

  「哼,没有想到这么多年,还有人修炼八极之身,可惜你的修为不足,强修
八极,此后稍有差池,轻者身废,重则殒命。」一个羽冠星衣的老人飘然而至,
对着女子说。

  女子不在乎的说:「月岳,你认为只是太仙位的你,能够挡住我吗?」

  月岳手中出现了一个铜锣,轻轻的一敲,原本还在厮杀的众人都停了下来。

  启有些惊恐的看着月岳的手上那面铜锣,刚才月岳敲的那一下,不像是敲在
锣上,而是敲在他的心上。

  这时候,附近再次出现了夔鼓的声音。听到鼓声,月岳脸色一变,将锣收了
起来,手中出现了一杆长枪。

  夔鼓声也是时候停了,很快这里出现一些骑着好像牛的白色骑士,这些骑士
快速冲了过来,大战再次开始了。

  女子也和月岳飞到空中战斗起来,启就骑在马上,倒也是没有人找他的麻烦。

  启也看到了舒窈仙子被四个人包围,陷入下风了,他没有理会,再次看了一
下伯益,发现伯益身边有一个中年男子,挥动奇兵阻挡着。

  启等了一会儿,发现棺木附近出现了空缺,他不动声色悄悄将马移了过去,
等到接近棺木一丈的时候,启快速地抽出自己的宝剑,然后冲刺过去,运动全身
真元,一剑斩在棺木上。

  那木头做成的棺木如何受得住启这全力一击,顿时被砍成了两段。在和月岳
战斗的女子笑着吹了一个哨子,这些骑士也开始撤退起来。

  启看着四散离去的骑士,也准备离开的时候,发现正在战斗的淑士国的一个
少年趁着舒窈仙子不备,一掌打在她的背后。

  舒窈仙子顿时面如金纸,口中流血,踉踉跄跄向前走了几步。

  这时候也恰好启的马走了过来,舒窈仙子下意识的翻身上马。

  见到这个情况,启也只能策马离开,带着舒窈仙子远离这里。

  他没有回到营地,他知道营地里面肯定没有人了,他带着舒窈仙子一路西行,
到了下午,启才停下了,自己跳下马来,没有理会趴在马背上的舒窈仙子。

  启在小溪边喝了一口水,然后坐在那里,思考自己现在应该怎么做。

  现在回到陶泽城的话,自己就算是白出来了,可是要寻找虞侯,现在丝毫线
索都没有。

  「你是谁?为什么救我。」

  舒窈仙子勉强立起身来,一双美丽的眼神警惕地看着启。

  启看着她洁白的双手紧紧握着佩剑,轻轻叹息说:「仙子,我说过,在我遇
到你之后,我的命已经属于你了吧。」

  启转过身来,恭敬无比的看着舒窈仙子,舒窈仙子还是十分警惕的看着启。

  过了一会儿,舒窈仙子对着启说:「没有想到你竟然是火之遗族,阿牛,呵,
你骗本仙子骗的好惨。」

  启没有回答,只是恭敬地跪在地上说:「小的有罪。」

  「你有什么罪,现在本仙子生命握在你的手中,你要杀本仙子,岂不是易如
反掌。」

  听着舒窈仙子的话,启只是平静的说:「小的不敢。」

  「你不敢的原因是你还没有得到解药,不过本仙子也绝不会将解药给你。我
死了,也不会让你好受。」

  「仙子,你这又是何必呢?我阿牛是绝不会伤害你的,你还是坐下来,安心
疗伤,小的有事情,不能陪在仙子身边了。」

  见启转身离去,舒窈仙子神情复杂的看着启,对着启大声地说:「你真的不
杀本仙子,你可知道,等到本仙子伤好之后,就会揭露你的身份,让天下人知道
你破坏了祝融的棺木,受天下人的追杀。」

  「仙子你伤好之后,想要干什么就随仙子你的心意吧,小的本来就是贱命一
条,生不足乐,死不足惜。」启跪在地上说完,再次对着舒窈仙子三叩首,然后
离开这里。

  不过启没有走多远,就听到了咚的一声,转身一看,舒窈仙子已经从马上摔
了下来。

  启走了过去,看着晕倒在地上的佳人,用力的掐了一下自己大腿,然后在旁
边生火,守护在舒窈仙子身边。

  等到夜间,启将披风给取下,小心的盖在舒窈仙子的身上。

  然后他又是坐在那里,不是看着睡在那里的舒窈仙子,眼中闪过极为复杂的
神情。

  对于舒窈仙子这种美人,启不动心是不可能的,现在舒窈仙子就如同待人摘
取的鲜花,启只要走了过去,就可以将这朵美艳动人的鲜花占为己有。

  他闭上眼睛,心中再次浮现了一个场景。

  他揭开了自己的披风,看着舒窈仙子的睡颜,他用手抚摸着舒窈仙子比起绸
缎还更加顺滑的皮肤。

  他不止用手,甚至用自己的舌头去尝试,他亲吻舒窈仙子的眼睛,琼鼻,最
后到了红唇。

  启的舌头伸了进去,探索里面的琼浆玉液,而舒窈仙子茫然的回应着,启挑
逗着,而舒窈仙子也逐渐动情起来。

  舒窈仙子的双手开始在启的身上摸索,在摸到启的阳具的时候,舒窈仙子的
手紧紧握住了,开始上下撸动起来。

  启也开始玩弄舒窈仙子那规模不错的乳房,一只手不能握住,但是可以随意
揉捏,感受上面奇妙的肉感。

  在启玩弄之后,他将自己的手往下探查,这时候的舒窈仙子的牝户已经溪水
潺潺了。

  启解开了舒窈仙子的罗裳,也不在亲吻,对着舒窈仙子说:「仙子,我进来
了。」

  舒窈仙子听了之后,美丽的杏眼充满了娇羞,不敢看。

  启于是慢慢的低下头,品尝她的牝户,在启舌头的进攻之下,舒窈仙子放声
呻吟起来。

  而舒窈仙子的目光,也逐渐望向了启,启看到这个情况,这才真的插进去。

  在进去的那一瞬间,舒窈仙子痛的全身抽搐,而启连忙亲吻她的敏感点,安
抚着舒窈仙子。

  等待舒窈仙子缓过来之后,慢慢说:「你,你还是动一下吧。」

  启点点头,开始缓慢的行动起来,填补舒窈仙子的空虚。

  舒窈仙子越来越满足,大声说:「快,快,再快。」

  舒窈仙子已经完全适应了,而启这时候将的她的玉足举起来,舌头开始在她
完美无瑕的腿上游走。

  他也将玉足给放在嘴前,细细的品尝着。

  舒窈仙子很快就招架不住,随着身体的一阵颤抖,她的初潮到来了,在阴精
浇灌之下,启也承受不住了,他也准备要射出来。

  而这个时候,启从幻想之中再次清醒过来,运转真元,将自己的欲望给压下
去。

  他心中告诉自己,坚决不能这么做,有些东西只要尝试了一次,那就会有无
数次。

  启抬头看着那闪烁的北斗星,目光也坚毅起来。

  帝山,那才是他目标,眼前的种种的一切,自己都要舍弃,一心向前,完成
当日那个誓言。

  这一做就到了早晨,温暖的冬阳缓缓地从大海上升起,朝霞绚丽,将四周的
天地披上一层五彩的衣裳。

  舒窈仙子也慢慢的睁开那双美丽的杏目,先是迷茫的看着四周,很快就警惕
的看着启。

  启看着舒窈仙子用手检查自己的衣裳,恭敬的说:「仙子,你醒了,你还是
早些修炼,将伤势恢复比较好。」

  「不用你废话,本仙子知道怎么办。」

  舒窈仙子说完,也不再多说什么,盘腿坐在那里,开始修炼起来。

  这样一直经过了三天,舒窈仙子才能勉强行走。

  「阿牛,你且随我回到三苗国,你放心,你是我的救命恩人,我是绝对不会
再杀你的。」舒窈仙子目光温柔的望着启,似乎这几天的生活,她已经认可了启。

  启恭敬地说:「仙子,我不是你的救命恩人,我只是一个奴隶,我做的只是
我应该做的,仙子你要去什么地方,那就去什么地方,不用询问小的。」

  听到启这话,舒窈仙子点点头,然后走到马那边,准备翻身上马的时候,发
现自己还没有这个能力,她现在也只能勉强行走。

  启看到这个情况,在旁边砍了一颗小树,然后弄成一个木板,放在自己的背
上,让舒窈仙子能踩着木板上马。

  舒窈仙子看到这个情况,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目光,她没有说什么,只是上
了马。

  启也上马,有意识的和舒窈仙子保持距离,就这样,两人骑着马离开这里。

  到了一个城不远处,启将铠甲脱下,放在马背上面,然后让马离去,而他恭
敬的和舒窈仙子进城。

  在城里买了马车,然后他们再次出发了。

  启赶着马车,没有舒窈仙子说一句话,舒窈仙子沉默了五六天,随着离三苗
国越来越近的时候,舒窈仙子终于开口说:「你真的相信我说的话吗?等到了三
苗国或许你就没有命了。」

  「小的只知道,仙子你让小的去什么地方,小的就去什么地方,其他的小的
一概不知,生也好,死也好,那都不是小的应该思考的。」

  舒窈仙子叹气地说:「你又何必用这些虚词来应对我呢?你是一个聪明的人,
你应该知道送我来这里是九死无生。」

  说到这里,舒窈仙子再次说:「至于你体内的毒,素娥仙子已经帮你解了,
所以,阿牛,你到底是为了什么。」

  「因为小的见到仙子你的第一眼,小的就知道,小的离不开仙子你了,小的
在星纪国离开你的时候,心中充满了懊悔,小的告诉自己,决不能再离开你了。」
启声泪俱下的说着,这一番语气十分诚恳。舒窈仙子也不由心中感动,只是舒窈
仙子不知道,启说的仙子不是她。

  舒窈仙子看着前面那绵绵不断的丛山,对着启说:「你就送到这里吧,过了
这九华山之后,就是三苗国了。你若是到了三苗国,我也不知道你是否能活着离
开,最后,我想知道你到底叫什么名字。」

  「小的就叫阿牛,仙子你已经知道的。」

  见启不愿意说,舒窈仙子叹息一声,走出了马车,看了一下启那还算清秀的
脸,转身离开这里。

  启看着舒窈仙子进入山中,将马车拆了,选了一匹马,拍着其他三匹马说:
「好了,你们也算摆脱了奴隶的地位了,归去吧,归去吧。」

  三匹马摆脱了羁牢,高声的鸣叫,摇头摆尾的冲向了那山林,启看着他们欢
快的离开,眼中露出了一丝羡慕的神色。

  启骑着马,走到晚上,准备休息的时候,一个骑着烈焰马的骑士走了过来了,
对着启说:「旱魃要见你,你随我前去吧。」

  启恭敬地点点头,骑上自己的马,跟着骑士一起走了数十里远,然后到了一
处帅帐之中。

  进入帅帐,启匍匐在地上,对着旱魃行礼说:「大人,小的见过大人。」

  旱魃平静地说:「你这一次做的很好,我一向赏罚分明,你想要什么?」

  「小的没有什么想要的,小的能为大人效力,是小的荣幸,小的没有读过书,
只是知道,用尽全身力量去办主人交代的事,让主人满意就是小的存在唯一价值。」

  旱魃听到这话,语气严厉地说:「我说要赏就赏,你算什么东西,也敢和本
大人还嘴。」

  「小的惶恐,那么就请大人原谅小的。」启身体颤抖的说着,显得十分害怕。

  看着启这个样子,旱魃反而笑着说:「好,你记住了,只要你立下功劳,本
宫就算传你这八极诀都没有问题,只要你修炼这八极诀,就可以成就八极之身。」

  启说自己会努力的,心中却是不屑一顾,他想到了月岳说的话,这八极之身,
危害很大,自己没有必要去冒险。

  旱魃让他下去,启点点头,离开营帐之后,屋里再次传来一个声音说:「你
先不用回陶泽城,去找虞侯,劝说虞侯登大位。」

  「小的一定办成这件事,不让大人失望。」启恭敬地说着,离开这里之后,
信马由缰的走着,心中想着自己到底去什么地方去找虞侯。

  他唯一的线索就素娥仙子,素娥仙子手中有一封虞侯写的信,应该了解虞侯
的下落。

  启于是策马向大火国前去,到了大火国的时候,四周已经有了绿意。

  「春天来了!」启看着四周绿茸茸的大地,脸上没有多大的喜悦之情。

  春天到了,夏天就不远了,等到夏天了,一下暴雨,这天下又有不少人要倒
霉了。

  启带着这哀伤的心情,到了大火国的国都,国都还是老样子,似乎和启离开
之前没有什么区别。

  再次买了一个奴隶面具,启带在脸上,到了宫殿大门口,对着卫士说:「请
禀告公主殿下,阿牛完成任务回来了。」

  这卫士看了看,半信半疑地点点头进去禀告,过了一会儿,卫士对着他说:
「殿下让你进去。」

  启回到了熟悉的地方,对着门后面的公主殿下行礼说:「殿下,小的回来了。」

  「本宫让你打听的事情,你探听得怎么样?」

  「启禀殿下,似乎和火之遗族有关,具体的小的不知道了。」

  素娥仙子听到这话,沉默了许久,手轻轻的一挥,启面前的门再次打开了。

  「这件事你真是辛苦了,那么接下来你再帮本宫去办一件事,从这里北上,
前去历山,然后去找一个农民,他叫石门。找到之后,他若问你什么来历,你就
说你是虞侯派来的。」

  素娥仙子目光如同利剑的一样看着启,然后警告他说:「你听好了,这件事
不可以有其他人知道,否则的话……」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388ob.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