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作者:wzh2018
笔名:天天的空空
2020年5月26日独发于第一会所SIS001
字数:9882

  声明:完结之前,请勿转载,只在第一会所SIS001连载。

  写在之前:大家好,又一次见面了,老书《沉沦的妈妈柳淑云》历经两年,
总算是写完了,有不少读者说我结束的匆忙,其实并没有,我在写结局时看了很
多当下的母子乱文,发现其他作品的结局大都大同小异,看完之后给我一种已经
看饱了的感觉,所以我就想写一个能引起读者联想的结局,这种结局的延伸性不
会固定,每个人都会有自己心目中的延伸,能给让人浮想联翩,虽然我写的不算
很好,但至少应该能引起大家的联想了。不过还是得感谢提出建议和表示支持的
读者大大以及作者朋友们。

  另外我得感谢一下《据母》以及《惠香》这两部小说的作者,两位大佬的作
品我也看过了,也学到了一些我欠缺的东西,同时也很感谢两位大佬对我的支持,
希望以后能有更多的交流。

  关于新文,看了一下老书结局章的评论区,最后支持古代的人数超过了支持
现代的人数(5月24日统计的),所以,新文是古代背景,篇幅暂时不确定多
长,但保证会写到完结,不会太监以及不会走绿文路线,新文前期会有点慢热,
还希望各位读者能给稍微耐心的看一下,好了,下面是正文。

               第一章:林齐

  四月的风,说不出冷,自然也没有烦闷的热。

  林齐静静的坐在侯府宅院的花园内,目光呆滞。

  「没有网络,没有电,没有空调……这就是古代么……」

  林齐喃喃自语地说着,虽然这种体验一开始的确让他兴奋异常,可过了几天
后,这种兴奋便一扫而空。

  这个时代,并没有武林高手,修仙宗门,有的只是封建的思想以及落后的文
明。

  好在他出生地不错,成了赵国剑阳侯的唯一嫡子,家族内没有竞争对手,唯
一一个姐姐也已经出嫁,就算他不学无术,这辈子也能在剑阳这片封地上享受权
势与财富。

  身体的前主人也的确非常符合家庭背景,是剑阳有名的纨绔少主,原本14
岁应该苦读经书与六艺,但身体的原主人却只学了一半后就放飞自我,整天在剑
阳封地内招摇过市,闹的整个剑阳府城鸡飞狗跳。

  不过虽然身体前主人如此纨绔,但在剑阳境内甚至整个大赵国都没有人敢以
此来弹劾他。

  剑阳侯是大赵国开国武将,是先皇的子侄一辈,还带了点远房亲戚的关系,
为大赵国戎马二十五年,与当今二代皇帝更是当年开国时的结拜兄弟,当今皇后
更是剑阳侯的妻姐,贵妃是林齐的嫡亲姑母,当今太子正是贵妃所产,是林齐的
嫡亲表哥。

  因此,林齐完全可以说是大赵国太子以下最尊贵的勋贵子弟,难怕这几年剑
阳侯经常在边境镇守,不怎么在朝中走动,但林齐这边每年都会得到皇帝邀请家
宴以及恩赏。

  当今皇帝更是允许林齐招募三千军士,以护安危。

  对此,那些满朝文官,没有一人劝谏,原因很简单,最早时,新皇刚刚登基,
直接将三分之一个赵国封给剑阳侯做封地,剑阳侯看似只是侯爵,甚至都不是国
公,但即使是皇室王爷也不敢在剑阳侯面前造次。

  如此大的封赏,自然是受到了所有勋贵以及大臣的反对,但新皇圣旨以下,
绝不更改,甚至扬言如若不按照他的意思来,他就不做这个皇帝。

  很多大臣以死为谏,但都没有丝毫作用,直到圣旨就要用印昭告天下时,远
在边境的剑阳侯昼夜不停快马入宫,当众拒接新皇的质意,并且以死相逼,封地
只要边境的剑阳一地。

  剑阳一地只有十几座县城和一座府城,还不如伯爵的封地大,并且还在边境
之地。

  剑阳侯这一番举动后,整个赵国为之大震,一些别有用心的人也知道,赵国
除皇室之外,再也没有任何勋贵能和剑阳侯相提并论。

  即使林齐是整个赵国最出名的纨绔,但在赵国皇都,但凡能和林齐这两个字
产生关系的,无一不是赫赫有名的勋贵。

  这也是让新「林齐」能在这个落后的古代社火生活下去的基本条件。

  这里不比现代,贫苦人家随便一个小病都可能没了半条命,没有一点身份地
位,想在这种封建时代健康的生活下去,无疑是极难的。

  想回去看来是不可能了,现在的他只能彻底接受这个时代。

  「公子,夫人叫你过去。」

  正当林齐在想着以后怎么混吃等死过一辈子时,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女仆小心
翼翼的来到他身前,弯着腰低声说道。

  听到女仆的声音,林齐顿时回过神来。

  那个便宜老娘要见我?

  神色有些发愁的,林齐挥了挥手:「知道了,你先退下,我待会过去。」

  女仆起身向着林齐行了一礼,然后恭恭敬敬的退了出去。

  「完了,都是前任干的好事……」林齐神色发愁的喃喃自语,在他没有穿越
过来之前,身体的前任主人突发奇想想要学自己老爹剑阳侯耍耍将军的威风,竟
然聚集了皇帝小舅给的三千军士去藩属国闹市,直接把藩国的王室给抓了回来,
现在还关在剑阳府城的大牢里。

  藩国其实有三万多军士,但没想到前任林齐竟然有着非常卓越的军事天赋,
以三千人硬生生打掉了三万人,斩首五千多,俘虏两万多。

  这事一时间惊动了整个赵国朝野,甚至林齐的小舅皇帝得知这个消息后,直
接几天不上朝,在皇城里大办宴席,声称自己的外甥乃是上天送给他的一员猛将。

  新林齐刚穿越过来后,藩国王室就被皇都来的特使带走了,最后藩国王室被
封爵,封地是赵国偏远地区的一座县城,至于藩国领地则成了赵国的新州府。

  小舅皇帝还特意给这个新州府取名为林齐府。

  虽然皇帝一家很欣赏林齐的行为,但林齐的母亲,剑阳侯夫人,林家主母却
被儿子的这番事迹吓的不轻,连夜从剑阳侯驻扎的边境之地赶回剑阳侯府。

  「你这孩子,你瞎胡闹什么,你今年不过十五,还未及冠,要是有个三长两
短,怎么对得起林家的先祖们打下的这片家业?」

  跪在侯府大厅的地板上,林齐默默低着头,不敢反驳眼前这个美妇人的呵斥。

  其实他现在有些吃惊,自己这便宜母亲好像也就三十岁不到,看上去极为年
轻,而他现在都快十六岁了……

  果然,古代的女人十三四岁就开始相夫教子,和现代的女人根本没法比。

  此刻,侯府大厅内,几个军士的头目也是跪趴在地上,他们是林齐护卫军的
校尉,打下藩属国他们有着不可磨灭的功劳,不过在林家主母面前,他们半点却
也不敢放肆,八尺魁梧大汉,跪在娇弱的妇人脚下大气都不敢喘。

  林齐看到这一幕,默默道了句封建社会。

  身份等级制度极为森然,每个人都严格的扮演者自己对称身份的角色。

  周青莲双眼含煞的看着这几个军官,冷笑一声:「好啊,你们胆子可真大,
为了军功竟然敢怂恿我林家贵公子身赴险地,来人,把这几个不知死活的东西拖
出去给我斩了。」

  随着林家主母周青莲的话语落下,立刻几个浑身煞气的魁梧甲士就从门外走
了进来,几下就把这几个军官绑住。

  这几个军官半点也不敢反抗,甚至都不敢开口求饶,只是用无助的眼神看着
一直低头不语的林齐,希望他能给站出来为他们求情。

  「住手,娘,这几个人是我的心腹手下,对我绝对是忠心耿耿,你不能杀他
们。」林齐微微抬起头,按照脑海记忆模仿着前任林齐的语气,缓缓开口道。

  听到林齐的话语,那几个被绑的军官神情顿时一松,他们知道,只要少主人
开口,主母绝对不会坲了自己儿子的面子。

  周青莲秀眉一皱,有些溺爱的看了一眼自家独子,想了想,还是轻轻叹了口
气。

  「罢了罢了,你这孩子就是心善,太容易被人利用了,既然如此,他们死罪
可免,活罪难逃,罚他们去侯爷那里服兵役。」

  周青莲说完,轻轻摆了摆玉手,那几个甲士顿时会意,直接拖着那几个军士
走出了大厅。

  林齐看了看一直盯着自己看的便宜母亲,尤其是便宜母亲胸部那挺立的山峰,
让他突然有些心猿意马起来。

  来倒古代的第二天,他就把自己院里的几个女仆玩弄了一遍,可惜这个时代
身份等级观念根深蒂固,那几个女仆被他侵犯时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甚至还主动
配合他侵犯,衣服一脱基本上和死人没什么区别。

  做起来也没有想象中那么舒畅和快活。

  偷偷打量几眼周青莲,这便宜母亲面容端庄秀丽,眉目间自有一番上位者的
威严,脖颈雪白纤细,宽松衣袍内隐约能看到动人的曲线。

  「齐儿,你怎么了?」

  周青莲有些疑惑的看了看林齐,关切的问道。

  她刚刚就注意到了,林齐看她的眼神有些怪怪的,难不成在怕自己训斥不成?

  有些溺爱的看了一眼林齐,周青莲叹了口气,苦口婆心的说道:「齐儿,这
次的事情你爹也知道了,你可把他吓坏了,要不是他还要驻守边地,等他回来还
不知道要怎么训你呢。」

  说着,周莲青溺爱的拉过林齐,把他拥入怀里。

  十五岁的林齐长的还算壮士,长相吸取了周青莲以及剑阳侯的优点,可以说
是极为俊俏,抛去他身上的纨绔之名,绝对能算是一个翩翩美少年。

  宠爱的摸了摸林齐的脑袋,周青莲轻轻呼了口气,静静的享受着这一刻的母
子温馨。

  林齐却丝毫没有感受到母子温馨,这具身体虽然和周青练有着母子关系,但
其内的灵魂却是来自二十一世纪的花丛青年。

  穿越之前,林齐还在和好兄弟的老婆纵情欢爱,谁知道一觉醒来就莫名成了
剑阳侯十五岁的独生嫡子。

  此刻被周青莲这样一抱,美熟妇身上特有的香味让林齐有些起了反应,他能
清晰的感觉到自己下身的肉棒在渐渐膨起。

  尤其是被周青莲侧抱着,手臂与她挺立的胸部有着密切的接触,奇特的触感
从林齐的胳膊上传来,让他一阵沉醉。

  与此同时,林齐隐约觉得,他接下来的混吃等死生活,好像不会那么枯燥了,
他隐约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夜晚,林齐躺在自己东院湘房里,有些辗转反侧起来。

  脑海里不时的回味便宜母亲周青莲身上的香味以及那对丰胸向他传递的触感,
因为周青莲穿的是裹胸布,轻薄的丝绸才会把这种奇特的触感清晰的传递给他。

  古代的女人和现代的女人不一样,在古代没有内衣胸罩,权贵家上身裹丝绸
做的胸布,下身会穿着裹腿,但是没有内裤,古代的女人,即使是皇后也不会穿
内裤,像是赵国这种类似于唐朝的时代,女人的衣服大多都是衣裙,权贵家的女
人可以穿三层,一层底裙一层内裙还有一层外裙,这样穿显得端庄得体,不太会
走光,普通百姓家则没有这么好的条件,在男尊女卑的封建时代,普通的女人甚
至齐全的衣服都没有。

  没有出嫁的女人会被关在屋里,条件好的还能穿得紧密出门,条件不好的最
多有一件外袍蔽体,那种衣服随便走两步就会露出大腿,动作幅度稍微大一点甚
至会暴露屁股和阴户。

  像是剑阳侯府的女仆们,都有一套齐全的衣服,至少不会走光,林齐之前在
街上招摇过市,那些百姓妇女大多都只穿着一件外袍,随意一看就是春光无限。

  这些女人都是人妇,穷苦之家也不太讲究这些。

  最多被称一句乡下农妇不知羞耻。

  如果是勋贵家的女人这么穿,则会被骂为淫妇,古代的道德观念,对于勋贵
之家要求更严。

  毕竟勋贵享有特权,女子偷情放在百姓家是要判刑的,但如果放下勋贵家,
别人最多骂一句这女人是个淫娃荡妇,从此避而远之,却不会有生命危险。

  所以,这个时代的勋贵反而比普通百姓更加讲究道德伦理。

  当然,皇室是个例外,当今二代皇帝就把先皇晚期纳的几个才人封为自己的
侍妾。

  那些文人墨客也不敢为了几个侍妾去指责皇帝。

  深吸了口气,林齐从床上坐起,下体的肉棒已经勃起多时了,想着便宜母亲
的事情,让他渐渐有些欲火难耐了。

  普通的女仆他倒是没了什么兴致,毕竟刚来的几天他已经玩够了。

  「如果能把便宜老娘肏了,那该多爽多刺激啊……」

  林齐喃喃自语,内心的想法越发清晰起来。

  「好不容易穿越到了这里,不做一点疯狂的事情,这样活着也真没啥意思
……」林齐表情有些狰狞的想着,内心开始盘算起来……

  ……

  一转眼,七天的时间过去。

  林齐坐在自己东院的书房内,表情享受地靠在椅子上。

  「也就是说,今天晚上我母亲就会沐浴是吧?」

  林齐挺了挺腰,睁开眼看了一眼蹲在书桌下面的身影,惬意的问道。

  此刻,在他的身下,一个三十岁出头的仆妇正卖力的在他胯间吞吐。

  「嗯唔……噗……」

  这仆妇听到林齐发问,从小嘴里吐出了林齐狰狞的粗长肉棒,有些气喘地面
带红晕道:「是……夫人差不多每三天就会沐浴一次……」

  回答完,这仆妇犹豫了一下,小心翼翼的对林齐说道:「少主……奴婢今天
和相公约好了要回家一趟……今天能不能让奴婢先回去,奴婢……」

  「嗯?」

  仆妇话还没说完,林齐就冷哼一声,他这几天一直在计划怎么把便宜母亲搞
到手,于是找了不少主院房的仆妇帮他打听一些事情。

  这些被他选中的仆妇让他用东院人身不足的借口,从周青莲那里要了过来,
这些仆妇都是跟了周青莲不少念头的老人,此刻他胯下的这个仆妇之前就是主院
的一个管事,为了不引起注意,这些仆妇都是厨房那边的人,周青莲最多会觉得
林齐嫌东院的厨子不会做菜,找她要几个厨娘,不会多想什么。

  其实林齐想要的只有现在这个仆妇而已,其他几个都是还未出嫁的小仆女,
不比这个仆妇知道的事情多。

  这个仆妇的相公则是马房的管事,像他们这种高级下人,在侯府是有自己的
住处的,偶尔夫妻间欢爱一下,要是怀孕了还能向主家报喜,他们为主家怀上了
新奴仆,不止能休息一段时间,还能得到赏钱。

  也就是这种封建时代的奴隶观念,这让林齐轻而易举的就把这个人妻仆妇搞
上了手。

  尝过滋味之后,林齐越发觉得在古代最好的女人不是什么青丽少女,而是向
便宜母亲这种的熟女美妇。

  眼下的这个仆妇叫南月,名字是文房的先生取的,从小就被卖到侯府为仆,
几年前被林齐的便宜母亲指了婚,嫁给了马房的一个小管事,两年前还为主家生
了一个男丁,长大之后又是一个健壮的男仆。

  因此南月夫妻两得了不少赏赐,他们两岁大的儿子以后还有当书童的机会。

  南月听到自家少主的冷哼声,娇躯吓的一震,但她不敢再说话了,有些屈辱
的重新含过林齐的粗长肉棒,眼眶中却忍不住湿润起来。

  虽然她和相公这些年升了一点职位,算是比较体面的大管事了,可说白了他
们还是主家的奴,对于主家他们必须决对忠诚和服从。

  五天前被林齐强行侵犯后,南月也不是没想过告诉主母周青莲这件事情,可
一想到自己的身份,哪怕她是厨房管事,主母也不会正眼看她,甚至会觉得是她
勾引了少主人。

  原本她以为少主人最多只是拿自己寻寻乐,一次过后就会放过自己了,毕竟
她已经三十岁了,孩子也两岁大了,在剑阳侯府算是老女人了,身材虽然不错,
但论皮肤细腻,长相清丽,跟那些年轻的女仆是没得比的,可谁知道少主人反而
对她更上心。

  每天都要她来做一些让她对不起相公的淫荡事情,同时还要汇报主母的一些
生活习性。

  虽然她隐约猜到了少主人想做什么,也觉得少主人简直大逆不道,但她没有
任何办法,不用少主人交代,她就知道,这件事情绝对不能向别人透露半点,这
样哪怕最后少主人想要猥亵自己生母的龌龊事情被发现了,她还可以保全自己的
性命。

  「差不多了吧,把腿分开。」林齐默默享受了一会身下熟妇的口舌服务,轻
浮的开口道。

  他倒不知道这个叫做南月的仆妇有什么想法,只觉得这女人身上的熟女气息
很重,比起那些青涩的年轻女仆有味道多了。

  而且还是为人母为人妻,他玩起来更有几分乐趣。

  南月闻言,略微停顿了一下口中的吞吐,她现在只披着一件外衣,内里的胸
布和内裙早被林齐剥掉了,想了片刻,南月暗暗叹了口气,微微蹲开了腿。

  低着头,她能看见自己有些红肿的阴户随着她的蹲开,彻底的暴露在空气中,
两片阴唇上的阴毛按照林齐的吩咐修剪的很整齐,能让她的私处更好的展现。

  红肿的花瓣大阴唇微微外翻,内里的小花瓣阴唇也张开了,一丝丝白灼的精
水混合着她的淫液不停的向外流出,沿着她的大腿流向她赤裸的脚裸。

  从前天早上到现在,她基本上没有离开过东院,白天在书房接受少主人的淫
荡调教,晚上还要任由少主人淫亵。

  她毕竟也是个女人,虽然第一次被少主人强行要了身子并不舒服,但经过这
几天的玩弄,她也开始变得有感觉起来,但她最担心的还是如果自己的蜜穴一直
被少主人这样内里泄精,弄大了肚子可怎么办?

  一想到今天是和相公约好一起带儿子去市集的日子,自己现在却不得不对着
少主人张开腿任由他玩弄自己的身子,她心里就满是罪恶感和愧疚。

  对不起……相公,我也是没有办法……

  张开腿后,南月就认命的闭上了眼睛,低着头继续仔细的用口舌舔弄着少主
人林齐的肉棒,下一刻,她猛地身体一颤,下体蜜穴突然被拉开,露出了蜜穴口。

  到了现在,不用睁眼南月也能知道,这是少主人正在用脚趾玩弄自己的花穴。

  「想要了么,小淫妇?」

  林齐戏谑的摸了摸南月这张还算艳丽的脸蛋,脚下不停地用大拇指拨弄着她
的蜜穴。

  被称作小淫妇,南月没有吱声,也没有回答林齐的问话,她自然是不想再让
少主人侵犯她,想要不挨少主人的肏弄,她必须在少主人休息好后提前让他在自
己嘴里泄精才行。

  林齐毕竟不是真的十五岁少年,虽然身体是,但灵魂却是阅女众多的花丛老
手,南月的心里一眼就被她看穿了。

  「行了,坐上来吧,自己动着。」

  像是被宣判了死刑一样,南月有些绝望的吐出依然粗重狰狞的大肉棒,缓缓
的从书桌底下爬出来,然后认命般的跨坐在林齐的腰间,一手扶着林齐的肩膀,
一手搬开自己的蜜穴,然后对着少主人直挺挺的大肉棒噗呲一声地坐了下去。

  「哦啊……」极力压抑的呻吟了一声,感受着少主人大肉棒的缓缓顶入,从
蜜穴口撑了一下后,顺利的直顶到了她的花心宫口上。

  这几天,对这样的交合姿势她从一开始的不熟悉到现在已经轻车熟路了。

  缓缓的提动腰肢,感受着少主人大肉棒的硕大龟头在蜜穴深处刮碰,南月就
不由的感动一阵酥爽的快感。

  呼吸有些急促的她,尽力的控制着自己的呻吟声,同时双眼也缓缓的落下两
道泪痕。

  她已经完全没有办法了,无法反抗少主人的命令,身体也变得越来越越奇怪,
难怕她不想,身体还是会失控的自己迎合……

  难道自己真的是一个淫荡的女人?

  她从来没有想过,男欢女爱会有这种刺激的快感和酥爽。

  林齐看着闭紧眼睛坐在自己腰间晃动的熟妇人,伸手把披在她身上半遮半掩
的衣袍掀开,露出了她胸前的一对浑圆大乳。

  选中南月当自己的情报员不仅仅是她是个老资历,更多的是她这幅让他能起
感觉的成熟身体。

  看着南月两只奶子上的乳头凸起,林齐就知道经过他这几天的开发,这个人
妻熟妇的身体已经被他唤醒了。

  伸手揉捏着南月的两个乳头,林齐淫荡的说道:「小淫妇,你看看你的奶头,
好硬啊,告诉我你是不是很爽?」

  南月正半煎熬半享受地晃动着腰,听到林齐的话语后,脸上的红晕更浓了几
分。

  老实说,她的确有感觉了……不过被这样问,作为一个学过妇德的主院管事
来说,还是有些太过羞耻了。

  尽管这几天很多次都被少主人这样问,她每一次都会身不由己的回答,但即
使这样,她还是很难说出口。

  尤其是想到今天是和相公和儿子约好的日子,自己却在和别的男人交欢,她
就有点羞愤欲死。

  啪!的一声脆响,林齐狠狠地在南月浑圆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追问道:
「快老实交代,我的大肉棒爽不爽?」

  南月咬牙不语,微微加快腰部的动作,想要早点结束和林齐的这一次交合。

  可下一刻,她猛地娇呼一声,只感觉右乳和下身蜜穴的花豆一阵刺痛……

  此刻,林齐一手掐捏着南月的右乳头,另一手禁捏着她的阴核,英俊的脸上
表情淫邪的说道:「再给你一次机会,我的大肉棒爽不爽?」

  「你要是不说的话,等下我就要给你灌奶了。」

  林齐说着,用力的一捏南月的右乳,这具身体的主人虽然纨绔不化,但从小
就练就了一副好体质,随着他巨力的一捏,一丝丝晶莹的奶水从南月的乳头流了
出来。

  「啊…哈…」南月被捏的疼吟了一声,眼泪更加不受控制的流了出来,她只
感觉自己的右乳一阵胀痛,下体也不断的刺痛的感觉。

  如果只是痛,她还能忍受,但让她有些难以招架的是,随着这两处地方的疼
痛,一阵阵奇怪感觉不停的冲击着她的大脑,甚至她能感觉到,自己的蜜穴内似
乎开始不停的泌出淫汁。

  不行……再这样下去,身体就要被玩坏掉了……

  南月内心挣扎了片刻,根深蒂固的道德廉耻让她无法放开,但身体传来的强
烈感觉最终还是让她屈辱的张开了嘴。

  「哼啊……爽……」

  「哦……还有呢,继续说,我是怎么教你的?」林齐看着闭着眼睛一脸屈辱
的人妻熟妇,上下两只手的力度再次加大。

  南月再次痛哼一声,声音中隐隐带着几分娇媚,她闭着眼,屈辱说道:「
……嗯…很爽,少主人的大肉棒弄的奴婢很爽……啊……不行了……少主,你就
放过奴婢吧…哈啊…」

  屈辱地说完了淫荡的话语,南月娇吟着,声音略微带了几分哭腔。

  她有些受不了了,一边是身体不断冲击着她大脑的快感,一边是心里对相公
的愧疚,这种感觉让她变得非常奇怪,说不出的难受。

  林齐满意的吸了两口南月的乳汁,这几天南月仆妇果然一直都遵守着他的吩
咐,在吃一些发奶的东西,不然想喝到她的乳汁还真不容易。

  「南月啊,你看你这是何必呢,你想早点结束那就淫荡一点,反正你本来就
是个小淫妇,这几天你都泻了多少次身子了?」

  听着林齐轻浮的话语,南月停了下来,喘着粗气的趴在林齐胸口,一双美乳
紧紧的贴压在林齐的胸口上。

  虽然她也知道只要按照少主人的吩咐,自己淫荡一些,肯定能让少主人更快
的泄出阳精,但一想到相公和儿子的音容,她怎么也无法抛开这最后的一丝矜持。

  就在她歇息间,林齐猛地站了起来,双手拖住了她的屁股,她的双手也不由
自主的搂住了林齐的脖子。

  林齐看了一眼闭眼不语的南月,双手发力拖着南月的娇躯猛地晃动起来。

  巨大的粗长肉棒猛烈的肏弄着南月的蜜穴,把她肥美的两片花唇肏的不停外
翻滚动,每一次都会带随着一声噗嗤水声以及南月的呻吟声。

  林齐喘着气,直挺着腰,肉龟头棒装在狠狠地撞在南月的蜜穴花心宫口处,
一次比一次大力和快速,仿佛要顶穿南月的花心一般。

  「啊…喔……不行了…少……少主,奴婢不行了……啊……太深了……顶
……顶…进去了……」

  被林齐这突然奇来的猛烈肏插弄的有些失神的南月终于呻吟出口。

  虽然她很想压抑这股快感,但随着林齐那巨根肉棒的顶插,她只感觉花心处
一片酥麻,强烈的快感猛烈的冲击她的大脑,脑海里相公和儿子的面容逐渐扭曲,
取而带之的则是少主人那张带着淫邪笑容的英俊脸庞。

  眼泪不住的从眼眶流下,两只胸乳也不断的流出乳汁,下体花穴内更是泥泞
的一塌糊涂,大腿上的水迹已经变得汪洋一片了。

  这剧烈的快感,仿佛直入她的灵魂,啪啪作响的肉体撞击声仿佛像是蜜穴花
心的欢呼,下一刻,在林齐越发猛烈的肏击下,南月忘我的呻吟了一声,双手紧
紧搂住林齐的脖颈,同时身体不受控制的颤抖挺腰,小腹处更是一阵痉挛。

  林齐舔弄着南月的两只豪乳,感受到来自南月蜜穴深处的收缩,他知道,这
个人妻熟妇在她的猛烈肏弄下,又一次的泄了身子。

  不过他不打算就这样放过他,下体肉棒继续加大力度的肏弄着熟妇蜜穴的花
心口,速度越发快畅,直到肉棒感受到了熟妇蜜穴的第二次收缩,一股浓烈滚烫
的阳精终于被他一股脑的泄在了南月花心的最深处。

  抱着有些脱力失神的南月坐在椅子上,林齐深深的呼出了口气。

  也不知道为什么,自从他穿越过来后,这具身体仿佛开始了变异一样,体力
以及各方面的气力都在成倍增长,连男女交合这方面的能力也变得极为强大。

  感受着开始逐渐恢复的肉棒,林齐咬了咬牙,一把抱起已经瘫软的南月,把
自己的肉棒从她的花穴内拔了出来。

  一条晶莹白灼的丝线随着他肉棒的拔出从南月的蜜穴里带了出来。

  「小淫妇,今天就放过你,记住了,以后每天都要来找我一次,不许穿内底
裙,只能穿外裙,还有催乳汁的补品继续给我喝,这金锭子拿好了。」

  林齐说着,从一旁的盒子里拿出一枚金锭,放进南月的外裙内袋里。

  南月这时才缓过神,脸上依然一片潮红,眼眶旁还挂着两滴泪珠。

  痴痴的看着林齐那张俊秀的脸,如果她出嫁够早,恐怕她的儿子也有林齐这
么大了吧……

  她真的很难想象,一个还未及冠的少年郎竟然会这么野蛮粗暴……不过,真
的非常舒服……

  连续两次的泄身,让她精神都有点恍惚,许久,脑海里相公和儿子的面容重
新清晰起来,她深吸了口气,把褶皱异常的外衣抚平了一下,穿好在身上,刚走
一步,光滑洁白的大腿就从裙摆缝隙露了出来,一丝丝白灼的精水和淫液也暴露
在了她的视线中。

  竟然泄了这么多阳精……

  老天保佑,千万别让我怀上……

  「差点忘了,过来南月,我给你处理一下。」

  听到林齐的声音,南月身体一颤,还以为少主人又想要了,不过当她看到林
齐拿着一个人茶杯掀开她的裙摆开始接从她蜜穴口内流出的淫液精水时,她猛地
想起来自己这几天每次都要喝这种东西……

  甚至她还隐约的喝出了点味道,想到这里,她俏脸一红,等到林齐笑眯眯的
把装满了的茶杯递给她时,她才回过神来。

  羞辱的当着少主人的面一口气喝掉了那杯白灼的茶,南月勉强躬身对林齐行
了一礼,道了一声「奴婢告退」后,就迈着酥软的步子走出了书房。

  淫笑的看着自己征服的第一个熟妇,林齐深吸了口气,脑海里浮现出了便宜
母亲周青莲的面容。

  「母亲大人,今晚就轮到你了……」

  ……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388ob.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