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老Q正传】(三)

              老Q正传 (三)

作者:sexgeneral
2009年10月13日发表于:SexInSex

***********************************
  这一集没有HIHG的情节,不过个人感觉还不错。
***********************************

  早上醒来,我闻到了一股久违了的早饭香。用手在身边一摸,小媚仙已经不
在床上了。我起身披上衬衣,来到了餐厅,饭桌上放着一盆冒着热气的大米粥。

  旁边还放着两只空碗和一盘拌好了的黄瓜。这时她从厨房里走了出来,手里
端着盛着炒鸡蛋的盘子。

  「我不知道,你家里还有这么多东西,现在市面上已经很难买到这些了。」

  她把盘子放在餐桌上说道。她就只穿了一件我给找的旧衬衣,刚好把屁股盖
上,看得出里面什么也没有穿。她那完美的身躯在半透明的衬衣下若隐若现的,
两条纤细的腿显得那样的高挑,很让人激动。

  她接着说:「还没有水,没有办法洗澡。我只好用水壶里的水擦了把脸,对
了,我还给你留了点,你洗把脸吧。对了,你这里竟然还有一整箱的茅台!看来
你真是个有本事的人!」

  「噢!」我那个后悔呀,昨天怎么就没有把这些吃的喝的全放在厨房墙后的
暗室里呢!这鸡蛋我可是从来不舍得吃的,要知道现在黑市上十个鸡蛋能换一条
金链子的!我也不好说什么,就去洗刷间了。

  洗完脸,我出来坐到餐桌前,她已经盛了一碗大米粥放在我面前。我很有点
温馨的感觉。早饭我何尝如此这般的吃过呀!以前摆摊的时候,天不亮就要去批
发部上货,上完货就七点多了,回来在旁边的萍嫂子的摊上买张饼,要碗清汤就
是早饭了。现在不摆摊了,早上也没有吃早饭的习惯。

  她这样一弄,反而让我局促起来。一个如花似玉的美人,早上给我一个单身
半辈子的男人做早饭,这种体验有谁能不温馨?虽然是心痛那几个鸡蛋,可是值
呀!

  我拿起电视的摇控器打开了电视。

  「刚才我是从县革命部大楼发来的报道,最新情况会及时更新。这是魏丽丽
给您的现场报道。」电视台最红的现场记者魏丽丽穿着一套艳丽的粉红色短裙套
装,站在一个大门前做着报道。

  她这个女记者可是我们这地界里的风云人物,据说,不管是以前的县里的官
员,还是现在的革命部里的头头都把她睡过了。

  还不由得你不信,要不然革命军一进城,电视台所有大大小小的人物都换了
个遍,只有她没有动,还做她的电视台最红主持,还经常参加革命部组织的活动
什么的,还是那么风光?不由你不信呀!

  这时镜头一拉,原来她站在革命部行政大楼前,也就是以前的县政府。大楼
的三楼有四个房间已经被烧了,有一个窗户已经没有了,其它的窗户还在,但是
玻璃已经没有了,在窗户的上遮阳台上还有烟熏的痕迹。我马上想起这就是两点
多爆炸的地方了。

  「从县医院传来的最新消息,代县长吴仕生,已经在早上七点半抢救无效死
亡。早些时候,已经确认,吴县长的秘书余群在爆炸中死亡。」这时电视画面里
出现了一个年轻人的照片,我估计这就是吴大巴的秘书。电视里传来的播音员的
声音,这声音听上去很别扭,这是电视台刚招来的播音员,可能她压根就不是播
音员。

  我的心咯噔一下,原来爆炸的是吴大巴的办公室!电视里接着传出那别扭的
声音:「据昨天晚上在大楼里值班的人员讲,昨天晚上吴县长在行政大楼里曾遭
到一名女性攻击,目前保卫部已经将这名女性列为头号嫌疑犯,这是根据目击者
描述画的嫌疑犯画像。」

  我发现在看这个新闻的时候,章英像被石化了一般,僵在餐桌前,眼睛眨也
不眨一下地看着电视。

  可是电视里的画像却和她一点像的地方也没有,电视里的是一个长着短发的
女人,脸就像是漫画书上的普通人,没有什么特点,可以说画面上根本不是她。
当她看到那个画面时,我分明看出在她脸上闪过一丝说不清的笑,可是她马上又
装一幅很害怕的样子。

  「他们找的就是我!大哥,我怎么办?全城都在找我,大哥?」她紧张地说
着,但是接着吃起饭来。

  我脑子马上闪出了许多的问号:她昨天晚上到底是从什么地方来到我这里?

  她为什么要到我这里?她想干什么?她和吴大巴的死有没有什么关系?我越
想越感觉后背发凉,同时心里有种伤心的感觉。我马上控制了一下自己的情绪,
我对自己说先不急着去找任格,我得先验出这个小媚仙到底是人是鬼。

  「电视上的那个人根本就不是你呀!我感觉他们找的不是你。」我快速地吃
完了我的饭,再没有说什么,吃完饭我用水漱了一下口,起身要去洗漱间把口里
的水吐掉。我刚走到她的身后,马上用最迅猛的动作把她正放在碗边的手反扳过
来。

  「啊!」她大叫了声音,我腾出一只手来捂着她的嘴,把她的头扳起来,让
她反看着我。她在那里徒劳地挣扎了几下就平静下来了。

  「别出声!」我严厉的对她说:「你只要不出声音,我是不会伤着你的。」

  她有眼里露出了惊异的眼光,好像明白似的点了一下头。我把手慢慢从她的
嘴上拿了下来。她已经不叫了。于是我把放在她手边的一块长毛巾拿过来把她的
手反绑在椅子后面。而后坐到了她的对面。她眼神完全没有了刚才的惊诧,只是
还有一些惊慌的样子,睁大了眼睛看着我。

  「我想,你可能没有跟我说实话。」我慢慢地对她说。

  「大哥,我不明白,你说的什么意思。」她没有看我说到。

  当她听到我的话时,脸上的肌肉突然有些紧张。我知道,我猜的是对的,这
个小妮子有些东西没有告诉我。

  「你肯定知道,我说的什么意思。」我有些阴沉地对她说:「你要是不说实
话,我也没有办法,只有把你处理掉。反正,这兵荒马乱的世道。」我故意没有
把话说完。

  「大哥,你不是这样的人,你不会的!」她有点些紧张,但是我听得出她认
为我一个卖水果不敢那样做。

  「你已经把我的货全看见了,要是说出去,我也没有什么好结果,所以还有
什么我干不了的呢?」我提醒她,我处理掉她是很容易也是很有必要的。我走进
厨房,拿了一把水果刀出来,又搬了把椅子坐到她的边上,把刀放在她的脖子下
面晃了晃,放在她面前的餐桌上。我接着说:「另外,我告诉你,说话不要太大
声了,隔壁也不是善茬。」

  「大哥……不要……我告诉你。」她的呼吸开始急促起来,一脸的惊慌。

  我突然知道,她对我其实并没有什么危险,不是针对我来的,只是有些事情
没有告诉我罢了。这也让我的心里放下了许多,顿时感觉轻松了许多。我把身子
往她那里靠了靠。

  「大哥,我昨天晚上没有跟你说实话。」她的呼吸还是那么急促,眼睛瞪得
很大,歪着头看着我。我知道她是真的害怕了。她接着说:「昨天晚上,我根本
就没有去桃扇宾馆做生意。不过,我确实是见过吴大巴。」

  「在什么地方?」我问她。

  「在他的办公室里」她说:「我当时就是在他的办公室里给了他一下子。」

  「说吧,怎么回事?」我接着问。

  「其实,我昨天晚上接的客不是吴大巴,而是他的秘书。昨天中午,我接了
信,说晚上让我去县政府里有活儿。我去了以后才知道客人是吴大巴的秘书。他
在政府大楼处接的我,把我领了进去。」

  他对我说:「晚上,县长去外地了,不在城里,我们可以在他办公室的卧室
里做。」

  他开的价儿还挺高的。可是我们刚从卧室的洗澡间里出来,就听见外面办公
室的门打开了,我们俩当时都很害怕,急急忙忙地穿衣服,可衣服还没有穿完,
就听见吴大巴在大声音地叫他秘书的名字,当时他的秘书和我就在他里屋的卧室
里,我们也不敢出声。

  我们没有开灯,门上还有条缝,我们就从缝里往外看。看见吴大巴往办公室
的保险柜里放了一个盒子,而后就关灯走出了办公室。他秘书当时哪儿还有心情
再做了?就给了我一叠票子,让我走。

  可是我刚走到门前准备开门出去,没想到吴大巴又回来了,他一开门就看见
了我,我没怎么反应抬脚就是一下,正好踢在他的裆那儿,他一下子跪在地上,
我瞅着空儿就跑了出去。后来,我就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了事情。

  「刚才电视里那个男人就是吴大巴的秘书?」我问。

  她点了点头。

  「那你是怎么跑到我这里的?」我又问。

  「我跑出县政府的大楼时,有个保安要拦我,我没有停下来。他在我的后面
追了我几条街,后来就不追了。我刚好到你的楼下,我怕他再追上来,就直接跑
了上来。」她开始哭了起来,「大哥,我没有骗你,我说的都是真的。现在他们
要抓的人就是我,可是我什么也没有做呀,大哥,直的我昨天晚上没敢跟你说,
就编了去桃扇做活的话。直的,仇大哥,我真没有做其它的了」

  「好了,别哭了,要是不想被发现,就给我闭上嘴!」我说到。

  我相信这次她说的是真的了。因为,我感觉得到她在说话时的紧张与慌张,
其实她就是个女人,一个普通的女人罢了。但是,我还是很怀疑,明明有人看见
她了,可是为什么长头发这么明显的标记也没有画出来呢?看来,我还是要去任
格那去一趟了。

  我把她抱到床上,用被了把她的身体缠了起来,又拿来登山时的绳子把她捆
了个结实,还在她的嘴里塞了毛巾。

  「你放心,我要出去看看。你就老老实实在这里躺着,只要你说的是真的,
我就不会把你怎么样的。」我用手抚摸着她的头发,用眼盯着她。

  「我挺喜欢你的!我很快会回来的。不要乱动,隔壁那个家伙不是省油的灯
呢。」我接着说。

  她的眼神也由惊慌变得平静了许多,不住的点头。

  我换了一下衣服,用黑塑料袋包了两瓶茅台,顺手拿又拿了两包三五烟,走
出了门,并把防盗门上的锁上了好几道。我还特意在刘老六的门前停了一下,听
了听他家的动静。在确定没有什么事后,我走下了楼。

  今天大街上和以往没有什么区别,是呀,要不是我昨天晚上遇见了踹县长的
小媚仙,我也感觉不会有什么两样的。不就是个县政府大楼让人给炸了,县长被
炸死了嘛。我一边想着,一边感觉自己很可笑。于是把手里的两瓶茅台掂了掂,
继续向着保卫局大楼走去。

  保卫局其实就是以前的警察局,只是现在的革命军不再想用这个称呼就叫了
一个保卫局。基本上保卫局的人大多数都是以前混社会的小混混们,因为没有事
做,一听有造反的反而更积极起来。当革命军拿下县城后,以前警察局的大多数
人都跑掉了,是呀,大家都是熟人,以前的猫成了耗子,而以前的耗子成了猫。

  不过,到底是从道上出来的,自从保卫局行使职权以来,社会的治安却是有
了不少的转变。是呀,还有谁能比他们更了解这些鸡鸣狗盗之事呀!

  保卫局离我住的地方有点远,不过县城嘛,大能大到哪里去呢?我走到保卫
局门口,已经感觉到一种很紧张的氛围了。连看大门的保卫室的两个老熟人,这
次还认真地看了一下我的证件,并让我认真地在《来访登记本》上做了登记。其
实,我来这里是常有的事。

  一个星期怎么着也得来个三四趟,跟这帮保卫室的家伙很熟的,从来是来了
就点个头就进去的事。看来县长被炸,事情非同小可呀。

  我突然想往回走,这么大的事,任格这个小子还能在局里?就是在,还不知
道他有没有空见我呢。

  我刚想往回走,这时从主楼里走出来一个人。他一看见就向我招了招手。我
一看原来是行动科长王劲。我于是向他那里走过去。

  「王科!」我说道:「您这是要出去呀?」

  「老Q,你又来给我们老大送好东西呀?」王劲是以前任格的小弟兄,后来
一起参加革命军,任格当了局长,就让他干行动科科长,其实,就是以前的刑警
队,是任格最信任也最狠的手下之一。

  「好几天没有来了,昨天刚弄了点好东西,想着任局,今天一早就送来呗。
正好这是给你的!」我说着拿出了一盒三五烟给他递了过去。

  「客气什么呀!」王劲一边说着一边把烟迅速地放在包里了:「你上去吧,
任局在上面,忙了一宿,刚消停了。」

  「那我还是别上去了,任局休息不好打搅呀。」我说着要转身走。

  「没事,他今天心情很好!你上去就是了。」他的话让我一时间摸不着头脑
了。

  「噢?有什么好事?」我问到。

  「你不知道咱们这里出大事了?」他问我。

  「不知道呀,对了,昨天晚上我听见有人放炮!」我装着不知道说到。

  「哈哈,老Q呀,老Q,放炮?还打炮吧,你。」他笑着说:「行了,上去
吧!我有事去县政府。」

  说着话,他就走开了。我于是决定还是上去找一下任格吧。一边上楼我一边
在琢磨刚才王劲的话,什么意思呀,我真是有点脑子乱了。按理说,县长在本县
被炸死了,他任格是跑不了干系的,起码失职之罪也是大事呀,可是听着王劲的
意思却相反。不管他,看看再说。

  不过,整个保卫局大楼今天很冷清。以前,整个大楼里吵吵嚷嚷地一片,可
是今天好像没有几个人一样。

  来到任格办公室前,我就听见有人在高声说着话,像是在打电话,是任格在
打电话。我于是敲了门。

  随着一声「进来!」我推门进去了。

  「老Q呀,你先一等。」任格坐在他的大办公桌后面,正打着电话。他对着
电话接着说:「你现在就过来吧,我等不及了,有好事呗。哈哈」伴着淫淫的哈
笑声音,一听就是给女人打的。说完,他把电话放下了。

  「任局长,我昨天弄了点好东西给您送过来了。」我说着把塑料袋装的茅台
放在他的桌子上。

  「我看什么好东西?」说着他站起身来,把塑料袋接过:「哟,茅台?你老
Q也算是咱们启台县有本事的人了。这年月上哪去弄这么好的东西呀。来,坐下
吧!」

  「什么有本事的人,还不是靠任局长罩着呀!做点小买卖罢了!」我一边坐
下一边说着。

  「老Q,我就不用跟我客气了。咱们是什么关系呀,你以前帮过我,我是不
会忘记的。」他也跟我客气起来。

  「任局,今天看来心情不错,有什么好事?」我借机问。

  「还好事呢,一宿没睡!」他的脸上还是有笑。

  「什么事呀?」我问。

  「你还不知道?」他看上去很吃惊:「咱们的吴县长被炸死了。」

  「啊?真的?什么时候?」我装着刚知道一样。

  「今天凌晨吧!」他说到。

  「我说怎么昨天晚上好像听见放炮的声音,早上起来时候,我还以为是做梦
呢!」

  我说到。

  「县长秘书当场死了,县长送到医院不到早上八点也死了。」他的脸上的笑
容收敛了一些。

  「那是什么人干的?」我问。

  「还不知道,整个大楼就一个值大夜的秘书说,听见昨天晚上县长在办公室
里被一个女人给袭击了。当他出了屋子时,只看见一个女人正往楼楼口跑。真是
怪了,大楼保卫室的人说没有看见有女人上下楼。我们已经按那个秘书说的画了
一个像,正通缉呢!也说了昨天下午县长还跟我说要去趟行署过两三天回来的,
我还以为他行署呢」他漫不经心地说着。

  「这也不是什么好事呀,县长死了,还不得追究你这个保卫局长呀?」我装
做关心的问。

  「现在他妈的什么世道了?还追究我?启台县离了我还真就不转了。」他洋
洋得意地说道:「我正有点事要找你办呢!」

  「局长太客气了,大事我做不了,只要你局长一句话,我尽力。」我站起来
说。

  「坐,坐。你老Q也是有本事的人。给我再弄几箱茅台来!」他对我说。

  「啊?」我傻了眼了。要知道,现在黑市上一根500克的金条才能换两瓶
茅台。「局长,不是我舍不得,可是我真的没法弄呀。你不知道现在的行情吧?
现在一根条子才能换一瓶茅台呀!先不说货也不好找,就是找到了,我也得有这
个钱来付呀!现在都是现瓷,你没有条子和闪子,人家也不侍侯你呀。更何况现
在这个价一天涨好几个点,我真是没办法呀!」

  「我知道,我知道,我是说你只要能弄到货,钱我给。这几天我有急用。」
他和颜悦色地说。

  「任局,我不是那个意思,如果我有那实力,你是谁呀,我一点也不多说,
我是说我真是没有那么多的瓷儿呀!」我说着,我是在试探他刚才说的话。

  「老Q,你不用多说了,我知道你没有,我说了我出钱。」他接着说,并站
了起来,向里面的屋子走了进去。我感觉他说的是真的。

  一会儿,他从里面出来了。手里拿着一个纸包。他又坐在办公桌前,把纸打
开了。我看见那是两颗很大的紫色云石!这种东西比钻石还要贵,许多的激发电
厂就是用这种东西在发电,并且它是高性能激光武器的主要材料。

  打仗前我在首都的黑市上见过,一克拉的云石,相当于十九克拉的钻石。在
国际上这种东西是禁止买卖的,就像以前的核材料一样,是受国际上一个叫什么
的「激光武器不扩散组织」监控的。我真是不知道,任格是从什么地方弄到的。

  「老Q我没有把你当外人,我想把这些东西换成有用的东西。我寻思了挺长
时间了,就你有这个本事。不过,话我要说到前面,这个东西是第一号违禁品,
你要是因为这个在咱们县里出了事,我可不绕你。」他说话的口气顿时一变,我
看到一脸的狰狞之相。他捡出两个比较大的来,用一张纸给我包起来,递给我。

  「我想这两个换十箱酒,没有问题吧?」他看着我说。

  「我得试试!」我肯定地说。其实,我知道,就这两颗何止十箱呀,二十箱
也够了。

  「最多三天的时间,我就要用!」他也很肯定的对我说。

  「我尽力。」我一边说着就要去拿那个纸包。

  「三天!别出什么事!」这时,任格用手把我的手按在纸包上,阴沉地看着
我说。

  「我知道了。」我把纸包放在口袋里。

  「你走吧,我不送了。」任格对我说。

  「那好,我先走了。」我起身向门口走去。

  刚开门就看见,走廊对面伴着「嗒,嗒」清脆的女式皮鞋声走来一个身材很
好的女人。走近一看,原来是早上电视见过的那个女记者魏丽丽,这次她穿着一
件短款的花连衣裙,衣服是有些透明的,我能看见她里面穿着的深色而情感的内
衣,和丁字裤。

  当她走过我的身边时,我闻见一股厚重的说不出什么的香味。

  她就好像没有看见我一样,径直走到任格的办公室门前,敲也不敲门就进去
了。看来我刚到的时候就是任格在给她打电话。

  我在回家的路上一直在考虑一些事情。任格没有提到小媚仙说的那具追她的
保安,看来任格知道的全对我说了,是她在撒谎还是有其它的原因?任格从什么
地方弄的云石?他怎么对我那么放心?还有没有什么其它的事情了?

  我想着,下意识地向身后看去,突然看见有一个混混一样年青人在盯着我,
当我看他的时候,他又把脸扭到一边了。看来,任格找人盯着我了。他是不放心
我把云石怎么样了,还是其它的?

  我感觉现在只有一个办法了先不回家,在外面转转,有些问题就有答案了。

【老Q正传】(三)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388ob.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