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D市之影】(四)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四)

  王家栋回来了以后日子好像又回到了正轨,每天按时的训练,生活没有一丝
的波澜。

  周五下午王虎去物业露了一下脸,他终于知道了孙主任所谓的烦人的女人究
竟烦到什么地步,一开始是恨不得查王虎的户口本和全家,然后知道王虎是监控
外包,就开始要王虎帮着修电脑,什么电脑卡啊,不好使啊,网慢啊,之类乱七
八糟的事情,搞得王虎只好落荒而逃。

  在物业露过脸以后王虎就去了趟朱姝那边,朱姝这两天心情很低落,低落到
店都没开,王虎有理发店钥匙就从后门进去了。一进去就闻到房间里一股怪味。

  「你还来干吗?」

  「明天中午来我家吃个饭。」

  「不去。」

  「随你,钥匙还给你。」

  「你不怕我告你强奸?」

  「你去告吧。」

  「你就这么狠心?」

  「你自己想想你怎么对我的,咱不提钱的事,那压根不叫事,你自己想想你
对我咋样?老子是什么,你的按摩棒?你养的狗?」

  两个人的对话就这样结束,王虎离开了理发店,回了家。

  「爹,她不来怎么办?」

  「不来就不来别。现在搞不定以后也可以搞,吃喝嫖赌抽,坑蒙拐骗偷,总
有一款适合她。」

  「合着爹你是一点把握都没有啊。」

  「会所虽然黑,但是不会乱来,进会所的贱奴,哪个不是欠了一屁股的债?
你以为我们是看到路上有人麻袋一套拖回会所屄她接客的?只要他们能还出钱,
会所压根不会动他们。在会所的每一个,都是欠了一屁股债,弄得天怒人怨众叛
亲离的。如果一个人不贪,那么会所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

  「有不贪的人吗?」

  「嘿嘿,没有。」

  「对了,晚上我带王菲出去玩去了啊。」

  「你带着他到处玩算几个意思……」

  「他还要练个屁,应该会的都会了,剩下的天天练也没个客户,有个毛用。」

  「我再提醒你一次……」

  「我懂,会所知道都没说啥,你怕什么?」

  「大当家的有一个事情没讲,对于会所来说,要求忠,是不够的。像你爹,
只能是个老员工,不会成为骨干。能给会所弄来客户弄来钱,就会被看重,会所
现在容忍你,不出事,也就是容忍,出了事,会算总账。」

  「弄到钱不就他妈可以了,让我试试,反正他现在的状况都这样了。」

  晚上王虎就带着穿的花枝招展的王菲上街去了。当然王虎也不是啥事都不干
光玩,出去也是一个拍照的过程。

  周六,大约上午10点左右,王虎家就来了个人。带着工具来的。经过王家
栋介绍王虎知道了是会所的化妆组员工。经过化妆组的化妆,王菲的脸能够在路
上有足够的回头率了,就是化妆师看了王菲有的那套衣服直摇头,最后说了句可
惜了,凑合穿吧。化完妆化妆师就走了,说是天天忙化妆难得有空出来一定要去
血拼……王家栋自己去买了菜然后做了一桌菜。到快12点的时候他家的门有人
按门铃了。王家栋亲自去开门。

  「朱老板赏光,幸会幸会。」

  看着王家栋的笑脸和伸出来的手,朱姝很难把他和电话里怼她的人联系起来,
不过她很快也明白王虎爸爸绝不是个善茬。伸出手和王家栋握了握手。

  「王寅爸爸你好,老板什么的说不上,你还是叫我小朱吧。」

  「哈哈哈哈,朱老板说笑了,老板就是老板,可不管大小的。菲菲,叫人。」

  「朱阿姨好。」

  随着一声甜甜的女声,朱姝心里的火又冒了出来,但是现在实在不好发作。
阿姨是几个意思,意思是我老了?她的目光随着声音看到了站在王虎身后的王菲,
立马心凉了一截,小姑娘就算用女人的标准来看,脸都算漂亮的,接近一米七的
身高,纤细的腰,丰满的胸和臀。这他妈怎么长得,自己怎么比,一句骚货想脱
口而出最后还是收了回去。

  「这孩子长得真漂亮,是小寅的女朋友?」

  「哈哈哈,说笑了,他堂叔家的孩子,过来住几天今天就要回去了。」

  「不嘛,菲菲不要回去。」

  「胡闹,晚上我送你回去,乖。」

  「哼。」

  看着王菲撅起嘴,朱姝一阵暗爽,他妈的小浪蹄子可算是要滚蛋了。你个贱
人是王虎的堂妹,要不要脸啊。表面上王家栋则在和朱姝说着一些客套话,比如
说谢谢她照顾王虎啊,自己忙冷落了孩子啊之类的。坐下来吃饭还不到10分钟。
王家栋的手机就响了。

  「是我,什么事情?你说。什么!你们怎么做事的?我一不在你们就搞幺蛾
子。不会和客户好好说话?什么都要我来要你们干嘛,我发工资给你们干什么的?
下面谁搞出来的幺蛾子让他去财务领了工资走人,今天就走,我现在过来,我到
场他还在你也给我去财务领工资走人。肏他妈老子一顿安稳的饭都吃不上花钱雇
你干什么的?你这个月绩效别想了,你要不爽现在也去财务领工资走人。」

  其他三个人都看着王家栋。朱姝可算吓了一跳,原来王虎他爹真是老板,这
凶的。

  「哎呀实在不好意思啊朱老板,手底下人太笨,不会做事,你看我这请你吃
饭呢现在遇到这么个情况。」

  「王老板你先去忙吧。这里没事。」

  「啊,哈哈哈,那我先出去一趟,小寅你陪陪朱老板,一会送朱老板下楼啊,
爹这边没办法,得去看着,爹下次有空再陪你。菲菲我晚上回来接你送你回去,
不准闹别扭。朱老板你慢慢吃,我先走了。」

  说完王家栋抄起电话一边拨号一边就冲出了家门。剩下三个人默默的坐着,
一会王菲就开始说话了。

  「哎呀,朱阿姨你还不回去啊,留在这里不尬吗?」

  「你什么意思?」朱姝火一下就起来了,一拍桌子,恶狠狠地问道。

  她忍了王菲很久了。

  「哎呦,比小虎哥哥大一圈的老阿姨了,还缠着小虎哥哥,你是图他人呢还
是图他钱呢,还是两样都图啊?真没想到你这种外地乡下人能不要脸到这个地步
哟。小虎哥哥你要离这种老女人远一点,骗你没商量的,她在老家说不定还有个
老公还有两个孩子呢。」

  「肏,谁他妈不要脸,你个贱货和王虎是亲戚,你是他堂妹你缠着他?乱伦
你知不知道啊。」

  「这在你们乡下不挺常见的吗?叫什么来着,亲上加亲。要说乱伦哪能和你
们比啊。哦对了,我就是不要脸啊。」

  王菲说罢开始脱衣服,朱姝吃惊的看着王菲把上身衣服脱光。

  「看到了吗?乳环,专门为了小虎哥哥打的。」

  王菲一对奶子比她还大,看到乳头上的金属环,朱姝吓了一跳。看到王菲用
手解开王虎的裤子,用嘴叼下王虎的内裤,开始吮吸王虎的鸡巴。那贪婪的模样
简直像在品尝绝世美味。

  「呵。小虎哥哥,菲菲不在乎,菲菲就要当小虎哥哥的狗,菲菲什么都不要
只要小虎哥哥你,你就是菲菲的主人。主人将来有了主母只要床边给菲菲留条毯
子,只有主人在菲菲就伺候主人,只有主母在菲菲就伺候主母,你们都在菲菲就
伺候你们,主人有了孩子就是菲菲的小主人。」

  王菲一边说着一边撇了眼朱姝。

  「这种老女人什么都想要,她图你钱,图你的人,还想着骑在你头上,最后
她全家都会骑在你头上,小虎哥哥你想清楚了。今天晚上菲菲就要走了,以后菲
菲每周尽可能来小虎哥哥这边,小虎哥哥你有欲望就对着菲菲发泄,你想干嘛就
干嘛菲菲都配合你,你要菲菲的命菲菲也给你。你远离这种老女人好不好?」

  朱姝被吓呆了,她面前的小女孩真的是敢拼,她真的比不了。

  「你不走吗?你要看着小虎哥哥肏菲菲吗?小虎哥哥,她想看就让她好好看
吧。小虎哥哥你肏死菲菲吧。不要带套,菲菲是主人的肉便器,只要主人爽菲菲
没事的,菲菲自己吃药。」

  朱姝跌跌撞撞的跑出了王虎家,背后是王菲得胜似的笑声,那个笑声让她头
痛欲裂。她第一次觉得自己做女人失败到了极点,她以为只要勾勾手王虎就会来
她的怀抱,没想到现在的小姑娘随随便便都这么狠,长得比自己好看,比自己听
话,比自己下作。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来的。跌跌撞撞的好碰到个人。

  「哎呦,要死啊,走路不看不长眼睛哒,什么人啊这是。」

  「对,对不起。」

  「哎呦,这不是小朱吗?怎么这样啦?」

  朱姝这时候看到她撞的人是李姐。

  「李姐……我……」

  「哎呦,这谁欺负你啦,快和李姐说说,李姐帮你找他评评理。」

  两个人在小区里找了个椅子坐下,朱姝哭哭啼啼的说,也不好说细说全。李
姐听了个半天。

  「你这说了个半天不清不楚的,反正就是你的小奶狗被别的小骚蹄子给勾走
了,是不是?」

  「嗯。」

  「去打她啊。拉着她出来裸体游街,扯她的头发撕烂她那张屄嘴。」

  「别人比我拼,别人愿意当小奶狗的狗,愿意当什么肉便器,小奶狗压根都
不看我一眼了。」

  「和姐说说你和小奶狗之间的事情,别害羞,姐给你分析分析。」

  朱姝哭哭啼啼的讲了半天。就被李姐一顿埋怨。

  「小朱啊,不是我说你。都说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你别说舍孩子了,你是
连一点肉沫沫都不肯出就指望着狼进你的套啊。你这骗的小处男忍你一个月已经
是别人不懂了。别说这次你遇到这种小骚蹄子,随便愿意对他好点的,人都走了
啊。」

  「可是,可是李姐,我的第一次给了他啊。」

  「哎呦,你都35了还第一次可真是值得炫耀啊,你咋不再存几年咧,你存
到个50,60,村里还帮你立碑是咋地?城里的小孩子还收敛点,这样十六七
岁的破处的一大堆,每年一放假那个医院流产都排队。有的地方十六七都抱第二
个啦,你自己想想你老家的状况,你还拿这说事?」

  朱姝就是哭哭啼啼的不说话。

  「你老姐我玩小奶狗,是实打实的出钱,你这又不肯出钱,又不肯卖力,还
指望着别人对你一心一意,姐帮不了你,神仙也帮不了你……你啊,要么出钱,
要么出力,要么就忘了这事吧,啊。不就是小奶狗被人勾走了吗,你都爽了一个
月了,姐怎么遇不到这么好的事呢,下次再骗一个,有好骗的向姐介绍介绍。」

  朱姝最终失魂落魄的回了理发店。

  晚上,王菲把自己的妆卸了,衣服整整齐齐的叠好,跪在王虎的脚边。

  「主人把贱奴捆起来吧。贱奴要回去了。」

  王虎就照着他来的时候的样子把王菲身上的东西一样一样给他加上。两个人
都没说话。随着王虎的手机收到一条短信,他带着王菲去了地下车库。来接王菲
的还是老熟人。

  「上车。」

  司机冷冰冰的说了一句,王菲正要上车,被王虎拦了一下。

  「师傅,抽根烟,我和他说两句,可以吗?」

  说着拿出一盒软中华,递到司机的手边,司机看着王虎,王虎也看着司机,
两个人对视了一会,最后司机伸手抽了一只烟。

  「走的时候也不和我告别?」

  「贱奴有罪,贱奴忘了规矩。」

  王菲下跪,向王虎磕头行礼,王虎等王菲行完礼,一把拉起王菲,然后搂着
他。

  「回去了呢,不要急,不要怕。下周老子就去做什劳子的转正任务了,等转
了正,你就等着划到老子名底下吧。以后没事想出来玩,就和我说,我带你出来
玩。大当家的说有会所一天,就少不了我们一口吃的,你跟着我混,有我一口吃
的,就有一口喝的,懂。」

  「是,贱奴一定乖乖听话,贱奴祝主人转正成功。」

  「去吧。」

  王虎拍了拍王菲的屁股,王菲上了车,王虎关上门。

  「你小子可坏了很多规矩啊。」

  「贵姓?」

  「鄙人姓钟。」

  「钟师傅,你说,咱们这行当。坏了多少法律?」

  钟司机一时语失。

  「哈哈哈哈哈,说笑了,钟师傅,你们已经不需要搏命了。我可以一搏。」

  「你不担心你爹?」

  「我爹给会所鞍前马后十几年,要是真因为我的错,被连坐了,我不知道会
不会伤了会所其他人的心,以后还有没有后继的人,对我来说,又有什么关系,
我都死啦,我死后还怕洪水滔天啊?」

  「你是个无法无天的。」

  「我爹这么多年一周和我说不上一句话,真出了事,他就得帮我担着,这是
他种下的因,就算结了苦果,他也得吞。」

  钟司机丢了一部手机给王虎。

  「周日晚上再开机,周一统一听指挥,你第一次出任务,我能给你的唯一忠
告,想转正,冲前一点,别怕沾血。」

  「奇了怪了,一般小说啊,电视里前辈不都是劝小辈别冲太前吗。」

  钟司机也不理王虎的胡诌,回到车里。

  「多谢。」

  王虎向钟司机拱拱手,也不看他,一声道谢转身就走。

  「哎,鸡巴天天有人舔,天天有人日的好日子没喽。」

  王虎哀叹着,拿起手机拨通了几个电话。

  「歪,王八蛋,出来喝酒。」

  「草泥马小崽子在干嘛,出来喝酒。」

  「贱人,叫哥几个,出来喝酒。」

  回家把他爹上次喝了几口就又封起来的茅台也带上。就出去喝一帮狐朋狗友
喝酒了,一帮人痛痛快快的吃了一顿烧烤,酒过三巡,王虎拿出那瓶茅台,给一
帮狐朋狗友一人倒上一杯。

  「哦,虎哥牛批。」

  「屌屌屌,茅台啊。」

  「兄弟们,今天这杯酒,我敬各位,干了。」

  一群人把就干了。

  「我爹给我找了份工作,以后有正儿八经的工作了,浪不得了,这里和弟兄
们说一声抱歉,以后没得浪了,不是兄弟我不想,是兄弟我没办法……」

  听到王虎以后没得浪了,一群人也消沉了不少。

  「虎哥这算是散伙酒?」

  「散你麻痹。老子就说不能瞎几把浪不是说完全没得浪或者不想浪了,你看
老子像要从良的样子吗?」

  「哦,哦。我就说么,虎哥,喝。」

  「哥消失了,也别想哥,哥发财去了,哥要是在,有空和你们一起浪,有机
会,兄弟们一起发财。今儿哥请了,喝。」

  一群人吃喝到老晚,王虎看这这么一群人,知道这群王八蛋其实和他一样,
念不进书,也想有一份工作,但是很难,没钱就只好瞎几把混,跟着蹭,看似热
闹,真的遇上事,呵呵……直到最后烧烤摊就剩下王虎一个人,静静的坐在那。

  「老板,结账。」

  「好嘞。」

  回到家,王虎不知道还要不要吃补药,不过最终还是决定吃,吃完就安安稳
稳的去睡。周日,王虎去菜场买了只鸡,买了条鱼。回家试着杀了次鸡,剁条鱼,
算是给自己壮胆。告诉自己杀人其实和杀鸡没啥区别……个屁。一想到明天可能
见血,王虎的精神还是绷紧了。王虎这时候真希望王菲在,能踹两脚舒缓一下心
情,实在不行肏一顿,肏累了自然就能睡着。

  不过王虎知道什么小说电视里那种大战前来一发的桥段,简直就是在求死,
不过他的压力是真的很大。他看到堆在墙角的健身器具,想起他以前还练练,但
是始终没恒心。于是拿起器具锻炼了一会。最终还是静不下心。只好出门闲逛。
不知怎么的,就在楼下遇到了朱姝。

  「她走了?」

  「嗯。」

  「我就逛逛。」

  「周末了,来理发的人多,早点回去开业吧。」

  「没心情,怕剪坏了。」

  「哦。」

  两个人几句话后就沉默了。

  「我今天心情也不好,先走了。」

  就在王虎走过朱姝身边的时候,手被朱姝拉住了。看着朱姝泪眼婆娑的样子,
王虎叹了口气。

  「朱姐,一开始我说你是好人的时候,你是真的很好。后来,你对我怎么样
你心里有数。」

  「我给了你第一次啊!」

  「朱姐,千万别和我说那两瓶酒真的能喝到你发酒疯。」

  王虎挣开朱姝的手,准备继续走。又再一次被拉住。

  「朱姐,你到底想怎么样?」

  「我……我做……做不到她……那样,但是,我可以……试试。」

  王虎这时候知道朱姝陷落了,本来没抱多少希望,用激将法居然成了,爹说
的真没错啊,这个女人实在是蠢的可以。

  「行啊,跟我来。」

  朱姝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跟着王虎走,大概是脑子抽了,但是她就是跟着
王虎走了。她不知道王虎是怎么会有16栋的防盗门钥匙的,但是王虎开了门,
她就跟着进去了。进去了以后王虎一巴掌抽在朱姝的脸上,朱姝直接被打蒙了,
然后看着王虎把她的衣服撕了,刚想拦着啪的又是一巴掌,打的朱姝捂着脸不知
所措。王虎一个星期拿王菲练打耳光算是练出来了。把朱姝扒光以后扯着她的头
发把她拉到一堵墙边。

  「双手撑住墙,不准给老子动。」

  然后脱下裤子露出鸡巴就插了进去。

  「肏,个贱货喜欢被强奸是吧,下面全他妈湿了。」

  「没……」

  啪啪,王虎狠抽了朱姝屁股两下,抽的朱姝疼的乱动起来。

  「肏,顶嘴,再顶一个试试,动,动你妈屄,老子肏你的时候不准动,动了
打不死你!肏,贱货,叫啊……」

  朱姝一开始还不肯叫,然后屁股上又被王虎打了,随着屁股被一巴掌一巴掌
的打,朱姝终于忍不住开始叫疼,然后开始呻吟。

  「他妈屄打的老子手疼,下次再这鬼样老子拿皮带抽死你,贱货……」

  朱姝高潮到第五次的时候,王虎还没射,觉得累了一把推开朱姝,朱姝无力
的瘫在地上。

  「贱货,爽了5次老子都没能射,你这个屄是他妈有多松?」

  想想每天肏王菲那感觉真是好,人乖巧,口活好,菊花还松紧适宜,如果不
是他妈的男人那该有多好。拉起朱姝直接捏住她的鼻子强迫她张开嘴,然后把鸡
巴塞进她嘴里,狠狠的捅着,捅着就听到朱姝开始呕吐的声音,抽出鸡巴。

  「废物,他妈菲菲能把老子整根鸡巴吞进去含半天,你说你有多废?」

  「呕……呕……」

  朱姝现在无力回答王虎的责骂。啪啪又是两耳光打在朱姝的脸上,随即王虎
开始打起了朱姝的奶子,抽出皮带开始抽朱姝的屁股。

  「肏,贱货,肏!」

  「小虎,别,别打了。」

  王虎看到朱姝下半身地上流出的一滩黄尿。

  「骚货,能被打到高潮也是不容易,别人知道你这么贱吗啊?」

  「不是,我……」

  「肏你妈叫主人,给老子跪好!」

  说罢王虎继续用皮带抽打着朱姝,直到朱姝真给王虎跪好了才停手。

  「主……主……」

  啪,王虎直接给朱姝来了一耳光。朱姝看到王虎暴虐的脸和血红的眼睛,吓
得哆哆嗦嗦的叫了句主人。或许是刚才的暴虐耗尽了王虎的体力,王虎也靠着墙
坐下,抽出一支烟,点上,狠狠地吸了一口。朱姝就这么全裸着跪在地上,看着
王虎。这时候她才觉得不对,光天化日之下他们在大楼里露天做爱,刚才事发突
然她脑子抽了都没反应过来,现在反应过来了手忙脚乱的要捡衣服遮羞。

  「你他妈给老子跪回去,再动一个试试!」

  看着王虎的眼神,朱姝不知道为什么莫名的恐惧,最后只好跪了回去,她发
现他们在这里折腾了半天,没有人来,也没有人发现。

  「以后老子叫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你不是想爽吗?老子让你爽,你要是
不听话,老子有的是办法。你要想告,去告,他妈你在这市里认识几个人啊,吓
唬老子?你今天有本事告,我就有本事让你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小虎,我……」

  看着王虎再次盯着她的样子,朱姝只好改口叫主人。

  「你个贱屄听好了,和我单独一起的时候老子是主人,你他妈是贱奴,说错
了别怪我抽你耳光。让你脱,犹豫就等着屁股开花。想怎么肏你我来定,想什么
时候肏也我来定,想在哪肏,也我来定。我的公司承包了小区的监控,所有的监
控资料我都能调到,所以我知道这楼没人,当然刚才的事情监控都有,你他妈想
动歪脑子老子帮你当网红。知道了吗,贱货。」

  「我……」

  「嗯?」

  「贱……贱奴知道了。」

  「用你的衣服把地给擦干净。」

  朱姝没办法只好听王虎的用自己的衣服把地擦干净。然后王虎拿过朱姝的钥
匙拉着她的头发就出了16楼。朱姝吓得用手遮着身上的三点不肯走。

  「贱屄,不准遮,你再遮老子放开嗓子喊!跟着我走,保你没事,不然你就
这样吧,别忘了钥匙还在我手里。」

  朱姝只好再跟着王虎走,这就等于是朱姝的第一次露出调教。王虎则回味着
他听到过的话,人一旦跨过了底限,就会被不断拉低,直到最后退无可退,沉沦
到底。就是现在朱姝的样子,她一开始想找他复合,然后就开始妥协,没给她思
考的余地,等到她回头的时候,自己已经早就失去了底限,有了一次,就会有第
二次,第三次,直到,一无所有。

  朱姝走着走着又尿了,在王虎的注视,轻蔑的笑容下,贱屄骚货的骂声中,
朱姝麻木的跟着王虎留到了店的后门口,从后门进了店。王虎让朱姝自己去洗漱
去了,然后他打开店门,开门迎客。理发店关了几天,正好周末,早有人想理发
了,他们发现王虎又回到了店里。这个大男孩看着有了点变化,具体哪里有变化,
好像又说不出来。他笑呵呵的帮大家理发,对于有人说他爹是大老板的话不否认,
也不承认。

  对于他一阵不在的原因,他只说现在有工作了,只有周末有点空。对于问他
为什么还要来理发店打工,则说手艺学会,虽然只会最简单的,也不想丢,就当
没事练练手。整整一天,王虎就在理发店里度过了,尽管都是理的最简单的那种。
晚上,送走了最后一个客户,关了门,朱姝才从楼上下来。

  「脱。」

  王虎没了面对小区邻居的笑脸,冷冷的一句让朱姝的汗毛又竖了起来,当她
看到王虎要伸手解腰带的时候,飞快的把衣服脱了。

  「贱奴你一点礼数都不讲的吗?」

  朱姝想了一下,只好跪下,叫王虎主人,然后就被王虎把头按在地上,王虎
用脚踩着朱姝的头。

  「下次,再磨磨蹭蹭的,就等着挨鞭子吧。」

  随手解下皮带一鞭子抽在朱姝的屄上,疼的朱姝想喊又怕人听到,死死的捂
住了嘴,眼眶里全是眼泪。

  「去弄几条绳子,赶紧的。」

  朱姝不知道王虎要绳子干嘛,找来了一卷塑料绳,结果王虎就要她坐在椅子
上,然后把她给捆上了,双腿被分开,屄就露在王虎面前。一条内裤被塞进了朱
姝的嘴,然后就是王虎的皮带快速的抽打着朱姝的屄,虽然不重,但是朱姝还是
疼的厉害,嘴里塞着内裤不能喊,只能呜呜的发出点哼声。最后朱姝就直接尿了
出来。

  「骚屄就是骚屄啊,这么大的人了,尿都憋不住。」

  从朱姝的嘴里抽出内裤,在地上胡乱擦了擦,沾满了尿又给塞回了朱姝的嘴
里,一开始看到占了尿的内裤朱姝还想抵抗,很快被王虎捏着鼻子加恐吓就张开
了嘴,然后内裤就被塞进了嘴里。那种尿骚咸湿的味道让她感到窒息。然后她就
看到王虎拿来一把剃须刀。

  「别给老子瞎几把动,给你刮个毛,乱动割烂你的贱屄。」

  朱姝自然不敢动,由着王虎给她刮屄毛,虽然被刮的时候疼的厉害,她真的
不敢动,刮完了屄毛以后就开始给她刮腋毛,都刮掉了以后,王虎拖着朱姝站到
镜子前。

  「贱奴就他妈要这样才有看头,你那个毛长的,恶心你知道吗,恶心,让老
子舔屄的时候搞的老子一嘴毛恶心。给老子跪好了,没老子发话你敢动试试。」

  说完王虎打开冰箱,看看连酒都没有,几瓶不知道什么果汁天晓得什么时候
的了,王虎翻了翻,终于有一瓶没过期的,打开喝了一口,没咽下去就吐了出来。

  「什么鬼味道。」

  说完把饮料从朱姝头上浇了下去,朱姝被冰冷的饮料一浇,身上被一激,抖
了抖,然后又被王虎扇耳光,一巴掌一巴掌扇。朱姝不知道自己为啥不反抗,被
扇到后来只能呜呜呜的求饶。

  「说的什么玩意儿。」

  王虎从朱姝的嘴里拉出了内裤。

  「主人,别打了,贱奴错了,别打了……」

  「给我站好了,老子再抽你10鞭,抽完算我消气。」

  王虎又把内裤塞进朱姝嘴里,让她双手撑着墙,用皮带没有保留的抽了朱姝
10鞭子,抽完以后把朱姝按倒在床上,让她翘起屁股,从背后猛的插进去,插插
就狠的给朱姝屁股来一巴掌,一个小时候朱姝瘫在床上,疼痛加上数次的高潮让
她动都动不了。她这一辈子其实唯一的一次反抗就是从老家逃出来,除此以外她
再也没反抗过,所以遇到暴虐的王虎,她也只敢忍受,不敢反抗。王虎坐在床边
抽烟。

  「老子气终于消了。」

  深吸了一口烟,然后吐在朱姝的脸上,呛的朱姝直咳嗽。

  「我转了一万块给你。明天我要跟公司去看个项目,运气好当天回来,运气
不好要在那边驻场回不来了。老子能回来,你以后就他妈乖乖给老子当贱奴,听
懂了吗,婊子?」

  「听懂了……」

  王虎直接甩了朱姝一耳光。

  「肏你妈你应该叫我什么,你他妈姓朱,人也和猪一样教不会是不是,从现
在开始你在我面前就是贱屄笨猪奴。来,给老子重复一遍,你是什么?」

  「我……」

  啪的一耳光。

  「我是王虎主人的贱屄笨猪奴。」

  「这他妈不是教的会的吗。继续说。」

  「我是王虎主人的贱屄笨猪奴,我是王虎主人的贱屄笨猪奴……」

  「当初你但凡对我好点也不至于到今天,这是你的罪,懂?」

  「我……」

  王虎直接甩了朱姝一耳光。

  「都是贱屄笨猪奴的错。」

  「真他妈乖,看你这么乖的份上我就不打你了,老子要回去养精蓄锐了,明
天你这脸别开门了,休息两天再说。」

  「知道了。」

  「真他妈欠调教,应该让菲菲来教教你什么叫规矩,蠢猪。自己天天记得挂
屄毛和腋毛,不然扎死你。」

  王虎说完拿了把后门的钥匙走了,朱姝一个人瘫坐在黑暗里,半响后只听到
呜咽声。王虎回到家,打开个钟司机给他的手机,手机里收到一条短信,是一个
地址,提醒他明天按时要到。王虎自己调了个闹钟,然后吃了点补药就去睡了。

  第二天醒来感觉还是精神充沛,看来补药是真的有效,而且昨天发泄了一下
感觉心情舒畅,他想了一下,然后拿了个背包,装了一点他觉得有用的东西,然
后就准备去集合点。从后门进了理发店,看到朱姝还趟在床上睡着的,红肿的脸
和屁股还证明着昨晚的惨剧。叹了口气,王虎去买了一份早餐,从冰箱里弄了点
冰块出来,把朱姝弄醒,让她吃早饭,用毛巾包裹着冰块敷脸。

  「肏你妈人都不会叫吗?」

  「贱屄笨猪奴,见过主人。」

  「哟呵,聪明啦,无师自通啊,看起来以前一本正经的样子都是装的,贱屄
才是你的本性啊。」

  朱姝脸红的头都快埋桌子下面去了。

  「自从菲菲来了以后,我对你,真的很痛恨……不过昨天我气也消的差不多
了。咱两的关系,说白了就是一夜情,爽到就行了,被菲菲伺候过以后现在我要
求有点高,愿意你就陪我接着玩,我也包你爽,不愿意一拍两散。」

  「我……还想继续保持关系。」

  朱姝自己也奇怪自己为什么会说出这种话,她明明想的是赶王虎走再也不想
看到他,说出来的却是舍不得,到底为什么她自己也说不清楚,难道自己真的是
贱,想到这里朱姝自己都被自己吓到了。

  「那你他妈的以后单独在我面前要叫自己贱奴,下次单独和我一起再说我继
续等着哎耳光。」

  「贱奴知错了,贱奴不敢。」

  「好,我走了,你安稳修养几天。」

  王虎背着包就走了,大约提前了半个小时不到,王虎就到了集合地点。然后
闲着无聊就坐着抽烟,到点了以后,他的电话响了起来,有人告诉他上某个牌照
的面包车,他就找了下,然后上车。上车以后车里已经坐了2个人,有等了一会
又来了一个,然后再等了会,上来一个人。

  「老规矩,电子产品交出来。」

  王虎熟练的把自己的电子产品都交给了那个人,然后上了车,车门关上就。
他又照理开始眯眼休息。

  「本来要来5个,实到4人,还有一人迟到了,不管什么原因,失去资格,
而且也没机会补考了。」

  王虎心里想着握草,行动上没什么表示,继续眯着。车开了好久,他们到了
一处厂房,一群人被要求下车,然后用安检器检查了一遍,结果同车的一个人被
查出来身上藏了什么,直接没二话就被拖走了。然后回到车上,就继续开。

  「好了,就剩下你们3新人,说一下今天的任务吧。」

  王虎听到开始讲正事了,立马来了精神。

  「这次的目标,欠了一个多亿,带着四千多万洗干净钱的跑路了,现在躲在
一个厂房里,准备转移,然后改头换面。我们要在他们转移前,截住他们,弄到
钱,然后让他们消失。对方有一定数量的保镖,可能有枪械,虽然C国用枪的概
率不高,要生死关头一样会用。他们不会向警察求救,我们也不能弄出太大的动
静引警察出动。」

  「我们要干什么?」

  「到了地方,听指挥。」

  王虎继续闭眼眯了起来。等到了地方,王虎下了车,先找地方撒了一泡尿。
其实周围已经有了很多会所的人。他们到了一间房子里,里面有一群人,有不少
人在用对讲机相互沟通者着消息。一个人正站在一块画着周边情况草图的白板面
前看。

  「彪哥,新人,到了3个。」

  叫彪哥的人看了看三个人。

  「菜鸟们,我叫黄金彪,你们可以叫我彪哥。」

  「彪哥。」

  几个人都喊了一下。

  「这里这一块,是厂房,厂房正门有2个人,伪装成保安,至于我们怎么看
出来的,你们就别细究了,厂房上面有两个人,一前一后,厂房里面有几人不清
楚,后厂有一个人巡逻。还有几个暗哨不清楚,因为厂后面是一大片空地,没什
么遮掩的地方,所以我们认为有人都在这条通往厂房的路上了。你们几个既然来
了,用你们自己的办法,查出来这条路上的暗哨。」

  王虎看着那张草图,想了一会,旁边另个人也在苦思冥想。

  「我去试试吧。」

  王虎先举起了手。

  「那你和他们说下你的计划,一起上吧。」

  「不用,我一个人。」

  「小子,我要提醒你,抢功会遭人恨。」

  「我这个计划我一个人就行,再来人反而不好,而且说实话,失败了也无所
谓不是吗?周围的情况我看了下,早就围住他们了,我们就算不来,不过就是晚
上收网。」

  「你说的没错,不过要是被他们提前发觉了,驾车逃跑,截住了还好,截不
住,就是你毁了这个行动,嘿嘿……」

  王虎打开自己的包,开始换衣服,一会以后,一个小流氓就出现了。

  「彪哥,借个墨镜,借个金链子,越假越好的那种。」

  黄金彪不知道王虎要干嘛,但是还是给他找了个墨镜,挂上了大金链子,然
后王虎带上了一个无线耳机,其实是和彪哥他们沟通用的,然后拿着手机,就晃
上了路,在别人看来无非是一个小流氓走过,而且土的掉渣,墨镜大金链子,手
里拎着个手机摇头晃脑,嘴里叼着根烟。王虎就这样沿着路晃到了厂房前面,王
虎就蹲在路边,一边抽烟一边盯着厂房,抽完了还往厂里丢烟头。两个保安中的
一个就走出来,让他滚远点。

  「哎哎哎,干嘛呢,烟头就这么丢的?出了火灾咋办,滚远点。」

  「哎哟我说你混哪条道的?小爷我跟着彪哥混的,彪哥听说过没,你们保护
费交了吗?你他妈再屄屄小爷我回去叫人,拆了你这破厂。」

  杂夹着方言的话一出口,黄金彪这边都有点听不下去了。保安倒是听笑了,
这就一小乡下无业混混,见的多了。走过去,啪的一下打在王虎头上。

  「他妈的小兔崽子,彪哥啊,彪哥是哪位?收保护费,叫他上门收啊!」

  「肏,打我干嘛,老子抽根烟休息会碍到哪个?老子也是混道上的你们别惹
我。」

  「混道上,他啊小小年纪不学好混道上,法治社会你混哪个道上啊。」

  保安一边推一边打王虎的头,王虎就这样被推开,刚挥拳就被保安躲开一巴
掌抽脸上。然后再想挥拳又被抽了一巴掌,被抽了三四巴掌以后王虎立马就怂了。

  「哥,哥,别打了,都是混道上的,给个面子。」

  一边说王虎一边颤颤巍巍的从兜里掏出一包南京烟,还是最便宜的那种,递
给保安。

  「肏,刚才不是凶的很吗?哟,这金链子真的可以啊。不是要拆了我们这破
厂吗?谁他妈和你一样混道上?收保护费,什么他妈的保护费,他妈屄的烟都抽
这么烂的还学人黑社会?」

  保安继续打王虎,随手撤下王虎的金链子,一颠就知道是塑料的,王虎看起
来更怂了。

  「哥,大哥,别打了,有好烟,有好烟。」

  王虎颤颤巍巍的从兜里摸出一包只剩下几根的软中华。

  「哟,还有中华啊,还买得起中华啊。」

  「我,我爹的。」

  「肏,小兔崽子还偷东西。」

  保安继续打王虎,这时候保安的对讲机响了。

  「老宋老宋,什么情况?」

  「一个二屄小孩,自以为是混黑社会的,往厂里丢烟头,要收咱们的保护费,
哈哈哈。」

  「别惹事。」

  「知道……肏!」

  王虎趁着保安回对讲机的时候摸出一把小刀,划了保安一刀,不深但是出了
血。然后王虎就开始跑,一边跑一边喊。

  「肏你妈的给小爷等着,老子回去找彪哥,喊人拆了你的厂,你等着!」

  「老宋老宋,怎么回事!」

  「肏,老子给他划了一刀,我要扒了这个小王八蛋的皮。」

  说完保安开始追王虎,虽然王虎跑的也就一般人水平但是先跑了好一段,保
安看拉开了一段距离直接按下对讲机。

  「给我截住这个小王八蛋!」

  王虎跑着跑着,突然从侧面冲出来一个人冲向他,他敏捷的躲开,然后继续
跑。

  「怂屄,打不过小爷就叫人,你有本事再叫啊,你们给小爷等着!」

  结果前面又被一个人拦住。被人从前后拦住,王虎这下看起来急了。

  「大,大哥,误会啊。」

  「肏你妈,误会?」

  王虎被一拳打倒在地上,立马躺地上喊起来。

  「救命啊,杀人啦,救命啊。」

  「肏,喊啊,接着喊,这里就咱们几个人你没注意到吗?肏,肏!」

  保安开始一脚一脚的踢王虎,王虎用手抱着头,一边被踢一边惨叫。

  「彪哥,暗哨出来了,楼上2个保镖注意力都在前面,门口的保镖都出来了,
后院的保安来了前面。」

  「让后面的人潜进去。先搞掉高处的保安。」

  这时候在路上保安还在殴打王虎。保安被其他的人拉住。

  「算了算了,老宋,打几下够了,别搞出人命,咱们快走了,别惹事。」

  保安一脚踩碎了王虎的手机。

  「手机,你赔我手机!」

  「肏,小兔崽子你不要命是吧。」

  王虎抱着保安的脚不让他走。保安又踩了他几脚,这时候发现一辆车快速的
开过来,刚想走发现后路也被一辆车堵住,两辆车上下来的人,把他们围住。这
时候地上的王虎也没了怂样,站起来,拍拍保安的脸。

  「老宋是吧,我说我跟彪哥混的,能叫到人,你怎么就不信呢。」

  半个小时后,厂里的人都被缴了械,被堵了嘴捆着跪一排。黄金彪看看被打
的有点鼻青脸肿的王虎。拍了拍他的肩膀。

  「小子虽然办事的方法不怎么样,效果还成。」

  「谢彪哥,那我算过关了?」

  「没见血不算。你那一刀也不算。」

  王虎刚想说话就听到黄金彪把他的路给堵上了。

  「那彪哥,人都缴械了,现在这是干嘛?」

  「保险箱密码不肯说,虽然直接把保险箱搬回去也行,不过太费事。」

  王虎听完,走到刚才的宋保镖面前。

  「老宋对吧,得罪。」

  说完一脚踹在宋保镖的蛋上,然后把他按在地上,开始一拳一拳打,慢慢的
王虎手上的血越沾越多,被打的保镖一开始还怒视,后来变成了哼哼,慢慢的都
没声了。

  「我就他妈想在门口抽根烟,结果乱丢了根烟头,就挨了顿揍。哈,你牛屄,
现在再牛屄啊,老子说了小爷跟彪哥混的,叫人拆了你这破厂,怎么就不信呢?
扒老子皮,啊?想扒老子皮!肏,打的手疼。」

  王虎从地上捡起一块砖,一下一下的砸着宋保镖的脸。

  「彪哥很生气,后果很严重知道吗?和彪哥过不去,就是和我过不去。脑壳
子真他妈硬,硬的过板砖?跩老子跩的爽啊,全家火葬场。肏。」

  保镖其实已经断气了,王虎还在砸,砸的身上溅满了血和脑浆,然后站起来,
走到一边,吐了一地,擦擦嘴,回来继续砸。终于有人忍不住了,挣扎起来想跑
被后面的人连捅几刀,软趴趴的倒了下去。

  「彪哥要密码,说了,我就放他一马,现在开始,想说的赶紧,没人说,我
随手拉一个继续。」有人终于因为害怕,说了密码。拿到了钱,黄金彪就把一男
三女压进一辆面包车送走了,然后给手底下一个抹脖子的姿势,刚告密的对着王
虎喊道。

  「说了放我一马的!」

  「你看我动手了吗?我放你一马是我啊,彪哥不放你那你应该找彪哥啊。」

  「你骗……」

  然后就被人捅死了。入夜,地上的血迹被清洁掉,尸体被装袋运走,钱也运
走了。黄金彪看看王虎,王虎正靠着墙闭眼休息,黄金彪拍拍王虎,在王虎身边
坐下。

  「你过关了。」

  「我知道。」

  「其实这个任务你们接不接都无所谓,最后只要敢捅人,就能过关。」

  「嘿嘿,那老子血亏,被打这么一顿。」

  「不亏,本来新人是没得分钱的,刚才大当家看过你的记录,说你也分。」

  「能分多少?」

  「我给你涨到40万。」

  「嘿嘿,1个点的提成啊,谢彪哥。」

  「别谢我,谢大当家的。第一次出来能这么凶残的,都是狠角,可能以后彪
哥要指望你吃饭哦。」

  「说笑,说笑,今天被打的真他妈疼,也累,也恶心。」

  「回去了歇一歇。」

  「有地方能帮看看伤吗?」

  「会所里医疗组去住一天吧。」

  「也好。另外两个呢?」

  「有一个敢动手,就是没捅死人,捅了几刀,下次再补考吧。还有一个吓尿
了,不敢动手,没前途了。」

  「我想歇会。」

  「上车眯吧,回去了。」

  王虎上了车,觉得累极了了,睡了过去,迷迷糊糊之中,他感觉自己是躺在
担架上被人抬去了什么地方,感觉有人在给他抹药,还有人给他喂了点水,他贪
婪的喝着,好像永远喝不够,喝到吐了出来,呛的咳嗽,还是睁不开眼,最终没
了知觉。王虎最终还是醒了,准确的说他觉得自己是被尿憋醒的,醒过来翻身下
床,看到他爹靠着一张椅子坐在床边睡着了。

  或许王虎这么多年来对他爹是有很多不满的,也想过他爹是不是在算计他或
者骗他,但是最终他觉得爹还是在乎他的。去撒了泡尿,王家栋也醒了过来。看
到王虎醒了,张嘴就骂。

  「他妈的小王八蛋你找死啊!让你去见见血练练胆你他妈自作主张搞毛线!
你很勇啊!」

  「呃,我这不是没事么,而且还混了点钱。」

  「他妈钱要紧还是命要紧,今天周三了。」

  原来自己睡了一天,难怪憋的慌,顺带他也感觉自己饿得慌。

  「这不没事吗,爹我饿了,能先去吃饭吗?」

  王家栋带着王虎去食堂吃了点东西,然后又回了医疗组,医生告诉王虎他被
踢的地方有点内出血,手上的伤也要注意,不过问题不大,养一阵就好了,记得
每天去换药就行。既然没什么问题王虎就让他爹回去忙,自己去人事处那边办了
转正手续。就像旧时的投名状,手上沾了血,交了投名状,就是自己人,王虎已
经从王栋梁的名下被移了出来,有了自己的编号,人事处给了他一个平板,是在
会所内部内网用的,可以查询一些资讯。

  让他惊奇的是人事处居然还正儿八经的给了他一本手册,里面有会所的各种
操作和制度。当然这些东西不能带出会所,只能放在他的物品柜里。翻了一下专
属贱奴的申请也在这边,就一起领了一张表格,填好了以后用平板搜了下王菲,
现在正在训练室训练,就去找他。

  找到了对应的训练室,两组贱奴正在互做滴蜡调教训练,王虎走进去的时候
里面的贱奴都没看他,依旧忙着手头的活,训练室的饲养员看到王虎也是饲养员,
就打了个招呼,问他有什么事。王虎没出声,指了指手上的专属申请表,指了指
王菲,然后又指了指手表。对方明白了他的意思,伸出两根手指,王虎也点点头,
对方的意思是大约还有20分钟,然后2个人就坐到一边点起烟一边抽一边看着
贱奴相互调教。

  偶尔有让饲养不满意的就提着马鞭上手一鞭子。王虎看着王菲,王菲被蒙着
眼睛看不到他,相比较于其他贱奴滴蜡的手浑身滴,调教王菲的专门往他鸡巴蛋
蛋和奶子上滴,看到王菲想呻吟又不敢的样子王虎知道他又被欺负了,不过想来
也是必然的事情。滴到差不多就开始用鞭子把身上凝结的蜡打下来,当然其他贱
奴也被抽屄和奶子,不过王菲被抽的更厉害一些,被抽完了以后随着饲养员拍了
拍手,就算结束了。

  「训练科目结束,都过来向新晋的王饲养员行礼。」

  然后训练室里的家奴集体转向王虎下跪,报着自己的组别和编号,向王虎行
礼。

  「唔,第一次接受这么多贱奴的行礼,正是帝王享受啊。」

  「呵,看多了也就这样。」

  「话说你怎么知道我姓王,我还没做自我介绍。」

  「昨天都知道了,来了个狠人,看你这打扮,不是你还有谁。」

  王虎看看自己手上的绷带,身上也有,还有那么点肿的脸,也就释然了。

  「脑子还没完全清醒,谢了兄弟。贵姓?」

  「不客气,马三」

  王虎知道这个马三也不过是个化名,就像他的王虎一样。王虎走到王菲面前,
用马鞭拍了拍王菲的脸。

  「借你吉言,老子是转正了,他妈一身的伤。」

  然后把马鞭往桌上一丢,就往外走,王菲的眼神从一开始的明亮到暗淡到眼
眶里都开始出水了。看着王虎消失在门口,低下了头。

  「他妈的不跟着老子走是不想当专属了?」

  随着王虎的声音从门外飘进来王菲瞬间觉得自己又活了过来,看着姓马的饲
养员对他撇了撇头,示意他跟着去,立马爬出训练室,跟在王虎后面。

  「站起来走,爬要爬到什么时候?」

  「可是……」

  「规矩上没写贱奴只准爬不准走的,跟着我。」

  「是,主人。」

  王菲哆哆嗦嗦的站起来低着头跟在王虎后面。快步来到人事处,通过前两次
来他知道人事处的姓赵,也是会所的老人了。来办理专属的时候老赵看他的眼神
怪怪的,到不像是在取笑他的取向,而是像在看一个马上要跳火坑的傻屄。王虎
立马一根烟递到老赵嘴边,看着别人接过烟,又恭恭敬敬的给人把烟点上。

  「赵伯伯,这个专属贱奴的申请有什么问题吗?」

  「你是喜欢男人?」

  「额,没有的事,我喜欢女人。」

  王虎头摇的和拨浪鼓一样。

  「那你花钱养他干嘛?」

  「啊?不是说会所的专属贱奴是随便申请的吗?最多就是多负责一点,就像
上大课开小灶的老师一样。」

  「嘿嘿,话是没错,你说这老师为啥要开小灶呢?」

  王虎立马反应过来了,一般老师在外面开补习班,可都是为了收钱的。

  「我刚来,不懂,赵伯伯你给我解释解释里面的门道。」

  「你自己没好好看手册,老王也是,没给你仔仔细细讲,伯伯好心提醒你,
这特殊组的王菲啊,是会所最大的坑,谁接手谁倒霉。」

  「为啥?」

  「你知道这个王菲身上投了多少钱?」

  王虎看着老赵嘚瑟的样子,立马摇头,这别人开始卖关子,自己得捧哏。

  「不知道啊,我爹就和我说他一天喝的营养液,不会低于1000。」

  「对喽,这王菲啊,15岁就来了会所,来了2年多,一年100万都说是
少的,不然能这么像女人?手术,调理,用药,调整,全都是钱。对了,他都1
7了,青春发育期,他如果还要保证现在的状态,体内的激素调整平衡更耗钱。
但是呢,他来了会所,刚来那会生意还好点,现在一周最多能接一次客,入不敷
出知道不。如果你当了他的专属饲养员,他赚的钱有你一半,他的费用你也要承
担一半。你觉得你要签他,亏了赚了?」

  「贱奴没用,贱奴不敢奢望主人和贱奴签专属了。」

  「闭嘴,轮到你说话了吗?」

  王菲在一边听的都绝望了,带着哭腔刚刚说话就被王虎给呵斥了。

  「嘿嘿,别给他的可怜相骗了,一年你要承担五六十万的成本,我帮你查查,
上个月,他入账就一万多。你和他签了,就等于一年背五十万的债。你这样刚入
行的,被骗也是常事,听说老王带他给你培训一周,就那时候骗的你吧。老王是
没小心,他应该和你好好讲讲这里面的门道的。你说会所有潜力能赚钱的贱奴,
哪个会真没个专属啊?」

  「那,没专属又入不敷出的贱奴,会咋样?」

  「能咋样,降级别,想消费D组的排队等。王菲我看看,最多再有三个月妥
妥的也要被降级。」

  王菲这时候在一旁身上抖的有点厉害,王虎看着有点气就给了他一脚。

  「动你妈屄,跪好不准动。」

  「这就对了,别被贱奴骗了,这里的贱奴,鬼精。」

  「赵伯伯我多句嘴啊,计算饲养员补贴了一半的费用,不还是亏吗?而且不
是随时可以解约吗?」

  「嘿嘿,饲养员贴了一半,你觉得会所赚了也好,维持住了成本也好,良心
好补贴也罢,随你咋想,反正贱奴只要有主,会所就不会随便给他改组,除非是
饲养员自己改,你成了他专属把他丢D组也可以,这就是为啥要办这个手续要2
个人到场,贱奴也要同意给饲养员当专属才行,不然饲养员一个接着一个压榨贱
奴,对会所来说也不利。而且随时解约这话没错,也是有条件的,不是你以为的
来说一声就可以的。详细的你去看手册吧,总之,会所这个专属制度不是给你钻
空子来压榨贱奴的,是正儿八经的想你们花心思带好贱奴给会所赚钱的。」

  「哦,多谢赵伯伯,那就办了吧。」

  「嘿,感情我和你说了半天都白说了?」

  「我是男人,嘴里说出来的是话就得做,答应他转正了收他当专属,就收了。
钱,想办法赚,我他妈才20岁天天来打个卡?过个二三十年再说吧。对了,你
他妈的运气好,老子说话算话,和你不一样,他妈天天有罪有罪你到是死个给我
看看啊,你最好他妈给老子乖巧点,老子花在你身上的钱赚不回来,整不死你。」

  一边说,一边王虎又踹了王菲两脚,王菲非但不躲,还抱着王虎的脚哭。

  「哭,就知道哭。」

  「小伙子好志气,伯伯和你这个年纪的时候也是天不怕地不怕,老喽……」

  老赵接过了王虎的申请单,盖了个章,然后让王菲也签了字,在电脑里做了
一下,王虎再看平板的时候他下面就多了王菲的名字。老赵还给了王菲一个牌子,
挂在王菲的项圈上,表明他是有专属饲养员的贱奴。也就意味着别人不可以随随
便便欺负他了,有句话叫打狗得看主人。

  当然昨完这些,老赵笑眯眯的和王虎说卡里要扣掉三十万,算是王菲的预支
款,还说了句看在他是新人,能尽快再补三十万来就尽快补,而且年底结算的时
候多退少补。看着钱被划走王虎虽然大气的一挥手说再赚,一出门老赵就听到王
虎抽王菲鞭子的声音,笑的更开心了。

  「嘿嘿,小伙子有干劲,好事……」

  王菲再回到训练室的时候马三已经走了,贱奴在休息等着下一场训练。其他
贱奴看到王菲脖子上挂的牌子,眼神都有点异样。王虎走到刚才和王菲相互调教
贱奴面前。

  「我记不住你是几号,也不想知道你是谁,你给我听好了。这货大当家的可
以要他的命,我可以欺负他,你不行,如果你觉得不爽,让你的专属饲养员找我,
不过我看你貌似没有,所以你最好给我安分点。作为饲养员我觉得打你一顿什么
太低级了,帮你调调级别什么才是饲养员该干的事情。你觉得呢?」

  「贱奴不敢……贱奴再也不敢了……」

  「还有谁有意见的吗?」

  王虎扫了训练室一圈,目光扫过之处贱奴纷纷避开他的眼神低下头。随手抽
了王菲一鞭子。

  「你自己该做的日常训练好好做,别忘了你欠老子多少钱多少恩情。」

  「是,主人。」

  王菲向王虎行李,抬起头来的时候王虎已经走出去了。

  「小婊子你给我听好了,别以为你坑了个新人算找到靠山,我没专属一样能
弄死你。」

  刚被王虎训斥的贱奴见王虎走了,立马开始恶狠狠的咒起王菲,但是她也立
马离王菲远了点。王菲也不做反击,长期以来被调教的他性格已经相当懦弱。

  「恭喜妹妹,好运气。」

  也有人向他道喜,因为这的确是令人羡慕的事情。王虎出了训练室就去了美
术部。网络美术灯光摄影几个部门是安排在一起的,王虎到了以后却没看到他们
在干正事,一群人正在玩着Dota。王虎也不急就站在他们背后看了一局。等
打完一局,看到王虎给他们面子没吵他们玩游戏,网络组的头,一个戴眼镜的胖
子接待了他。

  「韩兵,会所网络电脑美工摄影什么的都归我管,开趴时候灯光什么也是我
们这边。有什么事?」

  「韩部长,幸会幸会,我拍了点照片和视频,要做个后期。」

  韩兵看了看王虎的牌子,也打开平板看了看,知道他是新晋的饲养员,皱了
皱眉头,但是还是答应了。

  「部长说不上,我看看,你提要求吧。」

  王虎交了个U盘给他,打开以后韩兵看了下,有大量的照片和几段视频。

  「这些照片和视频拍的都比较粗糙,你要怎么弄?」

  「额,水平太菜,给你们添麻烦了……照片什么能把人脸P掉就行了,视频
也一样。」

  「不要美化和修图什么的?」

  「不用。修太美反而失真。」

  「那工作量不大,过两个小时差不多能来拿,慢一点下午5点也应该好了。」

  「那麻烦韩部长多费心。」

  「菜屄们,干活了,赶紧干完再来一盘。」

  王虎见别人开始干活,就自觉的出了门,不打扰别人了,反正到点来拿东西。
这时候他的平板突然发出了一个提醒声,打开一看是一个内部通知。让王虎去见
大当家。王虎只好再一次来到大当家的办公室。

  「哟,怎么又是你。我记得你叫李莉来着对吧。」

  「接待B组15号贱奴见过小王饲养员。贱奴是叫李莉。」

  「又坐班啊,好死不死又遇到我,屁股再开一次花?」

  「小王饲养员要教育贱奴,贱奴领着。」

  这个李莉也是受气包的性格,而且脑子按照他爹的说法也不好,就不折腾她
了。

  「没要教育你,说老实话上次把你打个半死也是我好,别放心上。」

  「贱奴不敢对饲养员大人有怨。」

  「呵,可不是吗,不敢归不敢,有没有就是另外一会事了。」

  「贱奴……贱奴……」

  「好啦,你脑子笨就别想着找什么借口了,赶紧帮我看看大当家的空了没。」

  「贱奴有罪,贱奴笨……」

  李莉也看出来王虎就是就是在调戏她玩,不过她也不敢打包票王虎就真的不
会在打她一顿,所以还是安安稳稳按标准回复来。王虎想着,如果换王菲,估计
早就开始回应他的挑逗求肏了吧。李莉按了按桌上的电话,一会电话就响了,李
莉接起电话,然后示意王虎可以进去了。

  「小笨蛋,别忘了你还欠老子一次舔鸡巴。」

  李莉心里腹诽着王虎比她还小,嘴上只能说记得。

  王虎进了大当家的办公室,还是和上次一样的摆设,老头还是一身浴袍,老
女人貌似窝在一张毯子上睡着了。

  「王虎啊,坐。」

  「谢大当家。」

  这次老头叫他王虎了。然后老头按下手中的一个遥控器,旁边墙上的电视机
就被打开,里面放着王虎初次行动的过程,还有他最后砸人的场面。王虎想到他
爹在他20岁生日那天在家放他和朱姝滚床单那事,心想是不是进了会所的都爱
玩这套。

  「你这次行动的过程我看了,怎么说呢,很有创意……后面下手的时候心狠
手辣,很好。」

  「额,前面那个也是想到做,没仔细规划。下手的时候脑子都空了,也吐成
那个鬼样,说不得好。」

  「小伙子能做到这个地步可以了。当然还有你在人事处那边说的话。」

  王虎想想自己在人事处那边说了句话没一会老头已经知道了,这是盯上他了
吗?

  「你说的一点都没错啊,现在的会所,很多老人,每天就和上班打卡一样,
一点精神都没有,到点来一趟,然后领着高薪,什么都不干,这样不好,所以我
比较关注你这样的年轻人,有朝气。说说吧,刚刚到手的钱就花在王菲身上了,
真的不心疼吗?」

  「肏,心疼啊,可心疼了……他要是不给我赚回来,我抽不死他。」

  「哈哈哈哈哈,来,抽支烟,消消气。」

  说着老头从桌上的烟盒里抽出一支没标签的烟丢给王虎,王虎接住,看到老
头也拿了支烟,立马学着他爹给老头点上烟,然后再给自己点上。

  「你想通过网络来?」

  「是。」

  「会所不是没试过,效果不太好,毕竟到能来会所的阶级,用不着上黄网了
。」

  老头笑眯眯的看着王虎,但是说出来的话让王虎心里有点动摇。

  「我试一试吧,反正他都这样了,试试说不定行。」

  「嘿嘿,小伙子还喜欢保密。好,你给王菲转了钱,那他的事情暂时就这样,
你想试,就试吧。不过有个事情我得提醒你,你爹是不是和你说家里房子多可以
躺着当二代啊。」

  「大当家的这个都知道啊。」

  「嘿嘿,你爹没那么多房子。」

  「啥!」

  这真的吓到王虎了。

  「你爹应该有12张房产证,对吧。」

  「额,不会我家也是会所的吧,其实我家一无所有?」

  「那倒不至于,那一层的确是老王自己的,剩下的都是会所的。」

  王虎一拍腿。

  「得,别人都是儿子坑爹,我家是爹坑儿子,本来以为能躺着当二代,现在
……屁……」

  「哈哈哈哈……你爹那点钱和房只能保你将来混个普通工薪族的生活,二代
你还是别想太多了,我给你做回主,你要是后悔了,我现在打电话给老赵,让他
帮你把王菲的关系给弄回去,咋样?」

  王虎是真的有点犹豫了,本来有爹撑着,现在被爹坑了。老头看着王虎的脸
色,笑盈盈的拿起电话开始拨号。

  「大当家的,不麻烦了,就现在这样吧。」

  「想清楚了?」

  「好歹是我弟弟,已经这么受罪了,看着他死,也有点于心不忍。」

  王虎直接点破他和王菲的关系。

  「会所是个讲道理的地方。王菲的赎身钱,不便宜,就算他真赎出来了,他
每年的保养钱,你也应该听老赵说了。你确定你背这个无底洞?当初你妈可更喜
欢他,而且为他和你爹离的婚。」

  「大当家的,没有他,我妈也会和我爹离婚,我妈喜欢的也不是他,我妈是
个只爱她自己的人。而且,我觉得他能赚到钱的,不试试怎么知道呢。」

  「那好,贱奴一般的赎身钱都不便宜,我做主,签字给你,王菲100万就
算赎身,可好。」

  「大当家的,冒昧的问一句,达到赎身标准的贱奴其实不少,不过基本会出
点意外,对吧。」

  老头兴趣十足的看着王虎,王虎四下张望了一下,这个动作让他觉得有点好
笑,他这里是不会有奇怪的人偷听或者偷看的。王虎凑到老头面前,压低了声音。

  「专属饲养员就等于贱奴的一道保险,哪怕贱奴赚够了钱,因为年龄,习惯
还有专属饲养员也离不开会所了,而没有专属饲养员的,永远也不可能赚够赎身
钱,如果快够了,就会出点意外,对吧。」

  「看破,不说破。」老头似乎也很有幽默感,也同样压低了声音回答。

  「大当家的给我减这么多,受宠若惊,不过我不觉得我值那么多。」

  「呵呵,王菲一年的维护费不低。说老实话王菲身上投钱其实也是个做实验
的过程,小白鼠已经收集够了数据,本来最经济的处理办法是消耗掉。既然你愿
意接手让他继续活,那我就给个白菜价约等于送给你吧。当然我知道你多多少少
在想我真他妈黑,不过我开会所,也不妨告诉你我就是黑,你有没有意见?」

  「绝对没有!」

  「好,没有就好。我知道这话你不爱听,年轻人,多经历点坎坷,有好处。
花心思赚钱去吧,只要你能给会所捞来足够多的钱,会所也会给你相应的回报,
别觉得我抽成抽的多,你坐到我这个位置上来,你会发现我不算黑。」

  「明白。」

  「你说的对,你现在是不值那么多,但是你有潜力,我这个是无本的投资,
你还得感恩。」

  「大当家的,看破不说破是你自己说的啊……」

  「哈哈哈哈哈,你已经是自己人了,所以我就和你直说了,怎么,以后要我
委婉的说?」

  「别,您还是直说,我脑子笨,万一听不懂会错了意,耽误了大当家的事,
就不好了。」

  「小子,也不耽误你了,动脑子赚钱去吧。」

  「是!」

  从大当家的办公室出来,王虎觉得老头和他说了半天,就一句话,赚钱去。
王虎刚离开办公室,门就被自动锁上了。

  「和你年轻的时候一个屌样。」

  「我的血脉,自然会像我。」

  「你以为我在夸他?」

  「我在和你陈述一个事实。」

  「其实我更想看他抛弃王菲。」

  「王菲除了是我儿子以外也是你儿子!」

  「可惜了,是个带把的。与其这么活着,不如早点死了重新投胎。」

  「你真他妈的是疯的越来越彻底了。」

  「你今天才知道?」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388ob.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