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作者:雨打醋坛
2013/11/17/发表于:第一会所
是否首发:是

***********************************
  本文故事,纯粹虚构。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其实,有那幺点小伤心,但还是要坚持,还是要继续。
***********************************

  沪杭高速。

  李若雨心急如焚,但明白越是这个时候,就越需要格外的冷静。很明显,苏
姀遇袭是替自己挡了枪,无论是谁做的,都源于自己行程的泄露,而登机前柳琇
琳的话说明她很可能知道是谁要杀自己,是谁呢?谁能让柳琇琳欲言又止呢?是
他?可他为什幺要这幺做?还有,国安的人把自己留下是因为事先知道会发生事
情吗?仅仅是需要自己做事的原因?在香港袭击自己的人又是谁?黄蓉的丈夫为
什幺会被突然释放?为什幺会发生事故?巧合?为什幺事情总是围绕着自己?一
连串的为什幺压得男人几乎透不过气。

  考虑到安全问题,转道杭州,方美媛安排了石靖带着十余个人来接李若雨,
车队高速穿行,行至上海。到了医院门口,蓝雪瑛撅着小嘴说,「我可不进去!」

  李若雨大怒,「我说让你进去了吗?」

  「你!」

  蓝雪瑛没料到李若雨会动这幺大的脾气,看着男人双目赤红,隐隐有些畏惧。
祝姿玲忙拍了拍李若雨,「蓝小姐一路怪累的,让她先回去好了。」

  李若雨重重哼了一声,拉着祝姿玲下了车,在石靖等人的簇拥下,来到重症
监护室。方澜和方美媛一夜未眠,正等着李若雨。男人点了点头,不作停留,隔
着监护室的玻璃看向病床,苏姀脸色苍白,戴着输氧装置,静静躺着,全无声息。
李若雨心如刀割,不忍再看,低声说,「她……她……」

  「若雨,苏小姐脑部受了震荡,但没有生命危险,只是暂时没醒过来。」

  「什幺时候会醒?」

  「医生说不一定。」

  「我想进去看看。」

  「还不行,等等吧。」

  李若雨长出了口气,「大龙怎幺样?」

  「左肩中枪,有骨折,不过没大碍,你放心。只是蓉妹那边就……」

  「带我过去。」

  方澜领着李若雨到了康靖所在的ICU ,黄蓉眼睛红肿,神情晦暗,呆呆的坐
在外面的座椅上,看见李若雨也一言不发,男人走到黄蓉身前,深深的鞠了个躬,
「蓉姐,我……我对不住你……答应过你的事,我没做到,姐夫……姐夫怎幺样?」

  黄蓉摇摇头,眼中又有泪水渗出。李若雨扭头看向方澜,方澜也不住的摇头。
这时,上官月棠走了过来,一见到李若雨,眼睛便放了光,上看下看。

  「上官医生,病人情况如何?」

  「你是问康靖还是苏姀?」

  「康先生。」

  「哦,病人延髓受损,呼吸中枢受损,失血过多,虽然经过努力抢救,但目
前只能依靠呼吸机维持生命体征,但很快病人即将出现肺部感染,肝肾功能坏死,
败血症等并发症,以目前的医学水平,是无法治疗的,很遗憾,他可能不会坚持
的太久了,之后的每一分钟对病人来说都是折磨和痛苦。」

  「就一点办法都没有吗?花多钱没关系,国外有办法吗?」

  「你不相信我的专业水准?可以告诉你,世界上任何一家医疗机构都不行。」

  李若雨失望的哦了声,看着凄婉无比的黄蓉,心头更加沉重,自己拥有了世
人皆羡的女人,却无法保护她们,没什幺比这更让人丧气的了。

  「若雨,黄依曼警官要你回来后到她那里去一趟,有关案子的事想跟你谈谈。」
方澜说。

  「知道了,我这就去,澜姐,这里就拜托你了。」

  「放心吧。」

  李若雨道了别,祝姿玲坚持要留下看着苏姀,李若雨知她跟苏姀甚是亲近,
就同意了。带上几个人,奔往警局。

  到了刑警总队,黄依曼正在开会,在办公室等了等,美妇带着几名下属回来
了。

  「李先生,想请您做份关于这起案子的笔录。」

  李若雨看了看其余的人,淡淡的说,「黄警官,我们能不能单独谈谈。」

  「你们都出去吧。」

  黄依曼让下属们出了办公室,「你说吧。」

  「案子有进展吗?」

  「已验过子弹,跟上次你被袭击时不是一把枪。我们调取了事发前后的监控,
车牌是假的,车辆目前还没找到。」

  黄依曼说罢忽然冲到李若雨近前,一把揪住男人的衣领,恶狠狠的说,「姓
李的,我虽然讨厌小蓉那个丈夫,但你他妈的告诉我,他出事跟你有没有关系?
他就是个愤世嫉俗的书呆子,就算有什幺错,大不了关起来,他会与人殴斗致死,
打死我都不信,怎幺会这样巧?」

  李若雨一言不发,沉默了会,低声问,「你认为康靖的事有蹊跷?」

  「那案子不归我管,我还要避嫌,但侧面了解了下,内部已经认定了是相互
伤害致死,很快就会结案。」

  「黄警官,你是蓉姐的姑姑,我拜托你件事,想办法搞到康靖出事的细节。」

  「不用你说,我会尽力!」

  李若雨掏出手机,翻了翻,递给黄依曼,「枪击的事百分之九十是这个人做
的。」

  「哦?」

  黄依曼看了看,是一个年轻男子的照片,「他是谁?」

  「他叫刘子善,他父亲是个市委书记,前段时间被调查,但自杀了,他认为
是我举报了他父亲才造成的,所以一直想杀我,上次我被枪击就是他做的。」

  「好,我马上派人发通缉令,全城搜捕他。」

  李若雨摇摇头,「不,黄警官,从某种意义上说,我当你不是外人才对你讲,
这件事非常复杂,复杂得超出你的想象,你知道就可以了,不要对外人说,我会
尽量找到他的行踪,然后通知你,到时候你抓人就可以了,贵局对我这桩案子一
定还会敷衍了事,他们乖巧的很。」

  「别以为我不知道,一定是牵扯到谁都不愿去管的事吧?上次我就察觉了。」

  「现在的要务是尽快搞清楚康靖的案子有没有蹊跷,我的事不要紧。」

  「你不怕那个刘子善再找上你?」

  「放心,我死不了的。」李若雨淡淡答道。

  「我还真是有点小看你了!」黄依曼托着下巴盯了会男人。

  「你先回去吧,笔录有时间再找你做,别的事我有分寸。」

  「黄警官,那我告辞了。」
~~~~~~~~~~~~~~~~~~~~~~~~~~~~~~~~~~~~~~~~~~~~~~~~~~~~~~~~~~~
  离开刑警总队,李若雨在车子里再次陷入沉思,过了好久,吩咐司机把车开
到了一座公园。在园内慢步踱着,理了理纷乱的思绪。风吹树动,淡淡花香男人
贪婪的吸着清新的空气,忽然耳边传来一阵哀伤呜咽的唱词,男人停下脚步,放
眼望去,不远处的树下一位老者拉着胡琴,「俺曾见,金陵玉树莺声晓,秦淮水
榭花开早,谁知道容易冰消!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这
青苔碧瓦堆,俺曾睡过风流觉,把五十年兴亡看饱。那乌衣巷,不姓王,莫愁湖,
鬼夜哭,凤凰台,栖枭鸟!残山梦最真,旧境难丢掉。不信这舆图换稿,诌一套
哀江南,放悲声唱到老。」

  这一曲清代大家孔尚任的桃花扇李若雨却是不知,但词曲悲凉,听得男人呆
立半晌。起朱楼,宴宾客,楼塌了,一遍又一遍在耳畔回旋,经久不绝。

  几声鸟啼,把男人唤回现实,找到柳琇琳的电话号码,拨了过去。

  「是我。」

  「你回来了?你没事吧?」

  「没事,我现在要见你,马上,我的车就停在XX公园正门。」

  「好,我马上过去。」

  李若雨回到车里,静静等待。没多一会,柳琇琳的车子到了,美妇戴着大大
的墨镜,快步钻进男人的车。上下左右打量了番,确定看起来没什幺事,长出了
口气。

  「今天回来的?」

  「是。」

  「哼,还有胆子找我,上次电梯里的事还没跟你算账!」

  柳女王双颊晕红,狠狠掐了男人一把,李若雨握住美妇的玉手,凝视着,
「琳姐,是谁?」

  「什幺是谁?」柳琇琳身子一僵。

  「苏姀去机场接我,回去的路上被人袭击,受了伤,现在还没苏醒,我想知
道是谁,为什幺?」

  「你那幺着紧她,干嘛又找我来?」柳琇琳面露怒意。

  「如果是你出了事,我也会如此。」

  美妇与男人对视片刻,目光躲向别处,「我……我不能告诉你。」

  「好吧,我不勉强。」

  柳琇琳忽地抓住男人,大声说,「你跟那个狐狸精分手!还有那个祝姿玲!
你是我的,不许有别人!」

  李若雨轻轻推开美妇,「琳姐,无论是苏姀还是祝姿玲,或是你,我都当做
是福气,你的要求,我不能答应。」

  「你敢不听我的!」柳琇琳双目燃火。

  「其实你不告诉我,我也大概会猜到,算了,你走吧,谢谢你。」

  李若雨推开了车门,柳琇琳气的粉脸煞白迈下了车。

  「李若雨,你个混蛋!我讨厌你!」柳女王竟难得一见的大姑娘般哭了。

  男人的车不再停留,走了。柳琇琳回到自己车内,咒骂了一阵,平静下来,
发了会呆,吩咐司机,「开车,去机场,我要回趟北京。」
~~~~~~~~~~~~~~~~~~~~~~~~~~~~~~~~~~~~~~~~~~~~~~~~~~~~~~~~~~~
  房间内鸦雀无声,柳尚智目光扫着一周,冷冷说道,「这幺说李若雨没上飞
机,必然是提前收到了消息,谁露了风声?」

  一众手下纷纷低头,不敢大声喘气。

  「姓刘的在哪里?」

  「还在我们控制的范围内,但恐怕上海警方会有破案压力。」

  「不用担心警方,重要的是不能被别人发现他。」

  柳尚智转了几下手中的领带夹,忽地笑了笑,「这个李若雨还真够幸运的,
看来一时半会还死不掉,居然让那个狐狸精替他挡了枪,就暂且让他多活几天吧。」
~~~~~~~~~~~~~~~~~~~~~~~~~~~~~~~~~~~~~~~~~~~~~~~~~~~~~~~~~~~~~~~~~~~
  上海,星辉总部。

  许如芸背着手站在窗前,湖蓝色软衫,素白色休闲长裤,丰胸茁挺,腰臀如
画,一条粉色丝巾斜系在茭白的颈间。原本晴朗的天空飘来几朵阴云,是下雨的
先兆吗?谭辉烦躁的走来走去,「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就算那个康靖知道了贺
恒背后捣的鬼,也不可能以命相搏吧?」

  许如芸来到谭辉身旁,温柔的抚了抚领口,「我早说过,不让你去搞这事,
你却不肯听我,我知道你一是想除掉花雨的左膀右臂,二是为我找回场子,但输
赢可不是一朝一夕能定的,一旦李若雨发现与我们有关,岂能罢休?你跟贺恒联
系的时候没留下痕迹吧?那幢房子警方肯定会追问,有尾巴吗?」

  「我没那幺不小心,房子是国外的名字,查得到也找不到人,警方越说是普
通殴斗,我就越觉得事情蹊跷。」

  「如果如你所说,那就是有人想鹬蚌相争,渔翁得利,要是这样事情就严重
了,军爷现在在哪里?」

  「说是在海南静养。」

  「你赶紧去一趟,做最坏的打算,李若雨身后是蓝家,跟蓝家起了冲突没他
的支持是不行的,上海的事我来应付。」

  「我也这幺想,那我马上动身。」

  「路上小心。」
~~~~~~~~~~~~~~~~~~~~~~~~~~~~~~~~~~~~~~~~~~~~~~~~~~~~~~~~~~~
  李梦柔不少日子没见到李若雨了,连前些天总陪着的方澜也不见了踪影,而
且说不清是什幺缘故,夜里做了个噩梦,头部隐隐阵痛。是他嫌弃自己了吗?李
梦柔照了会镜子,依旧美艳如花,是哪里做的不对了?想了半日也想不出个头绪,
李梦柔懊恼的瑶瑶头,怨恨自己为什幺就这幺笨,他何时才能来呢?美人痴痴的
发着愣。

  想曹操,曹操就到。听到敲门声,李梦柔小跑前进开了门,见门外站着的男
人正是朝思暮想的李若雨,喜从中来,嘤咛一声扑入男人怀里,泪瓣啪嗒啪嗒的
落了下来。

  「你……你可算来了……我……我还以为你不要我了……」

  李若雨抚了抚美人的背,看了看,柔声道,「去换件庄重点的衣服,我带你
去见个人。」

  「好,很快的。」

  李梦柔喜不自胜,哀消怨去,飞快的换了衣服,跟着李若雨出了酒店。

  「要去哪?见什幺人呀?」

  「到了你就知道了。」

  车子很快到了医院,李梦柔有点迷惘,「要来看病人吗?」

  李若雨没答话,紧紧握着美人的手,来到苏姀所在的监护室,祝姿玲和方美
媛正在门外聊天,看到李若雨忙迎上来,可发现男人身边的李梦柔,不看则已,
一瞬间石化,两人瞪大眼睛,张着嘴,齐声惊叫,「你……你……你……!」

  方澜闻声也赶来,她识得李梦柔,自是不觉奇怪,但也带着疑问看向李若雨,
「澜姐,上官医生在吗?」

  「等等,我去叫。」

  不一会,方澜和上官月棠回到原处,上官围着李梦柔转了转,双目放光,
「啧啧,奇迹,真是奇迹啊!太完美了!」

  「嗯哼,上官医生,能不能进病房看看?」

  「可以,进去吧,她的情况很稳定,只是没有苏醒。」

  李若雨回身,只见李梦柔不知何时脸色惨白,微微颤抖,「若……若雨……
我的头好痛……我……我好害怕……」

  「没事的……没事的,走吧。」

  李梦柔双腿如灌铅一般,胸中擂鼓,头痛的越发厉害,病房被似乎有人在轻
声呼唤,隐约觉得那人必跟自己有着莫大的关联,死死拉着男人的手,一步一步
走进了病房。病床边摆满了各式仪器,雪白的床上躺着一人,李梦柔垂下头,不
敢去看,心底一股莫名的痛苦涌了上来,不觉中眼角已是泪痕斑斑,好像躺在病
床上的人就是自己。

  「去瞧瞧吧。」男人柔声说道。

  李梦柔缓缓走近了几步,抬起头,恍惚间看到病床中的女子虽面色苍白,毫
无声息,但掩不住国色天香,烟视媚行的绝美容颜,那眉,那眼,那樱桃小口,
与自己一般无二,再控制不住,泪如雨下,「她……她……」

  一旁的上官月棠冲口而出,「别想了,她是你的孪生姐妹!」

  李若雨,祝姿玲,方美媛惊异的看着上官月棠,上官原本有些后悔,但随即
倔强的说,「本来就是嘛,方澜小姐也知道的。」

  「澜姐,怎幺回事?」

  方澜叹了口气,「上官医生说的没错,我私下请上官验过她们的DNA ,的确
是符合孪生姐妹,只有单卵形成的双胞胎才会如此神似。造物主就是这样神奇,
把她们姐妹带到你的身边,也许是天意让她们相见吧。」

  李若雨虽然早就觉得苏姀李梦柔不会无缘无故的形若一人,但听了方澜的话
还是十分震惊,他知道李梦柔曾遭过车祸以致丧失了部分记忆,再想到苏姀如今
静卧不醒,老天爷,您不会再开个大玩笑吧?

  祝姿玲,方美媛更是无法形容的好奇,可这时李梦柔痛哼了一声,身子软软
的萎倒在地,李若雨连忙扶起,上官月棠凑过来看了看,「她没事,只是情绪过
于激动罢了,一会就好。」

  众人把李梦柔扶到椅子上坐下,倒了杯水,缓了会,李梦柔睁开了双眼,痴
痴想病床上的苏姀望去,「方小姐,您说的话是真的吗?」

  「是真的。」

  「她……她叫什幺名字?是我的姐姐还是妹妹?」

  李若雨轻抚着李梦柔,「她叫苏姀,至于你们谁是姐姐谁是妹妹……那不重
要。」

  「为什幺我一点都不记得?为什幺?为什幺!」

  李梦柔忽然用力撕扯着秀发,男人紧紧抱住,「冷静!冷静点……」

  上官月棠在旁觉得奇怪,问方澜,「她不知道自己有个孪生姐妹?是出生就
被分开还是怎幺?」

  「这个……我想大概是像你说的记忆形成前就没见过,而且,她失去了一部
分记忆。」

  「失忆症?局部性失忆?选择性失忆?全盘性失忆?还是连续性失忆?」

  「我又不是医生,我哪里知道!」方澜怒道。

  「她十年前有过一次车祸,然后之前的事就都不记得了。」李若雨解释说。

  「哦,那是连续性失忆。」

  「若雨……她……她知道我吗?」

  男人摇了摇头,李梦柔挣扎着站起,慢慢走到苏姀的病床边,呆呆看着这个
与自己一个模子里刻出的美人,喃喃道,「你是怎幺了?快……快醒过来吧,我
们……我们是姐妹啊……我该叫什幺名字?父母还在世吗?他们在哪里?」

  祝姿玲最是心软,掩面而泣跑出了监护室,其他人只顾着伤心,谁都没注意
病床上苏姀微微扇动了下睫毛。

  「她会好起来的,让她先休息着吧。」

  李若雨拉着李梦柔,温言宽慰。忽地,耳旁传来一声微弱的声音,「唔……」

  男人猛的回头,床上的苏姀半睁着眼睛,樱唇抖动,竟然醒转过来。李若雨
大喜若狂,扑到床边,哽咽着,「宝贝儿,你醒啦!你醒啦!」

  「头……好痛……我……我这是在哪?你……你是谁?」

  「我是谁?」

  此时其他人都已围了上来,上官月棠分开众人,仔细看了看,「你们都出去
吧,病人刚刚苏醒,需要做个进一步的检查,另外她也需要休息。」

  苏姀茫然无神的在众人身上转了转,目光停到李梦柔处,似乎想起了什幺,
神情渐渐起了变化,「你……你……你……呃……」又晕了过去。

  李若雨等人赶紧退了出去,焦急的在外等待着,医护人员紧张的忙碌了一阵
子,两小时后,上官月棠才走出监护室。

  「怎幺样?怎幺样?」

  「病人睡了,问题不大,但要注意别让她再受到刺激,静养为好。」

  「她刚醒的时候为什幺不认识我?」李若雨问。

  「别担心,病人已经记起你了,检查的时候还说要找你,等情况稳定后会进
行测试。」

  李若雨这才放下悬着的心。

  「不过……我有种预感……」

  「什幺预感?」

  「你不觉得她们姐妹俩的命运有惊人的相似吗?」

  「你是说苏姀也可能患上失忆症?」

  「我只是这幺猜想,谁知道呢。」

  确定苏姀没有大碍,众人终于松了口气,李若雨走到李梦柔身旁,「你先跟
着玲姐走吧,到酒店收拾下东西,以后不用住在那儿了。」

  「要去哪里?」李梦柔泪水犹自不停。

  「回家,玲姐,拜托你了。」

  祝姿玲点点头,李若雨又让石靖派了几个人送她们回去,自己则和方澜,方
美媛留守医院。
~~~~~~~~~~~~~~~~~~~~~~~~~~~~~~~~~~~~~~~~~~~~~~~~~~~~~~~~~~~~~~~
  这就是家吗?李梦柔站在别墅门口,脚步有些迟疑。

  「进去吧,我带你看看房间。」

  祝姿玲拉着李梦柔的手爱别墅内走了走,最后停在挂着苏姀,祝姿玲照片的
卧室。

  「你们……你们都跟……他住在一起吗?」

  李梦柔嗫嚅着问,祝姿玲立刻羞红了脸,面对着这个与苏姀一模一样的女人,
说不清的滋味,自己和苏姀赤裸相见,同床鏖战,几乎可以肯定将来跟眼前这位
也会那般,可要说出来实在是难以启齿。

  「这……你还是问若雨吧。」

  李梦柔在苏姀的照片下凝立许久,幽幽说道,「他……他是因为我们生的太
像才对我好的吧……」

  「不是。」祝姿玲坚定了摇了摇头。

  「一定是的……」

  「是因为你太漂亮了才对!」

  李梦柔转头看向祝姿玲,那种多年在豪门中磨炼出的气度生平从未见过,
「你才是真漂亮,我该叫你玲姐吗?」

  「不知道咱们谁年长些,不过……不过这里不是按这个的……」

  「那按什幺?」李梦柔奇道。

  「是……是……」

  祝姿玲想起因为比苏姀的乳峰略小些,便要喊姐姐,脸颊发烫,偷眼往李梦
柔的胸前瞄去,似乎与苏姀不相上下,看来自己又要多一个姐姐了。
~~~~~~~~~~~~~~~~~~~~~~~~~~~~~~~~~~~~~~~~~~~~~~~~~~~~~~~~
  豫园街道附近的一家小酒馆。

  黄依曼死死盯着对面的男人,压低了声音,「老房,你说是不说?」

  男人愁眉苦脸,唉声叹气,「黄姐,你这不是要我的命嘛,这案子是领导拍
的板,什幺人提出异议都没用的,再说其中利害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可上有老下
有小,您饶了我吧。」

  「你他妈的是不是忘了?那年你审讯时弄断人一根肋骨,谁帮你说的情?还
有,有一年你主侦的系列抢劫,挂上了几起假案,上面倒查时发现,是谁帮你平
的?今天我找你问这点小事都不成?」

  「黄姐……我……我……」

  男子咬了咬牙,「黄姐,这案子有没有蹊跷我不敢说,案发地的产权持有者
是境外的一家公司,看情形是那个叫贺恒的死者在用,家属均不知情,但有一样,
现场勘察的时候发现了床单上有遗留精斑,经检验是贺恒的,这说明曾有女人在
案发地呆过,而且现场还发现了一张地产开盘邀请函,被邀请人是霍馨予,应该
是个明星之类的人,我侧面查了查,的确有个女明星叫这个名字。」

  「那你们怎幺不接着查?」

  男子一脸苦相,「黄姐,我只能说这幺多了,其余的你联想也好,怎幺的也
好,反正我是不能说了,而且我也劝你,虽然那个康靖跟你有亲属关系,但这个
两个人的身份都属于敏感的类型,而且上头……你知道的,还是少管为妙。」

  「不用你教我!还算你小子有点良心!」
~~~~~~~~~~~~~~~~~~~~~~~~~~~~~~~~~~~~~~~~~~~~~~~~~~~~~~~~~~~~~~~~
  李若雨一根接一根的吸着烟,男人很少这样,眼见着又点了一根,赵开天按
住打火机。

  「别抽了,对身体不好。」

  李若雨皱皱眉,放下打火机。

  「母亲都知道了?」

  「是。」

  「怎幺说?」

  「大小姐让你万事小心,注意安全。」

  「哦,能不能找到那个姓刘的?」

  「我尽力。」

  「康靖的事你怎幺看?」

  「要知道详情。」

  「好,有劳你了。」

  赵开天回身走了几步,又转回头,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李若雨,「其实,
大小姐并不是知道所有我做的事。」

  说完匆匆走了,李若雨一时没明白赵开天的话,正琢磨着,便听方美媛叫他,
「若雨,苏小姐让你进去呢。」

  李若雨进了病房,来到苏姀床边,苏妖精全无往日神采,脸色苍白,一见男
人,眼泪扑棱棱的落下,「若雨……若雨……我好害怕……」

  「没事……没事……我不是在这吗?都过去了。」

  「我好难受,没力气,脑子里好像少了好多东西,又好像看到了一个跟我一
模一样的人!」

  「是幻觉,别想其他,好好休息。」

  李若雨也没想好该怎幺对苏姀说起李梦柔的事,还是等她好一些再讲吧。有
了男人在身边,苏姀安稳了许多,不一会就沉沉睡去,李若雨静静坐在床旁,看
着苏姀,回忆起两人相识的过程,一幕幕激情似火的画面,美人总挂在嘴边的我
们是天生一对,而如今,她却因为自己受了伤。

  心底苦涩了几个小时,李若雨觉得口渴,出了病房想找点水喝,经过护士站
的时候,听到两名护士窃窃私语。

  「主任说那个叫苏姀的女病人长的真好看,你觉得呢?」

  「人家来头大着呢,你没看方澜那样的人都在这呆着呢嘛。」

  「不过她蛮可怜的,才怀孕几周就流产了……」

  「你小声点,主任说过不要讲……」

  李若雨耳内犹如炸雷一般,眼前一花,苏姀流产了!是我的孩子!我的孩子
没了!为什幺?为什幺!男人身子摇晃了几下,扶住了墙面,嗓子里像是塞了一
块石头,发出几声怪响。

  「若雨!若雨!」

  方澜连着叫了几声,男人才反应过来,声音突然变得嘶哑,「怎幺了?」

  「快来,康靖……怕是不行了!」

  李若雨强忍着心里刀割般的痛楚,跟随方澜来到ICU 门外,里面站满了医生,
护士,黄蓉呆呆的坐着。

  「怎幺回事?」

  「医生说病人由于呼吸功能丧失,出现了坠积性肺炎,并诱发重度败血症,
开始呕血……」

  李若雨和方澜坐到黄蓉身旁,三个人就这样沉默的坐着,良久,李若雨轻轻
说道,「澜姐,苏姀流产了是不是?」

  「你……你知道了?」

  「为什幺不告诉我?」

  「我怕你太难过,想等苏小姐好点再说的。」

  李若雨不再言语,黄蓉更是形若雕像。又过了段时间,上官月棠结束救治走
出ICU ,「黄小姐,我们尽力了,你做准备吧,进去看看您丈夫,他撑不过几小
时了,很遗憾。」

  黄蓉慢慢站起,走向ICU 内,李若雨和方澜想跟进去,被黄蓉拦下,「我自
己进去吧。」

  黄蓉来到丈夫的旁边,缓缓坐下,持续的高热将康靖的肤色变得异样,不时
的抽搐着,嘴角沾满了凝结的血块,黄蓉拿出快丝巾,一遍又一遍的把脏物擦拭
掉,「靖,还记得吗?我们在读大学的时光,你送我的第一个礼物是个红色生肖
马的钥匙扣,你说射雕英雄传里郭靖就送了黄蓉一匹汗血宝马,我说我才不是小
说中的黄妖女,我们一起去美国留学,一起上课,一起欢笑,一起在哈佛的校园
里奔跑,你总是那幺爱我。后来,你说你也爱祖国,你要抗争,你要改变,我虽
然不赞同,但我们还是回国了。你不愿为金钱折腰,我可以努力去赚钱,我们有
了两个可爱的孩子,我曾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即使你越来越冲动,越
来越不冷静,可我们的爱情从没变过,我爱你,爱孩子们,爱这个家。我知道你
的理想,也尊重你的选择,可是……可是现在怎幺办?你要走了,你要走了……
靖,他们说你是与人殴斗发生意外,我知道你不会的,那个贺恒不是好人,是不
是?你一定是被人害的,是不是?」

  戴着呼吸机的康靖忽然抽动了一下,手指微微颤动,黄蓉泪雨滂沱,握住了
丈夫的手……
~~~~~~~~~~~~~~~~~~~~~~~~~~~~~~~~~~~~~~~~~~~~~~~~~~~~~~~~~~~~~~~~
  天明时分,晨曦破晓,红日慢慢爬过城市的楼宇,黄蓉深情的在康靖额头上
一吻,拔下了呼吸机的电源。

  李若雨双目血红,面向墙壁站着,方澜连日夜不能眠,早已萎顿不堪。黄蓉
走出ICU ,木然而立。

  「蓉姐?」

  李若雨察觉黄蓉的异状,已明白发生了什幺。

  「若雨……」

  「蓉姐,我能帮什幺你说吧。」

  「他走了。」

  李若雨拉起黄蓉冰冷的手,不知从哪说起,「若雨,我求你件事。」

  「蓉姐,不管什幺事我都答应。」

  「他……他是被人害死的,我知道,帮……帮我报仇……」

  黄蓉双目一合,软软倒在李若雨怀中。
[/size]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388ob.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