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神女龙魂】(5)洛神赋——母上尊亲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威斯康星
2020/8/11发表于:首发SexInSex
字数:8418

           第5章:洛神赋——母上尊亲

  「洛熙……!」

  「苏洛熙……」

  「……」

  朦胧的黑暗中,苏洛熙听到了老公喊自己名字的声音,她挣扎着,睁开了沉
重的双眼。

  当亮光出现时,一张紧张焦急的脸正看着自己,望着眼前的挚爱,苏洛熙的
心中有一股甜蜜正在逐渐凝结。

  「刚生了孩子就不要到处乱跑,你看,又生病了不是,每次都要我照顾你。」
说着,男子扶起趟在病床上脸色稍显苍白的女子,能隐隐看出,她衣边领口内露
出的一道雪白半圆上,左乳边角处有个粉色的印记,像是一朵淡雅的花,不显妖
娆,带着神圣感。

  这时,一缕明黄的阳光从窗前射入,照在地板上将医院的房间映射得透亮无
比。多云的天气让窗外不时的蒙上了一层阴影,仿佛有某种恐怖的存在在窥视着
他们。

  而那窗边插立着的康乃馨却将这一阴晦之气给屏蔽在外,让温馨的花香荡入
空中,让苏洛熙的俏脸上露出动人的笑颜。

  「你知道的,上次不是去女娲庙求子吗,这次终于生了一名男孩,就想去感
谢娘娘送子之恩嘛。」

  「那也要等你养完月子再去啊!你啊,就是耐不住性子,身子都还没恢复就
去还愿,这在好了,娘娘都开始降临惩罚了。」

  「啊!坏蛋,别……!」说着,男子亲吻了一下苏洛熙露出微红的脸蛋,神
色突然莫名的深重起来。

  「你会离开我吗?」

  「不!辰……白辰!我不会!……我……」

  白浩的家中,少妇的房间内,一名样貌娇怜的女子坐了起来,有泪水滴在了
床单上。

  「为什么!为什么要让我做这个……梦……!唔唔……!」

  「身体!」

  「小浩……」

  少妇发出嘤咛抽泣声,更显娇怜了。

  「妈,你怎么了?」听到母亲惊叫,白雪快步来到房门外。

  「没事,妈妈睡了,小雪你也快去睡吧。」少妇抹了抹眼角的泪珠,对着门
轻轻说了一声,身躯重新躺了回去,她不适地夹紧双腿,闭上了眼眸,努力不去
回想以前发生的事。

  然而,她还是回忆起了那些另人绝望到自杀的事情。

  十年前,白芷至尊与金翼男大战的前一年。

  ——粲粲粲!

  「这就是那碧池的家吗,还挺豪华的啊!」一名打份极为妖艳的女子在一阵
突然升起的黑雾中走出。她的样子仿佛是从地狱来到人间的魔鬼,金发蓝眸,有
魔角、蝠翼、尻尾,一身的穿着暴露无比,胸前挂着两团不大不小,又显得美艳
诱惑的雪白凶物。颀长的腿上套着一双黑丝与白丝交织在一起的网袜,有光明与
黑暗的力量氤氲的在往外倾泄,脚上踏着十三厘米的淡金色高跟凉鞋,裸露出来
的光洁脚趾散发着冶艳神魂的诱惑。

  莉莉丝露出轻笑的目光看着这栋散发淡淡的仙灵气息的小别墅。

  「咯咯……洛熙这个贱人出去了吗,也好,就让你回来看见你老公惨死的样
子吧……」

  女子轻笑着向前迈着猫步,奇幻的一幕出现了,刚刚还如同魔鬼一样的面孔
转身变成了一名惹人娇怜的美少妇,有极淡的仙灵气与魔灵气同时泄露出来。

  「老公,我回来了!」

  「洛熙,你不是去接小芷去了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小芷呢?」望着站
在门厅旁面带微笑的女子,白辰莫名的感到心中微微有些犯怵,好像此时面对的
女子不是自己的老婆一样。

  「啊!白芷……」莉莉丝话音一顿,嘴角轻笑,「小芷她说,娘娘感……世
间有大劫难,要她巩固至尊修为,恐怕暂时回不来了。」

  「世间大劫?至尊修为?」

  自从白芷生下来后,白芷总说一些奇怪诡事,说有一名人身蛇尾的怪人在给
她讲故事,说什么,要这天漏,它就必须得漏。还有神龙火凤的,比如说:今斩
云梦黑龙,抽龙茎、饮龙血、炼龙魂,筑华夏万年之基;内,龙魂护国之大阵;
外,犯华夏者,虽远必诛!

  最离谱的是,苏洛熙听到后还将她当成了宝,在她六岁的时候就送她去上贵
族学校去了,直到现在,白芷才能从那狗屁学校回来,连带着白芯也被送去了,
还不知多久能见到。还好白浩生下来了后,苏洛熙没有把他也送去,要不然自己
真怕控制不住和老婆拼命打起来。

  「别管那啦,人家今天美吗?」莉莉丝露着妩媚动情的俏脸坐到了男子身边
的沙发上,他一下子就嗅出了女子身上香味的不同。

  【奇怪,洛熙怎么感觉怪怪的?】

  「美……!洛熙每天都像小仙女一样美,想干嘛?」白辰轻轻地刮了一下女
子瑶鼻。

  「啊!人家想那个啦……」莉莉丝眸波荡漾,娇声的靠在白辰身边,纤手慢
慢地像人一样走到了他的胯下。

  「想那个是吧,那就来吧!」妩媚的眼波,暗藏催淫的媚香,白辰感到了不
对,却被身体内的一股邪火引动,消去了对她的警觉,只想与她纵情交欢,而苏
洛熙却没有对他使用防护手段的样子,让莉莉丝能得以趁机寝取。

  「啊!老公好色啊!居然吸人家乳汁……」莉莉丝媚笑着,她已经发现在另
一个房间还有一名男孩和一名女孩,等下将白辰榨死后顺便把他们都吃了,让那
个碧池后悔哭去,谁要她杀了我魅魔族那么多人!

  「咕……好甜,老婆要我舔逼吗?巨蟹座……!(69)」白辰褪着莉莉丝
身上的衣物,一边褪着自己的衣服,还伸着手去抚弄那条神秘的美缝,稍稍插进
去一点去扣弄着。

  「要!老公帮我,人家要吃老公的大鸡巴!」莉莉丝神情娇媚无比,白辰打
开了她丰润的肉丝双腿,只见那美瓣上的肉丝袜都陷进去了一点,显得极为迷人,
有一片湿痕挂在上面,还伴随着一股极好闻的淫香。

  男子扯了扯,发现居然没撕开,很有弹性的样子。

  「老公别急,就这样舔,人家含你大棒棒!」

  「噢呣!……」

  躺在沙发上的莉莉丝开始吞吐起来,虽然被白辰压着,但好像没有事的样子。

  白辰看着那肉丝下的美穴,再也忍不住眼前的诱惑,开始舔舐起来。肉丝非
常柔顺,不涩口,反而带着一股淡淡的甜味,与淫液搭配起来像是某种美食,男
子不自觉的开始吮吸着含唆,将瓣肉连带着肉丝一起用双唇含咬抿弄。这种刺激
更是激起莉莉丝魅魔的本性,有魔灵气氤氲在双眸间,一片血红的色彩,她开始
用力抽吸起来。

  感受到下体愈来愈肿胀的感觉,男子想开口说一声,却被她肉丝双腿以奇怪
的姿势夹住了头。一汨一汨的蜜液开始往外流淌,像小溪一样,一下子就阴湿了
一大片肉丝,透出了更多的雪白粉肉。

  「吸溜……!吸溜……!」

  「唔……!唔唔……!」

  两种声音像音乐一样一高一低的放送着,空气中出现一股浓浓的女性爱液的
味道,像是最能催淫的药物,让男性散发出更多的精气神来喂饱女性。

  白辰没想到洛熙性欲变得如此高涨,以前自己与她做爱前也舔过她的美屄,
常常享受了片刻就开始正戏,今天她这是怎么了?自己这样不会被她骚屄焖死吧!

  男子开始挣扎起来,双手乱挥的拍起莉莉丝的大腿,莉莉丝双眸恢复正常,
轻笑了一下将男子从双腿间放开,伸着双手将他推离了出去。

  「洛……!哈!……哈!……」

  「老公……人家好喜欢……对不起啦……我主动让老公……好好……享受享
受……」声音到最后变得有些奇怪,白辰混乱的大脑没有去想,看见了洛熙骑坐
在了自己的下体上。

  「洛熙我爱你!……」白辰露出一个幸福快乐的微笑。

  「辰……我也爱你……!呵呵……!」莉莉丝轻笑着,她开始缓慢地扭起了
纤腰,似乎一点都不着急的样子。

  另一边。

  「嗯?客厅有动静?爸爸在与妈妈做爱吗?」小白浩心中想道,他现在只有
五六岁的样子,正在电脑桌前看日本的动作电影,没有一点声音流露出来。

  「去看看。」好奇心重的小白浩放轻脚步,一点点走出敞开着的房门,一点
点的下楼朝下瞄着。

  「真是爸爸妈妈,哇!还是骑乘,妈妈好美啊!比片子还精彩,真人秀啊!
我也想要妈妈……唔!爸爸真讨厌,独自享用妈妈……!」小白浩睁大双眼,将
莉莉丝逐渐疯狂扭动的样子映入眼中,他听到了动人的媚叫。

  「啊!……老公……啊啊!……大肉棒好烫好烫……涨得人家小穴好难受…
…啊!……人……人家要尿啦!……咦啊啊!……」一股清稠的浆水随着莉莉丝
拔出肉棒,从两人的结合部喷射出来,白辰只感觉自己身体又虚弱了一分,刚刚
那道蜜液其实早已从子宫深处喷射了出来,直接浇射在了自己的龟头上,顿时就
控制不住的把精液从身体中早早的射了出去,才三分钟不到……自己以前可是能
坚持半个小时的,洛熙这是变成女妖了吗!好生猛!

  「洛熙……!我要干你屁眼,让我起来!」白辰想换个玩法,低声说道。

  「啊!好变态,轻点呀……」莉莉丝妩媚笑笑。那碧池后庭也被开发过,真
是委屈自己了,就让他在削弱削弱,真怕他也是至尊啊!

  白辰操起莉莉丝双腿将她放在沙发上,她穴口上的肉丝被撕破了一个大洞,
在美鲍之下,有一个微红而皱的小洞。男子将肉棒顶在上面轻轻摩擦,说着甜言
蜜语,似乎是在等时机顶入一样。

  「爸爸的技术真强,这样磨妈妈,她会受不了的吧……!」小白浩目不转睛
的盯着,眼睛一刻都不敢眨,生怕漏了关建的一步。

  「老公!快顶进来,求你啦!你这样磨……人家受不了啦!……」莉莉丝娇
怜的媚叫着,双手抚摸着男子壮硕的胸膛,她左乳上的牡丹花逐渐逝去色彩,变
得平平无常。

  白辰看着心中顿时一惊,肉棒一抖,居然不知道怎么回事的顶了进去。

  「洛……!啊!」男子似乎想要问她,但却被下体传来的强烈快感所打断,
被她肛门无情的夹磨着,就像小嘴一样蠕动着,肛肌紧箍,嫩肉绞缠,那奇淫的
腔肉就像数万只婴儿的小手一样抚摸,让男子忍不住的开始挺动起来。

  「哇!肛交耶……!爸爸好会玩。」小白浩盯着客厅中的两人,就在楼梯间
半中央处朝下偷瞄着,不敢完全下来的样子。

  莉莉丝双眸含情,眼光瞟动,神情变得更加娇怜艳媚,将少妇的姿态演绎得
淋漓尽致,让男子本能的开始大力抽插,一刻不停的与她肛交着。

  销魂蚀骨的媚叫声不断传来,侵蚀着男子的理性,让他逐渐忍耐不住,开始
更加大力的挺动,气喘如龙吟虎吼,直将她那娇小粉紫的菊穴操弄得翻出了鲜红
的肉褶。而随着男子在一轮极乐的快速抽插中,他忍不住似的发出一声尤为舒爽
的呻吟,让楼梯间的小白浩羞红了脸。

  「爸爸看上去好舒服,可惜我还要再长大几岁才可以做……」

  「呵呵……老公射进来了呢……好烫啊……人家感觉要死了……唔唔……前
面的洞也要老公的大肉棒……」莉莉丝神情无比娇媚,有粉色的气息笼着她雪白
的躯体,一股奇妙的律动在她小腹中沉浮。一阵媚香从她身上散发出来,荡进男
子鼻间让他红了双眼,抽出了肉棒顶入她湿濡濡的小穴。而她的身体却在这轮交
欢中,全身如同泛起波澜的湖面,妖异的魔灵气狂涌而出,更多的淫液从蜜肉中
挤出,柔软的蜜肉紧紧咬住包裹肉棒,随着她不堪一握的水蛇腰开始扭动,男子
心中产生出一种即将要身死的悸动。

  「啊……!老公快用力啊!……人家小穴好痒……嗯嗯……对对!……就是
这样……爱死老公了……」莉莉丝媚叫着,叫床声诱人无比,即使是天上的神佛,
恐怕听到后也会下凡堕入红尘,成为她们修行的资源。

  白辰想停止,但忍不住自己的肉棒在洛熙火热紧窄的蜜肉夹磨下,就这样的
抽出来。每次自己挺动下体抽插时,肉棒就会刮掠过洛熙蜜穴内肉壁上每一寸娇
柔的粘膜,把洛熙膣腔内紧紧箍着肉棒的一小圈嫩肉拉拽出一小截,让她雪白丰
腴的身体不住的颤抖,同时那张如同仙女的娇靥也变得更加娇艳,仿佛自己现在
在操的是一名仙女。

  「哇!妈妈这样子好美啊……!像个小妖精……!」小白浩趴在楼梯间,视
线一直落在两人交欢的肉体上,有丝丝粉色的气息被他吸入,他的下体在慢慢肿
大,小丁丁被身体压歪到一边。他看见自己的妈妈张开肉丝双腿,将爸爸给夹住,
双足交叉在他身后,不让他起身抽出去。

  肉棒快速的抽插着,发出「噗嗤!噗嗤!」的声响,在房间明亮的白炽灯光
下,肉棒每往外抽出一寸,都会带出小半股白腻的浆水,溅洒在莉莉丝粉嫩的肉
缝上,沿着娇小紧致的菊门褶皱蜿蜒的流淌,不时的还溅洒在光洁的雪臀上,弄
得一片湿浊黏腻,散发着淫荡的浊白,显得极为淫靡。

  「啊!……啊……!……好老公……射给人家……人家再给你生个大胖小子
……咦啊啊!……」淫媚的叫床声让白辰越来越忍不住,肉丝双腿轻轻厮磨着他,
背后的丝足也不断的磨着他的臀。随着抽插愈来愈剧烈,一阵无比美妙而舒爽的
快感迅速喷发,一股一股的精液像是决堤了的洪水,从男子细窄的马眼内射出,
洪水般的注入莉莉丝膣穴深处的子宫,而反馈回来的却是更加恐怖的快感。

  「啊!……老公……」

  莉莉丝得到这股浓浊的精液,发出一声细小而又极为显眼的嘤咛声,让白辰
与小白浩同时一惊,白辰发现自己变得瘦弱了许多,自己还在老婆的身体中抽插。
小白浩则发现自己已经下来了,正站在楼梯的拐角处看着他们,心中顿时惊慌万
分,想找地方躲起来,但他就好像被魔鬼缠身,视线一直看向他们,双脚无法移
动般的伫立着。

  莉莉丝将一头倒在身上的男子抱紧,在他耳边蜜语着,「老公……其实人家
不是人,咯咯……是魅魔哦,就是那些在夜里袭击男性吸精的女妖,呵呵……人
家将你杀死了,还要杀死儿子和女儿,嗯哼哼……只为了能永远……永远的让你
记住我!」

  「为什么!」白辰瞬间红了眼,想挣扎着起身,但被她牢牢锁住了身体。

  「没有为什么,我那时就是突然想要玩弄你,你在我的生命中只是一只不起
眼的蚂蚱,稍微让我感觉到了爱,但我可不想要爱呢……」莉莉丝继续保持着少
妇苏洛熙的容貌与身体,她那张娇媚的脸这时让男子感到极是可怕。

  「看呐……小浩来了,这种年纪养的刚刚好,你知道我为什么不送他去吗…
…!因为啊,人家就是在等待这一刻!」不知吞了多少生命的淫穴突然放出吸力,
男子身躯颤抖了几下,精液又一顿猛射了出去。

  「不……不要……!洛熙……不要这样!求你了,你杀了我都行,别伤害孩
子啊!」父爱在这一刻显露了出来,它如一座大山将恶魔囚禁在山下。

  「才不呢……要是不榨死,你会记住我吗?咯咯……反正他(她)们最后都
会在快乐中死去的,我很温柔的啦……放心!……」莉莉丝兴奋的吻着男子的泪
目,就像是在地狱中吻着自己的孩子莉莉姆一样,爱与痛侵蚀着身躯。无情的看
着立于尸堆上的女战神,她的眸光是莉莉丝所最憎恨的,连路西法都被她打败了
……

  「不要……!唔……」白辰感到无边的绝望,自己居然一直与恶魔大被同眠,
即使是在那次最美好、最神圣的时候,她亦是一只杀人不眨眼的女恶魔!

  莉莉丝眸光微闪,侧过了头,看向小白浩这边。「咯咯……小浩啊,爸爸马
上就要上天堂了……等下妈妈就来与你交欢,你一定喜欢妈妈这样的美少妇,我
可是知道你看的那些东西哦……呵呵……!」

  「好啦!……辰……我们继续……请一定记住洛熙哦……最爱你啦!……」
莉莉丝转过头,露出一个最温情的微笑,就像是男子第一次见到苏洛熙的那一刻。

  「不!!!小……啊啊啊啊啊啊!」

  霎那间,莉莉丝就将男子的话给闷了回去,花心深处突然冒出无数细密的肉
丝,就像是触手一样,把男子的龟头紧紧捆住,像刷子一样旋动着扫刷着龟头马
眼。白辰只能放声叫喊,岂求着这股快感能从口中倾泄出去,他感到大脑仿佛是
高压锅中的水蒸气,随时会被这股快感给撑爆掉。全身的血液仿佛早已错乱,走
向不受心脏控制的朝下体涌去,高潮从插入她花心的一瞬间就完全没有要停止的
迹象,一浪高过一浪的精液潮仿佛无休无止,毫不停歇的从马眼口被洛熙狠狠地
抽吸出来,立刻就迎来了新的更加想要身死献身般的快感。

  瞬间的快乐是永恒还是唯一,白辰很想知道,即使自己的意识被她从脑海深
处抽出,毫无目地性的揉捏踩踏,像是随心所欲的践踏一只小虫子,越爱越恨。
可是,自己都还在期盼,还在渴求她能回来,回到自己与洛熙初见时,那名立于
山巅之上,骄阳之下,如神女洛神般的美丽女子。

  那一刻,自己才明白了什么才是自己所喜欢,所要用一生来爱的人,没有人
能比得过她,她就是自己的唯一,一名刚刚毕业,来到华山之巅旅游的女子——
苏洛熙。

  「啊!不好意思,打扰一下,我能……」

  当女子回眸的那一刻,一个诗词突然从白辰的脑海内闪现出来。

  「芳泽无加,铅华弗御。」

  她的美貌无需多说,淡雅的如同神女下凡,自己却语无伦次了。

  「对……对不起……!」

  想就这样离开,放弃刚刚偷看她时的那一抹想法。

  「我知道的,想找我拍照嘛,可以呢……」

  看着女子那无以复加的笑颜,自己还想要放弃,怎么可能,不能让她被别人
捷足先登。

  「呵呵,谢……谢谢……!」

  「摆好,开始了!」

  「苆子!」

  那一天晚上,白辰彻夜未眠,在华山山脚,与女子一起在酒店过宿,相互陪
伴,相互照料,而女子也答应了白辰的无礼、冒犯自身的请求,答应与他做一日
女友。

  然而,却是直接成了他永远的老婆。

  而在白辰与他所信任,所爱的苏洛熙交欢的快感中的回忆即将身陷黑暗,不
复光明时,不知是在九重天还是在九幽,一片祥和安宁之地。

  「……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神圣的声音突然停止,一双流
光溢彩的双眸如鸿蒙初分清浊一般,缓缓睁开。

  「嗯……!洛神,可有事?」悬坐于五彩神莲上的女神将视线落在了从神辉
中走出的女子身上,她仙灵的躯体仿佛是若水,轻则浮于万世,重则沉于鸿毛。
柔情的双眸仿佛也是一道清水,荡尽天下万魔,周身伴有水灵天泽,有龙亦有凤,
祥瑞而仙之灵,常有奇花仙葩开在她路过的脚下,生死只在一瞬间。

  洛神微欠身子,行了一礼,「洛是来接小芷的……!」

  这时,一道玄风夹带着桃花瓣随风而来,落在了盘坐于神莲下的女子额间,
她微睁双眼,目射玄光,眼神无波无情,仿佛连亲情都被斩去。

  「爱徒……去吧……!」声音如神凰娇鸣,却仿佛即将涅盘,透着说不出的
生衰。

  「本尊使命已完成,洛神……可要保重……切勿说出本尊还存于大世。本尊
即将离去,勿与那西方神争斗,如有犯华,以保国之本,另有人予以降之,切记
!」神莲上的女神说完,就淡去身影,连带着本体与五彩神莲一起,石化了。

  白芷朝神像拜了三拜,神情淡漠无比,显得极为高冷,她看向自己的母亲。

  「母上尊亲……」

  「哎!白芯呢?」洛神看向自己的女儿,眼光瞟了瞟。

  那位女神不可说,她是华夏的源头,万世长存。

  「妹妹她……化魔了,继承了魔道经……!」白芷眼光闪动,似有情在流转
着。

  「也是,仙魔二道向来争斗不休,常伴左右。即然娘娘传你仙道经,现又只
身离去,不可明说但可说自身。白芷,华夏神之权柄,洛就交予你手,龙魂的事
我以安排好,你是创立之人,洛与辰现可逍遥天地。」

  「回家吧,与我再见一次辰,以神之姿!」

  洛神说完,掌间捏出轻水道韵,有神水精灵化出,一道水之门出现在前方。

  而在这一刻,小白浩的家!

  「救命啊!不要过来……!爸爸!爸爸!」莉莉丝保持着苏洛熙的样子,她
带着无比勾魂的笑容,在她的脚下,白辰已然身死,仿佛难以相信的悔恨,他大
睁着眼,似乎要死死记住自己老婆的样子——苏洛熙。

  「妈妈……不要过来……!」跌倒的小白浩惊恐的看着自己的母亲,他挣扎
着蹬着小短腿,一副绝望的神色。

  刚刚爸爸突然目瞪双眼看向自己,极为可怕,双眼布满血丝,他大叫着要自
己逃跑,却被妈妈杀死了。

  现在,自己也会像爸爸那样变瘦,死在妈妈身上吧。

  「妈妈的乖宝儿,妈妈想与小浩做快乐的事,来吧!」莉莉丝抓住了小白浩,
一只嫩白的手抓紧了他的命根子。

  就在莉莉丝刚要将他小肉棒插入自己的淫穴时,一阵剧烈的空间波动伴随着
如大海般从九重天倾泄下来的恐怖威压,将她压趴在地面上。

  「白辰!啊!」

  「我要杀了你!葬海!」

  「不!」

  莉莉丝只发出一声轻微的呻吟,就被弱水倾吞,削肉剔骨,连惨叫都被闷进
了喉咙里,肉身与灵魂覆灭,只留灵性之辉闪烁着。

  白芷眸光黯然失色,似乎心中亦不平静,她还记得自己的父亲。

  「不会的!娘娘的土能生肉还魂,能造化万物,配界灵之水。白辰,你不会
死……洛不许你死……!」

  苏洛熙痛苦的抱着自己的爱人,有神水神土化万灵之源,传入白辰干瘪的体
内,然而,他却什么反应也没有。

  「母上……辰的神魂已然破灭,即使师尊亲临以五色神土为引,再造一个白
辰,亦不是他啊……!」白芷眼眸似有水光闪动,她凰裙上的神辉停止闪烁,蓦
然失色,如水墨之裙。

  「为什么世间要有魔……!」

  「为什么总是仙走魔就来!这是为什么!」

  「……呵呵,何为仙,何为神,我寻这道有何用,守护了国家却护不住爱人,
要这大至尊修为又有何用,世上已无魔,我已无牵挂,就让我与你……同去吧!」

  「母上……!不可!」白芷突然出手,有圣灵之光从柔荑间绽放,仿佛是一
道跨越远古山河的道韵之光,那是女神给予爱徒的礼物,亦是让她在这一刻所使
用。白辰一生中所有美好与不美好的记忆都从那灵性之辉中提出,融入道韵之光,
亦是融入苏洛熙的身体中。

  「母上有情,师尊无情,我亦忘情。就让这记忆伴随着母上吧,小浩与小雪
可还要母上抚养,更需母上的教导。」白芷看了一眼小白浩,他此时昏睡了过去。

  「……既然母上无愿忆起,那么就以母上大至尊的修为为引,封印起来吧,
师尊可不想失去你啊……母上尊亲……!」

  「封,须以人之精为引,肉之欲为本,子之念为神,可解封印。反之,解封
之人噬心陨魂,反噬自身。」白芷手掌凝光,道韵玄光在苏洛熙体内构成繁杂的
封印符文,她忘去所有,只记自己是一名失去丈夫的可怜少妇,他在车祸中身死,
自己必需育儿养女,将他们抚养成人。

  「哎……」

  「回归亦是痛苦,白芯还好不知道自己亲身母亲的样子,也不知这对她是好
是坏,可千万不要成魔啊……!」

  神辉流转着,白芷带着自己父亲的尸身离去了,而苏洛熙睁开了眼眸。

  熟睡的吐息伴着水灵之气在房间中流淌,躺在床上的少妇早已不是那个洛神
了,只是一名普通的少妇而已。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388ob.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