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作者:十三妖
2021/06/02发表于:春满四合院
是否首发:否
字数:11,865 字

  卷六:「亲爱的,这样真的好吗?」

  十三妖|后出轨时代

            第五十八章:帽子和爆米花

  电影裏的画面转入阴森的城堡。

  祁婧很自然的往小毛的肩头靠了靠,转过脸时,许博更清楚的看见了她勾起
的嘴角。虽然紧张,却仍在捉挟的笑着。

  许大将军已经被整根拖了出来,青筋暴露的根部被纤柔五指堪堪握住,胀红
的菇头怒目昂扬。

  即使有靠背遮挡,适应了昏暗的视线只要留意,依然能分辨出那只白酥酥的
小手在干什么。

  许博把胳膊搭在扶手上,尽量在人多的一侧充当聊胜于无的遮挡。跟小毛一
样正襟危坐,放任徐薇朵熟练而快速的撸动。

  被一个根本没说过几句话的女人撸管,这是许博生平未有的体验。怎么就一
下荒唐到这个地步,难以置信却又似乎顺理成章。

  不过,就算有什么不妥,许博也不愿多想了,因为,那只小手实在灵巧得不
像话,把他撸得腿股僵硬,快感顺着脊梁骨直往上窜。

  徐薇朵显然对男人的东西熟悉到了解剖学的境界,力道掌握得刚刚好,手法
又极其娴熟,而且抚弄伊始就在掌心涂了唾液,没两下就把许大将军濡得湿漉漉
滑溜溜。

  无论是细滑的指节还是软嫩的手掌,都弹性十足又体贴温柔,即便一只手无
法完全掌握,竟然在怒挺的杵身上如穿花蝴蝶般倏忽来去,每一寸都在她照拂之
下。

  许博从未享受过这种级别的服务,一时爽得脖子都硬了。

  「咱们跟他们比赛吧,看看谁先射!」

  徐薇朵的声音仿佛来自勾魂地狱,香软的身子依偎在许博胳膊上,下巴抵蹭
着他的肩膀。

  相比于祁婧的坐姿,她更大胆,也明显更具优势,很快就换了那只穿过许博
腋窝的手,加大力道,直上直下的撸动。

  而祁婧那边,一直用单手不说,估计也不可能像徐薇朵这样,明目张胆的把
整根鸡巴掏出来。而且,可以完全确定的一点是,她手上的功夫跟徐薇朵根本不
在一个层级。

  一边笨手笨脚小打小闹,一边出神入化左右开弓,这是考验谁呢?

  「别怕,他们俩已经忙活好一会子了,咱们可得加油!嘻嘻……」

  许博忍着阵阵快感,耳朵裏灌满了她骚浪十足的轻笑,脑子裏似乎只有两片
不停翕动的双唇,不禁咽了口唾沫,不无恶意的调侃:

  「你这手上的功夫是从哪个男人那儿练的?」

  徐薇朵似没听出其中的轻视,动作不停,「你忘啦?我可是学人体按摩的,
经过手的男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了呢……嘻嘻……」

  「经过手」三个字是不是故意带着歧义,许博无从分辨,只一听就丹田发热,
鸡巴更硬了三分。

  「怪……怪不得!」

  徐薇朵再次换手,更加游刃有余,花样百出。许博只剩下挺直腰杆,宁折不
弯,死硬到底。

  「怎么样?舒服吗,喜欢吗?是不是比你家小糖人儿弄得爽?嘻嘻……」

  许博一边点头,脑子裏不停说话的红唇更诱惑了,却不知怎么,不敢扭头去
看近在咫尺的那张嘴。

  这时,祁婧那边忽然有了动作。她把小毛的绒线帽摘了……

  「你猜,她要用帽子干嘛?嘻嘻……」

  即使被撸得晕头转向的许大将军也能猜到,那帽子这个时候能派上什么用场。
冬天的衣服哪有那么宽裕的空间动作,一定是小小毛要出来透透气啊!

  果然,没过三秒钟,祁婧的肩膀出现了奇异的晃动,脸却转向了另一边。

  现在,两根鸡巴站在一条起跑线上了,那边虽然没有出神入化的国手,却是
在人堆裏,更加危险刺激。

  「你老婆可真好玩,嘻嘻……」

  徐薇朵再次换手,较劲儿似的用上了真力,速度越来越快。换下的那只手却
没閑着,与许博掌心交握,引着他探入自己的怀裏。

  那裏不似祁婧的奇伟壮观,却也饱满丰盈,细软如绵。

  许博的手背在峰峦间移动着,探索着,可以感知内衣的绣花和温热的软肉,
可不知为什么,脑子裏仍然被两片丰润欲滴的红唇占满。

  胯下的家伙更硬了,一波一波的快感撞击着精关。快不行了,还差一点儿,
就差那么一点儿了……

  「快看!」徐薇朵轻叫。

  许博一直没移开视线,盯着两人的背影。只见小毛脑袋骤然往后仰了仰,僵
在那裏不动了。

  「他射了!嘻嘻……你赢……」

  没等徐薇朵把话说完,许博挣脱她的手,胳膊一勾,搂上了脖子,一扭头朝
着那两片红唇吻了下去。

  甜得像蜜,软得像膏,分不清是冰凉还是滚烫,毒药一般的醉人娇腻裹着风
骚的「嘤咛」解语瞬间勾动了天雷地火!

  身体裏汹涌激蕩的热流仿佛被这一吻点燃,许大将军收到来自全身的预警,
仿佛发出一声狂热怒吼,明显胀大了一号。

  徐薇朵被吻得眼神一滞,慌乱的合上眸子。好在手上的动作只略微停顿了一
下,就飞快的继续动作了。

  一股掌心可以感知的涌动沖过管道,蓬勃而出。

  许博闷哼两声,射得双脚无力,腰眼儿酸麻,却丝毫没舍得松口。不管射到
哪裏,他都不管了,他要亲她,一次亲个够!

  然而,那鲜美的滋味任君采撷的同时,并未主动的回应,男人的舌头数度扣
击牙关,根本没人来迎接。

  可即便如此,这一吻也足以让人陶醉得旁若无人了。

  好半天,许博才意识到自己粗浓的呼吸简直像奔跑的野兽,嘴上的香甜却解
不了嗓子眼儿裏的干渴。既然不能再进一步,也只能无限留恋的松开了她。

  「爽了?」

  徐薇朵的询问中夹着微微的喘息,声音仿佛来自另一个时空,全没了刚刚的
轻松调笑意味。

  许博调整着呼吸,未置可否,却发现女人的眼睛裏像是生了刺,让人不敢直
视。一低头,愣住了。

  许大将军尚未消软,还被那白嫩的小手握着,匍匐向前。让他惊奇的是,罩
住将军前方的是还剩下半桶的爆米花。

  毫无疑问,自己全射在了爆米花裏。

  这TM有点儿暴殄天物了吧?不过也难怪,自己射得不管不顾,汙染环境总是
于公德有害,难道要人家用手接住么?

  可是,接下来的一幕让许博惊诧了。

  徐薇朵松开了鸡巴,捧起爆米花桶,眼神异样的冷冷一笑,伸手进去捏起一
颗,放进了嘴裏。

  许博眼睁睁看着沾了白浊粘液的金黄颗粒投入香豔的唇齿之间,被嚼烂碾碎,
和着唾液咽了下去。

  紧接着,又有三五颗被抓起,填进嘴裏,一抹残精甚至粘在上唇,汙染着美
丽的樱红,分外扎眼。

  当徐薇朵再次抓取爆米花往嘴裏塞的时候,许博一把握住了她的腕子。

  「怎么?你们男人不是就喜欢看女人作践自己么?不好玩儿么?不爽么?」

  徐薇朵的眸子细细的眯着,裏面闪动着近乎残忍的笑意。红唇依旧性感撩人,
却已经被髒东西汙染了,勾起的嘴角似乎含着一丝摧毁美好之后的荒诞快意。

  「你们男人!」

  许博毫不费力的把自己跟吴浩重叠在了一起——原来,她是这样看我的!

  「那小子就喜欢看自个儿老婆被别的男人干!」

  这是二东传递过来的信息,当时还在心底跟自己比较过,引发了一些担忧。

  但是,就在当晚,许府大床上,夫妻俩就已经在地主与小偷的故事裏尽扫阴
霾,心悦澄怀了。

  此时此刻,半蓄谋半凑巧的,相遇在昏天黑地没羞没臊的影院裏。许博被撸
射的畅快还没消退,就不得不面对美人眼睛裏揉碎了凄楚的讥嘲冷笑。

  跟那样一个令人失望的男人一起,经曆过什么,许博还不算很清楚,但有着
怎样的感受,从徐薇朵无异自暴自弃的举动裏,已经无比真切的体会到了。

  下意识的,许博扭头朝另一个方向望去。许太太正在往小毛嘴裏递爆米花……
好吧,应该是无添加的爆米花……

  「这个没心没肺的小骚货!」

  暗骂一句,转回头来,见徐薇朵眼裏的波澜已经平複,只留下似乎漫不经心
的空洞,一张脸素淡而寂寞。

  许博心头微酸,感慨的同时不知被什么激起一腔火热,脸上便洋溢起温和的
笑容。

  看见许博的笑,徐薇朵略带鄙夷的表情裏透出些意外,却不动声色,任由他
握着手腕,一派随你怎样的无所谓。

  许博松开她,接过爆米花桶放在旁边,直视她的眸子轻声说:「我可不是你
以为的那种人,从来不强迫女人做她们不喜欢的事,不过……」

  徐薇朵望着男人凑近的脸,眼睛似被一道温柔的光照亮,在昏暗的投影中微
微颤动。心中异样怦然,勉强开口,「不过什么?」

  「不过,我今天想试试,看她是不是真的……不喜欢!」

  说完,许博一手揽住徐薇朵的后背,一手捏住了她巧致的下吧,再次吻了下
去。

  那上唇附着的残精还在,嘴巴裏甚至还留着腥气十足的爆米花残渣。许博依
然无比霸道的吻住了她。

  跟刚刚仓促间的姿势不同,这回许博搂住纤柔的腰肢,牢牢的把徐薇朵压在
座位裏,胸口与奶脯紧紧贴合。

  那只捏住下巴的手完成任务后顺势抚摸上发烫的脸颊,四指穿过鬓发,按住
脖颈和后脑,大拇指留在幼嫩的耳垂儿上,轻轻揉动。

  徐薇朵本能的抓住许博的胳膊,却根本无力挣扎,嘴巴被毫无顾忌的吮吸着,
精液残渣被狂风过境般扫了个干净,只剩下看似强横实则极尽温柔的亲吻。

  从许博压上来的刹那,徐薇朵就盯着他的眼睛,不曾躲闪,却也无从反击。
因为,那眼神裏没有一丝侵略意味,除了可以明确感知到的顽皮挑逗,全是炽热
的柔情。

  相持不过一会儿,徐薇朵便觉得胸腔裏发热,喘成了一团。

  越吸越浓的雄性气息把脑子熏得热烘烘的一团糟。身上的力气仿佛被一丝丝
抽走,越来越软,终于轮到一直硬撑着的眼皮时,徐薇朵放弃了反抗。

  浓睫垂落的同时,牙关一松,徘徊在外的肉舌头伸进了口腔……

  五分钟过去了,却又好像过了一个世纪。

  徐薇朵端正坐好,手刚软软的往旁边座位上一搭,正好伸进爆米花桶裏,触
电似的一缩。

  这个小动作全被许博看在眼裏,给逗得「呵呵」直乐。

  徐薇朵掩饰着端起可乐吸了一口,顺便白了许博一眼。顺着他的目光看去,
那两个偷情男女正沉浸在电影情节中,吃吃喝喝,如癡如醉。

  而身旁这个家伙居然也像没事人一样,专心看起了电影。

  荧幕中绚丽奇幻的画面替换了许博脑子裏燃烧的烈焰红唇,嘴上的余香却久
久缭绕,温润丰满。

  当一个女人瘫软在你的怀裏,自觉的闭上眼睛,放任你的入侵,一切表明心
迹的大道理都不必再讲,只要让她美美的享受你的温柔就好。

  在莫黎那儿,许博早就学会了如何用眼神,用亲吻,甚至用有力的怀抱对一
个女人说「我爱你」。当然,也深谙女人身体裏的密码,精通怎样解读她们的接
纳与服从。

  就在刚刚,许博把这一切做到了教科书般完美,感受到徐薇朵体内翻涌的热
情,幽深的欲望,远比她刻意表现的风骚和落寞生动百倍。

  她同样是一个渴望被爱的女人,藏着率真的锋利与火辣的柔软。

  除了那个真实的「真爱之吻」,电影情节没有什么引人入胜之处。一进入最
后的複仇桥段,许博拉住徐薇朵的手摸黑离开了座位。

  一直沉默的徐薇朵出乎意料的乖,只跟在后面压低了声音问:「干嘛去?」

  「赶下一场戏啊!再不走灯亮了,该发现咱们了。」许博真正想说的是「现
在如果让许太太发现了你,可就不好玩儿了。」

  徐薇朵并没问下一场是什么戏,在模糊的台阶上紧走几步,挽住许博的胳膊,
嘟囔一句:「看见怎么了,到底是谁偷偷摸摸的,咱们反倒要怕他们?」

  许博咂巴着「咱们」二字中蕴藏的滋味,没急着回答。拉着徐薇朵出了影院
直奔电梯,「你开车来的吧?」

  徐薇朵跟着许博走进电梯,从包裏拎出一串钥匙递了过去,那意思应该是搞
得这么慌慌张张又神神秘秘的,你来开好了。

  许博伸手接过,捏着钥匙上熠熠生辉的保时捷徽标,发现乌漆墨黑的看了场
电影,此时才有机会在灯光下打量这个女人。

  徐薇朵比祁婧矮一些,留着极为浓密柔亮的垂肩发,皮肤白得让人不敢直视。

  女人皮肤的白皙通常会给人各不相同的印象。

  在许博熟悉的美人中,莫黎的白会让他想到十裏桃花的粉豔,程归雁的白则
透着城裏月光的清冷,秦可依给人的印象是一株雪地裏的红梅,而海棠是个润泽
如羊脂般的姑娘,脸蛋儿一捏能掐出油来。

  那么眼前的徐薇朵呢?

  那一时不苟言笑的脸蛋儿上像敷了一层奶皮儿,从裏到外透着股想要舔上一
口的暖郁鲜香,仿佛是一个人形的鲜奶馒头。

  从镜子面儿似的电梯箱壁裏,尽可以饱览美人的身姿。外衫长裤都是极为合
体的纯黑色,简洁明快,毫无啰嗦的设计,把完美的身材比例和诱人的曲线彰显
得淋漓尽致。

  虽然挽着男人的胳膊,摆出小鸟依人的姿态,可给人最直接的感觉却是一种
被叫做外柔内刚的亭亭玉立。

  最吸人眼球的是那条麦昆丝巾下面露出的大片美肉。领子是深V的,比V更深
的是一条明目张胆的乳沟。所谓红粉骷髅,能得如此生动的注解,真让人徒呼赞
歎。

  眼前的一对丰挺妙物比放映厅裏的刹那手感更能带给许博强烈的沖击,小毛
说只有D杯,怎么看都不止。

  许博居高临下的目光必定是被徐薇朵感知到了,鼻子裏轻哼了一声,胳膊却
依然挽着他没松开。

  徐薇朵的保时捷跟祁婧的马自达隔了很远,好在更靠近出口。许博跟徐薇朵
坐进车裏,开了空调,留意着出入的车辆。

  「你看见他们好像也不怎么生气……」

  沉默半晌,许博明人不说暗话,索性扯开了遮羞布。只是,语气掌握得模棱
两可,也不知道是陈述还是疑问。

  从电影开场两人目光对峙时开始,许博就意识到了一件事。那就是徐薇朵从
自己的目光中必定猜到了她跟小毛私通这件事已经泄密。

  接下来的对话和互动虽未明确,也是在默认了两对爱人关系的前提下进行的。
只是在那样的公共场合不宜求证罢了。

  为了避免让人误会自己是个占便宜的蠢贼,或者,连累某个地主联想太多,
许博觉得有必要把话说透。

  「吃亏的应该是你啊,我有什么好生气的?」

  徐薇朵显然对这个话题不老友好,目视前方,拒绝跟许博眼神交流。

  「是么?那你跟着我,是怕我太吃亏,才尽量找机会补偿我咯?」

  刚才的打飞机游戏差不多是许博有生之年最爽的一次,很难不去借题发挥的
回味。从徐薇朵的脸色判断,必定也在回想。或许,还想得更多……

  「你相信这世上有『真爱之吻』吗?」

  跟女人聊天,把握住主题是多么的艰难啊!她果然联想到了那个吻。

  「当然相信,不过,我更喜欢另一个名字:真实的吻。」

  那个吻对许博来说,也算一个珍贵的礼物了。他是用满腔的热情,真心的喜
爱去吻她的,吻得够深,够久,够投入,吻得全心全意,蕩气回肠。

  就像电影裏演的那样,禁忌就像诅咒,成见就是枷锁,远比所谓的欺骗甚至
仇恨更可恶。

  而最弥足珍贵的,值得追寻的,也是最简单的真实。就像看见两片红唇,忍
不住去吻她一样,纯粹而美好。

  「我……喜欢那个吻……」当把这几个字吞吞吐吐的说出来,徐薇朵像个孩
子似的笑着转过头来,眼睛裏居然多了几分娇憨,「小毛都不懂这么吻我……」

  许博正纠结怎么把话题引入正轨,讨论占便宜吃亏的问题,却被她笑的一下
豁然开朗,仿佛人家根本就不在乎那些芝麻绿豆的,是他太小气太计较。

  「呵呵,我懂……呃——略懂……」这TM话茬接的一点儿都不高明。

  许博当然不止略懂,他还懂得那双跟自己对视的眼睛要说的话:「能不能再
吻我一次?」

  空调的温度正在自动升高,空气却渐渐粘稠起来,需要借助两人的呼吸才好
流动。

  徐薇朵的身子靠了过来,靠进许博伸出的臂弯裏,胳膊主动搭上他的肩膀。
脸上的笑纹儿抽动得特别不好意思,三十来岁的人了,像个小姑娘体验初吻似的
发慌。

  这一次,许博入手的第一感觉就已经是足够的柔软,那服帖的腰身仿佛就是
为了给人搂抱才生得那么婀娜。

  就在手指即将触碰美人脸颊的刹那,「爱你一万年……爱你经得起考验……」
许博的手机响了。

  两人像倒带一样退回了尴尬。

  响起的是许太太的专属铃声,许博不用看也知道是祁婧,连连说着抱歉掏出
手机,手指刚要划过屏幕,抬头看了一眼徐薇朵。

  徐薇朵显然没料到许博不好好接电话却来看她,脸上的温度没控制住,像个
偷情的小少妇一样热了起来。

  许博接了电话,顺手点了免提,把手机搁在中控台的支架上。祁婧明亮的小
动静传出话筒:「老公,你在哪儿呢?」

  「我呀,盯老婆梢呢呗!」

  许博边实话实说,边望向小脸儿红扑扑的徐薇朵,只见她已经移开视线,嘴
角勾着一丝笑意,也似充满好奇的听着。

  「哦,那你在家好好的,我晚点儿回去,先不跟你说话了哈……」

  戏精「婧主子」这句台词儿是说给谁听的,许博立马领会了。不仅如此,他
还注意到,「婧主子」说的是「先不跟你说话了」,而不是「先挂电话了」。

  果然,接下来有十秒钟,话筒裏除了一阵像是装进包包的杂音,就是汽车启
动的声音,电话并未挂断。

  这个骚得没边儿的小妖精是越来越懂事儿,也越来越会整事儿了!

  徐薇朵也越来越明白事儿似的盯着手机,眼睛裏交织出了然的神色,投向许
博时,却见他正望向出口。

  好像重新认识一遍眼前的男人连带他的奇葩老婆似的,徐医生脸色难以捉摸
的变了数变,终于压不住想笑的沖动,扭头望向窗外。

  正在这时,那辆马自达小跑使出了出口,许博也发动了汽车,跟了上去。

  许博专心操控着方向盘。徐薇朵也一直没转过头跟他说话,但车裏的空气并
不宁静。有两只开足了马力的耳朵从不同的方向严密监听着那部手机,「嘀嘀」
的电磁波忙碌得像个监听情报站。

  「姐,你觉得这种电影好看吗?」小毛的声音。

  「好看啊,就是小姑娘醒来的太快了,两分钟都没睡够……就被她后妈给叫
醒了!」

  祁婧的清奇视角简直像个永远睡不够的高中生,把徐薇朵逗得「嗤」的一笑。
许博也跟着撇嘴。

  「啊?是吗?」小毛似乎一头雾水,「她不是被王子给亲醒的么?」

  「哎呀,你到底看没看啊!这都不知道?」祁婧叫起来。

  小毛「嘿嘿」干笑两声,「姐,这种哄小孩儿的电影我看不进去,再说,有
姐这么个仙女儿坐我旁边,哪有心思看电影啊?」

  「呦呵,嘴儿甜的,早怎么没发现你这么会撩呢?哎哎——慢点儿,你开的
又不是坦克,谁都得让着你。」

  「没事儿,我开车姐你就放心吧!这不是想快点儿回家么?你别说,这马自
达的操控就是牛逼。」小毛的情绪明显高涨,半生不熟的京片子密得不行。

  「真去你家啊?」

  这几个字声音陡然低了一个八度,却像涂满了慢性春药,直把保时捷裏的两
个人都听得半身发麻。

  「姐,不是你说的,要……要睡我的床么?」

  「谁说要……你不是说太……」许太太有点儿卡带,「诶呀,我只不过想看
看你家啥样儿,你……你想什么呢?讨厌!」

  「嘿嘿!想跟你做……哦,不对,想干……」小毛嬉皮笑脸的直奔主题。

  「不许说!」没等小毛说完,祁婧气急败坏的叫起来,「坏死了!再说我不
去了……这个坏蛋!」

  许博把着方向盘无声的笑了。他当然能听出来「这个坏蛋」是说的谁。旁边
的徐薇朵幽幽的骂了句:「可真能装!」

  「姐……你不是就喜欢……」

  「还说!」

  「好好好不说了,不说了姐!」小毛连忙刹车,加着小心问:「姐你看,这
都到门口了,就上去玩……呃……坐……呃呃……那什么……」

  一串「咯咯」娇笑压住了小毛的「理屈词穷」,「那——你家有啥好玩儿的
呀?」消停片刻,许太太居然又开启了撩汉模式。

  「也没啥……就是……」

  「没啥呀?那我不去了,我老公还在家……」

  「姐!姐别呀,来都来了……哦对了,我有好多在部队训练的照片儿,还有
军功章什么的,你想不想看看?」

  许博轻轻舒了口气,再看徐薇朵。那表情像极了偷听儿子调皮捣蛋的亲妈,
有些气恼的拉着脸,却又仿佛动不起肝火憋不住笑。

  「好啊好啊!」许太太欢声叫着,却忽然严肃起来,「不过要说好!只看照
片哦,不许你……使坏!」

  「嘿嘿,放心吧姐,我肯定听话!」

  「你保证!」

  「我保证!」

  「那快走吧,哎呀随便找个车位就行了……」

  很快,手机裏传来有节奏的杂音,显然两人已经下了车,正在走路。

  许先生对许太太掌握主动的表现还是比较满意的。自从跟老婆在交流上清除
了障碍,他对女人的理解进步飞快。

  就算是来约炮的,也没有在路上就点燃引信的道理。糖衣炮弹的确是炮弹,
不是糖,但你敢不裹那层糖就开炮试试?

  门口的保安只来得及行个注目礼,许博便堂而皇之的开了进去。这是个比较
老的小区,跟老许和谭校长住的差不多,都是只有六层的板楼。

  正左顾右盼的搜寻着,一旁的徐薇朵开口了,「六号楼。」

  「天啊,你家住几楼啊,怎么还没到……呼呼……」高跟鞋响亮的叩击声已
经持续了好一会儿,祁婧明显受不了了。

  「六楼,来吧姐,我背你吧?」

  「去!想得美!让开,我爬得动……呼呼……」

  许博一边听两人上楼一边寻找着车位,旁边的徐薇朵鼻子裏传来一声轻哼,
显然对小毛的殷勤劲儿颇为不满。

  停好车,手机裏传来开门的声音,祁婧气喘吁吁的说:「你把钥匙放这也太
不安全了吧?万一……欸!打住!你想干嘛?说了要听话的……对嘛……听姐姐
话,要乖!」

  「对不起姐,你今天实在……实在太好看了……那你先坐,我去沏茶。」手
机裏的杂音消失了,传来两个人清晰的脚步声。

  「嗯,小是小了点儿,可打扫得真干净……你平时就睡客厅?哇——你是怎
么把被子叠成这样的?太吓人了!」

  临近傍晚的阳光正在渐渐失去热度,熔橘般照在徐薇朵线条柔媚的脸上,掩
去了引人遐思的血色,却平添一派别样的妖娆。

  车裏静极了,好像专门为偷听隔断了整个世界,又好像只为了容纳一段孤男
寡女之间暧昧的沉默。

  许博侧身明目张胆的望着副驾驶上的徐薇朵,好像掐准了她不敢转过脸来呵
斥自己的不礼貌。

  而徐薇朵真就没敢转过脸来,只悄悄瞟着支架上的手机,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姐,喝茶,这是正宗的西湖龙井,我小姨家自己种的。」

  「哇啊,好香啊!这一点儿也不像茶啊!怎么有股花香似的?」钟爱咖啡的
许太太也赞歎起来,听声音已经忍不住喝了一口。

  「是稻花香,龙井就是这个香味儿。」

  「你刚才说的小姨就是……芳姐?」

  「对啊,就是她送过来的。」

  「哦!真好喝。她待你挺好的……常来吗?……哦……对了,你的照片儿呢?」

  这段对话中间的停顿应该补上小毛的点头或者摇头,跟芳姐的特殊关系显然
不是此刻的理想话题。许太太也知趣儿,名义上是干嘛来的,当然记得。

  铿锵有力的脚步声响起,许博发现徐薇朵脸上不知不觉的漾出笑来,想必那
些照片她都是看过的。不过,刚刚脑补过的关于芳姐的内容,看不出她知不知道。

  听着自个儿的小老公讨好别的女人,许博不指望她跟自己一样平安喜乐,甚
至莫名其妙的激动。

  如果换了其他人,怕是早已歇斯底裏或者以泪洗面了,她还笑得出来已经很
值得玩味了。终究是见过「大场面」的女人,是已经麻木,见怪不怪,还是不忘
初心,却有了更进一步的领悟?

  许博显然希望是后者。

  「诶呀,这么多啊!真不少……」

  「这是刚入伍啊,还戴着大红花呢……」

  「好威风,奥巴马长大是不是就这样儿?」

  「奥巴马?」

  「就是你送我的那只……」

  「天呐,这……满身都是泥汤子,哪个是你啊……」

  「艾玛呀,大冬天的光着膀子,多冷啊!嘿嘿,好像比新兵的时候壮实多了
哦……」

  「呦!这是立功了,真棒!嘻嘻……啧,老实点儿,别闹……」

  「这都是你战友啊?哇塞,一个比一个帅啊……」

  「你到底立过多少次功啊这是……讨厌~别捣乱……人家还没看完呢……」

  「欸?这个女的是谁呀?特种兵还有女的?太羡慕了……我要是也能穿几天
军装就好了,想想都美滋滋的。」

  这时,一直除了傻笑就没吭声的小毛说话了,「那还不容易嘛,我有好几套
呢,你要不要试试啊!」

  「你那都是男式的,我穿不了吧?」祁婧的声音裏明显跳动着十个八个跃跃
欲试。

  「作训服不分男女的,可能有点儿大,不过,姐你的身高绝对没问题,等着!」

  「先等会儿!」祁婧叫住小毛,「要……要不,你也换上呗,让我看看你穿
军装啥样儿?」

  听到这儿,许博嗅出了一丝和着火药味儿的色情气息。

  这两个人要在屋裏换衣服,搞制服诱惑么?正好,徐薇朵也望了过来,眼睛
裏也画着迷彩问号。

  一阵翻箱倒柜的折腾过后,传来「噗」的一声轻响,「给,全套的!」

  「哇,连靴子袜子都有啊?这么大的靴子我可不穿,丑死了……」

  「不穿靴子哪像个特种兵啊!」

  「哦,那……好吧!哎!你等会儿,我去裏屋……」

  「砰!」的一声,门关上了,换衣服的声音时隐时现。祁婧身上穿了几件衣
服,许博心裏清楚,要穿上一套迷彩服,只需把裙裤脱了就好,不过,那样真的
是她想要的么?

  「我说,人家换衣服,你激动个啥?」

  这话就响在耳边,是徐薇朵说的。许博一下意识到,居然不由自主的把淫笑
挂在了脸上,好不尴尬。

  「嘿嘿……」干笑两声,神秘兮兮的凑过去,「咱们打个赌,如果他们等下
还会穿着毛衣毛裤,算我输!」

  徐薇朵下意识的往后躲了躲,被他这个奇葩的赌约逗得忍俊不禁,「你就那
么确定?赌什么?」

  「就是不确定,才要赌嘛!输的那个,要无条件答应对方一个要求,敢吗?」
许博实在是一时兴起,想不出什么好玩的赌注,只好说了个开放式的。

  徐薇朵凤眼一眯,显然被激起了兴致,「赌就赌,输了不许哭!」

  没一会儿,开门声响起,「咚咚咚」的靴子声沉重的沖击着地板。祁婧三十
六码的小脚穿上作训靴,想想也够滑稽的。

  「沃去!姐你太飒了,把全军的女兵都毙了……」小毛这形容词也是没谁了。

  「真的么?」

  祁婧一开口,许博的心跳就翻倍了,知道自己已经赢了八九成。

  「那……你喜欢么?」——十成!

  「当然喜欢了!」说这句的时候,小毛的声音已经近了许多,「太棒了姐,
喜欢得不行了!」说到后来,呼吸都充满了颗粒感。

  「啪」的一声脆响,「别乱动!来,给姐拍个照!」

  「好嘞——」

  「咯咯……」这笑声怎么听也不像个正经女兵,活脱就是个女间谍,「再来
一张正面的……这样行吗?欸……你怎么越拍越近啦?不许摸——讨厌~!」

  「姐,你裏边……沃去!」许博相信自己清晰的听到了小毛咽唾沫的声音。

  「坏蛋,你不是也……呜呜——」

  一阵极为可疑的类似吃到甜橙的声音持续了三秒钟,就被此起彼伏的喘息淹
没了。祁婧压在嗓子眼儿裏的呻吟比喊出来更加勾人遐想。

  不可描述,也无法描述的各种声音像是武打片儿裏的轻功,在车厢裏惊心动
魄的回蕩。

  「抱我!嗯——我不去裏面……我就要在你的木板床上……」祁婧浪浪的提
出要求。

  沉重的脚步响了五六声之后,床板被砸得「咚咚」如擂鼓。

  「喜欢我的木板床吗?」小毛气喘吁吁的还不忘吧唧嘴。

  「喜欢……嗯哼……真的好硬!哼哼……」

  「嘿嘿,喜欢硬的?」小毛笑着,「刺啦」一声拉开了拉链儿,「我比床还
硬!」

  「就喜欢硬的!还喜欢你叠的豆腐块儿……快来吧!我要趴在上面被你干!
快来……」

  没听见小毛的回应,许博跟徐薇朵盯着手机,共同经曆着须臾奇异的静默。

  「嗯——哦——啊——」

  惊奇与喜悦并存,意外与畅快相接,慌张跟满足交织的三段降临式叫床,只
第一声就把许博喊硬了。后背紧靠着座椅,手脚都忘了该往哪儿放。

  这次跟偷窥车震的时候不同,除了声音没有任何线索引导想象。

  然而,却比任何一次都更刺激,因为他听得明明白白,「我要趴在上面被你
干!」祁婧为什么要描述得这么身临其境?

  那是当着野老公的面说给亲老公听的!是要提醒亲老公注意了,你的心肝宝
贝儿要跪在木板床上被野男人后入了!

  没容许博品味太透彻,小毛早已迫不及待的干上了。

  「啊啊啊——好硬啊啊啊——真的好硬啊啊啊……爽死了哦哦哦呵……」

  从第一声啼鸣开始,许太太的叫声就停不下来了,然而,通过话筒传来的可
不仅仅是高亢的叫床声,还有极其淫靡的,极其舒适的,极其蛊惑的泉水「咕叽」…

  「姐……你怎么这么多水啊?」

  「还不是你……非让我撸……嗯啊啊……你是爽了……哦啊啊……我都……
我都湿了一路了!噢噢……这几下爽!啊啊啊……你喜欢姐水多吗?」

  「爱死了!姐的屄又热又滑,你听这声音……多舒服!」

  「嗯嗯——姐也舒服,一舒服就忍不住流水……哎呀哈哈——就要这样,这
样好棒……快……快快……姐好像要……噢噢噢噢——啊哈哈——老……来……
啊——」祁婧的高潮来得又快又猛,打着颤儿的叫喊已经失去控制,高音飙得直
钻耳朵,足以证明许太太体能强劲。

  可以确定,那个几乎听不清的「老」后面跟的是个「公」字。

  许博几乎要朝着话筒大喊老婆尽管爽你的,老公听着呢!意识到还有别人在,
扭头一看旁边的徐薇朵,吓了一跳。

  只见她双颊蒸红,鼻洼鬓角全是细汗,一双眸子像着了魔,正直勾勾的盯着
自己,隔着二尺远,已经能感知到她鼻子裏喷气的温度,划根火柴都能点着。

  如果电话那头咆哮山林的是一头猛虎,那么身边这位明显是只伺机噬人的猎
豹!

  可惜,这只豹子还是有点儿害羞,刚一发觉许博的目光,就躲开了。下意识
的舔了舔发干的嘴唇,僵硬的靠紧椅背。

  也不知是被看得着慌还是陶醉于许太太高潮余韵中的吟唱,徐薇朵的呼吸明
显急促的颠簸着,胸口剧烈起伏。

  许博的视线掠过那两片性感的嘴唇,立马想起了刚才在停车场被打断的那个
亲吻,神叨叨的来了句:

  「你的嘴唇真性感,再给我吻一次……」

  徐薇朵被吓得一愣,喘息着望过来,嘴巴张了几张,冒出一句:「凭……凭
什么?」

  这下轮到许博懵逼了,搜肠刮肚没找着理由,忽然福至心灵:「你输了,说
好答应我一个要求的!」

  「你怎么知道一定是我输了?」

  对答之间,久经战阵的徐薇朵明显已经缓过神儿来,思路变得清晰,语气居
然也透着一股说不出的魅惑。

  「我……」

  对呀,又没亲眼看见,口说无凭。你又没录下来,即使录下来,也没人说过
作训服裏面是真空这种话呀!这下许博哑巴了。

  徐薇朵红着脸蛋儿「噗嗤」一下笑了出来,歪着脑袋斜着眼睛红唇下几乎要
长出尖牙来:「谁赢谁输,眼见为实,我要去看个明白,你……要不要来啊?」

  说话间,已经拉开车门,长腿一伸,跨了出去。血一样的残阳泼了她一身,
迷光幽然,山水妖娆。

  许博被一句话激得血往上涌,刚想下车,第六感灵光一闪,犹豫了。

  徐薇朵见状妖媚一笑,关上车门,踩着无比嚣张的台步走进了楼道,好像一
只骄傲的孔雀。

  「不要脱,我喜欢穿着……穿着才像个女特……啊——小毛你啊……你就像
头大牲口……真的……真的好猛啊啊啊——」

  不知是女特务还是女特种兵,反正又一个回合开始了。许博脑子裏翻江倒海
的边听边回味着刚刚的迟疑。

  「哎呀……这个姿势好……好麻好痒好……好难受啊——小毛……小毛你怎
么变粗了?我……啊啊啊……我要喷了……喷……嗯——啊啊啊……你肏死我了
小毛……」

  很明显,徐薇朵的邀请意味着什么,傻子才不明白。跟上去,就是夫妻交换
的戏码,妥妥的。可是,剧本不是这样的。

  「再来……再来……再深点儿哦哦哦……太棒了!就是……啊啊……就是这
样——」

  最初给许先生安排的是个路人丁,破格升级成男二号是因为临时出现了个女
二号而已。将错就错,顺水推舟谁都想玩玩儿心跳,可别忘了整个剧本是给谁写
的。

  「等……等一下……我腿麻了,抱我……我要去床上……嗯——啊啊啊……
这样……这样更爽了啊啊啊啊啊啊——」

  可以肯定徐薇朵上去并非捉奸,但必然会给那对野鸳鸯一场惊吓。在这样的
情形下,再扩展剧情不确定性太大了。

  宝贝老婆只有一个,她的承受能力必须排在第一位考虑。所以,留下来是对
的,随机应变才是上策!

  终于捋清要害的许博突然听见手机裏「吱呀」一声门响,忽然安静了下来。
不紧不慢的高跟鞋只踱了几步,「哐啷」「哐啷」两下,先后被甩了出去。

  「……朵朵?」精童欲女异口同声。

  「你们玩儿得好开心啊!我也要参加……」

  许博提着的心总算放下,攥着拳头等着下面的激情戏码,居然半天没人说话。
又等了十几秒还是持续的静默,拿起手机一看,没电了……

               【未完待续】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388ob.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