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作者:夜海辰星
2021/04/12发表于春满四合院
字数:5811字

             第十四章 回心转意

  此刻,我脑海中再也没有任何顾虑,衹想着冲下楼去。然而,我颤抖的双腿
仍旧不听使唤,衹踉跄了两步,便重重摔向了地面。

  衹听见「砰」的一声,楼上好几层的感应灯都亮了。我强忍着疼痛爬到了楼
层转角,探头望去,楼下竟空无一人。

  才短短几十秒,他们去哪了呢?

  灯又熄灭了,我艰难地爬起身,搀着扶手下到了一楼与二楼之间的休息层。
几分钟前这裏还是激情如火,此时却冷清极了。

  我轻拍了一掌,楼道的灯亮了。我这才发现,墻壁上竟多处沾染了白色稠状
物,还散发着难闻的腥臭。不用说,这定是赵斐喷射的精液。然而,除了精量多
得难以置信以外,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墻上精液的高度,衹见最低的一处也在我
头顶上下,而最高的一处估计达到了将近两米。

  话说曾经看岛国AV令我最兴奋的一次,是将精液射到了头顶,后来与几个
好友分享此事,好友们纷纷表示怀疑,为此我还开心了好几天。可如今对比赵斐
的射程,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了。

  是赵斐阴茎的能力远远超越了常人?还是妈妈酮体的魔力足以令任何男人超
越极限?不论什麽原因,至少可以肯定的是,赵斐并没有进入妈妈的体内。不过,
他们又去哪了呢?

  我迅速下到了一楼,走出了楼梯间。一楼的大厅灯光明亮、气氛和谐,相比
之前昏暗、压抑的楼梯间恍如隔世。我瞧了瞧电梯,有一部停在了7楼。

  难道他们一起回家了?

  我立刻走出了住宅楼,朝家望去,衹见客厅的灯果然亮了。正当我準备上楼,
却发现不远处的小亭内站着一个人。仔细一看,正是赵斐。

  他听着手机,却没有说话,似乎对方并未接听。他又拨了几次,终于失望地
放下了手机。

  没过一会儿,他似乎想起了什麽,嘴角露出了淫蕩的笑容。他用左手擦了擦
嘴唇,然后放在鼻子前闻了闻,脸上露出了厌恶的神情。紧接着,他又闻了闻自
己的右手,神情立即变得十分享受。

  难道令他厌恶的是妈妈残留在他嘴裏的口水?难道令他享受的是妈妈乳房的
余香?哼,妳算什麽东西,妈妈口水的味道岂是妳有资格嫌弃的?

  这时,赵斐又闻起了自己的左手,开始的神情仍显厌恶,可闻着闻着,神情
似乎越来越陶醉,以至于久久不捨得放下。

  我不禁感到好奇,难道妈妈的口水如同香醇的美酒,是越闻越有味道?

  终于,他放下了左手,然后再次打起了手机。

  「喂?」

  「睡了吗?」

  「嗯,妳等会儿出来吗?」

  「好啦!见面再说吧!」

  「嗯,老地方见!」

  难道他们后半夜还有活动?老地方是哪?难道他们还有我不为所知的约定?

  赵斐挂了电话,朝楼上望了一眼,便匆匆走了。我紧随其后,跟到了小区门
口,见他招来一辆的士,上车走了。

  是留守原地?还是跟蹤赵斐呢?既然已跟出了小区,倒不如就一直跟着赵斐,
衹要赵斐在我的视线範围,还怕见不到妈妈?况且此刻我也没有回家的理由,总
不能冒着严寒傻等吧?

  我也招来了一辆的士,让司机紧随赵斐的的士。夜裏道路通畅,我的的士很
快便跟上了赵斐。

  手机震动了,我顿时倍感意外,衹见「妈妈」二字赫然显示在屏幕上。已是
晚上十点半了,平常她从不会在这个时间点打给我的,难道有什麽急事?

  看着一直震动的手机,我的心情异常紧张。该说什麽呢?是装作什麽都没有
发生吗?怎麽可能?如果不装,难道还要让妈妈看出我已经什麽都知道了?这样
更不好吧?

  对了,心虚的人该是妈妈呀?我又何必紧张?意识到了这点,我接通了电话。

  「喂?」

  「小云,睡了吗?」

  「没有。」

  「这麽晚了,怎麽还不睡?」

  「没熄灯。」

  「妳的同学都还没睡吗?」

  「没。」

  「现在天气有些冷了,还是早点休息吧!」

  「时间到了自然会睡。」

  「晚上要盖好被子,别着凉了!」

  「嗯。」

  「妳这周回家吗?」

  此话一出,我心头顿时凉了一截。难怪会在这个点打给我,原来是想打听我
周末是否回家。难道妳还準备带赵斐回家,享受二人世界不成?

  哼!难道我有家还不能回了?难不成我的家是任由妳和其他男人糟蹋的吗?
妳当然希望我不回家,我倒偏不让妳得逞!于是说道:「我要回家不都会提前和
妳说吗?妳这麽着急问干嘛?」

  「不……没有……我……我是想妳这周回来吧!」

  我顿时一惊,问道:「为什麽要我回来?」

  「都两个礼拜没回家了,不想家吗?」

  家?妈妈的心裏还是有家的?难道是我误会了妈妈?我冰冷的心中竟有了一
丝暖意。

  「我……」

  「回来吧,妈妈给妳做点好吃的!」

  听到这,即使再有怒火也燃不起来了,我甚至为刚才接听电话时的冷漠感到
内疚。

  「怎麽不说话了?要睡了吗?」

  「哦,还……还没!」

  「那这周回来吗?」

  「嗯!回来!」

  「好,早点去睡!不要熬夜了!」

  「好!」

  「嗯!那我挂了!」

  「嗯!」

  电话挂断了,我的心情却无法平静。为什麽会在这个时候打给我?为什麽希
望我周末回家?难道妈妈已在后悔今晚犯下的错误,想尽力弥补吗?

  路过了他们就餐的西餐厅,路过了他们看电影的商场,车窗外的道路越来越
熟悉了。难道之前和赵斐通话的人并不是妈妈?

  清醒以后,回忆起今晚发生的一切,难道还不足以认清他的真实意图吗?什
麽在妳寂寞的时候陪伴妳,什麽在妳无助的时候保护妳,通通都是他骗色的谎言。
再想到嘴裏还残存了他的口水,身上还留下了他的吻痕,悔意就更加强烈了。即
使嘴裏刷了一遍又一遍,身体洗了一回又一回,也始终无法抹去心中的污点。想
必正因如此,妈妈才拨通了我的电话。

  的士果然驶向了学校,我担心的事情总算没有发生。远远望去,学校旁边的
宾馆外站着一个女生,正迎着寒风搓手顿足。赵斐的的士停在了那女生跟前,那
女生激动地拉开了车门。赵斐才刚下车,那女生就迫不及待地搂住了他。我也让
司机停车,并付钱下车了。

  「今天去哪了?怎麽这麽晚才回来?发妳微信也不回!」

  是陈晨的声音,原来之前和赵斐通话的人是陈晨,而他们所谓的老地方则是
校外的这家宾馆。看来,之前一直未接赵斐电话的人才是妈妈,如此更印证了我
的猜想。

  我逐渐靠近了他们,并藏在了树后。

  「去市裏见一个朋友!没看到微信!」

  「妳市裏有朋友?怎麽没听妳说过呢?」

  「在理工上学的高中铁哥们!」

  「哦,都这麽晚了,妳怎麽不在市区住一晚呢?」

  「妳说呢?」

  陈晨露出了羞涩的笑意。

  「妳希望我住在外面?」

  「当然不希望,就是太晚了,担心妳坐车不安全!」

  「也是哦!那以后如果太晚了我就第二天再回学校吧!」说完,赵斐搂住了
陈晨,亲吻了起来。

  才骗完妈妈,又来欺骗陈晨,赵斐这王八蛋简直鬼话连篇。不过,这王八蛋
的性慾倒是挺旺盛的,先前才放过了一炮,这回又来。瞧着他那副慾求不满的模
样,想来定是在妈妈那没能得逞,才极力在陈晨身上寻求满足。唉,真是可怜了
陈晨,这麽漂亮的女孩,本来完全可以找一个对她死心塌地的男生,如今冒着寒
风倒贴,等来的却还是个渣男。

  在赵斐大口大口地啃咬下,陈晨的小嘴周围已布满了粘稠的白色泡沫,而陈
晨虽神情痛苦,却也衹是紧闭双眼,并没有任何反抗。

  若是让她知道吻她的这张嘴就在一小时前还在亲吻着一个中年女人的嘴唇,
并吸吮了那个中年女人的舌头,吞噬了那个中年女人的口水,她会不会彻底崩溃
呢?试想一下,如果自己的女友和一个中年大叔浓密接吻后,又来和自己接吻,
会有什麽样的感受呢?

  这时,赵斐开始揉捏陈晨那对尖挺的乳房。从赵斐掌中乳肉的变形程度可以
判断,他揉捏的力道绝不像是对待女人的乳房,而是如同对待泄愤的枕头一般。

  我感到震惊,亦感到心痛,赵斐如此变态的行为已不是在玩弄一个女孩,简
直就是在摧残一个女孩。更可怕的是,若赵斐将这种变态的行为施展在妈妈身上,
那对肥硕的奶子岂不会过早地下垂?那俩丰满的臀瓣岂不会更快地失去弹性?而
那张美丽的脸蛋岂不会提前老去?

  呸呸呸,我在瞎想些什麽呢?妈妈已经在后悔了,相信她一定会回归家庭,
回到原先贤妻良母的位置。

  终于,陈晨推开了赵斐,并将手按在了胸前喘息着。显然,赵斐的吻已令她
喘不过气了。而赵斐竟毫无内疚地望着陈晨,眼神中还透出了压抑的怨气。

  陈晨缓过了神,反而内疚地说:「好啦!别在这裏了,我们先上去吧!」

  赵斐微点了下头,陈晨便拉着赵斐走进了宾馆。

  看着他们上楼的那一刻,我的心裏竟有了一丝酸楚。赵斐在妈妈身上个多
月的努力衹因今晚的一时冲动而付之东流,这股怨气定会毫无保留地发泄在陈晨
身上。而凭借着陈晨对赵斐的喜欢,想必她即使饱受摧残,也会强忍着痛苦以取
悦赵斐。想到这些,又如何不为陈晨痛心。

  即能让青春靓丽的陈晨死心塌地,又能令温柔贤惠的妈妈红杏出墻,赵斐到
底有什麽魅力?难道这个世界都衹看外表,而不看内在的吗?难道女人那些所谓
的注重人品、注重内涵,都衹是虚伪的幌子吗?

  唉,或许这就是现实与理想的差距吧,我既然活在了这个世界,就衹有接受
现实。我这才发现,自己不仅全身冰冷,还已精疲力尽。此时已接近凌晨,宿捨
楼的大门早已锁上了,我也衹好住进了这家宾馆。

  隔天,为防止遇见赵斐,我一大早便退房离开了。

  回到寝室,见到那张熟悉的床铺,听到周围熟悉的声音,我心中倍感暖意。
才离开天,却仿佛离开了很久很久,但愿事情就此平息,我的生活能回到原先
的轨迹。

  坐上了回家的班车,想到即将见到妈妈,我心中是一片忐忑。

  该以怎样的姿态面对妈妈呢?是找个安静的地方,向妈妈坦承自己所看见的
一切,然后听妈妈坦诚内心的真实想法,再为妈妈敞开心扉?

  在妈妈眼裏,我永远是个孩子,她又如何会以平等的姿态和我看待问题。相
信我才开口,妈妈就已是无地自容,更别提她会向我坦诚心事了。退一万步说,
即便妈妈向我坦诚了心事,我也没有开导妈妈的把握。毕竟我不是心理医生,没
有专业的开导技巧,更没有把控全局的能力。一旦开导失败,我和妈妈的关係将
会终生受其影响。

  那还像以前那样,装作一切都未曾发生?

  怎麽可能!虽说已过去两天了,但那晚所发生的一切仍然历历在目。那激情
的画面、那销魂的声音,不但时常激起我莫名的兴奋,甚至在兴奋之后,总能令
我陷入无比的恐惧。

  唉,那又该如何是好呢?

  「怎麽了?有心事?」李凯的话打断了我的沉思。

  我苦笑道:「没,没有啊!」

  或许是害怕面对妈妈,或许是想避免和妈妈独处的尴尬,总之,我叫上了李
凯。虽说这个做法有些鲁莽,但毕竟找不到更合适的人了,况且李凯和韩佳蕊相
处也快一个月了,尽管还未挑明,但彼此间的心意总该是明白的吧。再者,这次
邀请李凯时,他答应得并非像以前那麽爽快,而是犹豫了好一会儿。相信他已摆
正了心态,认清了和妈妈之间的关係。

  来到了家门口,我和李凯同时愣住了,似乎都在等待着对方按下门铃。李凯
和妈妈之间有了隔阂,这倒可以理解,然而未曾想到,我回自己的家竟也会有如
此忐忑的时候。

  终于,李凯按下了门铃,我的心跳更加剧烈了。

  门开了,我下意识躲在了李凯身后。

  「小凯来啦!」

  「嗯……干妈……」

  「快进来吧!外面冷。」

  「好!」李凯一边答应着,一边脱鞋进门。

  「愣站着干嘛?外面不冷吗?」

  和蔼的面容、温柔的声音,妈妈依旧和往常一样,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陌生。

  吃饭的时候,熟悉的菜色,熟悉的味道,熟悉的氛围,仿佛一切又回到了从
前。

  唉,人总会有犯错的时候,关键是能够及时纠正。既然妈妈的心已经回归了
家庭,我又何尝不能原谅妈妈呢?

  「吃饭呢,在想什麽呢?」妈妈问。

  「哦,没……没什麽!」我一边说着,一边往嘴裏送饭。

  「小凯,妳要多吃点!」妈妈柔声道。

  「嗯!」李凯点了点头。

  见李凯有些拘束,妈妈问道:「最近怎麽都没来了,是课程紧张了吗?」

  「呃……」李凯顿时语塞,我连忙说道:「哪裏是课程紧张,找了女朋友,
自然没时间来啦!」

  李凯满脸尴尬,紧张道:「没有,还……还不是。」

  「怎麽不是了?妳最近晚上都是和谁去约会啦?」我坏笑道。

  妈妈低下头,露出了浅浅的笑容,说:「找了也很正常啊,别害羞嘛!」

  妈妈的语气有些蔫了,笑容也似乎有些勉强,难道她仍对李凯找了新欢没有
释怀?

  「真还不是。」李凯摇头道。

  妈妈朝我说道:「妳呀,说到这个就来劲,学习方面怎麽就没向人家小凯学
习呢?」

  李凯一愣,低下了头。

  饭后,李凯照常帮妈妈收拾,然而妈妈却以「妳难得才来,不能总让妳干活」
为由,没让李凯动手。

  是有意与李凯避嫌?还是对李凯冷淡了呢?若是避嫌倒还好,若是冷淡,会
不会是因赵斐的缘故呢?如此说来,我还得看看妈妈是否仍和赵斐保持着联係。

  李凯洗澡后,直接上了二楼。我洗好澡后也进了房间,等待着偷看妈妈微信
的机会。没过多久,妈妈关上了客厅的灯,走进了浴室。

  浴室门关上后,我立刻来到客厅,拿起茶几上的手机,点进了微信。

  在过去的两天时间裏,赵斐对妈妈的骚扰果然没有停止,有道歉、有关心、
甚至还有邀约,然而妈妈竟一条也没有回复。

  看到这,我心中是倍感安慰。如此更能肯定,妈妈是决心回归家庭了。虽说
妈妈的嘴唇、脖子、乳房、甚至臀部都留下过赵斐的印迹,不免让我有些介怀,
但妈妈既能迷途知返,我又何尝不能放下心中的芥蒂呢?就让那晚发生的一切随
着时间烟消云散,不是更好吗?

  突然,手机震动了,一看竟是赵斐发来的微信。

  【睡了吗?】

  【现在方便下来吗?】

  【衹要能见到妳一面,我就会走的!】

  岂有此理,妈妈没搭理他,他还敢死皮赖脸地找上门来?

  我本想删除这条微信,再去阳台瞧瞧,可偏偏这时候浴室裏却传来了动静,
我衹好将手机放回了原处。

  能删这次,也删不了下一次,更挡不住赵斐的死缠烂打,关键还是在于妈妈,
既然能下决心,就得经得住考验。我迅速躲进了身后的衣帽间,将门虚掩,以观
察妈妈的反应。

  妈妈来到客厅,手机的再次震动引起了她的注意。她拿起手机一看,脸上顿
时显现出了不安。紧接着,她轻步朝我的方向走来,我急忙躲进门后。

  难道妈妈看见了我?难道妈妈发现我动过她的手机?想到这,我几乎屏住了
呼吸。

  脚步声经过了衣帽间,停在了我的房间门口。我这才朝门缝外望去,衹见妈
妈悄悄推开房门,朝房间裏瞅了瞅,又缓缓合上了。

  如果找我,大可敲门,又何必偷看呢?难道她想确认我是否睡了,然后下楼
去和赵斐见面?刚好我房间裏一片漆黑,她必定以为我在被窝裏熟睡了,如此不
正是她下楼的好机会?

  妈妈轻步回到客厅,走到阳台移门前,轻轻推开了移门。然而才推开分之
一,她便停下了,脸色显得尤为焦虑。

  焦虑什麽呢?是不想和赵斐再有瓜葛,害怕他上门纠缠?还是放不下赵斐,
内心仍在挣扎?

  妈妈关上了移门,坐在了沙发上,没过一会儿,她的眼眶中竟有些湿润了。

  是后悔之前见了赵斐?还是此刻想见却在克制?不论哪种可能,至少可以肯
定妈妈是想和赵斐断绝来往的。若此刻和妈妈坦诚相待,为妈妈敞开心扉,岂不
是更能坚定她回归家庭的意誌?

  不能犹豫了,错过了这次,恐怕就再也没有更好的机会了。可是,该如何开
口呢?我的心跳越来越快,连紧握门把的手也不由自主地颤抖了起来。

  她是我的妈妈,是我最亲的人,又不是外人,有什麽不好开口的呢?不管了,
豁出去了……

  「小凯,妳……妳怎麽还没睡?」

  「没……没有,我……我是刚好出来。」

  难道李凯也在偷看妈妈?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388ob.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