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牌月入20000-注册就送666礼金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因为和工藤丈士发生那种事情,圆地槙子更不易见到佐原周造。

  可是围绕她的环境无论如何都使她难以避免和佐原见面。

  第一是学生指导晚会要求级任导师的圆地槙子不问池田眉子和高井美知子吵架的问题,但要加强指导造成吵架原因的佐原雄一。这种情形好像是很正确的措施,但对指导上很麻烦的男女问题闭上眼睛,一切都推给级任导师。关于指导原凶的佐原雄一,关于这件事槙子是和前面的轮奸事件一样的没有信心。

  「你还是小孩子,怎幺可以有两个女人,有也只能有一个。」一个单身的女教师怎幺可能对开始长胡子的男学生当面讲这种话?更何况她本身已经是这个学生的父亲的情妇。

  那幺,把他的母亲叫来--但从上一次的事件已经知道和这位母亲谈一点用也没有。而且自从那件事以后槙子的立场就不便和这位母亲见面。

  如此一来就不得不和父亲谈,但这个父亲是有「男女关系就顺其自然发展」或「男人找女人是天经地义」思想的人,而且以现在的两个人的关系,几乎没有可能性认真谈问题。

  而且现在强迫要她答应和工藤丈士结婚,槙子必须要向周造提出解除关系的事。这件事没有先解决,对他儿子的生活指导根本不可能做到。

  当槙子发觉首先要解决这个最困难的问题,故然就像被蜘蛛网缠到一样,她自己的立场是不能有任何行动时,不由得感到惊愕。

  槙子忍不住要诅咒自己的懦弱。然后寻找能弥补这个懦弱的男人时,发现这个男人不是说好要结婚的工藤丈士而是佐原周造时,又是一次惊愕。

  虽然下定决心要和周造见面,因为从开始就是这种状况,她本身对这次的见面没有任何期望,只是为了做教师的义务感如此做而已。

  终于取得联络时,周造是在箱根的M温泉。

  「最近两三天因为有国际会议来到这里,不过明天就结束,然后星期六和星期天准备在这里打高尔夫球。这样也好,妳就从星期六下午来这里吧,这里又凉爽,可以散散心。」「我打电话找你不是那种事,为了你的儿子,有事情想谈一谈。」「没有问题,到这里以后再谈吧。好啦,妳的旅费有我负担。」说完就单方面的挂断电话,槙子有一点生气,可是另一方面已经在心里想到箱根的晴朗天空和凉爽的空气。听到周造的声音后,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心已经倾向那一边。

  第二天下班时,信箱里看到有周造经营的连锁旋馆的白信封,里面有快车票、和可能秘书写的字条「有车到汤本车站接妳」。这种强迫性但又周到的顾虑,当然使槙子的心情更紧张。

  第二天是星期六,槙子拒绝工藤丈士的约会赶去新宿车站,在百货公司的洗手间换上装在皮箱里带来的洋装,同时把化妆改为浓一点。这时候慎子的脑海里已经完全没有想到关于雄一的生活指导的事,换好衣服后皮箱放在存物箱里。

  虽然还在暑假前但因为是周末,快车里还是很拥挤,车内里还有人已经开始喝酒作乐。槙子的心随着火车已经飞到箱根。

  倒也并不是想快点投入周造的怀里,最重要的是能感受到远离开教员的烦杂生活使她感到高兴,从身体上能确实感受到生活的束缚越来越松弛。在松弛到极点时,有周造等在那里,这是她现在的感受。

  到周造那里以后,她知道会发生什幺事,但对槙子而言,已经变成一种解放感。虽然是相同的虐待游戏,但对周造和工藤丈士的感受完全不同。

  到达汤本车站时,有一个穿着司机制服的中年男人在月台上手拿写着圆地小姐的牌子站在那里。槙子走过去时,司机向她一鞠躬,接过她手里的皮包走在前面。

  汽车是黑色的外国车,闪亮的车身正反射比东京缓和很多的阳光。

  「董事长还没有从高尔夫球场回来,但交待过,如果妳没有疲倦,要我带妳去二平的雕刻美术馆……最近还有成立毕卡索纪念馆等等……」时间是刚过三点钟,雕刻美术馆是以前也来过,但还没去过毕卡索纪念馆。一个人在旅馆的等,不如去那里消磨时间。

  从毕卡索纪念馆出来时太阳已经落在早云山的后面,风也比刚才清凉。

  槙子坐任汽车回到旅馆时,天色已经暗下来。

  这里是休闲地的旅馆,所以有很大的前厅,而带槙子去的是经过弯弯曲曲的路到达的独立家屋式的房间。

  女服务生送来茶水出去以后,槙子在没有冷气也感到凉爽的房间里,有一段时间感到很紧张,也可以说是受到佐原周造强大力量的压迫。对这样有大事业的人物,儿子的一些男女关系上的纠纷也许是微不足道的事--今天这半天的种种,就使她有深切的感受。

  突然想到去浴池。

  有一面是落地窗,能到溪谷对岸的斜面,但已经被黑色笼罩,近处的树林在水银灯光下显出朦胧的景色。

  这里是仿照的露天浴池,圆地槙子脱光后泡在有硫黄味道的温泉里。靠在岩石上闭上眼睛,想到的不是学生的男女问题,而是自己的做女人的问题。现在的裸体,不知道今天晚上会有什幺样的遭遇,使她发出什幺样的声音。对淫靡的期待,心里不由得兴奋起来。已经和工藤丈士做过那样的允诺,所以今天晚上的行为应该算是背叛,但这种背叛反而增加对今晚的期待感。

  浴池里清静得一点声音也没有,只听到自己的心跳声愈来愈强烈,不知何时乳房变硬,大腿根的里面开始骚痒,不由己的分开双腿。槙子看着在水里的大腿,上面的阴毛的像海草一样摇动。

  槙子并没有打盹,但没有发觉周造进来。当发现背后的水蒸气活动时,双臂已经被扭转到背后,然后是周造的身体也进入水池里。

  槙子在水里开始挣扎,但不可能挣扎被扭到背后的双手。当知道毛巾卷在双手上时尖叫一声,但这样的声音也不过是告诉对方屈服而已。

  「欢迎妳从遥远的地方来这里被绑或被玩弄。」周造把双手失去自由的槙子软绵绵的身体搂在怀里把嘴靠过来。槙子呼吸有一点急促,只有闭上眼睛。

  「妳在发什幺呆,有没有想到我呢?」「……」「据说和女性约会时最好到很远的地方,知道为什幺吗?」「……」「因为到那里以后知道会发生什幺事,女人会产生期待感,身体已经湿润了。」「不要说了!」「圆地老师好像也不例外。」槙子转开已经红润的脸,因难为情的快要哭出来的脸被他抓住头发拉回去,立刻把嘴压在她的嘴上,舌头也立刻被吸吮过去,男人的口水顺着舌头流过来。槙子咽下去时有一点麻痹感,正如周造所说,准备工作已经完全做好,只要碰她一下欲火就会燃烧起来。

  这种情形使周造也一样,槙子披抱到他的腿上,因此屁股就感觉出有坚硬火热的肉棒偶尔碰到偶尔离开。两个人的嘴偶尔还接在一起,绑在背后的手彼拉到肉棒上,她只好握在手里。这样舌头被吸吮,已经骚痒勃起的乳头被他的手指捏弄时,槙子不由得发出哼声,同时忍不在要套弄手里的肉棒。

  两个人急促的呼吸,使水面上的热气发生漩涡。

  这时候槙子几乎感到呼吸困难,身体也不能不扭动,从被堵住的嘴不停发出沈闷的哼声。握在周造肉棒的手更用力,一阵阵的激烈上下移动。

  「啊……已经……」槙子的嘴终于获得自由时,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雪白的裸体在水里扭动,湿淋淋的黑发发出光泽的模样,真像一条美人鱼。

  「不用客气,要泄就泄出来吧。」「不要……这样就……」不由得说出来,槙子难为情的摇头。

  「不要要求的太多。我已经不年轻,放射一次后需要很长时间才能恢复。」周造说着在水里抬起槙子的身体,他自己站起来坐在浴池的边上。J「来吧,吸吮吧。」槙子转过头去表示不要,可是欲望胜过羞耻。在水里感到轻飘飘的身体,一面保持平衡一面跪在男人的前面,用嘴唇在发出硫黄味的挺立的肉棒上摩擦。

  槙子长时间泡在水里,加上强烈的兴奋,像喝醉一样的立刻张开嘴把周造的肉棒含在嘴里,那个粗大的东西在嘴里乱动,可是对现在的槙子来说只会更增加兴奋。鼻子不断的发出哼声,一面用舌尖舔一面用嘴唇夹紧肉棒上下移动。

  「如果妳愿意的话,先用电动假阳具在这里泄一次。」周造一面抚摸她的头发一面说。槙子因为额头上不断的流汗没有办法张开眼睛,只有轻轻点头。现在是什幺都好,希望能解脱现在的兴奋。

  「那幺,妳上来吧。」周造拉她的手,离开水池时雪白的身体已经变成粉红色,而且摇摇摆摆没有力量站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