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牌月入20000-注册就送666礼金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张楚出了医院大门,只在门口犹豫了两分钟左右的时间,就走到马路上拦了
一辆的士,往诗茗那里去了。此时,已是淩晨一点多钟了,张楚的爱人诗芸正躺
在医院産房里等候分娩。诗芸听医生说她今夜里不会生下孩子,就叫张楚回去休
息,别在医院里守着,明早再来。张楚起先不肯走,担心诗芸夜里万一生下小孩,
她身边没有人照顾,有些不便。后来,诗芸叫值班护士来说服张楚,让他回去休
息,张楚这才回去。此外,张楚也觉得他在医院走廊里坐着,反而让诗芸休息不
好,诗芸肯定舍不得他坐在那里熬夜,心里会念着他,睡不实在。

张楚这刻坐在车上,望着窗外马路上的霓虹灯,心里突然一热。今夜,似乎
成了他人生的一个分水岭了,明天,他就成了一个父亲了。张楚不知道自己是应
该庆幸还是应该感到悲哀。

车子到了诗茗住的楼下,他付钱下车后,就往楼上走。到了诗茗宿舍门口,
他掏出钥匙开门,推开门,轻手轻脚走进去,想不惊醒诗茗。可他走进房间里,
还是惊醒了诗茗。诗茗知道是张楚来了,刚把被子掀开一个角,张楚已走到床前。
张楚在诗茗身边弯下身子,想给诗茗一个吻,诗茗却一个呵欠,伸手一勾,就把
张楚揽倒在她的怀里。一阵亲热后,诗茗像是才想起什麽似的,问她姐姐生産的
情况。张楚告诉她诗芸情况后,诗茗在张楚腰上轻轻地揪了一把,说,你现在还
有心到我这里来?诗茗尽管嘴上这麽说,可她心里却是甜丝丝的。但张楚听了诗
茗这句话,以爲她说的是真心话,毕竟生小孩是人生当中的一件大事。所以诗茗
这样一说,他也就觉得自己有点不是,他想到这里就对诗茗说,我本来也不想来
的,怕你心里这个时候拨不去,所以来看你。诗茗听了这话,当即一掌把张楚推
开,背过身子,说,你原来是怕我生气才来的,你心里根本就没有我。张楚这才
发觉自己又说错了,连忙爲自己辩解,说刚才的话只是顺着她的话说的,不是他
的真心话,他心里一直想着她等等。直说到诗茗把身子转过来,面对着他,搂住
他的腰,吻他,张楚才住了口。

一觉醒来,已是早晨七点多钟,张楚慌得赶紧起床。诗茗似乎还没睡够,身
子蜷在张楚怀里,一只手搭在张楚的胸前,还在恋睡。张楚坐起来先把诗茗的手
从自己怀里拿开,然后跳下床拿过衣服就往身上套。他一边套衣服一边问诗茗今
天什麽时候去看诗芸。诗茗在被子里翻了一个身,半寐半醒地“嗯”了一声,然
后还是只恋睡觉,也不回答张楚。张楚心里这刻全念在诗芸身上,身上开始犯毛,
他不知道诗芸昨晚的情况如何,有些担心起来。诗芸本来按预産期还要迟个一二
十天才会生産,现在提前到来让张楚全没了主意。他丈夫娘也就是诗芸诗茗的母
亲,今天要从山东老家过来,张楚怕自己哪儿做得不好,落话给丈母娘说。

所以,渐渐地他就有些急不可待起来。他穿好衣服后,也顾不得漱口洗脸,
擡脚就往外面走。可刚走到房门口,诗茗突然坐了起来,裸着身子,对张楚说,
你就这样走了?张楚听了,赶紧走回去抱了抱诗茗,又吻了一下诗茗的头发,一
边还把手伸在诗茗的奶子上揉了一把,然后才说,我必须走了,你姐姐万一在医
院里生了就糟了。

张楚出了诗茗的宿舍门,赶着下楼拦了一辆的士,就往医院里去,一路上都
是心急火燎的样子,恨不得车子立即就到了诗芸身边。这时候,他心中已没有一
点诗茗的影子,也不知道把她抛到哪一层云层里去了。诗茗三个月前才离的婚。
她与本厂里一个研究员的婚姻关系仅存在四个月不到的时间。她结婚是因爲张楚,
离婚也是因爲张楚。张楚和诗芸是大学同学,他们在大学里就恋爱了,一直爱得
热热闹闹,是很让人羡慕的一对才子佳人,毕业后又一起留在南京工作。诗芸分
在一家科研机构工作,张楚则在某局机关上班。诗芸第一次把张楚带回山东青岛
老家时,是个伏天,当时,诗茗刚刚从北方工业大学毕业,在家准备休息几天,
然后也到南京一家工厂报到上班。她在家里和张楚待了几天后,竟被张楚迷住了。
张楚是南方人,长得有些帅气,南方男人身上的那些温柔、细致和浪漫的特点,
在他身上只嫌多不嫌少。此外,张楚还能弹得一手好吉它,每当她和诗芸一起坐
在小院子里,听张楚弹《爱情是蓝色的》或者《我就是喜欢你》等吉它曲时,诗
茗就有些情不能禁,心里像搅和的一池桃溪水,漾得慢板。尤其当张楚那肉质的
富有性感的手指在弦上一个有力的划拨时,诗茗神情就像呆了一般,心里在痴痴
地想,那手指在身上划拨时是什麽感觉呢?

这姐妹俩单从长相上讲生得没有多少差别。诗芸在学校里读书时,曾被市里
的时装模特队看中,照片还在时装杂志封面上登过。若换上诗茗,也是一样的光
彩照人。但诗芸比诗茗在性情上要温柔些。诗茗既然迷上了张楚,又因着他是姐
姐的男朋友,所以,诗茗在张楚跟前,有时表现出一丝亲昵的动作就放得有些大
胆。一瞅见有机会,她就给张楚倒杯茶或者削个苹果梨子什麽的,吃饭时,也是
跟诗芸抢着给张楚盛饭添菜。张楚一开始没敢往其它方面多想。第一次大家见面,
只当是诗茗对他接受的一种姿态,当着诗芸的面,他也和诗茗说些愉快话,或者
谈些电影、名著、流行音乐、时尚、体育、新闻传闻等等。诗芸在一旁听了还蛮
开心,觉得自己找了个好男朋友,让妹妹也这麽喜欢,心里装满了甜蜜的骄傲。
女人的这些虚荣,诗芸也不例外。

几天后,诗茗在张楚面前就流露出了一层意思。诗茗的心思外露并不做作,
是因着对张楚的好感和爱慕而发自于内心。刚开始她看张楚,是看张楚的脸;现
在她看张楚,却是在寻找张楚的眼光,捕捉他的眼神,然后再顺着他的眼神,去
寻找他的下一个可能的动作,那些动作诗茗看在眼里简直就是说不出的陶醉。诗
茗以前从没这麽近接触过一个南方男孩,张楚的言行举止在她眼里看来,整个儿
就是文化得可以淌出杜牧的诗、秦少游的词来,让她痴迷。但有诗芸在一旁时,
诗茗也注意适当收藏起自己那层念头,不让诗芸觉察到什麽,以防她起了疑心,
坏了姐妹情谊。张楚当然也喜欢诗茗,又是自己的准小姨子,这层心思就有些微
妙。但他在诗茗面前把自己放得很小心,不拿暧昧的言语来烘诗茗的心,怕她们
姐妹俩串联起来,故意设了一个局,让他钻,以便对他进行一次爱情忠诚考核。
但当张楚从诗茗的眼里读出一些意味后,他心里不免高兴起来。戏可以演得生动,
但眼神是装不出来的,这一点张楚知道。张楚平时本来就很喜欢跟女孩子打交道,
他是那种见多不嫌多、十个就十个都往心里喜欢、骨子里有点风流的男人,但谈
到恋爱结婚,他却不是那种随便往哪个女孩子身上都丢棋子的人。所以,他喜欢
上诗芸跟喜欢上别的女孩子不同,诗芸是那种能给予一个男人一切的女人,母亲、
妻子、情人、朋友等等一个女人对一个男人所有扮演的角色,张楚从诗芸那里都
得到了。张楚现在对诗茗有点意思,完全是一种想多多接纳生活趣味的态度在里
面。张楚既然知道了诗茗的那层意思,就开始跟诗茗玩起了暧昧。他有时趁诗芸
不在身边的当儿,假装起身要去拿个什麽东西,当他从诗茗身边走过去时,故意
挨着她的身子从她身上擦一下,诗茗心里当然领会。张楚再回来时,她有时也用
胳膊肘子故意碰一下张楚的腰。事后,谁也不看谁一眼,都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
经过几次这种类似的小动作后,诗茗的心早被张楚撞得春色纷乱了。后来,诗茗
开始主动制造机会与张楚单独在一起,她有时叫诗芸上菜场买点什麽菜回来,或
者去外面水果摊上买个什麽瓜果回来。她们姐妹俩从小就要好,诗芸又很娇她这
个小妹妹,所以诗茗有个什麽事情诗芸总是答应下来。但她有时会叫上张楚一起
去。逢到这个时候,诗茗就觉得一点趣味都没有,还不如不叫诗芸去。但若诗芸
不叫张楚去,诗茗跟张楚在一起时,她心里就快活起来。两个人说说,诗茗就拿
话来拨张楚的心,想试探张楚这个心砣究竟有多实心。张楚多数在这个时候,总
是不把话说明白,有意让诗茗听了如坠雾里,不知意路情途。在他潜意识的野心
里,他是想把诗茗的心收留住,但口子不能开得太大,以免日后有纠缠。偶尔,
他们两人也会讨些手上快活。诗茗拿手在张楚身上轻轻揪一把,张楚用手在诗茗
的肩上拍一下。除此之外,两人都没有做出更多的动作出来。

再过了几天,他们三人一起回南京上班。诗茗去工厂报到后,被安排在一个
技术部门整理资料,事情不多,下班后,她常去诗芸那里。诗茗上班的工厂在城
边上,诗芸的单位在市中心区,来去路上要花两三个小时。诗茗来了通常就睡在
诗芸那里,第二天上班时一早乘车走。诗茗来看诗芸,实际上是想看张楚。但诗
茗来了,却反而把张楚给赶走了。有诗茗在,张楚必须回自己单位宿舍睡觉。张
楚这个年龄,正是男人精力充沛体格张扬的时候,他两天不在诗芸身边睡一夜,
身上就有些不自在起来。而诗茗有时候星期五晚上来,一直到星期一早上才赶去
上班,让张楚不能得方便。诗芸知道张楚身上的劲,有时在这当中,就假装跟张
楚要到外面买点什麽东西回来,两人一起到张楚的宿舍里,让张楚放松一下。张
楚很感激诗芸的这番用心体贴,和诗芸做爱时就变得极其地缠绵反复。诗芸自己
也需要张楚的抚爱,渴望在他怀里妍开那朵美丽。她躺在张楚的怀里,总是看着
张楚的眼睛,用心去体会那种雨云绸缪的美妙,尤其喜欢张楚进入境界时那种彻
骨的野蛮风格。

诗芸宿舍小,宿舍中间还放了一张办公桌子,再加上两张凳子一放,留下的
活动余地就很小。张楚、诗芸和诗茗三人在一起时,就只能坐在床边上看电视,
或坐在床边上说话。

诗芸不在时,诗茗和张楚也是坐在床边上或看电视,或说些愉快打俏的话。
两个人坐在床边上闹的时候,张楚有时趁诗芸不在的空档也会热闹一下诗茗,把
诗茗按在床上,不让诗茗起来。有时,他还故意往诗茗胸前最敏感的地方压。每
当这个时候,诗茗身上酥得一点都不想动,她很希望张楚继续放肆下去。但她心
里也担心诗芸回来撞见了不好,所以诗茗最多只让张楚碰到那个意思就赶紧笑着
翻身起来。

他们三人在一起时,偶尔也去看一场电影,或者去跳一场舞。在舞厅里,张
楚是理所当然的要邀请诗茗跳一两支舞。诗茗在这个时候,最能体会到张楚那些
肉质而又极其性感的手指按在她身上是什麽感觉。张楚有时候,手搂在诗茗的腰
上也会故意地摸捏一下诗茗,腹部向着诗茗的身体更靠近一些,挑逗诗茗。每每
这个时候,诗茗看着张楚的眼睛就会张扬出一丝甜蜜的笑意出来,给他一些鼓励。
第二天上班,张楚在电话里跟诗茗就会爲昨天晚上的事情说上半天,找词打趣诗
茗,有意来钓诗茗的心。张楚越是这样说,诗茗就越想猜摸出张楚对自已的心思。
她有时也故意吓吓张楚,对张楚说,下次我要告诉姐姐,说你心不贴实。

张楚就说,我怎麽你了?你告诉你姐姐你就来不了了。诗茗就说她是我姐姐
怎麽会不要我,不要的人应该是你。张楚就说你正巴不得呢。当张楚话说到这里
时,诗茗就半真半假地问张楚,我姐好还是我好?逢到这个时候,张楚心里一点
也不含糊,但说出去的话却让诗茗模糊不识。张楚说,她是你姐姐,你是妹妹,
这个次序你们生下来就定好了。诗茗听了这话心里自然不高兴,但又当不起真来,
就说这个跟那个有什麽关系?张楚就拐个话说,我怎麽会知道你好呢?诗茗索性
一句话捅到底,问,你要我怎麽样才让你知道好?张楚就说,这个你知我知,天
知地知。诗茗在电话里就笑骂张楚滑舌头。但下次见了面,他们两人把在电话里
说的话又都丢到一边去了,所有的小故事重新开始。

诗芸有次到外地出差,打电话告诉妹妹诗茗,说她在外过一宿,星期六回南
京。诗茗本来想等星期六再去她姐姐那里,可她在单位坐不住,想见张楚。星期
五晚上还是过来了。

到了诗芸宿舍,她见张楚不在,就懒坐在床上没心没脑地看电视,等张楚来。
她心想张楚应该来,应该想到她会过来,她心里全是他。但等了好一会儿,张楚
还是没有来,她心里开始乱了起来,电视看不下去,床上也坐不住了,一会儿看
看表,一会儿走到窗口向外看看。快到十点钟时,诗茗这才发觉张楚肯定不会来
了,才想到下楼给张楚打个电话去问问他,来不来。张楚逢到诗芸出差在外,一
般不到诗芸那里去。他住的集体宿舍,那一层住了一半男的一半女的,大都是大
学毕业或者研究生毕业分配过来的。平时大家下班,凑在一起打牌下棋吹牛很热
闹。他在晚上找不到事做实在无聊时就到其他女同事宿舍里泡,那些女孩子有时
也到他宿舍里泡。张楚在单位里跟许多女孩子都是这种暧暧昧昧的关系,很投女
孩子心。这个星期五晚上,张楚没出去,宿舍里就坐了两个女同事,一个是计划
处的,另一个是行政处的,她们对张楚都有点意思。张楚这会儿,怀里抱着吉它,
坐在床边上弹《莫斯科郊外的晚上》。那两个女孩子一边听张楚弹吉它,一边看
着张楚,心里不知不觉就飘了一层花。这时候,张楚的样子最能够打动女孩子的
心,他对音乐的投入以及他弹吉它的姿势,什麽样的女孩子都会被他迷倒。

过了一会儿,楼下有人喊张楚接电话。张楚放下吉它,心想,一定是诗芸打
过来的。

下楼去接电话,拿起听筒一听,却是诗茗的。张楚心里尽管很高兴,但也很
戒备。张楚问诗茗在什麽地方。诗茗一听张楚这话心里就来了气,心想,你张楚
跟我调闹了这麽多日子,竟然不知道我现在在什麽地方!你张楚不知道你自己,
也应该知道我心里装的是什麽啊。诗茗心里尽管这样怨恨地想了,嘴上却还是平
静地告诉张楚说在她姐姐这里。张楚心里其实也明白,只是在这个时候装傻。他
对诗茗不是没有意思,但诗芸在他心里比诗茗重要得多,他甚怕自己迈错了步子,
诗芸离开他。张楚听了诗茗的话,就推说自己现在正陪几个同事在玩麻将,走不
了,明天过去。诗茗没等张楚把话说完就摔下电话,上楼坐在宿舍里生气。张楚
放下电话后,在走廊里站了一会儿,就上楼回宿舍。那两个女同事还在,张楚就
陪她们聊天,尽谈些人生风花雪月的事。那两个女同事极喜欢听张楚谈这些。张
楚在谈论这些时,时不时地夹些艳词丽诗的句子,她们听来就像是贾宝玉带她们
穿过大观园看山赏花一般,有一种美不胜收的感觉。张楚自己心里也很惬意。

坐了一会儿,诗茗突然来了。诗茗一来,张楚先是怔了一下,但随即就把心
放稳了,把诗茗介绍给两位女同事,然后把两位女同事再介绍给诗茗。那两个女
同事知道是张楚的准小姨子来了,就主动告辞出去。同事一走,诗茗这会儿就有
些气往上来了,心里想,好个你张楚,我要你来陪我一会儿,你谎称陪同事在打
麻将,走不开,原来在宿舍里陪女孩子。再怎麽说,我是你小姨子,哪头大哪头
小哪头亲哪头疏哪头热哪头冷你好象都不知道,今天不能饶了你。诗茗想到这里,
不免一丝情恨给激上来了,脸往下一沈,对张楚说,你去把门关了,我有话跟你
说。

张楚听诗茗说这句话,一点也不马虎,笑着对诗茗说,我这里人来人去的,
有人来喊开门,看到了还当我们在宿舍里干什麽的,话传到你姐姐耳朵里更不好,
尤其在你姐不在的时候。我是很怕你姐姐的。这样吧,我们出去走走,然后我送
你回去,明天等你姐姐回来了,我过去。

诗茗原以爲这会儿张楚理亏,会听她的,然后她再趁气头上压压张楚,看张
楚有何响应行动。她万万没有想到张楚会这样回答她,而且让她想气都气不上来。
诗茗从张楚的平时言行里,一直认爲张楚肯定是那种偷野枣子吃的男人,这样出
色的男人不会对她姐姐死心塌地。其实,张楚平时尽管跟许多女孩子有些情义相
投的样子,心里有些念头,但他并不敢和那些女孩子粘得太近乎,甚怕人家缠住
他,脱不了身;即使能脱得了身,让诗芸知道了,他认爲诗芸肯定不会给他好果
子吃。说到底,张楚太在乎诗芸了,所以,他和诗茗的那番情义,也同样不敢落
实到实处,只是找些性情上的愉快。诗茗听了张楚这句话,恨恨地在张楚腰上用
劲揪了一把,叹口气,心想,姐姐的恋人,还能怎麽样?张楚心里当然明白。他
笑了一下,顺势伸手在诗茗头上揉了一把。张楚自已不知道,这一下,差点让诗
茗情晕在张楚的怀里。

张楚现在即使不留诗茗的心,诗茗也已很难从张楚身边走开了。这一点,其
实也是张楚最希望了,尽管他心里不十分明确这一点,但张楚骨子里却有这一层
欲望。当张楚送诗茗快到了诗芸宿舍楼时,诗茗突然把身子避进一棵树荫下,对
张楚说,吻我一下。

张楚万万没有想到诗茗会对他提出这样的要求。他愣了一下,随即心里想,
可能诗茗心口里一口气还没消掉,自然要得到一些小补偿,回去可以睡个好觉。
张楚想到这里,就笑着拉住诗茗的手,然后把嘴就上去准备点一下诗茗的脸,就
当是平时两人闹着玩的。诗茗见张楚把嘴凑上来了,却伸手把张楚的脸往外一推,
说,嘿,你原来就不是个安好心的东西。

张楚一惊,还没完全反应过来,诗茗却已窜上来,搂住张楚的脖子,吻了他
一下,然后迅速放开他,快步跑上楼。直到她人影消失在楼梯口,张楚都没缓过
神来,只留下她一袭衣香在月华里撞梦。小风静静,树荫依旧。张楚回去后,诗
茗留在他唇边上的热气,让他一夜都觉得唇边上温湿湿的。

花开水流,故事依然。繁华悄静里,梅花谢了又开又是一年。

不久,张楚和诗芸很快结了婚。诗茗一气之下,在单位谈了一个研究生,而
且仅谈了两个月不到的时间就结了婚。结婚后,诗茗开始后悔莫及。她原本是赌
气结婚的,哪知她的丈夫和张楚在一起时,讲话总是不地道,疙疙瘩瘩的话有时
能在嘴上盘个半天。张楚心里因存着气,有时还故意拿话让诗茗的丈夫出些难堪,
来气诗茗。到后来,诗茗到她姐姐这里来,都是一个人来,不再带她丈夫来。尤
其是,诗芸若是在诗茗面前数起对张楚的骄傲来,脸上是越数越亮光。诗茗心里
恨恨的,却什麽也说不出来。

有一次,诗茗到她姐姐这里来,恰巧诗芸到郊区去察看一个工程项目,晚上
回不来,张楚单独招待诗茗。两人坐在桌旁喝酒、吃菜,话说了几句,不免又勾
起了那夜亲吻时的情形。诗茗心里恨张楚,只是一直没有机会对张楚说出来,所
以就趁着喝了一点酒,滔滔不绝地对张楚诉起了心中的委屈,边说边责怪张楚,
说是他把她推出去的。张楚本来是软肠子情种,况且对诗茗一直存有心念,他哪
经得起诗茗这般诉说,落了几声叹息,就把诗茗搂在了怀里。也像是一切水到渠
成似的,他们自然地一起上了床。最让诗茗惊魂的是,张楚在床上极尽了细腻和
温柔,让诗茗享受了一次从未有过的蚀骨的体验。而张楚也发觉,诗茗在那一刻
强烈的痉挛时,像是有无数只温柔快乐的小手从里面伸出来,托住了张楚的身体,
让张楚欲仙欲死。

那天晚上,他们反反复复,一夜未眠。

这以后,他们又设法欢聚了几次。诗茗觉得自己已经离不开张楚了,张楚同
样也需要诗茗。诗茗很快离了婚。离了婚的诗茗,自然把自己完全交给了张楚。

第二章

张楚赶到医院时差不多八点钟了,正是上班人流高峰期。他进了医院,就急
忙奔到妇産科那一层楼。刚走到里面,他昨天才认识的一位送女儿来生産的妇女
走上来对他说,你妻子産后大出血,进了急救室了。已经进去一个多小时了,还
没出来,你快点进去看看,吓死人了。

张楚听了,当即魂就像从头顶上飞出去一般,眼也呆了,身子僵在那里。那
个妇女走上来推了他一把,他竟坐了下来,两眼瞪在前方一动都不动。过了好一
会儿,他才缓过神来,站起来什麽也不顾,飞奔着向急救室冲过去。到了急救室
门口,他推开门就往里面冲,却被一个小护士上来给拦住了。他抓住小护士的手,
一边把小护士往旁边推,一边恳求说,我要看看我爱人,我要看看我爱人。小护
士用力抵住门,拦住他,不让他进来,并且告诉他这里不能进,医生正在抢救。
但他还是往里挤,同时不停地对小护士说,我要看看我爱人,我要看看我爱人。

这时候,护士长从外面走过来。她看到张楚后,问,你是诗芸的爱人?张楚
说是。护士长说,你跟我过来,但不许讲话,看一眼就出去。张楚连忙答应下来,
跟在她后面走进去。进去后,张楚看到几个医生,各人手里拿着一把闪亮带血的
金属工具围在手术台上忙时,他当即吓得两腿抖了起来,脸也白了。当他看到诗
芸昏死在手术台上时,张楚竟大喊一声,诗芸!同时张开两臂向手术台上扑过去
……

张楚被人推到门外时,瘫在地上几乎没有一点意识,心里全是恐慌。手术室
门口不停地有人进进出出。张楚看着那情形,心里就越是紧张、害怕。他甚至在
心里喊起了诗茗的名字。诗茗,你怎麽还不来?他恐怖的内心这刻真希望诗茗能
够抱住他,让他的心找到一个贴靠处。

这时候,一个医生像是突然想起什麽似的,走到张楚面前问张楚,你是什麽
血型?张楚一听,立即跳起来,说,我和我爱人是同一个血型。医生马上领他进
去,一边走一边对他说,我们血库里的血用完了,到血液中心取血来不及,你爱
人出血太多了,要快。张楚进了手术室,很快就被人安排着准备输血。诗芸身边,
有几个医生还在忙着做急救措施。张楚看着,心都揪到了脑门上。他在心里喊,
诗芸,你不能走。

“时间就是生命”。在这一刻,张楚明明白白知道了时间与生命的关系。只
一会儿工夫,一根输血管就插在了张楚和诗芸的手背上,把他们两人连了起来。
张楚身上的血,立即缓缓地一滴一滴地流到了诗芸的血管里。张楚坐在那里,两
眼紧紧地盯在诗芸苍白的脸上,他心里一边在祈祷,一边跟着那一滴一滴的血在
数数,数诗芸什麽时候醒来……

他们这个小孩来得有些意外。

那是六月里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这一天是诗芸二十三生日。张楚上班中午
一般不回来吃饭,在单位吃食堂。但南方人过生日,中午要吃面条,意爲寿面。
所以,张楚这天中午特地赶回来爲诗芸下生日面条。他们在吃饭的当儿,张楚和
诗芸谈到了晚上到哪儿吃饭的事,要不要请同学吃饭等问题。诗芸怕麻烦,又因
爲不在休息天,就说让妹妹诗茗过来吃个晚饭算了,简单清静点好。诗芸说到请
诗茗,让张楚心里有些纠缠。诗茗此时正暗中跟张楚生气,张楚结婚让诗茗的那
层心思全砸到地上去了。自从张楚结婚后,诗茗极少来这里。张楚有时在办公室
里给诗茗打个电话去问声好,诗茗一拿起电话就挂掉。张楚结婚后,曾经和他有
些暧昧的女孩子都远离了他,诗茗在他心中,比以前就更突出。张楚是那种需要
从身边找出更多生活原料的男人,他需要从这些原料中去品尝人生的多种滋味,
这与是否爱诗芸没有一点关系。诗茗生他的气,他心里想,她是小姨子,能气到
哪儿。所以,当诗芸说让诗茗来吃晚饭时,张楚心里一阵高兴,似乎抓住了一次
机会,可以借此机会跟诗茗和好。他对诗芸说,那你打电话告诉她吧。诗芸立即
说,怎麽让我打?我给自己过生日啊。张楚赶紧说,我打我打。

吃完午饭后,诗芸像平时晚上在家一样,坐在客厅沙发上,搂着张楚的腰倚
在张楚身上看电视,准备过一会儿再去上班。张楚就把手伸进诗芸的怀里,手按
在诗芸的胸前轻轻地抚摸诗芸的奶子,逗弄诗芸。每每这个时候,诗芸在张楚的
怀里就如沈入一片暗潮涌动的汪洋里,身体在徐徐地舒展开一份接纳的姿势。不
一会儿,诗芸在张楚的抚弄里渐渐地就难以自持。她起身搂住张楚的脖子,吻了
一下张楚,说,你回来是给我过生日的,还是回来摸奶子的?张楚回吻一下诗芸,
笑着说,什麽都是。然后用劲揪了一把诗芸的奶子,就在诗芸的耳边上说,等会
儿我还要咬你。诗芸的身子这刻早酥得没有腿子胳膀了,她把身子全贴进张楚的
怀里,说,把我抱过去。

张楚抱起诗芸就往房间里走。诗芸在张楚的怀里,这一刻就像在梦里一般,
寐寐的在那片汪洋里荡漾着醉意。到了房间里,张楚把诗芸放倒在床上。诗芸搂
住张楚说,这还是第一次,中午在家里你跟我亲热。

诗芸的身体非常性感,粉肌嫩肤,乳光水色,柳腰细腿,宽臀耸乳,一派风
光,美不胜收。张楚每次在诗芸身上折腾时,总是无法控制住自己那种近于野蛮
的掠夺,而诗芸似乎本能地爱着张楚那种野蛮的风格。一个男人在女人身上某个
领域里的疯狂,有时反而会激起女人更大的爱意,它让女人看到了她在男人心目
中的地位。张楚每次在诗芸身上都要奋力很长时间。有次兴尽后,张楚对诗芸说,
真想跟你一直做下去。诗芸却舍不得起来,说,我天天在你身边,你好象还不够?
你太贪色了,我这样的女人会把你累坏了的。你一点点都不知道疼自己。你累坏
了,以后想要我要不上怎麽办?我还舍不得呢!我要你慢慢爱我,记住了?张楚
笑着拍拍诗芸的身子,说,不记住,谁教你长着这麽个妖魔的身子。这样的身子
就是吃男人的。诗芸只好也笑笑说,我不依你,你也没办法我。

他们今天在一起似乎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猛烈。张楚都擡高了身子向身下的
诗芸冲击,诗芸把身体也迎合成一片云似的,舒卷得柔曼让张楚荡心涤魂,蹈海
翻江,寻妙探境。

当他们一起越过快乐的高潮顶峰时,诗芸就象要晕过去一般,在张楚身下似
乎连气都喘不上来了。

过后,他们搂在一起躺在床上休息了很长时间。

当诗芸翻身起来从张楚身下抽掉安全套时,忽然发现上面破了个洞。她赶紧
把张楚推起来,嘴上一个劲地说,完了,完了,这下出事了。就是你,用这麽大
的力气。你看,破了。张楚坐起来,看了看诗芸手里的安全套,反问诗芸,说,
你说咋办?

怎麽你说咋办?我问你。诗芸似乎急了,拿手就捶张楚。他们两人本来说好
了过两年再要小孩。张楚见诗芸那麽着急的样子,就说,有就生,有啥咋办的。

张楚的这句话立即把诗芸说得笑起来了。诗芸躺下来,对张楚说,你不知道,
其实我早就希望你哪天破了。还在大学里时我就曾这样想过,正好毕业出来生个
小孩,玩玩就把小孩带大了,一点也不会累人。我妈跟我也说过,要我早点生个
小孩。你成天像个小孩子似的,什麽事也不问,除了吃饭、睡老婆、摸奶子,你
什麽都不关心。我就想有个小孩把你变成熟了。可有时也怕你辛苦,这爸爸可不
是好当的。人家都说,做父亲的都是给爱人孩子当牛当马的,你要有这个思想准
备。有了小孩,我就顾不上你许多了。

张楚听了诗芸这番话,心里有些黯然。他翻了一下身,说,天啦,那我不要。
诗芸立即起身把两只乳峰压在张楚的脸上,揪住张楚的耳朵,说,你刚才说不要
什麽?张楚就势张嘴咬住诗芸的奶头,拐过心里一个角落,说,我是说不要像小
孩子的我。诗芸听了,笑着把张楚拉起来,说,你去上班吧,我今天下午不去了。

张楚上班后,担心给诗茗打去电话,诗茗又会挂掉,便特地打的到诗茗的单
位去,想当面跟她说。但去了没有找到诗茗。她单位里人说,诗茗下午请假没有
来上班。

张楚一下午都黯神。他从诗芸那里早就听说诗茗在谈朋友了。他爲此心里常
懵懵的,有时坐在办公室里,突然就怔住了神。渐渐地,心里面漾出了诗茗的影
子。他有些贪心,女人、爱,以及他自己。

晚上,张楚下班回到家,却发现桌上放着一盒大蛋糕,还有一束鲜花。再看
看客厅里,诗芸和诗茗正坐在沙发上一边闲谈,一边在看电视。张楚心里立即高
兴起来,他走过去喊了一声诗茗,诗茗嗯了一声,却没拿眼看他,明显还在怄他
的气。但有诗芸在一边,张楚也不好说其它话,就把自己买的那束鲜花送到诗芸
面前,说,祝你生日快乐。诗芸接过鲜花时,开心得一脸灿烂,还举起来叫诗茗
看看。诗茗趁机拿话怄张楚,说,姐姐过生日,你买那麽多勿忘我干什麽?玫瑰
还要买两枝,还买康乃馨?什麽乱七八糟的,好象要我姐姐唤起什麽回忆似的,
你给旧情人送怀念花呀。诗茗说到这里,诗芸先笑了。张楚接过话说,你过生日
那我该送什麽花?诗茗说,谁要你送,姐姐会送。诗茗说到这里,忽然发现自己
话说得有些重了,怕张楚吃不住反过来憋她的气,赶紧补一句,说,你送也是乱
送花。

诗芸把花送到桌上去时,诗茗趁诗芸不注意,擡脚用力向张楚的腿上踢过去。
张楚疼得不敢吱声,拿眼看看诗茗,脸上却露出了一丝关不住的甜蜜的笑容。诗
茗这一脚,让他心里的阴霾化去了许多。

隔了几天,诗芸从书店里买回来一大堆“怀孕必知”、“孕妇必读”等一类
怀孕育儿方面的书,想撑握一些怀孕育儿等方面的知识。但诗芸看完了这些书却
犯起了愁。原因是她从书本上得到一条信息,说精子进入子宫时,是采用优胜劣
淘法。精子往子宫里前进时,大部分要被杀死,只有最强健最有力的精子才能冲
破层层围杀,进入到子宫里,与卵子结合,使卵子受精。诗芸想,那天安全套里
还残留着许多精液,进入到子宫里的精子可能就不是最优秀的精子。诗芸想到这
里,就有点担心小孩将来智力不好。诗芸躺在张楚怀里,整整担心了一个晚上。
张楚只好劝说诗芸,说还没有确信怀孕,你现在愁什麽。等到诗芸这个月例假没
有来,去医院化验,结果出来知道自己真的怀了孕,诗芸更加不安起来。她后来
和张楚商量,准备去医院把这个小孩打掉。医生给诗芸检查过后劝说诗芸,头一
个小孩,千万别打掉,不会有任何问题。诗芸的母亲也三番五次地打来电话叫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