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我在AV的日子】(0038 公车之女)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soun9394
2020/07/25发表于:SIS论坛
是否首发:是
字数:6,280

            我在AV的日子0038公车之女

  「由希,这么晚才下班,肚子饿吗?」

  来到旅馆,开了房间,让由希坐在椅子上,任乐拿着准备好的摄影机对着她
进行拍摄,久保便坐在旁边的床上开始询问。

  再一次让任乐感到惊讶,原来这个久保已经做了许多事前工作,包中备好的
摄影机,又看着他从包里拿出的笔记本,里头已然写下了一条又一条的问题,这
一切,应该早已约好备好,看得出久保对工作的态度十分认真,让任乐不禁由然
起敬。

  「还好呢,不怎么饿。」

  「那喝酒吧,我买了几罐啤酒,喜欢吗?」

  这是刚才等待由希下班之时买的,久保打开了一罐递给由希。

  「嗯,喝酒是没问题的,只是我喜欢喝日本酒。」

  笑嘻嘻地接过啤酒喝了一口,由希已经没有了刚才的害怕,接受了两个男人
对自己的好奇「围观」。

  「日本酒吗?看来你喜欢和朋友一起去喝酒吧!那下次我请你去喝清酒。」

  「是的,我经常与朋友一起喝酒,有时候下班了就约在一起一直喝到天亮。」

  「喝到天亮?与男朋友吗?」

  聊了几句,气氛没有那么尴尬,久保也开始选入自己的话题。

  由希:「没有,暂时没有男朋友,就几个普通朋友而已。」

  久保:「是吗?那你喜欢怎样类型的男友?」

  由希:「嗯,怎么说呢?顺眼就好,喜欢就好。」

  久保:「哦,那你第一个男友是什么时候的?高中?还是大学?同学还是学
长?」

  由希:「高中吧,高一的时候,是位学长。」

  久保:「学长吗?那你的第一次就是给了他吗?」

  「嘿嘿,这个嘛,要回答吗?」

  哪不明白第一次是什么意思,由希有些害羞。

  「没关系拉,你就说说吧,让我们了解一下。」

  久保说得含糊,就是要诱导由希说出实情。

  「嘿嘿,第一次不在高中,是发生在初中吧,初三的时候。」

  啥?初中?任乐听着惊讶,拿着的摄影机也有些抖动。自己的第一次是在高
中,还是在毕业时期发生的。这个公车女竟在初三就给人开荒了,心头真有些自
愧不如,不知给她开荒的男人是谁呢?可惜久保没有追问。

  「初三吗?这也……厉害了。」

  久保早已猜想此女是早熟之女,心头并没多大惊讶,只是继续询问:「那你
最近有没有做爱?」

  「啥?」

  没想到对方如此直白,由希一时不知怎么回应。

  看出对方害羞而难以启齿,久保立时转口:「听说你交了许多朋友,是不是
呀?」

  由希:「是呀,大家都是朋友。」

  听见自己的交友情况,由希露出丝丝的自豪:「朋友不是越多越好吗?」

  久保:「是这样吗?那你怎么跟他们做的?是你约他们的吗?」

  靠,这个问题才算直截了当地问出主题,久保故意问得随便,没有引起对由
的反感。

  由希:「没有拉,都是他们主动约我的,跟我说想要。」

  久保:「然后你就跟他们做了?」

  由希点了点头,解释说:「因为他们在店里吻了人家,心里头就确认了,都
是朋友嘛!」

  靠,什么心态,爱好解决性问题的公车女吗?在店里头跟人家接了吻就答应
了,果然随便上落。

  久保:「你喜欢接吻吗?」

  问题越来越深入了。

  由希再次点了点头:「嗯,喜欢……哟,干嘛问人家这些事情,好丢脸的,
呵呵!」

  才发觉久保的问题另有意图,由希掩嘴而笑。

  呸!都不知让多少男人上了多少回,任乐心头感到不齿,还装什么清纯呢!

  但久保并不介意,还伸手往由希的大腿摸去:「这样你并不讨厌吧?」

  因为由希坐着的椅子就靠在床边位置,久保手一伸就可以摸着,非常方便。

  今天的由希只是穿了一条牛仔短裤,露出白净的美腿。其实由于角度问题,
任乐的镜头一直对着由希的正面,就连她那美腿内侧也忽隐忽现地拍了下来,短
浅的小裤子直接露出了她的小内底。

  「什么呀,不是说了只是采访吗?」

  看着久保忽然伸手过来摸上了大腿,由希一时害羞,但并不害怕,只是缩了
一缩身子,没有反抗对方的越轨行为。

  既然你不反抗,久保也不客气,一边摸着大腿一边继续发问:「那你有自慰
吗?」

  「啥?……哈哈哈……」

  一时回不神来,等听明白了,由希又再掩嘴哈笑。

  久保:「有没有自慰,喜欢吗?」

  「嗯,喜欢!」

  由希笑哈哈地点了点头。

  久保:「一天几次?」

  由希笑了笑,立时摆摆手说:「哪有一天几次,嗯(回想)……一周三、四
次吧!反正在床上空闲了就想弄。」

  「就像这样吗?」

  摸着大腿的手已然往内深入,接触到小内的底线手指头不安分地拨弄着。

  「别这样嘛,好丢脸呐!」

  由希看了看对面的任乐,一脸的害羞之情,却没有反抗久保的意思,任由抚
摸。

  久保:「一周才三、四次?其余时间都和男人做吧?有没有计算和多少人做
过?」

  由希一脸的懵懂:「嗯(回想)……没有呀,十几个吧,哦,可能二十个吧!」

  哇噻!

  二十个?

  看着镜头内的由希,任乐吞了一下咽喉,心头有一种无地自容的惭愧:比我
操的女人还多,妇孺少女加上AV女优都没有这贱货的经验丰富,这才大学生,以
后的人生色彩肯定更加精辟,猫有九条命,恐怕这女有九只B都不够用。

  久保:「看来你真的不讨厌,那你喝了酒会怎样呢?」

  「喝了酒吗?」

  由希尴尬地笑了笑:「喜欢接吻,会变成接吻狂。」

  靠,是这样了吗?果然是酒后乱性。

  「原来是这样呀,那你刚才喝了两口啤酒,有没有想接吻的感觉呢?」

  摸着由希的大腿,久保竟然当着任乐的面前把由希拉往身边,还不规矩地一
手搂着,十分猖狂。

  「唉哟,不是采访的吗?怎么会这样的,不要嘛!」

  由希根本没有喝那啤酒,却任由久保把自己拉往对方的身上,丝毫没有挣扎
或反抗。刚才久保的几下抚摸与撩拨已经燃起了由希的「爱心」。

  果然是公车女,久保根本不费什么唇舌或暴力,就把此女搂于怀中,还开始
在她身上乱摸乱抓。只是抓摸了一会儿,由希粉嫩的小脸蛋已然泛起红晕:「不
要这样嘛,人家害羞的。」

  久保哪理会由希无反抗的「哀求」,在她身上摸来抓去,特别是上胸的两团
肉包子,一手一只揉搓抓弄,还故意询问:「喜欢吧?这样抓你爽不?」

  「嗯……别……别这样嘛!」

  由希被揉得无力呻吟,发现摄影机还在拍着她的粉脸之,立时扭头避开:
「好丢脸呀!」

  久保哪会停止动作,还特意分开由希的双腿,有意在镜头面前露出她的小白
内,来回摩擦着内底:「你喜欢做那事吧?有没有讨厌的,拒绝过的?」

  由希:「嘿嘿!你想我拒绝你吗?」

  假意挣扎了几下,倒在久保的怀中毫无反抗,任由对方的抚摸。

  久保:「那你有拒绝过别人的吗?」

  由希:「嗯……好像没有呢!」

  「那你现在想做吗?」

  抚摸着由希的内侧,久保问得非常直白,却没有继续的深入或霸王硬上,只
是持续性地撩拔挑逗。

  但此时的由希已然被撩得火烧,全无之前的害羞或不适,就想着男女的情事,
立时点了点头说:「你摸得我好舒服,我想做了。」

  久保没有理会由希的话意,反而另转问话:「和你做的男生里头,有没有难
忘的,或者说技术方面让你爽快的?」

  由希:「嘿,怎么又问这种问题的?真让人丢脸!」

  久保:「有没有遇过男优?」

  由希:「啥?」

  久保:「男优,就是拍A片的那种男生,你应该有看过那种片子吧?」

  由希:「哦,你说A片里的男生吗?那倒没有。」

  久保:「想不想与那种男生做,眼前就有一个了。」

  由希猛然瞪眼,不可置信地问:「你吗?原来你是男优?」

  久保笑了笑,指着任乐而说:「不是我,是他,他可是男优出身的,也是我
的助手。太田,由希想做了,你来上!」

  啥?拿着摄影机的任乐一脸惊讶,这个久保怎么叫他上呢?他不是来当助手,
只是负责拍摄吗?怎么现在叫他上?上哪?开玩笑吧?愣着的不只是任乐,还有
由希,都把人撩得欲火难息,怎么一下子就换人呢?

  「你呢?你不想要吗?」

  此时仍然抓摸着由希的上胸双团,怎么都理解不了这个久保竟然「悬崖勒马」,
还没有锣鼓开场就主动换人。

  竟然认真的,久保甩开了由希的依偎,与任乐对视一眼,便上前接过他手中
的摄影机而说:「我是编导,今天主要是采访工作,采访还没结束呢,可不能因
为纵乐而把工作给丢了。」

  是这个意思吗?任乐心头一百个,一千个的怀疑。知道久保这么做是另有目
的的,但此时哪敢过问,更不敢违逆他的意思。与久保交换了位置,便坐在由希
的身边。

  「怎么换人了?这……」

  虽然习惯了有另一个男人身边在场,却没想到会临时换人,怎么也有些胆怯。

  此时久保没有说什么,却瞪了任乐一眼,示意他安抚由希的情绪,别把他找
回来的访问给泡汤了。

  收到久保的指示,任乐哪不明白,立时谦谦有礼:「你别担心,我是AV男优
的太田,你很正点呀,刚才都看得我心里痒痒的。」

  正点的话是昧着心头说出来的,看这个由希就只是邻家小妹的感觉,三无
(无样,无胸,无气质)特色,在女优界里头来说,就是个快餐女——一次生而
已。

  任乐一边说着,一边抓着由希的小手来回抚摸,这是减低女生的害怕感,增
加彼此的熟悉感。果然奏效,这个由希脸露担忧,却没有多大的厌恶,只是怯怯
地问:「太田先生,你真的是男优吗?」

  「那是当然,你没有与男优做过吗?」

  脸上装着豪言壮语,但心头却没有底气,男优是男优,只是汁男而已。

  由希:「嘿嘿,和那么多女优合作,那你肯定很好色了。」

  「那是当然,像你这么正点的女生,更会好色之极。」

  一边说着,一边伸手摸往由希的上胸,露出色咪咪的目光。

  「你真好色,就只会摸人家的胸部?」

  呸,哪个男不喜欢奶子,这段日子都没有碰过女人了,公车女就公车女吧,
总比飞机的好,不用「打」。

  「我们到床上吧!」

  既然答应了久保,就要做出男优的本色,不能因为对方是公车女就嫌弃人家。
把由希送到床上,任乐非常「专业」地与之接吻,抚摸,开始撩动对方的欲火。

  由希没有反抗,任由任乐对她上下揩油,还咪着眼,享受着这种被人占便宜
的感觉。

  久保看在眼内,开口询问:「你似乎很享受被男人抚摸的感觉吧?」

  由希点了点头:「嗯……我就喜欢这种感觉!」

  久保:「除了被人抚摸,还有什么呢?」

  由希想了想:「嗯……被舔吧!」

  这个时候的任乐开始吻她的脸庞,然后舔起她的耳垂,一般情况下的女生对
于那个部位比较搔痒,不怎么喜欢。但由希却十分受落,还发出舒爽的呻吟——
耳垂应该是她的敏感点。

  既然找出由希的「弱点」,任乐当然毫不客气地尽量攻击。舔着耳垂,大手
开始不安份地往下移,摸向由希的重要部位,更用中指透着小内挖弄她的穴洞口。

  「嗯……嗯……嗯……」听着由希舒爽的呻吟,久保又问道:「那你喜欢被
舔还是被摸呢?」

  「嗯……都……喜欢!」

  由希无力地回答问题,被人抚摸挖弄感到无比舒爽,由希不由自主地摸向任
乐的裤裆,那处已然硬涨起来,摸得由希眼蒙迷离。

  「兴奋了吧?把衣服给脱了……」

  渐入佳境,任乐轻而易举地脱下由希的上衣,露出粉嫩的小肉团。虽然不大,
抓在手上的肉感还不错,低头便是一口咬上那颗红提,痒得由希的身子往后颤动,
却被任乐双手搂紧,任由他大口咀吸。

  「太田先生的不错吧?他可是一流的男优。」

  久保拿着摄影机近距离拍摄任乐咀奶的镜头,还要拍一个大特写。

  「嗯……太田先生好变态呀,舔得人家痒痒的,好不舒服。」

  怪责任乐舔奶舔得难受,其实内心的欲火十分高烧,还故意左右推移,好让
任乐咀嚼两边的提子,最后忍不住,一把推开任乐的搂抱,快速脱下那牛仔短裙,
只剩下一条小内,躺在床上张开大腿:「别舔奶子了,快给我舔穴吧,那里痒死
了。」

  啥!命令式的口吻,竟然如此主动要求,心头有些难受,任乐也不好发作,
只是乖乖地凑近小内的骚穴,才发现小底处竟然湿了。靠,这是骚女骚穴流骚水,
怪不得公车女,天天都要男人吧!

  任乐自动自觉地让开位置,好让久保的摄影机拍下那难得的一幕。

  「真骚,都湿透了,天天都想男人吧?」

  久保也十分惊讶,故意用手指在那小内上摸弄,果然湿湿滑滑,透过内底都
沾有女生的汁液。

  由希:「嗯……有时候想吧!」

  久保:「想的时候会怎么做?找男人吗?」

  由希:「嘿,哪有,只是……自己挖弄呗!」

  那就是自摸了,让久保拍完特写,也不急着脱下小内,任乐就这样有手指在
外头挖挖弄弄有意调戏一番,弄得由希翻来覆去辗转反侧,想夹紧大腿,又被任
乐压住,挖得穴洞汁液横流,透着小内又湿又粘又腥又骚。

  「嗯……讨厌拉,别挖了,人家要你舔……」

  靠,这小妮子喜欢被舔吗?

  此时不着急,扯开小内,露出黑松松的小密林,粘在黑毛上的液汁闪闪发亮。

  穴口暴露在眼前,虽是公车女,肉穴并不浓黑,可能年纪尚轻吧,还有些粉
色。

  两片肉门向外微张,上面的肉蒂明显突挺,似乎发着无声抗议,十分诱人。

  挪开位置,好让久保拍摄那神秘地带,可惜如果这片子售卖的话,这部位是
要打马赛克的。

  而任乐用手指往穴内扣挖,一挖才发现,里头全是浓浓的液汁,啥回事,比
男人的汁液还要浓,不会有什么流液病吧?

  故意粘上里头的浓液,往外拉出,清楚形成一条粗粗的丝线。

  连久保都觉得不可思异,摇头叹息:「厉害呀,都湿成这样了,由希,你的
粘液拉出来比餐馆的面条还要粗长呢!」

  「啥?」

  由希一时领悟不过来,发觉之时才害羞地说:「别挖了,真羞死人,快舔吧,
痒死了。」

  靠,就喜欢被舔吗?看着浓浓的女汁流出来,又腥又骚,看上去就有点反胃。

  「你放心好了,太田是A级男优,舔技一流。」

  久保这话不是对由希说的,而是提醒任乐,你是一级男优,你懂的。

  哪不明白久保的意思,要么往前操,就当作一次特训吧!

  用手往花穴一抹,把穴口的那些骚液抹去,眼前一闭,舌头一伸,舔向突起
的肉蒂。

  由希身子一颤,发出无比舒爽的呻吟:「嗯……嗯……别……呀……别……
你好坏呀,都插进去了……呀……别呀……」

  开始之时,还用舌头舔着肉蒂,后来心一横,任乐竟然伸长舌头,以舌代屌,
深钻花穴。

  由希也没想到任乐的舌头粗长,当然,舌头没法与大屌相比,但至少钻入穴
洞,有一种被操的快感。

  这是第一次被人舔穴舔得被操的感觉,而且舌头灵活方便,在洞内可以上下
左右转动撩拨,让由希难以想象又无法摆脱的喜爱。

  由希是舒爽快活,可苦了任乐,那腥臊的骚汁如洪水般流入口中,虽然不怎
么恶臭,但一想起这骚穴是被二十个男人操B的公车女,一股恶心直冲心头。

  又难以吐出,只好避实就虚,总之为任务而「抛舌头洒尊严」,不然你就是
一个不合格的男优,只配做C级汁男。

  其实换个角度,现今的红星女优哪个矜贵呢?

  上百部的片子,合作的男优至少二十个以上,再加上「拉拢」的导演、「侍
候」的赞助商等等,被上的男人比这个公车女还要多,你一个小小的汁男还有什
么要求可言。

  「呀……爽死了……别停……」

  忽然大腿夹紧,生怕任乐停止舌操,似乎有了那种欲泄的冲动,让由希兴奋
不已。

  小骚女这么快就要泄身了,让任乐有些意外,但无论怎样,都为自己的舌操
感到自豪。立时加快抽动,虽然很累,却明显感到由希的大腿猛然夹紧,身子抽
搐颤抖,浓浓的女液喷薄欲出:「呀……呀……呀……」

  声音由大变小,在房中回肠荡气,胸脯连绵起伏,由希满脸红晕,大战淋漓
之后只得躺在床上无力呻吟。

  趁着由希休息的空档,久保拿着摄影机上前询问:「怎样?爽了吧?」

  由希满脸羞红,回醒之后才缓缓说出感觉:「嘿嘿,舒服!」

  久保:「很舒服吗?」

  「嗯……」由希回想了一下:「有些意外,没想到舌头都可以这样操穴,只
是没有肉棒那般深入,希望可以再激烈一些就好了。」

  久保:「喜欢激烈的吗?」

  「嘿嘿……」由希没有回答,算是默认。

  久保:「你的身子不错,小穴更赞。」

  由希:「是吗?」

  久保:「张开小穴让我看一看。」

  「嘿嘿……」由希没有拒绝,听话地张开大腿让久保观看。

  然而久保并不满意:「看不到呀,你用手扒开让我看清楚。」

  靠,久保的话有些过分了吧,命令式地让一个少女扒穴观看,这是一种羞辱。
然而由希并不厌恶,当着二人的面前听话照做,完全配合命令,甚至不觉得羞耻。

  看着由希拨开浓密杂乱的森林,亲手扒开花穴,打开两扇大门,露出内门,
黑漆漆的洞穴深不见底,让久保惊赞:「好漂亮的粉红色,好好看呀!果然少女
的好。」

  只是一旁任乐不以为然,这是久保的谎话而已,看多了女优的花穴,由希的
骚B就不那么稀奇了。

  现在由希完全服从了久保的命令,怎么操她也不过分了。

  任乐心头一动,让由希驯服,难道这才是久保此次访问的目的?

  若是女优,在人前露穴是为了拍摄工作,而由希只是普通的女生,这么不害
羞地听从指示,应该平时都习惯了,受到男人「们」的深度教育,果然公车女的
风范。

                (待续)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388ob.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