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D市之影】(七)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七)

  王菲则拿着王虎的平板到食堂去打饭了,准确的说贱奴进饲养员的食堂不是
稀奇的事情,很多饲养员都这么干,问题是别的贱奴都是爬进去,然后背着午餐
爬出去的,说是培养贱奴的平衡能力,只有王菲是跑进跑出,准确的说自从跟着
王虎以后,他就很少爬了,都是跟着跑来跑去。

  「站住。」王菲把王虎的餐放在餐桌上,按照规矩向饲养员鞠躬。

  「你为什么不爬?」

  「王虎饲养员想快点吃饭,不允许我磨磨蹭蹭。」对面的饲养员听到王菲的
回答,笑了,然后一脚踹翻了正在地上慢慢爬的贱奴。

  「听到没,别磨磨蹭蹭,有人想快点吃饭。」王菲并没有理会他,端起饭就
走了。

  「你去得罪老王儿子干嘛?那小子大当家的都挺看好他的。」

  「那小子最近太嚣张,年纪轻轻这么张狂老王也不管管。」

  「嘿嘿,有本事你当着老王面这么说啊,再不济你去当着小王的面这么说啊,
去难为个贱奴……」

  「肏!」又踹翻两个贱奴,那个人才骂骂咧咧的走了。

  「老钱这是心态崩了啊。」

  「那可不,自己儿子转正任务都过不了,没指望了,可不就妒忌老王家的儿
子够狠么。」食堂的小插曲并没有影响到其他人就餐,会所里说起来都是恶人,
哪来什么相亲相爱的同事关系。地上的饭菜被打扫起来送去喂了贱畜,贱畜就是
比贱奴还低的阶层,基本就是D级或者准E级,如同陈花陈明那样被锁在大厅里再
也不会放开的就是。另外一边潘晓雪跟着王虎来到王虎的办公室,给会所领回来
了单子的好处之一就是立马分配了一间办公室给他。

  随着门被敲了敲,王菲带着王虎的饭进来,给王虎放好,然后自己安静的跪
一边喝他的营养液去了。王虎带上一双一次性医用手套,把自己的饭里的菜各弄
了一点点,放在一个碗里递给王菲,王菲嚼的很仔细,但是都没咽下去而是嚼完
吐出来,看到潘晓雪的目光,王虎自顾自的解释了一下。

  「他胃部做过手术,不会感觉饿,不是不能吃东西,吃了东西麻烦,就给他
尝尝味道。其实能忍住不吃也挺狠的,不是吗?」

  「是。」

  「你想不想吃饭?」

  「贱奴不敢……」王虎扬了扬手里的平板。

  「我看你的资料,以前你过的不错来着啊?」

  「贱奴以前学金融的,投资一阵子股票以后觉得赚了,就开了私募,一开始
赚了,后来心大了想玩点大的,结果……」

  「成了会所嫩模,输了下海干活,你这算是下海干活啊。不过就你进会所的
这段时间,你这活干的可以说是差强人意, 58号在B组什么位置你心里也有数。
体能只能说不行,身高不行,体型一般,技术么说实话在会所的技术都不差。卖
力到还算卖力,不然早就被调 C级去了。啧啧……」看着王虎摇头,潘晓雪听的
神色暗淡。她哪能不知道这些啊,准确的说念金融的,智商当然是有的,就是容
易被贪婪控制。

  「王饲养员给贱奴指条明路吧。」

  「菲菲你看看,这个才是大学生嘛,随便说几句脑子就能转过弯来。李莉那
个傻屄有她一半聪敏也不至于被送进会所。」

  「是。」王菲跪坐在一边,附和了一句。

  「你能给我什么?」

  「贱奴一无所有啊,贱奴什么都是会所的。」

  「不,你有。」潘晓雪的眼睛在不停的转动,这时候王虎把自己的午餐往前
推了推。

  「你可以先吃饭,吃完我们聊一聊。」潘晓雪有点迟疑的接过王虎的餐盘,
然后放在地上,如同狗一样趴着用嘴啃,这算是会所贱奴的标准进餐姿势了。

  「没时间让你趴着狗啃,坐下来快点吃。」

  潘晓雪坐起来,也不敢坐到王虎对面,端着盘子飞快的吃起来,脑子里在过
几件事情,王虎饲养员听说很凶残,凶起来会把人打个半死;他从来没叫过贱奴
的编号,要么不认识,认识的都叫名字;王菲自从跟了王虎日子好过的飞起,经
常翘课,在会所里都不用爬了,也可以坐着吃饭;王虎看起来好像取向有问题但
是很多人看到他和沈婧化妆师有一腿;听说他最近给会所拉了几个大单子,所以
在大当家的心里地位直线上升;今天虽然挨了一顿打,但是说起来这个和其他饲
养员比起来不算重,也没真给吕婕降级,还赏了我一顿饭吃;那么把情报综合一
下,他取向应该没问题或者双向,至少不是对女人不假颜色的的那种,只要不冒
犯到他,能和他混个脸熟,他不会为难我还会给我行个方便,他现在赚钱的压力
很大,如果能帮他解决这方面的问题,毫无疑问就可以获得他的友谊。

  「王饲养员,贱奴吃饱了,贱奴下午还有训练,不能吃太多,所以剩了。」

  「嗯,没事。菲菲你把这些收拾一下。」王菲站起来开始把餐盘收了一下,
用抹布擦了擦桌子,看了下地上没有饭和菜飞溅出来,就又坐回了原地。

  「一顿饭的时间,你想到什么没?」

  「贱奴随便猜猜,猜的不对王饲养员您别生气,您最近是比较心烦怎么拉回
来单子的问题?」

  「看看,这就是聪明人。我想的问题更纯粹一点,怎么赚钱。你别看菲菲跟
着我,你知道我为他一年背了多少债吗?50万!不想点办法赚钱,我们两都要穷
到去吃土,节流是不成了,只能开源。」能为一个伪娘背这么多债你还是死基佬
啊,潘晓雪心里腹诽着嘴上缺不敢这么说,不过她更诧异的是王菲居然没有谢恩
或者请罪什么的,看起来很坦然,看起来这里还有她不知道的事情。

  「那么,我能为王饲养员做点什么?」王虎指了指眼睛和耳朵,又指了指脑
袋。

  「王饲养员是要我收集客户的情报。」

  「对,我最近会尝试一下,把你多安排在喜欢逛大厅的客户那边,带着耳朵
去听,带着眼睛去看,你的脑子很好使。」

  「那王饲养员能赏我点什么?」

  「晓雪啊,我给你许愿你信么,还是你觉得你给我说弄来的情报包赚我就信
了?」

  「贱奴有罪,贱奴说错了话。」

  「你和菲菲的性质不一样,他是忠于我的,或者说他只能忠于我。你不一样,
你可以选择的范围很大不是吗?还可以待价而沽,所以我不会收你当专属。因为
你这样的女人,太聪明了,聪明是好事,有时候,又成了坏事。你觉得有用的情
报,来找我,然后提出你想要的价,当然你也可以去卖给别人,这个随便你,当
然我的耐心也是有限的,时间长了又拿不到有用的消息,我就不会再想办法控制
你的班。」

  「王饲养员,为什么选我?」

  「不是说了么,好心有好报。这里的贱奴大多数时候,都是看着别人倒霉,
有的更喜欢让别人倒霉,内部倾轧。像你这样到这个地步了,还想着拉别人一把
的着实不多。我虽然是个坏人,但是我喜欢看人好的一面,所以,我看了看你的
资料,觉得你是个人才,就试试。就当一步闲棋。当然不急,你可以回去好好考
虑。」

  「贱奴不用考虑了,贱奴愿意。」

  「那行吧,中午你就躺这里休息一下吧。菲菲到点你和晓雪回去训练去,我
出去走走。」王菲和潘晓雪向王虎行了一礼,王虎摆摆手就离开了。潘晓雪有点
尴尬的看着王菲,王菲先把剩饭送去了食堂回收处,回来后很淡定的拿了条毯子
往地上一铺,躺下就睡。潘晓雪看了,也大着胆子拿了条毯子,铺了躺下休息。
王虎转转悠悠的转去了他爹那边。

  「爹,这个人,帮她安排一些喜欢进大厅的B类客户。」王家栋看了看王虎,
点了点头。

  「王菲中午有和你说什么吗?」

  「这个人在,所以他中午什么都没和我说。」

  「是老钱,他中午找王菲的茬了。」

  「他实际上是想找我的茬吧。」

  「人家态度出来了,你自己小心,不管他是自己起意,还是背后有人。」

  「嘿嘿,老人家想压我这样的小辈,都没胆找我,我还怕个屌。」王家栋盯
着王虎看了两眼,敲了敲桌子,王虎才收起嬉皮笑脸的态度,和他爹保证注意。
下午休息时间快结束前,王菲醒了,顺带摇醒了潘晓雪,然后抬手给了潘晓雪两
耳光,潘晓雪一时被打蒙了,心想你不就是个专属吗,有什么了不起,眼泪含在
眼眶里,嘴上却说了句,谢姐姐教育。

  「没别的意思,你中午是在主人这边受了欺负的,他什么都没和你说就欺负
你了,你听明白了吗?」潘晓雪立马明白了王菲的意思,于是继续一脸委屈的含
着眼泪回了训练室,对于其他贱奴的目光王菲并不在乎,潘晓雪则明显感觉有一
些同情的目光定在了自己身上,更多的则是幸灾乐祸。

  王虎拿到了自己的驾照,然后跟着老钟出去了一趟终于知道会所在什么地方
了,于是就开着车去搬了两趟东西,当然为了避嫌,都拆成零件给运了回来,然
后拼了一下午。晚上沈婧去到待命处的时候惊奇的发现旁边多了个抓娃娃机,里
面是一个一个盒子,王虎一脸嘚瑟的站旁边。

  「这东西你怎么弄进来的?」

  「弄成零件弄进来的啊,给钱了他们什么都给你搞,弄成零件,编好号,照
着拼,怎么样。」

  「你脑子有病哦……」

  「嘿嘿,没病来讨你欢心?」

  「这还差不多。」事实上抓娃娃在王虎看来很没意思,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女
人就特别喜欢玩这个,用她们的话说,你不懂,就在于抓的过程,抓娃娃机里放
的都是送给沈婧的口红,抓到她喜欢的色号就会很开心,抓到她不喜欢的色号也
会很开心。到了晚上接待结束了,沈婧进了王虎的房间,又成了另外一种场面。
沈婧带着贱奴的项圈,在地上趴着,菊花里塞着尾巴肛塞。

  「贱奴沈婧见过主人,见过菲菲……姐。」沈婧私底下要给王虎当贱奴,当
然你也可以看成是玩情趣,要是沈婧真的一掀桌子老娘不玩了,王虎也没办法,
所以他没想通沈婧为啥陪他玩,不过有的玩总是好的。让沈婧最吃不消的到不是
别的,地位比菲菲低她可是抱怨了很多次了,你王虎爆老娘的菊花也就算了,让
菲菲爆老娘的菊花是几个意思……不过王菲还是很有分寸,知道自己贱奴的身份
和沈婧是有差距的,沈婧叫他,他也向沈婧回礼。

  「沈婧姐姐主人闹着玩呢。」

  「闹着玩?没有的事。」王虎拿出一个啤酒杯,直接尿了一杯,王菲端过杯
子,直接被王虎拦住。

  「不是给你的,给贱奴沈婧的。」王菲泛起难来,他觉得主人真的有点过分
了。沈婧怡楞,然后盯着王虎看了一会。

  「有本事你以后鸡巴别塞进老娘的嘴,拿来,肏你妈老娘进了会所别说尿,
菊花舔的少了还是屎吃的少了?」端起酒杯一杯灌下去才发现味道不对,是啤酒,
脸一红越想越气。

  「肏你妈的小兔崽子你骗老娘!」

  「原来你真想喝啊,我不拦着,新鲜的,来,张嘴。」

  「肏,老娘和你拼了!」拼的结果就是被王虎和王菲做了夹心饼干,嬲。闹
腾完了沈婧和王虎躺在床上,王菲则先给王虎舔干净鸡巴,然后给沈婧舔屄。沈
婧看着王虎衣服里夹的酒袋和输液管。

  「小王八蛋骗人这套玩的挺溜啊。」

  「嘿嘿,舔鸡巴哪有不沾尿的,也不知道叫唤个啥。」

  「能一样!」

  「哎呀你别叫唤了,菲菲都不让他喝尿还舍得让你喝。」

  「这还差不多。」

  「对了,刚才谁说自己尿没少喝屎没少吃的?」

  「姐的黑历史,你想听我和你说,不过我提醒你,说完你以后估计看到我就
嫌我脏,你确定要听?」

  「原来会所里还有没黑历史的?」

  「好像还真没……这里贱奴的调教,我挨了2年,你可能不知道,我当了2年
多贱奴, B组呆了1年多,C组呆了1年。」

  「你是赎身的贱奴!」

  「是,我也是欠钱进来然后赎身的。」

  「你的专属是谁?」

  「没有。」

  「那你怎么赎的身?」

  「人的一辈子,除了自身的努力,选择,还有个叫运气的东西,我运气好,
我家里人和我断绝了关系,但是再怎么断绝,他们没立遗嘱,结果出了意外,我
也不在乎是真意外还是人造意外,反正我一下子成了几笔遗产的继承人,然后,
会所和我达成了协议,我赎身,不离开会所,不然的话,会所宁可不要这个钱。
你说,我会怎么选?」

  「所以你就成了化妆师。」

  「没错,这好几年了,很多人可能忘了,或者选择性的遗忘了这个事情。以
前,我还真的就是叫沈婧贱奴,我都到 C组呆了那么久,经历过啥要细说吗?肉
便器也当过,肉痰盂也当过,屄被抽到血肉模糊过,菊花也人肏的合不上,五体
投地的求医疗组医生只要别放弃我什么都肯干,拼命的讨好饲养员什么下贱活都
干都不求拉我一把只求别推我一下。老娘现在身上没少什么零件都已经是谢天谢
地了。哦对了,菲菲,玩过环首刑吗?就是吊死那种,手被绑在背后,绳子套脖
子上被吊起来脚不着地,顾客站着插你,用脚死死盘着客户怕客户走了自己被吊
死,客户能抱你一下给你点支撑让你多吸几口气就要千恩万谢,虽然知道自己大
概率死不了,但是那个怕,而且顾客多半还就喜欢看你被吊的失禁,抽搐,有的
吊出了问题,就被丢D组,吊死的也不是没有,赔钱了事,这个我都玩过好几次。」

  「菲菲是特殊组,被吊过一次,没沈婧姐那么惨,脚趾头还能碰到点地,被
吊到失禁射了出来才被顾客放过我。」

  「卧草,命苦的孩子……」

  「姐比你大,你个小兔崽子。」

  「好了,沈婧贱奴,去舔你菲菲姐的鸡巴。」

  「肏,你……」王虎啪啪的抽了几下沉婧的屁股,沈婧只好不情愿的去舔王
菲的鸡巴,王虎从后面直接插进她的屄。

  「别想这些了,做完好好睡一觉。」

  「那你个小兔崽子用力啊!」沈婧含着鸡巴说的模模糊糊,大意王虎还是听
出来了,狠抽了沈婧几下屁股。

  「肏!你个贱货的意思是小爷我不给力了。肏到你哭好吗!」折腾完了以后
王虎抱着沈婧去浴室让她先冲澡,自己出来休息。

  「主人,今天有个事情没和你说。」

  「啥事?」

  「中午在食堂钱饲养员拦了菲菲一下,问菲菲为什么不和其他贱奴一样爬,
菲菲说是主人要求的,然后他踢了几个贱奴,打翻了几个其他饲养员的饭菜。」

  「这事我爹和我提了,你该怎么做就怎么做,你要让所有的人知道你是不同
的,你和一般的贱奴不一样,你是给我跑腿的,就算有人要处理你,也要等我到
场才行,规则上写了,等到我们拉回来更多的单子,更大的单子,这些规则,都
可以打破。嘿嘿,什么会所规矩,所谓的会所,和公司没什么区别,弄回钱的就
是大爷。弄回来的钱够多,规则你想改都可以。」

  「菲菲知道了。」等到沈婧从浴室出来了,王菲差不多已经把房间打扫干净,
然后就和王虎进了浴室,伺候王虎洗澡,自己也洗了一下。

  「你和你的伪娘小女友进去不再来一发吗?」

  「你这么骚,被你榨干了。」

  「老娘信了你的邪,你咋不让菲菲帮我洗,自己享受的挺开心啊。」

  「嘿嘿,别忘了你得叫菲菲姐姐,对了,你睡地板,菲菲你赔我睡。」说着
王虎还真用脚踹了几下沉婧,像要把她踹下床。

  「小兔崽子我和你讲,你敢让我睡地板老娘和你没完!」

  「主人,还是菲菲睡地板吧,菲菲习惯了。」

  「谁让你自说自话的,给老子滚上来。」

  「哟,哟,结果你个死基佬还是心疼你的伪娘小女友,姐上个床是恩赐,你
的伪娘小女友倒像是被请上床的。」

  「废什么话,你自己什么睡相自己没点屄数?还是菲菲好。」

  「嘿嘿,老娘当贱奴那几年睡相只会比他好,现在,老娘就这睡相了,肏!」
到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王虎发现沈婧占了大半张床,菲菲就一条边,要是再动
动估计就要掉下去了,让菲菲回训练处,王虎就去弄早餐了,还要给沈婧带一份。
在餐厅,他看到了老钱,老钱则像没看到他一样,自顾自的吃饭。

  「哎,这年头咱们饲养员苦啊,累死累活的给会所干活,又伤身又伤肾又伤
神的,想偷个懒找人给打份饭,要要被人叽叽歪歪,昨天听说还被人给一脚踢翻
了,不知道的还以为饭都没的吃了,惨哦!」随着王虎自顾自的把声音抬高了对
空气说话,餐厅里开始莫名的安静起来,很多人都把目光对准了王虎和老钱。老
钱听王虎在找茬,把喝粥的勺子一扔。

  「这年头的小年轻啊,是一点规矩都没有,搞的自己的贱奴也没规矩,不知
道的还以为贱奴和饲养员平起平坐了呢。小王啊,你爹是出了名的讲规矩,怎么
到你这里就变成了这样啊,我真的建议老王再去验验 DNA,万一抱错了呢。」

  「我们家的事情就不劳您操心了,您还是操心操心自己那个高不成低不就的
儿子吧,听说老钱你当年也是会所一名干将,搞的儿子连只捆好的鸡都不敢杀,
要说这血统出了问题,也是老钱你这边比较严重啊,你说咱们这会所的人,热爱
工作老不回家,您觉的我爹这种事情是个例?令夫人闲着没事和以前的老同学老
情人再续个前缘然后让您乐呵呵的带帽子戴个二十多年还得出钱养着,也是很有
可能的嘛……」

  「肏你妈的小兔崽子!」没等老钱说完王虎直接掀了老钱的桌子,然后把老
钱按在地上打。

  「肏我妈,行啊,她就在会所里, D级,去肏啊,肏死了最好。没事招惹老
子,谁给你的胆子!」

  「他妈的规矩,谁定的规矩贱奴要慢慢爬,老子翻遍了手册没找到这条规矩,
你老钱的规矩?你老钱什么时候成了规矩?会所你开的?」

  「知道老子看不惯你什么?你这样的老不死的占着茅坑不拉屎,摆谱,摆你
妈屄的谱,他妈的摆给谁看,会所里的都不是善茬装你妈屄的大尾巴狼。」

  「老子给会所捞钱的时候,你他妈的在干嘛,以为自己年轻时候给会所出过
两次力就想一辈子躺功劳簿上领钱,哈?你早他妈没胆了,吓唬谁呢?想给我点
颜色你昨天就应该再这里把王菲给捅死了然后拖着他的尸体甩老子办公桌上,你
拦住他连为难他都不敢你还敢给老子装,装你妈屄!」

  「你他妈再干招惹老子,只要我不死,你他妈全家都得给老子死!去人事处
办离职吧,趁着还有命,多活两年,多当两年米虫,老子的话,你听到没?」老
钱早被王虎打的说不出话了,王虎抬头看了一圈食堂。

  「有谁想给他抱不平吗?」食堂的其他人眼神纷纷从王虎身上移开,吃饭的
继续吃饭。王虎拖着老钱,地上拉出一条血痕,拖出了食堂。

  「肏,老王的儿子是真他妈狠,不屄屄直接干。」

  「这小王说的没错啊,老钱连为难王虎的跑腿都不敢,还装大尾巴狼……」

  「你们说大当家的这事会怎么处理?」

  「还用得着问?咱们这种行当,谁能打谁牛屄,谁能弄到钱谁牛屄,你说呢。」

  「那老钱这是完蛋了啊。」

  「嘿嘿,走了不体面,留下更不体面,早走早好。」王虎拖着老钱来到医务
室,看到大当家老头也在。王虎先向老头问好,然后把老钱拖上一张诊台。

  「给他看看,别他妈死了。」

  「砰」王虎耳边闪过一声枪响,尽管加了消音器,声音还是吓了王虎一跳。
再看老钱的头上多了一个孔。

  「你还是不够狠。」老头拍拍王虎,一会老钱的儿子也被押来了医务室,老
头把枪交给王虎,看着小钱给了他一个眼神。王虎接过枪,深吸了几口气,对着
小钱的额头,按下了扳机。

  「砰」地上多了一滩血迹。

  「大当家的,能问个问题吗?」

  「说。」

  「会所有没有正常死亡的员工?」

  「你会在乎这个?」王虎盯着老头看了一阵。

  「有,而且很多。」

  「那老钱?」

  「他已经心怀怨恨了,所以不能留他。」

  「明白了,那现在小钱也死了,老钱夫人呢?」

  「D 组,消耗品,老钱干了这么多年,花这么多钱养她,让她当每天可以无
所事事的阔太,小钱文不成武不就,她不得负点责吗?」

  「……」

  「当然这个事情还没完,不过不是现在,所以你最近最好不要再做出什么出
格行为。」

  「得,我的处罚能不能下来了,这么吊着更难受。」

  「呵呵……」

  老王听到这个消息后,只能苦笑着摇了摇头,骂了句小王八蛋就去找大当家
的看看事情的严重程度。王虎则和没事人一样去领了两份早饭回去找沈婧了。上
午照样翘着二郎腿让王菲帮他看一个训练室,然后让潘晓雪帮他看一个训练室,
对李莉则骂了句傻屄,得罪人和偷懒只能二选一,不想得罪人,就别想着偷懒。
结果到快结束的时候,潘晓雪也是不敢得罪人,结果也是和其他人一起留堂。

  再过了一天王虎索性让头铁的吕婕试了试,结果吕婕到是帮他点了一堆,这
就很好了,头铁的人也有头铁的人的用途。顺带王虎查了一下她的资料,发现这
货居然是追星追到借小贷,然后搞得家里天怒人怨亲戚朋友人见人厌的,潘晓雪
说的那句她脑子有问题不是随口说说的。对于王虎来说无所谓,好用就行。下午
和沈婧在一起腻歪到一半的时候,接到了李医生那边的电话。提醒了他一下他才
想起来,朱姝丢他那里丢了一周了。

  再看到朱姝的时候,王虎吓了一跳,身上毛发都被剃干净,穿上好多环的人
是朱姝。朱姝看到王虎过来了满眼泪水求带她走,什么都答应。在这几天里她屄
和菊花里的棒子就没停过,抽出来就是换更大的,医疗台上悬着一面镜子,睁眼
就能看到自己的淫乱样,如果不想看,对不起,眼皮用胶带粘住时间一到滴眼药
水。还有不打麻药的穿刺,朱姝的手已经被医用缝合线给缝到了一起。

  「这几天闲着没事,就稍微玩了下,你不会介意吧。」

  「不会,不过李医生你玩的挺狠啊。不如再帮着玩一阵,然后丢会所去吧。」

  「当然可以,不过你得付钱。」

  「额,我花钱请你玩她?」

  「呵呵,王虎,是你花钱请我调教她,性质是不一样的。」

  「她有一商铺,在我家小区门口,弄下来,房子我留着有用,钱给你一半成
不成?」

  「不用那么多,我是个有医德的,我只要20%,一定会帮你医好她。」

  王虎听完对着李医生竖起大拇指。

  「牛屄还是你们牛屄。」

  「粗俗但是我喜欢。」

  「王寅,我的真名。」

  「寅虎,呵呵,原来如此。李振华,如果你有病会所里解决不了,市第一人
民医院的普内科找我,能安排的都安排。」

  看着呜呜咽咽在求他带她走的朱姝,王虎冷笑了两声。

  「贱奴你知道吗,你不在,小区压根没人在乎,我说你有事要回趟老家,大
家就不多问了,他们关心的问题是,有没有人帮他们理发。」

  王虎离开了李医生的住处。

  「主人我们要回会所吗?」

  「不回去了,回趟家,好几天没回家了。」

  「沈姐姐那边?」

  「我和她怎么说呢,更多算是炮友,她是个被命救了的女人,所以她信命,
和我在一起是我年轻,我有我爹的名头,我自己能捞,要说到爱,她没有多爱我
的。」

  「菲菲是爱主人的。」

  「我知道。」

  王虎没有继续说下去,王菲也没张嘴问不该问的,有些话,说出来了大家都
难受,所以王虎摸摸王菲的头。到了家,王虎算是真正的放松下来,家里其实很
一般,没有好的装潢,没有好吃的食物,甚至没有刺激的娱乐,不过王虎不在乎,
能躺在沙发上睡觉就是最舒服的事情。

  「菲菲,你在会所被吊到失禁过?」

  「主人有兴趣的话可以试试,菲菲被吊过一次,能缓过来。」

  「嘿嘿,和沈婧试吧,咱们两个自己的小命要紧。」

  「是主人。」

  「在会所天天伺候我们两有怨念不。」

  「没……有一点儿。」

  「也是啊,要是一点都没,那我就得小心了,去把自己洗洗干净,方便我吃。」

  王菲红着脸去浴室了,王虎躺在沙发上,嘴里嘟囔了一句伤肾啊,也不知道
到底说的是身,是肾,还是神。等到王菲洗完出来,看到王虎躺在沙发上,闭着
眼,就也躺到王虎身边。王虎的手就摸上王菲的奶子,闻了闻王菲的头发。

  「菲菲好香啊。怎么不和以前一样来点偷偷摸摸的小动作了。」

  「主人……」

  王菲翻过身,依偎在王虎怀里,王虎端起王菲的脸,看了一会,亲了下去。

  「呜……呜……」

  王菲有点不知所措的挣扎起来。

  「怎么,亲你下还不乐意?」

  「不是,菲菲,嘴脏……」

  「呵,老子能干净到哪去。」

  虽然王虎说的和王菲说的大概不是一个事,但是对于王菲来说,意义就不一
样了。

  「好久,好久都没有人愿意亲菲菲了,有好多人,都说过爱我,喜欢我,但
是他们都没有亲过菲菲,只有主人亲过……」

  王菲一边说一边抹眼泪。

  「我可从来没说过爱你或者喜欢你。」

  「菲菲知道,主人喜欢女人。」

  王菲擦干净眼泪,开始伺候王虎。王虎很明显的感觉王菲伺候他的时候少了
东西,又多了一点东西,心想,自己这行为,放外面也算标准的渣了。

  「主人能抱起我肏吗?」

  王虎用手抬起王菲的一条腿,然后王菲抱住王虎,抬起自己的另一条腿,王
虎就这么抱起王菲,鸡巴插进菊花。

  「这个体位挺累的,你喜欢。」

  「现在只有我被这么抱过,我会觉得自己是主人独一无二的贱奴。」

  「将来我也会这么肏其他女人哦。」

  「主人可以这么肏主人的女人,但是不可以这么肏其他的贱奴,这个姿势是
只属于菲菲的。」

  「你个小淫娃。」王菲抬起头,开始主动索吻。一晚上王菲很疯狂,一直疯
狂到失去意识,满身是汗,菊花里还有精液流出。王虎看着一片狼藉的家,只能
说了句肏,然后看看满身是汗也快虚脱的自己,选择先睡再说。打扫清洁什么等
睡醒了再说。

  王虎和王菲现在两个人都很脏,身上全是汗液还有体液,两个人就这么靠在
一起,睡的很香,家是一个让他们感到安全的地方,哪怕只是片刻的。

  一周后,朱姝的店产权已经被转到了王虎名下,至于朱姝本人,王虎又给了
李医生一笔钱,让他切除了朱姝的部分手脚,彻彻底底的当只猪奴,这样朱姝就
要继续被留在李医生那里。李锦那边也联系送来了一对双胞胎,王虎接到人以后
什么都没问,给他们套上套头就直接送去了会所,直接送去了医疗组,就再也没
管,一切似乎都走在正轨上。

  有了王菲,又找了吕婕给他管着训练的事,吕婕也因此受到了很多贱奴的记
恨,不过有王虎压着没闹出什么事情,把几个私底下报复的拖出来处理了一下,
就没明面上的问题了。王虎也继续享受着他的生活,在会所就和沈婧腻在一起,
回了家就和王菲呆一起。快乐的日子总是过的很短暂。潘晓雪偷偷给王虎送了两
三个情报,不过不是太有用,王虎还是随手赏了她点东西。在某个周末,又是一
场拍卖的 E类处刑。

  王虎照例去了等待区结果没有发现王菲。

  「王菲呢?死哪里去了?」

  王虎看着周围低着头的贱奴,内心开始越来越焦躁。看了一圈周围的饲养员,
看到以前见过面的马三在。

  「马三,我的专属呢,哪去了?」

  「王虎,没看到他来啊。」

  「吕婕,李莉,你两给我去宿舍看下,跑着去, 5分钟内没回来你们身上能
有块好皮我不姓王。」

  王虎继续焦躁的在等待区转来转去,看到沈婧走进来。

  「看到菲菲没?」

  「你的小跟班没了怎么来问我呢,你个小基佬不看好自己的小伪娘女友来问
我?」

  「我他妈没在开玩笑!」

  沈婧发现王虎的表情不对劲,立马感觉到了问题的严重性,立马收起嬉皮笑
脸的态度。

  「真不知道啊,也不在我那边,也不在你的宿舍,能去哪呢?」

  这时候吕婕和李莉跑了过来,说在宿舍也没看到王菲。

  「肏,都他妈瞎吗?没有一个人看到他去哪里了?没人愿意说是吧,从现在
开始,我的表每过 1分钟,找不到他,你们下周我监督训练就一天别想有好日子
过,现在开始计时,不想说你们可以继续!」

  这时候王虎看到潘晓雪颤颤巍巍的举起手。

  「说!」

  「王饲养员,菲菲姐去哪里了我们真不知道,菲菲姐平时是代您办事我们都
知道不敢对他有什么意见,大家没有故意不说。现在他人不见了,您为什么不去
找老王饲养员问问看呢,或许他知道点什么。」

  「肏,一急忘了这一茬了。不管对不对算你有功,下次赏你点什么。」

  王虎火急火燎的跑到王家栋那里,老王正坐在办公室里抽烟,看着桌上的烟
灰缸和房间里的烟雾,老王已经不知道抽了多少。

  「爹,我找不到王菲,你知道他在哪里吗?」

  「坐下。」

  王虎坐到王家栋对面,看着王家栋慢条斯理的抽烟,王虎越来越焦躁。

  「爹你到底知道些什么,他人呢!」

  「他不会有事,你哪也别去,在这里等着,今晚过去他会回来的。」

  「他在处刑台那边?怎么回事爹!」

  「处刑秀需要他配合一下,就配合一下,不是要他的命,如果要他的命不会
不和你讲,所以你就待在这里,哪里都不要去,听爹的话。」

  「爹,如果有一天,处刑秀需要我配合,你也坐在这里抽烟?」

  王虎转身出了王家栋的办公室,往处刑台跑去。王家栋颓然的坐在自己的办
公室里,嘴里不知道在碎碎念着什么。

  「女士们,先生们,今晚是久违的处刑秀,首先要介绍一下我们今天的主角,
燕奴。」

  李燕可以说是被拖上台的,两条腿已经被打断了,手也被打断了。

  「燕奴真的是很了不起,来会所没几个月,就从C类一直掉到E类,你怎么办
到的?哦,实在不好意思,我忘了你已经说不了话了。」

  主持人装模作样的把话筒递到李燕的嘴边,然后再拿回来自顾自的说着,李
燕则发出一些啊,啊的声音,充满了怨恨。

  「那我就来说说燕奴的辉煌经历吧。来了会所以后不符管教,顶撞饲养员,
假装服从向客户求救,师徒偷客户的东西,可惜她大概是不知道会所里不给带手
机。不好好服务客户,想着偷奸耍滑。当然会所对于这样死犟的贱奴,也不会客
气,直降D级,就算这样燕奴依旧不知悔改的谩骂客户,所以我们摘了她的舌头,
对于乱挣扎的手和脚,我们也打断了,燕奴今天你可以继续用你的方法反抗,反
抗的越激烈,大家越开心。」

  随着主持人的介绍,台下开始热闹起来,这时候李燕放了一个很响很长的屁,
然后没舌头没牙齿的嘴里发出嗬嗬的声音,似乎是在嘲笑着主持人。

  「看,她就是这么犟,现在喜欢的可以出价了。」

  台下的人开始在平板上输入价格,随着价格走高,主持人也在旁边继续介绍。

  「今天拍到的老板,除了可以获得燕奴的处决权,还会附赠一套表演。两场
乱伦秀,一场人彘秀!」

  台下的呼声越来越高了,本来已经开始趋于稳定的价格又开始走高。终于,
李燕被人拍下了,没有人再出更高的价格。

  「那么,为了展示会所最后的怜悯,我们决定先让燕奴爽一爽。把菲奴带上
来。」

  王菲被人带上了处刑台,全是灯光让他有点不知所措,他已经一段时间没接
过客了,突然之间被带过来,王虎又不在,让他从内心感到恐惧和不安。

  「菲奴,很多人都点过他,他和他妈简直是两个极端,虽然菲奴现在已经半
隐退了,但是点过菲奴的,没有谁说他不好,数据表明菲奴可能是会所最乖最听
话的一批贱奴了。菲奴,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都,都是饲养员教育的好,是会所管的好。」

  「看看,这个觉悟。菲奴你知不知道你妈妈也在会所?」

  王菲摇着头,他从来不知道他妈在会所,或许因为他一直和B组一起训练和D
组没什么交集。

  「你妈在伺候顾客的时候反抗,不听话,辱骂客户,弄伤了客户,应该怎么
办?」

  「该罚。」

  王菲下意识的就说错了这两个字,主持人在旁边鼓掌。

  「说得好啊,贱奴犯了错就应该罚。你妈是罪无可恕了,所以会所要处刑她,
处刑之前我们决定给她最后的怜悯,一个是让你们母子相见了,感不感动?」

  「我……我……」

  「看来你感动的都说不出话了。燕奴你感动吗?」

  李燕的目光看向王菲,眼光中充满了鄙视,愤怒。

  「看起来她两都挺感动的,这种母子相见的场面,你们大概至少有个 3-4年
没见了吧。」

  「3年半……」

  「哦,菲奴看起来记得挺清楚啊,心里看来是无时无刻不想着妈妈的啊。现
在你妈妈要被处刑了,这个没办法改变了,会所决定多给她一点怜悯,让你们母
子相奸。作为一个伪娘,你鸡巴也不小啊,让你妈爽一爽别。」

  台下一阵一阵的哄笑冲击着王菲的心灵,扰乱者他的理智和情绪。

  「那个洞,你从那里爬出来的,你这么想你妈难道不应该回去看看吗?」

  「我……」

  「还是说你不爱你妈,到门口都不愿意回去看看她。」

  「……」

  王菲只是不断的摇头,呼吸越来越重,人开始有点摇晃。

  王虎冲向处刑台的时候,看到黄金彪站在走廊靠着墙,看到王虎跑过来,伸
出手拦住他。

  「小王,大当家的上次和你说过什么还记得吗?」

  「让开!」

  「你,潜力不错,别自毁前途。」

  「让开!」

  「说老实话我不想对你下手,因为我已经老了,你还年轻,这个仇我不想结,
如果你要毁了这台秀,他本来不会死,也会死的透透的,你也是,你爹也是,想
想清楚。」

  「彪哥,我不毁了这秀,我会让这个秀继续下去,他会听我的话的。」

  黄金彪没有让开,看向王虎的眼神依旧充满了戒备。

  「当我求你了,求大当家的好吗?我不毁了这个秀,如果有一天王菲他该死,
也是老子自己上,不用脏了其他人的手。」

  黄金彪叹了口气,让开了。

  「王虎,别搞得大家都下不来台,拜托了。」

  「谢了。」

  王虎冲到后台,看到已经站不住跪坐在台上的王菲。深吸了两口气,走上台。
走到主持人旁边,伸手抢过话筒,然后随手拿起一条马鞭,一鞭子抽在王菲的脸
上,留下一条鞭痕。

  「菲奴,你这个丢人样是怎么回事?」

  「主人……」王虎走到王菲面前,一把把王菲拉起来,指着李燕问他。

  「她是谁?」

  「她,她是贱奴的妈。」

  「她真的是你妈吗?」

  「她……她真的是贱奴的……妈……」

  「那她爱过你吗?」

  王菲听到这句话,从表情上看是愣住了。

  「来,菲奴,主人帮你回忆一下。你爹喜欢叫你什么?」

  「贱奴的爹经常叫贱奴野种,贱种……」

  「她帮你说过话吗?」

  王菲仿佛在回想,最后痛苦的摇头。

  「你是什么,你是她用来嫁给你爹的工具,等到你爹不爱你的时候她就用不
着你了,她从来没爱过你,你就是个工具明白吗?工具人懂不?对她来说你不是
她的儿子,你是块敲门砖,是她敲开你爹家门的敲门砖,等到用完就甩了。你看
看你现在的样子,她只要愿意爱你你现在是这个样子?她是怪物,她是恶魔,她
是世界上最坏的恶棍,她吸你的血,吃你的肉,腐蚀你的灵魂,现在你站在这里,
连对她复仇的勇气都没,你还配当什么专属吗,你一辈子就只配当个贱奴。你要
是丢了老子的脸,就别回来了。」

  说完王虎把话筒丢回给主持人,头也不回的下了台,王菲耳边只有王虎刚刚
拉他的时候留下的那句,我们得活着,得好好活着,别求死,还有我。主持人则
开始鼓掌,台下也有很多顾客开始鼓掌,还有一些顾客开始聒噪快点搞,等着看
呢。

  「不亏是饲养员……菲奴,你准备怎么做?实在不行求我们帮帮你也是可以
的。」

  「菲奴……不会给主人丢脸的……主人说的对,她不爱我凭什么当我妈,用
不着别人帮忙。」

  王菲粗暴的开始插李燕,粗暴到别人乎忘了他是个伪娘,忘了他那女性化的
身体,忘了他女性化的声音。或许这是王菲进了会所以后唯一的一次雄起。当精
液射进李燕的阴道时,王菲抽出的鸡巴上都带着血。主持人笑眯眯的看了看李燕,
再看了看王菲。

  「菲奴,做的不错,不过你还不能走,你要在这里看着她被处刑,完了还得
照顾下你妹妹,呵呵。」

  王菲似乎一点都不在乎主持人的态度,走到一边跪坐下,看着李燕被处刑。
他就坐在那里看着李燕的奶子被剥皮然后被做铁板烧,还嚼了一块,问他为什么
不咽下去只说主人不允许他吃东西。他看着李燕的手被浸泡在酸液里被腐蚀,看
着李燕的腿被浸入满是食人鱼的鱼缸,看着李燕手臂被砸断切开用钻头钻骨头,
看着李燕的腿被恶狗撕扯。

  看着李燕的肚子被抛开子宫和卵巢被切下来然后再被屄着吃下去,然后李燕
的的菊花被切开肠子被抽出来然后勒脖子,看着李燕最后被用手术到凌迟。王菲
看的目不转睛,嘴角甚至扬起微笑。最后,李燕嘴里被塞了几根爆竹,主持人拿
了支打火机递给王菲。

  「菲奴,送她一程吧。」

  王菲就点着了引线,然后稍微走远一点,塞住耳朵,砰,啪。随着爆竹的爆
炸声,李燕算是死的透透的了。王菲依旧面无表情的跪坐在自己的位置上。

  「下面我们要有请燕奴的女儿,这有什么样的妈,就有什么样的女儿。佳奴
也是出了名的难调教,顾客的要求不满足,嘴臭,训练不用功,还差点伤了客户,
看起来你待在C组也没学乖,那会所也没什么办法,大厅的陈氏家族正好缺个伴,
那就你了。」

  被拉上台的王嘉佳嘴里塞着嚼子,照样发出哼哼唧唧的声音,看起来满是抱
怨,她看到跪坐在一边的王菲,脸上露出一丝惊讶。很快王嘉佳就被捆在一张特
制的床上,整个人呈一个大字,腿部是弯曲的,有医生来在她的手臂上和大腿上
捆上止血带。

  「菲奴,你觉得应该给她一点怜悯吗?」

  「不用?」

  「因为她也没爱过你?」

  「呵呵,她不仅不爱我,她还挺喜欢欺负我的。我亲爱的妹妹,那时候天天
骂我死人妖死变态骂的很舒服不是吗?在我的饭里下东西,把我的衣服剪掉撕掉,
丢我的书包,动不动还打我几下这些事情哥哥我全记得哦。还有你找小混混骗我
玩我的事情我也知道,你去勾引男人然后再让男人来骗我,再搂着男人来向我炫
耀你不会真以为我一无所知吧。我默默的忍受了好久好久呢,我亲爱的妹妹,今
天能全部还给你我真的很开心,你放心,你死不掉的,你以后会求死的,我说真
的。」

  「没想到你们是如此的兄妹情深,那我只能换玩法了,你肏她吧,每超过一
个 5分钟,你就能得到她一段肢体的处理权。」

  王菲丝毫没有犹豫,鸡巴就插进了王嘉佳的屄,开始插抽插。

  「不能给个带刺的套吗?」

  「大厅的固定台一个屄能用的都没有,所以得留着她的屄,不能玩残她哦。」

  「挺可惜的。」

  很快第一个五分钟就到了。

  「她的左手和左前臂,你准备怎么处理?」

  「刷上油火烤吧,别烤太快,一下子烧焦了,不好玩。」

  到第二个五分钟的时候。

  「我想用爆竹炸几次,应该挺好玩的。」

  到第三个五分钟。

  「剥了皮撒盐吧,肉不腌制一下,味道可能不好。」

  到第四个五分钟。

  「剥了皮浸醋吧。」

  到第五个五分钟的时候。

  「不能给你再提要求了,毕竟客户还得玩玩。」

  「那我可以给客户提个建议吗?」

  「说说。」

  「都是要上固定台的贱奴了,烙上点字吧,比如说这个小腹这里,屁股上,
脸上什么的。妹妹你知道吗,我挺妒忌你的,尽管我现在的样子不比你差,我还
是妒忌你,妒忌你有屄,妒忌你有子宫,妒忌你这张脸,如果可以我想全抢过来,
可惜办不到。」

  王嘉佳被注射了药物没办法晕过去,可惜神志也不太对了,除了发出几声哼
哼声以外什么都做不了。

  「没我事情我可以下去了吗?」

  「菲奴即将退场,他给出了建议,下面由我们的顾客来投票,烙不烙。」

  台下的个顾客纷纷拿出平板点击,菲菲慢慢的走下台,下台前看了一眼几乎
全票通过的烙字,对着王嘉佳笑了,笑的很妩媚。然后他就走进后台。一进后台,
王菲整个人就瘫了下来,被王虎一把抱住。王菲把头埋在王虎的胸口。

  「菲菲没有给主人丢脸吧。」

  「菲菲你做的很好。」

  「主人对不起,菲菲走不动了,主人能抱菲菲回去吗?」

  「嗯。」

  王虎抱着王菲直接往回走,路过黄金彪旁边对着黄金彪点了一下头。王虎几
乎一路小跑回了自己的寝室,刚关上门,王菲就开始嚎叫起来,叫的撕心裂肺。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王菲抱着王虎,王虎感觉到王菲的手抱着他指甲似乎都要掐进他的肉里,但
是什么都没说,只是抱紧了王菲。

  「菲菲,菲菲什么都没有了,主人,菲菲什么都没有了!」

  「菲菲你还有我。」

  「主人,不要抛弃我,如果有一天你要抛弃菲菲,求你直接杀了我,不要抛
弃我……」

  王菲不停的哭,喊,咳嗽,以至于被呛到,喘不过气。王虎就这么抱着王菲,
慢慢的王菲开始脱力,声音慢慢的低下去,他嗓子已经叫哑了,再到晕了过去。
王虎想给王菲擦把脸,但是王菲晕过去了手依旧死死的拉着王虎,王虎没办法,
扯过被子帮王菲擦掉脸上的眼泪和鼻涕。随着吱呀一声,门被打开了一条缝,沈
婧探出一个头看了看王虎,王虎伸出手指,做了个嘘的动作,沈婧轻手轻脚的走
到王虎身边。

  「他怎么样?」

  「晕过去了。」

  「苦了他了。」

  「哎……」

  「你要不要去看看你爹……」

  王虎抬起手,沈婧看到王菲的手拉着王虎。

  「你帮我去看下,和我爹说我这边走不开,空了去看他。」

  沈婧看了看王虎,想到老王,觉得寒毛直竖,但是王虎都这么说了,还是硬
着头皮走了一趟。过了一会,沈婧回来了。

  「见过你爹了,你爹说,多陪陪他,他没事。」

  「嗯。」

  「他呢?」

  「估计是心神受伤,都开始说胡话了。」

  沈婧听了以后看了看王菲,发现王菲的脸很红,立马摸了摸王菲的额头,然
后拉着王虎的手往王菲的额头上一摸。

  「肏!」

  「还愣着干嘛,赶紧送他去医务处啊。」

  王虎抱起王菲,直奔医务处。

  「烧的有点厉害,给他打退热针,水估计要挂一晚上,喉咙伤的有点厉害,
死命叫了吧。」

  会所的医生给王菲看了看,打了一针,然后给他挂上水。王虎的手只要一抽
走,王虎就下意识的手伸出来找寻他一样,而且会呼吸急促,没办法只能把扎针
的手给捆在病床上,然后王虎握着王菲的一只手,王菲似乎才能平静下来,给他
换头上冷敷的毛巾也要让他拉着自己的衣服。

  「再去弄点冰块来。」

  「你要不要先去睡会,这里我替你看会?」

  「帮我弄点冰块来你先去睡吧,我看着就行了。」

  「哎,你还说你对他一点想法都没有?」

  王虎斜眼看着沈婧。

  「肏。老娘这算是吃的哪门子醋……」

  沈婧帮王虎再弄了一点冰块来,给王虎拿来两包烟,几包饼干,弄了点水,
还有王菲的营养液,然后和王虎说了句先去睡了,就自己离开,王虎则坐在病床
边,握着王菲的手,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抽出一支烟点燃了,还没吸,又丢地上
用鞋子给踩灭了。

  王菲觉得自己正在做着世界上最恐怖的噩梦,进入会所的时候,以为自己到
了地狱,已经在十八层了,直到他看到了第十九层,如果可以的话他多希望自己
就这么死了一了百了,至少没觉得很疼。等他努力的睁开眼睛的时候,他发现王
虎就这么看着他。

  「醒了?」

  「主……人……」

  嘶哑的喉咙发出来的声音把他自己也吓了一跳,他知道他现在的声音一定很
难听。

  「别说话,醒了就好,你个小王八蛋睡了一天一夜了,还死拽着我不放手。」

  王菲发现他的手还拉着王虎的衣服,立马松开了。

  「哎……我累死了,我也要睡觉去了,你也继续休息,嗓子这样是不行的,
一会医生给你看给你治疗的时候记得配合好。」

  王菲点点头。王虎随手在平板上点了几下,一会沈婧就过来了,看到王菲行
了,叹了口气。

  「姐姐陪你会吧,你死拽着阿虎,一天一夜不松手,他就在这里陪了你一天
一夜了,你知道姐姐喝了几瓶醋么!阿虎你赶紧去睡吧。」

  王虎点点头,然后摸了摸王菲的头,说了句醒了再来看你,就离开了医务室,
当然他并没有回宿舍睡觉,尽管一天一夜没闭眼了,王虎的脑子却很清醒。他先
去了一趟王家栋那里。

  「爹。」

  王虎推门走进王家栋的办公室,里面除了烟头,就是空酒瓶,王家栋颓然的
坐在椅子上,歪着头,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醒着。王虎整理了一下桌面,把烟
头酒瓶都扫掉,然后打算出门。

  「他醒了?」

  王家栋的声音从背后传来,王虎停住脚步。

  「嗯。」

  「醒了就好……」

  「为什么不提前和我说?」

  「我知道的时候,王菲,他已经被带过去了……」

  「大当家的这是在敲打我啊……」

  「大当家一般不敲打人,直接弄死。」

  「那我是他失散多年的儿子,还是你是?」

  「用不着说这种不着边际的话,你去一趟吧。」

  王虎用平板发了一个要见大当家的请求,然后来到大当家的办公室外面。值
班的人他不认识,他一到贱奴就表示大当家的已经在等他了,随时可以进去。进
入办公室,王虎自顾自的走到桌前坐下,然后掏出一只烟,点了起来。

  「为什么?」

  「王虎啊,你是想当一辈子马仔,还是准备当干部?」

  「人往高处走,当然是想当干部。」

  「那就是了,我想你会记住这个教训。」

  「大当家的是在提醒我,要是我犯了错我的小弟可能会先倒霉?这种屁话有
什么意义?」

  「你说的没错,的确是屁话。那我再和你说一句屁话。我要弄死你是分分钟
的事情,你没本事和我过招的情况底下,把你的嘴给老子放干净点!」

  「吓唬谁呢?」

  王虎抄起桌上的烟灰缸,砸向老头,在离老头还有几厘米的地方,停下了。

  「怎么不砸了?」

  王虎看着本来躺在旁边毯子上的老女人,居然拿着一把枪指着他。

  「呵呵,你想不到的事情还有很多。」

  老头从王虎手里拿过烟灰缸,重新放在桌上,然后一手把王虎推回座位,然
后让老女人收起枪,躺了回去。

  「我是你失散多年的儿子,还是你失散多年的孙子?」

  「别瞎几把想了,和你交个底吧,你老子以前我是当门徒培养的,可惜了,
他有心结,也坏的不够彻底,后来你来了,我觉得贼老天他妈还算厚道,又给了
我个想念,以后,会所是有可能会落到你手上的。」

  老头拿起一根烟,夹着伸到王虎面前,王虎看了老头两眼,很不情愿还是给
他点上了。

  「你要知道会所都是一帮什么玩意儿,如果将来你要争夺会所,他妈的可不
是你一个人搞的定的,得有一群人,你的对手会从各个角度打击你,你的部下,
你的贱奴,你的恋人,甚至你养的狗,都是他们的目标,你晓得伐。他妈整天一
副有事老子抗的态度,你扛得住?你扛得住个屌。别说老子没想弄死王菲,在台
上把王菲直接弄死了枪指着你还是只能跪下给老子舔鞋。今天要是你能带着一大
半的饲养员来,我就得出来安抚,你他妈要是有本事把黄金彪也拉拢到你那边带
着外勤一起来,老子就得给你让位还得舔你的鞋求饶。动动脑子,想想后果。他
妈老钱那个一个怂屄,人见人厌的老货,找几个人随随便便就弄死了,抽烟死在
楼道里,上厕所痔疮发作死在马桶上,被贱奴咬断了鸡巴流血过多死,吃饭噎死,
心肌梗塞,脑淤血,有那么多死法你个煞笔偏偏要在食堂里打死他,你他妈是出
气了,别人怎么看你?一个莽夫!别人最多就是说你一句能打,你有本事去和外
勤打打看啊!到现在他妈有几个人投靠你跟着你混啊!」

  「那个,老钱是被你弄死的……」

  「说的好,就这个我还得他妈骂你你,你他妈已经狠了干嘛不狠的彻底一点?
教训他一顿就完事了?如果将来你掌了权下面由人犯了错你可以惩罚一下,有的
人你就得弄死,而且得全家死,不然死的就会是你,是你手底下一群人,你晓得
伐!」

  「我有错可以罚我,要教育我可以直接说,折磨王菲算什么事……」

  「老子直接和你说你他妈听吗?你老子和你说话你有听过吗?你老子的话都
不听你他妈会听我说的话?不给你点教训你他妈一辈子就一马仔!马仔懂吗?好
好想想你应该干点什么,等王菲病好了你给我死过来讲讲你后面准备怎么干,现
在,他妈的给老子滚出去,立刻,马上!」

  王虎狼狈的逃出了大当家的办公室,一败涂地,被枪指着,道理讲不过,骂
都不敢骂回去。

  「差点被自己儿子砸死感觉如何?」

  「那你干嘛不让我被他砸死呢?」

  「这才哪到哪?他得至少历练到能坐这张椅子。」

  啪啪,王虎自己抽了自己两耳光,骂了一句怂屄,然后一脸便秘样的回了自
己的房间,已经很困了但是死活睡不着,想想沈婧在陪王菲还是算了,想找个人
发泄一下,于是把李莉给提出来,拖到刑室刚准备下手,想起大当家刚才说的话,
就如同狼一样不停的转悠,李莉则吓的已经失禁了,贱奴那天是看了E类处刑的,
然后看着王菲上台的,然后就传出来王菲病了的消息,这时候王虎应该是满肚子
的怨气,被他逮到估计是真的会很惨。

  「王饲养员,贱奴知道你难过,贱奴求饲养员给贱奴留条命。」

  王虎转悠了半天,最后折断了马鞭,对李莉摆摆手。

  「回去吧。」

  「王饲养员?」

  「趁老子没改主意给我立马滚蛋!」

  李莉连滚带爬的逃走了,王虎做了几个深呼吸,然后去了医务室。

  「主……人……」

  王菲尽管声音嘶哑,还是叫了王虎一声。

  「你怎么又回来了,还不去睡觉?」

  「想和你们一起睡,能睡的安稳点。」

  「不知道你发什么疯,哎……」

  王虎去弄了两张躺椅来,和沈婧一人一张,王虎就睡在王菲的病床边,一只
手放在病床上,握着王菲的手,另一只手则不老实的在沈婧的身上游走。

  「你个死鬼讨厌,睡就睡了手还不老实,再不睡你也病了你让你的伪娘小跟
班咋办,带病伺候你?」

  「好好,这就睡。」

  其实王虎睡觉打呼噜,但是这个声音,还有王虎的手,让王菲莫名其妙的安
心,既然大家都累了,就一起进入梦乡,这次,王菲觉得自己不再是做噩梦了,
梦里有一只手,那只手很大,很暖,让他可以依靠。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388ob.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