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1。)

  六月,总公司突然下了人令,拨了两个人支援我们屏东营业处这里,看到人
令后,frank却发现了其中有个曾经熟悉不过的名字……

  女的叫庄静吟,另外一个男的、则是她的老公阿平。

  当然,庄静吟也不是她的真全名,只是这篇网志中、frank给她一个方
便称呼的名字。

  几年前,庄静吟曾经待过营业处,并且和frank算是短暂地交往过两三
个月吧?呵,谁叫年纪一大,几年前的回忆、也渐渐地给忘到有些丢三落四后,
frank甚至已经说不太出、当时有发生了哪些事……

  但对曹主任来说,这算是鸡毛蒜皮小事,所以他把她们的工作分配交给了我-
阿平被我找来当了自己业务处的手下,公司资历较深的庄静吟、则是被我给「建
议」补上了厂务组的副组长空缺。

  话说姊弟恋走到结婚、现在并不少见;但当时几年前、frank知道庄静
吟要结婚的讯息时,还是让我大吃一惊。

  毕竟,曾经因为想嫁入豪门为志愿,而选择和当时还是穷酸小职员的fra
nk分手后,她还先后请调到了凤山分公司和高雄总公司去;原本以为她会如愿
以偿地钓到金龟婿的,谁知道……劳心费力嫁到的阿平,现在却还是个领不到三
万块薪水的小职员。

  只是,从总公司的人马、落到被「下放」小地方的营业处并不多见,所以f
rank好奇地透过人脉向总公司查了一下原因,却得到了一个满有趣的八卦消
息……

  「喔~嘶嘶……啊~」,而当frank一边想着庄静吟的事情时,一边从
肉棒前端上传来的酥麻感,还是令人忍不住脱了思绪给打了个冷颤……

  「啧啧……」,跪在我脚边、zoe抬着头看着我的同时,一脸不满足地吸
舔着肉棒的她,发自嘴边啧啧作响的口水声,正毫不掩饰地响彻了整个茶水间…

  「善用时间」是每个上班族该学会的事,比如抓住一个四下无人的空档,即
使是茶水间的狭小空间,也能是你把一个女人用背后姿给痛快干过一遍后,还能
欣赏她如何用女人的小嘴、跪着帮你清理乾净肉棒上每一滴白色残精的美妙景色
……

  「真棒呢!我们家的zoe……现在越来越会吃精了呢!」、「嗯……谢谢
主人老公夸奖……嗯……啧啧……啊……主人老公的精液……有种消毒水味道…
…现在只要一闻到这种味道……就会让zoe很兴奋呢!」、「呵,是吗?嘴巴
上有沾到一些……来、擦一下,收拾一下也该走了,乖!」,而看见zoe嘴角
上还有一抹沾到的遗精痕迹,frank找了面纸帮她擦完后,只见zoe也熟
练地弄平裙摆、穿好小裤裤,并且也将原本一整对暴露在外的d杯肥奶、有技巧
地挤回了紫底黑框的性感bra的包覆之下。

  「主人老公……明年的这时候……人家想……帮你生个小女生,你说……这
样好吗?」,之后,对着茶水间的镜子补着妆的zoe,却突然这样地跟我说起
这句话。

  「我没反对的理由,如果你们家不介意……那我们一起加油吧!」、「好啊!
噗赤!呵……」,撇过脸,被我一脸认真回答的表情给逗笑的zoe,补完妆、
再随手给自己倒了一杯红茶后,便避嫌地先走出了茶水间。

  「呼……喝!」,对着茶水间的镜子深吐了一口气,刚整理好衣容的fra
nk,却被镜子里、突然出现在自己背后的女人身影给吓了一跳。

  「是你啊!庄静吟!」,翻了一下白眼表示不满后,frank随即认出了
那个女人身影的身份是谁,「呵,你还会怕啊?没想到……还真的在茶水间看到
你们做这种事呢!好一个」种马组长「啊!看来……我听到大家说的传闻……果
然都是真的……」、「呵,你在说啥呢?」,原来,这女人刚一直就躲在茶水间
边边的杂物堆旁边,人被茶水间的一道布帘给挡着没发现;而比我们先进来的她,
因为茶水间的门只有一个,在不好意思走出来「打扰」我们的想法下,也似乎就
这样看完了这段二三十分钟长的「活春宫」演出……

  「别装蒜了!刚刚那个是马×华吧?舅舅是公司高层的方董的那个公主病千
金……啊!传闻中的另外一个……是叫韩×贞的年轻小美女吧?唉……看样子,
我不在你身边的这几年,你倒是过着大享」齐人之福「的舒服日子啊!」、「呵,
没想到大家都还满多嘴的,而你这个爱打听八卦消息的坏习惯,也一样没有变呢!」,
frank小小地在口头上回击了一下后,只见庄静吟却伸手递给了frank
一杯热咖啡。

  「是啊!讲到习惯……咖啡,加2包糖、1个奶球,这是你爱喝的口味,对
吗?」、「嗯……」,接过咖啡、并且喝了一口后,我忍不住对她还记着这件事
感到一点点窝心……

————————————————————————–

  「我们……到底是因为什么事分手的啊?」,递给我咖啡后,庄静吟也给自
己倒了一杯咖啡,并且对我问了这个问题,然后,就一个人走出了茶水间、上半
身靠在一扇窗户边地看着窗外,而我不知道怎么了,就也跟着走到了她所在的窗
户旁。

  六月,窗外吹进的风,已经悄然无声地带上厚重的暖意;而因为热咖啡给跟
着喝到流汗的frank,心中也不禁闪过了、后悔刚才应该给自己拿杯冰咖啡
才对的念头。

  「嗯?你忘了?故意的吗?那时候,是你说你只想嫁到豪门当贵太太的,在
我连一个五万块的包、都送不了你之后,你就跟我分手了;后来,还跟着就调到
了凤山分公司、高雄总公司去;那时候,你还跟我在电话里、炫耀现在这个阿平,
都是开着bmw载你上下班的……怎么……现在都不认帐了啊?」,回想起过去
曾有过的埋怨,对着曾经是自己的情人、现在是别人妻子之身的女人,fran
k的话里是藏不住的酸中带刺。

  「呵,是啊!真不想想起来呢!嫁给他……真的是被骗了!」、「嗯?怎么
说?」,原来,阿平当时候开的bmw、是他用贷款买的二手中古车,后来,贷
款付不出来,车子也就跟着给卖了;至於那时候对庄静吟献殷勤给买的包包、鞋
子、衣服和出国去玩的花费,也全成了阿平硬着头皮刷卡给欠下的卡债;更别说
那场花了上百万的婚礼、跟一枚几十万的钻戒了,逼得后来阿平家拿光他哥出意
外死掉领的保险理赔、庄静吟也卖了那枚钻戒,才总算是收拾了阿平装阔给捅出
的娄子来。

  只是,也因为这样,一过阿平家家门的庄静吟,自然也没有好脸色可以看,
三不五时的吵吵闹闹,也没让她在阿平家过上几天的好日子。

  「所以……你才外遇、勾搭上总公司的朱经理?啧啧……他是有钱没错,可
是他已经结了婚、外表样子也不太……这……你也太不挑了吧?」、「嘘……小
声点!你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你去拜託人查了我的事?」,一说完,看着庄静
吟急忙想伸手摀住我嘴巴的反应来看,那通给总公司那边「某人」打的电话、所
得到的消息果然是值得的。

  「怎么知道的重要吗?总公司人事部那边、有的是方董的眼线……你也知道
我是谁的人啊!人脉啊!不就是要这样子用的吗?」,这句话,我说得真心诚意,
「嘘……那就别泄漏出去这件事,总公司那边有把事情压下来,就连我家阿平也
不知道,还以为我是自愿调回来这里的,也就陪着我一起回来了……」、「喔?
所以说……你是被」流放「到这里来避风头的吧?」、「嗯……」,然后,看见
有人从走廊对面走过窗户这边时,我们彼此沉默了一会儿,故作正常地喝完了手
上已经变凉的咖啡。

  「回来这,我没有什么靠得住的人撑腰,我老公阿平……你也看到了,他也
根本不能罩着我,这样吧!你帮我保守秘密,又分点心思照顾我,我……就愿意
给你以前……一直想要的甜头吃吃……」,等路过茶水间这边的几个同事一走,
说着话的庄静吟、把咖啡杯子放在了窗户边后,便伸手抓住了我的手,再往她裙
摆下的私密处给探了进去……

  「内裤湿湿的……对吗?刚刚看见你用力干人的肉棒和屁股,还有听见那个
马×华的叫声……啊……都让人家忍不住自己就湿了小裤裤呢!谁叫人家……已
经好久没高潮了呢!我家阿平和女人做爱的本事……还得跟你这个组长前辈好好
学学啊!」、「呃……」,把手伸了回来,指尖上若有似无的淫水骚味,确实很
难不让人为之心猿意马。

  「喂,小李吗?你们家的静吟借我一下,对……上次内埔厂厂务巡视记录的
问题,曹主任有意见,还是你要自己过来找我写?不用了?好吧!那我们人在楼
上档案室找资料,有事再call我……」,有人说「权力是男人最好的春药」,
或许是吧!但权力,绝对是男人掳获一个女人芳心最好用的工具之一。

  「小李吗?呵!连我这边厂务组组长都是你的小弟呢!有你这座靠山在……
人家也就放心多了啊!」,等庄静吟说完,我们两人便坐电梯上了楼上的档案室。

———————————————-

  「喔喔……好爽……爽死人家了!再快一点,对!不要停!让我再高潮一次
才行……喔呜……什么朱经理……什么老公阿平……还是跟你这个○○组长」相
干「的时候……最、最、最……啊啊……最爽了……」,档案室里,扶着整齐摆
放档案资料的铁架,衣衫不整的庄静吟、正外露着一对c杯奶子给摇晃当中;套
装裙摆则被frank从后头撩到腰间,右脚被我抬起的小腿尽头,脚踝上、则
挂着一条皱巴巴的粉红色蕾丝内裤……

  「是……是吗?」,我苦笑着,一边停不下努力摆动的腰肢,一边则对努力
干着自己部下的妻子的这件事、居然感到一丝不好意思。

  「嗯……亲我……」,转过头的庄静吟,伸长舌头和男人舌吻的这副模样、
真是火辣极了,让人只想一把抓住她的两颗c杯奶子,顺便摆腰加快、加重每一
下抽插这个骚浪人妻的湿热小穴的干劲……

  「喔喔……人家好爽……小穴也好爽……呵……精液……都流出来了呢!」,
因为还有工作要忙,重修旧好的第一次「深入了解」,frank只能留了半小
时的时间。

  虽然这样,但庄静吟应该也有得到满足吧?看见她扶着铁架、慢慢瘫坐在档
案室地板上,一脸则是余韵犹存的回味模样;而两腿交叉盘坐的胯下阴影中,也
隐约看得出小穴里、正在缓缓流出的男人精液……

  看庄静吟咬着手指、露出享受其中的愉悦神情,看来她和朱经理的那一段婚
外情,果然也养大了她对於性爱上的胃口,以及让她对悖德关系的接受度是毫无
上限。

  然后,七月初,随着天气逐渐变热,frank和庄静吟私下的关系、也变
得更加火热;但看着毫不知情的阿平,仍然被蒙在鼓里的一脸懵样上着班,连我
这个「婊兄弟」上司、都要深深为他感到一丝的可怜。

  「阿平啊!问一下,你和静吟结婚那么久,怎么都没生小孩?你们……是有
在做避孕吗?」,我问,同时翻开了桌子上、不知何时送来的厂务组公文夹,里
头除了厂务组要会办的公文外,还贴了一张庄静吟留给我的便条纸。

  「呵,○哥,怎么会(避孕)?我家自从我哥过世后,就只剩我这么一个儿
子,我爸妈还急着抱孙子呢!唉……只能说我和静吟……都还没有当爸妈的这个
缘分吧?」、「喔?这样啊!」,看了一下便条纸的内容后,我忍不住嘴角抽动
了一下。

  「谢谢你送的新包包,一定很贵吧?但是我很喜欢呢!今天,你想要怎样吃
掉我?等着被你吃掉的小乖乖……」,呵呵!忍不住分神看了她老公阿平一眼后,
我随手在便条纸上写下了回答。

  「喏,阿平,你老婆的公文夹、帮我送回去给她;对了,等一下帮我送份报
表回高雄总公司的财务部,那边急着要……对,下班以前一定要送到……」、
「是,○哥,没问题,只是……这个有算加班费和油钱……?」、「嗯,有算,
油钱也可以报帐,放心!」,看着阿平单纯地想着工作、毫不怀疑地把公文夹交
回他老婆手上时,只见坐得离我远远的庄静吟、还是对我露出了「你想找死啊?」
的不悦表情。

  「下班后,在你老公阿平的座位,我想要干翻他老婆的小穴,并且精液要内
射在子宫里3次……」,当我还想着自己写在便条纸上的回覆时,手机却已经接
到了庄静吟简单不过的回覆简讯。

  「ok」,呵,这回答还真是简洁有力啊!

————————————————————————–

  「呼……好累……」,喘着气休息的frank,可是下班后,连饭都没顾
到要吃,等到大伙做鸟兽散的公司办公室里,frank和庄静吟、便开始忙着
情夫和情人之间的交配游戏。

  没有戴套子的无限制内射,也没有吃药避孕,庄静吟这样、完全无视老公阿
平所拥有的唯一合法交配权利的悖德人妻,就跟mark大哥培养出的crys
tal、根本就是半斤八两的m奴品种。

  而crystal已经有孕在身,那么,庄静吟呢?

  「来,把你和你家阿平的合照拿好……对,要笑一个!good!」,大汗
淋漓地干完庄静吟三遍后,时间已经7点50几分;作为纪念,我拿起手机、帮
半躺在老公阿平办公桌上的庄静吟,拍了几张她精疲力尽后的狼狈模样照片。

  原先盘起来的头发、散乱在肩膀上,一脸高潮后的潮红还没消退,全身大汗
淋漓下的身体肌肤,最显眼的、则是被我双手用力抓出了几些红色「爪痕」的一
对雪白c杯奶子。

  「哈!好爽喔!老公……可是身体好累……人家连想爬起来都不行了啦!坏
蛋老公!」,阿平的桌子上,摆了一个相框,是他和庄静吟之前一起出去玩时的
合照,里头是笑意灿烂的一对璧人;但对照现在拿着相框拍照、对我喊着「老公」
的出轨人妻的骚劲十足,照片里的夫妻一切浓情密意、就格外显得讽刺了……

  「啧……真是下贱啊!阿平家的老婆啊!怎么连老公到底是谁都忘了啊?」,
我说,一边从阿平座位的抽屉里,找到了一大包卫生纸、准备替我们俩做着善后
的清理。

  「讨厌!这样说人家……谁叫你有本事让我一直感受到高潮,又帮我买了我
想要的东西,工作上,你又能cover我……比起阿平那种没用的软烂男……
你这样的男人……才有资格做我老公,对吗?○○老公……」,她笑着说、一边
骚劲未退地从小穴里掏了些精液后,就像是对我表态示意的样子,居然手指一伸、
就在照片里的阿平脸上,用我射出的精液涂成了一团模糊景象……

  「来嘛!老公!阿平他刚刚有line我,离开高雄后,他要顺便回他老家
一趟,大概要九点多才回家!」、「所以……?」,抽了一叠卫生纸擦乾了身上
大半的汗珠后,明明身体已经感到疲累的frank,胯下的肉棒、却又是不争
气地给硬了起来。

  「老公,来嘛!」,把夫妻合照相框放在自己的肚子上后,庄静吟两手往双
脚膝盖勾住一抬,只见又是个勾引男人意味十足的m字腿大开;而阴毛被汗水弄
得纠缠成一片之下的风景,小穴里,则是流着刚射进去没多久的3发男人精液,
配合着半开阖中的小穴口,彷彿暗示着任何男人、这个小穴的女主人,正值随上
随干的绝佳发情状态。

  「所以……?」,我问,「来嘛!当着阿平被你精液涂满的白痴脸,教教他
……怎样让我……他的老婆……嗯……怀孕……嗯……生小孩……」,没等她话
说完,frank已经压上了她一丝不挂的身子,同时,在紧接的舌吻中,肚子
也压上了她们夫妻俩的合照照框;然后,稍微调整一下屁股的位子、跟着肉棒就
再一次给插进了庄静吟的小穴里……

  我想,这个人妻的小穴,以后不会再属於她老公阿平的了吧?看着以前喜欢
过的女人,居然堕落成眼前的这副淫骚模样,frank当时的心里、真的是说
不出口的五味杂陈。

  「好吧!既然你当老婆的、都这么诚心的邀请了,我就让你替我生个小的,
再让你老公阿平帮忙养吧!当上司的……没理由不照顾自己的部下一家人吧?哈!」,
说着,frank又开始和庄静吟舌吻了起来,并且开始扭腰摆臀、「趴趴趴趴」
地抽插着这个人妻的小穴……

  只是,只愿臣服於现实上的权力、甘心被金钱物质给豢养的女人,实在说不
上对男人和感情关系、有所谓的忠诚度;简单地说,庄静吟,这个名字,恐怕连
调教成为男人忠心的m奴都没资格。

  虽说如此,在试着用手上说大不大的权力和有限的金钱物质、尝试豢养起庄
静吟这个人妻同事时,我则在某天的电话里,听到了apple、说她又怀孕了
的消息……

  这是她的第三胎,而她,一直渴望能给我生个儿子……

————————————————-

  (2。)

  七月中,尼伯特颱风一走,frank带着一家子m奴宝贝们、去了一趟m
ark哥的别墅拜访,也当顺便渡个4天3夜的小假;只见才和庄静吟小别了一
阵子后,竟然有种「小别胜新欢」的感触-几天不见的离别感,竟促成我们俩变
得更加的「如胶似漆」。

  哈!如胶似漆,用在不是夫妇、也不算是情侣的两个男女之上,这话是有点
奇怪,但没有更好的词语、可以形容那天在主任办公室里,私下打得火热的我们
了……

  曹主任请假不在,身为职务代理人的frank,正拿着他的职章批示着一
些文件-当然,这也是先得到他允许的,frank可没那种越俎代庖的胆量;
而身为厂务组副组长的庄静吟,人,并没在办公室里干着正活,反而跪在我脚边
的她,正在手嘴并用地清理frank肉棒上的几些残精,如同上一篇网志里、
她所看到zoe在做的事情一样。

  「我说……嘶……啊……明天起,把你老公阿平……派去台北出差三天,应
该不要紧吧?」、「嗯嗯……囌呼……」,看见桌子底下的庄静吟抬着头、看着
我,一边手嘴并用地认真吸吮、套弄着frank半软硬的肉棒,似乎更像是个
出来上班的茶妹子、怎样也想叫醒它十几分钟前的硬挺模样。

  对才射精完没多久的肉棒来说,这感觉虽然有点难受,但想起还在主任室门
外的办公室、一心干着活的她老公阿平,frank心里就变得有些複杂。

  「不说话?我的肉棒是有这么好吃啊?你这个小贱货……啊……你老公就正
在门外面忙,你却……忙着在吃别的男人的肉棒,真是让人爱死了的……贱货人
妻啊……」,说着话,frank一边促狭地握着肉棒、敲打着庄静吟的脸蛋两
颊,却只见她是张着嘴、伸着舌头,跟着是摇头晃脑地追逐着肉棒摆动的癡女模
样。

  握着肉棒调笑之间,frank低头仔细一看,庄静吟虽然称不上是个能一
眼勾魂的绝色美人,但脸蛋、五官长得还算精緻,配上一头刚烫卷的褐红染发和
嘴边下的一点分明黑痣,却更增添了她带有女人味的成熟韵味,更别说她那一副
体态均匀、保养得不像30好几的凹凸有致好身材了,直让frank操起她来
是更加的骚淫带劲。

  这也难怪、阿平当时候会对庄静吟给迷上了心,不惜搞得负债累累,也要弄
到她和庄静吟的一纸结婚证书了。

  毕竟,就连frank在当年也有过和她的一段情。

  「嗯……好吃,你喜欢听我这样说吗?组、长、大、人……嗯~消毒水的味
道……嚐起来……其实有点香香的呢!组长大人……难怪连马×华大小姐,还有
那个叫韩×贞的小美女,也忙着偷偷地和我抢着……这根肉棒的疼爱呢!」、
「呵,看你在说什么?算了……起来吧!」,摸了摸庄静吟的头,又递了些卫生
纸给她后,frank随之示意她该起身整理好、身上刚才经历了大干一场后的
衣衫不整;毕竟,一待就是30几分钟的时间,也该是回去办公室好好工作的时
刻了。

  「喂!阿平啊!帮我买20杯饮料……嗯,我请客!楼下附近就有茶之×手,
也有鲜×道……对,嗯嗯……」,拨了分机电话给阿平,随意把他调开了办公室
之后,刚好整理完衣衫仪容的庄静吟,对我满怀挑逗地抿了抿嘴、再舔了一圈嘴
巴后,才一脸悻悻然地走出了这间主任室……

  看着她、完全无视她老公阿平存在的这副态势,不禁思索着当时候、庄静吟
之所以会选择嫁给阿平的原因。

  而比起「鸡巴萱」对自己老公偷腥在前的报复心态、而成了一个让身心灵沉
迷在sm调教游戏世界的出轨人妻,同是人妻的庄静吟、为何会enjoy这样
不守妇道的暴走姿态里,也同样让frank为之好奇……

——————————————————

  隔天,下午下班后,我在鸡巴萱开的小火锅店里,做东请了庄静吟一顿便饭。

  「没关系吗?那应该是……你婆婆打来的,不接,好吗?」、「没事,不要
紧的!那个老太婆每次都是这样,我都懒得理了……」,六点不到,我们才坐下
店里的座位没多久,庄静吟的手机就响了五六次之多。

  而从几次和庄静吟、聊到她在阿平家的生活不顺时,很显然地、这个狂打手
机给她的婆婆,似乎就是让庄静吟特别心生埋怨的对象之一。

  「嗯,原来就是她啊?嗯……两位好,这位小姐真漂亮呢!当男朋友的一定
很有面子吧?」,突然,我看见老闆娘的鸡巴萱、居然出现在了店里,并且亲自
拿了菜单过来招呼我们,「……」、「呵呵,别管我乱说话,来,让我为小姐你
们……好好介绍一下,今天我们的特推菜单是元气蔬菜锅……」,但鸡巴萱不愧
是经验老到的生意人出身,话锋一转,当庄静吟还没感到一头雾水时,就已经开
始正经八百地做起了我们的生意。

  「她……就是那个」资源回收桶「啊?啧啧……不错的身材和脸蛋,跟着我
们家的主人老公是有点可惜呢!」、「喂!讲这样?」、「哈!开开玩笑的……
别生气嘛……」,吃饭中间,frank假意过去店面柜台问东西一趟,顺便算
是和鸡巴萱打个招呼,却也被她趁机给小小亏了一下。

  其实,之前在mark家别墅的那次渡假中,已经跟其他m奴宝贝们提过庄
静吟她的事,虽然不到钜细靡遗的程度,但也让她们看过了我手机里、关於她的
一些照片和影片;而只见她们的反应、也没太多的嫉妒或吃醋,反倒是好奇我有
没有想把她收为奴的念头?以及又要花多久才收服得了她?

  至於……「资源回收桶」的暱称由来嘛……则和她喜欢男人照顾她金钱物质
上的供给有关吧?

  比如说那次的晚餐里,我就带了一个装满东西的手提纸袋送给她,当然,这
个袋子可也没有让她大失所望。

  「喏,给你,这几天你的表现的奖励!香奈儿5号淡香水100ml,一支
大概值个4千吧!还有这个……sk2青春露330ml经典组,3罐装系列,
网路上打折后,没卖个7千跑不掉!喜欢吗?你这个让人爱死了的小贱货、够淫
荡人妻,来,里面还有……」、「哇!真的吗?这些东西……都要给我?哈!这
个袋子……应该有价值到2万了吧?」,而看见庄静吟收下这个袋子时的喜出望
外,即使让她发现这些礼物出处的「真相」,她恐怕还是会乖乖地当着她的「资
源回收桶」吧?

  原来,这一袋东西、全是有人在追求frank家的小卉姐时,一时大手笔
送的见面礼物之一;碍於面子,对那个男人没兴趣的小卉姐,还是收下了礼物,
只是完全没意愿打开享用之下,小卉姐也就大方捐出,也就全成了frank供
给庄静吟虚荣心、所需要的免费饵料。

  而「资源回收桶」,则是柯姐给她起的暱称-这些日子下来,frank收
集家里这几个比较有钱的m奴宝贝们、不时汰换下来,或是根本不需要的名贵东
西给当作饵食来「喂养」庄静吟的效果……比起金钱的单调无趣,却似乎更对准
了她吃饵的胃口,也更加坐实了「资源回收桶」的这个暱称。

  对於frank来说,与其让这些东西丢弃,或变卖到店面换现钱,如此转
送给庄静吟的做法,似乎说得上是物尽其用、经济实惠了吧!

  「只是,你知道的,天下没白吃的午餐……」,等她开心地收下了手提纸袋
后,frank语气一变,语气中、相信也透露出了男人内心里的贪婪,「想要
更多的好东西,还是想要工作上顺顺利利,甚至有升官上位的机会,除了你要有
做正事的表现外,当然,剩下的……就是看你还能让我再玩多大了……」,曾经,
frank只有厌恶於自己这个位子的工作繁忙和一成不变,但如今、发现了这
个位子带来的权力的另一种用法后,frank却由衷对这个位子的工作、感到
了一丝感激。

  「当然知道……我也不是小女孩了,组、长、大、人……还是……嗯~好~
老~公~好嘛……我不会让你失望的,呵,我们先吃饭吧!啊~老闆娘推荐的不
错,这个元气蔬菜锅……看起来不错吃的样子呢!咦?你的牛肉精力锅……怎么
菜单上没有啊?」,听了庄静吟的回答和娇声嗲气地作态撒娇、frank骨子
里、顿时是一阵入骨酥麻。

  而牛肉精力锅,本来就不是这家店里的菜色,属於老闆娘的鸡巴萱和fra
nk交心作陪出的私房菜,也算是她给frank准备的私人食补料理。

  然后,晚上,我则开车送庄静吟回家,回她和她老公阿平的家……

—————————————————-

  (3。)

  在鸡巴萱的小火锅店里吃饱喝足后,庄静吟手上拎了我送的手提纸袋的丰厚
礼物,一脸笑吟吟地勾着我的手肘、陪我一路走回到车上。

  今天开始,阿平到台北出差三天,也因为他是开车到左营高铁的关系,只好
骑摩托车上班的庄静吟,就把摩托车留在营业处下的骑楼,今晚是改搭我的车子
给回到她家里,她和她老公阿平的家。

  在回她家之前,我们则去了镇上的后山公园逛了一下,毕竟,怎么也不想这
么早回家的她要求了,frank也不好意思拒绝;而等逛了公园一圈,我也打
完电话跟家里报备了、今晚大概不会回去后,走到有点渗汗的我们、才又走回了
车上。

  虽说如此,开了大约15分钟车程、到了隔壁乡福×路一带的旧社区后,却
是得先把车子停在某处路边的空地,下了车的我们俩、还故意避嫌地保持一段距
离的一前一后走了快10分钟,才在一阵东弯西绕的脚步停下后,对着一条只有
一辆车子宽度的小巷子里的两层楼小楼房,两人互看了一眼地呆了一晌。

  那时候、应该是晚上九点多了吧?这间里头暗无灯光的小楼房,居然就是…
…庄静吟和阿平她们的家?

  「这就是我现在住的地方!」,不用言语,也看得出我眼里的疑惑后,先开
口说话的是庄静吟,「不是吧?有看过你po在」非死不可「上的照片……阿平
家……那间房子……不是还挺不错的吗?」,不老不新的两层楼小楼房,前后只
见被更高楼层的楼房给挡住了採光,即使在夜里、也显得有点阴暗的阴影中,座
落在眼前的房子,确实跟她曾经po在「非死不可」上的美轮美奂大宅给相去甚
远。

  「是吧?所以我才说我被骗了!」、「喔?怎么说?」、「之前我看到的他
们家……也就是照片里的那间透天厝,不知道怎么回事,根本就是他舅舅住的房
子!后来结了婚,阿平突然跟我说那间房子给卖了,他们才搬到了现在的这里…
…但事实上,有次我和这边一个不认识我的邻居欧巴桑闲聊,她才跟我说了、阿
平他们家一直住在这里的真相,也才搞清楚原本的透天厝是他舅舅的;而这件事
……他们家还以为我不知道……」,听了她的话,大概可以想像阿平是怎样串通
家里人、一起演出坐拥豪门大宅的一齣戏给庄静吟看的;也难怪失望过头的她,
对於曾有过想像的这个家、会有那么多的不满和抱怨。

  但她的不满和抱怨,并不是让frank来到这里的原因。

  在确认过小巷子里都是四下无人、四周也没有好事的邻居正在关注我们后,
庄静吟才拿钥匙打开了大门、先让frank进到了屋子里。

  但一进门,隐约扑鼻而来的是一股不像霉味、却又会让人一时鼻塞的厚重怪
味;加上在没有开灯的昏暗中,身处在光照、通风都不理想的这间房子里,不禁
让人有了错觉、自己是不是正待在哪一间年久失修的荒废鬼屋里?

  「怎了?」、「没事!」,frank一个回神后,房子里的电灯也打开了,
然后,只见一楼的另一边、似乎也跟着有了动静,「嗯,老公,鞋子不用脱了,
你就直接上楼等我吧!对,楼上第一个房间,门没锁,记得先不要有声音,也不
要开灯,就只要在房间里面等我就好……」、「喔!了解……」,还是不知道为
何要跟着庄静吟回家的frank,听完她的交待,仍然跟着蹑手蹑脚地先走上
了楼梯;而大概只有几秒钟的时间差,站在楼上的房门外,我随之听见了庄静吟
和阿平他妈-应该是说她婆婆,不知道为了什么、而开始产生了争吵的大声喧哗
……

  最后,是阿平他爸-也就是庄静吟的公公、出来扮白脸给打圆场,这一齣两
个女人之间上演的修罗场戏码,才总算潦草地给做了结束。

  「谁输?谁赢?」,等庄静吟进到二楼的房间里开了灯,坐在床上等人的我
问着她。

  「呵,你说什么?」、「装傻,刚刚吵的那场架……不是结束了吗?」、
「呵,婆媳之间……能有什么输赢?但那老太婆就是冲着我来!说什么她儿子不
在,我这个做媳妇就忘了回来做饭给她们吃,是想饿死她们两个老的?又算是哪
门子的媳妇?」,回想起刚才在楼下的那幕吵架场景,说到激动处的她、声音也
跟着大了起来;而听着我俩的声音回响在房间里,frank便在房间里的电脑
上找了一下,开启了桌面上的一个档案夹,播放起了里头的一长串韩国歌。

  「没事,放个歌给你放松心情,也顺便盖一下我们俩的说话声……还是,你
想要开电视?」,看了一下,阿平夫妇俩的卧室不算大,连打开电视要看,也只
能坐在他们俩睡的双人床上。

  「呵,你看,这一点我都忘了,你真细心!」、「是吗?那他们两个老人家
……会上来吗?我待在这……一整晚,这样子会安全吗?」、「嗯……」,坐在
床边想了一下后,她则拿了一小罐东西走出了房间;而等她回来时,我已经打开
了电视,而她手上的罐子里,则只剩下几根还没丢完的大头图钉。

  「楼下那两个老的,只有老太婆常上来!不过,我刚在楼梯上撒了一些图钉,
要是今天她敢上来吵我们……哼?就先让钉子问候一下她的那双臭脚,应该……
还挺痛的吧?」,女人耍起阴狠来,绝对可以让男人流淌一头的冷汗,这句话用
在她身上,一点儿也不算过份。

  「呵,算你狠,不过……这不算重点吧?你说的玩很大,又带我回家……这
算是什么意思?」,我问,只见被她顺手一推给倒在床上后,跟着趴伏在我胸口
上的她、接口这样说着,「还用说吗?下面那两个老的……可是还活着、喘着气,
我就带着你……到他们儿子的房间,要你陪他们的媳妇生孩子……给他们儿子养,
你说……亲爱的,这顶给他们儿子戴的绿帽……还说我玩得不够大吗?」,一边
说着,一边一手已经熟练地帮我脱下了裤子的她,另一手、则隔着一层内裤的微
薄阻隔,开始轻柔地挑逗着内裤底下的那副男人阳具。

  而我,则在床上顺手摸到了几张信用卡帐单,分神看了一下内容,却似乎是
阿平先生个人给欠下的卡债数字。

  「这些单子……可没我的事喔!亲爱的,他说……他买那些」死人公仔「,
那叫男人的浪漫!我这个当女人的不懂!」,跟着她没好气说着话的两颗圆眼给
看了过去,刚才一进房间就注意到的玻璃柜里,则整齐有致地摆放了一堆电影英
雄人物的hottoys;至於frank为什么会知道?因为玻璃柜里头的一
尊钢铁人的hottoys我也有-上网买的,一尊要价六千三,可不是能便宜
买到的东西。

  「喔?这样啊!」、「是啊!床底下、还摆了一堆箱子,都是装什么航海王、
魔兽什么的东西……呿……结了婚,人给弄到手了,就说没钱给我买新衣服、换
个新包包和鞋子了,结果,他自己却把钱这样花……」、「哈!别生气……今晚
……就别再提到他了……」,说着,我给了她一个长吻;而一阵舌间的唾液纠缠
过后,她才露出了一个心满意足的微笑;之后,在跟着韩国歌的背景音乐中,我
们就在房间的浴室里、洗起了鸳鸯浴。

  男人的浪漫,frank自然懂,那是藏在男人心中的英雄梦-做不成英雄,
换成收集英雄总行了吧?女人的浪漫,则是男人对自己的有形疼爱-玫瑰花、餐
厅美食和钻石……这frank也懂;但如果说看似无关的两者有何冲突、牴触?
我想,唯一的扞格点,那就是……钱。

  一张钞票,就只能买下一张钞票可以制造的浪漫,不是吗?想要兼顾男人和
女人的浪漫,只有捞到更多的钞票、才能同时梦想成真吧!

  而满足了庄静吟心中、所要的女人的浪漫后,frank便成了和她一起制
造粉红爱心泡泡的新对象;即使途中、她的手机响了几次,是人在台北出差的老
公阿平打回来的查勤电话,也丝毫影响不了这女人、抱定今晚要和别的男人在床
上交尾燕好的念头。

  「老公……亲爱的……喔~你插的好深……啊啊……楼下的老太婆……有看
到吗?你儿子老婆的鸡掰穴……正在被插……啊啊啊……还有……快要被别的男
人给干到……啊啊……干到……坏掉了~喔……」,尽管有心压低了喉咙发出的
音量,但是她的淫叫声、还是让男人听了会为之销魂蚀骨的啊!

  於是,照着以往的习惯,frank轻咬啃着她左颈侧后方的敏感带,搭配
一边单手像快要捏爆她奶子的粗爆狂野,另一手、则是轻柔地轮流搔弄她两边大
腿内侧的敏感带;只见被搔到心中痒处的庄静吟,也回应了一手抓着被单、一手
则是扶着从身后侧身给插入肉穴的男人肉棒和卵葩袋,嘴里满是平常说不出口的
淫声浪语……

  「□◎○※㊣……」,另一边床下的地板上,则是躺着她的手机、并且正在
响着某首曲子的来电铃声;而萤幕上显示的、则是她老公阿平的号码和头像……

  抱歉了,阿平,今晚,庄静吟的老公暂时换了人,不是你,而是我……

  那一晚,我们直到十一点多才洗洗睡,而我,一共射精了两次。

  第一次,是「观音坐莲」的女上男下体位中给出了水。

  第二次,则是普通的传教士体位,只是多了舌吻和紧紧夹住我腰肢的两条粉
嫩大腿而已……

——————————————————-

  隔天早上,离开阿平家去上班前,我们还是享受了一番鱼水之欢;只能说在
阿平家的一众祖先牌位前的激情演出,格外是让她卖力地扭腰摆臀地去吸乾了、
frank精囊里剩下不多的每一滴精液。

  跟着再一天,也就是她老公阿平出差台北的第三天,庄静吟却是临时没来营
业处上班工作的「样子」。

  九点多,当frank准备坐电梯到五楼的会议厅、想巡视一下里头存放的
木头长桌、铁椅子……等的数量时,旁边一同等电梯的、正好是厂务组组长的小
李。

  「要去哪?小李?」、「三楼档案室,那你呢?阿○哥?」、「五楼会议厅,
怎了?」、「喔?这样啊!唉……没事,我家那个庄静吟又没来了,你知道吗?
突然早上传个简讯、说忽然得了重感冒,人就不来上班了……」、「嗯……所以
……」、「没事……这班电梯是怎了?哈!我只是在自言自语啦!阿○哥,真是
年代不同啰!现在的人啊!连好好来上班都不容易了啊!」,听着小李对庄静吟
的请假颇有微词时,电梯也下来了;然后,我们坐上了电梯,小李去了三楼,我
则到了五楼会议室。

  而清点桌椅这种小学生都能做的工作,frank自然也没用多少时间就完
成了;随手写下了可以和曹主任交差了事的清点数字后,我则走到了会议厅讲台
后方的音控室。

  平常本来应该空无一人的音控室,现在却是门没锁、电灯和电风扇开着的情
况,但原因,则是和frank有关……

  「嗯……还可以吗?还是……撑不住了,想要休息了?」,看着眼前一丝不
挂的女人,frank语带嘲讽地这样说。

  而眼前全身赤裸的女人,有着一头带卷的褐红长发,下巴还有颗鲜明抢眼的
黑痣,尽管一脸处於潮红的五官、正在不断扭曲变形着,但这个双手被人用红色
塑胶绳、牢牢给绑在音控室置物架铁杆上的30几岁女体,还是可以清楚认出她
是frank的人妻同事,还有个人模人样的名字叫庄静吟……

  当然,她不是因为生病了、而受到营业处的私下隔离;但胯下被人用黑色强
力胶带给封住了肉穴和屁眼外边,好在两个肉洞深处里、各自固定住一根全速震
动的长条跳蛋后,两边乳头则又夹上了打开电源的乳夹振动器……相信一两个小
时折腾下来,这个嘴里咬着自己蕾丝内裤的女人,应该没有理由、还能保持正常
女人有的尊严和羞耻心。

  更别说、我还把紧紧封贴在她阴蒂位置上的椭圆跳蛋,一口气提高到最快的
震动速度了;只见来自身上几个敏感部位的快感、急促交集刺激下的脑子,恐怕
也随时濒临快要崩溃的边缘线上了吧?

  「不、不、不要休息……我……老公……肉棒……我要你的肉棒……快……
快来干死我……求你了……老公……」,一拿下她嘴里、已经整个濡湿的蕾丝内
裤,马上便听到了、她两眼迷濛地说出口的淫声浪语。

  「是吗?这样子求我……还不够呢!小贱种……」,说着,我拉开裤子上的
拉炼,跟着是掏出了已经是半软硬状态的肉棒。

  「知道了……小贱种……知道了……要人家跪下来……求你……也可以……
只要肉棒……老公的肉棒……愿意插进来就好……」,而一看见我掏出的肉棒,
受到刺激的她,更是毫无羞耻地继续说着、其他挑逗人心的淫声浪语。

  而我,则拿着刚刚帮她传出请假简讯的手机,想要好好拍下这么淫乱放荡的
女人、如何变成下一步状态过程的精采万分。

  「小贱种,真有你的,听你这样讲一讲……我的肉棒都硬了呢!」,我回答
着她,「喔喔……肉棒……好漂亮的肉棒……老公……小贱种也准备好了……就
等你……等你来干我……求你了……求你……干到我怀孕了才可以停……呵呵呵
……」,突然,胡言乱语的庄静吟笑了出来,不明所以的笑声过后,紧接着、是
看见她全身开始抽搐的高潮反应。

  今天,庄静吟请假一天,不当阿平的老婆,也不当营业处的厂务组副组长;
而唯一属於她的工作,就是待在这间音控室、让她完全发情当中的女体,成为f
rank播下生命种子的一块膏腴沃壤。

  当然,唯利是图的她,自然事前也没忘了索取属於她的代价。

  她的欲望,一双曾经要价一万二的名牌高跟鞋,正放在音控室地上的一个手
提纸袋里。

  而这双鞋,其实是陈姐一位朋友精品店里下架出清的过季品,后来,就成了
大方送给陈姐的赠品鞋;但因缘际会下,却也成了让庄静吟看上眼的一双宝物。

  被当作「资源回收桶」的你,努力一天出卖肉体和尊严的代价是多少?你知
道吗?庄静吟……

  一双成本0元的鞋子,连一块钱都嫌多了的价值,却足以买下属於你这个名
字的一切……

  然后,从最近的七月末开始,我便私下开始叫起了她的新名字……

  「阿○哥真厉害,这个叫」小贱种「的女人,你是怎样把她钓上钩的啊?」,
某次上班中的闲聊,看见手机里,一张分享给他欣赏、frank的阳具正在干
着某人肉穴的「局部」照片时,傻头傻脑的阿平,则是一脸兴奋地追问着、关於
这副肉穴的女主人「小贱种」的事……

  「那个玩很大的」小贱种「啊……」,看着对面的厂务组座位上、跟着应声
抬头看了我一眼的庄静吟,只见脸上表情、又是一副表达了「你想要找死啊?」
的又羞又怒。

  「偷偷跟你说……最近啊!我还打算让她怀上我的种呢!」、「哇!真猛呢!
阿○哥,但是……她老公都不知道吗?」,看见阿平没有发现自己妻子的异状,
还是处於不知不觉的无忧无虑,一时倒令frank不知道怎样回答这个问题。

  而他的妻子,庄静吟,其实就是故事里的那只「小贱种」……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388ob.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