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作者:shen2008
2019、10、21首发第一会所
字数:4593

              17沈舒扬的家

  聊着聊着,走了大概10来分钟,他们就到了沈舒扬的家。

  现在农村的生活条件相对于以前可谓是起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家家户户都盖
起了2 ,3 层高的小洋房,可是沈舒扬的家境不好,因为他才刚刚成年,父母离
开的又早,家里除了两个老人之外,没有能够打工赚钱的劳动力,房子相对于周
围邻居而言,破了很多,仍旧是上个世纪80现代的那种老式房屋:一个院墙,两
间平房。

  院子里也很乱,堆满了各种的农作物,还养了一些鸡和一条小狗。

  不过,沈婷并不会嫌弃这些…

  沈舒扬的爷爷奶奶都很好客,一听说沈婷是孙娃的老师,特别热情,死活要
沈婷中午留在家里吃饭。

  「你老师脚扭伤了?」爷爷问他。

  「嗯!」

  「别急,我去把老赵头喊来,让他给看看。」

  他口中的老赵头就是之前沈舒扬向她提过的那个乡村医生,在自家的房里开
了一间小诊所,附近谁要是有个小病感冒什么的,一般都会去他那里看。

  「爷,还是我去吧。」沈舒扬说。

  「又不远,你在这里陪你老师说说话,用不了10分钟我就回来。」

  说罢,老人出了家门。

  沈舒扬很勤奋,他并没有坐在这些陪沈婷歇着,主动过去帮着奶奶干院子里
的杂活,拉着奶奶让她坐在了沈婷傍边陪她说话聊天。这一切,沈婷全看在了眼
里,沈舒扬在她面前呈现出的懂事听话、尊敬长辈的一面,让沈婷极为感动。

  等他爷爷再次回来的时候,手里掂了很多的食物,有鱼,有肉,还有一些蔬
菜。

  不过他的表情却显的有些尴尬,还没放下手中的东西就歉意的冲这边说道:
「真不巧,老赵头进城办事了,人没在,不过他婆娘给我拿了一瓶药酒,你让你
老师抹一下,估计不出半个小时,应该就不疼了。」

  沈舒扬从爷爷手中接过药酒,走回了沈婷身边,「沈老师,我帮你擦一下吧。」

  「没事,我自己来就行。」

  沈婷婉拒了他的好意,只是让他扶着自己进了里屋,随后沈舒扬从里屋退了
出来,可是他并没有出客厅,就在刚刚出来的时候因为手上的动作较轻,门没有
关严,通过门口的一丝缝隙,他忍不住朝里边张望了一眼,看到沈婷站在床边,
将手放进自己的裙摆,一点一点的脱下了那双贴身的肉色丝袜,就在裙子撩开的
一瞬间,粉色性感的小裤衩包裹着的那片迷人的三角地带,从沈舒扬眼前一闪而
过。

  那一刻,他的内心激动的怦怦直跳…

  不过,他的心里也很害怕,他怕沈婷发现自己在门外偷窥,他知道自己的这
种行为非常无耻,他想离开,可是却迈不开脚步,双腿就像是两块吸铁石牢牢的
吸在了地面上,让他根本就无法动弹。因为沈婷脱下丝袜时的动作真的是太诱人
了,薄薄的肉色丝袜一点一点的从她的美腿上褪下,他看的入了迷,女神的一举
一动都是那么的优雅,两条白皙修长的美腿即使没有丝袜的衬托,也足以让男人
为之神魂颠倒。

  丝袜没有完全脱下,只是拉到了小腿肚的位置,随后沈婷把那只受伤的小脚
从丝袜中挣脱,坐在床上,双脚踩在床沿边,打开了那瓶跌打药酒,用棉球沾着
药水,涂抹在了扭伤的脚腕处,在上边轻轻的擦拭着。

  沈婷并没有意识到门外有一双眼睛正在偷偷的盯着自己,由于双腿弯曲的幅
度,况且下身还是短裙,大腿根处那片迷人的春光正好通过门缝若隐若现的映入
了沈舒扬的眼帘,相比之前的那个闪现而言,这一次他算是看爽了。

  不仅仅是女神的隐私部位,就连她此时脱去丝袜的白嫩玉足,对沈舒扬来说,
也是充满着无限的诱惑,如玉之润,如缎之柔的美脚上看不到一丝的疤痕,像嫩
藕芽儿般的脚指头均匀的涂着一层淡红色的指甲油,饱满而眨着光泽。

  套着丝袜的玉足和另一只裸露在外的白嫩美脚搭配在一起,犹如一对精美的
宝物,对沈舒扬的视觉造成了强烈的冲击感。

  看着这对迷人的宝贝,沈舒扬忍不住咽了一下口水,他只觉得眼前的视线逐
渐有些模糊,他很想冲进屋内,他想跪在女神跟前把她的玉足牢牢的抱在怀里,
用双手和热脸亲身的感受一下她的滋味。

  不过说起沈婷穿着丝袜的性感美腿,其实在这之前沈舒扬已经切切实实的用
手摸过了…

  就在背着沈婷下山的途中,他的双手自然而然的得托举着她的大腿,感受着
丝袜的光滑细腻,抚摸着老师身体上最为迷人的部位之一,沈舒扬兴奋的双手都
忍不住在颤抖,竟然有些打滑,不过幸好老师的腿够细,他才能将她的美腿固定
在自己腰部两侧。

  沈婷趴在他的身后紧紧的和他贴在一起,不知道她早上出门的时候是不是往
身上喷了香水,一股沁人心脾的淡雅幽香缓缓的传入了男孩的鼻中,沈舒扬觉得
那种香味好闻极了,整个人不自觉的陶醉其中。

  不过刚刚还没走几分钟,沈婷一只脚上的高跟鞋就掉了,这种没有绑带的高
跟鞋处在凌空中随着山路的颠簸确实容易从脚上脱落,沈舒扬捡起老师掉在地上
的那只高跟鞋,想要给她穿上…

  「要不我用手拿着吧,不然的话一会儿恐怕还得掉。」

  沈婷向他解释道。

  「也好。」

  沈舒扬点了下头…

  随后,沈婷把另一只高跟鞋也从脚上脱了下来拿在手里,近距离的观察着老
师那双被丝袜包裹着的精美玉足,当时沈舒扬看的入迷,那种近在咫尺却不能用
手去摸一下的感觉真的快把沈舒扬给馋疯了。

  「怎么了?」

  「没,没什么。」

  他一阵脸红,低着头把沈婷再次背了起来,一路上,他们都没怎么说话,因
为沈舒扬的心早就不知道飞到哪去了,他没心思和沈婷说话,他的脑子在胡思乱
想,和美女老师的身体贴在一起,他没办法不胡思乱想,他甚至还专门找一些不
好走的路,享受着那两团丰满的肉球在自己后背上摩擦,那种感觉甭提有多过瘾
的。

  「沈老师,你要是觉得颠簸的话,就用腿夹住我的腰。」

  「……」

  沈婷楞了一下。

  「你都瞎说些什么呀…」

  沈舒扬没经过脑子随口说出的这一句话,让沈婷觉得特别羞愧,意识到自己
口误,沈舒扬后悔不应该说这样的话,真想用手在自己嘴巴上抽一下。

  不过话又说回来,他没想过老师的身体也已经起了一些生理上的反应,沈婷
说话时的嗓音软绵绵的有气无力,有一股舒爽的电流此刻正在她的内体不停的流
淌窜动,两腿间的那个神秘的小洞穴也有些痒痒的感觉传来。倘若沈舒扬知道这
些话,他的内心肯定会更加的极度兴奋……

  「扬扬,过来帮我抬桶水。」

  就在这时,在院子干活的奶奶朝着屋内喊了一声,陷入幻想的沈舒扬被这突
如其来的叫喊瞬间带回了现实,把他吓的赶紧从客厅跑了出来。

  听到声音,沈婷本能的抬起头,这时她才留意到里屋的大门没有关严,刚刚
抬头的一瞬间好像看到了沈舒扬的身影在屋外的客厅一晃而过,不过她并没在意,
因为在她眼里,这个男孩是一个非常懂事听话的孩子,她根本就不会把沈舒扬往
坏处去想。

  在帮奶奶干活的时候,之前在屋里偷看老师的情景依然在沈舒扬的脑海中挥
之不去,抬完几桶水,沈舒扬便溜进了旁边的厕所,刚刚拉下裤子,里边那个粗
大的棍子瞬间就跳了出来,直挺挺的朝着上方。

  此时阴茎胀的厉害,没有用手碰,龟头就已经冲破包皮完全的露了出来,硕
大的龟头不断的冲着血呈现为紫红色,马眼处好像还溢出了一丝晶莹的液体。他
强迫自己不要往下流的方向去想,可是似乎是没有用,脑海中对于老师坐在里屋
脱丝袜时那些迷人的动作,就像是回放机一样在大脑中重复的播放着。

  长久以来,他从未对任何一个女性产生过如此强烈的性冲动,更何况只是这
样一个简单的脱丝袜的动作,即便是以前自己的女友吴冰冰在他面前脱光衣服,
双腿跪着来给自己口交的时候,他也没有像现在这样心情亢奋。

  他把右手放了下去,抚摸着自己炙热的阴茎在上边用力的撸了几下,只觉得
神清气爽,顿时一股快感袭遍全身,这种舒爽的感觉彻底摧毁了他仅存的那点意
志。

  紧接着,他闭上了眼睛,脑海中开始幻想起了一些淫秽的画面,他想象着自
己此刻正蹲在沈婷的面前,用热唇亲吻着她的美脚,用阴茎在她性感的丝袜玉足
上尽情的摩擦,并且还下流的把双手伸进了她的裙摆,扯去了那件贴身的小裤衩,
把沈婷推倒在床上凶猛的进入了她的身体。

  「沈老师,快让我进去,我受不了了,我要干你。」

  …………

  「沈老师,你的小穴好紧,插的我好过瘾,好过瘾啊…」

  在无尽的淫意中,沈舒扬被自己的欲望所支配者,他已经分不清了现实与虚
幻,似乎真的感受到此时正在疯狂的和沈婷做爱,甚至嘴角还在轻微的呼唤着沈
婷的名字,连番的喊着一些下流的语言。

  他幻想着沈婷在反抗,在用双手捶打着自己的胸膛,但是他要弄她,他要在
老师激烈的反抗中狠狠的去占有她,他按着老师跪趴在自己床边,霸道的撕烂了
老师的丝袜和底裤,粗大的肉棍猛烈的冲击着她的玉体,老师娇嫩的身体承受不
了他粗大的鸡巴,顷刻间就被他操的泪流不止,委屈的冲他哭喊着,哀号着…

  「舒扬,不要,舒扬,不要…」

  「快停下,我受不了了…」

  可是他不会在乎这些,继续凶猛的干着她,撤掉她胸前的乳罩,双手用力的
揉搓着她的奶子,一阵疯狂的爆操之后,老师从最初的激烈反抗渐渐的被自己操
的屈服了,哭声停息了,脸上呈现出的是一副享受无比的表情,并且主动变换成
各种姿势来配合着他的插入,痛苦并快乐的冲自己高声浪叫着…

  「沈老师,告诉我,我操的你爽不爽,我操的你爽不爽…」

  …………

  「我是不是你遇到过的最猛的男人……」

  对沈婷的着迷,鸡巴上传来的快感,沈舒扬在脑海中淫意到了一种以往从未
达到过的境界,如同身临其境,手上套弄阴茎的频率也随着兴奋在不断的加速,
短短一分钟时间不到,精液就如同泄了闸的洪水一样,一股股的喷了出来,他甚
至还在脑海中幻想着把这些污秽的液体全都喷洒在了沈婷的丝袜玉足上。

  好过瘾,这一次射的好过瘾,体会着射精时的快感,沈舒扬昂起头,连番的
「哦哦…」着……

  随着射精的结束,短暂的高潮很快就褪了下去,高涨的欲火虽然得到了一些
宣泄,但是他的身心并没有真正得到满足,他所想的,是希望着有一天可以真刀
真枪的和沈婷打上一炮。

  当他走出厕所的时候,不由得朝着屋子的方向看了一眼,通过窗外的门窗,
刚好看到沈婷坐在床边朝着屋外观望,看到自己的一刹还对着自己抿嘴一笑,那
种灿烂的笑容使得沈舒扬心里升起了一种强烈的负罪感,他甚至在心里咒骂自己
是一个无耻的混蛋,竟然用那种下流的方式来亵渎自己的女神。

  刚过12点,爷爷这边就做好了一桌的饭菜。坐在饭桌前,沈舒扬低着头不敢
看她,因为他还在为刚刚在厕所手淫的事情耿耿于怀,他无法面对眼前的这个老
师。

  可是沈婷并不知道这些,她只是单纯的认为这个大男孩脸皮薄害羞罢了。

  沈婷很健谈,和两位老人聊的也很开心。吃过午饭,又休息了许久,大概到
了2 点时候,沈婷脚腕处的疼痛基本也已经痊愈了,而沈舒扬也要跟着爷爷奶奶
下地干活。带着农具,他们一起离开了家,一直走到她停车的地方,彼此间才相
互告别。

  当她开车渐渐远去之后,通过后视镜,看着沈舒扬和两位老人离开的身影,
她的内心有一种无法言喻的感受。中午吃过午饭,沈舒扬就去院子里帮着爷爷干
活了,而沈婷则是在房间和奶奶聊天,对于他们的家庭情况,通过老人的细心描
述,相对于以前,沈婷知道的也更加的详细了。

  当时他的奶奶紧紧的握着自己的手,「沈老师,我家孙娃可怜,从小就吃了
很多苦,不过却很懂事听话,是个老实孩子,以后在学校的时候,麻烦您一定得
多多照顾一下他。」

  老人恳求的眼神把沈婷打动的眼眶都有些湿润…

  对于她奶奶的恳求,沈婷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其实即便老人不说,沈婷也
会尽自己能力来帮助他,因为在和沈舒扬相处的这段期间,这个少年在自己心中
留下了非常好的印象,在美术专长又和自己兴趣相同,况且他的身世还这么可怜,
沈婷打心底里愿意去帮助他。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388ob.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