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作者会宾室开了个贴欢迎大家交流打屁发牢骚:thread-4708022-1-1.html

  抱歉这章更新的慢了,而且只有一万字,也是因为最近太忙了哎呦

  当了文学作者之后的第一篇文竟然无色,靠,对得起谁啊!

  好吧,只好在水银时代下次更新的时候为大家补上了嘿嘿。

  我个人其实还是喜欢写神都啊呜呜呜,不过爱看另一篇的明显多好多倍,靠!


  厚重的完全封闭式骨盔遮挡住了我的眼睛,在一片黑暗中我能清楚的听到自
己的呼吸声。

  两秒钟,当我重新恢复视觉的时候,赎魂装甲的完全状态已经成型了。

  这两秒钟是朽骨天国发动之后最后的破绽,如果对方趁着我失去视觉的时候
进行全力的攻击,我一定会有不小的麻烦。只不过现在正在不朽天国结界之中疯
狂肆虐的杀生鬼并不是任何人都能对付的了的。

  杀生鬼是葬鬼的进化形态。曾经就是它们在沙舟之城吞噬了六十多个佣兵的
性命。葬鬼只是一些可以供我操控的基本灵魂能量团,除了单纯的格挡和撞击这
种战术价值以外并没有太可观的攻击能力,可是杀生鬼就完全不一样了。

  这些苍白的巨大能量团约有一人高,它们凝聚成了骷髅的形状,尖啸着开始
扑击撕咬被困在朽骨天国里的所有活物。

  初始状态的杀生鬼只有A级左右的能量强度,但它们会通过蚕食结界中的能
量进行迅速的进化。我不知道它们最终可以进化到什么程度,因为每一次我凭借
自己的意识释放朽骨天国之后,里面的敌人往往都没办法填饱这些杀生鬼的肚子。

  这一招所耗费的能量和魔力都非常巨大,我在暗面曾经用了好几个月的时间
钻研绘阵方面的技巧才勉强能够释放出来。由于我本身的能量不足,所以在成功
结阵之后根本无法操控这些杀生鬼的行为。

  从本质上来说,现在朽骨天国里的杀生鬼现在全都是处于暴走状态。无论敌
我,这些东西都会本能的进行攻击。召唤法则最重要的一条,暴走状态下的召唤
生物优先攻击召唤者,这还是我从里奥雷特那里学到的知识。

  因此要用这招,我就必须同时构结赎魂装甲的完全形态。被骸骨甲胄重重包
裹以后,杀生鬼无法根据我身上的气息来攻击我,只有这样我才能完好无损的站
在这个地方。

  面前的敌人已经和杀生鬼发生了接触。黑希斯手下的Dreams杀手团战
士看上去非常从容,有几个在尝试性的攻击身后的结界,更多的则是站在原地,
只有在杀生鬼冲过来的时候才甩出几个能量弹来震开它们的攻击。

  这就是我想要的。他们采用使普通的能量攻击手段,完全就是在给杀生鬼喂
食而已。

  初期我本应该在朽骨天国里采取迂回的战术,一边游走一边操控杀生鬼吸取
我们战斗中溅射溢出的额外能量,在它们慢慢成长以后再展开反攻。因为杀生鬼
的原始状态并不强大,凭借这些杀手团成员5级左右的实力,完全可以在一开始
就重创这些杀生鬼。

  问题在于现在我的力量还无法控制它们,所以也只能放任杀生鬼对对方进行
直接的攻击。而这些家伙因为杀生鬼现在的羸弱状态,根本就没把它们放在眼里
的样子。

  这种不具有高爆发力的能量攻击,直接就会被杀生鬼吞掉。比起蚕食那些碰
撞爆炸溅射出的残渣,这些能量弹可要美味的多。

  吃了东西的杀生鬼会放弃攻击游荡一会儿来吸收力量,还没有得到能量的则
会填补到位置上继续围攻目标。等到这些家伙意识到应该全力认真对付它们的时
候,就已经太晚了。

  潘朵拉身上的火焰熊熊燃烧着,【火精灵王的诅咒】已经从原本的黑色变成
了夺目的鲜红色。我曾经见过这颜色,就在我将短刀插入挽歌后背的那个时候
……

  那套铠甲的颜色就仿佛被烈焰烧透的金属一般发起了炽红的光芒,仿佛只要
靠过去就立刻会被烧焦一样。

  一只杀生鬼嚎叫着扑向她所站的位置,潘朵拉提升能量,将身上火焰的凶猛
程度再次加强,那只杀生鬼发出一声刺耳的尖啸,被迅速蒸发成了粒子。

  可是更多的杀生鬼聚拢了过去。它们没有攻击潘朵拉,而是贪婪的开始吸收
潘朵拉身周外围溢出来的多余能量。那只被干掉的杀生鬼之前所吸取的能量也立
刻被其它几只分食殆尽。

  杀生鬼最可怕的地方就是,我并不担心它们会被干掉,因为这种相互吞噬尸
体的特性意味着没有一丝能量会被浪费。只要对手在朽骨天国里使用能量,这些
家伙早晚都会成长为极其可怕的存在,那时候就算是高级战士全力爆发出来的能
量攻击也没法给杀生鬼造成什么伤害了,它们会从容的将能量吸收,然后再次进
化成更强大的东西。

  潘朵拉抬起头看着在天空中飞舞的幽魂,然后向我走了过来。

  我不知道自己看上去是什么样子,不过总不会比当初在沙舟之城解放力量的
时候要难看。那个时候在开膛破肚的情况下被某种东西从体内占据了身体,变成
了真真正正的怪兽,杀掉很多人,难怪初邪她们会害怕我。

  「不是说要杀我么?为什么不动?」潘朵拉站在我身前几米远的地方发话了。

  我动了动手指,听到了清晰的骨骼摩擦的声音。骨殖化的神宫已经完整的嵌
入了铠甲,看起来就好像成为了身体的一部分。这看起来一定相当突兀,因为赎
魂装甲这种粗犷厚重的能量凯和神宫的样式并不相称。

  「什么时候动由我来说了算,你就这么急着想死么?」我听到自己的声音在
头盔的覆盖下嗡嗡作响。

  潘朵拉的身后突然响起了一声惨叫。一个杀手团成员的胸腔以上消失了,咬
着他上半身的杀生鬼呼啸着飞了过去,他一边喷着血一边栽倒在了地上。看来剩
下的人被干掉也就只是时间上的问题了。

  那些家伙慌张了,他们爆出能量开始和杀生鬼正式作战,但那只能让他们死
的更快,除非他们意识到想要活下来就必须先干掉我这件事情。

  只不过问题在于,骸族的铠甲在同等级东西里,防御能力是最高的。

  「怎么?不去帮他们么?」我问她。

  「我们和Dreams只是相互利用的关系,在这种情况下我还是多考虑一
下自己的安危比较正确。他们给我钱来找梅尔菲斯,并没给我钱来救他们的性命。」
潘朵拉用柔柔的声音回答我,「如果你不介意,希望你能回答我的一些问题。」

  「说。」

  潘朵拉抬手一剑炸碎了一只锁定了自己的杀生鬼,然后开口了。

  「你和挽歌是什么关系?」

  「你把我的名字拿去问问毒烟就可以知道了,只不过你得有命去见他才行。」
我沉声说。

  「你想为她报仇么?」

  「就算是吧。无论是毒烟,鲁恩希安还是你,都要为挽歌的死付出代价!」

  潘朵拉用晶莹剔透的翡翠色瞳孔看着我,「连鲁恩希安的存在都知道,我应
该没理由不知道你的名字……只不过看起来关于挽歌,你根本就什么都不知道
……」

  「你什么意思?」

  「我不太想和你打。如果可以的话,我倒是建议我们两个坐下来聊一聊。」

  我狂笑起来,「哈哈哈哈!!!怕了!?很可惜,已经太迟了……」

  在潘朵拉的身后,惨叫声已经是此起彼伏。杀生鬼只剩下了五只,可是Dr
eams的人却已经全部变成了尸块。我看着黑希斯的半个身体被杀生鬼撕扯着
拉上天空,心里涌出了无比的快意。

  这五只杀生鬼能够干掉包括黑西斯在内的七名Dreams杀手团成员,这
就意味着它们的能量强度已经到达了5级以上。我看着在空中狂叫起来的杀生鬼,
不再控制自己的战意,对着朽骨天国里残存的最后一个敌人举起了刀。

  【火精灵王的诅咒】,梅尔菲斯曾经告诉我,这东西只要穿在身上,连能量
都不需要注入就可以完全防御5级以下的火焰强度。可是我并不会使用任何火术,
所以这点特性对我来说根本就不起作用。

  然而事实证明我还是太狂妄了一点。

  潘朵拉举起自己的剑,我清楚地看到剑身上面包裹上了和她身上相同的火焰。

  本来以为这些火焰只是她发动某种能力时的附加效果,可是当我仔细思考了
一下之后,才意识到那些火焰本身就是她的能量!

  和所有人都使用的能量完全是不同的东西……那是属性能量。

  我并不是不知道属性能量的存在,但却是第一次看到有高级战士以这种方式
用出来。

  根据我拥有的常识,属性能量共有5种:风、火、光、暗、魂。

  魂属性能量算是比较常见的东西,它不具有任何攻击和防御能力,是用来召
唤生物的能量。

  可是其他几种属性能量就非常少见了。不是因为学习使用他们很困难,而是
由于这些属性能量所能够达成的效果,只要用一半的魔力就可以实现。

  火属性的能量弹本质上其实就是一个火球。用一个单位魔力所塑造的火球,
足足需要三个单位的能量来实现,所以这一切都只关乎于「效率」的问题。

  我在成为高级战士之前也曾经因为好奇心摸索过各种各样的其他战斗方式,
包括属性能量的使用。在无数次失败和成功的练习和大量的情报收集之后,我了
解到每个人所能够使用的属性能量其实和使用者的性格有很大关系。

  风属性和火属性的能量我能用出一点,可是光属性和暗属性我就完全释放不
出来。在没有学习任何召唤类法式的情况下,单纯的魂属性能量我也无法使用。

  火属性能量使用的问题在于,使用者不仅仅需要用大量的原始能量来生成它,
更是还要用更多的能量来进行自我保护——火焰能够伤害到的必然是距离它最近
的东西。

  举个例子,你在手中聚集一个巨大的火球,那种高温肯定会最先烧伤使用者。
所以使用者在凝聚火属性能量球的时候还要耗费更多的能量来给自己隔热。可想
而知,如果要以属性能量作为常用的攻击手段,对能量的强度需求要有多么巨大。

  当我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我才发现自己面前的敌人有多么棘手。

  完全防火的【火精灵王诅咒】,配上火属性能量……一套铠甲差别,让使用
火属性能量战斗的潘朵拉在能量强度上有了足足一倍的提升。

  燃烧起来的鲜红长剑裹挟着热浪狠狠的砸在了神宫上面,隔着厚重的赎魂装
甲,我仍然感受到了让人窒息的高热。如果不是这套全覆式的铠甲,我觉得自己
的眼珠会在这一击之下立刻被烤干。

  我向后连续退了三步来摆脱高热对自己呼吸道的侵蚀,可是潘朵拉并没有给
我这个喘息的机会,她立刻追击过来,身上炽红的铠甲和赎魂装甲撞在一起,我
甚至能听到自己的甲胄发出了被烧焦的声音。

  几乎是在零距离发动的一斩,我反手倒转神宫在身前向下直插,堪堪挡住了
这道追击,然后拼命将潘朵拉从身边震开了一小段距离。

  身为女性战士,潘朵拉就算穿上了【火精灵王诅咒】这么厚重的铠甲,整体
的重量也不算太高,所以我才能成功将她震开。只不过她后退了仅仅一米就重新
压制了过来。

  嗓子和鼻腔里热辣的感觉让我根本无法呼吸,我憋着的一口气已经告罄,潘
朵拉身上的热浪继续逼过来,我已经忍不住了。

  不过我并没有感到特别慌张,因为我看到杀生鬼们已经全部向我们这边扑了
过来。在激烈的近身战里还能分出一点点的注意力来观察周围环境,我觉得自己
在这方面已经有了很大的进步,原来的自己是完全不可能做得到的,毕竟我是在
暗面的魔兽群里战斗过无数次了。

  杀生鬼包围了潘朵拉后退的所有角度,然后张开大嘴向她咬了过来。

  我趁着这个机会急速后退,大口的呼吸着冷却下来的空气。低头看了一眼,
赎魂装甲刚才和火精灵王诅咒相撞的位置已经焦黑了一大片,如果只是单凭一把
剑去格挡,没有人可以防住这种多角度的同时攻击。潘朵拉在杀生鬼袭击过来的
时候在原地猛的旋转了一圈,一道火焰风暴在瞬间向四周爆开,撞偏了杀生鬼的
攻击轨迹。

  然而杀生鬼并没有受到什么损伤,而是围绕着火焰风暴升起来的位置一边游
动一边继续吸取着火柱周围衰减下来的能量。

  潘朵拉的表情似乎微微变了一下,我立刻意识到自己必须在她分析出杀生鬼
的本质之前打断她的思考,所以我深吸了一口气,又一头扎入了滚滚的热浪之中。

  我倒是很想学习一下能量罩的隔热运作方式,可那并不是现在就能凭脑子想
出来的。只有真正擅长属性能量使用的战士才有可能磨练出这种技巧。

  就在我向潘朵拉狠狠挥动神宫的时候,我突然看到她空出来的左手突然做了
一个手印。

  那个手印非常复杂,不过潘朵拉将它做的流利极了。如果是以前的话,我绝
对会立刻对这个未知的招数进行规避或防御。不过在研究了半年之久的咒术运作
规则之后,我已经不再是魔力方面的作战的菜鸟了。

  没有法阵,没有咒语,而且还是单手的结印,这种程度的术法不可能对赎魂
装甲造成威胁。

  潘朵拉的手印以一个指尖的昂扬上挑作为结束,紧接着在我的身下就窜出了
一道足足一米粗火柱。

  强烈的冲击力直接把我冲的失去了平衡,腹部立刻感到了一阵沁凉。那是被
烫伤的时候,人的皮肤在第一时间所传递的感觉。一秒钟之后,滚烫的剧痛直刺
我的脑海。

  我强忍住差点溢出嘴边的痛呼,连续做了两个变相的加速来躲避不知会不会
再次出现的火柱和潘朵拉的后续追击。

  杀生鬼很好的在我露出破绽的时候牵制住了潘朵拉的行动,它们现在的力量
绝不是潘朵拉可以轻松应付下来的。

  我捂着被烧伤的地方,从剧痛中拔回了注意力,手指可以清楚的试出赎魂装
甲外层被烧焦的地方已经开始剥落了。

  足以将热量穿透赎魂装甲的火系术法……这绝对不可能是单纯一个手印就能
发动的。这说明【火精灵王诅咒】所带给潘朵拉的能力绝对不仅仅是防火这么简
单……

  我实在是太傻了,那毕竟也是一件魔兵器。如果它可以为使用者大幅度简化
火系术法的发动程序,我一点也不应该对这个结果感到奇怪。

  我重新试着去加入杀生鬼攻击潘朵拉的战团,只不过这一次我集中了几乎所
有的注意力在潘朵拉的手上。

  果不其然,潘朵拉见我接近,立刻就开始制造火柱来限制我的行动。我每一
次的冲刺都会被迫被火柱所打断,毕竟我不可能让自己硬着头皮硬接那种可以给
我带来真真正正伤害的攻击。

  几次尝试之后,我发现正面的突进已经不可能了,但疲于应付杀生鬼的潘朵
拉也没有机会来针对我做任何事情。我凝聚出骨矛,一边游走一边选择了从远处
对她进行骚扰性的攻击。

  潘朵拉似乎没有料到我还有这种东西,她转身舞动着那把火剑,将射过来的
骨矛劈成了碎片。就在这个机会,距离她最近的杀生鬼一口咬住了她的左臂。

  看到血液溅出来的时候我马上爆出了积攒的能量,试图抓住这个机会给她致
命一击。

  潘朵拉的身型一滞,其余几只杀生鬼也蜂拥而上,相继咬中了她的腰部、左
腿和右脚。我已经冲到了她身前,面对已经没有还手能力的潘朵拉举刀就砍。

  就在我马上要把刀刃送到潘朵拉身体里的千钧一发之际,时间仿佛一下子缓
慢了起来。我看到潘朵拉的嘴唇在动,一种不祥的预感立刻升了起来。

  长期战斗积累下的直觉让我做了另外一个选择:用所有力气勉强终止了自己
的攻击动作,拼命向另外一侧窜开了半米的距离。

  潘朵拉身上炽红的火焰随着她的咒语轻描淡写的化成了苍白,她的铠甲也随
着火焰一起被烧成了近乎透明的颜色。

  咬在她身上的四只杀生鬼被火焰吞噬了,它们在一秒钟内就化成了灰烬。

  潘朵拉身上的白色火焰如同浓稠的液体一样沾到了我的手臂上,然后迅速的
往我身上其他的地方蔓延了起来。

  我狼狈的摔在地上,不断的在地上扑打着燃烧起来的铠甲。可是很快的,以
潘朵拉为中心,朽骨天国之中的地面就被苍白色的火焰占领了。

  我不得不从地面向天空升去,足足升了10米才勉强忍受住越来越汹涌的热
量。

  赎魂装甲的整个左臂部分都化成了焦黑的碎块慢慢脱落了下来,暴露在外面
的手臂似乎也被烧伤了。

  潘朵拉站在火焰之中抬起头来看向我,她的长发随着跳跃的火焰向天空不住
舞动着。

  「厉害啊,贪狼……竟然能逼我用这招……」她用依旧轻柔的声音说,只不
过已经带上了一点点杀气。

  「怎么?这算是你的杀手锏么?」我侧过身子,让受伤的左臂尽量避开以她
为中心升腾起来的热量,然后开始驱动赎魂装甲修补破损的地方。

  「【王之咒炎】。如果我解除火焰限制的话,你现在就已经是一捧骨灰了。」

  我勉强笑了一下,「你并没有这么做,说明就算穿了那件东西也要顾忌那招
的威力……」

  潘朵拉也微笑了一下,「说对了。不过我现在想杀你的话,也只需要另外几
分钟而已。我刚才的停战邀请现在依旧有效,你考虑一下。」

  「很抱歉,还没到我应该认输的时候。」

  潘朵拉没有再说什么,而是在火中画起了法阵。

  我应该上去阻止她……在拥有火精灵王诅咒的施法程序减免效果的情况下,
我无法想象潘朵拉这个需要法阵才能发动的招数到底有多大的威力。问题在于,
现在的我根本就没办法窜入火里面阻止她的动作,那样我很快就会被烤熟。

  在潘朵拉画法阵的时候我选择发动另外一个手印。在我完成手印的时候,赎
魂装甲肩部的骷髅张开了大口,朽骨天国里残存的最后一只杀生鬼被吸了回来。

  这只杀生鬼是吸纳了之前所有牺牲者力量的最后存在,现在我将把它强行转
化成增强自己力量的饵食。

  就在我感到全身的力量像爆发一样急速升温的时候,潘朵拉的法阵也完成了。

  那根本就不是一个攻击法阵,她站在那里,被一个半透明的防护罩包裹了起
来。紧接着,地面上的苍白火焰就狂躁的发出了刺耳的尖啸。

  潘朵拉就只是在解放王之咒炎的真实力量!她做那个法阵是为了保护自己!

  白火像火山爆发一样向天空冲了上来,几乎要把大脑凝固的热量死死的把我
缠住。我大吼着将身体里的能量当做屏障完全爆了出来,火浪被毫不留情的从身
边推开,为我拓开了一个半径三米的无火空间。

  即便是这样,炙热却依旧凶猛的撕咬着我全身上下每一寸肌肤。赎魂装甲发
出咯吱咯吱的声音,不断的变形、剥落,重新凝聚,然后再次被烧成焦炭。

  我不可能长时间保持爆出能量的状态,更不可能在火海之中支持太久。存余
的能量仿佛泄洪一样从身体里面喷涌出来,我只有十秒钟的时间,这十秒钟将决
定胜负。

  这是一场赌博。潘朵拉就算再强大,也不可能将这种攻击强度的火咒支持十
秒钟之久。如果是这样的话,这个世界的平衡可就真的完全被打破了。

  十秒钟,就好像恍恍惚惚的过了一辈子。我的神智被蒸腾的热量迅速侵蚀着,
手里的刀也几乎握不住了。50度的高温可以煮熟一个鸡蛋,而同样作为蛋白质,
我确定现在自己脑子的温度并不会比50度要低。

  但是我的身体还是动了,完全做不出攻击动作的我就只能凭借本能在空中加
速,把自己当成炮弹撞向了潘朵拉所在的位置。

  火焰遮挡了我的视线,也同样遮挡了她的。当我从火海中显出身形的那一刹
那,我觉得自己似乎看到了她脸上惊讶的神情。

  我知道她肯定不会躲开,因为离开了这个防护罩,她也必须面对这个焦热的
地狱。

  撞击摧毁了潘朵拉的那个防火罩,反冲力几乎将我直接砸晕。已经完全被烧
变形的赎魂装甲在撞上了火精灵王诅咒之后立刻就像炸弹一样爆碎了开来,潘朵
拉闷哼一声飞了出去。

  身周的空气依旧热的发烫,但是火焰却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消失掉了。我咬住
牙,不顾身上的装甲已经完全化成了粉末,祭起神宫就向潘朵拉冲了过去。

  潘朵拉的唇角全是血,应该是法阵被破之后的反噬,或许也有我那一撞造成
的伤害。她举剑来挡,可是动作并没有我快。

  神宫的剑刃发出了兴奋的嗡鸣声,我用它在身周画出了数道白光来掩饰自己
真正的挥剑轨迹,然后用尽全力斩了下去。

  潘朵拉的胳膊和腿部都被杀生鬼咬伤,但令我意外的是,在这种情况下她依
旧接下了我的这一击。

  被格挡住的神宫速度剧减,但是最终还是落在了她的肩膀上。潘朵拉半跪在
地,手里赤红的长剑疯狂的颤抖着,神宫架在它上面,将烧红的火精灵诅咒护肩
切出了一个刀口。

  血从那里开始往外涌,我红着眼睛用力把神宫向下压去,而潘朵拉则努力用
受伤的双臂擎着剑阻止着刀刃的前进。我们两个的脸上已经全都是汗,但令我奇
怪的是,和我自己狰狞可怖的表情相比,潘朵拉的脸竟然可以这么平静……

  就在这个时候,头顶突然传来了一声巨响。

  朽骨天国的结界似乎到达了时限,大块大块的碎片开始从天顶崩塌。

  就在我这一楞的当尔,潘朵拉大吼一声,将我的刀反震了回去。

  我并没有楞太久,这小小的破绽已经我能犯下最大的错误了。所以在她反击
出手的时候我也动了起来。

  两把武器在空中以肉眼根本无法扑捉的速度连续碰撞在一起,我的脑子一片
空白,挥剑的动作完全交给了潜意识在运作,动态视力在这个时候已经跟不上刀
的速度了。

  手臂、腹肌和背部的肌肉几乎进入了一个发狂的状态,刀意控制了我的所有
动作,在仅仅三秒的时间之内我和潘朵拉足足向对方递出去了九刀。

  我在身体完全失控之前向后连退了两步,潘朵拉也做了同样的事情。

  她伤的比我重……但是我的能量已经见底……我们两个对视着,谁也没敢再
动。

  「漂亮!!真是太漂亮了!!」一个声音从旁边传了过来,还伴随着鼓掌的
响声,「刚才的对剑很多人一辈子都看不到一次吧,哈哈哈……」

  我将神宫横在胸前防止潘朵拉的突然袭击,然后侧目向那个人的方向看了过
去。

  一个连铠甲都没穿的短发男人提着一把剑站在那里,脸上挂着笑。他脖子上
的黑色围巾将他的肩膀和半张脸一同遮住,看上去非常碍眼,。

  我第一反应就是Dreams的援兵,可是潘朵拉的表情似乎说明他并不是
和她一伙的。

  「真是幸运,本来只是跟踪他而已,结果竟然能捡到手刃食影者三将军之一
潘朵拉的机会……大概是一万年都碰不上一次吧~ 」那个男人笑道。

  潘朵拉摇晃了一下,拄着剑半跪在了地上,看来她伤的远比我预料中要重。
女孩抬头看向男人,无奈的叹了口气。

  「如果我没记错……你是【幽鬼】的灰红……」

  被称作灰红的男人颤抖着肩膀「嘿嘿」的笑起来,「我这种小喽啰也能让潘
朵拉小姐记在心里,真是荣幸啊。」

  潘朵拉面无表情的看着他,「施奎因、灰红、TZ……【幽鬼】排名前三的
杀手也是小人物的话,这个世界的其他人可就太可怜了。」

  只是在原地静下来了一会儿,身上被烧伤的地方就剧痛了起来。我一边不由
自主的发抖,一边努力分析着现在的状况。

  我不知道这家伙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跟在我后面的,更不知道【幽鬼】是怎么
得知我回归神都的信息的。毫无疑问的是,找到我对他们这种情报组织来说并不
太困难。

  不过让我意外的却是自己竟然可以和食影者所谓三将军之一的潘朵拉打成平
手这件事。当然,能把她逼到这种程度主要还是依赖于朽骨天国的威力。如果我
没有做准备的话,是绝对不可能在平等的遭遇战之中成功绘制朽骨天国的阵纹的。

  灰红在一路上并没有趁我不备下杀手,而是选择在这个时候现身。这也许说
明他并没有这个打算,如果是那样的话,现在真正有麻烦的就只有潘朵拉。但我
实在是想不出来他对我手下留情的理由。

  就在我思索的时候,潘朵拉看着灰红开口了。

  「怎么?不打算动手么?」

  灰红耸了耸肩,「要是真想杀你的话我没必要在这里废话。而且趁人之危也
太没有意思了。」

  「你为什么跟踪我?」我插话道。

  「有些问题想要问你。」灰红看着我说,「霸龙私自跑去找你决斗,然后失
踪了,你有什么想说的么?」

  「霸龙已经死了。」

  灰红点了点头,「嗯,我猜也是。不过不是你杀的吧?」

  我皱起了眉头,「你怎么知道?」

  「别以为你能和她打个不相上下就得意起来。没有这个阵的话,你绝对不是
她的对手。可是在霸龙手底下你想要画阵就只是在找死而已。」

  我不得不承认他说的很有道理,「你跟着我就只是为了问这个?」

  「当然不是。我本来是要来干掉你的,不过现在看起来事情变得很有意思。」

  「什么很有意思?」我心里面突然感到了强烈的不安。

  「你为什么要和食影者打?」灰红戏谑的看着我笑。

  「因为正好是敌人而已。」我含含糊糊的说。

  「你想杀她?」

  「那又怎么样?」

  灰红忍不住笑的更厉害了,「算了,真没意思。杀你的事情我会先放下,要
和老大汇报一些事情,不过下次老大还是有可能会再派别人来,你不要掉以轻心
了。我和挽歌没有什么交情,但是换了别人来就不像我这么好说话。」

  我皱着眉头看他,似乎了解到了什么事情。

  食影者本来就是从最初的幽鬼里面分裂出来的组织,可是潘朵拉和灰红之间
的关系并不算熟悉。加上灰红所说的,他和挽歌没什么交情,我猜他也许是后来
才加入幽鬼的成员。

  加入的时间不长,却成为了号称前三的杀手,看来这家伙的实力非常强劲
……

  「你不杀他,也不想和我动手,为什么还要出现在这里?」潘朵拉问道,我
看到她的手指尖不断有血滴下来。

  「其实就是想和你打个招呼,让你给鲁恩希安递个话。反正距离’ 末日’ 剩
下的日子也不多了,我们老大想要先休战。’ 末日’ 之前我们两方有太大损伤的
话,对这个世界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如果那天之后大家都还活着,再打也不迟。」

  潘朵拉看了灰红一会儿,「你的话有效力么?」

  「当然。我的话就是我们老大的意思,你让鲁恩希安自己去找他聊吧。」

  「还是在’ 渡口’ ?」

  灰红点了点头,然后看了我一眼,就转身离开了。

  我将注意力重新转回到潘朵拉的身上,试图重新举起神宫,然而手里的刀却
掉在了地上。

  这让我大惊失色,因为自己的手指已经握不大起来了,微微一弯手指就痛的
钻心。

  「看来今天不能如你所愿了……」潘朵拉颤颤巍巍的从地上重新站直身体,
「没了那身铠甲,你的手在刚才拼刀的时候被我身上的火烧到……虽然开始还能
凭着意志力握刀,但是刚才肌肉在说话的时候放松了一下,也就没办法再用力了。」

  我死死的盯着她,用左手捡起了神宫,「我倒是很想看看你还能流多少血。」

  潘朵拉没有做声,而是在手上凝聚了一小撮火焰,将它探向了自己的伤口。
女孩的伤口立刻发出了滋啦的声音,被烧焦的伤口停止了流血。她痛得嘴唇发白,
但是脸上的表情却还算平静……我猜她已经这样做过很多次了,否则不可能这么
习惯。

  「灰红说,他追杀你是为了挽歌……」潘朵拉看我的战意有些消退,开口问
道。

  「那又怎么样?」

  「我很好奇。你杀我是想为挽歌报仇……可是他们追杀你也是为了挽歌…
…你到底做了什么?」

  我的嘴唇颤抖了一会儿,「看来今天是没办法杀你了……答案你可以去问毒
烟。」

  「那不可能。」潘朵拉静静的说。

  「不可能?你的意思是……毒烟已经死了?」我连忙问。

  潘朵拉摇了摇头,「他活的好好的。不过你该知道,是他杀了挽歌吧?」

  「就在我面前。」我听到自己的心脏在砰砰作响。

  「如果是你的话,能够好好的和杀掉自己姐姐的人说话么?」

  我的脑子好像轰的一声炸开了一样。

  「你是挽歌的妹妹!?」

  潘朵拉没有回答,而是一动不动的看着我布满了震惊的脸。

  「你明知道是毒烟杀了她!!为什么还能放任他活在这个世界上!?」我忍
不住大声对她吼了起来。

  「因为每个人都要为自己做的事情付出代价。我永远不想看见毒烟的脸,也
无比想念那个女人曾经给我的温柔,但那并不代表毒烟做的事情就是错误的。我
说过,你根本什么都不知道。当初的【幽鬼】为什么分裂?团长是怎么死的?为
什么几乎所有人都说是鲁恩希安杀了团长,却还有会有人跟着他离开佣兵团去建
立食影者?我说的话你不会相信,但这个世界上的事情永远也没有你想的那么单
纯和简单。」

  潘朵拉在说完这些话以后脸颊忍不住抽搐了两下,然后用一点点能量将自己
浮了起来。

  「我不知道你和姐姐之间发生过什么事情,但是看到还有人在为她战斗,我
挺高兴的。」

  女孩在说完这句话之后,就飞走了。

  我站在原地,久久无法平静。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388ob.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