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D市之影】(十)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十)

  柳茜茜是王虎两年前认识的,两年前王虎回会所去人事处老赵那边就发现老
赵手底下多了个人,叫柳茜茜。

  王虎和她的第一句对话就是你是叫茜茜(XIXI)还是茜茜(QIANQIAN)?得
到的回答是随便,爱怎么叫就怎么叫。因为王虎和柳茜茜年龄相仿,当时王虎工
厂那边已经开始走上正轨事情变少了,两个人就慢慢的勾搭上了。

  沈婧到底是比王虎大上好几岁,吸引力自然不如年轻貌美的柳茜茜,两个女
人之间当然会有冲突,结果是两人一次交锋就一败涂地,沈婧自己甘愿做小,叫
柳茜茜姐姐才被勉强允许待在王虎身边。

  至于王菲和柳茜茜的关系也是不行。从见面开始王菲就一直退让,但是柳茜
茜依旧对王菲态度不好,冷嘲热讽是没少过,动手教训也是常事。

  王虎已经算偏向王菲了依旧不能保证王菲不受欺负,只能尽量让她们少见面。
王虎来到自己的卧室,看到脱光了的沈婧正跪坐在那里百无聊赖,看到王虎立马
爬过来叫少爷。

  「你怎么又是一副贱奴扮相?闲得无聊看电视啊。」

  「柳姐姐说我不这样就赶我走……」

  「你到是越活越回去了。」

  「少爷以前不也一直当我贱奴使的?」王虎也不置可否,毕竟当初刚和沈婧
在一起的时候他也把沈婧当贱奴一样玩。王虎把两个袋子交给沈婧。

  「新款,试试吧。」王虎现在有了钱,时间少了,自然就开始用物质补偿自
己的女人。

  「少爷你多久没上过贱奴了?」

  「每天累个半死……」

  「你就是怕柳……姐姐,她看王菲不顺眼你就带着王菲躲在外面,千万别告
诉我王菲和你在外面没搞,我又出不去会所,你也不知道心疼心疼我,上都不敢
上。」

  「什么叫上都不敢上……再说了不是给你买东西了吗……」

  「你敢上你到是上啊!」说着沈婧往墙边一站,屁股一翘,一只手把自己的
屄分开露出洞,王虎刚咽了口口水就听到旁边飘过来一句。

  「这春天到了母狗就会发情啊,我才离开几分钟就想着偷吃?」沈婧立马一
改刚才的媚态跪下爬到门口进来的女人脚底下。

  「茜茜,呵呵呵,我刚回来。」

  「虎哥你可真忍心一走就是这么多天啊。」

  「这不是忙么,外勤还有厂那边都是事。」

  「还是因为天天有王菲那个小贱人陪着乐不思蜀啊,插菊花那么舒服吗?还
是我的菊花插起来不舒服啊?论嘴上功夫我觉得我也不差,鸡巴上没王菲的菊花
味吧,要是有的话当心我把你鸡巴给咬下来。」

  「没有的事,没有的事……」说着柳茜茜一屁股坐在沈婧的身上,然后翘起
二郎腿。

  「给母狗买了什么?」

  「买了两件衣服。」

  「我看看。」王虎把买给沈婧的衣服递给柳茜茜,站起来,把衣服披上身,
在全身镜前摆了几个姿势。

  「不错的款式。」

  「柳姐姐喜欢请收下吧。」

  「什么意思?让我披狗皮?话说狗是怎么标记东西是自己的?」说着柳茜茜
把沈婧的衣服丢在沈婧的脚边,沈婧都要哭出来了,看着王虎左顾右盼的态度,
只好抬起腿尿在衣服上。

  「哎呀哎呀,这骚气可怎么办呢,穿上吧,毕竟是狗的味道。」

  「茜茜我刚回来你就这样……」

  「虎哥,茜茜训狗有错吗?」王虎把眼睛瞥向一边。

  「这沈婧对你也算是服帖了,稍微敲打敲打她就知道了嘛……」

  「呵,我才几分钟不在就想着勾引你的母狗也叫服帖?沈婧,你给老娘穿上!」
柳茜茜抬高了声音,沈婧立马手忙脚乱的穿上了沾满了尿的衣服。

  「难怪以前你还混的不如王菲个贱人。王菲都比你有眼力,至少,他看到我
知道叫我主母。知道有我在他要么躲开要么伺候的好好的。和虎哥躲外面也算我
眼不见心不烦吧。你怎么就学不会呢?」

  「柳……主母,饶了我吧。」

  「今天看在虎哥的面子上饶你不死,死过来,屁股翘起来!」沈婧爬到柳茜
茜的脚边,背对着柳茜茜翘起屁股,柳茜茜直接把自己的一只高跟鞋插进沈婧的
菊花,另一只高跟鞋插进沈婧的屄里。

  「跪到明早,不许动,下次你他妈再敢偷吃,老娘挖了你的屄!正好王菲缺
呢!记好了,你想让虎哥肏你,没我的允许,你想都不要想,听到没有!」

  「是,主母。」教训完沈婧,柳茜茜立马变了一副脸面对王虎。

  「虎哥……」柳茜茜发出的声音如同发了春的猫。一下子拉开王虎的皮带拽
下裤子就叼住王虎的鸡巴舔起来。

  「你不知道人家想你啊……」

  「这我还没洗澡呢……」

  「就算有王菲的菊花味我也认了,我就喜欢原味的虎哥。」

  「怎么会呢,就是忙了一天有汗味。」柳茜茜贴着王虎的阴毛深吸了几口,
露出一副痴迷的样子。

  「男人的味道,鸡巴的味道,简直和春药一样,茜茜都要高潮了!」王虎听
的兴起,抱起柳茜茜就把她给办了,柳茜茜平时带着一副眼镜看起来和冰山美人
一样,一到床上就像脱缰的疯狗,是王虎遇到的人里最疯的一个,什么都敢玩,
什么都不怕。

  办完事王虎抱着柳茜茜去浴室,路过沈婧旁边用脚轻轻的碰了碰沈婧,沈婧
刚想跟着爬进去,柳茜茜就咳嗽了一声,吓得沈婧又不敢动了。

  王虎无奈的说了句,总不能闻一晚上的尿骚味吧,柳茜茜才同意沈婧进浴室。
进了浴室也要沈婧用舌头伺候好自己,把自己舔干净。

  「茜茜你什么都好,就是这醋味太重了点……」

  「虎哥,你总不会以为女人就和种马小说里一样看到男人就走不动路,被上
了就死心塌地,还愿意和别人分享吧?」

  「额……」

  「那不如你和别人共享一下女人?」

  「谁碰我女人弄死他!」

  「这不就是了嘛,王菲是个聪明的,看到我就退让,而且也没屄,不能给你
生小孩,我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这沈婧,有屄但是生不出,所以我也准她吃
点剩下的,可惜,你个贱人居然想越过我吃主食!」柳茜茜拉起沈婧的头发抬手
给了沈婧一巴掌。

  「肏,脸皮真他妈厚,抽的老娘手疼,自己掌嘴,不说停你停下试试!」

  「哎呀训过就行啦,静静你赶紧给茜茜赔个不是求饶吧。」

  「贱奴有罪,贱奴有罪,贱奴下次不敢了,柳主母你饶了贱奴吧。」沈婧一
边给柳茜茜磕头一边亲柳茜茜的脚。

  「老娘跟虎哥的时候是处女,是要给虎哥生孩子的,你他妈屄都被人肏烂了
子宫都废了的贱货也想着和我比划,谁给你的勇气?梁静茹?」

  「贱奴下贱,贱奴的屄好久没被人肏了,就是想鸡巴。」

  「你他妈的不会用假的啊。」柳茜茜抽出一条假鸡巴抽沈婧脸上。

  「张嘴!」沈婧乖乖的张开嘴,柳茜茜直接把超长的鸡巴往沈婧嘴里塞,直
接塞进喉管。

  「哎呀茜茜你又暴躁了。蛮好看的脸一发脾气……」

  「你他妈别给她说情,你再说明天老娘让她去接客,她不是想鸡巴吗,一天
不接满 100根别死回来。我一发脾气脸怎么了!」

  「塞若天仙,塞若天仙……」王虎为难的看了沈婧两眼。

  「虎哥你要给这个贱货求情也不是不行,来,射里面,等我怀上了,她自然
可以当你的飞机杯。男人除了逢场作戏以外总还得发泄发泄,你说是不是。」说
着柳茜茜躺地上用双手扒开自己的阴唇,露出肉洞。

  「哎呦最近还忙着呢,而且咱们还能再玩两年不是,过两年再生吧,一想到
自己这个王八蛋样子我觉要是有个儿子我估计要被他烦死。」

  「听到没,去医务处给我把你的屄给缝上,什么时候我怀了你什么时候拆线,
几年没鸡巴日你你要是受不了就立马滚蛋,受得了去缝,二选一!」

  「这弄的鲜血淋漓的……」

  「虎哥……我已经忍了你天天在外面肏王菲了,你是告诉我回了家你还要偷
吃是吗?」王虎看着眯着眼睛看向自己的柳茜茜,咽了口口水。

  「没有……我没在外面天天肏王菲,回了家你不允许我不碰其他女人……」

  「我就知道虎哥最疼我了。」

  「那……」

  「必须他妈给老娘缝上!」

  「……」

  「哦对了,其他女人不碰,那王菲呢,还有其他贱奴呢?我记得有个小潘晓
雪的贱奴好像也经常出入你的办公室。」

  「小潘是帮我干活的,其他的贱奴和王菲我也不敢碰……」

  「虎哥对我真好。」洗完了澡出浴室,柳茜茜就拖着王虎和沈婧要去医务室
把沈婧的屄给缝上,好话说尽都没用,最后只能去医务室给沈婧缝上,还不准用
麻药,听着沈婧的哀嚎王虎没办法,只有借口说要去看看爹先溜了。

  现在王家栋基本已经不管贱奴的事情了,天天泡在厨房做菜,从头做起,因
为厨房的人并不知道会所到底是个什么状况,所以也不认识王家栋,就老王老王
的叫他,看他年纪大有没正儿八经的受过培训以为是关系户,给他点简单的活干
干,王家栋也乐呵呵的不拆穿,没事的时候就跟着学学做菜,尝试着各种菜的做
法,有时候也试试开发新菜,日子倒是过的舒坦。

  「爹。」

  「回来啦?」

  「回来了。」

  「都好?」

  「都好。」

  「听说你最近和李医生走的挺近?」

  「哎,求别说了,王菲,柳茜茜,沈婧,没一个好对付的,爹啊,儿子到你
这个年纪,怕不是肾要完啊,正巴结老李让他给我调理呢。」

  「会所的补品记得吃。」

  「没断过啊,你是不知道啊,现在儿子觉得上床比上班还惨……我宁可上班
……」

  「让你个小兔崽子好色……」

  「都怪你啊,你把我带进来的时候我只有二十,二十岁不好色几岁好色……」

  「哎我说你个兔崽子还怨起你爹来了。当初口口声声和我说喜欢女人看到王
菲就讨厌,你上他上的少了?」

  「哪壶不开提哪壶……今天茜茜又和我说想要孩子了,都不敢要,想过两年
再说。」

  「要别,爹现在身体还好,你有了孩子还能帮带带。」

  「这不是想到自己就一兔崽子自己的儿子能好到哪去,万一又是兔崽子,那
不麻烦嘛……」

  「你这说的什么胡话……」

  「爹,我和你说,茜茜的醋劲大的吓人,这会折腾沈婧呢,屄都给缝上了,
就因为沈婧今天想勾引我,你说她这平时看不出啥一遇到其他女人就露出母老虎
的样子,我怕妻管严啊……」

  「女人都这样,你不能指望她又对你好又忍着你和其他女人鬼混……」

  「哎,你说我这可咋办啊……」

  「自己的事自己处理。」

  「爹,来抽一支。」

  「嗯。」王虎和王家栋就坐上下层楼梯里点上烟抽着。

  「王菲最近还好?」

  「就是被茜茜欺负欺负,他也能忍,没啥问题。」

  「他身……不了」

  「对啊,就是因为生不了茜茜才忍了他。」王家栋看了王虎一下,发现王虎
没听出他刚才的话有什么问题,也就不再说了,默默的抽烟。次日王虎趁着茜茜
睡觉偷偷去看了看沈婧,先安慰了几句。然后就去了大当家的办公室,现在的王
虎进大当家的办公室已经早没了以前的拘谨,进去了自己拿烟,自己倒酒,脚敲
在桌上,然后被老头一脚踹下去。

  「你个小兔崽子坐没坐相想干嘛……」

  「发泄不满,觉得自己拿少了。」

  「谁他妈和我说自己不要分红来着的?是谁?」

  「哎……年纪轻被骗哦……老头子就喜欢忽悠我们这些小伙子哦。」

  「滚蛋,给你的虽然不如分红多,也不少,正常花销也够了。」

  「你觉得我都成市青年企业家了,这点花销够?」

  「厂会所投了大头,硬要说到现在也就算回本,别叽叽歪歪,找你来是现在
遇到问题了,你解决了咱们再来谈钱。」

  「哎嘿,你这么说我兴致就来了,啥事。」

  「最近贱奴消耗很快……」

  「我不是已经通过人力资源公司往会所骗了好几个了吗?」

  「都是女的,右楼那边不够了。」

  「欠债的男人哪里不好找啊……」

  「欠债的男人跑路比女人积极多了。」

  「我好好想想……这两天我再去趟S市。」

  「这事你找李锦?」

  「我刚才突然想到个点子,反正每个月要去,正好问问。」

  「什么点子?」

  「你说,那些偷渡了……」

  「嗯……有意思……」

  「咱们应该不在意是哪国的吧。」

  「弄点外国货说不定更畅销,这他妈怎么以前没人想到呢……」

  「没人会自己给自己找事,咱们又不干这个买卖,而且咱们 C国对外籍人士
一向比较在意,出了事情处理比较慎重。」

  「你觉得李锦会插手这种生意?」

  「他未必会插手,但是他估计知道。」

  「解决了会所缺货的问题,给你5个点。」

  「才5个点……」

  「才?」

  「好好好,我干了,谁让我他妈还没本事和你掰手腕呢。」

  「看到你就来气,滚蛋吧。」

  「走了。」等王虎走出了办公室,男人又靠回了椅子。

  「昨天茜茜和他提要孩子,他又拒绝了。」

  「茜茜那么凶像,男人看的都怕,王家栋那边你又不是没收到消息,一个劲
的吐槽茜茜母老虎。」

  「谁他妈会和其他女人分享自己的男人?」

  「有其母必有其女。」

  「你不满意?」

  「我当年指望你给她留条命,赶她走也行,你杀了她,把孩子也赶走,把亲
儿子变成了伪娘,你一点都不后悔吗?」

  「那孩子现在也回来了,我让我的伪娘儿子伺候他,让我的女儿伺候他,你
还有什么不满意?」

  「你想让他变成下个我!」

  「不好吗,男人总是管不住自己的屌,所以需要女人帮他管。」

  「你有没有想过茜茜失手?」

  「那就是茜茜太菜,活该。」

  「你连茜茜都没放过,我还以为你至少对茜茜还有点感情,结果你是希望看
着所有和我有关的相互杀戮直到都死光。」

  「呵,你才明白过来?」

  「你觉得你赢了?」

  「我有输吗?就算我死了,一换几我觉得值了。」

  「你是个彻彻底底的疯子。」

  「呵呵呵,不光我是,茜茜也是,顺带一说,你觉得就算王寅赢了,王菲会
变成什么样?他在王寅办公室里和那个姓潘的贱奴说的话你应该已经听到了,茜
茜赢了会变成下一个我,王寅赢了王菲会变成下个我。当然你可以指望王寅把她
们都杀了,那样的王寅,也成了孤家寡人和疯子。你看,从多少年前开始,我就
赢了。」

  「不到最后,没人敢说自己赢。」

  「那咱们拭目以待吧。」王虎离开了大当家的办公室,就把黄金彪和韩兵找
了来。

  「找两位是想商量个事,大当家的和我说现在会所原料不足,我想干一票大
的……」

  「说老实话小王,你从工厂那边骗人已经算是破了会所的原则了,好多进来
的人没欠债……」韩兵则没说什么话,准确的说韩兵就管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
他也不知道王虎找他来干嘛。

  「并没有什么区别,都是调查下来确定了是社会边缘人才弄进来的,而且,
要她们欠债很简单,毕竟她们太贪。」谁又能想到王虎每周去理发店给人理发就
是为了抱着观察人的心思去的。他的身份就是安排人故意不小心给暴露出来的,
那么有想法的人,自然就会脑子活络起来,殊不知自己就像围着捕鼠夹的看着诱
饵的老鼠。一左一右一家人力资源公司和一家房产中介把理发店夹在中间,背后
可都是王虎。

  「说老实话我不是说自夸给会所解决了多少问题,而是我他妈在想办法给会
所解决问题,如果和以前一样靠追债,现在人多精?借钱跑路一气呵成,出了 D
市你能拿他们咋样?」黄金彪双手交叉在胸前靠在椅子上不说话,王虎的确没瞎
说,现在会所的原料是不如以前那么好弄。现在会所的外勤日子过的都不如王虎
手底下的外勤分部,黄金彪现在有时候拿钱都拿不过自己的儿子,手底下的人也
怨声载道。

  而且王虎还有一个好,有些人不想干或者干不下去的,直接内部消化让他们
去干别的,比如 L镇有几个旅游的项目,市里的人力资源公司和房产中介公司,
甚至厂里安排一些,即使出任务能不弄出人命就不弄出人命,搞的现在外勤分部
很多人都以为自己就是有点黑,不知道自己所在的会所是黑的彻彻底底。自己也
头疼,现在王虎来找他说干一票大的,那必然是很黑的事,分部搞不定的事。

  「怎么个大法?」

  「韩兵,还记得半年前的网络热议吗?」韩兵听到王虎叫他,摇摇头,毕竟
网上每天发生的事情太多了,还是半年前的。

  「买老婆那事。」

  「哦,想起来了。彪哥是这样,当时是热议的事情是这样,就是隔壁市的事
情,一个女大学生放假回家结果人没回去,后来发现是被拐卖了。因为女孩家里
算有点积蓄,就给公安捐了不少东西,公安也调动警力查,查到大概的范围然后
就去搜,结果在内地一个穷山村里找到了,找到了以后家里人就去要人,对方不
给,对方的警察也不配合这边,甚至对方的政府都和稀泥,意思是反正女孩都怀
上了难道还要去打掉?女方家长准备花钱买,结果被对方村里的抢了钱,杀了人。
后来居然不了了之,这事在网上当时闹很大,后来说是地方政府为了维稳,给压
下去了,人也没放,杀人的也没判。半年前的事情,现在热度压下去了以后已经
没什么人提了。」

  「这关咱们啥事?咱们也去拐卖?」

  「屠村。」王虎吐出这两个字的时候韩兵和黄金彪睁大眼睛看着王虎,不敢
相信这两个字。

  「小王你开什么玩笑!」

  「虎哥,你别搞我啊……」

  「看你们吓得,当然不是你们想的那种冲进村子里去一顿杀。」

  「那是怎么个屠法?」

  「彪哥,传销了解吗?」

  「你的意思是,弄一批社会边缘人出来?」

  「当然,传销也是个人见人厌的东西。进了传销,可不就成了社会边缘人了。」

  「那这个那个什么拐卖灭门惨案有什么关系。」

  「嘿嘿,说老实话,咱们的外勤,士气很低,全靠钱维持着,毕竟人不都是
大奸大恶之徒,彪哥你儿子打架没什么说的,但是小龙他第一次出任务遇到个小
姑娘就心软了。当然我不是要指责他什么,他现在好很多了,现在很多外勤也是,
下不去手。但是对于这种本来就是该死的人呢,我们他妈是在做好事,我们是为
社会清理垃圾,我们是暗黑的英雄!」

  「虎哥你最近是不是蝙蝠侠看多了?」

  「你个死胖子别老吐槽我,他妈会所赚不到钱咱们大家都他妈要完。」

  「骗骗手底下的人也好,具体怎么搞?还有你怎么想到那个村的?」

  「嘿嘿,本来我也想不到,最近他妈骗到老子头上来了,你知道厂那边效益
现在还算可以,采购我一直管的很紧,最近他妈那个村子出来的一个鸟人来骗我
的采购说老家产原料,价低质优,打算骗我一笔预付款跑路,让韩兵他查了一下
那鬼地方,毛都不产,那鸟人被我的人逮住了,已经饿了他三天了,自己招了就
想骗一笔跑路,到现在还没处理呢,本来想要不丢会所给弄死拉倒,今天大当家
的和我说缺人,我刚才想到这么一出。」

  「嘿嘿,太岁头上动土,有意思,来说说,咋整。」

  「集思广益吧,我就想到这么一个点子,明天还要去 S市,话说这两年咱们
国家经济好了,东南亚那边有偷渡过来的,国外有滞留的,这些不也是他妈的货
源么,要先去 S市找位大佬问问看看这些能不能碰。」

  「你小子可以啊。」

  「等我 S市回来我们在碰个头,开个大会,他妈咱们这鬼地方说句难听的就
是贼窝,怎么坑人怎么骗人要是都搞不定,买快豆腐撞死得了。」

  「虎哥我很单纯的……」

  「你个死胖子你他妈有本事指着服务器里那些装满小电影的文件夹说自己单
纯,你们网络组一帮鸟人天天闲着没事网上打拳有什么意思,能顺着网线打到人?
给老子一起想,他妈又不要你们打架,坑人还能不会的?」

  「就是,想想又不犯罪,犯罪的事情我们去干,等小王回来了咱们再碰头。」
会开完几个人就分头走了。王虎先去看了看王菲,自从有了柳茜茜以后王菲在会
所就很少进王虎的卧室了,经常是睡在王虎的办公室,以前还睡回过贱奴的宿舍,
或许就是那个睡回宿舍让好多贱奴产生了错觉。进房间了以后看到王菲居然还没
起,就稍微摇了摇他。

  「主人?主人抱歉,我起晚了。」

  「你以前从不起晚的。是不是最近太累,累的话歇一歇,明天 S市我一个人
去。」

  「没有的事,昨晚外面太闹了,就没睡好。」看着王菲找的这个蹩脚借口王
虎也没在意,摸了摸王菲的头让他自己注意身体。然后开始安排一天的行程。王
虎来 S市也是驾轻就熟,找李锦也不再藏着掖着,毕竟找李锦的人实在太多,多
他一个不多,而且王虎现在的身价和产业,的确有了见李锦的资格。

  「老板,这个月的帐,还有下个月的销售计划和生产计划。」

  不知道的还以为李锦才是厂的主人,实际上李锦只是让一个下属的子公司负
责一下纤柔营养液的销售,不过对于王虎这种每月汇报的态度,他还是喜欢的。
「啧啧,你们那会所还是悄咪咪的给我报了一个不实的数据。」李锦翻了翻王虎
的帐。

  「你准备什么时候对会所下手?」

  「还没准备好,现在我要是发动的话,外勤分部也许会站我这边,其他外勤
还不行,会所里墙头草太多,而且右楼那边的情况我实在不了解,会所把左右分
开了我只能看到我们这边的情况,右楼那边知道的太少,或者说两眼一抹黑。」

  「一开始他们给我超过50%,现在已经不足40%了,如果不是你在我真的会翻
脸。」

  「多谢老板……」

  「右楼的情报我已经收集了一部分。」王虎吃惊的看着李锦,心想他是怎么
弄到右楼的消息的。李锦丢了个文件袋给他。

  「想要弄出个富太太很容易,出钱就行了,老孔天天忙在厂里,他那个年轻
貌美的太太天天无所事事,都有两年了,怎么会没人去接近她。」

  「老孔他知道吗?」

  「你真以为那是老孔的老婆?」

  「额……」

  「你们 D市有个太太团,资料在里面,你自己看吧,你的小伪娘秘书以前说
的女尊男卑,在 D市可能是真事。」

  「我回去了仔细看……」

  「我的耐心是有限的。」

  「明白了……」

  「会所现在盯你还盯的紧吗?」

  「我要不是说来你这里,我的鞋里都有监听,他们以为我没注意到鞋换了。」

  「呵,这种日子想必你也过的很不舒服。」

  「我可以骂人吗?」

  「我不敢保证你在我这里扯着嗓子骂门外听不到,听到了明天估计就要上头
条,D市企业家王寅在李氏集团掌门人李锦办公室咆哮究竟所为何事,之类的。」

  「想不到老板你还看这种新闻。」

  「新闻嘛,多多少少都得看点的。」

  「我不知道王菲怎么忍的下来的……我他妈真的受够了。」

  「你的伪娘秘书早就已经变态了,你没发现吗?」

  「……是啊,一对变态的兄弟,你现在看的津津有味吧。」

  「你要我说实话的话,是的。」王虎左右瞄了两眼。

  「何伯不在,这两年我可是练了散打的,老板你说话这么直接真的好吗?」

  「小兔崽子,那要看是你的手快,还是我的枪快了。」何伯的声音从李锦背
后传过来,看来是在隔间里。

  「我就说你怎么会没保镖的,隔间?」

  「好了,别想着打岔,有空好好想想自己怎么搞定会所,既然来了,去我的
酒店住一天,当调节一下心情也好,不过我觉得这月黑风高的,比较适合密谋。」

  「……老板你是不是古装剧看多了?」

  「呵,你当到我现在这个情况打开电视还能看剧?我每天都干不完的事,打
开电视机最多是看新闻联播,有空我宁可让自己清净点坐在黑暗里抽支烟。」

  「对了,老板我想问个事,关于偷渡进咱们 C国还有那种外籍滞留的,可以
碰吗?」李锦看了两眼王虎。

  「额,据说会所的原料不怎么够,是右楼那边缺。」

  「偷渡的本身就不合法,你想碰当然是可以的,不过偷渡过来的鬼知道身上
带了点什么问题。」

  「会所进去的都要做体检,平时也是一周一检,应该没事……」

  「你坚持的话我可以给你一点消息,过两天老孔会给你资料。滞留的就别碰
了,国内就算是滞留的也是在公安那边备案的,而且涉外,危险系数过高。」

  「明白了,多谢老板提醒。」

  「你这两年干的不错,至少我没挑出什么毛病,我给你条后路,如果不成功,
你来我这里,去国外躲几年,帮我干活,保你平安。」王虎摆了摆手。「不是不
需要,如果真失败了,我大概没机会用,多谢老板的好意。」王虎走出了李锦的
办公室,王菲立马跟上他,两个人来到李锦提供的酒店,住一晚在走,已经成了
习惯。两个人泡在浴缸里,享受一份难得的清闲。

  「主人,按照计划我已经开始身体变差了。」

  「按照李医生给出的意见,你要装两年……」

  「都装了这么久了,也不在乎多这两年了。」

  「前天晚上很疼吧。」

  「他那个药吃了是真的疼,据说和肾结石差不多的痛感。」

  「难为你了,现在频率还不高,按照他的计划到后期你会频发……」

  「菲菲能熬住。」

  「这个药对身体的负荷呢?」

  「说是多多少少有点,但是不大,不会残留,准确的说这么来一场发发汗还
有点排毒的效果。」

  「手,干嘛呢。」

  「主人……」

  「你自己不保养活的到搞死会所吗?」

  「可是主人你天天在外面让我浪叫又不肏我……」

  「你不装他们会信你的身体垮了?」

  「可是主人你好久没……」王菲看到王虎盯着他,只好低下了头。

  「菲菲错了……」

  「忍一忍吧。」王菲低着头不说话。

  「回去了肏吧,一直演里面也夹杂点真的。」

  「菲菲不想演,菲菲被很多人肏过,菲菲知道自己脏,但是菲菲真的喜欢被
主人肏,主人你就原谅菲菲任性吧……」

  「想想这他妈就和抽烟一个屌样吧,都知道抽烟容易得肺癌,想抽的时候就
是想抽……哎,你个小王八蛋。」

  「谢谢主人,能容忍菲菲的任性……」

  「你过的太苦,以至于知道了你的经历不忍心拒绝你的请求。」

  「那菲菲就再任性一点,主人可以和以前一样抱着我肏吗?」

  「这两年你是不是又长高了,感觉比以前重了。」

  「菲菲回去就节食。」

  「别了,李医生说你的身体很不健康,建议你以后还是多吃点。而且太瘦了
我也不喜欢,你得活着,如果你死了我干的事情也没什么意义,直接倒向李锦躲
国外去就完事了,也不用烦这些事。我们做这么多事情就是为了让自己能活的舒
坦些,如果死了,就什么意义都没了,所以你不能把自己的身体给毁了,至少,
没个三十年,你还不该死。」

  「那以后要麻烦主人多锻炼了,主人要是抱不动菲菲,菲菲会难过的。」

  「……哎我说好像我才是主人吧!」

  王菲没有说话,只是偷笑着把头埋进王虎的胸口。只有和王虎睡在 S市的宾
馆里,王菲才会睡懒觉,基本一个月才能有个一次,所以一般王菲会睡到接近中
午,王虎则去锻炼了一会,吃饭,等王菲起床以后就开车回D市。王虎回了D市以
后,把外勤,外勤分部,网络组拉一起开了次大会,一个传销组织也就在这一天
成立了,后来这个传销组织成了都市传说,有说进去的都赚了大钱,也有说进去
的都死了,真事情况已经无从得知。

  「歪,听得见不?歪,是我啊,你二叔。啊,啊。最近我这边遇到了个有意
思的项目,啊,啊。我和你说,是传销啊,传销你懂不懂,不懂自己找人问去,
就是骗人来,骗钱的那种。嘿,你小子不懂里面的门道,让你爹来和我说。啊,
啊,我最近遇到一帮搞传销的,有意思的很,村里能来点人不,多来点人,等看
会了咱们自己搞。这传销啊,就是把人骗过来,和他说交钱能赚大钱,然后把人
留在这里,让他继续拉人头,人越来越多,不就赚钱了吗。这来了啊,对你可好
了,给你吃,给你住,虽然吃的不行住的不行,但是免费啊,有时候还有女人陪
你睡,就是为了骗你拉人头。你一个人两个人陷进去了,想出来还真不容易,咱
们村的,你一来来个二三十,都是老乡,他能拿你怎么样?过来白吃白喝,说不
定还能白嫖,待一阵,自己干或者打工都行,不想干回去也行,就当旅游,什么
是旅游?就是现在有钱人吃饱了撑着钱多的烧,自己住惯了的地总觉得哪里不好
要去别人住的地看看。你们要来我还能去谈谈给报销来的路费,回去估计是没指
望了,你们自己想想吧,爱来来,不来拉倒。反正我觉得有搞头,老家那穷的什
么都没,整天忙活也就吃顿饱饭,你们一辈子窝在山沟里有什么意思,出来看看,
到处都是和那个大学生一样的女人,奶子露一半,腿露到大腿根就在街上走,你
们见过吗?你们自己想想吧,想明白了打我电话,就这两天,过了这几天没消息
我就要去联系其他人了,反正叫过你们了,不愿意发财我也没办法。别到处去说
去,知道吗!这事违法的。」

  把电话挂了,男人颤颤巍巍的把电话塞给旁边的黄金龙。

  「大哥,按你们的要求打了,话也按你们的要求说了,能赏口饭吃不。」

  「想吃饭,吃你妈屄,丢狗笼里继续关着去,他妈不来人你就给老子饿死了
拉倒。」

  「大哥,给口吃的吧。吃完我继续打。」王金龙想了想,现在饿死了也不行。

  「给他半块饼。」

  「谢大哥,谢大哥。」你永远无法想象人的下限在哪……一天后那个骗子收
到一条短信,意思是要报销 400多人的路费,就过来。王虎看到这条短信先让人
把骗子打了一顿,然后继续饿着, 2天不给睡觉,一睡觉就泼冰水激醒。到第三
天被拖到王虎面前的时候骗子快没命了。

  「王,王总,我不敢了,饶命啊……」

  王虎把手机甩他面前。

  「我说怎么会出你这样的傻屄,你们那地方是真出刁民啊,别以为我不知道
你那穷山沟有多少人,不会过两百。我给你两个选择,一,你把人给我骗来,骗
来了你也别管我怎么处理,我给你条活路,事办得好有吃有喝有女人。二,我很
好奇人的极限在哪,几天不吃不睡会死,你帮我试试吧。老子他妈不信了你一个
死骗子死这里谁知道谁在乎!你以为老子的钱是好拿的?你以为老子他妈是吓唬
你是吧,不敢弄死你。你可能不知道殡仪馆我也有开,人送过去烧了从来不问,
死活都不问推进去就烧。」

  「王总,给口饭吃,让我睡会,我再试试,你再给我个机会,骗不来人您再
办了我也不迟啊。」又过了一天,骗子恢复了点,于是抄起电话打过去就骂。

  「肏你妈的龟儿子老子好心叫你们发财,你们先想着从老子这里骗钱?你们
活该他妈穷一辈子。给你们钱有屁用,天天赌你当老子不晓得?现在过年还有人
回去啊?以前别人打了工过年回去你们都去人家赌,别人一年打工钱全骗光,现
在还有人回来?骗了自己人的钱再去输给外人,你们就这点出息。滚你妈卖屄,
滚滚滚,别他妈死过来,老子另外找人发财,妈屄隔壁有的是穷村子,有的是想
发财的人,你们一群龟儿子烂泥扶不上墙,滚。去年弄那么大的事情现在还弄的
到媳妇,你们买都买不到,你们断子绝孙啊知道啊。你们就留在那个破山沟断子
绝孙!」骗子挂了电话,对看守他的黄金龙说。

  「大哥,这样要是还不来,我就真的莫办法了,看在我配合的份上,要死当
个饱死鬼成不成。」

  「看老板意思。」黄金龙说完又让人把骗子丢进了狗笼。过了没半个小时短
信又过来了,说只要报销一百人的车旅费就来。骗子说不回。过了半天来短信说
到了看人头报销费用就来。骗子直接回了条滚,给钱都不接待。到晚上连续打了
两个电话过来,打到第三个骗子才接。

  「日你妈龟儿子老子说了不接待!哟,大伯,不知道是您老,唉,唉,记得,
我出来的路费都是问大伯借的。大伯不是我说,那小兔崽子太不是个东西,我不
回村我还能不知道村里啥状况?去年那事外面闹的可凶了,你们是不知道啊,全
国都知道了,昂,昂,我骗您老干啥子哟,你们现在那边还有人去卖女娃子不?
对吧,没人敢,都盯着呢,是不是周围几个村,还有镇上看你们都看低几眼?他
们也买他们没被曝光啊,你们弄出事了啊。我不是吓唬您,咱们村,还是那样,
穷,真的要断子绝孙了哟。可不是嘛。大伯我赚了钱我孝敬您可以,我要是回来
一趟我还能出去?我不是不相信您,您保证也不管用。乡亲们咋样关我啥子事?
我自己这边赚钱八字么得一撇,缺人的时候不想着说帮一把先想着问我要钱了我
还管他们?自家村的人可以相信个鬼?我现在宁可相信外人,我不接待,我说了
我不接待嘛。来了吃我的喝我的,还要我报销路费,当我钱捡来滴?我骗乡亲们?
他们还有吗东西可以骗?穷的叮当响,身上摸不出一张红的,力气不肯卖,还是
谁能听我滴?还是说有女娃子漂亮?你们骗过去的女大学生,村里有比她好看的
么有,那种人这里满大街都是我骗吗?骗她们一群老女人过来卖?有人买?大伯
你莫说咧,等我赚了钱我买酒给你,回来是莫可能回来,你莫说咧,我不接待。」

  骗子挂掉了电话继续等。又过了两天,黄金龙都想把骗子给处理掉了,骗子
求再等一天。

  最终骗子又接到了电话,说来人,来30人,不要路费,一人带500块生活费,
骗子要求一人给一千,不然不接待,最后又犟了半天,才同意。王虎看鱼上钩了,
就把地址给发到了隔壁市。

  结果到现场发现来了50人,一家来了就交一个人的钱,为了更逼真一点让接
待的现场和他们闹了半天,再让他们打电话给骗子,再让骗子再和他们闹腾了半
天,才把他们接走。

  剩下的几天里这些人每天吃了睡,睡了吃,虽然吃的不怎么好,但是日子很
好过,每天让他们去上课,演的和真传销一样,还让骗子来漏了几次脸,弄出一
副骗子已经是老板的样子,然后就要求没收他们的手机,不交的就走,说交了的
走的时候还。

  觉得还没吃回本的就交了手机,有的也想走看没人拦着就犹豫了,最后也留
下了,虽然他们还是聚一起他们没有发现自己慢慢的被分割成了几组,每组五六
个,然后经常被分开这里去考察那里去上课,最后还是回到了一起,次数多了也
不起疑。

  讲课老师多次要他们交钱他们就和骗子教的一样拖着。终于有一天,他们又
被分开去上课了,面包车载着他们去了一个地方,一组一组的人进去了,就没有
然后了。骗子还在继续着他的老本行,骗人,或许王虎觉得他是个人才,于是现
在骗子有吃有喝,每周还能有贱奴伺候一次,对此他一点意见都没有。王虎问过
他骗老家的人一点心理负担都没吗?

  骗子的回答很直接,没有,什么借钱给他出山,当初他就是逃出来的,出山
的钱都是偷的,整个山沟沟看起来质朴,留下的都是烂人。

  什么狗屁族长还在把自己当土皇帝,王八蛋乡亲吃喝嫖是没有,没那个条件,
剩下的赌抽坑蒙拐骗偷活齐了,自己从小没能念到书,没一技之长,只能骗,不
是他想,而且这么多年骗他最狠的就是老乡,早些年有吃有喝有女人,他就能把
命给卖了,现在卖命是不可能卖命了,干活一点问题都没有。

  再一次去S市的时候,王虎把这个事情和李锦说了一下,李锦对此并不在意,
按照他的说法,他也被某些地方的刁民坑过,他很讨厌和某些穷地方的人打交道,
让王虎自己看着办,顺带提醒了王虎一句,别盯着一只羊薅毛。

  「菲菲,说一下你在右楼看到的。」王虎自己直接说为了避嫌就让王菲和黄
金龙去交接人,反正王菲可以代表他。

  「右楼的武力是远超左楼的。虽然他们要求我们一次送过去的人不要太多,
别超过10个,所以我按要求把人分成6批送过去,他们每次都有至少20人,女性,
携带枪支,都是微型冲锋枪,远非左楼可比。而且出来的人里我记得有很多人脸
都不一样,我怀疑右楼可能有至少 50人左右的武装力量。」

  「呵,50人,有微型冲锋枪,王虎,你这边呢?」

  「我他妈的外勤分部枪都没一支,会所内的外勤我不知道有几支,不会超过
5支,平时没看到人用过。菲菲,黄金龙有没有对右楼的武装表现出什么异常?」

  「没有,看起来他应该很早就知道了。」

  「呵,这兔崽子从来就没有和我提过,有两次我还故意提了一嘴,说隔壁谁
管,从来没见过,有空也好认识认识,他个兔崽子说不知道,拿老子那么多钱还
喂不熟,到时候菲菲你记得第一时间干掉他。」

  「是,主人。」

  「你准备怎么对付这支武装力量?」王虎就看着李锦。

  「别看我,你知道50支微型冲锋枪,在C国意味着什么?」

  「所以我在想他那里哪来这么多的?」

  「你的意思是,假的?」

  「我觉得有真有假,这里是沿海不是边境, C国枪支管制异常严格,50支微
信冲锋枪,我觉得如果会所想的话可以直接冲警局。他要是有有的带手枪有的带
微冲我还顾忌点,都是,这就是吓人用的,而且菲菲你不能按外面的人头去算,
她们一次只接收 10人一下,就是说她们这套唬人玩意儿也不会满20套。」

  「你搞不清哪些真哪些假,接收原料的时候开枪死人没?」

  「开枪了,如果这么说的话的确有点怪,当时押解原料的时候,有人挣扎,
挣脱开几个人跑,就近的没开枪,是右楼的队长开的,后来接收的时候,那个队
长一直守着入口。」

  「看起来是了,问题是就这样,王虎你指望我出人?」

  「我不能保证我的人手底下有多少是内奸,即便我弄到了武器,也不敢交给
他们,所以我需要老板你的支持。」

  「说说你能付什么吧,你总不会两句话就从我这里寻求帮助吧。」

  「会所有D市绝大部分富贵阶层的,罪证,至少,他们喜欢玩什么,怎么玩,
玩过多少次,有没有弄死过人,过程,会所都有,等一切结束了老板你会收到一
份,他们不会知道,他们只会知道是我接管了会所,您可以站在幕后,当然你要
准备直接上前台,我也不反对。」

  「我觉得还少了点。」

  「我已经是纤柔营养液的厂长了,会所其他的产业,老板你愿意交给我我帮
管着那点薪水,老板要直接拿去。」

  「你知道他有多少产业,确定了吗?」

  「老板你不能连厂也要去,总得给我留点养老钱吧,你看王菲挺花钱,我得
养着。」

  「你拿下会所,其他的我全都要。既然你提了纤柔,你占3成,他占1成,我
要 6成。」

  「我的就是主人的,李老板你不用考虑我。」

  「你不要这一成我就拿下了。」

  「这……主人……」

  「老板给,你就拿着,老板的意思是,你以后也成他的人了,和我一样。」

  「小伪娘,我给你这一成,是让你帮我看着王虎,我不指望你背叛他,只是
他哪天想起来我又成了压他头上的一座大山,要和推翻会所一样的推翻我的时候,
你劝他考虑考虑清楚。」

  「是,老板。」

  「别不服,你现在拿不到纤柔的一成,真拿到了你不会觉得钱少,而且以后
你也好说明你哪来的钱建厂。」王虎不吱声,看了两眼李锦。

  「是不是觉得我黑?」

  「没本事和你掰手腕,被黑也认了,说起来你不算一个难说话的老板,给我
的帮助挺多对了,就是有点恶趣味。」

  「你知道就好,顺带一提你和你的小伪娘在宾馆里做的时候能不能再刺激点,
看的不过瘾。」

  「我肏!」王虎看了眼站李锦背后往前踏出半步的何伯,刚准备站起来的身
体又坐了下去。

  「不是,你们这些大人物的口味,我看不懂啊……」

  「你能看懂你也是大人物了。」

  「老板你这样我也要怀疑你的取向了。」

  「呵呵,一看你就不看八卦小报,你知道八卦小报上我有多少同性情人?」
王虎睁大眼睛看着李锦,李锦则一脸微笑的看着王虎。

  「你,能忍?我不记得老板你是这么好说话的人。」

  「呵呵……你大概不知道你也名列其中吧。」

  「肏,哪家报纸!老子要烧了它!」

  「大人物就是这样,随便一个什么举动都可以让人无限遐想,比如你来我这
里我见你的次数多了点,就会出这种捕风捉影的事,我能全干掉吗,干掉了别人
反而觉得有事,既然干不掉,那就只有无视了。说老实话,看你们两腻在一起挺
有意思的,至少比看八点档的电视剧有意思,哦,他最喜欢你抱着他,对吧。」
王虎用手连拍几下额头,王菲头都快埋到腿间去了。

  「老板,厂你再拿一成回去行不行,能别盯着我们看吗?」

  「我特别喜欢黄金甲里一句,朕给你的,才是你的,朕不给你,你不能抢。
到我这里就是朕给你的,就是你的,你还都别想还。」王虎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拖
着腿走出李锦的办公室的,背后跟着脸红成番茄的王菲,王虎看看王菲,一脸苦
笑着摸摸王菲的头。

  「第一次看你脸红,居然还挺好看的……」

  「主……要是王总你平时不怎么注意我……」看着周边惊呆了的围观群众,
王虎拍了拍自己的脸。

  「走了,别站着被人围观了,干活去了,要不下个月咱们还得挨批。」

  这是被李锦给喷了,周围的人立马没了兴趣,这两个人简直菜的抠脚,这可
是李锦,面对他你得有唾面自干的厚脸皮,就算被砸出办公室都不是什么问题,
那不可怕,可怕的是你办砸了他的事,他什么表示都没有微笑着请你出去,那你
差不多就玩完了,至少行业内你是死定了。

  要是他记得你,呵呵,看他记你多久了,记你多久你就准备多久干啥啥不顺
吧,那才是真的完蛋。

  晚上照旧进入李锦提供的宾馆,依旧是那个总统套房。

  「得,还被你说中了,咱们出了会所依旧是 360度无死角被人围观。」王菲
可没有管,照样是衣服一脱就来扒王虎的裤子。

  「我肏,你干嘛。」

  「主人,干喜欢干的事啊。」

  「我们正在被围观啊!」

  「我又不在乎?」

  「我在乎啊。」

  「老板喜欢看啊。」

  「我不喜欢被看啊!」

  「菲菲一个月好不容易有这么一次机会,现在一个月至少要两三次疼的死去
活来,主人难道连这点怜悯都不给菲菲吗?」

  「事情一马归一马。」

  「主人可以躺着,菲菲自己动!」

  「我肏,肏!」另外一边,李锦还真津津有味的看着王虎和王菲折腾。

  「何伯,王虎说自己练过散打?」

  「看他的手臂和下盘应该是学过一点,和我过招是不行。」

  「能和何伯你过招的实在不多,你说王虎要是真的挣扎,又怎么会挣脱不开
那个小伪娘。」

  「少爷不是我要多嘴,从普通人的眼光来看,他们两就是变态,他们的行为
就让人看得作呕。」

  「呵呵呵,何伯你不懂。做爱有什么好看的?说起来我年轻时候男女通吃天
天换,正常不正常的都玩过,玩什么怎么玩什么感觉我都懂,所以有意思的并不
是这个过程。有意思的是他们这种感情。这个小伪娘看起来的确是个变态,但是
他真的爱上了王虎。何伯你知道吗,有时候我有点妒忌王虎,因为有个人能这么
疯狂的爱他。而我接触的人,大多数都是为了钱。何伯你兢兢业业是为了全家的
前程富贵,我爹妈要说不爱我是假的,不过更多的他们还是看重对我的期望,比
如说维持这个家业,能更进一步什么的,嗯,怎么说呢,可能没人能爱我爱的这
么纯粹。」

  「少爷,我说句不合时宜的,真有这种疯狂爱你的人,对您来说,也不是好
事。」

  「哈哈哈哈,那是自然,别说吃不消,也不适合,和我有牵扯的实在太多,
爱情对我来说,早就是奢侈品了,对我来说的奢侈品,呵呵。」

  「那少爷到底在看什么?」

  「嗯,怎么说呢,爱和恨之间,也只有一线之隔,有句话不是叫因爱生恨吗,
我更想知道,等他们解决会所以后,会不会自相残杀。这才是个不定因素,这才
是看点。他们今天爱的有多疯狂,明天互杀的就有多凶残,呵呵。」

  「少爷如果希望看到他们自相残杀的话,稍微做点手脚就可以了。」

  「何伯啊何伯,你跟了我这么久怎么还没弄明白呢,如果一件事情已经确定
下来了,就没意思了啊。就是因为这种不确定的因素,才有意思,如果他们之间
一定是相爱相杀,那就没看头了,也没期待了。如果世界上有个全知全能的神,
那么神一定很无聊,因为什么都是定好的,他永远知道结果,就如同看个电影刚
开头就知道了结果,一点意思都没有,不确定性才是看点。」

  「少爷,我觉得我理解不了……」

  「没事,没事。你说他们是变态是没错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少爷我也是
个变态。哦对了,有空记得把那帮人集合起来训练一下,别无所事事太懒散了到
时候掉链子。」

  「明白,D市已经是少爷口袋里的东西了。」

  时隔半年,内地 M市,岑庆正在回家路上走了,路边的灯忽明忽暗的很是渗
人。岑庆随口骂了一句,不过想到自己已经升了副处,后面日子会越来越好吧。

  他是村里供起来进的市,在过去那个年代,公务员远没现在吃香,想进警察
系统花钱就能进,哪和现在一样有学校还要考,要是换成现在,想进都进不去,
想到这里岑庆有点庆幸老村长眼光毒辣,谁能想到十几年后公务员这么吃香呢。

  随着忽明忽暗的灯光岑庆又陷入了郁闷中,像他这样没背景的,在系统里混
了快20年,才升到一个副处,成天要给那些年纪比他小的多的点头哈腰。老家的
人也没消停过,这次升副处又有人把他老家的事情拉出来讲,差一点又没成……

  老家把的人把他送进了城,也一直挂在他身上吸血,这么多年还住这种破旧
小区就是被老家人拖累的,来了要请吃请喝,动不动什么安排工作,还得帮着遮
掩一些犯罪问题,他就系统里的一个螺丝钉,当自己是局长?

  轻手轻脚的打开家门,家里灯是亮着的,岑庆看到桌上留着一份外卖,房间
门都关上了,抬头看看钟,都这个点老婆孩子应该睡了吧,就别吵醒她们了,又
是外卖……女儿自从念了大学,花钱越来越大手大脚了,动不动点外卖,哪来的
坏习惯……

  不过想到女儿应该是留给自己的,心又暖了起来,打开外卖发现已经冷了,
也无所谓,冷了照样吃,就是味道不怎么好,不过外卖吗,能好到哪去。

  一边吃,一边想起来最近发生的事,最近村子里出去了一大批人,神神秘秘
的,上次村里来了人才知道,是出去做什么传销了,是狗日的孙德富介绍的,说
是自己要搞,这东西本来就违法。

  一开始过去了一批人,还真的有人寄钱回来,有的写信回来有的打电话回来,
说有搞头,后来去的人越来越多了,那边也奇怪,隔一阵来找点人过去,这半年
下来,村里基本就剩下点五六十的老头老太了,就不寄钱回来了。

  这事又落到岑庆头上了,他们去了哪都不知道,怎么查,说他们过去做传销?
狗日的孙德富的话也能信,个龟儿子就是个孙子,缺德缺财,还叫什么德富。

  这种事情怎么查,一群王八蛋都不是坐的火车,到了地方别人车一接,你知
道去哪了,要正式立案还能找当地的警方帮忙,这能立案?你说他们失踪就失踪
了?万一人家是去打工了呢……为什么越来越困……

  岑庆在醒来的时候嘴已经被用胶带封了起来,被捆在椅子上,自己的老婆女
儿被人用一种 69式的捆法捆在一起,同时被人肏着,也一样被用胶带封了嘴。

  「岑科,哦,不对,应该叫岑处?不对,任命还没下来,还是应该叫岑科。」
岑庆脑子飞快的转动着,这些人是谁,局里对头找来的人,胆子也太大了吧!袭
警什么罪他们自己不知道吗?如果不是局里的人是哪路人?

  「看着女儿被人肏什么感觉,可以谈一下吗?」岑庆挣扎着要骂最后只能发
出几声无意义的哼响。

  「这就对了嘛,你看一年前,也有一对夫妻来这里找他们的女儿,你是怎么
做的还记得吗?你们村是怎么做的还记得吗?」岑庆睁大眼睛,他从来没想过会
是因为这个,会有人这么干,他们是疯了吗?

  「没事,等兄弟们都上完了,送你们是上路,对了,你们村貌似还有小民警
来着对吧,他酒驾了,呵呵。他运气比较好,看不到他老婆被人肏的样子了,孩
子还小,貌似就几岁?小孩子喜欢乱跑来着,出个车祸也很正常对吧。你们这儿
这种事情怎么办来着的?一般来说私了,对吧。」岑庆汗开始滴下来,对方这是
准备了多久,那么那些去什么传销的人难道也。

  「你现在是不是想到你们村去传销的那帮人了?别担心,他们有吃有喝,男
的再也不会少女人,女的也再也不会少男人了。」看着围着他的人都发出那种会
心的微笑,岑庆开始感到恐惧,还有绝望,自己的老婆脸上是满是女儿阴道里流
出来的精液,女儿也被人按头搞的满脸精液。

  「说起来你们一村子怎么就尽出人渣了呢?你女儿年纪轻轻,就不是处了,
稍微查了一下学校里出了名的公交车,你不会以为她还是乖乖女吧。你老婆也很
赞啊,知道你们公安能查到开房记录,所以一般叫别人带身份证,哦对了,还有
路边野外也没放过,这是记录,要看吗?」说着自顾自的给岑庆放起了他老婆偷
情的录像。

  「你自己不回家老婆寂寞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对吧。」岑庆这时候好像突然
不那么愤怒了,死死的盯着面前的男人。

  「你不会以为自己还有机会活吧?为了让你们死我们可准备了好久呢。你放
心的去吧,到了下面看到你们村的,记得说一声下辈子当个好人。」

  岑庆感觉自己脖子被扎了一针,然后就失去了意识。这一晚对于 M市来说,
简直是噩梦。老旧房屋煤气爆炸结果烧了一栋楼,从某山村出来的警察岑庆一家
死于非命,据查爆炸就是由他家起的,全家都没逃出来被烧成了碳。

  同是某山村出来的警察候某涉嫌酒驾,在路上撞车,好死不死撞的还是同村
人,在市政府当科员的贾某,两人当场死亡。

  网络上某山村一年前购买被拐卖大学生的事情又再一次被重提,某山村被查
大量村民陷入传销不知所踪。整个网络都是一片报应的欢呼。 M市政府面对这种
事情忙的焦头烂额,只能尽快结案,然后全力控制网络舆论。

  「你一定要去吗?这个村子已经是必然消亡的了?」

  「虎哥,这半年来多谢你照顾,多谢各位兄弟,你们恩,来世再报。」

  黑夜中,一个少年开着车来到了那个村子,手持管制刀具,用自制的燃烧瓶
把村子烧了。根据调查这个少年就是半年前被刺死那对夫妻的儿子,他们除了一
个女儿还有一个儿子,夫妻死后儿子就不知所终了,最终少年用自己的方式去讨
了血债,然后自己也死在了村里。

  所有的罪都归了少年,随着他的死烟消云散,M市政府仿佛找到了甩锅对象,
强烈的谴责了少年这种目无法纪的行为,但是人都死了,你能怎么样呢?

  对于网民的指责只能动用舆论管制。全国再一次强调了普法,尤其是开始整
治人口买卖。算是这个已经落下句号的事件留下的唯一正面意义。王虎坐在李锦
的办公室把这一段故事讲给李锦听的时候,李锦也觉得很有意思。

  提了句正常手段达不到的效果你给办到了,说了这么多年的打击人口买卖,
结果因为这事给落到了实处。

  「那个少年,是个好孩子。」

  「但是你利用了他。」

  「是……如果可以,我当时很希望他不要去。」

  「如果他当时没胆去呢?」

  「我会骂他胆小鬼,问他是不是忘了爹妈的血仇,问他在夜里敢不敢想他姐
被人强奸时发出的呻吟,想逃出村子被人打断腿时发出的哀嚎。」

  「看,人就是这么虚伪,所以你还是想想你自己的事情如何处理吧。」

  「通过这次这个事情,外勤我至少明面上收拢的差不多了。」

  「明面上……」李锦的手指敲着办公桌,发出笃笃笃的声音。

  「只要黄金彪一死,他们哪怕是暗哨,也只有跟着我走到黑,人就是这样,
很多人都是墙头草,有退路,就不会一条道走到黑,不给他们选择的余地,让他
们接受命令,才是唯一的办法。」

  「我等着看戏。」

  「根据时间还有一年半。菲菲他现在已经开始演开始偷偷的吃止疼药的戏码
了。」李锦看了两眼王菲。

  「说起来,你和我说过最先和你们结盟的是个医生,为什么?」

  「调节内分泌这种事情,不是说现在外面做不了,其实很多医生都能做。但
是能做到这么精细,现在却被会所控制着,去过他出去自立,现在是什么身价?
至少不会只是一个医院内科主任。少不了几个专家的头衔。」王虎指指王菲。

  「所以他对会所是有极大的不满的,虽然他一直在克制着不表现出来,但是
还是表现出来了,菲菲刺探过他几次,加上他能看到一些我看不到的,确定这个
医生不是会所的暗哨,就一拍即合。」

  「多试探几次吧。万一是个惊喜,你们就真的惊喜了。」

  「没有什么100%的概率,也没有什么十全十美的事情。」

  「呵,我听说这半年来有几批偷渡?」

  「嗯,是我干的,没想到人命这么贱,呵呵,因为语言不通,以为是来打工
的。」

  「你没觉得自己越来越黑吗?」

  「……如果有一天栽了,要枪毙我我不会上诉。」李锦点了点头。

  「你看我就很白。」

  「你没得选,我也没。」

  又是一年过去,王虎的生意又变大了,纤柔的用户群开始稳中有增,厂开始
扩大建设,手底下的二手房中介已经占领了整个 D市的整个新区,人力资源公司
也成为很多工业园企业的首选,开了一家装潢公司。

  由于 D市的工业园建成开始有很多移民,刺激了房产消费所以也混的不错,
顺带还搞起了餐饮业,至少工业园的工作餐已经承包了下来。随着王虎的脚步越
走越大,在会所里至少左楼已经成了二号人物。

  王菲也跟着王虎鞍前马后的跑,成了贱奴立起来的新榜样,只要听话跟了饲
养员,饲养员里出了这个一个人才,就能升天,现在的王菲并没有脱籍,依旧是
贱奴的身份。但是俗话说得好,宰相门前七品官,连大多数的饲养员都要叫他一
声菲菲姐,敢对他指手画脚的也就柳茜茜了。

  这一天,王菲抱着一些文档,走在会所里,走着走着,人就蹲了下去,头上
全是汗,扶着墙,旁边走过去的饲养员本来想上来问两句,被王菲盯了一眼,就
默默的走开了,这事大家都知道,可能就王虎不知道。

  「哟,菲菲啊,还行不行啊。」柳茜茜牵着被捆成狗模样的沈婧正在会所里
闲逛,沈婧的屄当然不会一直被封着,没几天其实就被拆线了,但是现在王虎开
始事多,一周差不多才回来一天,逮不到王虎和王菲,她就倒了霉,天天被柳茜
茜折腾。

  「哟,这是见到主母也不会叫了?哑巴啦,静静,咬她。」沈婧没办法还只
能真做出一副要咬王菲的样子。被王菲盯着吓了一跳,缩到了柳茜茜的背后。

  「贱货你是当狗都当不好啊。」

  「汪汪汪。」柳茜茜踹了沈婧两脚,还是真踹的那种。沈婧叫的很委屈,现
在去和王菲对上不是找死吗,他都快死了,还有什么可怕的,要是他发起疯来和
你一换一,哪哭去。

  王菲扶着墙站起来,身体有些摇晃,人到是越站越直了,这两年,那个以前
一直低着头的王菲越站越直,看起来也就越高了,本来就接近1米7的身高,加上
高跟鞋,让王菲看起来比一般女人要高不少,柳茜茜自然不如王菲高。

  站稳了脚步,王菲继续向前走,走国柳茜茜的身边的时候他停了一下。

  「别惹我。」

  「你这个样子还虚张声势啊,你现在谁来一推就倒吧,对了,你现在一天还
有不疼的时候吗?有吗?在虎哥面前强撑还能撑多久?你个贱人就这样还不忘勾
引他,少做做说不定能多活两个月。」

  「呵呵,如果你继续刺激我,我不介意在走之前带上你一起。」柳茜茜本来
想说点什么还是闭上了嘴。

  「你命可真好啊,躺着接收一切,如果不是你的身份,她都能把你干掉,别
太自以为是了,我愚蠢的姐姐,你最好乖乖当个听话的女人,乖乖的躺在床上岔
开腿迎接男人,就在家里给虎哥生孩子,把孩子看好,你这个智商这个胆量,千
万别学妈,会死无葬身之地。」

  「你!」看着王菲投过来的目光,柳茜茜把话又咽了下去,看着王菲一步一
步摇摇晃晃的消失在转角,柳茜茜开始死命的鞭打沈婧。

  「肏!你他妈的有什么用,留着你有什么用,他妈护主都不会吗?肏。」

  「汪汪汪,汪汪汪……」沈婧心里也骂开了,你有本事你上啊,你敢吗?你
以前多威风,现在不还是吃瘪。跟在王虎背后的王菲看起来充满活力,听着王虎
嘴里不停的说的东西写写画画,看起来就是个合格的秘书。

  但是当王虎不在的时候,看着就像快死了一样,很多人都在猜他能熬到什么
时候,据说他已经快把止疼药当饭吃了,还有人在猜他死了王虎会不会发疯……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388ob.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