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第十一章你在骂谁呢

  那个声音带着咬牙切齿的语气说道:「快许愿,在墨迹,小心我把你扔马桶
里去。」

  秦长寿看着眼前除了柒銫花草就剩石头了,根本就没有他说的马桶。

  虽然很想继续跟对方调侃,但是又怕真的把那人惹急了,的时候别给自己来
个暂时囚禁,那自己的身体估计有可能成个植物人。

  他不再啰嗦,直接说道:「我的第二个愿望就是让我醒来时下半身就能感觉
到,就是有知觉有疼痛感真的大小便的那种。」

  那个声音也不拖泥带水,说道:「已经跟你说了这个暂时无法帮你完成,你
命中註定有此一难,等你难瞒之时自然可以得偿所愿。」

  秦长寿很想骂街,但是想想还是忍住了,质疑的问道:「你不是号称什麼神
仙鬼怪的愿望都能帮忙完成吗,怎麼到我一个凡人这裡就不行了?」然后试探性
的骂道:「难道你就是传说中的神棍?」

  结果刚一骂完,那个声音没有回应他,而回应他的是一道闪电。

  轰!咔嚓!

  虽然现在秦长寿只是一道意念,应该不会受到任何伤害的,但这道闪电就偏
偏给他造成了伤害。

  就看秦长寿的意念身影,站在哪裡,浑身漆黑,只剩下俩个眼睛在眨呀眨。

  然后嘴裡吐出一口黑烟咳嗽了下,说道:「咳咳,我都没个实体,只是个意
念而已,居然也会遭雷劈吗?」

  那个声音这时说道:「这就是你质疑我的惩罚,我是因果的执行使者,质疑
我的能力,就是不相信因果的能力。虽然你现在只是意念,但是意念也是你的另
一种灵魂,不然為什麼你会回道你曾经的回忆呢!」

  最后加了句:「除非你能凌驾于天道之上,拥有掌控因果之能。」然后不耐
烦的催促道:「废话已经说完,速速说第叁个愿望。」

  「第叁个愿望?!」秦长寿大声吼道:「我的第二个愿望你还没帮我完成呢,
怎麼突然转道第叁个了呢?」

  那个声音有些不耐烦道:「都跟你说了暂时不能完成,暂时暂时,就是暂时
完成不了,又没说绝对不能完成。」然后改个威胁的语调道:「难道你又要质疑
我的能力?速速说第叁个。」

  秦长寿打了个冷战,刚才被电击的感觉实在是不好受,所以他不敢在啰嗦。

  直接说出第叁个愿望:「我的第叁个愿望,就是下次还要叁个愿望!」

  他之所以继续选叁个愿望而不是叁百个叁千个,实在是因為他知道,那个声
音对叁个愿望可以接受,多了的话,估计他说的因果都不会答应,所以就直接许
愿还有叁个。

  说完就準备等待答復,也準备等待对方的咆哮和跳脚。

  但是让他等待来的不是回答,而是眼前一黑,消失在七彩世界。

  在秦长寿消失的瞬间,一个浑身泛着七彩光芒的年轻男子出现。

  那男子手拿的电风扇,对,没错,就是人们常用的手提式电风扇在扇风。

  嘴裡念叨:「真是个贪心的傢伙,因果是那麼好许愿的吗?虽然因為我的失
误导致你窃取了多俩次的机会,但是也只有这一次,你还想下次继续?做梦吧你,
你不会有机会过来了。」

  说完,他用手对空中一画,接着就立刻瞪大眼睛,然后暴醋口大叫道:「靠!
这怎麼可能,因果线不是已经被我固定成一道了吗,怎麼这小子现在的因果线还
是变成叁道,难道是因果出错了?」

  就在他话刚说完,就听见天空:轰!咔嚓!!!

  ……

  秦长寿回归本体,马上开口骂了句:「靠!连个屁都不放一个就把我送回来,
太没公德心了。」

  他刚骂完,就听旁边一个声音没好气的说道:「说什麼呢,你在骂谁呢?」

  秦长寿一愣,看见旁边一个穿白衣的小护士怒眼瞪着自己。

  他赶紧解释道:「对不起,刚刚做梦跟人吵架,我在骂梦裡的那个人,不是
骂你的。」

  那个小护士听他这麼说也是一愣,然后又好气又好笑,也不知道该说什麼,
只能哼了一声继续弯腰做她的工作。

  秦长寿看着她弯着腰,用棉签粘了点瓶子里的药水,然后把自己阴茎的皮给
翻到底,在然后就是棉签上的药水涂在了阴茎的龟头一圈。

  秦长寿看着她那熟练的动作,猜想,肯定经常这样弄。

  他也很想知道為什麼要给龟头涂药水,本来想问的,但是看她刚才的架势,
还是忍住没问了。

  那个护士做好这一切,什麼话也没说,把被子盖好,端起盘子转身就走了。

  他们之间就那麼几句,看了一眼远离的背影,然后看向自己腿脚方向。

  他盖的被子就是被套,很薄也很轻的那种。

  看着阴茎把被子顶起帐篷,顿时不知该说什麼好。

  试着用手把阴茎给放下去,结果一会就上来继续顶帐篷,然后往下搬,又是
还原顶着帐篷。

  他很鬱闷,以前不是这样的,以前就是是硬起来,只要自己躺下,那阴茎也
就跟着贴在肚皮上。

  但是今天不知道為什麼,就是直挺挺的竖在哪裡,像是在显示存在感一样。

  难道是因為昨晚跟微微性交导致阴茎充血不退?也只有这个可能。

  但是,让他不明白的是,自己手淫完射精出来后,阴茎就会软下去,现在就
像吃兴奋剂一样坚挺的竖在哪裡.

  怎麼弄都竖在哪裡直挺挺的,秦长寿就懒得管了,竖着就竖着吧,然后又是
看向天花板发呆。

  他现在除了看天花板,也没有其他事可干。

  也没过多久,又过来一个护士,推着推车,推车上有很多瓶瓶罐罐的药水。

  车子到他床边拿着一个药瓶看了一眼,说道:「秦长寿。」

  秦长寿恩了一声,然后看向护士,看见她没理自己,而是把药瓶放在输液架
上,拿出一个输液管插了进去。

  最后把瓶子里的水放了出来,然后关好阀门又继续在推车上鼓捣。

  秦长寿有点不明白,於是问道:「你叫我什麼事吗?」

  ……

            第十二章你到什么地方了

  那个护士看了他一眼,说道:「没事呀。」然后好像知道秦长寿要问什麽,
继续说道:「我叫你是确认下,以免输错液。」

  听她这麽说,秦长寿哦了声算是回应,然后看向那个护士放在床上的东西。

  有纱布有药水,最后看见那个护士在吊架上挂上第二瓶药水。

  秦长寿好奇的问道:「难道俩瓶一起挂吗?」

  「是呀。」护士边给他手上插输液针边说道:「这瓶是给你身体用的,另外
一瓶是给你冲洗膀胱。」

  「冲洗膀胱?」秦长寿不解的问道:「怎麽冲洗?」

  那个护士给他手臂针头打好,边贴医用胶布边说道:「就是从导尿管冲进去
啊。」

  秦长寿没说什麽,他要看看如何膀胱冲洗。

  很快,那个小护士就把被子给掀开一点,露出导尿管跟尿袋的接头。

  她把尿袋放一边,然后用碘伏给导尿管口杀菌,然后用夹剪把导尿管夹好。

  在然后把尿袋接上,最后把针插进导尿管,然后开始放水。1

  秦长寿看完这一切问道:「这就是膀胱冲洗吗,这不是在冲管子吗?」

  那个护士笑道:「说告诉你在冲管子呀。」她继续说道:「等会涨了就说下。」

  秦长寿问道:「你不会告诉我,是从那根管子冲水进入我肚子里吧?」

  「不是你肚子里,而是膀胱里。」

  「膀胱不就是肚子里吗。」

  「也对!」那个护士一笑说道:「等会涨的时候说下。」

  虽然不知道她为什麽要说涨的时候说下,但是秦长寿还是点点头。

  没过几分钟,秦长寿就感觉脑袋疼,他知道那不是真的脑袋疼,而是从底下
传上来的,按理说下半身都没知觉了,应该不会疼的,但偏偏冲洗膀胱现在发涨
的脑仁疼。

  那个护士听他说涨了,马上把尿袋上的阀门打开,然后黄德白的全部下去。

  秦长寿顿时感觉浑身舒坦,然后看见她又把阀门关上。

  看著尿道管里的白色物体,秦长寿估计应该是精液但是他不敢确定,于是自
言自语说道:「怎麽小便里还有那麽多东西呢。」

  那个小护士听他说话,还以为他在跟自己说话,于是就说道:「所以才要冲
洗呀。」

  秦长寿只是笑了笑没有接话,他也没问那白色絮状物是什么。

  就这样,在秦长寿被涨疼折磨那瓶子里的水挂完才结束。

  那个护士临走前说道:「等会吊水没有就,你就按一下你旁边的呼叫器,护
士站的人就会过来好吗。」

  秦长寿看了旁边的呼叫器一眼,然后说道:「估计有点难度,我直接喊救命
不也可以吗?」

  小护士白了他一眼:「如果你喊救命,保证一堆医生过来抢救你。」

  「唉。」秦长寿尴尬的问道:「应该不会吧?」

  「不是应该不会。」那个护士笑了一下说道:「这裡是ICU重症监护室病
房,在这裡就是抢救人的,你说会不会呢?」

  「抢救人的?」秦长寿问道:「抢救室不就是手术台吗,怎麽还住著人呢?」

  「这裡就是手术室。」然后指著不远处说道:「那边就有一个手术台。」最
后指著秦长寿旁边说道:「这个反数字的是血压仪,还有你的血压几在也在旁边,
呼吸机抢救器都在这裡,你认为普通病房需要这些吗?」

  「唉,没住过院,还真不知道。」

  小护士也不跟他废话:「好了,等会没水了就叫声,有其他情况,按不了呼
叫器就直接喊救命吧。」

  秦长寿看著她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心裡好笑,如果真有事,就没时间叫救
命了。

  看著点滴水珠一滴一滴的往下滴落,秦长寿回想了很多。

  慢慢的,又睡著了。

  睁开眼,发现在马路上,这裡是个步行街,他忽然想起,曾经在这裡遇见了
谁。

  这时他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拿出电话看了一下号码,然后按了下接听键。

  电话那头的女孩问道:「周坤,你到什麽地方了?」

  秦长寿没有考虑说道:「长江路的广告牌这裡. 」

  那个女孩马上说道:「好!你在哪裡等我们,我跟秦娴梅一起过来了。」

  挂掉电话,秦长寿嘴角一笑,现在跑来十八岁那年了。

  那年电脑很贵,手机也是键盘模式,还没到人手一机随便刷屏的年代,所以
很多人都喜欢跑网吧,在网吧上网聊天谈谈扣扣爱。

  打电话给他的女孩是他从网上认识的,一个叫王霞一个叫秦梅,她们都把名
字多加了字。

  秦长寿也是抱著好玩的心态,直接给自己取了个假名叫周坤。

  他们聊著聊著,最后护报了位置,知道原来都在一个地方,离的不远,所以
都选择见个面。

  今天是他穿越过来跟那俩个女孩见面的时间,他也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麽。

  但是他没有急著等女孩一出现就好像认识很多年一样,他选择跟过去一样,
慢慢来。

  没隔多久,秦长寿面前出现俩个女孩,一个穿长裤短袖衫,一个则是连衣裙。

  长裤短衫的是王霞,她对秦长寿说自己叫王娴霞,另外一个叫秦梅,她说自
己叫秦娴梅。

  知道他们用假名,还是在一处意外相遇,秦长寿无意间听见的。

  王霞人可以说算是丑女行列,而秦梅正好与她相反,属于中等美女。

  这一美一丑相聚在一起,让秦长寿真不知道改如何评价,他也搞不清她们俩
是如何相处成为闺蜜的。(至于这美丑显而易见的差距为什麽会像亲姐妹一样,
作者不清楚,也许跟男生一样交好友没有美丑吧。

  那时候还闺蜜一词很少人知道,都说是好姐妹跟亲姐妹一样。

  等了大概十几分钟,秦长寿拿出电话,找出号码拨了过去。

  因为这事情显而易见,俩个女孩放了他鸽子,情景依旧重现。

  很快电话接通,秦长寿好笑的说道:「你们是不是准备跟我说,你们厂里忽
然有事所以来不了了?」

  电话那头的俩个女孩一愣,然后问道:「你怎麽知道?」

  秦长寿好笑的说道:「你们都来看过我又跑回去干吗,我好像不吃魜的吧!」

  「咦!你怎麽知道我们去看过你啊。」王霞疑惑不解的问道:「我们好像没
暴露吧?」

  ……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388ob.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