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牌月入20000-注册就送666礼金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千金小姐之羞耻调教

「彭,彭,彭..」佑香用力拍着房门,衰求着我的说:「礼次郎,求求你放我

出去,我要去厕所啊..我快忍不住了..」,看来时间都差不多了,可以开始

调教拉..我打开了门,佑香立即想冲出去,却被我拉住,拉回房内∼「礼次郎

..求求你..放我出去..」看她赤裸着身,交着双腿、手掩着阴户,尴尬的

向我哀求,我便不禁亢奋起来了..

我没有理会她,只把她硬硬拉到床头,把她的双手锁了上去∼手随即摸到她屁股

,手指己轻轻撩玩着,佑香身体不由打颤,摇头的说:「不要..不要这个时候

,我会赖尿..」话刚说出口,她便羞耻得不知如何是好..啊,果然是财阀千

金!她这种羞耻的表情,我爱死了拉∼我这时耍着赖皮的说:「不行啊,你急我

也急麻,你不先让我爽了,我也不让你上厕所啊∼」说着,手己经涂着润滑剂,

手指慢慢插进了菊门呢!

佑香听到了,己经绝然无望,泪水忍不住流出来了..我拉着她的屁股,马上就

把鸡巴插进去了!啊,菊门紧紧箍着鸡巴,比平时还紧得多呢∼大概是因她要拼

命忍尿吧,不得以把菊门都收紧了..想到这里,我便更想欺负她呢∼菊门紧紧

箍着,鸡巴只轻轻抽出、插入的,己经非常兴奋拉,腰支不禁起动、急速摇摆着

,「啪啪啪啪∼」的,不停轰进她大肠了..「唔,唔,唔..」佑香咬紧牙关

的死忍着,双腿忐忑的乱动、身子不禁颤抖,忍得很幸苦呢∼

「呀..」佑香真的忍不住拉,微微的漏尿出来了..我立即伏在她背上,在她

耳边说:「忍住啊,我们现在就去厕所,好吗?」,佑香憋红的脸猛点头,本来

己忍到极限了,现在又得再强忍下去∼我解开了她的手扣,却没抽出鸡巴,我们

就这样身贴着身的,慢慢走去厕所那边..

这样前忍着尿、后插着鸡巴的,佑香一步都好难受啊∼「呀..」我一不小心,

又忍不住插了她一下呢..好不受易,我们走到了厕所拉∼我在厕所铺了一层镜

面,连马桶水箱都放了在镜面后面,我们两条赤裸的肉虫,己经反映在镜子上了

..正当佑香羞耻的往前走,我突然挽起她双腿,一下子她便背挨着我、双腿完

全向镜子打开了呢∼

「呀..你干甚么?」佑香惊慌的问,我便在她耳边说:「你不要上厕所吗?快

上吧∼」说着,就把她提到马桶上..这样,我便把她怎样了尿尿,都看得清清

楚楚了!自小接受名媛教育的她,猛摇着头,不肯就范∼我便在她耳边吹着:「

殊、殊、殊..」,佑香更加尿急难奈呢,强忍之下,受不了流下泪水来..我

还轻插两下菊门,让她更难受呢∼「嘿..呜呜呜呜..」她终于崩溃了,把尿

水都尿出来了,一条黄金水柱的落到马桶里..

「哇,你看!黄金色的尿水,从小穴射出来,射到马桶里∼小穴现在是否很爽?

佑香在我面前尿尿呢,好可爱啊..」我不停在她耳边说着淫话,让她羞愧得无

地自容了,哭得越来越大声,脸色憋得暴红了呢∼话说起来,她还尿得真久,足

足尿了3、4分钟才尿完呢,真的忍了很久啊..我挽着她双腿的甩了两甩,把

沾在阴户的尿水,都甩下来了∼接下来,当然是干未干完的菊门吧!我腰开始又

摆起来,菊门己没刚才紧了..鸡巴抽插得更顺畅,不断深入大肠,连连戟着肠

壁呢∼

我越插越兴奋,「啪啪啪啪∼」的,鸡巴不断捅到大肠中..「看吧,鸡巴不停

捅到你屁眼去了!告诉我,是不是很爽呀?」我一边叫着、一边硬硬的拉开她双

手∼「呜呜呜呜..」看到自己的丑态,佑香不禁羞愧,侧过脸来,我便伸出舌

的,一下下舔到她的脸旁..「咿咿咿咿..」她越哭越惨,泪水不断流出来,

我却更兴奋呢∼「呀呀呀∼」我大力捅了几下,便把鸡巴捅到深处,用精液填满

大肠了..

高潮过后,我放下了佑香 抽出了鸡巴,她却无力的倒了在地上,继续「呜呜呜

..」的啜泣∼「快来帮我舔干净鸡巴∼」我大声命令,但鸡巴刚插完了菊花,

佑香这种名媛那会肯舔?她流着泪、摇着头的拒绝,但我有办法令她就范..「

好吧,那我就把这些相派出去吧,让全日本都知道德川家族有多淫乱∼」我从腰

间拿出一叠相片,都是我之前调教她时,偷偷录起来的!

「不要、不要..」她过来抢,但那抢得过我?我继续的说:「想想,如果这些

相流出去了,日本人会怎样说你们德川家族?说你们德川家族沦落到甚么程度、

怎样说你爷爷?只要我开电脑按一个钮,相片就会流出去拉∼」我一边说、一边

挺着鸡巴的,她心里极度难受、不停挣扎,己经哭成泪人儿了∼

日本那些大家族,钱是多,但名誉看得比命还重要!尤其佑香自少学习仪态,过

着贵族式礼仪规范的生活,只要少少失礼都会被耻笑,这此看得更重..加上整

个家族的名声,这个罪名足以压得她崩溃了∼她迫于无奈,终于闭上眼、打开了

口,忍着的把鸡巴吞到口里..「啊,味道如何?鸡巴刚插完了菊花,是不是特

别好吃?」我这一句,一刀插入她心霏了,她悲恸得身体不由颤着∼但我就看得

过瘾呢,继续狠狠的句句插下去:「大力点..想不到德川家的佑香小姐,原来

这么会吸呢..」

哭过不停的佑香,却不敢违反我的命令,「啜啜啜啜∼」的卖力吸着,鸡巴被她

吸得又硬起来了..我这时抽出鸡巴,把她拉了起来,再次开始调教了∼我把一

早放了在厕所的夹子,拿了起来,夹子绑了半公斤的法码..手把夹子夹到她乳

头了!「丫∼」佑香痛得大叫,不禁想伸手拿掉,我立即捉住她的手,不准她除

下夹子,警告她说:「不想相片流出,就不要惹怒我,明白了没有?」∼她马上

不敢反抗,我又一个夹子的夹了上去..

佑香的奶子不大,只有c杯,这样一下的,被半公斤的法码拉坠着,奶子都有点

被拉长了,肯定很痛呢∼我却不理她的,手一下就搓上去,大肆搓弄起来,让她

痛入心肺..这时佑香不只口水,连鼻涕都流出来拉,好惨的样子啊,但我就是

爱看呢∼

我挺着鸡巴,在她屁股上磨着的问:「佑香小姐,你那个洞想要啊?说给我听吧

∼」,她这种大家闺秀,那说得出这种羞耻话?我于是便插入菊门了..「丫∼

」佑香痛得大叫,刚才菊门操得红肿了,不堪鸡巴的进攻,她不禁泪流披脸、猛

摇着头哭着的哀求:「不要、不要..」「我问了你那个洞了,你不答怪得我吗

?」我狠着的回答,手搓着奶子,在她身后大力摆腰,疯狂的抽插起来了∼

乳头被夹得痛不可当、菊门被我无情的揉轮,佑香哭红了眼,双手却紧握拳头的

强忍,不让自己有丝毫反抗..她越是这样,我便越拼命抽插,挑战她的底线∼

鸡巴不断捅到大肠,「啪啪啪啪∼」的,撞得她不禁伏了下来,双手按了在马桶

上,痛苦的哭泣..吊着半斤法码,把乳头重重的拉了下来拉,法码随着抽插的

摇荡,应该很痛吧∼我看得兴起、拼命的干,大叫:「哇,你看,你奶子都被拉

长了,好可爱啊∼」她不停摇着头、羞耻得想死了..

「啊….」我终于忍不住,高潮建筑在她的痛楚上,把精液再次灌进大肠了∼我

抽出鸡巴,手指却撑开她菊门里面的情况..「不要..」佑香急忙用手遮掩菊

门,到最后还是在意这个,果然是名媛淑女呢∼「不看就不看吧,不过鸡巴又脏

了..」她心中都空了,迫于无奈再次舔着鸡巴..最后,还要她在我面前疴出

精液呢∼

调教着这类羞耻心特强的女孩,让我格外痛快呢!虽然随着日子增加,她反应相

对没那么激烈了,但身为世家大族的内在羞耻感,却一点也没减少,反而更益浓

郁呢….我没有把她锁在大宅里,反而不时带她,拜会一下她那些财阀亲戚∼虽

说他们也不见得看得起我,但看佑香那自觉得这样被人玩,无面目再见亲戚的羞

愧表情,才是我最想看的东西呢..

佑香原本是日本德川财阀的孙女,而我呢,就是德川财阀的助手..多年来管接

管送,接送他来往公司、大宅;由接送佑香上学,己经十多年了,就和管家一样

∼德川财阀是日本十大财阀之一,拥有资产过千亿,乃明治时期己存在的百年大

族,在财阀圈子中极有影响..

你们知道这些财阀千金,生活有多无聊吗?每天不是去名店买甚么手饰,就是去

学甚么花道、茶道,下午就是和其他千金、贵妇聊八卦,夜晚就是穿一身和服、

去那些财阀圈子的派对,每星期去一次世界著名的时装秀∼她们的人生,根本就

和社会都脱节了..就像英国的贵族阶层一样,仍以和平民不一样的用语而自傲

,其实极之封闭∼就是这帮人,他们掌握住日本的经济,也掌握住日本的政策,

因为政党都买他们怕..可以说,日本人都是为他们打工呢∼

佑香就是在这种环境下长大的了..这几年,她己经婷婷玉立了,身边都围住了

公子哥儿们∼也难怪,佑香不只长得漂亮,还是德川财阀疼爱的独孙呢..当时

在上流圈子,就有「德川家小姐会生金蛋,谁娶了谁就会发大财」的说法(是指

可以继承德川家业)

但正正因为这一关难过,所以佑香在上流圈子中一直是只可远观的女神..佑香

也的确不一样呢,她没有大小姐的臭皮气,不爱无聊的应酬,闲来只爱看看书,

气质是她们不可比的∼对我们这些下人,她都十分关心,所以我们非常疼爱她呢

..虽然是德川家10多年的老助手,但看着佑香这么标致,都不禁每天看多几

眼,自己也偷偷心动拉∼可惜,我这心底默默的爱慕,也被德川财阀洞悉呢..

「礼次郎,你觉得我们佑香怎样?」德川财阀突然这样的问,我便恭唯的说:「

佑香小姐天生丽质、又可爱,很多人喜欢呢∼」「对啊,佑香是我们德川家族的

独孙,天生拥有高贵血统,只有同样出身的人家才衬得起她..只怕有人不知自

量,对她动起心呢∼」我这下勒住了,慌忙的说:「是..礼次郎明白..总裁

如果没有吩咐,在下先告退了∼」「狗之所以有用,是要知道自己是狗,知道狗

的职责,甚么不可僭越..如果不是,主人不会留他下来的!」就在我打算退下

时,他竟然这样说,我帮了他这么久,他竟当我是一条狗?!我就要他为今日这

样侮辱我,付出沈重的代价∼

我在他身边多少年呀,知道他的秘密太多了!我偷了他多年商业犯罪的证据,卖

了给他死对头松下财阀,没多久,德川财阀就被捕入狱,集团被松下财阀收购了

..松下财阀也给了我过百亿报酬,而且摇身一变集团的副总裁呢∼这样不单单

给我仇了报,佑香也成了我囊中之物,手到拿来呢..

德川家那有其他人呀?佑香的父母早死,她自己又对生意一窍不通,公司里唯一

信任的人就是我,竟然还把财产交了给我托管∼哈哈,那真天助我也,经过几次

内部交易,德川财阀的家产,都落到我和松下财阀的口袋里..佑香一直懵然不

知,而我便进一步的,住进了她们德川大宅,逐步取得了她的信任∼她这个小公

主,就像依赖她爷爷一样,完全依赖着我,她己经被我掌握了,之后的事更在我

安排之中..

就在德川财阀在狱中过世,德川家族财产大幅蒸发、剩下来的又被政府冻结之际

,平日缠住她的公子哥儿们,都离她而去了,只剩下我一个倍着她∼在她最惊惶

无助的日子里,我倍伴着她、帮助着她,就在这时我向她求婚了,她也只有委身

下嫁于我..如果没有我,她就连德川财阀的丧事也办不好呢∼

在守灵那一晚,佑香想起和爷爷一点一滴,整晚都哭过不停..不过我倒忍不住

了!趁她从厕所出来,我便从后抱着她,在她耳边说:「佑香来吧,我想要了∼

」这下吓得她半死,我没这样对过她,她慌忙的说:「不,今晚是守灵..服丧

期间,我们不可这样的∼」哈哈,那我岂不是要等半年?我便继续的说:「不要

乱动啊,不然长辈们发现了就不好拉∼」她便不敢反抗、半推半就的,被我推进

了房间∼

「求求你,不要这样..」她拼命挽着裤子、不让我扯下,不敢大声的说..我

当然不会放过她,说:「你不要这样才对麻,丈夫爱妻子,有甚么问题?」说着

,我便把裤子扯了下来,佑香却不小心的伴倒了∼「如果你再是这样,亲戚们都

会知道的拉∼」听了我这句话,佑香吓得双手掩着嘴,不敢再反抗,任我鱼肉起

来..在德川财阀的丧礼中,干了他孙女,让我多么兴奋呢!只是,碍于出面的

丧礼,我也不敢干得多大力∼而佑香则慢慢忍受着,被鸡巴插穿的痛楚..

给了她这么羞耻的初夜,可以说是成功调教她的第一步∼之后不到一星期,佑香

就给我开发了菊门拉..啊,她可怜的样子,真的我看犹怜呢!自少在严格的世

族教育之下,让她蕴酿着被羞耻调教的潜能,如今却被我的调教诱导,完全爆发

出来呢∼对着她,我每天脑里总想着如何炮制她,到了晚上,就在她身上实证起

来..就像今晚,我又有一个新奇、有趣,又足够她羞耻的计划拉∼

我这次锁住了佑香10多个钟,她几次要求去厕所,都在我监视下去了..不过

,我要她蹲在马桶上,劈开双腿的去呢!这样我才看到黄金水柱,如何从小穴喷

出,一直射到马桶里∼「佑香的尿尿好黄啊,要吃多点水果拉∼」她羞耻得不由

侧着脸,我便趁此拿出相机,拍下这经典的场面呢..

都10多个钟了,她肚子还没反应,时间比上次难预算得多∼我就是急性子,等

不下去拉,便提早开始了..「彭!」我打开了门,佑香被吓了一跳,看见我手

上的注射器,心里更加寒了一大半拉∼灌肠对她而言,其实己经不是甚么新鲜事

,但每次做起来,她还是这么羞愧呢..我忍不住扑了上去,她也不敢反抗的,

给我拉起屁股来了∼

手指撑开她菊门的,看着这可爱的小洞洞,我又不禁的舔了上去..「啊..」

她身体忍不住打震,让我更想欺负她呢∼注射器插进了菊门,把药水慢慢灌进去

的,最后塞上了肛塞..「咕咕咕..」她肚子立即有反应了!佑香尴尬的按着

肚子,还未知道我的计划呢∼我马上扯下了裤子,亮出了半硬的鸡巴,命令她:

「快,爬过来吸鸡巴吧∼」,她听话的照做..她只懂用力的吸,却十分刺激呢

,「啜啜啜啜∼」的,鸡巴又被她吸大一倍拉,她肚子却又「咕咕咕..」的∼

她尴尬的说:「礼次郎..我想上厕所∼」说着,我心里便兴奋拉..

「不!鸡巴刚刚才被你吹硬呢,你怎可这样不负责任∼」我一边耍着赖皮、一边

强行劈开她双腿,让鸡巴插进小穴了∼「不要..不要..」佑香想推开我,但

她能阻止我吗?我压在她身上,肚腩压着她肚子,让她难受极了..还不止呢,

我立即摆腰抽插,不停撞下去;肚子不断受压,菊门酸酸的,感觉快忍不住,佑

香死命忍着,也不禁哭出来拉∼

看见她惨兮兮的样子,我就更忍不住拉,「啪啪啪啪∼」的抽插起来..我不停

撞到她体内,撞得她小肚子也荡来荡去,刺激极了∼佑香痛苦难堪之极,受不了

哀求我:「不要、不要..这样我会」「不会的,德川家千金不会濑屎的∼」我

这样回答她,她立即羞愧得说不下去,继续拼命死忍着..她越是这样,我就越

是要踩她底线!「啊..」我抱着她的站起来,吓得她也紧抱着我,我便马上撞

钟式的抽插呢∼

「不要、不要..我快濑出来了!」佑香大声的叫,泪水不停涌出来了,看来她

己经到临界点!我急忙抱着她,快步的走去厕所,佑香拼命的收紧菊门,却连鸡

巴都夹住了,好舒服啊..虽然情势危急,但我倒是想走慢一点,看她忍住便便

的表情,实在太经典拉∼「咕咕咕..」她肚子又开始叫了..

佑香一边哭哭啼啼、一边越抱越紧,树熊般抱紧了我,我也终于走到马桶上,在

她耳边说:「来吧,尽情来便便吧∼」手随即拉出了肛塞..「唔..啊..」

她每一用力便不禁叫着,粪便就一坨坨的,落在马桶里∼「佑香就是佑香,大便

也这么香..看到佑香小姐大便,我好兴奋啊∼」我在她耳边说着,佑香听到了

羞耻到极点,不禁留下了眼泪∼她越哭我越喜欢,舌不自禁舔着她的脸蛋,腰也

兴奋的又抽插起来..这时,她却羞耻的说:「不要..现在菊门还很脏..」

说完,脸蛋便红得爆炸拉∼

既然疴完了,我便拿了厕纸来,替她抹菊门呢∼「啊..」厕纸刚抹到菊门,身

体就敏感得一震,这却让我兴奋呢,手指便钻进菊门里的抹..抹了4次,还有

粪迹未抹得干净,我便一边抹着、一边挑衅的说:「佑香的菊门很脏啊,抹极都

抹不完呢∼」

抹完了菊门,我又把震蛋塞进她菊门了..「唔..」佑香又不禁把我抱紧了,

我却没停手,一颗颗震蛋的塞进她菊门∼震蛋比姆指大一点、比鸡蛋细一些,塞

着塞着,都塞了10多颗拉..每颗震蛋都有一个开关键,10多个开关键全部

吊了在半空呢∼「人家说,娶了德川家小姐会生金蛋;我就话,佑香小姐可以塞

震蛋,而且可塞一打呢∼」我调侃着她,她便羞愧得无地自容,泪又流下来了.

我抱着她的回到房里,一边走、一边10多个开关键「郎郎当当」,吊在菊门下

的晃来荡去∼菊门酸酸的,我又不时偷插了她两下,让她不由「唔唔..」的叫

..一坐到床上,我便急不及待、「嘟嘟嘟嘟」的玩着小乳头,佑香调教了好几

个月,己经不敢反抗,但还是羞涩难当,身体不禁瑟缩起来、狂吞着口水啊∼

这样羞耻的,才是我想要的佑香麻!「啪∼」一声,夹子夹到乳头上,夹子包着

软胶,其实不会太痛,下面却也吊着震蛋呢..我开动了开关,佑香「呀∼」的

一声,不禁想掩住奶子,却给我拉住了手,我严肃的说:「你够胆就试试!」∼

她摇摇头的哀求我,却不敢反抗,身体难受的乱动,太有趣拉..c杯小奶子,

随着震蛋的跳动,也太可爱拉,让我手指又忍不住,撩玩着乳头上的夹子呢∼「

嘿嘿..」佑香受不住了,身体不由一震,看得我又想欺负她呢..

「啪∼」我拿起了其他开关键,一个个的开动起来∼「唔..不要、不要..」

她摇着头、哭红眼的哀求,真的惹人怜爱啊..看到她这样羞涩的,叫我怎能停

止呢?一分多钟内,10多个震蛋都给我开动了∼10多个震蛋,在大肠内互相

碰撞,震动感倍感强烈,大肠都快被震翻拉..震蛋震到肚皮上了,她不禁抱着

肚子,样子好辛苦啊∼

「不、不要..」佑香受不住,手抓着开关键,想要关掉它..我却立即抓住她

双手,紧紧握着她掌心的,不让她动,腰随即向上顶,抽插她起来呢∼「求求你

,不要..」她不禁哭了出来,双手拼命挣扎,但又怎可能挣脱得了呢?这样佑

香更难受了,身体不自然的瑟缩着,小奶子又被震蛋震动,看得我亢奋极了..

我加速抽插、「啪啪啪啪∼」的,鸡巴疯狂的抽插小穴了∼

大肠塞满10多颗震蛋,小穴又被我狂操滥轰,佑香己经崩溃了,「救命..啊

啊啊..」的乱叫,口水鼻涕都一齐流出来拉..我越看越爽,尤其那对猛烈乱

晃的小奶子,手不禁搓上去,手指继续撩玩着夹子∼她捉住我双手,但当然阻止

不到我拉!佑香在多重刺激下,身体又震起来了..

我拉着她的手,把她拉了下来,紧抱着她的抽插∼「啊啊啊啊..」这时的佑香

,己经被干得昏晕了,完全由我支配..我便吻到她脸旁,把口水鼻涕都吸啜干

净,马上再吻到她嘴里,全部灌回她口中呢!「鸣鸣鸣鸣..」看佑香还有一点

意识呢∼不过我理那么多,大力掩着她嘴,开始全力进攻,「啪啪啪啪∼」的,

鸡巴狂捅到体内..她受不住了口里一松,便「骨骨骨∼」的,把口水鼻涕都吞

了拉;我在这一刻也忍不住,把精液都射进她子宫了!

「呀..呀..」只见佑香高潮过后,身体还不停颤着,我便拿起开关键,一个

个把震蛋关掉..她被我弄得整个人都散了,无力的伏了在我身上,我转过身来

,便让她躲在床上∼看着佑香被我搞得汗满淋漓、有点虚脱,我不禁有点满足感

呢!我拿掉乳头的夹子后,便把其他震蛋,从大肠里拔出来..「啊..啊..

啊..」佑香梦呓般叫着,让我又有点兴奋了∼

这次之后,我继续不断的想新点子,尽情的羞辱佑香,包括带她到废弃的工业大

夏 郊外等打野炮..当然,少不了野外排泄拉!但这慢慢不能满足我了,我要

更刺激的∼这天,我如常的朦住了她的双眼,不她准穿衣服、只可盖一件大衣,

便带了她到一个陌生地方..

我拉着狗带的拉着她下车,一直走到某建筑物内,把她双手锁在铁管上∼「呀.

.呀..」我为她架起开口器,再来就脱了她的大衣,用她的唇膏,在她赤裸的

身上写字:「请尽情享用肉便器吧∼」「这母猪需要你们的精液!」「屁眼也可

以用∼」我把写满这些字的佑香,留了在将会有大群露宿客来的公厕里..这些

人充满臭味,甚至部份有精神病呢∼

「看,里面好像有个女人啊∼」「是呀,快进去吧..」他们一个个的进去,佑

香听到声音就慌了,「鸣鸣鸣鸣..」的拼命挣扎,但根本逃不了∼其中一个流

浪汉,己经亲到她口里,舌头直卷到她口腔内;另一个就更加实际,脱下裤子,

便把鸡巴捅进菊门了..这些人不知多少年没碰女人了,个个急不及待,绝对不

让有一个洞空下来∼我从微形摄影机中,看到两个流浪汉夹着佑香,两条鸡巴分

别插进小穴、菊门,我又不禁硬了,手也开始打起手鎗来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