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作者:异世界管理员
2021-2-26 发表于ZodGame论坛
非本站首发
字数:4435

              第三章 生日礼物

  欢迎收看的今天的新闻报道,今天在我市南郊的湿地公园里发现一具尸体,
接下来我们请现场刑警大队的警官余楠楠接受我们的采访。

  「你好余警官,请你介绍下目前相关的情况。」

  电视画面出现一位身穿警服的靓丽身影,柳眉星目,乌黑的长发扎成马尾,
精致秀气的五官和警服配在一起有种cospaly的感觉。大概是因为这个警
官长得太漂亮了,看上去并不像是一个整天会和凶神恶煞的恶徒打交道的刑警。

  「大家好,目前可以公布出的情报,死者为我市的一名高中生。死因很可能
是市面上一种新出现的新型毒品造成的,根据初步勘察,湿地公园应该不是命案
发生的第一现场,现在我们还没有找到相关目击证人。希望广大市民可以积极配
合警方,提供有价值的情报。我们警方一定会迅速侦破案件,保障全市人民的安
全……」

  段明呆愣愣地坐在电视机前,脑海中不断地回想起那一位校服女生。花样年
华,面目清秀,有种邻家少女的感觉。还有那口中吐露出的嫩红舌头,耳边似乎
还可以听到那一句「肉棒,想要大肉棒。」在耳边不断的回响。

  心绪一阵烦闷,她死的时候痛不痛苦,她的家人现在会多么的伤心。

  段明觉得那个女孩本不会死的,只是因为他的一时犹豫。因为他当时没有拉
一把,只要自己动动手,那个女孩说不定现在还是欢声笑语的呆在自己的家中。

  巨大的自责像一座大山压在他的心头。

  程断就在不远处,他看了看电视又看了看沉默不语的段明。在他看来生活就
是这般无奈,熬过去就好了。这个世界从来都是这般残酷,弱者渴求生存,强者
享受生活。

  「欣儿,差不多好了,叫你段哥哥过来吃饭吧。」

  「哦,段哥哥可以过来咯。」

  程欣连续喊了两三次,段明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程欣走到跟前,在他的面前
挥了挥手。

  「怎么啦?心情不好嘛?今天可是欣儿的生日,不许不高兴哦。」

  程欣关掉了电视机。

  段明看着面前天真无邪的女孩,勉强地挤出一丝微笑。

  程欣对着段明做了一个鬼脸,拽着他的胳膊往餐桌一边走一边说道:

  「笑的可真丑,过来,吹蜡烛吃蛋糕了。」

  餐桌上程断,段明相视无言。

  段明不仅仅自责,对程断也是感到一股莫名的情绪。他觉得面前本已经慢慢
熟络的程断,忽然变的陌生起来,自己看不透。虽然这个人救过自己,收留了自
己,他应该是个好人,本应是个好人。可他现在却变得不那么确定了,也不知道
还能不能在这里若无其事的待下去。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

  三人唱着生日歌,程欣非常高兴,笑容灿烂。段明和程断似乎也被这笑容感
染,收起各自脸上阴郁的表情。

  「来许愿,吹蜡烛吧。」

  蛋糕上插满了蜡烛,蛋糕中心写着,程欣十八岁生日快乐。

  程欣闭着眼许愿的时候,自己在那里傻傻地笑起来。然后一口气吹灭全部熄
灭。

  「许的什么愿望啊?这么高兴。」

  「哎呀,爸,说出来就不灵了。」

  「欣儿,这是爸爸送给你的礼物」

  「哇,谢谢老爸。这双鞋我可是想要好久了……」

  「段哥哥你的礼物呢?」

  「呃……是……这个……」

  「什么呀,还不好意思?」

  一个小巧的包装盒里装着一个红色的蝴蝶发夹,简单朴素。

  「下次你过生日我给你买个更……」

  段明好像要说些什么,却被程欣笑着打断了。

  「欣儿非常喜欢……段哥哥送什么我都喜欢。」

  程欣总是那么温柔善良,让段明原本的尴尬烟消云散。

  两个男人话语不多,只是听着一个小女生的嬉笑玩笑就已经足够。

  程欣不断说着不知真假的校园趣事,说话间时不时地总是把目光放在段明的
身上。在即将目光交汇的时候又匆忙的躲闪开眼神,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程欣看着段明的时候,眼睛里似乎闪烁着光芒。程断把这一切看在眼里,他
以前也在程欣的母亲眼睛里也曾看到过这种幸福发光的眼神。

  一种莫名的危机感让程断决定现在,立刻,马上就必须把这爱情的小火花彻
彻底底的浇灭。

  「段明,你出来一下。」

  程断走向院子,他打定主意,让段明离开自己的家,先安排去码头的老孙头
那里,又或者……

  「程叔,什么事。」

  「从明天开始你搬去码头老孙头那里……」

  「怎么了?程叔……」

  「我也不和你绕弯子,程欣是我的心头肉,你们不合适。」

  「程叔,我……」段明不知道程断为什么突兀的说出这句话来,他和程欣现
在顶多也只能算是两小无猜,虽然,虽然自己真的非常喜欢程欣。

  在这一刻,他才突然意识到这个女孩在这个孤独的世界里,是照亮自己的唯
一的烛火。她笑,他就快乐。她哭,他也跟着伤心。这个女孩让他相信这个世界
是真实的,这个世界并不是那个让他重生的上帝编程出来的虚拟幻境。

  「程叔,我是真心喜欢欣儿的,我一定会用自己的所有让她幸福的……」段
明鼓起勇气说道。

  「我说了,我不同意,我绝对不会让你们在一起的。」

  程断抓住段明的衣领,圆睁怒目的说道。

  段明一把打开程断的手,这个男人他确实不了解,这种男人怎么是那么可爱
女孩的父亲。一瞬间所有累积的负面情绪汇集到一处,他对这个救过他命的人失
望透顶。

  段明头也不回地离开院子,他感觉这里已经没有他的容身之所了。

  风呼呼地刮着,雨也越来越大。暴风雨来了,段明在暴雨中慢慢地走着,昏
暗的路灯和无人的街道,一种巨大的孤独感笼罩着他。

  一把雨伞遮挡在他的头顶,他回过头来,程欣踮着脚尖,为他遮挡风雨。

  段明有些愕然。

  「你……怎么跑出来了。」

  「你和爸爸说的话我都听到了。」

  风吹过程欣的秀发,左脸颊上露出粉色的巴掌印。

  「他打你了?」

  「恩……」

  「疼吗?」段明手足无所,想要伸手去触摸那粉色的印记,终究还是止住了,
他知道程断对程欣的意义,他们相依为命,自己只不过是一个外人。

  「段哥哥,我们私奔吧……」

  这句话突然冒出来,段明感觉自己是不是听到了幻音。

  一阵狂风袭过,雨伞像是脱缰的野马挣脱出少女的双手,顺着空荡荡的街道,
伴着风雨越奔越远。

  两个人在雨中狂奔,片刻间都已经浑身湿透。

  「私奔,今天我们就要冻死在街头了。」

  段明看着程欣,白色连衣裙紧紧的贴合着肌肤,半透明的薄纱勾勒出少女完
美的曲线。

  「我知道一个地方,我们可以去那里过夜。」

  程欣带着段明转过一道并不紧密的铁栅栏,来到自己的几个月前还在奋斗过
的地方,自己所读的高中。

  穿过一道回廊,在一扇窗户下用力一推,窗户就开了。

  「这是我们的医务室,有床有被子。」

  「你还是个惯偷啊?」段明开玩笑地说道。

  「还不多谢本神偷,不然你今天可连落脚的地方都没有。」

  昏暗的医务室里,两个人脱下完全湿透的衣服,各自钻进一床被子中。

  两张床之间隔着薄薄的白纱。

  原本欢快的气氛在各自裸身裹着被子的时候沉寂下来。

  「你怎么这么傻,自己爹都不要了?」

  「我没有不要,你们……两个……我谁也不会丢弃的。」

  段明听着觉得心中一阵温暖,裹着被子来到程欣的床上。

  「我也……我也不愿意和欣儿分开。」

  两人四目相对,仿佛看到了彼此心中的倒影。

  程欣也鼓起勇气说道:

  「其实我今天的生日愿望……就……就是能和段哥哥在一起。」

  「说出来就不灵了,小傻瓜。」

  「我不管,我就想让你知道,现在就想。」

  「我知道了。」段明用被子把两人包裹在一起,肌肤摩擦,感受着彼此的温
度,段明用手抚开她湿漉漉的发丝,脸色苍白却带着明媚的笑意。

  「冷吗?」

  「不冷——阿嚏……」

  段明一把抱过程欣,二人温暖着彼此。

  「嗯……其实……」

  「怎么了……欣儿。」

  「我……已经十八岁了……」

  「嗯?」

  「我……我想给自己的生日留一个纪念……」

  「什么纪念。」

  「我想……我想把自己送给段哥哥。」说完程欣原本有些白皙的脸上透露出
一丝红晕。

  「欣儿……」

  段明看着眼前的少女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他用手拨起低头娇羞的
程欣。二人的双唇热烈的拥吻在一起。

  「舌头伸出来。」

  程欣没有任何的经验,显得有些笨拙。但是在段明看来这却异常的可爱。

  两个人的舌头交织在一起,段明吸吮着程欣玉津,味道如同甘泉,还带着少
女的香泽。

  段明的手经过少女高耸的乳峰,在白皙的肌肤上滑过,顺着躯干向着深处的
幽潭探去。

  「啊……」

  在触碰到的那一刻,少女发出一声低吟。像是凄美婉转的歌声。

  原本柔软的身体突然像是绷紧的发条,僵硬起来。

  「放松……」段明安慰道。

  「嗯……」少女答应着身体却没有一丝的松弛。

  「紧张吗?」

  「嗯……有一点。」

  「欣儿小时候害怕打针吗?」

  「嗯?不害怕……」

  「这个和打针一样的,来,让我来给欣儿打一针就好了。」

  程欣立刻明白过来娇羞的嗔道:「段哥哥……你……你坏蛋……」

  「还叫哥哥,叫老公。」

  「恩……老……老公公。」说完自己忍不住地笑起来。

  「好家伙,嘲笑自己的老公,让我好好来教训你。」

  说着用双指寻找到少女的丛林深处,在粉嫩的阴蒂上肆意的抚弄。

  「啾……啾……」指间轻柔摩擦着阴蒂,肉穴像是一口地下水的喷泉,慢慢
的渗处一汪汪的春水舌头顺着白皙的脖颈来到高耸的双峰,大口的含住柔软Q弹的
乳头,触感柔软极了,让人忍不住贪婪地吸吮着。

  程欣原本僵硬的身体像是慢慢消融的冰块,化作一汪春水。

  「欣儿,你真美……」

  段明看着此刻满身红晕的少女赤侗,由衷的感叹道。

  伴着程明的甜言蜜语,随之而来的却是钢筋铁杵一般的大肉棒刺入柔软的花
蕊。

  段明的JJ早已经像是蓄势待发的弓箭,迅猛的扎进,大力冲击,直捣春潭的
最深处,像是饥渴许久的巨兽。

  啪啪啪啪……肉穴中发出春水与肉的交响乐。

  一阵舒爽的电击感刺激着大腿两侧,段明更加的卖力,更加快速的抽插起来。

  「啊……老公公……痛……痛……」

  程欣直觉的小穴里传来阵阵的刺痛,双腿紧紧的收缩,反而进一步夹紧了段
明的JJ,十指用力地抓住段明的双臂,想要把他推开。

  「呜呜呜……欣儿错了……老公……轻点……疼……」

  一阵娇嫩嫩的呜咽求饶。

  段明看着JJ上染上的处子黏稠的血色,刚才只顾着自己发泄心中的欲望,
却忽略的怀中娇滴滴的少女感觉,怀着歉意地说道:

  「对不起,是老公太激动,我会温柔一些的。」

  抽插的频率变得和缓起来,肉棒轻柔的与肉壁摩擦发出「卟……啾……卟
……啾……」的声音,节凑舒缓,如同肉棒和春水的协奏曲。

  程欣用双臂遮挡住自己娇羞的脸庞,痛苦地呻吟变的娇柔,带着一丝淫靡。

  「啊……老公你的……可真硬……」

  「喜欢吗?」

  「卟……啾……卟……啾……」段明又稍稍加快了动作。

  「欣儿不喜欢……除了疼还是疼……呜呜呜……」

  「以后你会喜欢上的……」

  「嗯……老公喜欢的……欣儿也喜欢……」

  这样缓慢刺激让段明感觉到一丝拘束,自己的炮弹像是受潮了一般,一直怒
而不发。不知道多久之后终于白色晶莹的结晶射入处子的卵巢。而程欣也早已经
被这漫长的「折磨」弄的虚弱无力。只觉得小腹中暖暖的,有一种难言的充实感。

  幽暗的医务室里,情意绵绵的两个人的舌头又缠绕在一起,这个夜漫长而温
馨。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388ob.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