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西州风云】(14)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不加糖
2020/6/21首发于:sexinsex
是否首发:是
字数:5874

               第十四章

  东方玥循声望向通道,只见两个人影渐渐从黑暗中浮出来,一前一后。

  她很快认出其中一个,是在卡车上侮辱了自己的老二。

  那么另一位,想必就是他们口中的老大了。

  虽然东方玥事先曾了解过主犯马三的档案,但亲眼见到,还是有点意外。

  和想象中不同,此人看上去竟然是平平无奇。

  中等身高,体态偏瘦,完全不像一个穷凶极恶之徒。

  唯一特别的,是他的眼睛。

  有种让人难以言喻的不适。

  「大哥,您来了,你看看,这三个——」

  老三嬉皮笑脸刚想上前邀功,却猛然发觉老二阴沉着脸,立刻识趣地闭了嘴。

  马三背着手走近,从三个女人面前依次踱过。

  张俪鹃不明就里,还不停地呜呜叫唤,像是在求饶。

  男人冰冷的眼神把她们从头到脚扫了一遍,这才悠悠开了腔。

  「不错,都是难得的货色,随随便便就能卖个好价钱」

  他一双三角眼定格在东方玥的淑乳上,眉头渐渐皱了起来。

  「不过老三,如果我跟你说,这三个肉货大有问题,你怎么看?」

  「什么?什么问题?」老三蒙了。

  东方玥心里咯噔一下,隐约感觉事态不妙。

  「黑子刚刚放出消息,你们撤了以后,职介所让条子给端了」

  老三,司机,还有小个子几人同时张大了嘴巴说不出话。

  东方玥听在耳中,脑子转的飞快。

  「大哥,这、这跟我可没什么关系啊,我就算有十个胆子也不敢……」

  没等老三辩解完,马三摆摆手打断了他。

  「放心,我知道不会是你们搞的鬼,大家在一起发财,我出了事情,还跑的
了你们么?」

  他语气平缓,脸上甚至还带着笑意,但一双眼睛在黑暗中却闪出精亮的光,
让人不寒而栗。

  「就是就是」小个子抹了抹额头,附和道。

  「老二啊」

  「是」

  「这几个娘们儿填的资料还在么?」

  「在!在」

  「拿给我」

  「哎,我去找」

  「大哥」老三插嘴「那家职介所我们也开好一阵了,被条子盯上也不是不可
能」

  「说得对,咱们是该换个地儿了,但这事情不能就这么算了」

  马三在几个女人的脸上来回扫,他伸手捏起东方玥的下巴。

  「如果这几个货色有问题,我一定要查清楚」

  女人惶恐地看着一双阴狠的三角眼,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再说另一头。

  任志永回到队里以后,就跟变了个人一样。

  他向来是个标准的学院派,犯罪理论分析的高手,不管手里攥着什么案件,
都是一副冷静自信,胸有成竹的样子。

  但这次任队长的稳健,不复存在了。

  他让手下几乎把与那家职介所相关的人员全部逮了回来,不管男女,无论老
少。

  审讯室排的满满当当,他们不得不把人带到办公室处理。

  「警察同志,我可什么都不知道」

  这会儿坐在对面的,显然是个老油条。

  办公室的百叶窗被拉下来,与外界隔离,但这个三十多岁的男人一点儿都不
怕,他留着两撇肮脏的八字胡,讲出来的话比脸还滑腻,根本抓不到把柄,显然
对警察的招数套路了如指掌。

  「那家职业介绍所给你开多少工资,你见过些什么人?」

  坐在任志永身旁的副手问道。

  「我是被喊去帮忙的,没见过什么人」

  「谁喊你去的?」

  「我一个老乡」

  任志永黑着脸冷冷地看着他,默不作声,额头上的青筋一根接一根暴起。

  「叫什么,住在哪儿?」

  「不记得了」

  「放老实点!你耍我们玩儿呢不记得了?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

  「哎呀,真不记得咯」

  「你——」

  还没等助手发作,任志永突然毫无征兆地抄起桌上的电话机朝男人的脑袋拍
了过去。

  「砰——」

  动作干净利落,对方哼都没哼一声就从椅子上整个人翻了过去。

  「队长!」

  「队长您冷静点!」

  两三个人连忙上来拉住了任志永。

  「没事儿,没事儿」

  刑警队长瞪着布满血丝的眼睛,下意识把电话机扔掉,两手举过双肩。

  「你们……你们接着审」

  他甩下一句话,不知所措地推门出去了。

               

  警方这头的侦查工作紧锣密鼓地进行着,而在几十公里外,那废弃精神病院
的地下室里,东方玥正被人死死摁住了四肢,仰面压在一张桌子上。

  「放、放开我!你们要干什么!」

  她活像一条出水的鲤鱼,在案板上打着滚,三个男人才勉强制住她。

  「人渣,你们是——唔——」东方玥骂不出声了。

  她的嘴巴被两只大手捏住。

  「快,塞进去塞进去!」

  随着几声慌乱的低吼,一根牛皮管被硬插进了东方玥撑成O 型的口中。

  「开水!」

  「唔——!」

  女人还没反应过来,猛烈的水流就急促地喷涌进了嘴里。

  「摁住她!摁牢!」

  「呜呜——呼噜呼噜——咕——」

  东方玥试图扭脸躲开水管,但脑袋被人紧紧抱住,强大的水压往她肚子里灌
入冰冷的自来水。

  女人喘不上气,被分别压住的两条修长的丝袜玉腿不停地扭动,抽搐,她觉
得自己快窒息了,浑身的血液都泛了上来。

  水花四溅。

               

  警队里的混乱情况还在继续。

  任志永已经一天一夜没合眼了,不过令人振奋的是,案情有了进展。

  在刑警队长一反常态的审问方式下,终于打开了突破口。

  有几个人扛不住揍,交代了一些碎片信息。

  这帮人贩子非常精明,虽然被带走调查的这群人中,一个团伙成员都没有,
但凡事就怕联系,有人透露,时不时总能看到一辆面包车停在职介所的后门。

  三四个人的供词拼起来一看,就知道不是瞎说,凭借着模糊的记忆,任志永
他们凑出了几个车牌号,抱着试试看的心理送去交警大队一查,说来也巧,里面
仅有一个真实存在,是辆报失车。

  与此同时,郊区一派出所接到报案,群众反映,有部面包车停在自家的麦田
边,两天了没人开走,形迹可疑。

  核实之下,正是那辆失窃车。

  侦查工作柳暗花明,任志永的兴奋自然是不言而喻,事发地点距离西州市区
一百多公里,他顾不上休息,立刻带着人,马不停蹄赶到现场。

  面包车的车况完好,汽油也有富裕,很显然,是被故意丢弃了。

  在车里,他们找到了一些零散的麻绳,和一件皱皱巴巴的白色女式衬衫。

  任志永分析,犯罪分子一定是在这里更换了别的车。

  根据报案农民提供的时间,警方推测出嫌犯换乘交通工具的大致时间段,随
后在当地进行走访,询问周边群众在那段时间里,是否见到过什么可疑的人或事。

  由于现下正是割麦子的季节,田地里一整天都有劳作的当地人。

  乡下人的生活圈子相对封闭,对外来的东西比较敏感,有人就提到,那几天
里,有一辆陌生的外地牌照卡车在附近停了半宿,几个好管闲事的妇女还上前打
听是不是乡里又要发什么物资下来,结果被司机赶走了,弄得很不愉快,所以不
止一人对这辆车有印象。

  在供述里都提到,那是一辆蓝色的解放牌卡车,有点旧,最显眼的就是车后
是个大篷,口面还用油布遮着,神神秘秘,难怪会被误解成下乡送货的。

  当然,最关键的是,这回任志永他们得到了一个确切的车牌号,根据车号,
警方顺利找到了车主,一个跑运输的个体户。

  任志永当即审问。

  对方表示,车确实是自己的没错,但一个月前因为赌博,他把车输给了一个
朋友。

  说是朋友,但姓名籍贯住址,却又是一问三不知。

  不过车主回忆起了一个细节。

  交车那天,因为心情郁闷,他喝了个半醉,借着酒劲,车主让这个朋友开车
捎他回城。

  朋友告诉他,不去城里。

  「你上哪儿我就跟你上哪儿」车主当时是这么说的,倒不是赖上对方,纯粹
只是想给他找点麻烦。

  结果,他却听到了一句令人毛骨悚然的话。

  「三石河精神病院,你去么?」

  那是个不祥之地,方圆几百里的人都知道。

  车主是本地人,当然清楚。

  结合朋友当时的眼神,他酒立刻就醒了一半,因此这件事情他印象极深。

  至此,三石河精神病院正式浮出水面,开始出现在警方的视线中。

  任志永终于摸到了事情的线头,接近了真相。

  而此时距离妻子失踪,已经过去了整整一个礼拜。

               

  回到东方玥这头。

  被灌下一肚子凉水以后,她昏昏沉沉醒过来,却惊讶地发现自己双手被拉过
头顶,给踮着脚吊了起来。

  手腕已经麻木,随时都有脱臼的危险,沾满了尘土的丝袜足尖只能勉强点到
地面,不得已紧紧绷直的脚指头一不小心就像抽筋一般火辣辣的疼痛。

  最要命的是,东方玥感觉自己的肚子快要爆了。

  准确的说,是膀胱涨的要爆了。

  她艰难地垂下头,看到原本平坦的小腹,此刻却鼓鼓隆起,膨胀到骇人的程
度。

  自己浑身上下,只穿着一条挂了丝又脏兮兮的肉色连裤丝袜。

  身上湿了干,干了湿,已经反复好几遍了。

  两个白嫩的肉球,耷拉在胸前,上面满是醒目的红紫色抓痕。

  裤袜的裆部包了什么东西,东方玥感觉到下体被严严实实塞着异物。

  「唔~ 」

  她忍不住呻吟了一下,发出来的,却是被堵上嘴巴的呜咽。

  「醒了?」

  身后一个声音冷不丁传来,女人吓了一大跳,下面的闸门不禁一松。

  东方玥下意识连忙夹住了大腿,肚子紧跟着一阵抽搐,疼得她直皱眉,但不
知为何,并没有出现想象中下裆一热,一泻千里的情形。

  「呜呜呜~ 」她快撑不住了。

  说话的人从后面慢悠悠绕到身前,是马三。

  「不好受吧,没办法,谁让你们这些肉货一个个雪白粉嫩的打不得呢,要是
打坏了,就不好卖了」

  他在东方玥跟前站定「所以这是我自己发明的刑罚」

  男人一边说,一边轻柔地在东方玥光滑又圆滚滚的凸起腹部抚摸。

  「呜……」

  东方玥止不住颤抖着,乞求地望向对方,弱弱地摇头。

  「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呜呜」

  女人点点头。

  马三伸手解开了勒在她嘴上丝袜的绳结,然后从女人口中拽出一团被装在丝
袜里两头打结的核桃,挂出几缕晶莹透亮的银丝。

  「啊——呼——」

  东方玥深吸了一口不怎么清新的空气。

  「你、你们对我做了什么!」

  「没什么,就是灌一肚子水,然后用卫生棉塞住下面,外头再用布裹上而已」

  「你——」

  东方玥这才明白自己为什么没有失禁。

  「觉得怎么样?」

  马三揉着东方玥的肚子。

  「唔——别——」

  这会儿,任何的刺激都让东方玥难以招架,她费力地扭动身子,想躲开。

  「想撒尿吗?」马三问。

  「唔……」

  东方玥紧咬嘴唇,光洁的身子微微抖动。

  「别崩着了,我知道你很想放出来,憋坏了可不好」

  马三笑着,出其不意用手指搔了搔东方玥的腰肢。

  「喔——」

  东方玥猛地抽搐了一下,立刻感觉下腹部仿佛有一条绳子在绞着自己的五脏
六腑。

  「我给你个机会,我问你答,我满意,就让你撒尿」马三说罢,伸手掂起女
人的下巴。

  「……」

  东方玥的脸痛苦地扭曲着,她把目光躲开,没有表示异议。

  「你是什么人?介绍所为什么被条子给抄了?」

  「我……我不知道啊,我只是个小老百姓……」

  自从被绑架以来,东方玥不止一次考虑过,是否要亮明自己的警官身份。然
而经过权衡,她最终否定了这个想法,并且,在惨遭轮奸之后,她更加坚定了这
一决定。

  很显然,这伙人并不会畏惧她的身份背景,相反,她只会遭到更加残忍和无
情的报复,甚至还有被杀死灭口的可能。

  而咬紧牙关硬撑,最坏的结果,就是被当做货物贩卖。

  也许她会被卖到偏远山区,或者卖到红灯区的地下妓院,东方玥看过很多这
类案件的卷宗,她相信只要有机会,就一定能逃出来。

  况且,东方玥始终坚信一点——丈夫一定会来救自己的。

  「好好想想,想好了再说」

  「我、我真的不知道」

  「我最后再问你一次」

  「我不懂啊,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求、求求你让我上厕所……」

  东方玥开始装傻服软。

  「呵」马三冷笑一声,转身从墙角拎出一个铅桶。

  桶的边沿上搭着一条毛巾,里面是满满一桶水。

  他把毛巾在水里搓了,拎出来,拧干。

  毛巾被拧成一根一尺长的圆棍,马三握住一头,照着东方玥鼓起的小腹上,
狠狠抽了下去。

  「啊——」

  女人立刻惨叫一声。

  沾了水的毛巾不会伤到皮肉,但她已经超负荷的膀胱哪里受得了这种攻击。

  「啪——啪——啪——」

  马三有条不紊地一下一下左右开弓抽打着东方玥的腹部。

  「啊啊——住手啊——」

  女人不住凄厉地呼喊,没多久,就扛不住了。

  「我!我说!我说!让、让我——上厕所——上厕所——求——求你了——」

  马三停了手。

  「先、先让我……上……上厕所……」

  东方玥银牙紧咬,每个字仿佛从牙缝里蹦出来一样。

  「行」

  马三把毛巾一扔,伸手将东方玥的裤袜袜腰粗鲁地扯到大腿上。

  女人被自己异常凸起的小腹挡着,看不见她的下体此时早已被白色的绷带密
密匝匝地包裹。

  马三把绷带解开,一圈一圈绕出来。

  绷带顺着女人修长的玉腿滑落,散到地上,形成一个个白色的椭圆。

  男人从东方玥汗津津的下体抽出一根热乎乎泛着潮气的卫生棉,丢到一边。

  女人的大腿紧夹,已经松不开了。她等不及想要对方把自己放下来。

  然而马三双手一插,不动了。

  「行了,尿吧」

  「什么?」东方玥睁圆了杏眼「在、在这儿?」

  「要不然呢?」

  「你——」

  「快点,不然我可重新再堵上了」

  「唔……」

  东方玥咬了咬嘴唇,冷不丁一阵颤栗从下而上,她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怎么?尿不出了?要不要我帮忙?」

  「呜,不要!」

  东方玥一紧张,裆部立刻就感到一阵热量。

  「唔——」她想忍却忍不住。

  水坝只要溃口,很快就会决堤了。

  东方玥涨红着脸,起初是一点一滴往外渗,但没多久,伴随着女人的呻吟,
黄色的尿液迅速就喷涌而出了。

  东方玥紧闭起双眼,满鼻子都是热烘烘的尿骚臭,她的双腿已经湿透了,大
半条腿的丝袜被印成了深色,脚趾下满是黑褐的泥浆。

  她从来不知道,一泡尿的时间会让人感到如此漫长,仿佛世界都静止了一样。

  终于,她的身子猛抖了一下,东方玥睁开眼,怔怔地看着地上的一片狼藉。

  她的尊严和尿液一起,被排出了体外。

  「行了,现在该交代了吧」

  马三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东方玥有些失魂落魄,她低着头,呓语般喃喃地说道。

  「我叫东方玥,隶属西州市公安局刑警大队,三级警督,警官证编号,02848
——」

  「4802」马三插话。

  东方玥瞪大了眼睛,震惊了。

  对方报出的正是自己警官证编号的后几位。

  「你、你怎么可能……」

  「我早就知道了」男人冷笑一声,接着说「假扮成求职者,混进介绍所调查
一起妇女失踪案,对不对?」

  「那你还……」

  「没错,我就是想让你当众撒尿而已,既然灌了那么多水,就不该浪费」虽
然脸上挂着笑意,但是马三一双精亮的眼睛里透出的却是骇人的阴冷。

  「你——当、当众?」

  「嘿嘿嘿,大哥真有一套」

  从东方玥身后传来男人的嬉笑声。

  「就是,这傻逼警妞被你耍的团团转」

  「真是精彩啊哈哈哈」

  东方玥惊愕地奋力转过头去,视野受限,她只能依稀看到墙角的阴暗处,好
像有几个人影。

  原来他们早就在观看着这一切了。

  「你——」

  东方玥知道着了马三的道,又羞又恨,猛然间,她似乎想起了什么。

  「龚晓茹……是她吗?」

  马三冷冷地看着东方玥,脸上的笑意渐渐退了下去。

  「是、是她坦白的吗?一定是……」

  「你应该感到羞耻,东方玥」男人说「那个小丫头片子可比你硬多了,我怎
么着都没敲开她的嘴,直到——」

  马三把手掌摊开放到东方玥眼前。

  「什么东西?」

  东方玥仔细一看,一个暗红色的小疙瘩,指甲盖大小。

  定睛辨认,女人的头发根,顿时麻了。

  这根本是一个被割下来的乳头,上面还带着干涸不久的斑斑血迹。

  「你、你们把她怎么样了?」

  东方玥听到自己牙齿在打颤,腿也不争气的发软。

  「你还是关心关心你自己吧」

  马三随手把半颗乳头弹飞出去,仿佛那是一粒鼻屎。

  「我们这班兄弟,全都吃过牢饭,跟你们条子也是打足了交道,既然现在从
天上掉了这么美的一个女警给我们——」

  东方玥感觉到一阵压抑,自己被围了起来。

  「我们哥几个的公共厕所,你可是当定了,东方玥警官,呵呵呵呵」

  「啊——不要——放、放手——呜?别、别堵我的——唔——呜呜~ 」

  女人凄厉的惨叫很快就让淫笑声给盖住了,整个人,也被埋进了粗壮黝黑的
身躯之中。

              (未完待续)
读文后请点击左下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388ob.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