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牌月入20000-注册就送666礼金

九游会官网-高端私享游戏圈,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扑鱼王,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会员独享,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6888元

大发娱乐–最具实力的国际大品牌,官方直营,值得信赖!1元即可存取款,美女荷官在线发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17年老品牌,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陈琳可以说是个人见人爱的小巧美女,长了一张可爱的脸蛋,留着俏皮的短发,155公分的身高也会让男人的保护欲澎湃。可惜,这样的小美人不久就要嫁作人妻了。公司里的男同事,也包括我,无不对此扼腕叹息。

  借着一次公司聚餐的机会,大家都抢着给陈琳敬酒,却也是打从心底里祝福这个公司里的开心果。

   随着红酒不断下肚,陈琳也逐渐兴奋起来。扫空饭桌上的酒菜后,陈琳吵着要请大家一起去唱歌,除了几个家里有孩子要照顾的人要回家以外,我们几个年轻的男男女女便又一起杀到ktv。

  到了淩晨,大多数人都已经迷迷糊糊的倒在了沙发上,包括今晚的主角陈琳,看来只有酒量最好的我买单了。

  买单后,我一个个搀扶着尚存一点意识的同事们,把他们扔上计程车,最后是今晚喝得最多的陈琳,她早已不醒人事地躺在了沙发上,脸颊通红,估计是没法自己回家了。

   我本想打电话让她未婚夫来接她,可是从陈琳含含糊糊的话语中得知他这两天在外地出差。不得已,只好背着她,在附近找了家快捷酒店,途中她还呕吐了一次,甚至有一部分还吐在了我的外套上。

  承受着前台服务小姐那暧昧的眼神,我预付了费用,然后拿着房卡乘电梯上了6楼,准备把她放下后就早点回家。

  打开房门后我把陈琳轻轻摆放在床上,才大口喘气起来。

   虽然陈琳的体重很轻,可也走了那么多路了,况且一路忍受着呕吐物的异味。我进入浴室,拿水稍微冲了一下,虽然还有味道,但好歹不影响视觉了。

  这时突然陈琳冲了进来,凑在马桶上又吐了起来。

   我本能地在她背上轻轻拍着,直到她渐渐平静了下来,浴室里只剩下微弱的呼吸声,她的体温透过薄薄的针织衫,传递到我的手上。

   在酒精的作用下,我的意志力已经非常薄弱,原本打算尽早离开的我,此刻只是呆在那里一动不动,优美的背臀曲线吸引着我的眼球。

   正当我的思绪飘荡在外的时候,陈琳突然起身撞进我怀中,我毫无准备,原本半蹲着的身体一个踉跄,向后倒在地上,还好淋浴间门口的一块地毯缓冲了一下,否则脑袋可能直接磕在地砖上了。

  但这一下仍然使得我有点意识模糊,好一阵才唤醒过来,突然发现陈琳就压在我的身上,烫烫的脸颊紧贴我的面孔,而我的左手环抱着她的细腰,右手按在她的屁股上。她的呼吸夹杂著酒气喷在我的耳边,清新的发香也同时进入我的鼻子中。

  这个姿势维持了有半分钟左右,我仍是不敢有任何的动作,生怕做出不轨的举动。直到地板的凉意侵入到我的身体,才觉得至少得起身。我左手用力抱紧陈琳,左手撑地,一发力站了起来。

  一旁的大镜子中清晰看到此时的情景,我的怀中抱着一个娇小的女孩,女孩无力地靠在我的身上,手自然地垂在身体两边。

   照理说美人入怀是多么的幸福的事情,不过现在却高兴不起来,因为女孩的脸上、我的衬衫上都是一片狼藉。

  想来想去也没法就这样扔下一个漂亮女孩,我稍稍弯下腰,几步走到房间中把她放到床上后便转身回到浴室,脱去肮脏的衬衫,先是清理了下浴室,又拿了条干净的毛巾蘸了点水,出来帮她擦一下脸和头发。

  擦拭过后的陈琳,恢复了原本的靓丽,安睡的脸庞是那样的漂亮。

   我脑子一热,便想去亲吻那微张的粉嫩嘴唇。这时陈琳的身子微颤了一下。我一个激灵,愣在那里。过了一会儿才确认她并没有醒过来,大概只是无意识地举动。

  但我的酒意逐渐上来,意识也渐渐模糊,终于控制不住自己的大脑,突然产生了一种想征服她的欲望。

   我脱下自己的鞋子和裤子,翻身上床,将她的针织衫慢慢往上推,先是露出平坦的小腹,然后是一件精致的蕾丝胸罩,在中间勒出一条诱人的山谷。人不可貌相,想不到陈琳看上去那么纤瘦,却不是个太平公主。

  我兽性大发,粗暴地将她的上半身拉起来,脱去了碍手碍脚的上衣和乳罩扔到一边。一对半球形的可爱玉兔瞬间弹了出来。

   我迫不及待地用右手抓住一只搓揉起来,柔软的乳肉在我的手中不断变换着形状,白嫩的乳肉不断从指尖溜出。我低下头凑到另一边空闲的乳房前,直接伸嘴含住了乳头又吸又吮。

  一会儿之后,诱人的蓓蕾已经悄悄挺立起来,当我依依不舍得离开时,它已经被我的口水打湿,颜色也比刚才更加深了,在空气中微微颤抖。

   再看陈琳裸露的上半身,原本洁白的皮肤不知是因为刚刚的刺激又或者是酒精的作用,有些微微发烫,并且泛出一层红晕。

  我把她翻了个身,面朝下重新放平在床上,注意力也从光滑的美背逐渐转移到了下半身。不经意间短裙已经被撩到腰间,被打底裤包裹的紧致翘臀显现出迷人的曲线,我忍不住在上面连拍数十下,荡漾起一阵阵摇曳的臀浪。

   陈琳下意识地扭动了几下,算是做出了最低限度的抗议。

  美色当前,我早已被欲望冲昏了头脑,伸手抓住打底裤的边缘,野蛮地往下一拉,殊不知小小的内裤也一并被我扯下,两者双双卡在膝盖上。接着我就跪坐在了陈琳的腿上,双手抓住眼前两瓣雪白的臀峰不断用力揉捏,缝隙中的菊门时隐时现。

  我的耐心已经消失殆尽,没有过多留恋于这些地方,而是用力把陈琳翻转过来。

   此刻的房间内,一具几乎全裸的美女躯体就这样躺在床上,散发出诱人的气味。而我,马上就将彻底侵犯这个平日里朝夕相处的美人,陈琳那美丽的脸蛋却是那样平静,对于接下来将发生的事情毫不知情。

  我又从上到下打量了陈琳一边,微红的脸颊、细腻的脖颈、慢慢起伏的高耸胸部、杨柳细腰和平坦小腹。最终,视线停留在了一片隆起的三角地,上面覆盖着浓密的黑色森林。

   我右手拨弄着柔软的阴毛,左手插入紧闭的两腿间,试图探索最后的目的地。当我手指拨开肥厚的大阴唇,触碰到神秘蜜穴入口的一刹那,陈琳的身体颤抖了一下,双腿夹得更紧,使我的左手无法动弹。

  裤子实在太碍事了,我不得不停止暂时的进攻,抬起陈琳的小腿,把打底裤连同内裤彻底剥去。曾经出现在幻想中的裸体,终于完完全全展现在我的面前。

   我忍不住掐了自己,强烈的疼痛感证明了一切的真实性。摆脱了一切束缚,这头待宰的小绵羊即将沦为我的猎物。

  我抓起她两个无力的脚踝,顺势向两边推,陈琳的下身被我摆成一个m字,羞耻的面对着侵犯者。

   浓密的黑色森林下,已经有些湿润的小阴唇保护着最后的禁地。

   我把身子向前挪了挪,用膝盖顶住她的大腿两侧,解放出我的双手,先是拨弄着柔软的阴毛,然后直接用手指探入紧闭的缝隙,里面已经有些许爱液分泌出来。

   我拿起手指,放在鼻子下闻了闻,没有什么异味,于是又蘸了一些涂抹到整个阴部,并开始小心地摩擦前端已经充血的阴蒂。

   陈琳突然发出一声闷哼,嘴里含糊不清的说:「老……老公……不……不要……弄了……」同时伸手过来捂住自己的私密部位。

   我被突如其来的变故吓了一跳,抬起头看陈琳的脸,只见眼睛和小嘴稍稍张开。

   我停止了手上的动作呆呆望着她,过了一会儿后并没有其他反应,估计陈琳迷迷糊糊地以为是和自己的未婚夫做爱呢。

  为了避免夜长梦多,我决定加快进度,起身站在地板上脱掉自己的内裤,让早已挺立许久的肉棒出笼,又把陈琳的屁股拉到床沿边。她的两条美腿无力地垂到地上。我吐了口口水到阳具上,在龟头上抹了一下,拨开大小阴唇,直接对准了含苞待放的美穴。

  陈琳不但没有反抗,反而露出了一个魅惑的笑容,扭动着屁股,似乎在恳求肉棒的插入。

   这样一个全裸美人的要求当然不能拒绝,我腰部一发力,肉棒「滋溜」一声已经滑入其中,瞬间感到皱褶的肉壁从四面八方袭来,爽滑异常。

  终于占有了她,我心中只有这一个想法,同时开始了快速的抽查,两个人的阴阜撞击,发出「啪啪」的声音。

   陈琳红扑扑的小脸露出痛苦的表情,嘴里却开发出了甜美的娇喘,两条腿也紧紧交织在一起,勾住我的臀部,两只丰满的乳房也随着抽插的律动,上下左右的乱晃,直让我两眼发花。

   而陈琳适时地抓住了它们,自己揉弄起来,呻吟声也变得更加急促:「嗯……啊……啊……老……老公……好……厉害……琳……琳……都快被……都快被你干死了!」

  想不到平时看上去非常清纯的一个女孩,在做爱的时候会是这么的放荡,也差点让我精关失守、缴械投降。

  可不能轻易地绕了她,我想。于是暂停了肉棒的运动,让它留在陈琳的蜜穴里。休息了几秒钟后,我弯下腰,用手环抱住她的柳腰,猛地发力,就这样把她抱了起来。

  「呀!」陈琳惊叫一声,用两手抱住了我的脖子。

   我就这样抱着她,一步一步走向浴室,途中陈琳不断的用滚烫的嘴唇吸吮我的耳垂和脖子,还得我两次差点摔跤。

  「小妖精!」我怒吼一声,把她放在洗手台上。

   陈琳上身向后仰,不得不用两手支撑在身后保持平衡,我乘机把头埋在她的双峰中间,左磨右蹭。陈琳发出「咯、咯」的笑声,越发挺起自己的胸部向我压来。

  享受够了酥软的乳肉,我吻上了她的嘴唇,一条嫩滑的香舌马上溜进我的口中,我也激烈地回应着,两条软舌相互纠缠交换着唾液,似乎都想吞噬对方。

   陈琳用鼻腔发出舒爽的低吟,而我的肉棒变得更加坚硬,在她的阴道里一跳一跳,我扭动腰部,尝试着用粗大的龟头研磨着蜜穴中的嫩肉。

  陈琳也渐渐忍不住了这种刺激,放开我的嘴唇,又开始呻吟:「快……快给我……不……不要再……再弄人家了!」

  我感觉到小美女已经彻底陷入疯狂,倒是没有刚才着急,轻松地持续着研磨,一边欣赏陈琳的样子。原本清澈的双眼变得非常迷离,表情似泣非泣,又是惹人怜爱,又是引人犯罪。

  「想要吗?」我问。

  「想!要!」陈琳说。

  我却突然放开她,肉棒也抽离出来,放下马桶盖一屁股坐上去:「想要就自己过来。」

  陈琳的眼神紧紧盯着我的胯下之物,好像在看着一件宝贝。她踉踉跄跄走到我面前,犹豫了一下后背过身去,一手拨开自己的阴唇,另一只手伸到后面抓住我的肉棒。有点冰凉的手触碰到我的一瞬间,让我打了个冷颤。

  她就这样曲起双腿调整了一下位置,然后慢慢坐下,让肉棒再一次顶开层层嫩肉,直接顶到阴道的最深处。

   「啊……啊……」强烈的刺激让她差点没坐稳,好在我的手穿过她腋下,抓住一对颤抖的乳房,才帮她稳住身体。

  适应了一下后,陈琳开始上下起伏,不过显得很吃力,我决定帮她一把,陪着她的速度,将肉棒一次一次向前顶。

   即使这样,没过多久后陈琳还是没有了力气,让我不免扫兴,只好重新采取主动,紧紧抱住她的身子,让她的后背完全贴紧我的前胸,然后使出全力上下抽插,陈琳瘦小的身体完全在我的掌控之中,只能忘情地吟叫。   陈琳的小穴分泌出越来越多的淫液,顺着我的肉棒流了下来,打湿了我们的交合处,使得肉棒的抽送更加畅通。

   突然,陈琳的小穴用力的收缩,人也抖动起来,嘴里发出的声音变成高昂的喊叫,只觉得一股滚烫的阴精从深处喷射而出,浇灌在我的龟头上。陈琳就这样迎来了第一次高潮。

  高潮过后的陈琳把全身的重量都靠在我的身上,张大嘴巴呼吸着空气,阴道内仍是一阵一阵抽蓄。我的内心突然涌出一股怜爱之情,温柔地抚摸着她的小腹和大腿,同时清嗅着她的发香。     「宝贝舒服吗?」我问。

   陈琳没有回应,只是用尽余下的力气点了点头。

  休息了会儿后,我抱着她站起来,把依旧硬挺的肉棒退了出来,上面尽是油光?亮的淫水。

   而失去了我的支撑,陈琳也差点没站稳。我扶着她走到淋浴间,打开热水冲洗到我们两个的身上。

   陈琳渐渐平静下来,眼神也清澈了些许,似乎也恢复了点神志,我看到一滴眼泪挂在了她的眼角,瞬间我的酒气、欲火、冲动都好像被冲散一般,肉棒也软了下来。

  我们处在了片刻的尴尬之中,大家都避开对方的眼神,只剩下水的声音。

  我鼓起勇气打算打破沉默,但刚开口,陈琳就上前一步抱住了我,把脸埋在我的胸前哭了起来,肩膀颤抖不止。

   我既后悔、又害怕,不知所措,只好轻轻抚摸着她的后背,嘴里不断说着对不起。

  许久之后,陈琳安静了下来,我也等待着接受她任何的反应和处罚。

  「就……就这一次。」她的声音很轻,「下不为例……」

  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推开她后看着她的脸。陈琳的脸比之前还红,水汪汪的眼睛不敢看我。

  「我……」我不知怎么开口。

  陈琳别过脸去,慢慢从牙缝中挤出一句话:「刚才……还没有射吧?」

   没等我回答,她一把抢过莲蓬头,帮我把全身上下胡乱地冲了一下,然后把我推出了淋浴间:「擦干了去床上等我……」

  我拿了墙上挂着的毛巾擦拭一番,脑袋还处在云里雾里,回过神来已经睡在了床上,还回味着刚才发生的一切。

  不知不觉中,浴室的水声停了,我回头看见陈琳紧紧地抓住小小的浴巾,裹在丰满的上围,却使得浴巾的下摆根本无法挡住腿间的风光,露出整个诱人的阴部和光洁的大腿。

   她和我对视了一下,大概被我色色的眼神吓坏了,突然转身折返到门口,紧俏的臀部一扭一扭,上面还粘着一点水珠。

  陈琳试了几个开关才终于关上了房间里的灯,原本暖色调的房间顿时陷入幽暗,只剩下浴室内透出的白色光源能让人看个大概。

   她走回房里,犹豫了一下后面向我躺了下来。

   房内又陷入了沉默,而她的脸离我只有几厘米的距离,几乎可以感受到彼此的体温,但由于背光,我看不到她的表情。

  我的心狂跳,身体也因为紧张而变得僵硬,急于想说些什么、做些什么,大脑却是一片空白。

   这时还是陈琳主动地挪动着靠近我。淡淡的发香传来,使我鼓起勇气搂住了她的腰,巨大的手掌隔着浴巾在她的背部轻轻抚摸。

  「他们人呢?」陈琳问。

  「我把他们都送到计程车上了。」我回答,「其实他们喝得还好,回家应该没什么问题。」

  「哦。」

  「你醉得最厉害,吐了好几次。我也不知道你的位址,所以只能把你送到这里来,送过来后其实我就准备走的……」

   我想解释,却有一根手指抵在了我的嘴上,不让我再说下去。

  「谢谢……」陈琳的声音充满温柔。

  「不是的,我……」

  突然陈琳把脸贴了过来,显示鼻尖相触,之后是嘴唇。不同于之前那次疯狂的热吻,现在这个吻却更像是嬉戏,陈琳的舌头调皮地东躲西藏。我只好轻舔着她晶莹的香唇,享受着恋人般的温存。

   我的下体也逐渐苏醒,顶在了陈琳蜷起的膝盖上。陈琳笑了笑,用手握住了我的肉棒,缓慢的上下套弄。

  「好大……」她的声音带着诧异。

  「和你男朋友比呢?」我也放松下来,调侃道。

   「讨厌!」

  我们两个同时笑出声来。

  我让陈琳躺平,占据了上位,任由我解开了她身上唯一的浴巾。少许灯光映照在她的身上,泛起一层迷人的光晕。我的嘴和手肌肤爱抚遍了她全身上下的每一寸肌肤,陈琳则用欢悦的呻吟来发泄着情感。

  一切似乎水到渠成,陈琳自觉地分开双腿,湿漉漉的蜜穴已经微微张开。我却还想再逗弄逗弄她,只是用龟头在外面上下摩擦,使得陈琳不满地扭动屁股。

  「怎么了宝贝?」我坏笑道。

  「讨厌……明知故问……」她害羞的表情让人沉醉。

  「说要我干你。」我深情地望着她,「说出来,就满足你。」

  「唔……你欺负我……」

  「那就算咯~」

  「别……别,说还不行吗!」

  「嗯。」我等待着她的回答。

  「干……干我吧……」陈琳闭上了眼睛,「请干我吧!」

  我收到谕令,腰部发力,一下就刺入了美人的蜜穴。陈琳的表情变得痛苦,张得嘴巴却没有发出一点声音,双手紧紧抓住两旁的床单。直到我调整了下呼吸,开始有规律地抽插后,才有节奏地呻吟出来。

  「嗯……嗯……好……好舒服……好深……」陈琳轻盈的身体随着我的撞击而前后晃动。

   我高高抬起她的双腿抱紧扛到肩上,使得每一次都可以撞到她的阴核:「好麻……不……不行了……酸……酸死了……」

   陈琳妩媚的呻吟也变成了大声的浪叫。

  而我也可以清晰地看见两人的结合部位,青筋暴起的肉棒在粉嫩、柔滑的小穴内不断进出,每次都带出大量的淫液,龟头就像是被一张富有弹性的小嘴用力吸吮。

   随着抽插次数的不断增加,酥麻的快感也直冲大脑,不知不觉加快了原本就很激烈的动作。

  我的喘气声、陈琳的浪叫声和肉体撞击的声音,构成了房间内淫靡的景色。在持续地快感中,我预感到自己的爆发,在临界点的时候猛地拔出肉棒,对准陈琳俏丽的脸旁,发射出了浓浓的精液。

  白浊的精液喷到了陈琳的脸颊上、鼻子上、眼睛上,还粘在了湿漉漉的短发上。

   陈琳似乎还没过瘾,一手开始搓揉自己的阴核,另一手握住我还在跳动的肉棒,用小嘴含住了它,敏感的龟头和冠状沟都受着柔软香舌的抚慰,剩余的精液一滴不胜地被陈琳榨取。

  我阅女的经历也不算少,却也不曾享受过这等的服侍,惊讶于陈琳和她外表完全不相称的那股风骚。

   当我还在享受陈琳服务的同时,她自慰的小手也加快了动作,整个人开始抽蓄,被我塞住的小嘴只能发出「唔、唔」的闷哼。

  陈琳终于也达到了高潮,整个人经过激烈的抖动后,瞬间瘫软了下来,吐出我的肉棒大口大口喘着粗气,还没吞咽下去的精液顺着她的嘴角留下,这个场面显得异常淫荡,也使得我得到了巨大的满足感。

  我从床头柜上抽取几张纸巾,简单地帮陈琳擦了一下,使得她可以睁开眼睛。

  「流氓,谁允许你射我脸上的!」陈琳娇嗔到,眼神却是娇媚中带着一丝爱恋。

  「帮你养养颜咯?营养可是很高的。」我笑着说。

  陈琳用手指抹掉嘴角的精液,出人意料地把它重新送入口中,还当着我的面伸出舌头舔舐着那根手指,过后又喉咙一动,夸张的吞咽下去。

  这个小妖精,我不禁感叹道。

  「要洗澡吗?」我温柔的问。

  「不要,累死了……」她锤了我一拳,「都怪你!」

  我又拿纸巾清理了一番我的肉棒和她的下体,粉嫩的蜜穴跟着身体一张一合,好像喘息一般,差点让我又忍不住激动起来。

  「抱住我……」陈琳张开双手对我说。

  我睡到她身边,又盖上了被子,伴随着疲劳,我们相拥而睡。

   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早上,阳光透过缝隙照到床上,我们彼此相视,聊着平常的话题,直到肚子饿得咕咕叫,才艰难地爬起来,冲了个澡就退房离开。

  在一家饭店,我和陈琳相对而坐,享受着丰盛的早午餐。白天的陈琳,显得光彩熠熠,让人不敢相信和昨晚那个风情女郎是同一个人。

  「你昨晚说『只此一玩,下不为例』,是真的吗?」我试探地问道。

  「哼!」陈琳红着脸说,「酒话可以当真吗?」

  而一瞬间,我又从她的脸上看到了恶魔般的笑容,引诱着我一步步坠入欲望的深渊。                                 【完】

文章评价:(10票,平均:3.40分) loading…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