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风流子弟

作者:不详
排版:zlyl
字数:52182字
TXT包:[attach]1737302[/attach]

             第一章月夜下的情欲

  夜晚,悬崖。

  月光,剑光。

  他已经在这悬崖之上呆了两个时辰,中间从未停歇,只知道疯狂的练剑!

  他不是剑痴,他也不想去争什么武林第一的虚名。

  他只想要一个女人,一个美丽、温柔、贤惠的女人。

  但是,她却已为人妻,他师傅的妻子。

  所以,每当他心中极度渴望占有她的时候,他都会找个僻静的地方发疯似的
练剑,也只有这样才能稍稍解脱他的痛苦……这样的日子在不知不觉间竟已经过
了一年。

  在这一年中,他的心结非但没有解开,反而越缠越紧,越扯越乱。但是,他
的剑术却有了长足的进步!这也算是无心插柳吧!

  他名叫陈逸,父亲是个乡镇的土财,母亲早逝,有一个兄长和一个妹妹。

  只因为他自小喜欢舞刀弄剑,他父亲的朋友就劝他父亲给他找一个武术高强
的师傅帮忙教导。他父亲便花银子托人介绍将他送到武林中有些名气的无极门中
学艺。从他9岁上山起,至今已经呆了十一个年头,虽然每逢节日时都会回家几
趟,但一年中可能也就回家两、三次。

  自从他加入无极门之后,倒也勤奋,武功从未有一日荒废,也深得无极门掌
门师傅张清风的喜爱。

  但是,就在他十六岁那年,张清风却娶了一个名叫蓝梦的女子为妻。而这蓝
梦当时才芳华双十,但那张清风却已经是一个年满六十的老头。陈逸第一次见到
蓝梦就已经深深沦陷,痴迷不已,虽然他明明知道那是他师傅的妻子,是他的师
娘,但是,他就是不能自拔……

  如今两年过去,陈逸对蓝梦的思念也更加走火入魔,就连睡梦中都是他美好
的身影!

  练武人虽然最忌讳焦躁,但陈逸却在压持住思念热潮的时候硬生生将自己的
剑术提高到了一个很高的层次,虽然他心中却只装着一个女人,一个情字!

  每天一早,无极门中的弟子都会聚集在教武场,相互切磋武术修为,每到这
时,蓝梦都会身着一身蓝色的衣裳出现在众人面前,玲珑的身段虽然被宽大的衣
物遮挡,却还是挡不住陈逸望着她的那种炽人的目光。

  也只有在这一刻,陈逸才能好好的看她一会儿,虽然只是半晌时光,但这也
微弱的满足了他想要她的那种强烈的身体欲望。

  也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陈逸发现她的目光在扫视到他的时候会有短暂的停
留,虽然只有那短短的瞬间,但陈逸却觉得无比兴奋,或者,她也终于注意到他
了?虽然这也只是他自己的揣测……

  这晚,陈逸又如往常一般想上山去练剑,却在行出大门时看到一熟悉的蓝色
身影——那不是师娘吗?

  果然,她在这时也转过了身子,面对这他,出现在他眼前的还有她送来的那
动人的笑容!

  这一刻他神志有一丝模糊,仿佛身处梦境。

  当她迈开步子缓缓朝他走来的时候,他还在想,这是梦吗?

  但傍晚的清风却拂醒了他痴迷的神志,这才知道要行礼,当下马上边恭身语
道:「弟子陈逸拜见师娘!」尽管他的声音里还透露着一丝不肯定。

  「无须多礼」。她纤手抬了一下,在月光的映射下,洁白无暇的手指闪射这
诱人的光彩。

  「这么晚了,你要到哪里去呢?」他脑中只是想着她那动人的玉指,险些没
有听清她后面说的话。

  「弟子习惯晚上在山上散一会步才回房入睡。」他当然不会当着她的面说是
因为想她才会睡不着。

  「那正好,我也想出去走走,你陪我走走吧?」她倒好象是在恳求他带她去
散步了。

  乍一听到这话,陈逸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但随即反应过来,说:「弟子当
然愿意陪着师娘散步。」其实他心里可是笑翻了天!

  「现在没有人,你就叫我一声梦姐好了,反正我也比你大不了几岁。」她好
象不愿意老是听到陈逸叫自己师娘。

  陈逸又不是呆人,当然会意,当即就叫了声「梦姐姐」。她随即欣然。

  于是,两人便并肩走在上山的小道上。蓝梦身上不时泛出诱人的清香,陈逸
差点就把持不住自己要扑过去了,但理智还是战胜了心魔。不是他不冲动,只是
因为理智警告她,如果他真的想要真正得到她,他现在就不能乱来呀。

  「弟弟,你说这晚上的山峰都有哪些迷人的所在,我上山这么久,都没有好
好游看过这山上的风景。」走了一会,她似乎不想两人间太缺少话题,这陈逸现
在的表现似乎是太过鲁钝,但她又怎么知道陈逸是在心里思考该以何种手段一举
打动佳人的芳心。

  「当然有的,我带姐姐去看」。被她这一说,陈逸才醒悟,暗骂自己呆子。

  「恩。」蓝梦应了一声,便不言语了,只是默默地跟在他身侧行走。

  再走一会,可能是因为走得有些急也不知道是被什么东西给绊了一交,蓝梦
险些摔倒,好在陈逸眼疾手快将她搂住,登时温香软玉在怀,陈逸下面也本能的
亢奋许多,虽然他这一路之上也都差不多保持着这个状态。

  这下子,陈逸差点就要想要将之按在地上肆意掳掠!但是,最后一丝理智却
再次制止了他,无奈,只好顶着一只巨棒……但现在这刻该做什么还是要做什么
的,搂抱的时候难免会触碰到身体的其它部位,比如坚挺的乳峰、丰满的肉臀…

  而搂抱的力度也慢慢加强了,虽然说他这段时间已经足够将她扶起N多次!

  蓝梦却好象没有半点要制止他的意思,那美丽的瞳孔里散发着幽怨动人的光
彩,仿佛在希冀他更下一步的动作……天啊!他的巨棒已经迫不及待要冲出重围
了。

  摩擦已经越来越繁复,蓝梦更已经呻吟出声,看这情景,如果陈逸还什么都
不知道的话那就真的太蠢了,他这主角也要换换人!

  「你……搂得我好疼。」就在欲望之火将要燃烧这个大地的时候,蓝梦却说
了这样的一句话来。

  这也让神志渐渐迷惘的陈逸恢复了先前的冷静,他现在完全可以占有她,但
是他就是想要她在全部身心都接受他的时候才能采取行动!

  不然他跟个采花贼有什么两样?

  「梦姐,是我抱得太紧了。」便将她放开了。

  「不能怪弟弟,是姐姐太笨了,连个路都走不好!」别过脸,她却不敢再去
接触他那火热的目光。

  「其实哪能怪姐姐,都是这山路太难走,我有时候都会摔倒。」

  其实象他这样的练武人,步履坚实,又怎么会轻易被这几块石头绊算?

  「不如让我牵着姐姐的手走吧,如果姐姐不慎又绊了,我也好及时帮忙,不
用象刚才那么慌张。」经过刚刚的经历,陈逸已经笃定她对自己也是很有点情意
的,不乘机拉大战果,那就冤了!

  「那……好吧!」说着就朝他缓缓伸出了自己的右手,陈逸便一把握住,感
觉到她这小手的柔软滑腻!其实男女授受不亲,这样的情景如果让别的门人子弟
看见,而他又报告给掌门,那就要有二人好看的了。

  但此刻陈逸也不管那许多,只要把她牵到悬崖上,找个僻静的角落与之交流
一番,她这让他痴迷许久的尤物还不乖乖任由自己摆布?

  嘿嘿……

  蓝梦心中此刻却是又惊又喜,惊的是自己此刻做的事情实在是有违妇纲,喜
欢的却还是知道自己已经确认了陈逸对自己的爱意。最后,矛盾的心理终于还是
被火热的情感所征服。算了,不管将来会怎么样,先把握住现在的美好时光吧!

  想到这里,她终于笑了!但是她又真的好希望此刻握住自己右手的男子会是
自己以后的天——会有更加精彩的人生!

           ************

              第二章一偿所欲

  一路走着,陈逸因为心愿快要达成,心结放开,便多了许多话出来。不停向
蓝梦讲述自己以前在这山中耍玩的趣事,而她只是默默地倾听,偶尔也会插话应
同,说到好笑处,俩人都是笑不闭口。

  这一段路走完,俩人对彼此的好感又加深了许多。

  不一会儿,便来到了山顶。

  迎面而至的却是那无边的景致,还有清凉的山风和那如水般波动,柔和的月
光。

  就在蓝梦震撼于眼前的美好时,陈逸忽然一把搂住了她,一跳一纵间已经跃
起数十丈,便如飞鸟一般在空中盘旋着,而陈逸现在所展示的惊人轻功正是无极
门中的逍遥游功法,此功练到化境便能如飞鸟一般在空中盘旋,陈逸虽然也只掌
握了六成火候,但能如此盘旋于空已是轻而易举。这门轻功在武林中也是赫赫有
名。此时陈逸施展开来更是将这门功夫的妙用发挥得淋漓尽致。蓝梦初时还会害
怕得紧紧缩在陈逸怀中一动不动,但渐渐被下面这如仙境般迷人的景致所吸引,
高兴得嬉笑起来。但在不经意瞥见到陈逸瞧着自己的火辣辣的目光,面上一窘,
却还是主动的在他脸上亲了一记。

  虽然只是一沾即退,但那柔软的散发着清香的朱唇却让陈逸险些窒息……他
不待她的朱唇退离他的脸,便一把吻住了它,狠狠吸吮他口中的丁香,虽然他在
这情爱方面几乎没有什么经验,但出于本能地,他的舌头在她的口中搅动,一边
挑逗一边吸吮着她伸出来的丁香小舌……俩人在空中盘旋着下落在一块巨大的山
石之上。

  这刻,再也没有什么能阻止他们,陈逸将她紧紧搂在怀中,不停的亲吻。

  她发鬓渐乱,一边喘息,一边语道:「弟弟……要我……」

  陈逸此刻就如同炽烈燃烧的火球,就算她不说,她也会这么做的。随着衣带
渐宽,她雪白的胸脯如发光的白玉在月光下晶莹剔透。他大手一挥,她身上粉红
的肚兜已如那断了线的风筝飘落到地面上。那对雪白挺拔的傲人双峰耸立在他的
面前,他想也不想,便一口吮住了山峰上的一朵蓓蕾。

  「恩。」她呻吟着,将胸脯贴近他的脸,任由他恣意吮吸。

  「真好……」她赤裸的上身在山顶的清风吹拂下竟让她慢慢痴醉,虽然多半
也是因为陈逸的爱抚。

  「弟弟……快些……」平素看起来端庄稳重的她,在这种亲密时候竟也表现
得如同一个淫荡的女子,但是男人哪个又会不喜欢这样的女人?

  此刻陈逸已将她按倒,脱掉了她身体最后的一丝掩盖物,在她的桃源处吸吮
起来,在他一波一波的逗弄下,那里早已汁液弥漫……蓝梦更是双眼乜斜,真恨
不得让陈逸将她揉到他的身体中去。

  陈逸对这诱人的尤物思念苦久,此刻能一偿所望当然是想要好好的品尝,不
能放过她身体的每一处部位。

  终于,他的火热在怒焰中弹出,朝她那湿濡的幽穴插落……开始虽然紧窒,
但他还是很不怜香惜玉的洞入了……

  「啊……」她只痛得咬紧了牙根,手指不由自主的抓着他的后背……

  在粗暴的进入之后,他才醒悟到自己的卤莽,插动的节奏便缓和了下来,关
切地问道:「姐姐,痛吗?」

  「不要紧,弟弟喜欢就好,姐姐可以忍得住。」似乎是对他的关切很感动,
她竟开始迎合起他律动的节奏。

  她花房处在陈逸的铁棍洞入时还会流出晶莹粘稠的液体,陈逸此刻再也没有
什么怜惜的情感,只想彻底征服这个动人的尤物,就在不停地抽动中,她似乎是
到了高潮,欢快地呻吟了一声,双手更是抱紧了他的腰……抽动,抽动,他渐渐
习惯了这种节奏,在这美好的交流中不停的吸收着宝贵的经验。

  他的火热在她潮湿柔软的甬道中不停律动,俩人紧紧地拥抱着,这一刻,已
经分不清谁是谁,俩人都只知道自己和对方是一体……

  当火热的种子喷洒进空旷的花房,两个人才有了一丝清醒。这时,蓝梦幽幽
叹一下气,语道:「弟弟,你是姐姐的第一个男人。」

  她就算不说,他也可以从刚开始时候那紧窒的阻挡判断到这一切,当然,由
她口中说出又是一回事。「姐姐也是我的第一个女人。」

  她幽然一笑,煞是妩媚动人,道:「那我们俩谁都不歉谁的了。」可过了一
会,她却又叹了一口气道,「我们这样不对,就只这一次,下次我们别再……」

  他马上便阻止了她下面要说的话,道:「既然我已经和姐姐有了第一次,下
次有没有,那可就由不得姐姐了。」然后不待她再说什么,他再次进入她身体,
律动得更加猛烈,她已经不能失去这个女人!虽然他知道自己这么做可能会有什
么样的代价,他都已经不在乎,谁都不能阻止她拥有这个女人!谁都不能……

  「那姐姐以后就只做弟弟一个人的女人。」她刚那些话说得也是口不由心,
但是她又害怕因为她的缘故这个可爱的男人会有什么损伤!毕竟现实中的残酷不
容得她太过放纵自己!

  「姐姐别管那么多,以后我会好好保护姐姐的。」似乎是看到了她心中的所
想,他的声音里更是带着无比的自信,的确,他是有骄傲的本钱。

  当陈逸再次在她体内发泄出来,她已经累得不行了,现在几乎是摊倒在他的
怀抱中。

  陈逸也不再恣意要她,就将她紧紧搂在自己怀中,这一刻,俩个人都希望能
保持永恒。

  休息了许久才恢复力气的蓝梦靠在陈逸的怀抱中幽幽道:「弟弟,你说现在
如果我们是一对飞鸟那该有多好,可以自由的在这空中翱翔,不受任何拘束。

  「现在我们也可以自由翱翔的,姐姐。」他现在才知道她是如此的孩子气,
却也更加深了对她的爱意。

  「我知道弟弟功夫好,可以带着姐姐飞……」

  「那不就行了吗?姐姐只要呆在我的怀中,我可以带你飞到任何地方。」俩
人便相互倾吐自己对对方的情意,以及开始见到时的感触,这天渐渐亮了起来。

  两人这才起身穿衣,回去的路上已经不再有什么石头绊脚的事故,因为她就
静静地靠在他的背后,感觉是那么的宽广,她的人生会因此而变得灿烂吗?她已
经不愿意再去想什么,只因为她现在渐渐相信,陈逸就是她将来美好的天。

  不一会儿,两人已经回到无极门中。陈逸怀着忐忑的心理进入师傅的房间,
但是房中空无一人,此刻看来,师傅果然是没有在这间卧室过过夜,这些年来都
是蓝梦一人独枕独眠……可惜的却是他居然没有察觉到。不然,他也不用受这么
多年的相思之苦了。从昨晚于梦姐姐的交谈中他都也知道有关一些师傅的事情,
已经知道姐姐为什么会看中自己,原来还是因为自己出色的外貌,还有那对闪闪
发光的瞳孔,真是幸运,他也只有在看着她的时候才他的双眼才会闪闪发光啊!

  看来老天待他的确是不薄。

  将已经熟睡的蓝姐姐放在床上,为她盖好被子,临走还在她额头亲了一记。

  这时天也已经蒙蒙亮了,当他走到武教场的时候也已经有几个门中师兄弟在
那练剑,象往常一般,兄弟们打个招呼,便一同在场地中练起剑来。

  但是陈逸此刻的心境已经与从前大不相同,那是甜蜜蜜的一种感觉!就象某
人说的,有这种感觉的人在睡觉的时候都会笑醒!

               (三)不轨

  陈逸此刻的心情已经不能用任何一个快乐的字眼来形容,多年来的期盼在一
夜间奇迹达成,感觉就好似做了一场美丽的春梦,如果不是佳人的气味还残留在
身体某处的话,他还真要当是自己做了一场梦!

  早上陪着师兄弟们练了一会剑,陈逸才回房补了个睡眠,就算此刻他武功超
绝、内力精湛,但人并不是铁打的……在床上躺了两个时辰,他才醒转。虽然他
还是希望自己在起来的那刻就能看见蓝梦躺在自己身侧,但这毕竟还是需要时间
的!

           ************

  蓝梦也是睡到接近中午的时候才醒转,她身子柔弱,昨夜与陈逸欢爱无度,
虽然陈逸没有表现得太过粗鲁,但身体还是累极。

  睡醒的时候见到侍女小绿站在床前,蓝梦起来伸下柳腰,便吩咐小绿帮自己
打盆水过来洗脸。

  小绿是蓝梦与张清风结婚后张给她找来的丫鬟,今年20岁,一直都表现勤
快,很得到蓝梦的喜爱!

  小绿早早就已经为她准备好了洗脸的水,放在门旁的小桌子上,这时便给她
端了过来。

  「早上老爷有来过吗?」在人前蓝梦一直称呼张清风为老爷,她虽然知道他
极少过来探望她,这时随口问问。

  「没有,夫人要找老爷吗?」小绿心中却有些稀奇,夫人很少会主动问起老
爷的,更奇怪的时候平时起得比自己还早的夫人今天却到晌午时候才起床。不过
小绿是个心窍玲珑的女子,知道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而且,从蓝梦身上几处
不是太显眼的痕迹中她还是能看到一些端倪的。

  不问都知道是这样的,蓝梦暗笑自己多虑,便道:「老爷不过来就算了,别
却找他。」所年来苦守空枕,昨晚终于勇敢地来了一回红杏出墙,虽然知道陈逸
也是苦恋自己,但这毕竟是不伦的荒唐之事……对丈夫的一丝愧疚也在想到陈逸
的痴情时冲得干干净净。

  蓝梦吃完午饭的时候已经是午时过几刻了,小绿把碗碟之类的物事收拾好便
退了出去。

  虽然说这个庭园颇大,却只有小绿这一个下人,但她办事能干,把事情都处
理得很好,所以说蓝梦喜欢她并不是没有原因的。

  其实她不单是能干,人也长得不差,瓜子脸、水灵灵的大眼睛,细细的柳月
眉,樱红的小嘴,平时只爱穿一身淡绿的衣裳。

  小绿将东西端到庭院西侧的井边,旁边是一座假山,平时小绿要洗东西就会
到这里来。当她把东西放到井口边的水泥地上时,一人忽然蹿出并从后将她紧紧
搂住,小绿竟也不惊慌,只是轻声骂道:「冤家,就只爱作弄奴家。」

  那人将她楼着,一只手伸进她衣内揉弄她胸前的柔软,一边舔着她的玉颈,
直将她逗得娇吟连连才放开了她,道:「我这不是想你了吗?」

  小绿被他弄得全身发热,不待男人放开自己就又投入了他的怀中,与之热吻
在一起。

  男子淫笑着,边道:「小骚货,昨晚肏你不够,今天又想要了吧?」

  小绿被他熟练的手段抚弄得周身难受,真恨不得他现在就肏自己!但是蓝梦
的住房离这并不是太远,她又好是顾忌……俩人亲热了一会,小绿才微微喘息地
道:「我等下可能还要回夫人房去,她今天起得晚,说不定还要着我做些什么,
万一等下她找了过来,被撞见就不好了。」

  「怕什么,那就连她一起肏了……」这男子长得也算俊俏,就只有那对眼睛
太细,神色轻浮,他正是张清风门下的三弟子,名字叫王醒。她与小绿早早就已
勾搭在一起,虽然他也十分垂涎蓝梦的美色,但始终因顾忌师傅张清风而不敢下
手。

  「你敢吗?」小绿轻笑一声。

  「当然敢……」这话他却说得底气不足。

  「不过说真的,我刚看到夫人身上有与人欢好后留下的痕迹。」小绿是这方
面的老手了,而且蓝梦颈上几处吻痕都很显眼,就算是傻子都能看得出她昨晚做
过什么事情。

  「那有什么好奇怪的,她是师傅的妻子,自然是师傅……」小绿却打断了他
后面的话。

  「不可能是老爷做的,老爷从没有在夫人房中留过一晚!」

  「那你是说,那女人在外面找了其它的姘头?」想到这个可能,王醒心中虽
然欣喜,却又莫名的心痛一下。

  「有这个可能。」

  「那你见过那个男人吗?」

  「你晚上过来守着瞧不就知道了么?」她也很想知道蓝梦找了个什么样的男
人,对于她这样高贵傲然的女子,她挑选的男人会是怎么样的?转念又想,不管
她是怎么样出色的女人,到头来还不是沦为男人的玩物?想到这个,她心中不禁
冷笑一声。

  「不错,这是个好办法。」他以前也常常这么做,就是不敢越过那道门……

  凭空幻想着蓝梦被人肏时的模样,只叫他欲念大动,立时便将小绿抱起,往
假山走去……

  小绿当然知道他接下来会做什么,欲火也早已经侵袭了她的理智……

  一走进假山中,王醒快速解开了她的衣物,将她拦腰抱起,双腿分开,阴茎
一挺,狠狠插入了她早已濡湿的肉穴中。

  「啊……」被填满的充实感和律动的快感不停传来,小绿只是呻吟着、喘息
着,如果不是害怕蓝梦听到,她早已大声浪叫起来。

  这王醒对待女人的手段倒也了得,小绿虽然对他不是十分满意,但却十分喜
欢他这种功夫……

  王醒一边肏她,一边却在脑海中把她当成蓝梦,小绿这丫头虽然长得不是十
分好看,但身材却是不错,乳房够大。这刻,在王的律动下她的双乳直如两只蹦
跳的大白兔;还有她下面这肉穴,他与她做爱无数,她这穴却还好象第一次那般
紧窒,肉壁还仿佛有一种吸力,把他的分身夹得好爽!他每一下都是用尽全身力
气在肏……

  「冤家……你好会干穴……」小绿此刻仿佛上了天般的舒爽,高潮已经来了
两次……这时王律动的节奏也渐渐缓了下来,他毕竟不是超人,坚持了几十分钟
算是很不错的了!

  将身体瘫软的小绿放到铺了衣服的草地上,王醒这才将体内的精物尽数射到
她雪白的胴体之上……每次与女人做爱高潮来临的时候他都会象这么解脱出来。

  小绿躺在地上,喘着粗气,用手指将他射到自己身上的白物取到口中吞食而
下。每到这个时候她都会吃男人的这些东西,她喜欢吃男人的精液。将自己身上
的白物食光后,她仍感不足,一口将王醒的阴茎吮住吸食起来……王醒就借势将
自己的分身在她的口中律动起来,分身也有原先的软趴趴到逐渐壮大,最后挺进
的时候还插进了她的喉中……

  他的圈着她的头,看她的香舌在自己的龟头上舔动,渐渐地,分手又激壮起
来,嘶吼一声,让她转过身趴在地上,他的分身就顺着她他股沟插入她的臀孔,
往常他也经常这么来,所以她这里也没有那么紧小,分身很轻松的捅了进去,又
开始律动起来,一边用手去抚弄她胸前倒垂的乳峰……

  「啊……」这个时候这附近只是传着女人的呻吟声和男人的喘气声……

  最后,王醒舒服得呻吟了一声,脑中却想着该怎么去征服蓝梦那个尤物。不
知道她在这个时候会有怎么样迷人的表现?他真的很期待,他会用他对付女人的
出色手段将她留下来,任由他去恣意玩弄……

  这个时候小绿却近乎是摊在了地面之上,身下还渗着白色精物,穴口大开,
连臀孔都微微张着,就好象在一张嘲笑的脸……却不知道是在嘲笑谁?

  男人与男人之间进行的战争中,女人通常都是引发的因素。

               (四)偷窥

  这晚的月亮既圆且大,月光如淡淡的水光,晒得人也是懒洋洋的提不起一点
劲来。

  陈逸当然不会提不起劲,他吃过晚饭就想去找蓝梦了,但碍着天亮时人活动
得比较频繁,而且人多口杂的,只得按捺住自己焦躁的情绪,在自己屋外练了几
套剑法,这夜色也渐渐笼罩了大地。

  他借着周围房屋的阴影慢慢接近蓝梦所处的庭园,走到庭园的隔墙时待左右
查看确认四周无人,这才一个跃起,一个鲤鱼打滚翻过墙去。

           ************

  蓝梦这时也吃过了晚饭,便让小绿打点热水放到木盆中,她便脱了衣裳走进
去沐浴。

  在及腰的木盆里,她玲珑晶莹的胴体在水蒸汽的衬托下更显得迷人至极。

  蓝梦在盆中沐浴,见小绿仍站在一旁,想她也为自己操劳了一天,不由涌起
歉然的情绪,便语道:「绿儿,你先回房休息好了,等下我自己收拾就好了。」

  小绿知道蓝梦这主子外柔内刚,自己是决计坳不过她的,便依言退下,临走
道:「小绿就在自己屋内,主子有事就让小绿来做,小绿是下人,做惯了粗活,
主子不同担心小绿。」

  「知道了。」小绿这丫头不单办事牢靠,而且也特别会讲话,蓝梦在心中称
赞不已,又想到她今年也有二十岁了,或者应该给她找一个好人家。想到这个好
人家,蓝梦就不由又想起陈逸来,悄脸泛起淡淡的红潮……

  这时忽然有一个声音从她身后传来,「姐姐是在想我吗?」

  初时只让蓝梦吓了一跳,但听清楚是他的声音,这才安然。陈逸也不知道是
什么时候进了这屋子,却让人神不知鬼不觉的。

  「是啊,姐姐想你了……」蓝梦知道赖不过他索性便承认了,每次一见到他
的时候她便是全身心的舒坦下来,经过昨晚的亲密接触,陈逸已经成为她身体不
可或缺的一部分了。

  「我也好想姐姐。」陈逸走到她的身旁,取过她手中擦洗身体的丝巾,为她
轻轻擦洗身子,手指在她滑嫩的肌肤上划过,玉颈、雪肩、玉背一直到丰满的乳
房……触感美好非常。

  蓝梦只是静静地任由他擦洗,但身体一些部位却越来越敏感,她身体的力气
也仿佛被一点点地抽干了,直到近乎瘫软在那里。

  慢慢地,陈逸一只手抓着丝巾清洗她的身子,另一只手却揉搓着她高耸的乳
峰,雪白的胴体在她的抚弄下泛起粉红的浪潮。

  「弟弟……别再作弄姐姐了……」蓝梦只是吟哦连连,急忙讨饶。

  「姐姐真是美,昨日一别,只让我好生苦等,今日定要与姐姐好好作欢爱一
场。」他却不管,仍自抚弄她的身体,一边吻住她樱红的朱唇,舌头在她的口中
捣动,吸吮她可爱的丁香小舌……

  蓝梦也热情回应着他,俏脸轻仰,双手更是抱紧了他的颈项,慢慢解开他身
上的衣物。

  不久,俩人便赤裸地拥抱在了一起,陈逸干脆便进入木盆中与之开始嬉戏鸳
鸯。

  「嗯……」陈逸硕大的分身顶在蓝梦的花房处,让她情不自禁的呻吟出来,
她想起昨日这恶物将她肏得又是痛楚又是舒爽,也不知道该是恨它还是应该爱它
的好。

  「弟弟,等下不许太粗鲁哦,要温柔点哦。」蓝梦一只手抓住他的分身,放
在手掌中细细抚搓起来……其实她虽然嘱咐陈逸不许太粗鲁,但心底却又希望他
越是粗鲁越是好,这就是女人。

  陈逸对她疼爱至极,昨日是冲动了一点,她现在都有些后悔的,却又喜欢大
力冲刺的那种快感,而且她的花房柔软又不失紧窒。「我会好好疼姐姐的。」他
爱怜地抱紧了她的柳腰,丰满的乳峰登时贴紧了他的胸膛。

           ************

  屋中的二人只顾着交缠亲热,却没有注意到外面正有一男一女蹲在窗边窥视
着他们。

  这一男一女正是小绿与王醒。原本王醒就偷偷蹲在一侧偷看着蓝梦的美人淋
浴,过一会小绿出来,他便将小绿拉到自己怀里,打算用她解一下饥渴,不时伸
手进她衣内揉搓她胸前的丰乳,小绿只是拼命隐忍着不发出呻吟,任由他恣意玩
弄。

  不一会陈逸进入屋内,屋外二人都是吃了一惊,都想不到蓝梦的情夫竟然是
张清风的八弟子陈逸。两人中,小绿虽然与陈逸不熟,但面是见过几次的,早就
钦慕他的俊美,曾经偷偷窥视过他,后因为与王醒有了关系也就断了那个念头。

  最吃惊的还是王醒,虽然平时他与陈逸交往不多,但偶尔也会一起练剑什么
的,对陈逸也有些了解,知道他这个人平时虽然不怎么健谈,但与人和善,门中
的师兄弟都对他有些好感。只让王醒想不到的还是他居然对女人还有一手,实在
出乎他意料之外。

  王醒这下气极,虽然说陈逸是长得不错,但他王醒也不差啊!他心中笃定是
因为蓝梦在外胡乱勾搭了陈逸,如果他早点对她下手,说不定现在她的情夫就是
他——王醒了!

  看着陈逸在屋内恣意玩弄蓝梦娇好的身子,而且陈逸跨下那阴茎却也硕大无
比,比之他还要长个六、七公分那样,他又是惊奇又是惭愧,实在是恐怖啊!或
者这就是蓝梦臣服在他棒下的真正原因了,王醒开始安慰自己。

  小绿当然也看到了这一幕,心忖思道:「不知道那么粗长的棒子肏着有什么
感受?」她真恨不得也进去让陈逸肏她看看……想着想着,身体更加燥热了。

           ************

  陈逸此时只是沉迷于蓝梦娇美的胴体,俩人在木盆中亲热一阵,陈逸这才为
两人擦干身上的水分,便横身将她抱去,走到床前将她放下……

  沐浴过后的蓝梦娇美异常,雪白晶莹的皮肤在水的滋润下闪闪发光,好是美
丽。

  陈逸双手细细抚过她身体的每一寸部位,一路吻下来……

  蓝梦娇吟着,语道:「弟弟,来爱姐姐吧!」

  陈逸目光火热,只恨不得将她吞进肚去,道:「我会好好爱姐姐的。」说罢
又吻住了她的小嘴,吸吮着口中的甘甜,大手在她身上不停抚搓着。

  蓝梦周身酥软,感觉自己的牝户已经湿淋淋起来了,而且还如蚂蚁爬在那里
一般痒得难受,再也忍不住,她便用手将他的硕大抓住对着自己的牝户插去……

  「弟弟……快点……肏姐姐……」

  陈逸本想多与她调情一番才肏她的,却不想姐姐还有如此淫荡的一面,心下
欣喜非常,便顺着她纤手的指引将分身慢慢插入她的阴牝中。

  蓝梦的瘙痒登时减轻不少,美目舒坦得向上翻起,小嘴更是吁出一声满足的
叹息来。

  只因记着她刚刚嘱咐自己的事情,陈逸不感恣意挞伐她,所以律动的节奏很
是缓慢,虽然只是这样,却也让他爽极!

  蓝梦自然也知道他是怜爱自己,恨自己搬了石头砸自己的脚,也知道陈逸这
样不会太尽意,便语道:「弟弟……快些……用力肏姐姐……」说完她还弓起身
子迎接了他的律动……

  陈逸大喜,力度登时便加快起来,只听「吱吱」的插入声渐渐清晰,蓝梦也
抱紧了陈逸的虎腰,只不过弓起身子的力气渐渐丧失,只得躺在床上不动任由他
恣意挞伐自己,一时间就仿佛升了天似的舒坦……

  陈逸一只手抚揉她胸前跳动的大白兔,每一次肏入都卯足了力气,只将蓝梦
搞得浪叫起来,平素不善言语的她,此刻也仿佛一个荡妇一般,在陈逸的进攻下
渐渐迷失本性……

  「啊……啊……」

  「弟弟……再快些……再大力些……」

  「弟弟……」

           ************

  屋外的二人只看得眼冒金星,一个是震撼与男子的勇猛,一个则是痴迷于女
子的淫荡……

  王醒一边搓揉着小绿的胸脯,她周身的衣物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解了个精光,
他这时再也忍不住,一个挺进,肉棒便插入了小绿的阴牝中……但又担心她会叫
出声音来,便一手捂住她的小嘴,自己的口中也咬住了自己的衣服……

  王醒边肏她边望向屋中的蓝梦,很恨不得与陈逸交换一下身份。

  小绿也满脑子都是陈逸那粗大的阴茎,虽然王醒的也已够她消受,但人总是
贪心的!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388ob.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