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作者:梦如韶华易逝难返
字数:9085
首发:Pixiv(id=13470294)

                第七章 炼铜,才能富国强兵

  「少昊哥哥!」初玖心痛地直接扑上去抱住少昊烧焦的死人头,却被尚未冷
却的高温烫了下奶子痛得松开,然后只得在近处颤抖地把手停在半空中,想摸又
不敢摸,她泪流如注: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明明少昊哥哥会复活应该
是一件开心的事,少昊哥哥也再度和自己说话了,两件快乐的事叠加理应变得更
加快乐,但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偏偏是这个恶魔…

  「哈,放心吧,我还没玩够呢,又不是不会把他复活,你大惊小怪个啥,又
不是第一次了,早点适应吧,还是说无论如何也无法接受你的少昊哥哥惨死?哪
怕知道他会复活?嚯,那可真是痴情。」林庸冷嘲热讽地说。

  初玖哭得更厉害了,她所害怕的就是连死亡的自由都没有,只能一次次被这
家伙玩弄,死了又复活,在无尽的灵与肉痛苦中沉沦。

  「呵,有什么好哭的,我又不欠你,」林庸冷笑,「我知道的,你是打算把
我献祭了复活少昊的吧,然后之前装着一副清纯小女生傻白甜的样子说对我有好
感,其实就是为了吊住我,让我心甘情愿奉献,真是一副好算盘,你肯定认为我
这个对你百依百顺的舔狗只要你一作出难为的样子,就一定会体贴地为了实现你
的愿望而甘愿赴死…真不愧是极品绿茶婊,既然你做了初一,也别怪我做十五了。」

  「没有!魂球,你绝对是误会了!我绝没有这么想过,我怎么会随便牺牲他
人的性命?!」初玖委屈地激烈辩驳道,依然一副白莲花的做派。

  「但若是有人为了复活你的少昊哥哥而牺牲你应该不会拒绝吧?」林庸只觉
得恶心,目光冷漠,「你不就希望我这么做吗?然后再假惺惺流几滴眼泪,表示
【啊呀,魂球我一定会记得你的】,妈的,我要是真做这种傻逼舔狗才叫犯贱呢!」
说到这林庸一把抓起初玖的头发,把她拉扯得脑袋后仰,强迫她和自己对视,
「我说的对不对啊?」

  初玖内心震怖,很想回答不对,但如果因此惹怒林庸肯定会很惨,但回答对

  初玖一向自认善良纯洁,要她这样否定自己,简直比杀了她还痛苦。

  但稍微扪心自问,或许她的确抱了这个心思,一个对自己忠心不二,但自己
却不喜欢的男生,如果他真的愿意牺牲自己救回少昊哥哥,她或许真的只会故作
挽留一番…这让她内心苦涩,难道我真的是魂球说的极品绿茶婊吗?不对,这只
是人之常情,嗯,人之常情…

  面对林庸,初玖有一种从里到外,构成自己的一切要素都被无情剖析且摧毁
的感觉。

  好想,真的好想死,但又死不了,少昊哥哥,你告诉我啊,我该怎么办啊,
我真的能坚持下去吗?

  初玖紧抿的唇在发颤,她不由闭上眼,但紧接着就是头皮一痛,林庸扯着她
的头发直接把她按到少昊的死人头上,那虽然降低,但依旧让人难以忍受的高温
烫的她惨叫出声,肌肤一片粉红。

  「回答个问题也要这么久?你是不把我放在眼里吗?贱货?」林庸冷冷道。

  「对不起,对不起,你说的对,魂球,我就是个绿茶婊,不但利用你,连你
的性命都想用来献祭复活少昊哥哥,呜呜呜,好烫好痛啊,你放过我吧…」初玖
语速飞快地求饶道,她感觉自己的乳头快被烧焦了。

  「哈哈哈哈,这才对嘛,有自知之明的贱货才是好贱货。」林庸笑着松开了
初玖的头发,然后扶着那根口爆完后就一直暴露在空气中的几把,腰一抖,一股
水箭射出。

  林庸一边解手释放,一边笑嘻嘻道,「你少昊哥哥的死人头很烫吧,来来来,
我给你冷却下,可别躲哦。」

  初玖呜呜啜泣着,尊严完全被践踏碾碎了,那温热的尿液落到她头上,身上
和少昊的死人头上,很快就凉透,连带着她的心,也好像成了一坨裂痕密布的冰
渣子。

  林庸做这种事的时候完全没有心理负担,主要是林庸完全就没有把初玖和少
姜这两婊子当做正常女人,刚才透批的时候他就全程没动嘴,哪怕那美乳和红唇
看起来就想让人咬一口,他也依旧无动于衷,因为他觉得,就初玖和少姜这两个
婊子,也想玷污他高贵的嘴,她们就只是飞机杯似的性欲发泄器罢了,你见过有
人去亲飞机杯吗?如果有,那可真是太恶心了。甚至他虽然疯狂中出初玖,但其
实早就断绝了精子的活性,这两个婊子不配生他的孩子。

  当然了,这其实也不是真的尿,成分实际上更接近红茶,人与人的体质不能
一概而论,已经超神的林庸并不需要排泄,虽说硬要排泄也不是不行,但还是用
自己的附魔几把生产些红茶简单又舒坦。

  也正是因此,只要他想,可以永无止境尿下去,就和他的射精量一样,完全
不尊重能量守恒,甚至只要时间充足,把整个宇宙挤爆掉也不是不可以。

  但应该没那么一天吧?除非我哪天想透个宇宙生命体了的时候?

  林庸瞎想着,在尿到一半,那死人头冷却得差不多时,就念头一动,复活了
少昊。

  少昊一睁眼就看到那根可恶的几把喷薄出的水流把他的视野打湿,他甚至愣
了一下才反应过来那是尿,虽然好像落到嘴里根本不咸,还挺好喝,但他还是第
一时间就怒了,这可是尿啊!就算不是尿,也是从几把里出来的肮脏东西!他堂
堂东方日出之天帝,西方日落之少君,居然被人当头撒尿!?还有,更重要的是,
这是他妈的什么尿量!都把他全身尿湿了还在尿!?草!他立刻就想破口大骂,
却被一旁的初玖捂住嘴。

  「少昊哥哥,隐忍…」初玖再不复往日的活泼可爱,像祥林嫂似的露出愁苦
的表情,赤裸的身子上都是青肿和新添的烫伤。

  也在这时,林庸尿完了,一把提起初玖还干净的头发就把她的脑袋往自己胯
下按,「给我清理下,还有,小心点,别把尿沾我身上了。」

  初玖只能耻辱地挽挽湿漉漉的头发,只以一张嘴和林庸的几把作为两人唯一
的接触,像吸冰棍似的把上面的精液和尿液吮干净。

  少昊还是忍不住,就想破口大骂,但林庸念头一动,就禁了他的声,依旧只
有脑袋恢复,浑身还是烂肉人棍的少昊努力张嘴却什么也说不出,简直难受极了,
他无能狂怒地跌到地上,发出无声的尖叫。

  「好好忍着吧,少日天,说不定真有你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的一天呢?又
或者忽然就有谁谁谁来迎你这少君执掌什么什么势力…哈哈哈,你这嘴歪的倒是
挺有味道的,虽说不管是谁,都无法阻止我就是了…」林庸看着少昊气歪的嘴就
大笑,随即,他低头一看,却是初玖清理好了他的几把,把那些精液尿液的混合
物当着他的面闭着眼流着泪,艰难地吞下去,然后就是一阵干呕,眼中泪花闪烁。

  「别哭了,给我过来。」林庸直接拉扯着初玖的头发就把她拖到沙发上,然
后在初玖的懵逼中变出一些道具,紧接着初玖意识到了,那是要用在自己身上。

  她本能地害怕道,「能不能不要…」

  啪!

  林庸又是他妈的一巴掌就对着这婊子的逼脸打过去,「你他妈没资格给我提
条件。」然后一口球就封了初玖的嘴巴,再把她摆成m开腿的姿势,把她大小腿
绑在一起,用一根铁棍穿过腿弯的缝隙,把她的手拴在上面,如此一来就变成她
用手拉着铁棍,铁棍压着大腿,大腿又让绑在一起的小腿随波逐流,完成了完美
的力之传递,看上去就好像是她自己卑贱地摆出这个淫荡的姿势且不能改变。

  「呜呜呜。」初玖只能眼睁睁看着林庸把一根粗大的透明按摩棒塞到她的屄
里,那按摩棒几乎把她的花瓣都给捣碎了,大小阴唇都没入腔道里,然后被林庸
生生地用手剥出来,像一圈粉色的花圈装饰了按摩棒,若不是有精液和淫水润滑,
而她的阴道也被林庸费力开拓过,这一下就要出血了。

  当整根按摩棒都没入小穴里,让每个褶皱都舒展开,她的花心理所当然地也
被洞穿了,按摩棒的龟头进入子宫里,让她直接翻了白眼,鼻涕眼泪一起流下,
舌头顶得封嘴的口球一阵滑动,唾液大量淌下,落在脖颈和奶子上,同时她的子
宫也一阵收缩,以那女孩子体内最娇嫩的媚肉严丝合缝地将龟头包裹,初玖的身
体一阵痉挛,白丝的足趾蹼掌一样张开。

  林庸不为所动,他本可以弹指就完成道具安装,但那有什么意思,当然是亲
自动手最爽啦,就和拼高达似的,林庸享受的就是过程,咳咳,林庸是不会向风
评被害的胶佬道歉的,大不了到时候摇来几个请他们一起透批就是。

  是了,林庸对后续如何找乐子已经有了个大概的蓝图。

  心里想着,林庸手中动作不停,把大的按摩棒塞进去后,又塞了个小按摩棒
进去尿道里,然后再在那粉红色仿佛玛瑙的阴蒂上贴了个跳蛋,用黑色的,呈丁
字裤绑在胯线上的皮带固定,以免被阴道的蠕动推出,又在初玖烫伤的乳头上绑
了两个跳蛋,这才满意地罢手,然后拿出一个遥控器,无慈悲地开到最大,那些
按摩棒和跳蛋随即震动起来。

  「唔唔唔,咿呀啊嗯嗯唔!!」初玖的眼球癫痫一样乱转着,腰背弓起,脑
袋后仰,被巨大的快感给摧毁了理智,若非口球是橡胶的,她可能都要把牙咬碎
了,她的唾液淫液泪水鼻涕,各种体液疯狂分泌,身体像被一股火焰燃烧,却又
像徜徉在云端,大脑无时无刻不在接受着快感,热流走遍了全身,每个细胞都在
电击般的快感中颤栗,欢呼,她感觉一切都不重要了,只想一直沉浸在这种快感
里,一次又一次,永无止境的高潮。

  「爽死了的话我会把你复活的,就这样,我去透你的好姐妹了,嗯,菊花的
处女就留到下次吧。」林庸满意地看着按摩棒在初玖的小穴里跳动,发出叽噗叽
噗的声音,挥挥手告别,在少昊绝望的目光中,走向瘫在门边的少姜。

  少姜作为天书,本身是工具,感情淡薄,活过了无数岁月,除了主人的事外
都漠不关心,所以除了在刚才少昊被虐时落了些眼泪外,就一直是一副司马脸,
即便是看着林庸把初玖干得死去活来也只是感到疑惑——为什么会做出那么奇怪
的表现?她现在就以一张司马脸冷漠地看着林庸,即便林庸已经解除了她的禁言,
也不说话。

  最后还是林庸先开口,「你应该知道我接下来要做什么吧?」

  「对不起,我没有那种功能,也无法理解你做的事,还请你罢手吧…」少姜
说。

  「呵,那也得先透过才知道,嗯,就让你的少君主人好好看着吧,充当我们
的见证人,毕竟他可是你的主人,你这二手货要是让我体验不好的话,我可是要
找他算账的。」林庸说。

  「这种事,真的很愚蠢。」少姜只是垂下眸子。

  林庸没所谓地摇摇头,万能的念头一动,之前的那张已经脏了的床消失,新
的床出现,旁边还出现了一把椅子,和床高度平齐,而少昊就被绑在那椅子上,
这可是能清清楚楚近距离观看到透批细节的特等座,林庸可真是太体贴了。

  在少昊圆睁的怒目注视下,林庸抱着少姜上了床,两个人侧身对着少昊。

  说实话,真要开透了,林庸反而有点苦恼,有一说一,他并不是某B站主播
那样的恋童癖,甚至最讨厌小孩子了,也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透萝莉,所以一时
间竟然难以下手,少姜的身子实在是太小了,可能就一米二左右,和贝黑莫斯差
不多,其中一大半还是腿,这种比例真就只有二次元才会出现,现实中真正的萝
莉大多都是是短手短脚又水桶腰干巴巴身材,哪像二次元,个个混合成熟女性比
例,细腰长腿,还挺有屁股,就算胸小,放在现实中也是b杯以上。

  「先把衣服解了罢。」林庸想着,但那汉服元素的连衣百褶裙实在有点结构
微妙,也不知怎么穿上去的,林庸一烦,就直接从那水蓝的圆领扯开了。

  白白净净好像羊脂玉的身子暴露在空气中,嗯,果然是细腰大胯长腿,胸前
的起伏虽然小,但也有ab之流,顶着两个红晶晶的乳头,可爱极了。

  「居然是真空,难道说是随时等着被人透图省事吗?」林庸说。

  「只是,没必要罢了…」少姜偏开头说,脸色平淡得好像完全不在乎被侵犯。

  「嚯嚯,这样么…总之我不客气了。」林庸说着,一手挑逗着那两粒乳头,
并轻捏那玉碗般扣着的小乳鸽,然后另一手撕掉了百褶裙,同样真空的隐秘处露
出。

  「白虎逼吗?萝莉特色呢,可以,我很喜欢,是好文明!」林庸评价着,对
比了下初玖的馒头逼和这白虎逼,前者阴唇肥厚,小穴多水敏感,且容易高潮,
而这白虎逼,现在看来倒是平平无奇,大概是因为过于幼小还没发育成熟的原因,
看上去就像一道粉色的裂痕,大小阴唇几乎没有分化,像一片晶莹的白膜保护着
小穴,摸起来就和少姜的小脸一样嫩。

  有点,让人无从下屌,害怕一插进去就透坏掉了。

  林庸想着,决定先把前戏做足了,于是以手指轻分开那团油脂般的外阴,露
出里面粉白的嫩肉,一个几乎只有铜钱孔大小的通道显现,林庸好不容易找到通
道上方隐藏的阴蒂,那玩意儿从包皮剥出来了也勉强只有少姜乳头的一小半大,
林庸轻捻着这阴蒂,少姜忽然发出咦的轻声。

  「怎么?你不是说没有这种功能吗?这就有感觉了?」林庸问。

  「只是,有一点感觉罢了。」少姜不在意地道,还是躺平任草的态度,一点
反抗的主观能动性都没有。

  「哼。」林庸笑笑,一眼就看穿了少姜的敏感程度的确远低于普通女人,或
者说她包括痛觉在内的感觉都很低,想一发黄金手指就让她动情是不可能的,但,
人与人的体质不能一概而论。

  林庸念头一动…

  「咿呀。」少姜叫了出来,然后一脸迷茫和惊讶,面带红晕地问,「你对我
做了什么?」

  「把你变回正常女人罢了,」林庸笑着说,「你应该感谢我,我完全可以让
你摆脱天书,成为一个真正的生命。」

  少姜眼睛眨眨,平静地道,「你说什么我都不会信的。」

  「没关系,那就拭目以待吧。」林庸抽出手指,满意地看了下指尖粘稠的淫
水,把淫水随手抹在少姜的小乳鸽上,令那两粒已经勃起的乳头一阵反光,少姜
的胸脯微微起伏着,她的呼吸好像乱了。

  紧接着,林庸退后跪坐,把少姜白生生好像一折就会断掉的双腿抬起来,抓
住小腿,就按下去,那洁白的脚环撞在一起发出叮当一声响,然后她的小脚就到
了自己的脸颊两侧,臀部被迫抬高离床,在那好像白面团的小屁股上,是一朵粉
嫩的雏菊,和紧邻其上,淌出几滴晶莹爱液的蜜裂。

  林庸把几把抵上去,那外阴立刻油脂般滑开,边缘发白地套住他的龟头,然
后林庸有点费力地深入,龟头处一阵紧窄柔嫩。

  「呀…」少姜皱起的眉头展开了,她发出一声急促的短叫,像突然喘不上气,
然后她的小脸煞白,恢复到正常人程度的痛觉令她咬紧了唇,瞳孔收缩,清楚地
看到了自己原本平坦的肚子上鼓起一个肿块,就好像什么可怕的生物钻了进去,
且还在深入,她整个人像被分成两半,小穴传来撕裂般的痛苦,鲜血汩汩而出,
染红了林庸还剩三分之二在外就抵到了子宫的几把和她自己粉嫩的小屁股,然后
不断淌下,流到背上,床上,到处都是。

  「呀,又是个处女?还真是好运啊,」林庸放肆笑着,扭头朝椅子上的少昊
打了下招呼,「少昊同学,看到了吗?你的女仆被我破处了哦,这出血量好大呀。
既然你还没透过她,我就帮你开拓开拓喽。」随即就慢慢动起来,少姜痛得抓紧
了床单,腿也绷直了成一线。

  少昊听到林庸这不要脸的挑衅,再看到仿佛和他之前承受的穿刺之刑一样痛
苦的少姜,怒气上涌,大脑倏地一片空白,就气晕了过去。

  PS:今天三更,还有两章,没写出来记得催我

                ——

             第八章少昊的地狱

  终于透进少姜的萝莉白虎逼,林庸也总算可以稍微评测一番了,嗯,首先第
一感觉就是很窄,开口的外阴仿佛柔软的肉套箍着他的几把,进入小穴里稍微宽
敞了一点,但到了中端后居然还能变窄,且陡然曲折,仿佛浮点的肉褶大量出现,
明明只是不到十厘米长的阴道居然能有如此多的变化,每一下进出都会把林庸的
几把按摩得很爽,但却又没有那种被紧紧压迫不舒畅的感觉,反而动得很顺畅。

  少姜的身体就像水做的一样,柔软得好像没有形状,肉体的延展性极好,哪
怕没有淫水润滑,也能承受他的大屌,虽然出血颇多,好像真的要给他干坏掉了
似的,但终究是适应下来,阴道仿佛介于无形有形之间恰到好处地包裹着他的肉
棒,透起来就像泡在凉水里,嗯,这就是少姜阴道的另一个特性了,温度甚至比
她的体温还低,倒是别有一番趣味,就是不知道透着透着会不会加热。

  林庸看着少姜的小肚子随着自己的肉棒进出浮起不断前后移动的肿块,这种
视觉冲击力令他颇为受用,不由感慨,难怪会有那么多炼铜术士,毕竟这种成就
感就算是那些几把小性能力又弱的人也很容易获得,透起来开心得不得了。

  想着,林庸进出愈发地快速。

  少姜疼得将一大片被单都抓皱了,指尖都因用力而发白,她艰难地呼吸着,
忽的,眼睛放大,呀了一声,舌头吐出,仿佛遭受到了不可置信的重击。

  是子宫,林庸透到了她的子宫!

  本来,少姜那仿佛未成熟果实的子宫因为体积和位置不与阴道处于同一水平
线的原因,极难被采撷到,但在少姜眼下这个抬腿过肩,腰臀也高举的姿势下却
是随着林庸的冲击硬生生下沉了几分,林庸几次冲击都能清楚感受到那子宫在自
己的龟头上滑来滑去,被顶得上下左右乱动,然后,终于在他的一次深入冲击下,
被他直接干穿,龟头进入那娇小的房室中,就像被无数张小嘴紧咬着渴求精液,
林庸把几把抵在那子宫壁上,双手把少姜穿着绣鞋的小脚按在了床上,一边享受
着子宫收缩抚弄的同时,一边轻微动腰,用龟头研磨着那团娇嫩的媚肉。

  「啊…」少姜闭眼咬唇,小脸上浮现病态的绯红,原本紧抓着床单的手指有
几根松开了,在半空中弹琴般轻颤着,那绣鞋也弯曲,其内的小脚弓了起来,从
子宫传递来的那种麻痒难耐的快感令她陌生又害怕。

  从未体会过这种感觉的她,对这种快感的承受力甚至比初玖还弱,以至于本
就在逐渐变得酸麻,不再那么疼痛的阴道也收缩,以极低的温度碰撞林庸肉棒那
相对极高的温度,隐约间像是有滋啪的幻听,数种快感并发,引起了一个连锁,
叠加叠加,重重叠加,少姜猛的又睁眼,抬头望向天花板,在她眼中,那水晶吊
灯在变得魔幻,像是一团在水中融化的油彩,颜色缤纷,一股热流从她的子宫深
处爆发了,她发出嗯的一声低吟,一缕银丝从半张的小口落下,小手收到心口我
今晚着,双眼像成了万花筒,迸出无穷的光彩。

  林庸也不再忍耐,狠狠一顶,大半在外的棒身又进去一部分,几乎就要把子
宫顶穿,一步到胃去,林庸紧握住少姜纤细的脚踝,用力之剧在那洁白胜雪的肌
肤上留下了瘀痕。

  噗。

  是小穴里的空气被挤出的声音,少姜才从高潮中回神,就被几乎把她的子宫
撑爆的精液给烫了个梅开二度,这绝对不正常,正常人的体温不可能可以支持生
产出五十度以上的精液,但林庸却可以,这太不正常了…

  少姜脑中的理性被碾碎,她能清晰地感觉到林庸射出的精液的冲击力,撞得
她的子宫壁发痛,那种发涨的感觉让她呼吸都不能,只能吐着舌头小狗一样呼气,
纤秀的小鼻子翕动着流下鼻涕,睁大的眼睛眯起来,眼眸上翻,当她的肚子在林
庸几把进入导致的肿块以外又在子宫位置凸起一个橘子大小的形状。

  「嚯嚯。」林庸陡然来了兴致,在射精的快感褪去后,依旧还在射精,那仿
佛无穷无尽的精液硬生生将少姜的子宫撑得不断膨胀,令少姜又痛又爽,一向三
无的脸上竟然紧咬着银牙,嘴唇勾出笑来,陷入美妙的迷梦里。

  这时候,少昊也醒了,眼睁睁地看着林庸压着少姜,少姜翻着白眼露出崩坏
的笑,更是不知何时多了个大肚子,肚皮都被撑得晶莹,可以看到血管,还有那
下面晃荡的某种液体,少昊一时间还以为自己是被林庸隔了好几个月才唤醒,以
至于少姜都被草怀孕了,但看见一旁沙发上和记忆中一样嗯嗯呜呜地含着口球沉
沦在高潮深渊中的初玖,就明白自己只是昏过去了一会儿,可为什么,少姜就大
了肚子?林庸连一眼把人瞪怀孕的事都做得到吗?

  少昊正疑惑着,就看到林庸好整以暇地退出了少姜的小穴,满脸痛快之色,
再然后少昊就看到少姜粉白的双腿垂下砸在床上,脚环叮当地在响,像在为这淫
靡的一幕奏乐,在那藕段般晶莹可人的两条大腿中间,一个无法合拢,被扩张到
足有李子大小的小穴显现,甚至可以看到里面蠕动的阴道和子宫口,从中,大量
的精液汹涌而出,落在黑瀑布般铺在床上的头发上,显得格外淫荡。

  原来,是直接中出到肚子变大吗…

  若不是少昊牛子已经被踩爆了,这波恐怕看了一眼就得嗯了。

  少昊忽然感到一股愤怒和憎恨,但却不是对林庸,而是对初玖和少姜,他也
说不清为什么,只觉得在这亮堂的大厅,一切都那么不真实,被放置play在
沙发上不断高潮的少女,顶着西瓜肚,小穴还在流精,两女都是一副类似的阿黑
颜…天旋地转!草,明明都是被强暴,都是被第一次破处,真就这么爽?都被干
到高潮?别他妈都真的是林庸说的淫娃荡妇小婊子吧?!

  少昊有种臣等正欲死战,陛下何故先降的绝望感,仿佛自己被背叛了。却是
不知道,人与人的几把不能一概而论,别人的几把可没有附魔啊…

  所以在所难免的,在无能狂怒后,就算是少昊这种龙傲天也不由自主陷入劣
根性,开始推卸责任,通过贬低他人来获取支撑下去的信心。

  虽说很快的,少昊意识到自己想法的卑劣,甩甩头强迫自己不这么想,但这
想法仍然是如同种子扎根在了他的心灵深处,等待有朝一日发芽茁壮。

  林庸也在刹那间读到了少昊的心理变化,暗笑一下,就看见少姜的小穴收缩
着闭合,原来被挤得几乎看不见的外阴也恢复,再度恢复到那粉红蜜裂的样子,
不愧是延展性极佳的名器,若不是还留着精液在大腿和头发上,西瓜肚也没减小
多少,脸上也依旧是阿黑颜,看起来就好像依旧纯洁没被侵犯过的小萝莉。

  林庸估量着,就舒适度而言少姜的小穴还要超过初玖的馒头逼,而在稀有度
上就更超过了,馒头逼好找,但像少姜这种小穴浅短紧窄,毫不费力就能贯穿,
且延展性极佳,还自带浮点,子宫会吸得一笔的极品白虎名器逼却是可遇不可求
了。

  少昊看见林庸在那里好像是在触景生情,胯下那根还垂落着精液,即使半软
不硬也得有十几公分,粗如李子的几把就一阵泄气,自己正常人的牛子和林庸比
起来简直就是废物中的废物,没有存在的必要…

  少昊第一次产生了挫败的心理,之前被林庸那样痛殴,他都没有屈服,但当
身为男人的根本上显而易见地落败了,即使是他,也无法克制自卑感。

  这时,林庸看了过来,笑着打招呼,「哟,你醒啦,少昊,刚才最精彩的部
分你都没看到,都不知道我怎么把这婊子透到高潮的,这回可要看好了哦。」说
着,林庸就把少姜一只腿抬起来,让少姜侧过身子正面对着少昊,然后以背后位
摸着她的西瓜肚就把肉棒又塞了进去。

  那根丑陋的粗长几把捣碎了花瓣,插入阴道最深处,初时还有一些精液和血
液混合物流出,但随着林庸的进出慢慢变得越来越淡,最后完全变成了淫水,却
是少姜的子宫把剩下的精液都锁住了,而适应了林庸肉棒的小穴也不再疼痛流血。

  噗嗤噗嗤。

  少姜被插得醒来,不由自主地每随林庸进出一次,就叫一下,小脸殷红,眉
目含春,蓝色的眸子里仿佛绽开了粉红的桃心,鼻涕和口水流出,哪还有之前高
冷的样子。

  少昊把牙都咬碎了,林庸就是故意用这个体位好让他清晰看到那几把在少姜
屄里进进出出的情况,这是怎样邪恶残忍啊!虾仁,居然还要猪心?!

  「少君…」恍惚间,少姜和少昊对视,她刚想说些什么,舌头就被粗大的手
指夹住,肆意玩弄着,唾液乱流,然后只能露出无奈的表情。

  噗!

  少昊直接吐出口血来,这完全是被气的,但这回他没晕过去,似乎是林庸故
意所为,他知道,噩梦又要开始了。

  PS:半路睡着了,抱歉,继续码,把第三章干出来,还有说下特典,因为
打算在漫展上直接杀他妈的文案和策划,所以需要酝酿下,就推后了 不得不说,干的漂亮,舔狗舔到最后什么都没有,必须强硬才能有话语权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388ob.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