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作者:yi2115242      

如果时光能够倒流,再给你一次机会,你仍会那样选择吗?

漆黑的客厅里,王杰用最舒服的姿势,把自己埋在沙发里。夹着香烟的那只手,微微颤抖着。这一刻,王杰心如潮涌,波涛澎湃。

从他对面的房间内,一竖刺眼的光芒直射出来,刺破黑暗,打在王杰的身体上。他的瞳孔在灯光的照射下,宛如两团熊熊燃烧的火焰。

他紧张地注视着房间里的画面,这昏暗的场景让他想起了小时候第一次在录像厅看热情录像,兴奋却不安着。

王杰痴痴地盯着房间里的动静,端起右边的红酒杯,轻轻晃动着,然后浅浅地呡了一口。突然,他像看到了什么似的,急忙放下了酒杯。接着解开了皮带,拉开拉链,裤腰退到脚踝。

一条不长不短,却滚烫坚硬的阳具跳了出来。王杰宛如做前戏时抚慰情人的肌肤那般,缓慢地抚慰着自己的肉棒。

他的视线穿过半掩着的门,和一双杏眼目光交错。那双美眸的主人,一个蹬着高跟鞋,风姿绰约女人。她娇嫩的肌肤如缎子一般顺滑,腰身的曲线比江南的山水更加温柔,高耸的双乳却似无限风光的险峰,饱满的臀部宛如一轮十五的圆月。

这个女人是他的爱妻苏灵。

只是爱妻鲜美的肉体,他却无福消受。

在苏灵的身后,一个肥胖的秃子,赤身裸体,用大肚腩对着她的臀部疯狂撞击着,苏灵不但没有不适,反而用狐媚的目光回应着王杰。

王杰很快就缴械了,高潮中,他思绪飘飞,回想起了数月前的某一天。

“老公,要不要我帮你?”

医院内,苏灵趁没人注意,俏皮地对王杰做了个打飞机的手势。

王杰二十九岁,苏灵二十八岁,两人结婚两年多了。王杰在一家私企上班。苏灵则当上了家庭主妇,一心备孕。

因为工作压力大,经常熬夜加班,以及可能的自身身体原因,王杰不知不觉竟患上了难言之隐——早泄。每次来得快,去得更快。这就不说了,硬度也是不行。长久下来,不仅怀孕的事黄了,还把自己男人的信心也整没了。每次苏灵想要,王杰都心有余而力不足。

放着这么羡煞旁人的美娇妻,自己却当了软男快枪手,还有比这更糟心的吗?王杰觉得自己都快没脸活下去了。

好在苏灵善解人意,对王杰没有半点责怪。这两天正好王杰有空,就拉着王杰上医院体检。

王杰自忖哪有资格说不?只能硬着头皮来了。只不过他见了泌尿科大夫就变成小媳妇似的,吞吞吐吐舌头都捋不直了,好不容易才把病情交代清楚。

女医生倒是见怪不怪了,听完病况,给他开了一系列的检查,其中一项就是精液检查。于是才有苏灵上面的一番话。

取精的地方就紧挨着男厕,王杰知道妻子只是口嗨而已,真让苏灵去那儿给他打飞机,是万万不可能的。

王杰拉着苏灵的手,假意道:“行啊,我求之不得呢。”

不出所料,被苏灵用力啐了一口,“滚!”

来到取精室,王杰就鼻息一窒,毕竟挨着厕所,总有些异味。这种环境让他怎么坚挺得起来?坚挺不起来还取个屁的精?王杰忍不住想起了岛国动作片护士取精的情节,要是现实里也有这种服务就好了。

还好手机里有一些存货,拿出来叫醒二弟吧。王杰这么想着,打开了手机里保存的小视频,并调小了音量。

“这岛国动作片好看是好看,就是听不懂在讲啥,差了那么点味道。”王杰感慨道。

大概是因为紧张,王杰努力了半天,急得满头大汗也没能叫醒二弟。又想到妻子还在外面等他,这下就更急了。

可二弟就偏偏要跟他作对似的,本来开始还有点起色的,结果被他这么一急,就彻底趴下装死了。

王杰傻眼了,就在要放弃时,听到隔壁间传来一阵女人淫声浪语。

王杰一个激灵,吓了一跳。还以为隔壁间有女人呢!但他马上就反应过来了,这应该是跟他同来取精的人在放小视频。

他想提起裤子走人,但视频里的女声确实撩得人心痒痒,那声声娇喘,把他骨头都叫酥了。

“老公,你听好了……”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地声音越来越大,中间夹杂着女人的娇喘声。自认为老司机的王杰当然知道这是两人肉与肉的撞击声。

“听到了吗?”

“喜欢这个来电吗?别人肏你老婆的骚屄的来电。”王杰被这一句惊地当场呆住。这是在打电话?老婆偷人还给老公打电话?什么鬼?!

“喜欢再给你来一段。大叔,用力肏我,不要客气,让我老公听清楚了。”

“好嘞,叔叔要冲刺了!”一个男性声音响起。接着是一连串迅速而又猛烈的肉体撞击声。

王杰这下彻底明白了,原来是女人光明正大的在偷人。这女人的老公还乐在其中,也他妈是个人才啊!

王杰提起裤子,准备走人,却惊讶地发现自己的二弟突然摇头晃脑,有了睡醒的迹象。

“懂了,二弟跟随我二十八年,没去过日本,不懂日语。它只听得懂国语啊!”王杰恍然大悟。

随即,他尴尬地敲了敲隔板,问道:“兄弟,你这视频好像很好康的样子,可不可借一步说话,急用,好人一生平安。”

隔壁间的视频立刻没声了,沉默了一小会,那人回道:“可以,你加我我发给你吧。”

王杰挠了挠头,“行。”

他没想到对方人挺直爽的,走出隔间,只见对方是一个笔挺的西装男,身材魁梧,长像也十分英俊。王杰自认也是一枚小帅哥,可跟此人比,还是差了那么点意思。

两人互加了社交软件后,王杰收到了来自对方传来的视频文件。

“兄弟你什么毛病?”

“备孕,查一下精子质量,你呢?”王杰回答道。

“差不多一样吧。”男人打了个哈哈,拍拍王杰的肩膀离开了。“福利视频我还有蛮多的,想要给我发个信息就行了。”

“妈的,这厮打完飞机没洗手。”

王杰恶寒地擦了擦肩膀,心想这人长了一副好皮囊,脑子却似乎有点毛病,怕不是长期看了这些小视频,把人看傻了。

随后,他打开了视频,视频里的女主也现出了真容,不仅身材极品,脸蛋也是一级棒。说实话,丝毫不比自己的妻子苏灵差。

“长得这么好看,背地里却是个不守妇道的东西,妖精,吃我一记如来大佛棍!”王杰心里一声怒吼。

王杰的二弟在女人的淫声浪语下,立马雄赳赳气昂昂地站了起来。长时间没有体会过这种气吞万里,如狼似虎的气势,王杰一时激动得手舞足蹈。

更令人惊喜的是,二弟的持久度似乎也变长了。以前长则五分钟,短则三分钟。现在他撸了将近十分钟,才堪堪涌出射意。

女人淫乱的姿态在他脑海里盘旋着,尤其是拿起听筒往自己被壮汉的大鸡巴疯狂撞击的阴户上凑,淫水乱溅的一幕。

“要是苏灵有她一半骚,我啥毛病都没了。”

王杰脑海里莫名浮现出一个让他汗毛倒立的念头,他的手速越来越快,快感像藤蔓一样,从下半身缓慢地蔓延到颅内。倏地,王杰一阵哆嗦,浑浊的精液全部射入了玻璃瓶内。

王杰将玻璃瓶夹在腋下,洗了手,走出房间。苏灵正百无聊赖坐在等候区,一看到王杰出来,立刻迎了过来。

“怎么样,那个,弄出来了吗?”苏灵小心翼翼地问道。她最怕王杰硬不起来,那样不仅今天白跑一趟,还会严重挫伤王杰就医的积极性。

王杰一脸颓丧,唉声叹气道:“不行,咱们还是回去吧。”

苏灵怔了怔,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同时也有些后悔刚才拒绝了王杰。

“老公,我来帮你。”苏灵拉起王杰的手就往男厕方向走。

“喂喂,那里可都是男人啊,你不怕啊。”王杰急忙说道。

“那你意思是要在这里喽?”苏灵反问道。

“算了,算了,我怕了你了。”王杰掏出腋下的玻璃瓶,晃了晃,示意投降。

“你骗我!”苏灵一把夺过玻璃瓶,瞪了一眼演技好得可以拿奥斯卡小金人的王杰。

“你怎么做到的?”苏灵好奇的问道。

“嘿,山人自有妙计!”王杰摇头晃脑地说道。

“怎么是黄色的?”苏灵看了看玻璃瓶,米黄色的精液附着在底部,跟王杰以往的精液不尽相同,不仅颜色偏黄,量也大多了。

“笨蛋,都憋了一个多月了,当然是这种样子了。”王杰确实一个多月没射精了,当然,这也没什么好值得称道的,尤其是在有妻子的情况下。

看着苏灵,王杰心里闪过一丝愧疚。本来他想删掉那个小视频的,但是摁删除键的时候,他犹豫了,舍不得了。这让他感觉自己十分对不起苏灵,从某种角度来看,这也算肉体出轨吧。

但那个女人真是尤物啊,对这种人尽可夫的荡妇,还硬不起来,那还能算男人吗?我只是犯了全天下男人都会犯的错而已。差一点拿到奥斯卡影帝的王杰,搬出了拿到奥斯卡终身成就奖的成龙大哥的名言来安慰自己。

苏灵并不知道王杰心里的这些小九九,将样本送到了化验科。得出的结论是王杰的精子量是正常的,只是活力偏低。其他关于生殖系统方面的检查,也都正常。至于阳痿早泄的问题,年轻的女医生只是安慰了一下王杰,要他清淡饮食,忌烟忌酒,保持良好心态。

“必要的时候,可以借助一些辅助用品。”医生嘱咐道。

“意思是小黄片之类的也行吗?”苏灵红着脸问了一个王杰同样想问的问题。

“是的。”女医生笑了笑。

“适度的观看小黄片,或者使用一些情趣物品,增加一些刺激感,有利于夫妻性生活的和谐,这是有科学依据的。”

“噢,谢谢医生。”苏灵客气的说道。

回到家,二人都松了一口气,没毛病就好。虽然没得到一个满意的结果,但现在看病不就是这样吗?很多情况下,医生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只能把问题归咎于心理。

不过不管怎么样,这件事已经告一段落了。王杰的生育能力没有问题,只要二人努力耕耘,怀小宝宝是早晚的事。

现在摆在苏灵面前的问题,是怎么提高王杰的性趣。

苏灵忍不住打量了一下镜中的自己,自己打小就是班花级别的美女,追求她的男生不说多了,百十个总是有的。如今怎么就让老公提不起性趣了呢?

她想起跟王杰才结婚的那段日子,两人每天如胶似漆,恨不得拿胶水粘在一起。不夸张的说,那会的王杰就像只种猪,只要一见面就想往她身上拱。

可自从她做了家庭主妇,开始忘记化妆,忘记好好打扮,王杰的性趣也随之渐渐衰退了。

看着镜子中被宽大的衣物遮住了所有女性特征的自己,苏灵似乎意识到了问题出自哪儿了。

王杰正在厨房做饭,这是惯例。平时都是苏灵操持家务,到了周末,也该让妻子好好休息两天。

刚把食材洗好备用,苏灵就走了进来。叫他去把衣柜顶的两个储物箱拿下来。

“怎么了?”王杰纳闷道。

“你是不是觉得我没有女人味了?”苏灵冷不丁地问道。

这种送命题,王杰怎么会不知道如何回答。

“没有的事,老婆你永远是我眼里最有女人味的女人。我发誓!”王杰记不清自己发了多少誓了,反正从追苏灵开始,他就没少发誓。虽然他已经把发誓当饭吃了,但奇怪的是,女人就爱听,很受用。

苏灵冷哼一声,不置可否。

王杰像跟屁虫一样跟在苏灵屁股后面,知道自己算是过关了。

“你帮我把那两只箱子拿下来,从今天开始,本小姐要改变形象了。”

这两只箱子里装的都是苏灵以前的衣物,自从她结婚后,穿的次数就越来越少。当初买来的时候不便宜,舍不得扔掉,索性就压在了储物箱内。

王杰打开储物箱,里面全是一些夏天穿的吊带,短裙,热裤之类的服装,还有几件抢眼的JK制服。这些衣服一下就让王杰想起了自己追求苏灵的那段燃情岁月。

王杰和苏灵对视一眼,同时回忆起了恋爱时期的彼此,不禁相视一笑。

“哎呀,那时候你什么都敢穿呀。每次走在校园里,你总是最抢眼的那个。”王杰拿起一件小吊带,薄薄的轻盈布料,放在手里不足一握。

苏灵那时候怎么就敢这样穿呢?内衣都看得一清二楚,还那么好看。自己那时候竟然一点都不见怪,反而像个猪哥样,悄咪咪偷看苏灵的背影,也是令此时的他百思不得其解。

要知道,从他俩谈恋爱开始,王杰就慢慢不准苏灵穿得太露。苏灵当时还颇有微词,说他妨碍自己的穿衣自由,两人为此冷战过一段时间。

“我记得我们第一次接吻,你就不老实。手到处乱摸,下面还硬邦邦的戳到人家的肚子。你记得你怎么回答我的吗?”苏灵坏笑道。

“你你你……你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被说道糗事,王杰立马瞪大了眼睛,涨红了脸。他哪会忘记,还不是因为苏灵穿得太性感?他也不是接吻的时候才硬起来的,是见面的时候就有反应了。毕竟那时候年轻气盛,看见白花花的大腿就不争气不是很正常嘛。

“呵呵。”苏灵回了两个字。

然后当着王杰的面,开始了换装秀。

“这么多年了,还以为都穿不了了,没想到这么合身,看来本小姐的身材保持得非常不错。”

苏灵换上了一件露脐小吊带,一条牛仔热裤。对着镜子旋转了一圈,完美的腰身一览无余,修长而匀称的大长腿摄人心魄。

眼前的少女不禁让王杰有些看傻了。褪去卫衣长裤,换上新衣的苏灵,完全就像变了个人似的。

尤其是胸前那对饱满圆润的玉兔,小小的吊带根本撑不住,挤压出来一对白白胖胖的乳饼和深邃的乳沟,颤颤巍巍的模样让人不禁食指大动。

“怎么样?”苏灵似乎没注意到裸露的春光,把胸一挺,望向王杰。

“这衣服真白,啊不,这裤子真大。”王杰早看傻眼了,胡言乱语道。

“老色批!”苏灵终于反应过来了,气急捂住胸口。忽然又眼珠子一转,走到王杰面前,拉开领子,一对雪白的玉兔猛然跳了出来。

“好不好看?”

还没等王杰回过神,苏灵已经把乍泄的春光藏了回去。

“老婆,你瞧。”王杰不敢置信,就像第一次见到飞机的少年,涨红了脸,叫道,“起来了,它有反应了!”只见王杰的下身,一个小帐篷缓缓撑起。

“呀!”苏灵比王杰还要惊讶,张大了嘴,一脸的不可思议。

王杰乐得几乎要跳起来了,一下抱紧了苏灵。“我们做爱吧!”

“嗯!”苏灵用力地点了点头,随即整个人被王杰扑倒在床上。王杰能够重振雄风,她比任何人都高兴。更令她高兴的是,她再次品尝到了那种吸引到雄性的成就感。

她开始理解为什么那么多女人要去整容了,也理解为什么那么多女人喜欢穿暴露的服装上街。比起在男人眼里毫不起眼,女人更希望男人的眼光永远注视着自己。哪怕是色眯眯的眼光,也总比被无视强。

两人激烈地交锋着,都恨不得将彼此揉进自己的身体里。王杰自不必说,数个月来头一次让觉得自己还是个正常男人,心底早就憋着鼓劲,有朝一日一定要把苏灵伺候得舒舒服服的,让她知道自己的厉害。

苏灵心里那股气也不比王杰差多少,自从王杰软掉的那几个月,她几乎是在掰着手指头过日子。那种心里的身体的痒,让她辗转反侧。有好几次她忍不住想要向王杰求欢,可一看到打着呼噜酣睡的王杰,她就退缩了。

她觉得自己就像一片干旱了数年的土地,老天爷再不施点雨露,自己就要活不下去啦!

王杰毕竟对自己突然爆发的男子气概没有底,不放心,所以也不敢在前戏做过多停留,准备趁热打铁。跟苏灵热吻了一小会,就褪下裤子,提枪上马了。

苏灵也极力配合,三下五除二把热裤连着内裤一起脱下,刚褪到膝盖,那边王杰就疯狗一般嗷嗷叫地扑了过来。苏灵心里一窒,仰着脑袋,微眯着眼,岔开腿,准备承受王杰那凶狠而无情地鞭挞。

苏灵泥泞不堪的花径就在眼前,王杰脑子里浮现地却是以前无数次在妻子面前折戟沉沙的画面。他迟疑了,刚才还在脑子里沸腾翻滚的热血,徒然如潮水一般退去。脑海里的不自信瞬间反馈到下半身,让王杰焦躁得想要抓狂。

但二弟却没给他一点机会,眼瞅着一点点软了下去,任他怎么咒骂也没用。王杰的心也跟着凉了。但妻子那里可让他怎么交代?王杰只能硬着头,扶着半软不硬的二弟往苏灵的肉穴里挤。

好不容易把二弟的头塞进去,王杰已是累得满头大汗。抬起头,只见苏灵又像往常一样,用鼓励地眼神望着他。

苏灵等了他半天,那被贯穿的痛快感始终没有出现,反而感觉老公似乎在用什么软软的东西拨弄她的小妹妹,她就明白了。那一刻,她竟然对王杰产生了一丝失望。她委屈得想哭,但她很快又想到了王杰处境,只会比他更难受。所以她忍住了,将那些负面情绪快速清空。她不能哭,她还得安慰这个拼命努力的大男孩。

王杰满头的汗水就像502胶水一样,粘住了他的脸。笑不能笑,哭不能哭。刚才的自己有多高调,现在的这脸就打得有多痛。

“老婆,你等等,我再试试。”王杰把这句说了无数次的话又重复了一遍。尽管二人都心知肚明,这句话的确切含义,更像是“老婆,对不起,我尽力了。”

尽管王杰嘴上不认输,这次的性生活还是草草收场了。当然,这根本算不上是生活,更像是一场煎熬。王杰恨不得苏灵把他踢到床底下,再狠狠给上他两脚。这样心里也许会痛快点,可以苏灵没有。

晚餐做得很丰盛,王杰特地点了几支蜡烛,烘托氛围,但之前的窝囊给这场烛光晚餐蒙上阴影。

“至少比以前要好一些了,不是吗?不要急,慢慢来。”冷静下来,苏灵也想通了,王杰的情况至少要比以前好一些了。从某种程度来说,王杰对她暴露的着装,是有强烈反应的。

任何事情都不是一蹴而就的,尤其是身体保养方面,苏灵做好了打持久战的决心。

王杰不置可否的嗯了一声,算是回答。

晚饭过后,难得的周日就这样接近了尾声,两人简单洗漱后,相拥而眠。

“我想通了,调养的事急不来。你还是出去找点事做吧,哪怕是出去玩也行。天天呆在家里,又没人跟你说话,把你憋坏了。”因为备孕的事,苏灵把自己工作辞了,结果又因为自己身体毛病,怀孕遥遥无期。王杰对苏灵一直特别愧疚,总觉得亏欠她太多。

而且一个人赋闲在家也不是个事,把人荒废了。苏灵不说,王杰也看得出来,这段时间她憔悴了不少。

“不去,我要你养我。”苏灵撒起了娇,说不想去上班,那是骗人的。她心知肚明,家里生活开销也不小,还了房贷车贷以及吃喝拉撒,王杰那点工资所剩无几。王杰疲于工作,拖垮了身体,也是因此所致。

“小傻瓜,我又不需要你挣钱补贴家用,我只是怕你一个人在家无聊。老实说,自从你辞职以后,总感觉你变了很多。”

“变得怎样了?”

“憔悴了,没以前那么有精神。”

“呵,你就是嫌弃我变成黄脸婆了吧?”苏灵没好气地说道。

“得,我不说了。睡觉。”王杰将头蒙在被子里,女人有时候真的不可理喻。

忽的,一个小小的,软软的身子从另一面钻进了他的怀里,呓语般问道:“老公,我是不是没有一点吸引力了?”

“胡说,你要没吸引力,那些平胸女人还不得挖个地缝钻进去?”王杰娴熟地抚摸着苏灵的乳房,沉甸甸软趴趴让人爱不释手。

托住乳房掂了掂,王杰砸吧砸吧嘴,喃喃道:“似乎又长大了点。”

“讨厌。”苏灵嘴上说讨厌,身体却乖巧地任由王杰施为。

两人说了一会悄悄话,沉沉睡去。

王杰躺在床上,枕头边上是熟睡的苏灵,脸上还挂着甜甜的笑意。被窝很温暖,可他就是睡不着,一晚上脑子里都在胡思乱想。

是的,他失眠了。看了下时间,已经是凌晨两点。

自从身体出了问题之后,他几乎没睡过一个完整的觉。想起来,跟这阵子的压力也脱不开关系。虽然嘴上说着不用苏灵去赚钱养家,但每月固定还款的压力逐渐让他有些吃不消了。

更令他惶恐的是,工作上面同样出现了危机。因为大环境的趋势,近两年公司的营收一年不如一年。裁员的传言闹得公司上下人心惶惶。如果哪天他真的失去了唯一的收入来源,他该何去何从?

王杰心里没底。

就这样,熬到了天微微亮,他才堪堪合眼。他做了一个梦,视频里那个妖娆淫乱的女人进入了他的梦中,和他共度春宵。

难得好睡了一会儿,闹钟就响了。苏灵已体贴地把早餐做好,他胡乱扒了几口,就匆匆忙忙上班去了。

时间很快就来到了夜晚10点半,不出意外,又加班了。但是今天也出了一个小插曲,那就是裁员的传言被坐实了。跟他一个部门的李叔以及另外一些部门的人,一共三个人被炒了鱿鱼,公司给的赔偿方案并不怎么好看,但他们也没有办法,只能被迫接受。

“走,找个地方喝两杯,放松放松。今天我请!”出了公司门口时,同事兼好友刘叔拉住了王杰。

刘叔原名刘彪,年纪比王杰大十来岁,个子不高,身材微胖,头发稀疏,脸上时刻都像抹了一层油似的。用时髦的词语来说,就是一油腻中年男人。虽然名字听着像黑社会,实际上却是个老好人,王杰进公司的时候很多事不懂,都是刘彪带着他,很多职场技巧也都承蒙刘彪指点。

“不了吧,今天有点晚了。”王杰看了看时间,太晚回家,苏灵得让他跪键盘了。每逢彪叔要请客,他就知道,准是又和嫂子闹矛盾了。

“去哪儿,带上我呗。”这时候,一个女郎笑眯眯地从旁边走了过来,不是苏灵是谁?有时候闲的无聊,她也会跑出来透透气,接王杰一起回家。

“哟,弟妹,大晚上的特地来接王杰啊!”刘彪看到苏灵,顿时眼前一亮。

他和苏灵并不陌生,有时候苏灵给王杰送便当,会特地给他也做一份,那味道可比自己家母老虎做的强多了。当然,这都是因为跟王杰关系好。

令他意外的是,今天的苏灵与往常十分不同。平时几乎不太化妆,居家风格的苏灵,像变了个人一样,走起了性感路线。

里面穿着露脐的小背心,外边套了件小马甲,下边是一条低腰紧身牛仔裤,修长的腿型,平坦白皙的小腹一览无余。连头发,都像是刚做的,烫成了知性的大波浪卷。

说实话,这套着装并不是很暴露,露肉的地方就是肩胛骨和小腹。但苏灵的身材极好,该凸的凸,该翘的翘,把女性身体的曲线呈现得十分突出,让人看了很难不想入非非。

刘彪想避嫌,却还是忍不住多看了两眼,尤其苏灵那白嫩柔软的小腹,哪个男人看了不想把脸贴上去温存一会儿呢?但毕竟是朋友妻,还是要收敛一点的。

至于王杰,就更不用说了,对妻子的变化触动最大的就是他。彪叔偷瞄苏灵的神情一个不落都在他眼里,这让他很受用,就像彪叔夸赞苏灵的厨艺一样,让他倍儿有面子。但是彪叔对苏灵恋恋不舍的那副模样,又让他有些吃味,忍不住想把自己的衣服脱下将苏灵的好身材都藏起来。

这也让对夫妻生活渐渐归于平淡的王杰,再次领略到妻子对异性的吸引力。这样一个尤物放在金屋里不见外人,确实是暴殄天物。

两个男人之间微妙的气氛一闪而逝,苏灵没察觉到任何异样。

既然苏灵都到场了,王杰就没理由拒绝了,几人以前也有不少次这样的聚会。妻子对彪叔这个人还蛮有好感的,有时会特地做一些拿手菜,让王杰带到公司里和彪叔共享。今天有些话公司里不好说,关于裁员的事,他俩都有说不出的苦。

还是熟悉的那家烧烤摊,三人点了一扎冰啤,一些烤串,闲话家常。

时值盛夏,天气燥热,即使到了夜晚,仍然能把人热得汗流浃背。苏灵一坐下来就把马甲脱掉了,这下不仅把双肩都展现了出来,腋下更是露出一大片雪白的肌肤,引来不少男人灼热的目光。

王杰的心思这下就更不在聊天上了,他觉得自己就像守财奴,苏灵则是自己的宝藏,生怕别人拿走一个子儿。一边心不在焉的听着彪叔吐苦水,具体的没听清楚,大意是他和被裁员的几个人年纪相仿,恐怕下一轮名单他跑不了。

王杰适时的表达了自己的忧虑,好言宽慰。

“四十多岁的螺丝钉,对老板来说,也差不多用到报废了,是时候换新的了。”彪叔闷了一口啤酒,感慨万千地说道。

“上面有人跟你接触了?”王杰问道。

彪叔没说话,苦笑着点了点头。

“工作没了就没了呗,还能把自己饿死不成?彪叔你是老江湖了,这点小风小雨打不倒你,大不了重头再来。”苏灵倒不是不理解中年男人的苦,只是这时候还说丧气话就太不合时宜,男人有时候也需要一点鼓励。

“要是我也被炒了,你会怎么办?”王杰笑着问道。

“炒就炒呗,你还怕我不要你了呀?”苏灵没好气地回答。“大不了少吃点,少用点。”

“所以说你不懂了吧,彪叔上有老下有小,花钱的地方多了。咱俩两人吃饱全家不饿,能一样吗?”王杰苦口婆心地说道。

“我倒不是怕失业,就是我那媳妇,你们了解的,被她知道了我可得掉层皮啦。”

彪叔哪里都好,就是特怕老婆。倒不是他太无能,而是彪嫂太厉害。据二人所知,彪叔已有数次被老婆关在门外,只能住酒店的情况。

当然,这是人家的家务事,两人也不好说什么。只是彪叔如果失业,他这个家恐怕还得有一场大的风波。

三人聊到差不多十二点,就散了。彪叔果然苦哈哈地住酒店去了。

两人一回到家,锁上门,苏灵就被王杰壁咚了。

“今天怎么穿这么性感,经过为夫的允许了吗?”王杰不怀好意地望着苏灵。

这富有侵略性的眼神,让苏灵不怒反笑,说道:“怎么,你不喜欢吗?”

“喜欢是喜欢,但是那么多男人盯着你看……”

“看就看,又不会少一块肉。”苏灵白了王杰一眼。

“你不怕我吃醋?”

“我喜欢你为我争风吃醋的样子,噢,你还记得你为了我跟那个武术生打架的事吗?你被揍得鼻青脸肿就算了,还被学校记过处分,糗死了。”

“当然记得,提这事干嘛?”王杰一直对此事耿耿于怀,想忘都忘不了。这场架还是他主动约的,他仗着自己从小打架没输过,就想欺负一下弱小。可万万没想到对方虽然矮瘦矮瘦的,却是个练家子,他那点王八拳哪够看的?两三下就被撂倒在地,出了个洋相。

“我想念那个时候的你了。”苏灵悠悠地说道。

“为夫英雄盖世的时候你不想,偏想我出丑的样子。你安的什么心?”

“我觉得你挨揍的样子最帅,真的!”苏灵眨巴眨巴大眼睛,一脸纯真地说道。

王杰无语。

对苏灵穿着的事,放弃了追究。他本不是个保守死板的人,当初不让苏灵穿得太过招摇,是觉得苏灵那时还只是女友,不怕贼来偷,就怕贼惦记。现在苏灵已经是他的妻子,板上钉钉了,索性由她去。

当然,这也是因为苏灵打扮起来确实很养眼,不仅惊艳了王杰,也让他产生了一种自己依然十八岁依然一日七次郎的错觉。老实说,要穿回家庭主妇的样子,他会不舍的。

当晚,二人小小温存了一番。成果喜人,王杰终于能硬起来了一小会儿了。只是苏灵说什么也不愿意跟他亲热,说是要他养精蓄锐,好厚积薄发。

数日后,刘彪被解雇了。

“我已经投了几份简历出去,还没一个回信。在找到工作前,这事我都不知道怎么和你嫂子开口,只能假装自己还在上班。”

酒桌上,刘彪微醺地说道。人就是这样,心情好了千杯不醉,心情不好一杯就倒。

坐在他对面的是王杰夫妇二人,今天苏灵穿了件连衣裙,裙摆刚好在膝盖上二十公分处,一双修长洁白的大长腿配上镶水晶的细跟高跟鞋,在夜色里闪闪发亮。

刘彪自诩正人君子,可苏灵这样一个娇滴滴地大美人在眼前,老实说,某一刻他确实动心了,就是苏灵走在他前面时,诱人的臀型透过裙子看得一清二楚时,他产生了一些邪恶的想法。当然,这种念头只是一闪而逝。

他喜欢大屁股,他娶媳妇李梅也有这个因素在内。李梅就是个泼妇,长得也不怎么好看,但她那双大屁股实在太扎实了。他看到李梅的臀部第一眼,就幻想把自己的鸡巴捅进去,用她的屁股蛋子夹住自己的鸡巴,摩擦摩擦,然后在那道如马里亚纳海沟一样深邃的臀缝里爆浆。

今天苏灵穿得更撩人了,王杰似乎也乐见苏灵这样打扮。刘彪很难不联想到这对小夫妻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的癖好。

王杰哪里猜得到自己敬爱的彪叔意淫正在自己的老婆,在他眼里,此时的彪叔是一个借酒浇愁,需要安慰的落魄人。

“以彪叔的本事,另谋高就还不是分分钟的事。辞退你,是他们的损失。老公,你说是不是?”苏灵看了一眼王杰,要他也宽慰一下彪叔。

“老婆说得对,彪叔你也不用太把这个事当真,是金子就会发光。”

“妹子,我这不是怕失业,是怕你嫂子。这段期间我没去处,你们可得帮我瞒着点,别让你嫂子知道了。”刘彪苦笑道。

他嘴上说不怕,确实也不怕。

“我手里还捏着几个客户资源,要是狠狠心,去同行那上班,保准抢着要。”

“这样啊,害人家白担心了。”苏灵说道,“那就当放几天长假呗,把平时没去过的地方,没玩过的事情都体验一下。”

“算了,还是先把工作找到再说。”刘彪狠狠灌下去一杯啤酒。

“去友商公司吗?”王杰皱了皱眉。现在的资本家们可不好说话,离职后转头去友商上班,弄不好要吃官司的。

不过这话他现在说出来就太不识趣了,想来彪叔也懂其中道道,用不着自己提醒。

既然不用上班,刘彪索性敞开了肚皮大喝特喝。到了午夜时分,堪堪过足瘾。

一连几天,刘彪都在找工作,他媳妇李梅那边似乎对刘彪失业的事一无所知。

这天傍晚,王杰约了彪叔去他家吃晚饭,品尝苏灵的手艺。刘彪并不是第一次来王杰家做客,王杰买这套房子前,曾问过他的意见。甚至王杰的家宴,他也参加过,说他是王杰与苏灵婚姻的见证人,一点不夸张。

苏灵特地做了几个拿手菜,等着刘彪赏光。

跟出门在外不同,在家里的苏灵就没那么讲究了,脸上只是抹了点淡妆,随意穿了件短T恤和一条运动短裤,脚上套着双人字拖,走起路来踢嗒踢嗒响。

刘彪还特意提了两瓶好酒上门,说是今晚要跟兄弟王杰不醉不归。

两人进屋后,王杰去了厨房,帮苏灵把最后两个炒菜做好。给刘彪泡了杯茶,让他自己坐一会。刘彪端着茶水,在王杰家里四处张望。

跟王杰结婚时的布置没什么两样,只是墙上多出了一些照片,是两人的生活照。摆件也多了,都是一些少女喜欢的玩意。

看得出来,苏灵还是蛮用心在装饰这个家庭。

刘彪边走边看,目光落在了一张精美的照片上,照片里是一个身着韵律服的少女,看模样,应该是年轻时的苏灵,不超过十八岁。

少女将腿高高压在脸旁,做一字马状,对着镜头微笑。

刘彪的视线很自然地落在了一字马的中间地带,停留了少许。白色长筒袜勒紧了少女白花花的大腿,挤出一小圈让人垂涎的媚肉,三角地带更是让人浮想联翩。

“丫头年轻时就这么惹火啊!”刘彪暗道,感觉一股燥热在小腹处慢慢升起。

他紧张地听着厨房里的动静,见两人还在里面忙活,偷偷拿出手机,将这张照片拍了下来。

刘彪干完坏事就做贼心虚的离开了,走到了阳台。

“王杰啊王杰,别怪兄弟不是人,只怪弟妹太迷人。”刘彪心中有愧,自己怎么就管不住这手呢?并且这几天每次睡觉都梦到了苏灵,这让他感觉更对不起王杰这个好兄弟了。

但他很快就把这点亏欠心抛到了九霄云外,阳台上的晾衣架上,挂着一连串女士内衣裤,粉色,白色,红色,草绿色,各种款式,乱花迷人眼。

很明显,这是苏灵的内衣。

刘彪二话不说就想拿一条回去,但仅存的理智告诉他,真这样兄弟就没得做了,自己恐怕还得身败名裂,所以只能过过眼瘾。

王杰二人把饭菜做好,刘彪已经衣冠楚楚地上了桌。至于他干的好事,二人一无所知。

刘彪在公司的时候,时常有应酬,陪客户吃饭,酒量早就练出来了。半斤白酒干下去,脸不红,心不跳。王杰就不行了,才喝了二三两就上头了,只觉得头重脚轻,天旋地转。

倒是苏灵这个小女子酒量不错,跟刘彪喝得有来有回。最后王杰就只吃菜不喝酒了,看着两人对饮。

苏灵的豪爽打动了刘彪,他脑子里全然没了那些猥琐的想法,只觉自己快要羡慕死王杰了。

“兄弟啊,你能娶到苏灵,可真是烧高香了。上得厅堂,下得厨房,滚得了……咳咳。”刘彪意识到自己差点把平时用的黄段子讲了出来,连忙打住。

“滚得了什么?”苏灵没听过这些新奇的话,好奇的问道。

“滚得了大床!”王杰桌子一拍,说道。

三人同时一愣,随即哄堂大笑,气氛也一下自然了起来。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388ob.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