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二)再见女神

  其实这么多年里我偶尔也会拿出毕业时的合照看一看。以现在成年人的眼光
来看,那些当年被当做班花校花的女生穿着校服不施粉黛的样子比起如今社会上
各种光鲜亮丽的女性其实魅力有限。在毕业后的这几年我当然也有见过几个其他
女同学,比起当初,她们似乎很少有将古人『女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这一传
统继承并发扬光大的,所以我会把陈丹称作女神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她是班
里唯一一个让我在多年以后见到时会觉得惊艳的女生。

  这种惊艳,在我在酒店门口再次看到她袅袅娉婷的身影时毫无保留地爆发出
来。

  那天的陈丹一头染着淡淡棕色的长发披在肩上,额前几缕刘海在眉眼边随着
行走的步伐扫来扫去。眉毛仍是当年那抹弯月形,只是因为化妆被加深了颜色,
大眼睛不需要再贴眼皮贴去修饰,但还是涂着一层眼影,不知是否有戴美瞳,反
正黑溜溜的眼珠子显得特别明亮。鼻梁高挺着,鼻翼却并不会显得很宽,在瘦削
的脸颊间恰到好处。最引人注目的还是那张涂抹得浓艳的小嘴,正是时下最时尚
的唇色,带着些许的前卫却又有分复古的味道,把这从大城市归来的女神与小县
城里那些永远落流行一步的女孩子们鲜明地区别开来。

  着装上的差异也很明显,不同于这寒冷的季节里大部分本地女生都以羽绒服
裹身,陈丹上身只穿了间深灰色的夹克,拉链也敞着,露出里面黑色的毛衣和被
胸脯撑起的高高山峰,下身是一条紧身的亚光皮裤,脚蹬一双同样颜色的平跟短
皮靴。虽是平跟,但丝毫不影响那两条腿看起来是多么的笔直修长,不算很瘦,
但结实匀称,该细的小腿和脚踝处仍然纤细,该有肉的臀部和大腿也浑圆饱满,
若用某论坛时兴的话来描述,这双腿就是一副极品炮架子,绝对的实战利器!

  当初青涩的高中女生成长为现在美艳又帅气的女神,尽管之前已经看过她的
照片,但此刻我还是被惊艳的感觉冲击,尤其是想到我竟然见过这个女人的下体
的时候,裤裆里的战士已经蠢蠢欲动想要吹响冲锋的号角了!

  『嗨!几年不见,还以为你跟其他同学一样都发福了,没想到越变越帅啊!』

  我有点愣神,反倒是陈丹先跟我打了招呼。

  『哪里哪里,只是生活贫困,营养跟不上胖不起来而已。』我开了个玩笑,
然后认真地对她说,『倒是你,才真是越变越漂亮,漂亮得我都不敢认了!』

  『得了吧你,贫嘴。』

  陈丹笑着接受了我的恭维。

  『那就进去吧。』

  我对她做了邀请的手势。

  『你不等其他人了吗?东道主做的不合格啊。』

  『嘿嘿,大家都是在这里长大的,还能有人不认识路吗?不用管他们。』

  虽然我没有明说我站在这里只是为了等她一个人,不过这意思也表达得够明
显了。陈丹笑了一下没有接话,和我一起往里面走去。

  『对了,还没谢谢你帮我订车票的事呢!』

  『你这几天都说过好多遍谢谢了,还要怎么谢?以身相许啊?』

  『我记得你以前挺老实的啊,怎么现在说话越来越贫了?』

  这段时间我籍着询问订票时间的借口和陈丹在微信上聊过几次,现在彼此间
已经可以开些不痛不痒的小玩笑。不过等进了包间,我就没机会和她再开玩笑了,
女神的惊艳登场引来了一阵骚动,那些男同学们在看到陈丹时几乎是不约而同的
眼睛一亮,接着,各种各样的夸赞溢美之词就山呼海啸地涌了过来,我这东道主
站在那反倒只剩下了尴尬的份。

  这也怪不得他们,其实今天来的人不算很多,当初班上四十多个人,到场的
却还不足二十,勉强坐了两桌。其中女生不过六七个,长相都很一般,还有个带
孩子来的。网络上很多人说所谓同学会只不过是找机会去打当年没打成的炮,我
虽然不认同这种话,但也不排除确实有人存在着这样的心思,而且陈丹本来就该
是众星捧月型的女生,所以那些别有用心的男生对她表现出的殷勤也算是意料之
中。

  落座的时候才有人想起我冤大头的身份,被拥簇着坐了主座,陈丹则被拉去
了女生为主的另一桌,想在席间进一步拉近关系的愿望宣告落空,这顿饭也吃得
索然无味,直到后来互相敬酒的时候才又有机会和女神搭上话。

  敬酒还是陈丹先敬的我,理由自然还是订票的事。今天上的有红有白,陈丹
喝红的,高脚杯碰我的小玻璃杯。我原以为她会抿一口了事,没想到她竟豪爽地
一饮而尽,让一众男生惊呼海量。我酒量还行,自然也是干杯奉陪,回敬的时候
也说让她随意就好。但我有这份好心不代表别人也有,女神展示了酒量以后,原
本不怎么好意思敬酒的人呼啦一下都围了上去,一个个还高呼着『跟李森都干了,
跟我们也得干!』

  李森当然就是我的名字。后来微醉的时候我想的是:『他妈的要是跟我干了
难道也要跟你们干吗?』——这里的干读四声。

  吵吵闹闹到酒席结束已经是晚上十点多,此时我已经有点头晕,陈丹更是走
起路来都摇晃。还有人叫着要去KTV续摊,不用想也知道心里打得什么主意。
我看着陈丹那样子跟大伙说今天实在不能再喝了,提议就此散伙。于是很快又有
人主动说要送陈丹回家,但她摆手拒绝,然后走到我身边说:

  『我跟李森顺路,让他送我吧。』

  妈的,今天选在这里就是因为从这去陈丹她家和我家顺路,给散场后送她回
家做好准备,结果喝得有点高把这事给忘了,反倒是女神自己先提了出来。不过
这样也好,要是我说可能还有人跟我争,但陈丹自己说出口了,也就没人再自讨
无趣。

  我去前台结了账,陈丹一直在大厅等我,我走过去的时候她脸上的红晕已经
淡了不少,看来在外面出入这种场合比较多,酒醒得挺快。

  『走路回去还是叫车?』

  『走路吧。吹吹风,醒醒酒。』

  女神的答案正合我意,反正县城地方小,我俩家离得都不算远,于是两人并
排向外走。出了酒店门,陈丹立刻被冷风吹得一哆嗦,双手拉紧了夹克,我还没
喝傻,立刻脱了自己的呢子大衣给她披上。

  『你自己穿着吧,我不冷。』

  『都打哆嗦了还说不冷,赶紧穿上!』

  我没有理会她的推脱,强行把大衣披在她肩上,自己就穿个毛衣。

  『你穿这么薄,感冒了怎么办?』

  『切,我身板好着呢!刚好这会酒气往外冒,正觉得热得不行。』

  我活动了两下胳膊,强忍着不让自己在飕飕寒风中发抖。

  『是谁才说了自己生活贫困,营养跟不上来着?』

  陈丹掩嘴笑着调侃我。说实话,听到她还记得我的一句玩笑我还挺感动的,
不过一时我也想不出来怎么接她的话,只是嘿嘿笑了笑。

  『给,这个你拿着。』

  陈丹一边走着,一边从怀里掏出几百块钱递给我。

  『干嘛?』

  我不解。

  『餐费啊!大家聚会怎么能让你一个人掏钱?』

  她说得理所应当。嘿,今天来的人中,只有她一个是主动给我钱的,也只有
她一个是我真正想邀请的。

  『我不要。』

  我摆摆手,没去接那钞票。

  『得了吧你,这会又不在大伙眼前,撑什么面子啊?这年头,谁赚钱也不容
易,不能让你一个人破费。』

  陈丹坚持着要把钱塞给我。

  『谁说我是在撑面子了?』我还是把她的手推开,『我知道你在大城市,这
种活动AA都习惯了,但我可不喜欢这个,特没人情味,你再坚持我可就不高兴
了。』

  看我脸沉了下来,陈丹讪讪地把钱又收了回去,默默地前行。过了一会又问
我:

  『你毕业为什么不留在外面啊?』

  『不想。』

  我摇摇头,没多说什么。

  要说我对陈丹的印象里有什么不好的地方,大概就是高中快毕业那会,她曾
跟一女生说将来一定要留在大城市,就算找不到工作,也要嫁在外面,再也不回
这穷山沟了。后来这话不知怎么就传了出来。

  其实那时候县城里大部分家长教育孩子都会这么说,我们这人穷地方小,但
凡有点家业的都会想办法迁出去,像我家这种条件不错又一直守在这的,多是因
为事业和家中老人都不便迁徙的缘故。我父亲是县上一小官,家里还有超过八十
的祖父母,想要举家离开是不可能,但二老当年确实是更加支持我毕业后留在省
会城市,甚至已经打算帮我在那边买套房子,最终还是我坚持着一定要回来才作
罢。

  当年也是年轻,有点想当然的因素在里面,平日里心灵鸡汤看得多了,什么
子欲养而亲不在,什么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之类的,反正最后就是觉得还是
回家比较好。这几年说没有后悔过是假的,小地方安逸,但也确实落后,总让人
觉得外面的世界每天都在翻天覆地的变化,但都和自己没什么关系。但这后悔也
都只是暂时性的,我不是那种吃得了苦的人,真要我放弃现在的小康生活去外面
打拼,我还是有点自知之明,晓得自己做不来。

  当年陈丹说那番话,也许只是玩笑,也许只是无心,不过当初我确实因为这
话对她有点反感。所谓家乡就是自己怎么骂也好,但就是听不得别人说它半点不
好的地方,更何况这个别人也是和我一样在这土生土长的人。数典忘祖,这就是
当初听到那番话时我对陈丹的看法。

  但如今我已然可以理解她说那些话的心情,看看今天来的那些女同学,再看
看现在的她,我不得不承认这女孩确实更适合在大城市生活。

  之后又是一段沉默。我觉得我很蠢,虽然没有说过,但是和陈丹见面我已经
期待了很长时间,现在好不容易获得两人独处的时光,其实我应该借着酒劲再多
说点什么的,可是我就是不知道该说什么。

  这时已经是腊月二十八,这个点数街上没什么人,我俩在昏黄的路灯下慢慢
地前行,路过一个分岔路的时候,陈丹向那边望了一眼,问我:

  『要不要去转转?』

  『好啊。』

  我回答,与她一起变了方向。

  这条小路通往的是县上唯一一条河边。这条河没有正式的名字,因为是在县
城的西边,大家便叫它西河。几十年前西河发过一次大水,湮没了河边的几处房
屋,后来这里就修起了一条大坝。那时候,早恋的男生女生如果偷偷约会,基本
都会选择这条大坝。一来那时县城没有什么别的去处;二来爱情毕竟和山啊水啊
这些比较浪漫的地方更搭配;三来,河坝上黑灯瞎火,晚上除了月光星光就没有
照亮的东西,没钱也没胆量去开房的学生们如果想干点什么,这里也确实是个好
地方。所以,西河河坝在学生们的口中还有另外一个名字,叫做情人坝。

  当年我也带着自己的女朋友来这里约会过,我的初吻就是留在这里的。以陈
丹的姿色,估计对这地方也不会陌生。不过七八年过去了,如今的大坝已经被修
建得灯火通明,还弄了几处景观带,本是冲着吸引人散步去的,但是情人坝一旦
失去了黑暗,人气反而不比当初那样旺盛。

  我和陈丹沿着寂静无一人的堤坝走了一段,她说有点累了,我们便随便寻了
一处台阶坐下休息。

  『其实,我觉得你挺聪明的。』

  坐下后,陈丹幽幽地对我说。

  『嗯?』

  我不知道她指的是什么。

  『以前我觉得甘愿留在小县城还怡然自得的人都是坐井观天,但是真正到了
外面的世界,才发现生活原来是那么辛苦。可是,就算辛苦也不能说,尤其不能
对那些当初看着你走出去的人说,因为那是我自己的选择,告诉他们我过得辛苦
换不来任何同情,只有嘲笑而已。所以,不管心里再怎么累,也要做出轻松的样
子,要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因为如果没有表面的光鲜去让别人羡慕,那感觉自己
坚持下来的最后一点意义也没有了。』

  陈丹一边说着,一边轻轻地摇着头,手指摆弄着夹克上装饰用的流苏。

  『不能跟别人说,那你又跟我说?』

  我不知怎么回答她,于是笑着说。

  『可能……因为我喝醉了吧。』

  陈丹也笑了,但笑容里有掩饰不住的疲累。

  『其实,何必要活给别人看呢?没有规定说人生必须要被当作战场,我们更
并非一定要去追求胜过谁,自己开心不就好了吗?』

  我宽慰着她,却连自己都觉得这些道理太过空洞。

  『是啊,开心就好了。以前我也以为现在的日子会让我开心的。但是,好累
啊……』

  『……』

  我还想开口说话,但胳膊上忽然传来一股重量,然后,脸颊被几根发丝扫过,
痒痒的……

  『让我靠一会。』

  『嗯……』

  我应着,屏住了呼吸。

  陈丹的头靠在我肩上,没有说话,呼吸均匀恬静,像是睡着了一样。那一瞬
间我脑子里冒出了很多想法,最后却有点荒唐地想到《大话西游》里周星驰和莫
文蔚在悬崖上的一幕,然后我的手搭上了她的肩膀。

  『你在发抖,冷吗?』

  她问我。

  『有一点。』

  其实这会我已感觉不到冷,但是我不敢承认那是一个女孩靠在我身上带给我
的悸动。

  『我们一起披吧。』

  陈丹离开我的怀抱,我一阵失落。但她很快把大衣脱下,披在我的身上,又
重新靠了过来,然后拉起大衣的一角,将自己的身体也包裹住,我感受到失而复
得的欣喜。

  一件大衣同时裹住两个人是有点困难,但是此刻我却恨不得它再窄一些,好
让我们两个能靠得更紧。陈丹再没有说话了,安静得好像不存在一样,但是肩膀
和胳膊传来的体重和温暖告诉我她是存在的,而且就在我的怀里。我在想她是不
是真的睡着了,也在幻想她会不会像电影里一样忽然吻上来,但是都没有,就是
一直沉默着,就那样沉默着。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388ob.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