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作者︰xeron2002
总回数︰360回
字数︰约900000字
首发︰仅发布于春满四合院,请勿转载。

—–

第二百廿回        性爱的拷问

看到触手已经把天娜她们操到死去活来,我内心顷刻充满成功感,至少我一报被姦之仇…

从安道臣的出现,令我感到十分奇怪,再加上阿莲的提醒,让我觉得整件事情并不简单,于是Kucy提议我们先『分身』,并提早发动『触手』去应对,果然如她所料,我这就将天娜她们一网打尽,化解了今次的危机。

本打算就这样把她们操死,岂不是更好吗?但是我想着,应该能够她们口中,审出有用的资讯,增加成功救出公主的机率,所以现在她们可不能轻易死去。

我马上收回触手,天娜等人就这样被狠狠的摔到地上,一动不动、昏了过去,幸好还有气息。于是我从『道具』拿出了绳子,把她们绑起来,将她们送回旅馆,由我亲自审问她们。

翌日。

我把天娜她们安置到房子裏,把她们用『棱镜空间』困住,无法逃脱,至于安道臣,我把他交到依高手上,任由处置。

我、宝玲、Kucy和阿莲来到了房间,其他人则留在别的房间等待消息。说起审问,有宝玲的药剂和工具,Kucy和阿莲深知审问的技巧,带上她们了,一定事半功倍。

看到她们全身赤祼,盘膝而坐,虚弱的身躯似乎已经被我的触手玩残了,只余下半条命的她们,完全没有理会我们,只顾闭起双眼休息。

我发动了『触手』,然后再穿墙而入,步步进迫。

天娜突然睁大了眼睛,手上发出紫气,瞬间将面前的数条触手都砍下来,痛得我马上收起来。虽然触手可以无限生长,但是始终是我的血肉,难免会有痛感,美里、杏里和兰妮乘势攻过来,我马上退出空间之外。

「你没事吧?聪仔。」阿莲扶着我问。
「我没事…」我摇摇头︰「还以为她们已经失去了反抗能力,没想到她们仍可以向我攻击,真不愧是哥罗的手下。」
「老公,不如用这个吧。」古灵精怪的宝玲,从腰间拿出了一小小瓶子︰「可以气化的哦。」

看到宝玲的样子就知道那一定是…只见宝玲露出了一个又淫蕩又得瑟的表情,我会心微笑。

我偷偷地潜到空间的角落,打开了瓶子,让催情液气化,让她们吸入了催情药都浑然不觉。

只见美里和杏里吸入气体后,顷刻变成淫娃,原本虚弱的身体,也变得龙精虎猛起来,不停地搔首弄姿,扭动曼妙的身体,用手指拨弄自己的阴唇,发出迷人的呻吟声。

兰妮也吸入了气体,她已经按捺不住,不停地套弄自己的肉棒和拨弄自己的肉穴,很快她忍不住、射了出来,可见药效的迅速。至于天娜,她盘膝而坐,强忍着药效,只消片刻,她亦忍不住而叫了出来、下体更喷发出大量爱液来。

「老婆,你製作道具的技巧又利害了!」
「谢谢老公!」宝玲吻了我一下,手却不守规矩,伸到我的下方摸起肉棒来。
「接下来,我们应该怎样做?」我问。
「大人,审问的技巧是要犯人求生不得,或者有条件,又或者有事情要胁,现在她们已经发情了…」Kucy默默地摸着自己的小穴穴,害羞地说︰「我们做爱吧!」
「做爱?」我喜形于色!
「Kucy说得对,她们只能看着我们做爱,欲求不得一定令她们很难受。」阿莲一边说、一边把手伸进了Kucy的上衣,握着她的双峰,玩弄上面的奶头,弄得Kucy娇嗔轻叫。

没想到审问的技巧可以是如此高深!我实在大开眼界咯。

我一边搓着宝玲那对挺拔的酥胸、一边吻着她,从她苗条的身型,就可以知道她已经从怀孕的微胖回复到最佳的受精状态耶!她因为我的拨弄而不停地扭动着她婀娜的胴体,我们身上的衣服,也被我逐件丢到地上。

眼角的余光,看到Kucy和阿莲已经脱个清光,本身是忍者的Kucy,身材真不是盖的,那么快便回复如昔,就像未曾怀孕过一样。虽然那一次的所谓怀孕,只不是邪气的寄生而已。

Kucy的巨乳在阿莲的技巧之下,被搓得快要变形了,Kucy受不了,但都只能任由阿莲的肥厚肉掌在她的双乳之上搓来揉去,乳头也被弄得硬硬的。

我和宝玲的舌头,有如两条水中灵蛇,痴缠在一起,她的手已经握住了长长的肉棒,温柔地在肉棒上翻来覆去,时上时下,又不时用掌心在龟头上磨擦旋转,噢噢噢…既然她已经主动出击,我当然也不吃亏,把手伸向她的神秘地带,哗,原来已经那么湿了,只不过将两片阴唇轻轻一掰,水已经不自控地狂流,弄得我手心都湿了。

透过障壁,我看到天娜她们已经忍不住,爱抚起兰妮上来,至于美里和杏里,她们也一样,吻着对方不肯放开,但见她们的淫穴,「哗啦啦」地喷出大量的爱液,催情药真是利害。

为了奖励宝玲,我一下子从宝玲的大腿之间,抽起了她,二话不说,将肉棒直捅到她的小穴之中,宝玲快乐得高声欢呼起来…

「咯咯咯…」传来了敲门声,吓得宝玲马上掩着嘴︰「裏面没事吧?」
应该是店员,于是我大声叫道︰「没事,只是刚刚碰到檯角而已,不用帮忙。」

我一边说、一边持续地捅着宝玲,宝玲只得嗔怒地瞪着我,捂着口、强忍着我为她带来的快感,不得发声。

「那好吧。」店员的声音逐渐远去。

我再祭出『棱镜空间』,将我们困住,以免走漏叫春声…宝玲终于可以放胆大叫了!

「老公…你…好坏呀…啊啊啊…」
「再坏一点也有呢!」

我越发用力,宝玲便越叫得大声,她的淫水已经满溢到滴到地上,小穴的肉壁持续紧压着肉棒,收缩、放鬆、收缩、放鬆,热炽的身体、湿润的汗水,都让我们爱得疯狂、干得轰烈。

「老公…老婆就快要被干疯了…啊啊…」宝玲说罢,唇就贴到我的唇上。
「唔唔唔…」肉壁剧烈的抖动收缩,被剧烈刺激的肉棒已经到达临界点…呜呀,射了!

大量的精液喷发到宝玲的子宫,我俩没有分开,感受着热精灌体的那份美妙,抽搐的肉棒在小穴内撑着,直到乳白色的精液滴出来。

「大人…Kucy也想要呀…」被阿莲玩弄的Kucy,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幽幽地对我说。

我缓缓地放下宝玲,她还沉醉于刚才的高潮快感之中,精液从她的小穴「哗啦」一声喷出来。看到她的满足样子,我也欢喜,然后走到阿莲和Kucy的中间,双手握着了她们的巨乳。阿莲拥有名符其实的巨乳,是傲视群娇的H Cup,连G Cup Uffy和F Cup Kucy都是乳下败将。

我贪婪地埋首在阿莲的双乳之中,有如一头饿狼,左一啖右一口,乳肉蕩漾,乳香四溢。寂寞难耐的Kucy只得挣开了我的手,另觅新天地,转移阵地来到我的下胯,伸出了软软的舌尖,轻挑龟头,将龟头上沾着的精液,默默地舔去,然后将肉棒,鲸吞入口!

阿莲褪去了我的上衣,Kucy也脱下了我的裤子,让我毫无束缚,可以更尽情更尽性地享受阿莲和Kucy的肉体。果然,阿莲马上出招,托着两个肥乳,朝我的脸颊打来打去,哎呀,好利害,打得我头昏眼花。

上面的战况已经如此激烈,下面的战况更是凶险万分,Kucy埋首吞吐着肉棒,没有半点留力,龟头受到舌头特别大的冲击,又酥又痒的感觉,从龟头传到棒身,再扩散至全身,阴囊也因为刺激而持续地收放。

「大人,射吧,我準备好了!」
「聪仔,来吧,乖乖的射吧!」

双姝果然不是省油的灯,我稍一不慎,将第二发狂射到Kucy的喉咙深处,「骨碌」一声,Kucy全吞无误。

「聪仔,来,我知道你还可以的。」阿莲已经急不及待,摊到檯上,张开双腿,鲜美多汁的肥穴尽现眼前,让我食指大动。
「大人,还是先吃我的啦!」Kucy娇嗔地向我撒娇,她伏在檯上,踮着脚、抬起屁股对着我,轻轻地摇摆着,流着蜜液的小穴正挑逗我。

为免「顺得哥情失嫂意」,于是我只好祭出我皇牌绝技-『触手』,我再一次将肉棒分裂成两条触手,就在她们还未察觉之时,触手已经飞快地,往她们的小穴,一插到底!二人发出春叫,既香艳又动人,让我无法自已。

「大人…温柔点…小穴快被你操坏了…喔哦啊…」
「好强哦…好深呀…聪仔…小穴好舒服…啊…」

我感觉到十分舒畅的快感,从头到脚,没有半点疑惑,只有彻底抽插!Kucy的姿势让我可以从后插得很深入,阿莲的开腿让我可以看得很清楚,视觉上充满刺激。

这时,一对柔软热烫的乳房贴在我背项︰「老公,老婆也要哦!」

我回头一看,原来是宝玲,香汗淋漓的她,扭着滴着精液的小穴,来向我求爱,我当然如她所愿,马上再分裂出一条,绕到她的大腿,往上移动,终于,找到了那个神秘的入口,一没而入!

就这样,天娜她们只能看着我们彼此激烈的交碰,不停地发出淫声浪叫,而她们又无法做甚么…不,她们还有兰妮,可惜兰妮已经在操着天娜,但美里和杏里只得乾着等,等天娜满足为止,才有机会轮到自己,但估计那时兰妮恐怕无力再上了。

「啊啊…老公…多点…用力点…丫…」
「丫丫丫…大人…我爱你…」
「聪仔…我要高潮了…丫…」
「老婆、Kucy、阿莲,我都爱你们!呜呀!」

宝玲、Kucy和阿莲,都不约而同的到达人生顶点,再一次收紧她们的肉穴,凹凸不平的肉壁拼命地收紧,压得触手无法忍住,我大叫一声,三道精液便射到她们的小穴之内。

「嗄嗄…你们够了吗?」我无力地摊在地上。
「当然未够啦…哈哈哈…」她们异口同声地笑了,然后扑了上来。

这场审问,其实是来拷问我吗?

第二百廿一回        公主的影蹤

是谁提出用做爱来审问天娜她们?

非但没有效果,我更被宝玲她们三个榨了不少体力,弄得我差点虚脱,哼,还好,她们的子宫已经被我射得满满的。

「你们放过我吧。」虽然我还可以,但正事要紧,只得哀求她们别再这样了。

慾求不满的她们,只好怏怏不快地点点头,离开带给她们快乐的肉棒。

我们再看看天娜她们。只见兰妮已经快要被弄死了,本来十分虚弱的她,被天娜、美里和杏里一弄,马上变得奄奄一息。可怜她的那一条软弱无力的肉棒,面对拥有庞大性慾的天娜、美里和杏里毫无节制的苛索哀求,实在是无法应付。那条软死的肉棒,半死不活地摊在那儿,但天娜、美里和杏里还跪在兰妮的下胯,贪婪地舔着,即使天娜仍有魔法,恐怕都不能令肉棒再振雄风了。

我挺着肉棒在她们面前耀武扬威,天娜她们看着,似是发了疯的贴在障壁上,又舔又啜,看到她们这个样子,真是可怜。更可怜的是,爱里已经不在。

我乘着空位,『穿墙』而入,她们就像饿犬一般,爬着冲过来,被我一拳一个,打倒在地。

「想要这条棒,可以,你们要乖乖地回答我的问题。」我指着肉棒,神气地说。
「行…行…只要插我…我甚么都说…」杏里卑躬屈膝,连忙点头答应。
「我很难受…插我…我知道的全都说…」美里也是一样,彷彿已经失去理智了。
「你们…」天娜似乎还有些理智,她拼命地摇头,想清醒自己,但是她知道,她的身体,很热很痒,很想肉棒往她的深处捅,替她止痒︰「不…行呀…我要肉棒呀…」

她们的残躯,恐怕只余下做爱的本能而已,真是令人难以想像,邪气在她们身体之内肆虐,将她们折磨到一个甚么程度。

我一下子分裂出数十条触手,本想吓倒天娜她们,不过现在她们的内心只余肉慾,只要是棒状物,都来者不拘,甚至她们还自己扑上去,让触手疯狂地侵犯自己。

但是,我不会那么简单就让她们得逞,触手就紧紧地綑着她们的手脚、缠住她们的腰部、脖子、手臂、大腿,绑住了她们的手肘、膝盖,让她们无法动弹,然后让触手在她们的阴户和肛门处,不停地磨擦,磨擦到她们求饶为止。

「快点插入来吧…快点…」天娜一脸可怜地哀求我,但我偏偏不为所动。
「你先说说,哥罗在哪?」我抬起了天娜的头,只见她的神智已经有点不清,迷迷糊糊地看着我,露出了一副十分急色饥渴的样子,口中不停地喃喃地说着肉棒两字,看来她很快要死了。
「主人…嗄…他在魔都卡格伦…」
「你们来找我,所为何事?」
「主人说…如果找到你…我们身上的魔胎…就可以解除…啊哈…」天娜痛苦地叫了一下。
「那么,哥罗要『魔之阳具』来有甚么用途?」我用手指摸了摸天娜的阴户、沾了些蜜液、放到口中尝尝,说︰「以哥罗的实力,应该能瞬间将曼菲斯王国消灭,但为甚么他却没有这样做呢?」
「这个我们不知道…啊…给我…」天娜呻吟着说。
「那好吧,你就在这裏,光看着我们做爱吧,让你们带着遗憾地去地狱吧。」我转头看美里和杏里︰「你们说,要做爱而死还是乾等而死?」

她们向我哀求着,因为此刻的身体极之难受,没有肉棒的滋润,她们无法减轻了慾望的折磨,也无法借助性爱快感来减轻邪气侵蚀的痛苦。我知道她们的身体撑不了多久,她们很快就会投降…

「呀…我讲了…」美里大叫起来,因为她的淫穴已经忍不住,又喷出了潮液出来,她艰难地喘着气。
我把她移到我的面前,抬起她的头问︰「讲吧。」
「主人因为钻研『极黑魔法』…只有成功…主人才是真正的天下无敌…」

原来是在研究『极黑魔法』,难怪他没有亲自发动进攻,可是这和『魔之阳具』有何关係呢?为甚么他会派天娜她们来助长我身体内的邪气?这个答案,我却无法从她们身上取得,因为她们根本就不知道哥罗叫她们这样做的原因,如果知道,恐怕她们也不会答应以身作引养邪气、以致自己危在旦夕吧?

「那么,公主在哪?」
「这个不能说!」天娜惊叫。
「不说是吧?」

我愤然把触手狠狠地插进她们的淫穴和肛门,她们终于可以再尝我的肉棒的味道,因而发出讚叹之声,不过,她们很快就从快乐欢愉,变得痛苦,因为我再次用上『高速移动』,同时,我还用上『巨化』,本来已经十分粗大的触手,尺寸胀大了一倍,将她们的肉穴和肛门硬生生的撑大。

「救命呀!不要…啊啊嗄…嘶呀…」天娜摇头地大叫,因为两个肉穴已经被巨棒佔据了,为她带来了身心的痛苦。
「要死了…啊嗄…喔哦…被操死了…」杏里被操到全身痉挛、口吐白沫,失去了意识。
「救…救命…啊…」嘴角流出白沫的美里求救了,她哀求着我停下来。

被巨大的触手快速抽插,感觉绝不好受,而且每一下抽插,都顶到她们的子宫顶,甚至顶到了她们的内脏,让她们五内翻腾,十分难受,甚至肚皮都因触手的肆意捣乱而出现了起伏,情况可谓十分惨烈,即使她们已经口吐白沫、手脚痉挛、全身抽搐,我都没有停过下来,触手持续地进出她们全身上下的所有肉穴。

『高速移动』下的抽插,我相信她们很快就撑不住…

「我说…我说…」天娜终于屈服了,我当然减缓速度了︰「公主…嗄…公主…在卡格伦…。」

公主在魔都?不就是在哥罗手上吗?看样子,我们必须要前往卡格伦一趟,可是以我现在的实力,根本没有打败哥罗的把握,只有Lv 70的我,要如何打败Lv 99的哥罗?

在盘问过天娜她们后,触手加速抽插,插得她们痛苦低吟,然后随便一甩,将天娜她们甩到障壁,倒在地上。她们那副无力失神、口吐白沫、失去意识的样子,肛门扩张、久久不合,阴唇肿胀、爱液狂流,就知道她们真的被我操翻了。

「哼,贱货!」

总算在她们身上,取得有关公主的线索了。

第二百廿二回        死前身后的残余价值

审问完毕…

天娜、美里、杏里和兰妮奄奄一息地摊在地上,只怕她们的生命很快就要迎来终结。

正当我要步出『棱镜空间』的时候,只余下半条命的兰妮突然间从后扑向我!手软脚软的她,拼尽全身的力气,死命攀着我,只是她不知道,只要我稍稍用力,要摆脱她的牵制易如反掌。

「我…噢啊嗄…我不想…死…哈嗄…」兰妮上气不接下气,刚才天娜她们需索过量,令她体力透支,再加上邪气的折磨,令她已经濒临死亡边缘。
「你想我怎么样?」我甩开了她无力的手,一脚便踩住了她的脸︰「从一开始,你们听从哥罗的命令,就是你们死亡的开始!」

突然间,兰妮口吐鲜血,接着,天娜她们表现出一个个极度痛苦的表情,捂着嘴巴和肚子,在地上滚来翻去。

「甚么事情?」面对突如其来,我显得手足无措。

我连忙把『棱镜空间』消去,马上走近天娜她们,只见她们痛苦地挣扎,就像在海中浮沉着,求救无援,手脚胡乱地四处乱抓,却甚么都抓不住,她们拼了命地挣扎,可是换来的,是死亡的来临。

「慢着!是邪气!」一层薄薄的黑气,从她们身上慢慢浮起,把她们全身都包裹着,凸出的肚子顿时起伏不定,似乎是肚子裏的魔胎正在蠢动,把她们的肚子搅动一番。

这个时候,我们除了眼白白看着天娜她们痛苦地挣扎之外,就没有甚么事情可以帮得了她们。只见她们的脸容扭曲,扭曲到快要溶化,眼睛不停地翻来转去,吐出来的舌头不断转来扭去,就连整颗头颅都持续地扭来侧去…

「老公!」宝玲连忙抱紧了我,因为面前的一幕,实在太让人害怕了。

随着黑气越来越厚,她们的眼、耳、口、鼻都流出血来,从前古人所说的七孔流血的死法,我今天总算是大开眼界。

「呀!呕…」随着一声大叫,她们瞬间定着不动,再也叫不出声来。

我们静静地观察着,良久都没有动静,于是我悄悄地按了按她们的脉搏、查看一下她们的呼吸,才确定她们真的死了。

「她们…死了。」当我宣告她们死亡的那一刻…
「啪裂!」

她们的肚子突然破开来!吓得我连忙后退!四个黑色球团般的物体,从尸体中爬出来,没有五官、也没有手脚,只是黑乎乎、圆滚滚的球团。原本美艳性感的身体,都变得噁心作吐,肚子爆开的一刻,血花四溅,弄得四周都血迹斑斑。

「是魔胎!」

球团听到我的话,马上向四周伸出了蠢动的触手,不停地挥舞着,在我们面前张牙舞爪!

「你们先离开!」我推着宝玲、Kucy和阿莲先离开这儿,让我一个人独自面对。

这个时候。

宝玲等人才开门,几个魔胎就发觉动静,马上飞扑过来!我连忙射出『镭射死光』,一下子把一只魔胎射个通透,发生爆炸!可是余下的三个魔胎却避开了我的攻击,直接黏在宝玲、阿莲和Kucy身上,她们连忙挣扎,想把黏在身上的魔胎甩开。

可是魔胎却有如超能胶一般黏在她们身上,还伸出了触手,开始準备侵犯她们。

「大人…呀啊…」Kucy慌忙抓住了黏在身上的魔胎,可是触手却紧紧地缠住了她的手脚,箝制了她的行动,蕩漾挺拔的巨乳、圆浑丰满的屁股,被触手肆意地搓弄。
「聪仔…啊…」一切事情都发生在瞬电不及掩耳之间,阿莲的双手被綑绑在后方,完全失去了反抗能力,触手迅即塞进了她的嘴巴,又塞进了她的肥美小穴之中,肆意地进出。
「老公…嗄…快点救…」丑陋的触手在宝玲身上疯狂蠕动,她身上的三个洞穴,瞬间被触手粗暴地侵犯着,白色的液体从三个洞穴滴到地上。

可恶!到底哥罗在盘算甚么?特地派这三个将死之人来这裏害我们?

「唔唔…啊…唔…」她们在触手的蹂躏下痛苦地叫着。

触手们张牙舞爪,在她们身上肆虐,蹂躏她们的小穴和菊花,看到她俩痛苦的表情,我得赶紧行动。随手发出三记『冰球术』,一下子把三个魔胎冰封住,接着我便从她们的嘴巴、小穴和肛门拔出了插着她们的几条触手,把魔胎扔在地上,一脚把它们踩个粉碎!不过,仍在地上的残肢,依然幽幽地挣扎,状甚恐怖。

被触手蹂躏一番的宝玲、Kucy和阿莲,一下子倒在地上,不省人事,我连忙用布料披着她们。闻得异响的其他人,都赶来察看,看了这一光景后都不禁大吃一惊。

「发生甚么事?聪哥哥。」小丽慌张地问。
「先抱她们到床上休息。」

晚上。

「宝玲姐姐、阿莲姐姐和Kucy妹妹都没大碍,Yen姐姐已经替她们清理好所有残余的汁液。」小丽轻轻地关上房门。
「刚才发生甚么事?」嘉敏问道。

于是我将刚才发生的事和审问出来的结果,都向她们说过一番。

「只怕她们来报仇,其实是哥罗的阴谋。」嘉敏说。
「对,我也是如此认为。」我也认同她的话,续说︰「哥罗将她们送到我们这边来,想借助她们的肚裏魔胎来杀我们,把她们的残余最后价值榨乾榨净,实在太可恶。」
「阿聪,听你这样说,我们得快一点行动。」嘉敏说道。
「嗯,嘉敏说得对,我们动作快一点,就有机会救公主出来。」Uffy和议。
「聪,你认为我们有足够实力,应付跟着下来的战斗吗?」Iris一面担忧地说。
「聪哥,我对你有信心。」晶晶用诚恳的眼神看着我。
「对,我相信聪聪,大家也应该要对他有信心。」刚才忙了一番的Yen,抹了抹额上的汗水后坐了下来。
「唔!不要问我,有甚么事,你拿主意好了!」坐到老远的诗诗,不屑地说。
「小聪,我并不担心你的实力,我比较担心的是其他人的安全。」小芝抚着手中的佩剑说。
「聪先生,小芝说得对,你的实力无容置疑,我们是负累。」Becky凭深邃的眼睛就能看出重点来。
「不用怕,聪头,我会自己照顾自己的了,哈哈!」开朗的梅子,即使天塌下来都不惊。
「主人,我愿意跟你去天涯海角。」阿怡静静地说。
「算了,容我再想想。」众人七嘴八舌的,让我心都烦了,我便借此离开大厅,往外走走。

我走到街头上,看到冷清一片,没有太多人在走,恐怕安道臣的生意没落后,卖淫的生意都没有办法再做下去…才怪!我只是转一转角,就看到几个浓妆艳抹的美女,对我搔首弄姿,一窝蜂涌过来。

可是我现在却没有心思在这上面,只好一跃而起,往军营飞去,留下一班愕然的美女在原地、眼怔怔地看着我飞走。

军营。

「依高。」我走进了军帐,却见到依高正在见客。
「很久没见呢,阿聪!」

我定神一看,原来是Li和宝!

第二百廿三回        挑战

「已经差不多有半年没见,阿聪。」宝高兴地说。

当日依高在Li、宝和陵格尔等人的帮助下,成功击败兽人一族,所以依高和Li成为了好朋友。看到Li和宝的到来,真是雪中送炭,如果他们能够加入拯救公主的行列,我们的成功机会就会大增。

「看你一脸愁容,似乎你有心事呢。」依高调侃我说。
「对呀,我正在发愁呢,还好Li你们来了。」
「发甚么愁呀?说来听听。」

于是我将拷问天娜等人的事告诉给依高他们,当然是有掩饰过了,依高捂着下巴,若有所思,Li亦陷入沉思之中。

「看样子,公主应该的确在哥罗手上。」Li说。
「所以我打算这几天,等宝玲她们伤癒之后,马上出发、前往魔都,把公主救出来。」我看着Li说︰「Li,你能否助我一臂之力吗?」

Li听到我话,登时面有难色。

「有甚么问题吗?」
「没…没事…」Li吞吞吐吐的,慌忙掩饰过去,我总觉得他是有些说话未曾讲。
「对了,依高,泰利应该会在这几天到,到时就拜託你把我的去向告诉给泰利。」
「嗯。」
「那拜託了。」我的语音才刚落,Li便急急忙忙地拖着宝离开。

看着Li的背影,我感到好像他有点避忌,是甚么原因令他这样呢?我没有深究,这夜我与依高详谈了一夜。

翌日。

来到了城头上,看着下方风平浪静、水静河飞,能够得到如此宁静的时候,确实难得。只消两天,宝玲她们应该伤癒,届时我们便向魔都卡格伦出发。

「原来你在这?」我回头一看,原来是宝,他说︰「你在看甚么看得发呆?」
「没甚么…」记得当日,汤姆和卢比度的话,令我觉得自己不是英雄的材料,可是当我记起宝当日求Li收他当徒弟,我就知道,只要振作,加上努力,凡事都不会是难事。
「风景很美哦?」
「嗯?」
「我还记得在家乡的时候,我根本没有心情去欣赏这种美景,现在我才懂得怎样去欣赏、怎样去理解。」宝说出一番完全让我刮目相看的话来,他续说︰「我不知道你的烦恼是甚么,但我觉得,是你让我明白,人的一生可能很短暂,但是不能迷糊,必须要有明确的目标,勇敢向前冲。」

我当然知道这些道理了,但是知易行难…

「老师说,我们会在这裏逗留一段时间,以防哥罗的军队来袭。」
「那太好了,有你们协助依高,我也安心了不少,我们就可以无后顾之忧,继续北上。」
「祝你好运。」

我和宝聊了一会,便下了城墙。

翌日。

「啪啪啪…聪将军!」一阵响亮急促的拍门声把我们所有人都吵醒。
我懒洋洋地跳下床,缓缓地打开了门︰「是谁呀?」
只是那个士兵气急败坏地说︰「有敌人来了,他指名要你!」
「到底会是谁?指名道姓地挑战我?」

指名挑战?吓得我一个整人都激灵起来,马上穿好衣服,领着大家往城墙去了。

我一边走一边想,实在想不透到底有会谁竟然会这样做。当我们来到了城头上的是时候,却发现城外一只魔兵都没有,只有两个人站在下面,一个我自认得,正是哥罗的手下摩根,另一个完全不认得。

令我惊讶的是,在这个风头火势下,来者竟然只有两个人!还以为他们会带上大军来攻击,但是他们并没有这样做。如果他们不是傻的、就是对自己的实力十分自信。

「聪将军,就是他们了。」士兵指着城下的两个人说。
「行了,你们先戒备吧。」我吩咐士兵戒备。

守卫们马上吹响号角,马上进入戒备状态。才刚刚醒来的依高和宝,也从军帐中赶过来,带着精灵族弓手来到城头,举弓戒备。

「发生甚么事?」
「有人来挑战我,我要去会一会他,你们守好这裏。」我没有理会大家的反对,二话不说,飞身一跃,跳到城下,往他们走过去。

带着高度的警觉,一步一步地走近他们。除了摩根之外,他的身边站着一位高头大马的人。

只见那人外型狙犷,一身的肌肉显示他的孔武有力,拳头有如砂锅般大,样子兇神恶煞,浑身上下散发着令人战慄的杀气。从他的外型,我推断他应该是力量型的敌人。

「我们又见面了。」摩根笑着说。
「哼,你来得正好,我还有几个问题要问你。」
「问吧,如果你打得赢他,到时我才考虑要不要答你。」摩根用装上了义肢的手搔了搔自己的脸庞。
「你可就是主人口中所讲的那个小子吧?」那人傲然地站在我的面前。
「我是有名字的,我叫阿聪。」所谓输人不输阵,我不甘示弱地说︰「你是谁?」
「我叫做毕拿。」
「毕拿?」我狐疑了一下,盯着他继续︰「我记得当日瓦特被我们捉了,之后有人救走了牠,还将我们的士兵当成瓜菜般撕扯开来,想必那个人,就是你吧?」
「无错。」毕拿简单的说了一句,便急不及待地冲了上来,我定神一看,噢,Lv 82!

从身型上来看,现在的我,力量肯定比他差上一大截,而且级数亦差十二级,要是硬碰硬,落败的一定会是我。看来唯有要避免与他正面交锋,以身法及速度,游走应付,才有胜算。

「金刚破坏拳!」至刚极猛的一拳,在电光火石间,已经杀到我面前,眼看我快要硬食这一拳之际,我马上将自己『缩小』,勉强避过杀招。

变回原型的我,朝毕拿射出『镭射死光』,死光的速度又快又刁钻,毕拿根本无可能避过…

可是我错了,因为他根本没有打算避,他只是反手一捶,就已经挡下了死光,发生了猛烈爆炸!升起了一团浓烟。

浓烟迷住了我的眼睛,我只得架起双臂,準备防御。

「钢铁飞腿!」浓烟之中,一条腿从中飞出,破开了浓烟,来势汹汹,正是毕拿的杀招。

我运起全身力气防御,可是偏偏无法抵得住他的力量,他的脚才一碰到我的手臂,我就像断线风筝般飞了开去。果然,毕拿每一招都力敌千钧,这一招已经把我双臂打得发麻。

「再来!」我才立稳阵脚,毕拿已经飞扑过来。
「飞拳飞腿!」在我往后闪过毕拿的拳的同时,一手一脚,从毕拿的左右两边直击过去,狠狠地打中了他的脸庞,我以为凑效了,谁知…
毕拿站住不动,摸了摸自己的脸庞,笑了,轻蔑地说︰「嘿嘿…没甚么力度,抓痒而已。」

毕拿说罢又扑了上来,我来不及反应,被他踢中了我的小腹,痛得我捂着肚子、跪在地上。

他的力量十分雄厚,而且防御力也十分高,即使勉强打中了他几招,都仿似替他抓痒,更糟的是,以我十招换他一招,根本不划算,糟了…

这次正面交锋,我就被这个毕拿缠上,处于下风,实在是大件事了。

(待续)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388ob.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