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字数:6400

本文免费章节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东胜洲关系企业及天香
华文。

发售部分每月1号于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

  “我不太懂这是什么意思。”薛雷皱起眉,“委托人没有通过冒险公会?”

  “不,通过了。”乔恩的表情有些复杂,“但……那是另一位管理员经手的,
而且,有一个专门对我的加密要求。如果不是这次专门为了你查阅资料,我都不
知道,我管理的分部竟然彻头彻尾地绕开了我。”

  这下连薛雷都感觉情况有点诡异,“那这……一般意味着什么呢?”

  乔恩犹豫了一下,摇了摇头,“我不知道。因为这以往从没发生过。我去问
了另一个管理员,可她什么也不肯说。她是按规则办事,我也不能指责什么。”

  薛雷烦躁地抓了抓头,“也就是说,线索断了?”

  “嗯。”乔恩满含歉意说,“对不起,薛雷,我没能帮到你。不过……这种
情况能推测出一些东西。”

  “哦?比如?”

  “委托人的背景绝对不是王国或者联邦贵族势力,也不会来自官员体系。”
乔恩很笃定地说,“能直接对公会委托进行这种前所未有的加密,对方一定在冒
险公会内部的高层管理者中有关系。而且,是很强的人情网络。”

  “有这么夸张?”薛雷看底下大厅柜台那熟悉的结构和队伍,还以为来个科
长级别的就能呼风唤雨了呢。

  乔恩点了点头,“不在规则范围内的委托发布方式,这还是我从业这么久第
一次听说。”

  薛雷坐在桌边的椅子上,托住下巴陷入沉思。

  事情好像变得复杂了。

  那个把欣蒂安排来给他做保镖的委托人,不仅能让红莲的舞姬报价大跳水无
怨无悔,还能绕过冒险公会和他有关系的管理员,让委托既能受到公会监管,还
不会被他打探到细节。

  等等,这不就是等于是说,对方很了解他最近的一举一动吗?

  难怪乔恩在自己的地盘还开了隔音结界。

  可到底是为什么呢?他一个穿越者,初来乍到没多久,干过的大事还没妹子
多,怎么就被盯住了?

  乔恩开门看了一眼外面,回到结界中小声说:“我没能查到委托的具体内容,
但我从一些其他线索中推测出了这次委托的发布方式。”

  虽然觉得这种信息并不重要,但管理员小姐好心给查出来了,他总要表现出
几分感激。

  “这次的委托,委托人直接给了分部一个实力需求,取走了所有达标冒险者
的冒险证明副本,也就是说,除了在公会走了一道手续,所有商讨的部分,都是
他们私下进行的。知道委托人身份的,恐怕只有欣蒂。”乔恩握住他的手,担心
地说,“亲爱的,你要不要考虑一下从月之眠搬出来。你买一张双人床,带着拉
雅先住在我家吧。”

  “月之眠的安保不是很强吗?”

  “可……”她犹豫了一下,耳朵微微弯曲,耳环叮铃响了一声,“有这种背
景的委托人,想要让月之眠帮忙对付一个住客,应该很轻松啊。”

  “没关系。你不是也说了,保镖契约是真的,那个委托人对我应该没有恶意。”
薛雷说出了刚才思考的结论,“他要真的为了害我,欣蒂的实力完全可以在任何
时候把我绑架到任何地方去,我看……我还是观察一下情况吧。”

  乔恩想了想,点头说:“也好。那一旦有什么情况,请千万及时告诉我,我
会尽量动用我的关系网来为你想办法的。”

  “嗯,再有两天,我把炼药的工作了结,就采购一番离开这里。往周边的小
村庄去逛一逛。到时候没有别的杂事,我就好好跟欣蒂聊一聊。火精灵应该挺好
套话的。”

  乔恩马上摇摇头,“请不要有种族刻板印象,那很危险。就像我们兔属魂兽
一样有天不怕地不怕的傻大胆,火精灵也有心机深沉完全看不出破绽的智者。”

  “我明白。”薛雷笑了笑,“我会先尝试和她搞好关系。我的直觉很准,能
大致判断出女孩子对我的态度。不足够友善的情况下,我是不会相信她的。”

  乔恩还是很担心的样子,但她无计可施,商讨完一些紧急状况的应对方式后,
她只能关掉结界台,结束了这次谈话。

  冒险公会的基础手册他感兴趣的都已经看完,阅读这种事情,最适合的还是
图书馆。

  于是他打听了一下位置,就带着保镖和一听到书就愁眉苦脸的小女奴,往洛
萨唯一的一座图书馆赶去。

  这边的图书馆所有收藏都是领主的私产,并不对公共开放,进去阅读需要支
付每小时的租金,而且不允许将任何书籍带出。

  薛雷只好把保镖和女奴都留在外面,反正她俩谁都不像是爱看书的样子。

  预付了三小时的押金,薛雷穿过一条小走廊,推门进入飘满奇妙油墨香的藏
书室。

  和地球上的书本味道有微妙的差异,想必是这个世界无处不在的魔晶石造成
的结果。一种连女孩子丝袜都要用上来增加透气性的材料,想想还挺可怕的——
全世界全行业都高度依赖同一种资源,怎么想也不是好事。

  洛萨终究是个小城镇,唯一的图书馆,藏书也谈不上丰富,高大的木书架两
个一组,四组一排,以门为轴左右对称分开,十六个架子还大都没有摆满。

  神赐同一时间只能保持一种,那么女神给予的最高等级天赋实在不应该浪费。
追求苏琳的时候薛雷就知道,努力拼搏不一定有结果,但不努力拼搏一定没有结
果。就算如今拿了一身金手指,也不能随意放松下来,虚度美好的时光。

  当然,也有一个原因,是对他来说,看书学东西起码算是一种娱乐。不来在
这上面消磨点时间,他就真进入吃完饭吃妹子、睡完妹子睡大觉的动物型生存方
式了。

  其实肯花钱来这儿看高档书籍的民众很少,薛雷转了一圈,除了两个学者打
扮的男人之外,就只见到一个莫名有点面熟的少女。

  等他抽出一本《希蕾卡的魔法入门手册》坐到座位上,那个女孩拿着另一本
书过来凑巧坐在他对面,他打量一下,才想起来,这是欣蒂的那个搭档,技巧很
纯熟的乐师。

  看了一会儿那本据说时下最流行的魔法普及读物,薛雷照着上面教授的五种
方法来测试自己的魔力天赋,五次均宣告失败。

  依序言中的说法,这个世界只要是有智慧的生命都有魔力,只会唱歌吃虫子
的妖花都能激发魔晶石。薛雷心想,苏琳的身体是借用的这个世界的现有人类,
有微薄的基础魔力,唯一完全没有的,全世界恐怕就只有他了。

  真是个让人感觉寂寞的结论啊。

  这本书顿时对他失去了意义。

  他叹了口气,决定转换一下心情,看周围墙上也没有保持安静的标语,就凑
近对面的少女,小声问:“你是欣蒂的搭档,对吗?”

  正沉迷于书籍中的她,竟然没听见。

  “呃……”他只好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看着皱起眉有些不满的她,重复了
一遍搭讪的开场白。

  虽说不擅长这个,但一想到今后免不了要有当面传教,安利女神的场合,那
就应该抓住一切机会锻炼胆识和脸皮。

  而且,万一成功还能打听打听欣蒂的事。

  “你是谁?准备上她床的色鬼?”那少女的口吻很是不耐烦的样子,低下头
继续看书,“劝你死了心吧,她口味很挑剔的。”

  “不,我是她的雇主。有人委托她给我当保镖,这会儿就在外面守着呢。”

  “啊?”她很惊讶地抬起头,“当保镖?期限呢?”

  “目前是一个月,但契约中有延续条款。”

  “一个月?”那少女愕然大喊,惹得那两个学者很不满地瞪了这边一眼,
“她疯了吗?这个破地方的馆藏也就够我看两周,她什么时候变得愿意接长工了?
你出了大钱吗?可你看起来不像很有钱的贵族啊,这糟糕的穿衣品位……”

  嘶,这小丫头嘴里有锥子啊,薛雷挑了挑眉,宽宏大量装作没听到,“这就
是我向你搭话的原因,我觉得她有点反常。”

  “她简直是疯了!”那少女嚷嚷着用手拍了一下书,发现两个学者又瞪过来
后,站起来冲那边大喊,“看不下去就滚,脑子隔绝不了杂音当什么学者,去外
面看舞娘发骚啊!”

  两个学者缩缩脖子,不约而同起来换了座位。

  她的怒火看上去有点夸张,“说,你给那红发奶牛灌了什么迷魂汤?不知道
我的旅行日程都安排得很紧凑吗?”

  薛雷下意识往后靠去,贴着雕花椅背说:“事实上,是她主动找的我,我到
现在也不知道她究竟是受了谁的委托,要特地来给我当保镖。还要了一个很不合
理的价格。”

  “原来你很有钱?”那少女眯起眼睛,修长的手指放在了旁边横搁的七弦琴
上,一副如果接下来的问答不能让她满意,那这琴就要和他的脑袋来一次非自愿
亲密接触的架势,“你出了多少?”

  “两个金币。”

  “你在胡扯什么?撒谎也要有点分寸好不好!”她狠狠拍了一下桌子,终于
让那两个可怜的学者决定离开改天再来读书,“两个金币一天就想说服她接这种
限制自由的见鬼工作?欣蒂根本就不缺这点钱。她要不是为了最热爱的舞蹈而不
能接长期工作,早就成为家财万贯的冒险者了!你知道她有多强吗?我来打个比
方,如果你是一坨屎……”

  “等等。”薛雷忍不住打断了这个不知道会是什么展开的奇怪比喻,“我刚
才就告诉你了,欣蒂就在外面等着,你有任何觉得难以置信的地方,可以出去问
她,不要对我发火。我知道她很强,所以才奇怪为什么她肯以一个月两金的价格
来当我的保镖。对,你没听错,不用把眼睛瞪得像是要掉下来,她和我签了契约,
还在冒险公会报备了,一个月,2金,诺丁金币,没有任何收藏价值的普遍流通
版。”

  “你,给我等着!”那少女霍然起身,身后的椅子咣当倒在地上。

  她也不去扶,气冲冲就往外走去。

  看到她消失在自动关上的门后,薛雷长长吁了口气,觉得周围的空气都轻快
了几分。

  这个人类女乐师,发脾气的样子倒像是个传闻中的火精灵,刚才眼睛里的光
简直要把这里的书架点燃。

  他拿起书,准备放回去顺便看看下一本该选什么。

  还没决定好,门就被惊慌失措的拉雅推开。

  小女奴跌跌撞撞地跑进来,一脸紧张地说:“主人!主人,您的保镖……和
她的搭档吵起来了。天哪,那女人的嘴巴好恶毒,舌头比刀子还厉害。”

  “让她们吵。”薛雷冲着追进来的门卫丢出几个银板儿,帮拉雅付了钱,
“正好,你陪我在这儿看会儿书吧。”

  他又把那本入门读物抽出来,递给了拉雅,“喏,看看你的魔法素质如何。”

  “可……可我单词还认不全啊。”

  “呐,《通用语词典》上、下册,遇到不会的就查。”薛雷抚摸着她的头发,
柔声说,“拉雅,我希望你能努力学习,提升自我。我侍奉女神的代价,是自身
的强度几乎无法提升,所以,我希望你能变得厉害一些。成为一个我不需要花钱
雇佣的保镖。”

  “我会拼命努力的!”拉雅大声回答,抱起三本加起来快有她上半身长度那
么高的书,大步走向桌子坐下,埋头苦读。

  薛雷翻了大半个书架,找到一本叫做《诸神的谎言》的书,看扉页的介绍,
似乎是坚定认为守护者和魔晶石才是世界运转根本动力的一位学者,以证明神明
本不存在为目的,分章节大幅批判并揭穿各路宗教的常用骗术。

  对他来说,这就是一本现成的宗教忽悠信徒方法大全,正是他急需的好东西。

  至于会被如作者这样的明智人士揭穿这种小问题,根本不需要在意。就像各
种诈骗手段一样,本来他的目标也不是这种在世界占绝对少数的精英。

  翻了几页案例,薛雷正在感叹宗教这玩意换了一个次元用的手段差别其实也
不大,那个气冲冲出去的乐师,又迈着大步回来了。

  薛雷反手抓住椅背,寻思着要是来者不善还能防御一下等着大喊保镖救命。

  结果让他怎么也想不到的是,那姑娘噗通跪下,冲着他邦一声就来了个响头。

  这啥展开?玩galgame都没遇到过的情景啊,不弹几个选项出来可完
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啊!

  她抬起头,揉揉脑门,就那么跪着说:“对不起。我找欣蒂确认了,你没有
说谎骗我。我最讨厌被骗,刚才一时没忍住,说了很多难听的话,这就是我的道
歉。如果你觉得不满意……”

  说着,她双手一扶,嗖——就把脑袋又冲着石砖地板砸了下去。

  薛雷赶忙一个俯身,用手掌托住了她的头,免得那饱满光洁的额头就此磕扁。

  “事情太离奇,不能怪你不信。赶紧起来吧,你这么道歉我可受不了。”

  她起身往对面原本的位置一坐,“多谢你的宽容,我这次丢脸丢大了,如果
你不原谅,我只能羞愧自杀去了。”

  不要用这么平静的口气说这么惊悚的应对好吗。

  “没有那么夸张吧。”薛雷赶紧劝慰,“只是个误会,误会而已。”

  “薛雷,我叫银风铃。这当然只是艺名,但我是孤儿,只有艺名,没有真名。
这样也挺好,至少有些需要真名的咒术对我就无效了。”她高到离谱的语速暴露
了她目前还是感到很尴尬的事实,“关于咒术的书我看了不少,欣蒂就总爱说我,
说我只看书,不实践,搜集那么多单纯的知识干什么,一点实力也提升不起来。
她不懂,阅读本身就是充满快感的一件事,看书对我来说,就像是跳舞对于她。
说到跳舞……”

  “等等。停。”薛雷看她已经到没话找话的程度,赶忙抬手打断,“银风铃
小姐,看在你对我的歉意份上,能不能告诉我,欣蒂为什么会如此反常啊?”

  话头停止,气氛忽然沉默,尴尬如果有质量,这会儿肯定啪啦啪啦掉了一桌
子。

  银风铃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红,跟着,她噗通又跪了下去,邦邦磕了俩。

  “你这是干什么?”薛雷吃了满嘴惊,不知所措。

  “我不能说!”她大声回答,“可我又觉得这样对不起你的宽容,只好用我
的方式再次道歉。对不起!”

  你这个道歉方式有点损害智商啊,脑袋不能这么虐待诶。

  “你如果有什么苦衷,不能告诉我,直接说就是了。我又不会怪你。”薛雷
赶忙柔声安抚。

  “没有苦衷。‘不能说’是我的选择。我要为这个选择付出代价。”银风铃
站起来,裙子脏了,脑门一片红,“请你不要再问我任何有关委托人的事情了,
那让我很为难,就像山猫爬到树上抓松鼠,结果树一下长高了几十米,害怕得不
敢下来。”

  你这个“就像”后面的内容都是些什么鬼啊,异世界的语文老师只负责教学
生怎么写字母吗?

  “如果我不问委托人,打听点别的事情呢?有关欣蒂的。”

  “她是火精灵,女性,年龄是禁忌不许问,身材很火辣,护甲和底衬往往需
要订做胸口加料的尺码。她对性爱的态度很奇妙,喜欢男的也喜欢女的,实际上
我跟她除了搭档关系之外,偶尔也会帮对方解决生理需求。哦,对,她跳舞的时
候不喜欢穿内衣,说受不了那种束缚感。”银风玲滔滔不绝讲完,补充说,“这
就是我能告诉你的全部,其他的你就别问了。”

  “她对我应该没有恶意……吧?”

  看向薛雷的眼睛,似乎在确认他这话问得是不是很认真,但下一秒,银风玲
的手就伸向了七弦琴。

  旋即,一道淡绿色的光在他的视野中不易察觉地一闪。

  脖子感觉到被什么凉凉的东西贴住,他低头一看,一把附魔过的破甲锥,正
横在他的喉结前方。

  展现出可怕突袭技艺的少女乐师把看上去很危险的武器缓缓收回到七弦琴的
底座里,认真地说:“她比我强得多。对付你这样完全没练过战斗技巧的废物,
她可以一个打一百个,打完再去跳支舞,跳完都不出汗。”

  “我承认欣蒂肯定没有夺取生命那个等级的恶意,应该也不会是要绑架我。”
薛雷皱着眉说,“但你总不能否认,她用这么便宜的价格接近我,一定有什么目
的。”

  银风铃瞪圆眼睛看着他,深呼吸,一次,两次,三次,然后,她忽然站起来,
抓着七弦琴跑了。

  是的,像有自尊心的穷鬼见到了债主兜里却没钱一样,很羞愧地跑了。

  也就是说,乐师小姐知道欣蒂是为了什么!

  她不能说,又怕自己被套话,于是,丢下这一屋子她最喜欢的书,扭着屁股
跑掉了。

  薛雷没有追上去。

  一个是他认为对方守口如瓶到这个地步,强求答案难度太大,另一个是他花
了钱,还是在这儿把付费的时间用在读书上比较好。而最后一个重要的理由,是
他直觉认定,和银风铃这样的搭档一起旅行的欣蒂,应该不会是什么心机深沉歹
毒的恶棍。

  默念了一句女神保佑,他就把注意力投入到了书本里,顺便开始初步构思,
将来要为薇尔思建立的,有足够诱惑力和说服力的神话体系。

  想着想着,他脑子里忽然冒出了一个疑问。

  薇尔思作为丰产女神,看恩赐的各种效果来推断,她应该没有什么特别强大
的战斗力。那当年与混沌的战斗,她为什么会是唯一的一个幸存者?不仅战斗没
有阵亡,还在最后联合发动封印的情节中被排除在外。

  【因为我对于世界的恢复速度有极大影响。】

  神识给出了答案。

  【当时的战况只能留下一个神明,大家一致选择了我,这也是我千万年不能
忘却过往诸神荣光时刻的理由。】

  薇尔思的口吻在这一刻变得有些伤感,就像是女神亲自降临在了神识之中。

  薛雷忍不住问:薇尔思,你给我的记忆库中,有当年历史的真相吗?

  【抱歉,没有。时光对记忆的伤害是巨大的,我的神识要优先保障为你解惑
的效率。】

  所以,是内存不足?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388ob.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