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作者:贝黑莱特
2020/10/12发表于:SIS001!
是否首发:是
字数:6,581 字

  这一批发往韩国。晚上开两条线,今天之内必须做完。

  戴莲生有些麻木地看着流水线上马不停蹄地奔到他面前的液晶屏,打了个大
大的哈欠。伸出手,按住显示屏一侧的按键,开机,没问题,调音,没问题,切
换信号源,没问题,关机。检查一下电源线包装,线绑好了,包装袋完整,没问
题。下一个。开机,没问题,调音,没问题,切换……

  他的活儿是流水线上最轻松的。只用将电视开机,用遥控器以及侧边的按键
检查一下基本的功能是否正常,关机之后再检查一下背板的包装是否合格,就OK
了。他最早是负责用酒精和棉布擦屏幕的,但他手容易出汗,一只手套用一个小
时就撑不住了,一擦就是一道指纹,越擦越脏,给的手套就那么多,组长教了他
各种擦拭的技巧情况都没啥大的改善,检查组过来训了几次之后,他就被调去流
水线最前面的位置搞包装拆分去了。这活他干的不错,可因为干的太快,给了流
水线上的工友们很大的压力。后来,他们那条线的组长又把他调到线上,让他来
负责扫码贴条。这工作更简单,因为是跟着流水线走的,他做多快也没用,也就
谁也影响不了。直到负责检查显示器基本功能的大妈出了好几次岔子,导致一晚
上返工两三次,他便和大妈交换了岗位,站到现在所在的位置。

  虽然在流水线最前面搞包装拆分是最累人,最辛苦的活计,但却是戴莲生最
喜欢的,他身子骨结实,力气大,手也灵活,拆装两次之后便熟门熟路。而拆分
包装的地方离领导的办公室远,组长也不怎么管,可以和周围的工友们便聊天扯
淡边做。货积在流水线后面了,他们还可以停下来休息一会儿,上个厕所什么的,
不像其他位置要等到两小时一次的休息时间才有功夫解决这些基本问题。

  「强哥,强哥。」又解决完一台即将发往遥远大韩民国的显示器之后,他用
胳膊肘戳了戳旁边负责收纳电源线和套包装袋的强哥。

  「喝!」小鸡啄米般点着头的强哥一下子清醒过来。

  「啊,啊……草!」这一段工位的进度是由负责检查显示器控制功能的戴莲
生负责,他发现强哥错过了一台显示器,便直接没让下一台通过。就这么短短不
到半分钟的功夫,后面就多了两台等待检查的显示器,整个流水线的速度肉眼可
见的慢下来。

  「怎么回事儿,后面的。」好巧不巧,组长这个时候就盯着流水线,没玩手
机,很快就注意到不对劲。

  「好了好了。谢了啊。」强哥匆忙将电源线卷起,用黑色电线段缠住,用食
指和拇指撑开包装袋的开口,将大把电源线送进去,反手一拧,又用一根电线将
包装袋扎了两圈。这就算是包装好了。

  「多谢了。待会儿下班请你喝杯饮料啊。」

  「还多久下班啊。」

  强哥看了看自己的手表。

  「快了快了,还一个半钟头。」

  「恩。」还有一个半钟头……这个时候妈应该回了吧。到家里,她应该是会
先把昨天积的衣服洗了,然后去厨房做饭……

  流水线很快恢复正常速度,组长来戴莲生这段位置逛了一圈之后说了几句今
天进度完成的不错,但是不要放松精神,要是检查出一个有问题,那整段又得返
工如何如何之后便走回自己的工作台。

  一台台显示器走过流水线。戴莲生眼里满是显示器待机时蓝色的屏幕。明天
该让妈帮忙买瓶眼药水要不眼睛迟早得瞎掉。他在心里想。

  一个小时之后,机型换了,戴莲生知道这是韩国的那批货做完了。检查新机
型的时候,他瞄了一眼组长,发现他开始玩起了手机……再干两个月,自己是不
是也能混个组长当当?至少这段线后半段的工作他基本上都做过了,除了擦屏幕
实在做不好之外,其他岗位他都做的不比别人差。

  半个小时后,流水线停下。组长拍了拍巴掌将这条线的工人们召集在一起。
总结了一下问题和今天的成果之后就很快解散。戴莲生和强哥打完指纹卡,一起
来到厂里的超市。

  「喝啥?我请。」

  「酸梅汤吧。」

  「成。」

  「晚上出去上网吗?」

  「不了,今天有点累,想早点休息。强哥你也早点睡吧。总请我喝饮料也不
是个事儿。」

  「没事儿。朝鲜棒子那批单子做完了就不着急了。」

  「行吧……那我先回了啊。」

  出厂之后,戴莲生掏出手机。妈在二十分钟前发了条微信说饭都做好了,下
面还附了张照片。是青椒炒蛋和土豆炒肉。

  「我马上回来。」他发了段语音给妈,接着扫了辆共享单车,一路骑到家门
口。

  那是一个一室一厨一卫的六十平出租房。是妈在等他回去的地方,是小而温
馨的家。

  从皮带上解下钥匙链,打开门。妈正趴在餐桌上,似乎已经睡着。他小心翼
翼地关上门,换了鞋。蹑手蹑脚地走到餐桌前,把妈对面的椅子搬到她旁边,坐
到椅子上和妈肩并肩坐到一起,轻轻伸出手环抱住她丰腴的身子。慢慢把脸凑到
这位小家碧玉的秀美脸庞边。

  「枝兰,我回啦。」

  「嗯……」妈还没完全醒,只是用鼻腔发出软糯的呢喃。

  「莲生……」戴莲生觉着这时的妈无比可爱,他不禁凑得更近了些,亲了一
口她的脸颊。环抱她的手也慢慢降到她衬衣下摆,又沿下而上从衬衣里一点一点
摸上去,一直摸到她奶罩。他知道她正带着那种最平常的肉色奶罩,虽然他有提
过给她买点更性感的,但是她总是会白他一眼,然后骂道:「我看你是有钱的八
百万哦。」这是一句妈那边的方言,用来形容人不自量力的花钱,戴莲生和妈都
不知道为什么是八百万,也没想过如果他们真得了八百万要怎么花。

  「恩……你回啦。」醒来的妈砸了砸舌头,像只慵懒的小猫,一缕青丝垂到
她的眼角,遮住了戴莲生最爱的那颗泪痣。于是他伸出手将那缕头发挑开,捧住
妈的脸。

  「莲生,妈睡多久了……饭你吃了吗……恩……你怎么一回来就……」妈感
到了戴莲生粗糙手掌在自己奶罩里。她脸一红,却没有阻拦,任由他的孩子像抚
摸恋人用那结满茧子的手掌揉捏自己的肉体。

  「……嗯……先吃饭吧,要不都凉了。」

  「妈,你也没吃吧。昨天就叫你不等我的。」

  「我回来也没多久。莲生……嗯啊……别,先吃饭……妈刚做完饭还没洗澡。」

  「那亲个嘴儿。」

  「莲生,你小点声!」妈露出一脸委屈的表情,一双大眼睛被两道眉毛挤着,
看上去水灵灵的。

  「那……亲个嘴儿?」戴莲生又靠的近了些,小声地在她耳畔说道,俩人越
来越急促的呼吸将一道道热流扑到彼此的脸上。

  「你妈什么时候没依过你……」妈的眼睛看向一边,脸蛋变得绯红,有些干
枯的双唇微微张开,等着自己的儿子那充满男性欲望的深吻。

  「枝兰,我爱你。」

  「没大没小……说好了,亲完就去吃……唔……」舌头纠结在一起,急促的
呼吸相互交融。戴莲生手里揉捏的乳头挺立起来。妈鼻腔发出的呻吟带着一丝抗
议的意味。当戴莲生的手指开始向着她牛仔裤里深入的时候,她轻轻将他推开。

  「莲生……先吃饭,再不吃都凉了,到时候还得再热。」

  「恩。」戴莲生将对面的碗拿到面前。

  「你就准备这么吃啊。」

  「就想挨着你。」

  「多大的人了。」妈白了戴莲生一眼,接过他的碗,为他盛了满满的一碗饭。

  「厂里辛苦吗?」俩人一边吃着饭,一边关心着彼此的生活。

  「又把我调去检查显示器了,挺简单的。」

  「越简单风险越大。」

  「按按遥控器,开电视关电视,能有什么风险。别瞎操心了。来,多吃点肉
丝,别暗戳戳地都留给我。」

  「哪有,我碗里不都是。」

  「哦,对了。」戴莲生突然放下碗筷,转身打开自己的挎包。

  「咱家枝兰最爱喝的酸梅汤。」

  「吃饭的时候别没打没大没小的,也不怕人听到。」妈眉头皱着给戴莲生的
大腿轻轻来了一掌,接过瓶装酸梅汤饮料时,虽掩不住眉梢笑意却还是埋怨到:

  「你妈又不是非得喝这个。你真是闲钱多哦。」

  「不是,工友请的,算是还我人情。你安安心心喝。」

  「下次碰到这种事儿别老想着我。我这大半辈子是为了什么啊?不就是想你
过的好一点吗?你过好了,妈就开心。比这……」

  「枝兰。你开心我就开心。你大半辈子为了我,我接下来也为了你过上半辈
子。」

  「……净瞎说。」

  吃完晚饭,戴莲生收拾碗筷的时候,妈走进浴室。哗啦啦的水声撩拨着戴莲
生的心,他不由得加快了手头的速度。三下五除二地将碗筷洗好,又将桌子擦净,
椅子摆到原位。接着,他迅速脱掉厂服,解开皮带,褪去背心,拔下内裤。浑身
赤裸的走到浴室前。

  「枝兰。」

  「干嘛?」

  「一起洗吧,省水。」

  「你分明是想使坏。」戴莲生嘿嘿一声打开浴室的门。见妈正低着头,一只
手将毛巾捧在胸口,一只手关掉淋浴。

  「干嘛关了嘛。」

  「省水。」高大而结实的大男孩关上浴室的门,一步一步走到矮小而丰腴的
妇人身旁。轻轻将她从背后搂住。一只手捧起她沉甸甸的乳球,一只手将淋浴打
开,温度刚好的热水随之打到俩人的身上。

  「哎……莲生,妈老了,经不起你这么折腾了。」

  「我温柔点,您不用力,把心放在我身上就行了。」他双手抱住她的腰,将
她转到自己面前。明明已经不是第一次做了,她仍旧满脸羞赧。被水打湿的头发
贴在她的脸上,将她清秀的五官凸显出来,浓密的睫毛噗嗤噗嗤地遮掩着娇羞的
杏眼,丰润的嘴唇微张,水珠挂在上面,如同一朵清晨开放还留有露水的花朵。
她的眉浓而黑,随着大男孩的抚摸或轻扬或微皱,藏不住一丝情。

  戴莲生将刘枝兰的双臂放到自己的俩肩上,又轻轻抬起她的一直腿。

  「妈,您下面这不是沐浴露吧。」

  「少学那些乱七八糟的……嗯……来戏弄你妈……啊。」上下摩擦着灰褐色
阴唇的粗大龟头伴随着一声娇哼插入阴道。

  「啊……不行……我……会摔……啊……」

  「妈……您就搂着我,放心。」戴莲生手一发力,将刘枝兰绵柔的大腿往自
己身子那边靠了靠,肉棒更加深入。刘枝兰用手死死地搂住戴莲生的脖子,头抵
着他宽厚的胸膛,一只腿绷直尽量支撑着自己的身子。儿子的坏东西在她的阴道
或深或浅的插入抽出,一道道摩擦带来的快美让她不由自主的伴随着每一次抽插
收缩丰臀,自己无论怎么节食始终没法减去的小肚子伴随着自己的呻吟起起伏伏,
淫水儿也丢人的越流越多。

  「啊……你……啊……莲生……莲生……啊……」儿子越来越顺畅的抽插带
来的快感让刘枝兰感到阵阵酸麻,她支撑着身子的那条腿开始颤抖,身子越来越
虚浮。而儿子孔武有力的手在此时将那脚尖踮起的腿一挽,刘枝兰感到身子一空,
儿子粗大的肉棒完完全全地插进自己的阴道中。

  「啊……啊……莲生……啊……莲生……」

  「枝兰……妈……舒服吗?」儿子就这样抱着自己,一边深深地抽插一边将
自己缓缓地靠在墙上。那坏东西又粗又硬,每次插入她都能完全感受到它的形状,
而在感受形状的同时,那叫人舒服到打哆嗦的美秒触觉让自己发出完全不属于一
个母亲的动情欢叫。

  「啊……别……别问我……啊……好……好深……嗯啊……」背后有了依靠,
刘枝兰终于将头抬起。她看向自己的儿子,那是一张她从小看到大的脸,无论如
何也看不厌。而这时他也看着她。儿子和刘枝兰自己很像,眉宇之间藏不住情。
那认真的双眼,那微张的嘴唇,那紧皱眉头,他在看着一个他无比深爱的人,即
是母亲,也是爱人。

  「啊……莲生……亲我……啊……亲枝兰……」两人的舌再度纠缠,在喷洒
下淋浴中分不清口中的是津液还是水花,舌越纠缠脸越贴近,一点一点的,嘴唇
完全贴在一起,两人的口腔合为一体,舌头如另一对爱人般旖旎缠绕。他们双目
对视,眼中只有彼此。儿子的抽插开始放缓,但每一次都直插入底,让母亲浑身
舒服的打颤。儿子感受着母亲的呼吸,母亲在快感中放下最后一丝矜持从喉咙深
处发出只有舒服极了的女人才能发出的呻吟。

  波的一声。粗大的龟头从阴道拔出,浓稠的阳精射到母亲稍微突出的小肚子
上。母亲还沉浸在高潮带了的快感之中,小腹突然一热,在高潮余韵之下阴道再
度泄出一层淫水。

  「枝兰,我欢喜你。」这是母亲那里的方言,是更加婉转的「我爱你」。

  可刘枝兰却只是用搂着自己孩子坚实的脖子,贴着他的脸,急促地呼吸着。

  戴莲生知道,作为一个母亲,刘枝兰没法像自己那般任意妄为的表达自己的
感情。所以他只能一遍一遍,认真而深情的告诉自己的母亲,自己爱着她,呼着
她的名字,告诉她,自己爱她,是儿子对母亲,也是男人对女人。

  「莲生……我们……洗澡吧。」

  「恩……再亲一下。」戴莲生没等妈回应便亲上母亲的嘴唇。他仿佛是在品
味着这风韵妇人的满脸娇羞般地亲吻着她。

  「嗯嗯……」直到妈用她那小小的拳头轻轻敲打自己的胸口时,戴莲生才终
于停下。他缓缓放下妈的双腿,害怕她一时失力又将手扶在她的腋下。直到她彻
底站稳才松开。

  刘枝兰将洗衣机旁的塑料凳搬到淋浴下。

  「你坐这儿,刚好,妈给你好好洗洗。」

  「你看看你,说了这里要每天洗,都结块了。」

  「莲生……啊……啊……莲生……啊……嗯啊……」刘枝兰盖着一层薄被箕
坐在床上,戴莲生趴在她两腿之间,用双手从下部拖起刘枝兰的大腿根部,将脸
贴到散发着湿热气息的蜜源深处,深处舌头先轻轻撩拨了一下她已经充血的阴蒂。
他感到了手中柔软腿肉突然间的颤抖。刘枝兰双手死死抓着枕头,咬着嘴唇,喉
咙里还是不住的发出嘤咛之声。

  「莲生……啊……我……」粗糙的舌头在已经潮水泛滥的穴口快速地上下舔
弄。抓着大腿的双手一只伸向戴莲生的丰臀,一边搓揉一边将手指伸向菊口,另
一只攀上那浑圆的胸脯,轻轻捏起那早就挺直的乳头。这浑身的刺激让刘枝兰本
能的想反抗,她的双腿开始不安分的在床上前后蹬踢,那丰满的腿肉摩挲着戴莲
生的脸颊,一次次将被子踢开让湿热浑浊的下身多了些许清新凉爽的空气。

  「莲生……莲生……快……脸拿开……不行……啊……我要……啊……啊!」

  用搭在床头的毛巾擦了把脸,戴莲生笑着将羞的不敢看他的刘枝兰搂在怀里。

  「舒服吗?枝兰。」

  「你……把妈糟蹋成这样……你满意了?」

  「那可不行,您舒服了,我还硬着呢,涨得疼了都。」

  「那……妈给你用手?」戴莲生一翻身双手撑在床上将刘枝兰压在身下,刘
枝兰下意识的把埋在枕头里的脸转了过来。

  「妈,到底怎么了?刚刚谁的电话啊?」

  「……」刘枝兰的眼睛再次变得躲闪起来。双眉也微微皱起。看的戴莲生心
疼极了。

  「枝兰,有我在呢,你怕什么。」他重新侧身躺到刘枝兰身边,贴向她哀伤
的脸。

  「莲生……」

  「枝兰,我欢喜你,现在欢喜你,以后也欢喜你,我永远欢喜你。」

  「莲生……」

  看着刘枝兰水灵灵的一对儿大眼睛,看着她稍微舒展却仍有一丝哀怨的眉头,
看着她微微张开的红润嘴唇,戴莲生再也忍不住,一下子亲上去。而接着,让他
感到意外的是,高潮之后完全恢复理性的刘枝兰竟抬起双手,搂住了他的脖子。
不仅没有丝毫抗拒反而非常配合的与他拥吻起来。

  「莲生啊……妈也……枝兰也欢喜你……啊……」她用双腿缠住戴莲生,戴
莲生用粗大的肉棒作为回应。

  「啊……莲生……啊……」高潮之后的阴道十分敏感,阴茎带来的每一次快
意都让刘枝兰浑身舒服的发酸。戴莲生也只和刘枝兰做过,虽然也多少看过几部
小电影,但从没想过像那些人一样和刘枝兰那样做爱……但他懂刘枝兰,他知道
她高兴的样子,知道她伤心的样子,知道她羞赧的样子,知道她兴奋的样子,他
看着她,就知道自己有没有让她感到舒服,让她感到快乐。

  「啊……莲生……莲生……」刘枝兰配合着戴莲生的抽插,有规律地摆动自
己的臀部,她将头埋在戴莲生结实的胸膛,细嗅他的气息,感受着他的心跳。戴
莲生轻轻抱起刘枝兰的一条腿,让肉棒更加深入,刘枝兰抓着戴莲生的后背,在
一阵阵抽插带来的快感下,她丝毫没有察觉她的指甲已经深深地插进戴莲生的肉
里。

  「啊……啊……好……好……舒服……莲生……枝兰……好舒服……啊……
恩……啊……」耳畔淫糜的呻吟让戴莲生无比亢奋,阴茎也越发坚硬,他有节奏
在刘枝兰完全湿润的肉壁中来回抽插,配合着她呼吸的节奏时而粗暴的深入时而
温柔的拔出,时而浅浅地来回,时而大开大合的进出。

  「嗯啊……莲生……啊……那里……啊……」厚实的手掌将刘枝兰硕大的肉
球抓住,如老师傅和面般的徐徐揉拿,细细的用五指与掌心感受着这曾经哺育过
自己的双乳是多么的柔弹嫩软。

  「莲生……莲生……枝兰要……莲生……」刘枝兰呼唤的声音越来越急促,
戴莲生则是一边抽插一边用一只手抬起她靠在自己胸口的脸。

  「枝兰……我们一起……」

  「莲生……我……我要……」母与子再一次将舌头缠绕在一起,坚硬的阴茎
在紧缩的肉壁中喷射出浓浓的白浆,汩汩淫水混合着精液随着肉壁的开合缓缓流
出。母亲的身子一紧,儿子的阴茎收缩,又狠狠地射了出来,两人就这样拥抱着,
亲吻着,颤抖着,直到被褥被二人淫糜的体液濡湿。

  「枝兰……」

  「莲生……」刘枝兰再次将头埋在戴莲生的胸口,开始呜呜地哭泣起来。

  「你爹他要出狱了……」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388ob.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