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作者:蓝宁

二零二零年五月二十七日次发于春满四合院。

字数:7051

———————————————–

      第二章:魔教再兴,第十二回,黑纱毒女,惹祸上身

  墨海和墨素清施展轻身术赶路,二人很快来到龙涛镇,这是去南京城的必经
之路,他俩在这儿休憩一会,吃点东西。

  茶舍只有馒头和清茶,他俩将就一下吃,不久茶舍迎来了两位江湖中人,都
带刀在身,脸目不甚友善。

  接下来又来了一位独身的女子,她一身黑纱衣裙,脸上朦上黑纱,身材婀娜
多姿,算是上等货色美女。

  两名刀客看见此女子充满神秘色彩,不禁目不转睛地望着,更心生歹念。

  不久,黑纱女子结帐离开,两名刀客紧随而去。墨素清将一切看在眼中,心
知两名刀客图谋不轨,便想跟上去看看,但墨海出言阻止道:「不要多管闲事。」

  「哥,那两个色胚想对那姑娘……」话未说完,只见墨海摇了摇头,坚定地
道:「那姑娘不是普通人,这事我们不用管。」

  「哥……哼。」墨素清嘟起小嘴,一副不能凑热闹的心情。

  转念,墨素清又问其兄,道:「哥,你怎知道那姑娘不是普通人?」

  墨海淡然道:「刚才她走路时足不沾地,并且她的鞋底也没有半点泥巴。」

  「这么厉害?」墨素清愈发想看看那两个坏人的下场,于是骗墨海说:「哥,
我去小解。」说完,一支箭溜开了。

  墨海心知肚明墨素清去哪,心中暗忖:「那姑娘是甚么人呢?那两个刀客肯
定没有好果子吃,可是如果闹出人命,惊动官府,清儿这么一去岂不是会惹上官
非?」

  墨海放下钱在桌上,就照着墨素清离开的方向跟上去。

  密林中,神秘黑纱女子引刀客来到此地,两名刀客见此地人迹罕至,便欲上
前加害黑纱女子。

  黑纱女子停步,两名刀客以为她放弃抵抗,笑嘿嘿地从后扑向她。

  只见黑纱女子并没有转身,仍背对二人,却双手一甩,左右甩出两支飞镖,
速度之快,位置之精準,刚巧擦过二人颈子,却没有取二人性命。

  两名刀客愕然对望,摸着受伤的脖子,怒道:「臭婆娘!竟敢动手?」

  下一刻,两人双目瞪大,口吐白沫,瞬间毒发身亡。

  「嘿~」黑纱女子冷笑一声,道:「姑娘,多管闲事命不会长哦。」

  墨素清知道被发现了,打着哈哈走出来,说:「姐姐果然好技艺,两三下就
摆平了二人,厉害。」

  黑纱女子转身甩手,一支飞镖射向墨素清咽喉。

  「叮!」墨海及时出现挥剑挡着那支飞镖,并道:「姑娘,妳未免太心狠手
辣了吧。」墨素清这才惊醒,自己差点着了道儿,心想:「好险啊,这姐姐好生
狠毒。」然后躲到墨海身后,说:「谢谢哥哥,嘻嘻。」

  「等一下才教训妳。」墨海怒视自己妹妹,这时黑纱女子又射了几枚飞镖过
来,但一一被墨海挡住。

  黑纱女子抛一下句话后施展轻功离开。

  「今日算我倒楣,祝两位好运。」

  墨素清扮了个鬼脸,道:「我祝妳永远嫁不出去~~~」

  墨海心感奇怪,此女子出手狠辣,杀人不眨眼,竟然会白白给看见自己杀人
的目击者生还?不对!

  「快走!镖散花粉,有毒。」

  「嗄?」

  二人急展轻身术,走到无人的位置,墨海瞬即盘膝坐下,运转《墨心》仙家
内功心法驱毒,过不一会,墨素清脸色发白,唇现紫色,她摇摇欲坠,幸好墨海
驱毒完毕,起来扶着她。

  「哥……我……」

  墨海连点妹妹数个要穴,先止毒势攻心,然后才扶她坐下,运功帮她驱毒。

  过了一盏茶时间,墨素清头顶冒毒烟,体内剧毒已然散出体外。

  墨素清虚弱地道:「对不起……哥……我……」墨海柔声说:「好好休息,
不要说话,今晚我来守夜。」

  墨海势估不到他俩初出远门就遇到这么危险的人物,那黑纱女子明镖易挡,
却暗毒难防,他心生警惕,以后再遇到此种人物,定必一击取其性命,必不留手。

  晨光照射到墨素清脸上,她渐渐感到身体暖和,睡了一晚,毒根已然消除乾
净。

  她一起来,就咒骂道:「岂有此理!最毒妇人心果然没错,她祖奶奶的,本
姑娘祝她一世孤零命萧条~~还说甚么祝我俩好运!气死我也!」

  墨海白了妹妹一眼,他还没发她脾气呢,她先发人家脾气,真是初生之犊不
畏虎。

  由于墨素清刚刚恢复,故二人不再施展轻身术赶路,慢步大道之上。

  临近南京城,路上设有关卡,官兵把过路的人一一查核身份,并有画像示众。
墨素清一看见,脱口而出道:「是她!」

  墨海本想阻止妹妹却迟了半分,他想叫她不要多生事端,好死不死她一眼就
认出那画像中的女子就是黑纱女子。

  官兵上前来,对墨素清道:「姑娘,妳见过画中人?」

  墨海乾咳两声,墨素清望了望哥哥,才知道自己说漏了嘴,故圆谎说:「抱
歉,我认错人了。」

  官兵「哦」了一声,并未说甚么,然后放二人通过,暗中却叫人跟着墨素清。

  过了两个时辰,二人终于到了南京城,甫踏进城门,一旁的官兵就紧盯着二
人。

  墨海心中叫苦,多亏他天真活泼的好妹妹,现在给官兵盯上了。

  「哥~~」墨素清知道自己做错了,故想补救,道:「我想到一个办法。」

  「妳甚么都不要想,拜託。」

  墨素清嘟起小嘴,心想:「哥哥一定是嫌我是累赘了,不行,我要证明给他
看,我绝对有用处。」

  二人投了一家客栈,接着墨素清说要去市集逛逛,便自己一个溜开了。

  她一离开客栈,便到市集这里看看,那儿转转,经她留意,发现真的有官兵
跟着她,他们的目标是自己!

  于是她悄悄收买了几名乞丐,叫乞丐跟着她,她则走到冷巷中,然后大叫:
「非礼呀!救命呀!」

  隐藏的官兵看见她大叫,瞬即冲出来抓住那些乞丐。

  当乞丐大呼冤枉时,墨素清「嘿嘿」直笑,慢慢走近那些官兵,然之后……
只听见一连串「咚啪咚啪」的声音。

  「哼!竟敢跟蹤我?不知死活。」她拍拍双手扬长而去,而那些官兵则被堵
住了嘴并绑住放入竹笼里。

  她给了钱那些乞丐,威吓他们,叫他们不要将此事说出去。

  墨素清返回客栈,一副乐不可支的模样,她想现在应该不再怕有甚么麻烦了
吧。

  夜,墨海和墨素清照墨鹿信中所示找到醉红楼,龟公看见墨海英伟挺拔,便
上前招呼。

  「公子,不知是要吃饭?还是找姑娘?」

  未待墨海回答,墨素清抢声道:「找你姑奶奶!」

  「胡闹!」墨海呵责一声,后道:「我们是来找一位名叫墨香的女子,她是
我们姑姑。」

  龟公目放精光,小心警惕,细心打量着二人,然后墨海拿出父亲亲笔写的信,
交给对方,并道:「你将这封信交给我姑姑,她自然会见我俩。」

  「请公子稍等。」

  一间雅致的房间内,墨香正在梳理头髮,她正是蓝宁和朱茜追查的神秘女子,
也是阎罗殿的香主!

  「咯咯咯。」一阵敲门声,门外有人说:「香主,是我,梁山。」

  「进来吧。」

  一名高大的壮汉走进来,道:「龟公说有两位青年来找妳,还交给他这封信,
说妳看过就会见他俩。」

  墨香接过信,取出信一看,然后高兴地道:「快请那两位来我这。」

  「是!」

  于是龟公回应墨海和墨素清,将二人交给梁山,梁山带着二人到三楼一间秘
密的房间。

  梁山带着墨海和墨素清二人来到墨香所在的房间外,他轻轻敲门,说:「香
主,人已带到。」

  「进来。」

  三人推开木门走进去,墨海一进入房内,便闻到一阵花香味,香味独特,只
要闻了一次,便永世难忘。

  他心道:「不好,有古怪!」立即运起《墨心》仙家内功抵御。

  「呵呵呵呵,好孩子,姑姑好久不见你们了,来,给姑姑看一看。」

  梁山见三人团聚,故不打扰,径自退出房间。

  「姑姑,这香味?」墨海心生警惕道。

  「呵呵,无防,香味无毒,只不过有少少催生情慾效果。」

  墨海暗暗叫苦,甚么叫「少少」催生情慾?他简直快慾火焚身了啊。

  墨香走近二人,见墨海一副羞窘难耐的模样,就甚觉得意,谁叫他父亲当年
那样欺负她,她不好好调教一下他的儿子怎行。

  「妳是清清吧。」

  墨素清反而没有甚么事似的,因她修练的《素心经》仙家内功,正正能抵御
这种催情香味。

  「嗯,清清见过姑姑。」墨素清施了一礼道。

  「乖,妳爹爹连妳也放出来了喔~呵呵,他依然对女人没有抵抗力啊。」

  墨素清细心品味箇中含意,发现了她父亲的不可告人的秘密。

  「姑姑,妳和我爹……」

  「没甚么,小孩子别乱想。」

  墨海不想再担搁正事,他正容道:「姑姑,我们此次前来,是为了……」话
未说完,就听见墨香邪笑道:「墨染剑?呵呵呵,我骗你父亲的啦,我怎么会有
墨染剑的下落。」

  「姑姑!」墨海怒不可遏,墨香竟然骗父亲?

  墨香突然凑上墨海嘴边,轻轻一吻,吓得墨海立即退后,而墨素清则掩着了
眼,不敢看半点,内心惊叹道:「姑姑真大胆,连哥哥也敢轻薄呢。」

  墨海慌乱地道:「姑姑!妳这是何意?」

  「呵呵?何意?喜欢你呗!」

  「荒唐!」说罢就转身离开了。

  「假正经。」墨香啐道,然后望向墨素清,说:「好了,没有火辣辣的事发
生哦~小妹妹可以看了。」

  「嗄?哦……」墨素清缩回手,问:「咦?我哥呢?」

  「走了呗~不要理他,这种假正经的男人妳姑姑我见不少了,待会才去找他。」

  「姑姑……妳真的骗了我爹爹?」

  「是喔,我是骗他,又如何?」

  墨素清虽然年少无知,却不是一无所知,墨香用墨家男儿代代以口相传的墨
染剑下落来骗人,不是甚么君子所为啊,墨素清心里便知道姑姑不是好人了。

  二人谈了往事,谈了生活,谈了趣闻,一路至夜深,墨香才命人把墨素清送
回客栈,也不急着找墨海。

  翌日,清晨,墨海收拾行装,準备离开南京城,他到妹妹房间外敲门。

  「妹,是我。」

  墨素清睡眼惺忪地把门打开,头髮散乱,一脸疲态,道:「哥,这么早啊?」

  「妳快梳洗,我们要回家了。」

  「嗄?这么快回家?」墨素清清醒了的说。

  「还留在这儿作甚?」

  「可是……哥……不能玩久些吗?」

  「有甚么好玩的?妳只顾着玩,我怕妳再闯祸,还是快快回家的好。」

  谁知话音刚落,祸就来了!

  几名官兵被店小二带到,店小二弱弱地道:「我已经带你们来了,我可以走
了吗?」

  官兵头子挥了挥手,示意他可以离开,这名官爷双目如炬,方脸大嘴,一把
鬍子似扫帚,雄声隆咚地道:「妳就是墨素清?」接着又看了手中画像,更坚定
地说:「不错,就是妳!人来,抓住她。」

  墨海欲要阻止,但对方人多势众,这儿地方浅窄,真的要动手有诸多制肘,
于是和声询问:「敢问官爷,我妹妹犯了甚么事?为何抓她?」

  官兵头子见墨海欲要反抗,先是戒备,后道:「她打伤我的手下,还绑住他
们,此事和一名女犯有关,我怀疑她俩是同党,你是她哥哥吗?」

  墨海怒盯自己妹妹,眼神恨意甚浓,为甚么她永远都只会闯祸?

  墨海无奈叹了口气,谁叫她是他妹妹呢,唯有应道:「是的,我是她哥哥。」

  「把他一起抓住!」

  ……

  大牢中,墨家兄妹二人被囚在同一个监牢之中,墨海一言不发,表情严肃,
墨素清内心愧疚,张口欲说甚么,话到嘴边,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最后,她唯有向他认错,道:「哥,我知错了。」

  「哼!」

  「哥~不要生我气嘛~~人家也是为了大家着想的。」她开始辩解:「谁叫那
些官兵死跟着我,最不好就是那甚么江洋大盗,害我们……」话未说完,就被墨
海怒骂:「都怪妳贪玩成性!一出远门就惹上一筐子麻烦!」

  墨素清突然哭起上来,泣声道:「人家也不想的……呜呜呜……人家第一次
……出门……呜呜……一时得意忘形……哇呜呜呜……」

  墨海最怕女人哭,哭声悲惨可怜,又刺耳,烦死人了。

  「好啦,别哭了,原谅妳啦。」墨海服软道。

  「真的?」

  「嗯。」

  「啊!有老鼠!」墨素清突然大叫,顺势躲到墨海身边,怯懦地道:「哥,
他们要关我俩到何时?」

  「天晓得,话就被他们问完了,应该查明我两身份后就会放人吧。」

  墨素清歪头靠在墨海肩膀上,轻轻细语道:「哥,你记不记得小时候有一次,
我俩跑出山庄玩,结果在树林中迷了路,那时候我两就好像现在一样徬徨无助,
后来是谁救了我们的?」

  「是爹。」

  「是吗?你还记得爹爹有没有骂我俩?」

  「没有,他担心都来不及,见到我俩顿时欢喜得甚么话也没说。」

  「我有些想念爹了……」

  此时,监牢外传来铁门声,之后有脚步声。

  「海儿,清清!」来人是墨香,她一见到两人,顾不得礼貌,马上喝道:
「快开门!」

  墨素清见姑姑来了,立即一把扑进她的怀中哭泣。

  墨香好言安慰道:「乖孩子,别怕,没事了。」

  狱卒道:「你们可以走了。」

  ……

  醉红楼三楼墨香的房间内,墨海和墨素清二人都感到很累,虽然只是过了一
个多时辰,可是犹如一年之久。

  墨海将来南京城路上的事一一向姑姑说明,墨香听后也觉惊险万分,那神秘
的黑纱女子究竟是何人?何门何派?墨香想不出来。

  「好了,你们也算经历过江湖险恶,上了一堂课,应该长大了不少吧。」墨
香道。

  墨素清夸张的说:「我感觉自己老了许多啦。」

  墨海白了她一眼,道:「还敢说,这次幸亏有姑姑打点一切,不然妳就别想
再见爹了。」

  墨素清吐了吐舌头,走到墨香身边坐下来,道:「姑姑,我还不想回家。」

  墨海听见,差点打不死她!

  「快回家!」墨海毫无转弯余地的说。

  「姑姑~~」

  「好了,海儿,其实我也不是完全没有查墨染剑的下落,我也得到一些线索
的。」

  墨海这才洗耳恭听。

  墨香说:「在五年前,江湖上曾流传一首诗……」

  天下名剑何其多,如诗如画醉黄沙。

  墨染长空落雁门,得剑独号令天下。

  墨海顿时惊道:「姑姑意指……墨染剑在塞外黄沙……雁门关?」

  「我也不知道,只知道江湖流传,墨染剑不在大宋境内。」

  墨素清好奇地问:「雁门关?在哪?」

  「很远。」墨海二字概括。

  「那要去一趟吗?」墨素清又问。

  「我要和爹商量一下才能决定,毕竟现在北方不是大宋国境了。」

  墨海站了起来,拿起佩剑,道:「我先回去,至于清儿……」墨素清一脸期
待地等待哥哥的说话,最后墨海敌不过她的可怜兮兮的眼神,心软道:「妳留在
姑姑这,不准淘气!」

  墨素清高兴得举起手来,宣誓旦旦的说:「我一定听姑姑话!」

  墨海希望墨香能管得住她才好,莫要轻视他妹妹的破坏力。

  言毕,墨海就动身离开南京城。

  墨香搂抱着清清,二人谈笑生风,好一刻不知时间流逝。

  不久,梁山又敲门,道:「香主,铁嘴儿回来了,他要见妳。」

  「让她来这。」

  铁嘴儿被带到,一进房间,就看见墨素清可爱鬼灵的双目转呀转,刚刚墨香
已经和她说过铁嘴儿是谁了。

  墨素清自觉有趣,甚么阎罗殿、阎王殿的,江湖中的魔教究竟有些甚么人?

  铁嘴儿没有带武器,他大剌剌地坐到桌子前,自斟了一杯酒,道:「这小妮
子是谁?」

  「我侄女。」

  铁嘴儿好奇道:「从没听妳说过有甚么侄女,该不会是妳私生女儿吧。」

  墨素清呵斥道:「狗口长不出象牙!」

  铁嘴儿被骂乐了,高兴道:「好呀,小妮子还会骂人,这才有味道,让叔叔
抱抱。」

  墨香厉目相向,训斥道:「铁嘴儿,你敢碰她一条汗毛,我要你精尽人亡而
死。」

  铁嘴儿想到墨香练的功法,心生畏惧,那种着魔般的死操烂干,真的他妈的
最逊毙的死法,他堂堂阎罗殿五煞鬼之一,才不要死在女人胯下。

  故正容道:「说正事吧,我已经去过找谢燕了,也见过少主了,二人都很好,
只是……」铁嘴儿将谢燕说的话,一五一十地告诉墨香。

  墨香怒拍桌子,愤言道:「可恶的绝主和恶主,背着我们勾结金人,差心害
死谢燕,幸好圣主英明……嗄,究竟为何圣主要退隐江湖?那个甚么舞儿是谁?
竟能迷倒圣主?人与妖之恋……」说到最后,墨香心中记挂的还是俊美的他,当
年她想用魅功引他就犯,结果失败,谁知圣主也有用强的时候。

  究竟舞儿是何等级数的美女?能令圣主如此迷恋?

  妖?

  想到最后,墨香不禁觉得好笑,为了一只妖?而放弃几十年建立的伟业,值
得?

  她冷笑一声,心道:「男人?可怜可悲可叹!」

  转念间,她把焦点放在蓝宁身上,他是那男人的儿子,定必同样俊朗不凡,
英伟过人。

  「少主真的不愿意回阎罗殿?」

  「意志坚定。」

  「男人不外乎想要钱和女人,我就不信他与众不同。」说罢,眼睛望向墨素
清。

  「我?」墨素清指着自己的说,难道姑姑想叫她色诱那甚么少主?

  「姑姑给妳一个任务,好不好?」墨香不怀好意地道。

  「才不要哩!」墨素清知道她姑姑不是好人,坏人想出来的玩意好到那儿?

  「傻丫头,人家英雄盖世,美不可言,亦是阎罗殿的未来希望和支柱,绝对
不会委屈妳的。」

  「人家才十六岁……谈婚论嫁,似乎早了一点嘛。」

  「那妳想不想跟姑姑去玩?」

  「想!」

  「这就行了,姑姑带妳去玩好玩的。」

  「好耶~~~」墨素清手舞足蹈,还不知道自己将被姑姑推落火坑,究竟她和
蓝宁会有怎样的相遇情景?又会爆出甚么麻烦?

  (未完,待续。)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388ob.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