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首发:sis001、sstm、pixiv(佐仓白音)  sexinsex(kalaf1n4)
是否首发(原创):是
字数:10900

        ====================================

  PS(写在前面):抱歉各位,最近太过于懈怠的说QAQ主要是这阵子入
手了新电脑忍不住玩了会游戏,又帮其他读者写了点文,等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
是这个时间了,所以这次会尽量写多点的说,希望大家看得满足。后面的话,也
会尽快更新多点的说,不会再鸽这么久了QAQ

  PS:第六章基本都会是肉戏的说,呜呜呜,希望大家多点点赞和回复,给
人家多点动力的说。

        ====================================

              月影战纪第五章

  「哈啊……哈啊……」黑发少女与满身肥肉的大叔在床上紧紧相拥着,粉嫩
的红唇在情欲的高涨显得愈发艳丽出水,张大的小嘴中随着店主的抽插加快而泄
露出更为粗重的喘息声。

  灼热的吐息喷洒在店主的耳边,仿佛还带着动情的少女的一丝骚媚气息,婉
转动人的呻吟更是骚动着男人的心弦。

  「你这黑丝骚逼真是天生的婊子!」如此风骚的尤物自然是要狠狠奸污一番,
光是身体上的臣服怎能让他满意,店主捡着月夜身上那些性感诱人的部分编出各
种淫秽的称号,而她最为骄傲得意的一双高跟黑丝美腿更是在他的脑海中浮现出
各种色情的场景。

  店主赤裸裸的言语挑逗得月夜更是动情,「黑丝骚逼」这种直白又下流的称
谓更是让一向自诩清高的少女羞愧得更是堕落。

  想着自己的黑丝美腿居然被店主用称呼妓女般的字眼来玷污猥亵,早已屈服
在店主胯下的月夜更是伸长一双黑丝美腿夹紧男人的腰肢,被压在床榻上的娇躯
扭动纤细的身姿套弄着男人的肉棒,心甘情愿的逢迎道,「人家是婊子,人家就
是黑丝婊子,求求你了~ 求求主人你把精液射进人家这个黑丝婊子的骚逼里面吧
~ 」

  月夜动情的呻吟如泣如诉,妩媚深情的自白更是直接让自己堕入最后一丝底
线,丰满娇嫩的一对巨乳顶着店主那毛茸茸的胸口不住碰撞开来,弹出一阵阵诱
人的雪白乳浪。

  感受着身下的黑发少女那最为娇柔的美肉搔弄抚摸着自己那满是肥肉的身子,
双手早就忍不住将这对可爱的小白兔一把握在掌心中,粗糙的十指肆意搓弄着这
丰满的雪肉,拇指扭捏着那乳尖上粉嫩的两颗樱桃,弄得月夜更是伸长着纤细的
玉颈,原本清冷高贵的声线如同荡妇一般叫喊着下流而放浪的高声呻吟。

  店主被诱惑得心头骚痒难耐,原本射了数次略显萎靡的鸡巴此时在情欲的推
动之下,模糊的一根根青虬灌满血液,一股股浓烈粘稠的精液从输精管中流出,
将缩短到十五厘米的鸡巴再次大振雄风,变成二十厘米的庞然巨物。

  店主压在月夜身上,一点点的撑起腰肢,粗壮的下体如同泰山压顶一般狠狠
压榨着月夜那娇柔纤细的身姿,粗黑的巨龙上面沾满了抽插玩弄少女的小骚逼三
个多小时后挤出的白沫与淫水,弄得鸡巴油光铮亮,看起来吓人无比。

  看着自己那原本粉嫩紧致的处女蜜穴被店主的大鸡巴抽插成穴肉外翻,小穴
口几乎都合不拢的残花败柳般的骚逼,像是干了十多年的妓女一般的低贱无耻的
姿态。随着男人的抽插,流淌着的淫水更是发出滋滋声,恭迎着他一次又一次用
那硕大如鹅蛋一般的紫黑色龟头撞击着自己那原本圣洁不可侵犯的子宫。

  淫乱的美眸中看着男人挺动腰胯抽插着鸡巴肆意凌辱着自己那一片凄惨的骚
逼,一丝后悔的清明一闪而逝,沉沦在无法回头的沉沦之中,少女如蒙秋水般迷
离的双眼中流过两串晶莹的泪珠,在艳丽的俏脸上滑落。

  月夜想起侍奉的那位白丝月神早就背叛了自己,抓了个小男孩在楼上在准备
洗完澡后榨取那根纤细的小玩具,让自己留在这张脏兮兮的床榻上任由男人肏弄,
原本高贵纯洁的内心也染上了黑暗,一点点堕向深渊,松动的银牙中不住泄出一
丝哀怨,「小姐……不,月瑶,都是你这个淫荡成性的月神少女的错……你这个,
下贱的白丝骚货……」

  然而,这一抹哀怨也随着男人的抽插再次化为淫乱的呻吟。在那根粗壮的紫
黑色的巨龙撞击之下,月夜更是主动与店主接吻起来,两队红唇紧紧贴合交织,
少女那条粉嫩的小香舌伸出舌尖主动挑逗着男人,随即立即交织起来,带着唾液
发出滋滋的淫乱水声。

  店主尽情吮吸着少女的小香舌,细细品味着其中淫乱下流的味道,相吻的双
唇随着性欲的高涨,疯狂的向月夜尽情索取,不住发出享受至极的「嗯嗯」声。
直到最后才忍不住从月夜那张小嘴中抽出舌头,两人融合的唾液在半空中勾出一
道藕断丝连的光洁银丝,缓缓拉断垂落在少女的俏靥之上。

  两人相拥的身子越发沉浸在对方的怀抱之中,月夜那纤细的娇躯更是仿佛融
入对方的那堆肥肉里面,如同真的把眼前的肥猪当成了自己的爱人,更甚是自己
新的主人一般尽心侍奉着,将完美无瑕的清纯之身交由他玷污猥亵甚至是摧残消
耗。

  「哈……哈……你这小骚逼夹得老子好紧,再用力,快!老子马上就要射了,
全部射到你这黑丝妖精的小骚逼里面!」挺动的身子越来越快,这头肥猪如同用
尽了剩下的力气一般,将月夜那一身娇嫩的美肉当成了宣泄自己下流欲望的飞机
杯。

  越发膨胀的巨龙甚至连月夜这位强大的黑丝女仆都难以承受,一双秋水朦胧
的淡雅美眸早就虚浮得翻白脱力,漆黑的眼珠子往眼角滑落,一张艳丽的红唇越
张越大,甚至到达极限,变得有些失态。

  那一声声如媚如惑的婉转呻吟更是沦为丢脸无耻至极的「齁齁」声,在店主
的摧残凌辱之下,月夜的脑子甚至连一句话都说不清楚了,「齁……人家这个
……齁哦……黑丝骚逼,黑丝妖精……哦……齁哦……要被干死了齁……」

  原本小巧挺翘的琼鼻差点随着脑袋的高仰顶到天上去了,可爱的小脸蛋越发
扭曲崩坏,精致的五官甚至往眼角处的瞳孔扭曲而去,硬生生被鸡巴干出一副母
猪脸的模样,真不知道要是被内射到高潮,她还会做怎样的浪态。

  月夜身为月神女仆的自尊与矜持荡然无存,男人挺动着鸡巴征服了这位既高
贵又浪荡的黑丝妖精。

  「你被我干到高潮,还什么黑丝妖精,看你这幅高潮母猪脸,就该叫你黑丝
母猪!老子现在就射到你这个黑丝母猪的母猪骚逼里面!」

  看着月夜那副饱受快感折磨难以宣泄以致扭曲的俏靥,这具女体完全沦陷在
自己的性能力之下,店主心中征服感十足,胯下的鸡巴更是连续快速的抽插着黑
丝妖精那粉嫩的骚逼,原本粗长的棒身越插越深,硕大的龟头顶着她的子宫口,
将积蓄已久灌得龟头变色的白浊阳精一口气全部射出。

  「精液齁……又射进人家的子宫里面哦……齁哦……人家这头黑丝妖精…
…黑丝母猪,又被主人的大鸡巴给干到高潮了呀呀呀呀呀……」

  感受着自己的花心再次被一股巨力强行顶入,娇嫩的子宫口早就被突破,沦
为夹紧男人提供快感的性工具,子宫深处更是被直接灌入一股灼热的白浊喷洒,
原本就被抽插得敏感至极的娇躯难以抵御这种冲击全身的快感。

  伴随着一声声失态下流的呻吟中夹杂着含糊难听的字眼,月夜那副被男人抽
插得飘起的身子猛地往背后一弓,高高昂起的上身让原本紧致的骚逼更加逼仄,
紧紧将店主的鸡巴套在阴道里面。

  这位风骚至极的黑丝妖精受到精液的爆射,从花心中喷出一股温暖至极的阴
精,伴随着身子的反弓全部浇满在男人的龟头上,刺激着男人将剩下的那些精液
继续压迫出来,一股股的施舍在她的子宫深处之中,强奸着少女的卵子,强行让
她怀上自己的孩子。

  射精过后的店主与高潮过后的月夜紧紧相拥着,享受着片刻的余韵,男人更
是直接吻上少女的俏颜,索取着她的唾液。而这位风骚诱人的黑丝妖精仿佛沉迷
于这虚假的温存之中,主动为男人献上自己的一片温柔,精心的挑动着檀口中的
粉嫩香舌服侍着男人的嘴巴,闭上迷离的美眸静静的享受着这一刻。

  店主挺起腰胯,把肉棒从月夜的身子里面抽出来。半萎靡的肉棒缓缓从少女
的肉穴中滑出,白浊的精液与晶莹粘稠的爱液混杂着,随着肉棒的退出而静静的
从蜜穴处流淌出来,在床单上汇成了一股小水潭。还有不少沾在肉棒上,弄得脏
兮兮的。

  而眼前的少女更是可怜,原本华奢的娇躯如同破抹布一般,原本如同瀑布一
般垂落在身后的华美黑发散乱开来,沾满了污秽的发丝三三两两的黏连起来,毫
无灵动秀丽之气。

  月夜原本澹然的俏脸上涌起着不正常的潮红,双眸视线涣散,艳丽的双唇呆
滞的分开着,小巧的舌头吐在嘴角边上。

  少女那两只挺翘丰满的巨乳被店主又抓又揉,弄得满是殷红的指痕,而身下
那对纤薄的阴唇痴态尽露的翻了开来,阴道口中缓缓流出少女的阴精,还夹杂着
不少的浓稠白浊,甚至连原来平坦的小腹都被射到鼓起了一小块,随着少女的呼
吸而不住摇晃着,一上一下的在她体内翻涌着。

  丰满颀长的黑丝大腿上,早就沾满一片片精液,有些甚至还干涸下来,变成
腥黄色的精液块透过丝袜死死黏在月夜的肌肤之上,而那一双纤薄的黑丝裤袜也
早已被少女的汗液与店主的精液所浸透,像是从精液桶中浸泡过再穿在少女身上
一般,散发着一股精液的腥臭味,连月夜那白皙娇嫩的大腿美肉都饱受浸染,彻
底染上精液的味道。

  看着少女那凄惨无比的姿态,店主只感到一阵骄傲,一生中都没碰过几个女
人的他,第一次在床上征服了如此风骚诱人的黑丝妖精。只是,一番云雨淫戏之
后,自己的身子不免有点骚痒。

  「知道该怎么做了吧,你这头黑丝母猪,嗯?」店主撑起身子,坐在月夜身
前,两条大毛腿随意叉开,将散发着腥臭精液味的下体就这样对着少女的身子,
手掌拍打着少女的俏靥,将高贵的月神侍女,当成了随意使唤的下贱黑丝母猪。

  连脑子都被干坏了,月夜现在什么都思考不了,只知道眼前的男人才是她这
位黑丝妖精所要尽心侍奉的主人。长久以来侍奉月神所养成的奴性,让月夜下意
识的回答道,「是……是的,人家知道了……人家现在就给主人……清洁……」

  好不容易才撑起身子,迷离的美眸看着眼前傲然挺立的鸡巴,那萎靡后足有
十七八厘米的长度依旧是骇然的巨物,吓得这位黑丝妖精心旌荡漾,「这种东西
……才是能够征服人家,才是有资格当我的主人呢……」

  已经臣服的少女如同乖巧的小猫咪一般,顺从的在男人身前盈盈跪倒,双手
捧着男人的鸡巴,粉嫩的柔荑细腻的抚摸呵护着,甚至连圆润的指甲中都挤满了
那些肮脏的精液阴精的混合物,手指缝中更是黏糊糊的。

  不过,此时的月夜哪里还注意所谓的仪容姿态呢?身为一只黑丝母猪,自己
唯一的职责,就是侍奉主人吧,黑发少女如此想着,双手捧着鸡巴便是往口中塞
去,灵动的小香舌舔舐着男人的肉棒,挑动着舌尖一点点将那些污秽不堪的包皮
垢还有射精残渍吞在口中,尽心的清洁着店主的阳物,还不时往上挑了挑眼眸,
原本清冷的视线之中只剩下小宠物般的楚楚可怜,似乎想要得到主人的赞赏,
「主人……人家……黑丝母猪侍奉得还让您满意吗?」

  店主看着少女摇头晃脑,伸着舌头从各个地方舔舐着自己的鸡巴,甚至还不
忘露出淫媚的眼神,双膝跪立后撅起的翘臀还不住摇晃着。

  月夜吐出鸡巴后俏脸上露出高潮一般吐出舌头的表情,然后再仔细的舔弄甚
至吞吐着男人的卵蛋,那褶皱中藏污纳垢的地方更是被少女的舌尖一点点的挑出,
然后吞进自己的喉咙之中。

  该说不愧是那位月神少女的侍女么,就连这些细致入微的地方都照顾得无微
不至,然而,对待区区的女奴,自然是不能给予半分的和颜悦色,就算是月神的
侍女,能来照顾自己这么一个大男人就是她的福分,哪里需要温柔对待!

  店主如此想着,肥胖的大手更是一把将少女的脑袋压在自己的鸡巴上,紫黑
色龟头甚至顶在了月夜的喉咙里面,那硕如鹅蛋般的鸡巴顶端弄得这妩媚诱人的
黑丝妖精连呼吸都难,连连发出求饶一般的可怜喘息,「齁……月夜知错了齁
……齁哦……黑丝母猪知道错了……」

  清理结束之后,店主还打算好好给这头黑丝母猪开下后庭的苞,当然这双诱
人的黑丝腿也不能放过,要让她穿上高跟鞋,甚至原来那套华丽的女仆服后,扮
成月神侍女的姿态,与自己来一场角色扮演。让这位强大高贵的月神侍女扮演被
自己打败,然后再到小巷中被强奸的戏份。

  只是,还沉浸在那美好的幻想之中,店主就听到一阵急促的敲门声,还夹杂
着粗暴的嘶吼。「难道是打劫?」男人如此想着,在这贫民窟之中发生这种时倒
也不是不可能,毕竟还有这等美貌的绝色天香来送肏呢。

  只能刚刚与这诱人的黑丝妖精云雨数番射得精疲力竭之后,店主的脑袋有点
昏昏沉沉,肏逼之外的事情不想再管,对着门外大喊一声,「老子今天在干女人,
识相的就快点走开!」

  「砰!」一击猛踢之后,旅馆那扇木门应声而开,随即冲进几个彪形大汉,
身穿军装,一进门就往店主这间房中走来。

  「你们!嘿……原来是军爷啊,怎么不早说呢,好歹让小人出门接你们啊
……」看着他们身上穿着的军服,店主只有苦笑。虽然这些人他一个也不认识,
不过那身衣服就够吓人的了。这可是正规军,跟维护治安那些政府走卒可大不相
同。

  「哟,你不是还干着女人吗?你这种肥猪也能干到这种上等货色?」十多个
军人们一拥而入,当成自己家一般随便,为首的上尉更是一把将趴在店主胯下的
月夜抓住头发,一把提到半空中。

  黑发少女离开了恋恋不舍的肉棒,俏脸上顿时露出一副失魂落魄的神态,原
本舔舐着鸡巴的小香舌无力的从红唇中吐出,迷离的双眸失神散乱,连眼前的人
影都看不清楚。然而,那熟悉的脸庞,似乎曾经与自己那位白丝骚货有着一面之
缘……对了!他就是那个强行让月神用白丝美腿给他足交,然后还射进水晶鞋里
面的男人!

  还好……月夜想着,似乎这群男人们只知道月神少女,而不知月神侍女的存
在,似乎只将自己当成了妓女而已。对于此时的月夜而言,就算是妓女的身份,
恐怕也比侍奉那位不知廉耻的白丝骚货要好得多吧。毕竟自己想侍奉的可是高贵
的月神,而非以白丝玉足勾引男人的下贱妓女呢。

  这上尉才不管月夜脑子里到底想着什么,他早就被黑发少女那绝妙的姿色给
迷住了。不管少女是多么的丑态尽出,那纤细曼妙的身段,丰满挺翘的身材,还
有那国色天香的俏靥,还有眉宇间展露而出的那一丝风骚气息,都丝毫不减月夜
身为绝色少女的风范。无论是丰满的身材,亦或是妩媚的气质,都不输于那位用
白丝嫩足给自己榨精的月神少女。

  军人还以为店主的女人不过是便宜妓女,没想到竟是这种绝美诱人的娇嫩尤
物,看那副俏丽的脸蛋,似乎年龄只在十七岁左右呢,身上的乳尖甚至是小穴依
旧粉嫩如处女,只是被射精之后稍显凌乱了些。

  他看着黑发少女那副被胡乱糟蹋的身子,忍不住嘿嘿笑道,「这种女人过一
夜的价钱,估计把你这里卖了都不够付吧,啊?不如她的过夜钱我也给一点?给
我们十几个兄弟好好肏一顿就行了。」

  看到自己的女人被抢,这头肥猪只是讪讪傻笑。而一旁的军人则是看到了监
控器上的月神少女,大喊,「上尉,这个就是月神。」

  一群军人们兴奋的围堵在监视器旁,围观着月神少女在浴室中自慰的身姿。
虽说她现在没有穿着那套华丽的纯白洋装,然而那副丰腴的身材还有那精致高贵
的面容,完完全全就是那位以一己之力将他们全部打倒的少女之姿。

  「这女人的滋味,真是让人难忘……」他掏出一包粉末,「把这个淫毒放在
她洗澡用的热水管里面,然后等三十分钟,我们就可以冲进去了。到时候,这个
身中淫毒的月神就会毫无反抗之力,乖乖任由我们轮奸了,哈哈。」

  想到被月神少女狠狠教训一番之后,自己居然还能反败为胜,这也是多亏当
初月神少女没下杀手吧,甚至连那副身材容姿都在她主动的白丝足交榨精中被看
得一清二楚,也因此,那个普通的军人才得以一下子升迁高位,甚至带着一队人
马将她围堵在了这间屋子里面

  「既然还有三十分钟,那我们就先来玩一下这个女人吧……」上尉提着月夜
的身子,将她摔在了床榻上面,随即,十几个军人便是急忙脱下身上的军装,将
可怜兮兮的月神侍女围在当中。那充满雄性气息的肌肉,一个个膨胀饱满,尤其
是脱下裤子后露出的那条翻腾的黑龙傲然翘挺立力,不住张吐的马眼喷洒这炽热
的精液气味。

  「你们这是要干什么……」眼前这十数根鸡巴吓得月夜花容失色,纵然是见
多识广的月神侍女也从未见过如此夸张的景象,自己这纤细的身姿,真的可以忍
受这些男人吗?原本蹲坐在床榻上的身姿向墙角退去,颀长的玉颈稍稍仰起,喉
咙中吞咽了一口唾液,肆意分开的一双黑丝美腿更是忍不住缓缓夹紧,将原本被
肏成残花败柳般的蜜穴夹在大腿内侧。

  「怎么了,小美人儿?我们可是都会付钱的哦,」上尉的双手狠狠握住月夜
的脚踝,用力一分,少女的黑丝双腿就强行被拉到两边。一旁的军人们早就一拥
而上,将这双诱人丰满的大长腿一把抱住,据为己有,强行让这位妩媚动人的黑
丝妖精露出那张流淌着精液的小骚逼。

  上尉更是随手拿起少女脱在一旁的女仆装往小穴上随意一抹,接着淫笑着挺
着鸡巴一步步迫近月夜,那魁梧的身材将娇弱的少女遮挡在阴影之下,傲人的鸡
巴更是如同磁铁一般吸引着她的目光,「钱会给的哦,只要你这个黑丝骚货没被
我们干死……」

  「不……不要,不要啊……小姐,月神小姐快来救我齁哦……」话还没说完,
月夜的小嘴就被插入了又一根庞然巨物。少女的声音无人能闻,随即便是沉沦在
军人的肉棒之中。这十几个健壮的大汉,想必连强大的月神侍女都无法应付吧,
说不定,还有可能被轮奸到死在这种床上。毕竟区区一名黑丝母猪,不过是最为
下贱低等的妓女而已,就算被肏死了也不会有人关心的吧。

  而店主却晾在一旁,看着原本属于自己的黑丝妖精被这群军人们肆意侵犯,
一双可怜兮兮的黑丝美腿被抽插得晃来晃去,圆润的玉趾挤在黑丝袜中绷紧地直
指天花板。他默默无言,左手举着摄影机将这一幕拍摄下来,右手撸着近乎虚脱
的鸡巴,欣赏着军人们轮奸月夜的淫戏,逐渐萎靡的肉棒一颤一颤,吐出几口白
浊,射在了月夜的女仆服上。

             ====月瑶视角====

  「好奇怪啊……身体怎么会越洗越热呢……明明都好好发泄一下了……」

  指腹轻轻搓捏着阴蒂上的小可爱,娇躯感受着来着于下体的酥麻快感涌动着
全身,丰满的身材伴随着激烈的呼吸一阵颤动,月瑶的俏靥也因为自慰时的血液
涌动而染上些许诱人的酡红。

  少女华丽的银发沾满了水珠越发璀璨,柔顺的发丝随意披散在少女的身后。
月瑶的小手缠绕着银丝,原本清冷澹雅的俏靥也展露出一副微微动情的神态。

  热水淋洒着身子,月瑶反倒是越发燥热,感受到一股莫名的欲火扰乱着自己
的心绪,连原本镇静的呼吸都不禁慌乱起来,一双丰满白嫩的大长腿甚至连少女
那纤细的身姿都难以支撑,随着一阵慌乱的吐息之后,不由得趴在了浴室的玻璃
幕墙上。

  还以为是自己身子出了问题,月瑶不疑有他。清纯如月神少女,恐怕不会想
到这氤氲的热水到底被下了何等下流的药物吧。明媚的眼眸愈发感到视线的涣散,
月瑶轻轻摇曳着小脑袋,正想打醒精神的时候,却不小心看到了附着在这玻璃窗
幕上的些许……白色的水?

  就在少女的俏靥正贴得的玻璃窗上,另一侧正缓缓流落着一丝白浊。月瑶这
才想起,自己被那个粗暴的军人拽住玉足之后,他在自己的水晶鞋中射出的液体,
就是这种粘稠滑腻的质感。难道说……这些人还追到这里来了吗?不对,这些禽
兽不如的家伙不可能只看着她入浴的姿态而无动于衷。

  月瑶越是思考,越是感到脑袋一阵炽热难忍。小手轻轻扭过花洒的开关,待
到热水停滞之后,月瑶的呼吸才稍微恢复些许正常。少女抚摸着脑袋,右手随手
拿起一件浴巾,裹在身子上,便是打开了浴室的房门,赤裸的玉足带着些许水珠,
直接踏在了地板上。

  小手紧紧的抓着那张单薄如薄纱般的纯白浴巾,月瑶那丰满玲珑的身姿在纤
薄布料的勾勒之下更显曼妙,丰满的胸部翘臀与纤细的柳腰描出诱人如恶魔一般
诱人的S型。

  澹然的美眸凛然的观察着四周,玻璃上的白浊是令她万分在意,每一次凝视
都让这位冷艳的月神少女忍不住呼吸紊乱,俏颜通红。少女好不容易才从上面挪
开视线,静静的观察着这间漆黑一片的房间,唯有从玻璃中透过些许浴室的橘黄
灯光。

  周围一片静谧,只有月瑶那略显急促的呼吸声依稀可闻,看起来并无异常。
只是,当少女将视线移到浴室门口,自己所脱在地上的那些华丽洋服时,却是
……

  「明明水晶鞋还在,但是我的白丝裤袜却被人偷走了?这是进了小偷了吗,
还是说……」少女自言自语的呢喃声回响在室内,无意间惊醒了床上的那个小男
孩。只从被月神少女救回来之后,他就一直在床上躺着。至少,在月神少女之前
是这么认为的。

             ====少年视角====

  「月瑶小姐往这边走来了吗?」听到月神少女那裸足踏在地板上那轻柔的脚
步声越来越近,少年的心中更加慌乱,握着股间的手掌不禁用上了几分力,将那
一抹白色的丝滑布料紧紧的捂在裤裆里面。

  片刻后,那轻柔的脚步声戛然而止,少年更是害怕得闭上了眼睛。刚刚偷窥
月神少女自慰用来自我泄欲的快感随着射精而流失,被月瑶发现自己丑事的恐惧
感反倒更胜一筹。除此之外,少年也不禁感到羞愧,明明月瑶冒着危险救了自己
的性命,自己居然对这么一位凛然不可侵犯的月神做出那种猥亵下流之事。

  虽说少年极度后悔,然而在这种压力之下,他更是忍不住抓着那一抹布料撸
动着那在刺激下半硬的鸡巴,享受着那层丝袜蜷缩在掌心中勒成的层层叠叠的褶
皱,随着胯下鸡巴的抽插不断磨蹭起来。

  那双穿着月神少女玉足上的高级丝袜的柔顺质感,是这个出生贫穷的少年从
未想过的。跟这双顶尖的白丝比起来,自己之前偷过的妈妈的黑丝更像是抹布一
般粗糙。那纤薄滑腻的丝袜料子在手掌的用力下紧紧爱抚着自己那敏感的龟头。

  想象着这是月神少女亲自穿着白丝裤袜给那双诱人的玉足给自己足交,少年
侧躺在床上的身子更是忍不住发出些许畅快的呻吟。

             ====月瑶视角====

  只是,这过于放肆的呻吟甚至勾起了月瑶的疑虑。她走到床边,看着包裹在
床单之中的小男孩,那纤小的身姿不住颤动着,甚至连床单都抖动了起来。如此
可疑的行为,估计连清纯的月瑶都明白其中有鬼吧。

  本该好好摆出一副月神般凛然清冷的姿态,以毫不留情的口吻好好教训一番
这个不懂事的小男孩,再直接夺回自己的丝袜才对。然而,月瑶本想轻启朱唇时,
那清幽的语气总是憋在小嘴里面,受到那焦热难堪的脑袋的阻扰,难以出口,最
后好不容易才将憋了好久的话语一字一句从银齿中吐露而出,「抱歉,请问你醒
了么?」

  如同一击暴击,床上的身影一下子定住了,连那个冒在床被边上的半个小脑
袋都不由得萎靡下去,一阵怯弱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嗯……」

  「所以,是你偷走了我的丝袜吗?我要掀开被子检查一下。」月瑶的话语一
针见血,直接刺中少年的隐秘。一想着自己那双穿在大腿上的白丝裤袜被他偷走,
这种盗走自己隐私衣物的行为,让月瑶难以忍受。

  想着自己的贴身衣物,包括这双丝袜都是历代月神传承下来的至宝,珍贵无
比,要是被这种毫不知情的贫苦少年拿去卖了,那自己的月神之力就会削弱一大
截呢。

  要是月夜的丝袜被偷走,说不定措辞会更加巧妙一些吧,毕竟这位风骚的黑
丝妖精可是知道自己和月神少女那些华丽风骚的衣物对于小处男而言有着怎样的
吸引力。说不定还会好好用那副成熟的身子开导一下年幼的少年,最后再将丝袜
拿回来吧。

  然而,这位清幽高冷的月神少女却是不谙世事,甚至连小男孩盗走了自己的
丝袜会用来干什么都不知道,一双晶莹的美眸居高临下的睥睨着,冰冷的视线中
尽显少女的矜持与自尊。原本娇细的嗓音一沉,带着些许冷漠的厌恶。

  然而,这在少年耳中听来,反倒是感受到了一股活生生的气息,原来那位高
不可攀的月神少女,也会像普通女孩子一般踏入凡尘,沦为一具温热湿润、实实
在在的女体。真是令他欲望勃起,难以压抑,喉咙吞一口唾液,忍不住在月瑶面
前做出些许冒犯的举动。

  若是顾忌到双方的颜面,说不定少年从裤裆底下偷偷将使用过的白丝裤袜抽
出来,交到月瑶手上,少女或许还会闭只眼睛,装作没看到丝袜那那些斑驳的白
浊,假装不知道他到底干了什么吧。

  然而,这种偷偷摸摸的小动作如何能满足少年那想要猥亵月神少女的欲望。
他的一双眼睛贼溜溜的窥视着月瑶那副刚刚出浴的身姿,洁白的浴巾下,伏着一
片玲珑婀娜的白皙娇躯。

  这块窄小的浴巾能裹住少女的一对挺翘巨乳,下摆却是只能稍稍遮住了她股
间中的那片桃源蜜地。赤裸着的梨形美臀还挂着几滴晶莹的水珠,浑圆曼妙的曲
线一路从月瑶的腰肢经由这对丰腴的屁股,直勾勒到那双诱人颀长的美腿上。

  那白皙的雪肤颜色之纯异乎寻常,细腻通透近乎晶莹如玉,像是新挤的生乳
般浓白馥郁,闪烁着一股淡雅的圣光,连挂在大腿上的滴滴水珠也因此得以闪耀。
只是,在月瑶大腿内侧那些更为娇嫩的肌肉似乎还没从沐浴后的温热恢复冰清,
乳色的细润肌肤中映出成片粉红,甚至连底下的肌理血肉都包裹不住;衬着白脂
玉般滑腻的冰肌雪肤,更显月神少女的纤弱多姿。

  这双诱人的美腿迈起小步,漂亮的左腿从浴巾的缝口处绷出,娇嫩的腿部美
肉自然而然的鼓起,丰腴而不臃肿的雪肉一种颤动,不见有普通女子迈步时的迟
滞感,真是说不出的优雅曼妙,看得少年呆然不动。

  月神少女的身影一步步逼近床榻,伴随而来的,则是一阵难以形容的玉体生
香。少年不间意嗅上一口,便是感到一股透骨的凛冽之寒。

  但等到这股寒意走遍少年的四肢八骸,细细品味这股体香之后,更是品出了
别样的感觉。这股香泽似乎由月瑶那沐浴过后一片炽热红艳的肌肤所蒸,带着雪
肤温息,沁入心脾后缭绕在少年心头,原本紊乱无比的心绪为之一热,宛如吸入
催情春药一般,说不出的焦躁难忍。

  「可以交出来了吗?还是说,要我来掀开床单呢?」看着少年那半呆半躁的
面容,明明听进自己的话语却毫无动作,月瑶还以为他是在故意拖延,心下恼怒
这种偷偷摸摸的小动作,当下银齿轻轻咬着红唇,右腿轻抬,小腿压在床榻上,
诱人的身姿几乎趴在了少年的正上方,右手绕过少年的身子,五根纤细的柔荑抓
住了床单的边缘。

  月瑶那张稚嫩的小脸蛋正对着少年那无助胆怯的视线,染成酡红的俏靥上尽
是说不出的恼怒与娇羞,一双凛冽的美眸居高临下的凝视,滴水朱唇更显艳丽,
一张一合微微翕动着,伴随着清冷淡雅如天籁般的嗓音,将少年迷得心旌荡漾,
「你的这些小把戏我可是看得一清二楚呢,别想着藏起来哦。」

  月瑶的红颜与自己近在矩尺,甚至那娇小的琼鼻甚至于自己的鼻尖相贴,所
吐露出的灼热吐息拍打在脸上,蕴含在氤氲中的芳香更是侵入了少年的脑袋之中。
只是,如此亲密与自己的梦中女神、意淫对象相处,对于这个小处男来说过于难
以承受了。

  「月瑶小姐,这……太近了……」少年慌慌张张的抽床单下抽出手来,不小
心的搭在了月瑶的右手上。如此无礼的行为,惊得月瑶内心一颤,而少年却是沉
迷其中。

  透过指尖的感触,少年只感觉到月瑶的肌肤细腻娇柔,还带着些许沐浴后的
温热,不禁身上散发的香泽是九天云丝,她的整个身子都像是云捏成一般的飘逸
艳姿。本该收回的手掌反倒是着魔一般五指用力,将月瑶的小手整个盖在掌心之
中。

  或许是出于对月神少女的尊敬与爱恋,他还不敢过于无礼的将这可爱的玉掌
当成玩物一般搓捏揉弄,只是轻轻用掌心刮蹭着那娇嫩的雪肉,品味着眼前这具
女体的美妙之处,口中暗暗赞叹道,「月瑶小姐的手……好软好滑……」

  明明该立即抽回右手才对,谅他也不敢冒犯自己吧。只是,就这样将小手交
于男人的抚摸之中,那一抹情欲的温暖却是让少女有些流连忘返。月瑶连续几次
用力不过是小打小闹,那半分力气并不认真,反倒是让少年越握越紧,过了半晌
之后才猛然惊醒过来,闪电一般将手缩回,畏畏缩缩的回答道,「抱歉,月瑶小
姐,冒犯了你……」

  「无礼之徒……」月瑶轻轻呢喃一声,俏脸上说不出是羞涩还是恼怒,只是
这本该是斥责的清音在少年耳中听来,尽自妩媚多情。就在他稍一愣神的时候,
盖在身上的被子已是被月瑶一手提起,在一声惊呼中被甩到地上,那张纤薄的纯
白浴巾在这种淫糜的场景下,几乎等若无物。于是在床榻上,就剩下一双赤身裸
体相对的少男少女。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388ob.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